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冬宁予你 冬宁予你 的喜欢 daisy-jiawen.lofter.com
桔子🍊

多宝摸脖子的样子真的很乖~

多宝摸脖子的样子真的很乖~

我走高冷路线

他若有糖,怎会不分给别人

他若有糖,怎会不分给别人

果冻-咖啡

雪地里相爱

他们说零下已结晶的誓言不会坏

雪地里相爱

他们说零下已结晶的誓言不会坏

月光狐宝贝MIC

“好想 谈恋爱 在夏天甜甜的恋爱 到冬天就能躲在他的怀~~~”

“好想 谈恋爱 在夏天甜甜的恋爱 到冬天就能躲在他的怀~~~”

翊点点

 你小子迷si我了(/ω\)害羞

 你小子迷si我了(/ω\)害羞

檀秦说爱

老秦四步教你怎么拿捏檀健次,还不赶快学起来,首先跟我们的多多一起唱歌,然后再跟我们的多多对视,其次再抱我们的多多,最后就睡他了,你学会了吗🥴

老秦四步教你怎么拿捏檀健次,还不赶快学起来,首先跟我们的多多一起唱歌,然后再跟我们的多多对视,其次再抱我们的多多,最后就睡他了,你学会了吗🥴

果冻-咖啡

震惊!为了给路三土一个名分,巡捕房乔探长竟然做出这种事!

震惊!为了给路三土一个名分,巡捕房乔探长竟然做出这种事!

沈舒姬.

【生垚】"我希望你过得好,不必担心我。"

·ᝰ·he甜文。

·ᝰ·6k完结。

————————————————

  乔楚生就看着路垚和白幼宁一步一步的走上了船,他突然低头笑了笑,头也不回的走了。


从那天后,乔楚生开始厌倦去巡捕房,他有很多次都是能在家办公就在家,久而久之,萨利姆和阿斗有事都是直接去的乔楚生家里。


起初,阿斗和萨利姆劝过乔楚生,可乔探长态度很坚决,萨利姆和阿斗每次看到他那即将发怒的表情都害怕的抖了抖,天知道他俩有多希望路垚现在立刻马上出现在他们面前劝劝乔楚生,可那都是空想,他俩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时间想起的是路垚而不是白幼宁,难道是……兄...

·ᝰ·he甜文。

·ᝰ·6k完结。

————————————————

  乔楚生就看着路垚和白幼宁一步一步的走上了船,他突然低头笑了笑,头也不回的走了。




从那天后,乔楚生开始厌倦去巡捕房,他有很多次都是能在家办公就在家,久而久之,萨利姆和阿斗有事都是直接去的乔楚生家里。



起初,阿斗和萨利姆劝过乔楚生,可乔探长态度很坚决,萨利姆和阿斗每次看到他那即将发怒的表情都害怕的抖了抖,天知道他俩有多希望路垚现在立刻马上出现在他们面前劝劝乔楚生,可那都是空想,他俩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时间想起的是路垚而不是白幼宁,难道是……兄弟情深?





乔楚生又喝醉了,当萨利姆和阿斗去找乔楚生的时候乔楚生正坐在地上一罐一罐的喝,地上都是酒瓶子,屋子里充满了酒气。



“我也不记得之前探长这么喜欢喝酒啊。”阿斗和萨利姆把乔楚生弄到床上后对萨利姆说。



萨利姆摇了摇头表示他不知道,两人叹了口气,看了看手里的案子,决定自己先去碰碰运气,二人很有默契的没有打扰乔楚生,默默的离开了。






乔楚生梦到了路垚结婚的那天。



那天,他穿的很隆重,给足了路垚面子,可梦里的又好像和现实的不一样。




梦里,乔楚生哭了,哭的很伤心,他坐在房间的地上含糊不清的说:“路垚……”




他又看到自己喝酒了,他皱了皱眉,自己明明不怎么喜欢喝酒的,他讨厌酒味。




可自己还是喝了一瓶又一瓶,乔楚生想阻止,可他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也动不了。




乔楚生随着画面的转视而看到了路垚。




他听到路垚说:“老乔啊……怎么办?我好喜欢你……可是不行啊。”




乔楚生心里一紧,他额头有些汗。




他看着门慢慢打开,路垚就坐在床边,他双手撑床,抬头望着外面,眼眸里的情绪乔楚生说不出来。




“要是我不是少爷就好了。”突然听到路垚叹了口气。




乔楚生呼吸都慢了一拍,他很期待路垚接下来会说什么。




“这样我也就可以和你在一起喽。”路垚躺在了床上看着天花板。




“可惜不能这样。”




乔楚生喉咙干涩,他想问:为什么?是怕路家吗?可路垚明明知道自己的实力啊,他可以带着路垚远走高飞啊。




“我呢,不能拿你的命开玩笑。”路垚自言自语道。




“万一我和你表明了心意,你这个傻子肯定会带我走的,可是啊……身后有白家和路家啊……”路垚眼眸闪过一丝狠戾,可惜很快就消失了。




乔楚生听到这话愣了愣,是啊,还有白家……幼宁怎么办?白老爷子怎么办?乔楚生像是被人浇了一盆冷水,瞬间清醒了。




是啊,他不能和路垚在一起,后果是他承担不起的,他乔四爷也没那么厉害嘛。




乔楚生就静静的看着路垚,看着路垚自言自语,看着路垚胡说八道,看着路垚慢慢入睡。




乔楚生醒来就已经是中午了,他有些恍惚,不知道现在是和路垚认识后的某个午觉后,还是路垚和白幼宁走后的某个午觉后。




直到阿斗和萨利姆的到来,乔楚生才确认这个是路垚的白幼宁走后的一个午觉后,但自己是刚起床。




乔楚生看着阿斗和萨利姆,他淡淡开口:“怎么了?”他现在是越发的不想说话,之前话就少,碰到路垚之后话才慢慢多了一点,可惜,路垚又走了。




“探长,这有个案子。”阿斗把教案递给乔楚生,唉,两人琢磨了半天,一点线索没找到,乔楚生皱眉接下了:“嗯,出去吧。”二人识趣的走了。




乔楚生看了两眼就发现了猫腻,果然和路垚待的时间长了就是有好处啊,他现在也可以只身破案了。




乔楚生洗漱穿戴好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突然笑了,想起来路垚在睡梦中呢喃道:乔楚生,替我好好的活下去,要不就是为了我,要不就是为了自己……




嗯,乔楚生,好好生活下去吧,乔四爷不是随随便便能被情所困的,他可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乔四爷啊。




简简单单的破了这个案子后,乔楚生又转身去了长三堂,不就是送了个人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乔楚生整天泡在长三堂里,身上黏腻腻的都是香气,闻久了自己竟有些恶心。




本来这样相安无事挺好,乔楚生整天在长三堂,有事没事破个案子解解闷,实在闷了就去案发现场看一眼,再不行就去审判凶手,整天过的也还行,悠哉悠哉。




可日子太平淡了老天爷就会给你找茬。




乔楚生这天突然接到了一封信,是路垚寄的。




乔楚生拿到信的时候愣了愣,路垚从走就没给他寄信,这是第一封。




乔楚生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打开信的手抖了抖,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可还是废了好大劲才打开信封,看到了朝思暮想的字。




Dear.老乔:


       算来算去,我已经离开一月有余,这一个月你过得还好吗?


       这封信寄出去的可能性并不大,所以我不知道等你拿到信是什么时候,有些事情还不能和你说,我不知道我大姐会不会查封我的信,现在我在这里挺好的,除了每天不能出来以为,其他的还行,大姐禁锢我禁锢的太狠了。


       我呢,每天吃喝玩睡,还挺自在,你也要好好的啊,我不希望等我回去的时候没看到你。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够掌握我自己的行程,起码现在是不行的,幼宁在一家著名报社工作,每天的任务枯燥乏味,她和我说她想你了,我回答她说:嗯,我也想了。


       可没人知道我是如何说出这句话的,我用只有咱俩才懂得语言写这封信,也希望你能够理解我的意思,大名鼎鼎的乔探长该不会看不懂吧?




看到这里,乔楚生似乎能想到路垚那挑起眉的样子,低声笑了,接着往下看。




       :我要争取把那些都揽到我手里,这样我就可以行动自如了,我相信用不了多久的,相信我老乔。


       嗯,时间紧迫,不和你说了,如果你还是不明白我的意思,那就等我回来面对面和你说吧!到时候你不要太激动哦!


                                                          ——路垚




乔楚生捏着手中的信久久不能回神,路垚说的什么意思?他们才懂的?到底是什么?



乔楚生心里咯噔了一下,把那个念头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他似乎能看到路垚整天坐在沙发上,哪也不许去,那该有多闷啊,路垚平时就坐不住,想到这里乔楚生竟觉得这比禁锢自己还要难受。




“啧。”他有些烦的扯了扯领口,转身把信小心翼翼的收藏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的目的,但好像是冥冥之中有人指导,他鬼使神差的把信收起来了。





白老爷子叫自己回去了。




乔楚生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长三堂,萨利姆气喘吁吁的说完后,乔楚生愣了两秒才回过神来:“嗯,好,备车。”




白宅。



白老爷子看着乔楚生的样子皱了皱眉:“你这几天干什么去了?”




“在巡捕房。”乔楚生不咸不淡的开口。




“老爷子,叫我来什么事啊。”




“没什么事,就是吃顿饭,幼宁也走了,想说话的人都没有。”白老爷子说到白幼宁突然叹了口气,他双眼看向门外,眼神暗淡,乔楚生熟悉这种眼神,当初他送路垚的时候也是这种心情。




“嗯。”乔楚生应了一声,和白老爷子一块坐到了饭桌上。




乔楚生坐下白老爷子的对面,默默无语的吃菜。




“楚生,你知道幼宁前几天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说了什么吗?”白老爷子放下碗筷直勾勾的看着乔楚生,眼神清明,乔楚生摸不清楚里面的情绪,也放下碗筷坐好:“老爷子您说。”




白老爷子突然叹了口气:“其实我早该想到的,前几天幼宁给我打电话,她和我说,她和路垚是假结婚,路垚那小子一下船就去了巴黎,把幼宁一个人仍在了伦敦,好在,这孩子聪明,现在在一家报社干经理。”




乔楚生静静的低头听白老爷子说,在白老爷子说出她和路垚是假结婚的时候他突然抬头,迷茫的眼神看着白老爷子,他不明白为什么要假结婚,正要开口问,突然就清楚了,对啊,路家和白家,主要是自己。




白老爷子对上乔楚生迷茫的眼睛顿了一下,接着说:“我就说,路垚那小子怎么可能会愿意娶幼宁,幼宁怎么可能会嫁给一个纨绔子弟,哼。”




乔楚生迷茫的眼神让白老爷子心抽了一下,乔楚生可不是什么事就能麻烦住他的,之前做任何事,乔楚生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眼神,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楚生啊,你是不是对路垚有什么想法?”白老爷子还是说出了这句话,尽管他不想伤害乔楚生的心,可白幼宁吩咐过的,他那个傻闺女还特地强调自己不要为难乔楚生,不要去找路垚,行吧,那就答应吧,好不容易求自己一次还是为了别人。




乔楚生听到白老爷子的一句话再一次陷入了沉思,自己喜欢路垚吗?还只是一种欣赏?好像不是欣赏,他好像确实是喜欢路垚,想到第一次见到路垚,那双清澈的眼睛,吊儿郎当的样子,让他有种突如其来的兴趣,想逗一逗,当他看到路垚吸了吸鼻子,莫名其妙的有些心疼刚刚自己下手重了,心里竟生出一种罪恶感。




他承认,看到路垚那双清澈而好看的双眼,他愣了,脑子里自动播放了一些不该播放的,他试着想象这副衣服下面的肌肤,想象这衣服下面的皮囊,他像是一匹饥饿的狼,正虎视眈眈的盯着眼前的猎物。




他看到路垚白净的脸就忍不住想抽上去亲一亲,揉一揉,想咬一口,尝尝味道如何。




路垚对自己撒娇是他最把持不住的时刻。




自己……就是喜欢路垚。




等到乔楚生用清明的眼睛看向白老爷子的时候,他想明白了,他就是喜欢路垚,就是喜欢他。




白老爷子看到乔楚生抬眼,他叹了口气:“我就知道,我之前就有感觉,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唉。”




乔楚生轻咳了一声:“抱歉,老爷子……”




白老爷子摆摆手:“你不用道歉,幼宁这孩子的性格我也了解,只是哭了你,生在了这个年代。”




乔楚生没有说话,他突然低头:“嗯。”




白老爷子看了看乔楚生没有说什么。





从白家出来,乔楚生想了想,回到了巡捕房,坐在椅子上,他双眼无神,脑子里空荡荡的,只有路垚的脸越来越清晰。




“楚生哥。”一阵声音把乔楚生的神识拉了回来。




“幼宁?你回来了?”乔楚生抬眼看到了站在门口的白幼宁,她满脸笑意,满面红光,右手处还挽着一个男人,看样子应该是军阀。




乔楚生站起来抱了抱白幼宁:“回来就好,去看老爷子了吗?”




“没有,我这是悄悄回来的,第一时间就来巡捕房了。”白幼宁撇撇嘴。




“好,辛苦幼宁了。”乔楚生宠溺的笑了笑,这辈子除了路垚也只有白幼宁能让他宠着了。




“诶,哥,这我男朋友。”白幼宁指着旁边的男人对乔楚生说。




“嗯,以后好好对幼宁。”乔楚生拍了拍那人的肩膀看着白幼宁说。




“哥其实我来还有一件事。”白幼宁用手推了推她男朋友,巡捕房里只剩下他俩。




“什么事啊。”乔楚生懒散的坐回椅子上。




“嗯,三土,他和我说了。”白幼宁坐下来看着乔楚生慢吞吞的说。




“什么?”乔楚生的腰板慢慢坐直了,他承认,关于路垚的一切他都非常在意。




“哥 其实我应该和你说声对不起的,早在很久之前,三土就和我说了。”




乔楚生微微抬起头。




“那天云姐说三土有喜欢的人了,苦恋,我就问他是谁,他和我说是……嗯楚生哥你,我早该和你说的。”白幼宁苦恼的叹了口气。




乔楚生心里悸动,苦恋,他自己?




他希望这是真的,可同时又害怕如果三土真的当他的面说出我喜欢你的时候自己退缩,他不想伤害三土,可又不想错过他。




头一次,这是第一次白幼宁看到乔楚生眼里的困惑。




原来他大名鼎鼎的楚生哥也会被情所困啊。




“其实,哥,你应该正式这段感情,我觉得三土他也是真正喜欢你的,他比你更迷茫这段感情,他害怕你觉得他……”白幼宁咳了一声,接着说了下去:“哥 其实我觉得你应该比他勇敢一点,三土他脸皮薄,所以,楚生哥,表白这种事应该你来说,楚生哥,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嗯。”乔楚生应了一声,但他也不是特别勇敢……




“哥,就当是为了三土,也为了你自己。”白幼宁眼神坚定的看着乔楚生,像极了路垚。




“好。”乔楚生终于动容了,他喜欢他,他不想错过他。




“行哥,等我哪天给三土发信让他回来。”




“他现在能安全回来吗?”乔楚生想起了那封信。




“放心哥,他现在在巴黎高调的很。”白幼宁鄙夷的说道。




乔楚生点点头。






路垚踏上了陆地,呼吸了一下久违的上海空气,他四处环绕:“幼宁!”




“三土!”白幼宁跑了过去:“终于来了。”




“哎呀,饿死我了,快走快走,佛跳墙。”路垚推搡着白幼宁。




“啧,你不先去找楚生哥?”白幼宁嫌弃的躲开路垚的手。




“先吃饱再说。”路垚饿的两眼发光:“他又不知道我回来,惊喜嘛。”




白幼宁带着路垚吃了饭,就把白幼宁给哄走了,他要自己去找乔楚生。






巡捕房。




路垚走进巡捕房,发现一个人都没有。




“嘶,这怎么一个人都没有?阿斗?阿斗?萨利姆?萨利姆!”路垚喊了两声,一个人都没有,他更加疑惑了。




这连个看守的都没有,也不怕东西丢了,路垚嘟囔着进了房间。




他坐在椅子上慢慢翻看文件,看了一会儿就趴在桌子上睡了。




乔楚生皱着眉把人带了回来:“阿斗,关巡捕房。”他烦躁的说,说完后进了巡捕房,这件案子太他妈离奇了,乔楚生带着所有人找了半天才找到一个可疑人物,就先带着众人回来了。




他走进办公室内发现桌子上趴个人在睡觉,正准备把人喊醒说一顿的时候突然止住了声音。




“路……垚?”声音从喉咙里发出一丝声音,他不可思议的走到桌子旁,轻轻推了推路垚,路垚没有醒来,把头偏过去砸了砸嘴嘟囔着:“烦死了……干什么……”




乔楚生轻笑,慢慢把路垚抱起来,走进了休息室。




那是阿斗和萨利姆和乔楚生死缠烂打好一段时间才让乔楚生批准在办公的地方装了一个休息室,是为了让乔楚生累了不想回家可以睡在这里,没想到却起了作用。




轻手轻脚把路垚放在床上,他忍不住亲了亲路垚的额头,摸了摸他的手,低声笑了两声,慢慢关上房门走了出去。





路垚是被吵醒的,坐起来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封闭的房间,心顿时紧了紧,不应该啊,他大姐明明答应他不在管他的行程了啊,路垚皱着眉,翻身从床上下来,敲打着房间的四壁,终于找到了门,正准备打开,突然听到外面人的吼声:“干什么吃的啊你们!这么长时间了什么都没审出来?!玩呢!”“探长,他不说……”




路垚吓得一个机灵,反应了两秒才听出那好像乔楚生的声音,嘶,他把自己关起来干什么?路垚皱着眉,最终还是好奇打破了害怕,他慢慢的打开门,疑惑的表情露在外面,看到外面的阿斗和乔楚生更疑惑了,这两个人又是怎么回来的?瞬移???




乔楚生听到动静转头,阿斗也跟着乔楚生转头,不转还好,一转头阿斗吓得都结巴了:“你你你你你……”




“你什么你。”乔楚生皱眉。




“路先生!”阿斗兴奋的大叫一声,二话不说的扑向了路垚。




路垚被吓了一跳,连忙躲开:“不是,阿斗,你没见过男人吗?”




“我这不是太激动了吗?”阿斗笑了两声,突然发现自家探长的眼神不对,连忙说:“额……路神探,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路垚摆摆手。




房间里只剩下乔楚生和路垚二人。




“刚见了面就让别人去抱你,行啊三土。”乔楚生皮笑肉不笑的盯着路垚酸溜溜的说。




“咳,这……在我的意料范围之外……”路垚不知为何有种心虚的感觉。




“行了,回来就好。”乔楚生走过去突然抱住路垚:“三土,别动,让我抱一会儿。”




路垚把手轻轻的放在乔楚生背上:“嗯,好,我也抱一会儿。”




“三土,幼宁和我说了。”




路垚只感觉一阵脸红,白幼宁怎么什么都说啊!不是说好了让他自己当面说的吗!




“啊……啊?什么?”路垚结巴的道。




“她说。”乔楚生搂着路垚的双臂收紧:“她说,你喜欢我。”




“啊……”路垚突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计划中明明是他先说,他还想看看乔楚生的反应呢,这是怎么回事?




“三土,真的吗?”




“嗯。”路垚停了好一会儿才慢吞吞的应道。




“怎么了。”乔楚生感到怀里人的不开心。




“……明明该我先问的……”路垚撇了撇嘴不满道。




乔楚生笑了一会,松开路垚:“好,那你先说。”




路垚盯着乔楚生的眼睛看了一会儿,真好,眼里除了温柔还有他。




路垚嘴角上扬:“喂,乔楚生,我喜欢你,你呢?你也喜欢我吗?”




吊儿郎当的样子像极了刚遇见时的模样。




乔楚生捧住路垚的脑袋:“我也是。”话落就吻了上去。




他的吻是那么的温柔,温柔到让路垚流连忘返。




窗外鸟声鸣叫,还有街上的嘈杂声和门外阿斗的声音融为一体。




此刻乔楚生脑子里没有任何人,只有眼前这个发这个光来救赎他的人。

  

  

泳淮嫄

“你爸只想只想有这一个好朋友”

“你爸只想只想有这一个好朋友”

木木ᴹʳˢ ˢᵗᵉᵉˡᵒ

好喜欢多多的这段「啊~」诶,单独截出来

好喜欢多多的这段「啊~」诶,单独截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