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FREACATE☆ ☆FREACATE☆ 的喜欢 freacate.lofter.com
锯堡王

养鸭方式不对4

假期结束之前赶紧更最后一篇……

哎然后又要开始社畜了呜呜,鸭鸭给我力量吧

养鸭方式不对4

假期结束之前赶紧更最后一篇……

哎然后又要开始社畜了呜呜,鸭鸭给我力量吧

贰拾伍(esw)

那什么,整了个旧活hhh,灵感是柏楠妈咪 @木白木南 提供的

嗯,对呢,觉得凯亚喝醉之后就是这样子(大概可能还会做些让迪卢克意料之外的事情?)但迪卢克知道凯亚的酒品之后就会有尽量让他少喝(他不想做凯亚的保姆)


最后凯亚尝了一口就吐了

那什么,整了个旧活hhh,灵感是柏楠妈咪 @木白木南 提供的

嗯,对呢,觉得凯亚喝醉之后就是这样子(大概可能还会做些让迪卢克意料之外的事情?)但迪卢克知道凯亚的酒品之后就会有尽量让他少喝(他不想做凯亚的保姆)


最后凯亚尝了一口就吐了

锯堡王
又画爽图…… 选择你的胸(?)

又画爽图……

选择你的胸(?)

又画爽图……

选择你的胸(?)

锯堡王

养鸭方式不对5

😂最近看了好多傻屌鸭子视频,鸭子有个习性,只要有人在后面追他们就会乱跑😂😂越追越跑(?)

养鸭方式不对5

😂最近看了好多傻屌鸭子视频,鸭子有个习性,只要有人在后面追他们就会乱跑😂😂越追越跑(?)

锯堡王

钟离没事就喜欢自言自语的原因

钟离没事就喜欢自言自语的原因

菱歌

岩魈wland部分数字整理

1.此处仅为个人收藏夹的岩魈整理,均为wland分级成年及成年+的文章,排列无先后顺序

2.可以的话还请支持各位老师的lof原文

3.因为只是整理所以没有预警!!!各位谨慎干饭

4.如果有老师介意整理还请私信告知

5.整理格式:加粗字体为老师在wland上的名称,其后跟老师的uid,对应下方均为该位老师文章,每个标题后跟文章wid(部分系列文并未给wid,可在老师主页找到)


锦缠道   624575

【原神】魈上仙不想在RPG里当NPC(系列)   8563891

【岩魈】偷香窃玉(上中下)   ...

1.此处仅为个人收藏夹的岩魈整理,均为wland分级成年及成年+的文章,排列无先后顺序

2.可以的话还请支持各位老师的lof原文

3.因为只是整理所以没有预警!!!各位谨慎干饭

4.如果有老师介意整理还请私信告知

5.整理格式:加粗字体为老师在wland上的名称,其后跟老师的uid,对应下方均为该位老师文章,每个标题后跟文章wid(部分系列文并未给wid,可在老师主页找到)


锦缠道   624575

【原神】魈上仙不想在RPG里当NPC(系列)   8563891

【岩魈】偷香窃玉(上中下)   2530548

【岩魈】旅行者心想事成   7881864

【岩魈】食岩   6407934

【岩魈】囚于笯   7589538

【岩魈】煮黄粱(系列)   1371432

【岩魈】礼物   3491510

【岩魈】折翅   7978831


顾南柯   864742

【岩魈|mob魈】爱欲   7196576

【岩魈】绽放   4718750


风吃掉月亮   1006830

 只跟踪不表白是没有前途的   7494604


默嫣   872056

秘密   9955748


茜玛   842499

【岩魈】孕鸟养护日常(系列)

【岩魈】春风拂柳(上)   9880584

【岩魈】春风拂柳(中)   9614862

【岩魈】春风拂柳(下)   6408191


吟游の方术之人   428817

【岩魈R】关于魈上仙眼影及纹身的二三事(上中下)


   50148

【岩魈】摩拉克斯说攀比是个坏习惯   5602826


代茶冬青   488366

反正都是开苞不如全开了   53207

虽然不是一个药,但喝出了同一个效果   6860388


偃师与倡者   895164

 岩魈.春云覆院墙   2454726


柠檬白   90173

【岩魈】神明大人不可以啵圣子的嘴!   8291432

【岩魈】帝君变小后魈上仙当妈了   482218

【岩魈】俩糟老头子坏的很   3457382

【岩魈】养生酒保的落逃少爷   4143701


朱砂淡墨   653289

【岩魈/R】不要在瀑布里……   6517479


   1035587

【岩魈/离魈·车】教导   7239510

【岩魈/离魈·车】除障   5649570


夏夜梦魔   877110

夜啼   124039


二露子   548998

【岩魈】坊间话本   8557526


渣都不剩   68917

【岩魈】眼   3709427


用户233   513573

【岩魈】新契   8442405


紫陌落东城   720701

【岩魈】脑洞短篇7.5食言者当受食岩之罚   9840980


祁渊灬羽   672557

“意外”   6721449

《应该我是主动吧?》   4272000


第四天灾   435886

【岩魈】画地为牢   8465931


非碳素健康餐   771416

授权翻译|My body is a Ravaged Temple   1128325

春风沉醉的夜晚   4768239


凤羽持一   266708

【岩魈】夫夫相性一百问   7291012


焚风   568121

【岩魈】将军美人   3977966


Eray   892444

【岩魈】隔壁太太实在过分可爱   5698854

【岩魈】是钟离,但是Beta1.0   3819566


江与鹿   480684

姐姐   1757973

筑巢   537185


伊路猫   831967

百香果养乐多多【岩魈】   7030317


棠落北海   443826

【岩魈/钟魈】月光沉沦   8043367

【岩魈/钟魈】一家灯火   2900101


AKI   36660

【岩魈】花期   3664018


九尊line   106138

【岩魈】长情   9000843

【岩魈】心向朝阳   654564


lois   107080

【岩魈】钟教授和他的魈猫猫   9602751

【岩魈】控于掌心 番外   5240293

糖粉草莓   9555401

【岩魈】纵使苍天陨落,也要???   5296389

【岩魈】我老婆和女儿世界第一可爱 番外(2)   6775314

岩魈狼狐   2154585

【岩魈】钟意所属   9623847


一江江   558519

 [授权翻译]钟魈联盟 尾声   695830


39   345082

顺水推舟   3997864

非药物治疗   5574473


森桦   689600

【岩魈】画春山   529599

【岩魈】镇魔   4210097


林阿约   772660

[岩魈]龙与鸟   6739092


诗屿   861625

【岩魈】祛寒   13853


Hululu   516356

【原神·岩魈】巢   8710694

【原神·岩魈】四季(系列)   8883122


尧臣臣臣臣臣   88347

不小心睡了一个未成年怎么办?    535894

对A,要不起?   2152077


一个岩神瞳   105449

金翅   7667644


亡女   864300

【岩魈】偶遇   5150655

【岩魈】生   2230691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104640

【岩魈】全世界都在撮合他们俩(系列)   6451741


川詠尘   510974

【岩魈/R】入魔   8948665

论吃药的副作用   2693854


活着上完大学   770774

【岩魈】偷得浮生半日闲   1007118


钟魈可太香了   109305

降魔大圣已经一个月没除魔了   507896


折桂令   818005

【岩魈】瘾-双性番外   9598222


碧瞳的灰狼   467554

不知梦魂归何处   6759698


一般通过雷史莱姆   108003

【岩魈】泣露(上)   7773717

【岩魈】泣露(下)   4662623

【岩魈】礼物   667118

【岩魈】反省   5381623

【岩魈】果实   3387175


樱月浅叶   847345

【岩魈】炼金术(r)   999199


不醉潮生.   667061

绝对服从   6258401

炮友关系   5320165


芝芝   117260

传宗接代?   514006


红茶   375329

【岩魈】转生恶役-关于屋内的故事   7209693

【岩魈】千年万年予孤独   7951378

【岩魈】待到花开月圆时   5713734

【岩魈】魔王与勇者与虚伪之花   3647370

【岩魈】梧桐花开直须折:关于另一种结局   7004561


奶盖四季青   120893

【岩魈】执迷(正文)+四季花鸟(番外)   6165797

【岩魈】煮雪+沐浴   701369


山河尘埃   190647

残缺音律   63583


西西想要涩涩   542229

【岩魈】囚鸟R   1349361

【岩魈】野孩子R   5355779


风月   98129

【岩魈】没有那些世俗的欲望   2832498

【岩魈】一醉   722868


歹徒甲   117201

龙娶亲   4832281


千島醬魚餅乾   429618

【岩魈】气味标记r   9390242


遛弯大爷掀盖头   517717

【岩魈】初尝   7287637


飞跃黑夜   47293

【岩魈】放不下   6679792

食岩之罚   9447732

【岩魈】食岩之罚(番外篇)   6016091


-奶油珞珞-   9594

【岩魈/离魈】文火美梦(1)   5756823

【岩魈/离魈】灯下花   3725832

【岩魈/离魈】吮星尖   3111035

【岩魈/离魈】未熟之果   7320019

【岩魈/离魈】狼顾   6470822

【岩魈/离魈】家里有猫   9664550

【岩魈/离魈】过梦   3114921

【岩魈/离魈】爱欲教学   9513010


雨时   561098

「岩魈」生辰之夜r   6109313


   786440

[岩魈]男朋友先醒来会发生什么   2632165


老吴今天不在家   769805

【岩魈】良夜   4542381


洛卿   360725

婚约   6267225


开遍未   824226

 [岩魈]如梦初醒   4757058


秋野流枫   610114

【岩魈】食鸟   1185144


混沌   472658

【岩魈】执子之手   1262284


鬼鬼今天有点躁QwQ    761277

[岩魈]罚   289249

[岩魈]龙欲 四   8930835


霜天客   712921

【岩魈】金摧玉醉 上   5476645

【岩魈】金摧玉醉 下   6347754


chocookie!   627198

【岩魈】恋痛症   2790876

【岩魈】治愈疗法   1997616

【岩魈】膳啖良宵   3991382


磷氡氧   358921

【岩魈】鸟类繁殖期  1791922


   745881

『岩魈』课间娱乐r   5492121

『岩魈』晚间娱乐r   550061


するふわ   754345

独占欲   9112569


鸽子   760042

轴   972478


   333798

【岩魈】彻夜鸣啭【授权翻译】   2327693


荔枝叶   792472

【岩魈】夜间一课   2673276

kuroro

【枭羽晨星微熹生贺24h/03:00】

上一棒@松经纬度

下一棒@dian

长夜余烬,星火初燃迪卢克生贺24h第4棒

———————————————————
迪卢克老爷生日快乐~礼物就是你家义弟(请笑纳)


【枭羽晨星微熹生贺24h/03:00】

上一棒@松经纬度

下一棒@dian

长夜余烬,星火初燃迪卢克生贺24h第4棒

———————————————————
迪卢克老爷生日快乐~礼物就是你家义弟(请笑纳)


一个屁兜普
⚡️为⚡️了⚡️岩⚡️王⚡️帝...

⚡️为⚡️了⚡️岩⚡️王⚡️帝⚡️君⚡️

⚡️为⚡️了⚡️岩⚡️王⚡️帝⚡️君⚡️

与倦

最初的信任

“从此以后,再也不用一个人独自哭泣了”


大概是二人初见时的场景,虽然画中是这样表现的但凯的内心估计还是排斥多一些,更像是一种发泄,一是因为过大的环境落差,二是害怕沉湎于美好安逸产生对自身使命的怀疑,这对先前自己遭受的一切苦难来说都仿佛是一种嘲讽。不过面对仿佛可以融化一切的炽热,即使是凯恐怕也难以拒绝。“姑且享受一下这短暂的美好吧”

——————————————————————

“你们向我分享了秘密,我不过是报以相同的信任而已”在受到骑士团,凯以及父亲与自身信念的三重背叛后,迪仍然选择了相信,选择了希望,“如果希望不复存在,那就使自身成为希望,一切火焰,都将为此燃尽”。...

最初的信任

“从此以后,再也不用一个人独自哭泣了”


大概是二人初见时的场景,虽然画中是这样表现的但凯的内心估计还是排斥多一些,更像是一种发泄,一是因为过大的环境落差,二是害怕沉湎于美好安逸产生对自身使命的怀疑,这对先前自己遭受的一切苦难来说都仿佛是一种嘲讽。不过面对仿佛可以融化一切的炽热,即使是凯恐怕也难以拒绝。“姑且享受一下这短暂的美好吧”

——————————————————————

“你们向我分享了秘密,我不过是报以相同的信任而已”在受到骑士团,凯以及父亲与自身信念的三重背叛后,迪仍然选择了相信,选择了希望,“如果希望不复存在,那就使自身成为希望,一切火焰,都将为此燃尽”。

再小的希望,也好过在绝望中自暴自弃自甘堕落,其实凯也未尝不是选择一点一点接受蒙德,信任并几乎是将自己的性命托付给了迪。理论上来看两位都走在温柔、坚定且正确的路上呢,真心希望他们可以有个明朗一些的结局(´•ω•̥`)




与倦

细节抠到神经衰弱(然而还是没画完……很久以前的一个脑补,身高差是考虑到他们当时的年龄这样似乎比较合理(?)本来是想尽量贴合游戏背景没想到画出来这么ooc,设计思路基本还是按命座来的,(但是穿成这样一看就很适合拉小提琴(虽然但是他们都好!可!爱!啊!我要被可爱死了呜呜呜呜谢谢你克利普斯我永远喜欢莱艮芬德家的小男孩蒙德真是个神奇的地方怎么全是美人啊

表情参考关键词:

迪:优雅,友善,自信,热情

关于凯的过去文案居然没有直接描述,所以这里主要突出了高贵与神秘

好想看更多关于凯过去的相关描写啊,最好是有具体的事件,每次都无法切身感受他的痛苦真的是很痛苦......


细节抠到神经衰弱(然而还是没画完……很久以前的一个脑补,身高差是考虑到他们当时的年龄这样似乎比较合理(?)本来是想尽量贴合游戏背景没想到画出来这么ooc,设计思路基本还是按命座来的,(但是穿成这样一看就很适合拉小提琴(虽然但是他们都好!可!爱!啊!我要被可爱死了呜呜呜呜谢谢你克利普斯我永远喜欢莱艮芬德家的小男孩蒙德真是个神奇的地方怎么全是美人啊

表情参考关键词:

迪:优雅,友善,自信,热情

关于凯的过去文案居然没有直接描述,所以这里主要突出了高贵与神秘

好想看更多关于凯过去的相关描写啊,最好是有具体的事件,每次都无法切身感受他的痛苦真的是很痛苦......




与倦
大约是若干年前某日蒙德图书馆的...

大约是若干年前某日蒙德图书馆的清晨


大约是若干年前某日蒙德图书馆的清晨


但凡有树脂我也不会画画!
-咬 ------------...

-咬


--------------------------

上午直播的那张

又暴露奇怪xp了,诶嘿……


-咬


--------------------------

上午直播的那张

又暴露奇怪xp了,诶嘿……


但凡有树脂我也不会画画!
@Naturalong 昨天...

 @Naturalong 昨天点的结婚现场w

不过是草图,这两天又忙起来,等有时间直播画完它吧!

 @Naturalong 昨天点的结婚现场w

不过是草图,这两天又忙起来,等有时间直播画完它吧!

但凡有树脂我也不会画画!

【枭羽/奇妙冒险夜24H】【诡秘之主pa】做班西港的偷渡者是他这辈子最蠢的决定,大概

枭羽儿童节奇妙冒险夜24H接龙活动第3棒

上一棒: @骨灼 


8k一发/he/ooc

诡秘之主世界观下的枭羽二人(看起来像是猎人序列实际上是黑夜哒老爷x看起来像风暴老鸽实际上是学徒哒凯亚亚☆)


--------------------------------------------



迪卢克按着头上礼帽,一手提着行李,走上舷梯。

他的身后便是此次‘月星号’游轮的船长奥鲁马,这人有着罗思德群岛土著的古铜皮肤与卷曲黑发,瘦削的面庞略微有些阴鸷,听说以前曾经充当过附近海盗们的情报头子。

他正努力用那张不太适宜笑的脸憋出几道褶子,和迪卢克介绍着航行...

枭羽儿童节奇妙冒险夜24H接龙活动第3棒

上一棒: @骨灼 


8k一发/he/ooc

诡秘之主世界观下的枭羽二人(看起来像是猎人序列实际上是黑夜哒老爷x看起来像风暴老鸽实际上是学徒哒凯亚亚☆)


--------------------------------------------



迪卢克按着头上礼帽,一手提着行李,走上舷梯。

他的身后便是此次‘月星号’游轮的船长奥鲁马,这人有着罗思德群岛土著的古铜皮肤与卷曲黑发,瘦削的面庞略微有些阴鸷,听说以前曾经充当过附近海盗们的情报头子。

他正努力用那张不太适宜笑的脸憋出几道褶子,和迪卢克介绍着航行的路线与安排。

按照正常的情况来说,‘月星号’从拜亚姆出发前往迪西郡,一路往西途中停靠的两个港口分别会是提亚纳港与地西海湾中的哈尔曼港,再一路往北到达此行的终点康纳特。

但是因为迪卢克的家族事先安排,他们一开始就会纵穿提亚纳直抵班西港,这才是迪卢克此行的目的地。

当然,这也是出于家族方面需要他去处理的事件的原因。

与奥鲁马在甲板上又聊了两句,这位船长便去准备开船前的事宜了,迪卢克回头往登船处看去,那边还陆陆续续有一些同船乘客在核对船票。

核对人员中的一位正在向他这边招手,迪卢克皱了皱眉,看向船长刚刚走开的方向,此人也看向那边,似乎是发现没被注意到而缓缓放下了手,与身边两位同事歪头耸肩笑着说了句什么。

水手吗?看那发色要是换身袍子活脱脱就像刚从海浪教堂内走出的风暴主教。

一般这种来往于苏尼亚海附近的船只上,有几个非凡者也属正常,更何况看似商船的‘月星号’其前身本来就是海盗船。

迪卢克只希望这些人不要打乱了他此行的任务就好。

 



“嗨……我……”

凯亚收回尴尬挥舞的左手,对左右两名船员笑了笑,“时间仓促,你们还要继续检查船票,我就不耽误时间了,那件事我还是自己去船上和奥鲁马说吧。”

他一手拍着船员的肩,好似鼓励般捏了一下,一边穿过他们登上了略微狭窄的员工通道。

“对了!”走到一半突然回过身,凯亚笑着对他们眨了一下左眼,道:“你们有认真检查清楚船票和行李,这件事我会跟我们的船长大人说的。晚上换班后我再带着酒来找兄弟们喝个痛快。”

“我们肯定查看仔细。”

“哥,你有事忙,先赶紧上船!”

凯亚摆摆手,转身勾着笑意悠悠登了船。

忽悠人这种事,他驾轻就熟,除非此刻船长奥鲁马真的跑下来和他对质,否则根本不会穿帮。

只是刚刚和船长在甲板上说话的那个人……那头红发也过于耀眼了,会是那个家族吗?

嘿,船上多几个非凡者对他来说何尝不是好事,这种情况最适合浑水摸鱼。

 



临近中午时分,‘月星号’驶离了拜亚姆,跟随他们离开的,还有突然而至的暴雨,一直随船到傍晚时分才停歇,仿佛风暴在驱赶他们。

略显昏暗的船舱房间里,迪卢克正在享用侍者刚刚送来的晚餐。

铺满了各种香料的盘子里是本地的烤鱼,这种食物深受商人旅者的喜爱,从而变成了一种特色主食,只是它显然不是那么合他的胃口。

迪卢克是个出身于鲁恩的因蒂斯人,有着这样一头耀眼的红发,这在因蒂斯几乎就等同于和前王族索伦家族成员划上了等号。

但不管从他的性格还是行事风格来说,他都更像是土生土长的鲁恩人,连口音都是纯正的贝克兰德腔,这使得他在家族内部显得过于格格不入。

而如此显眼的个人特征在鲁恩也是异类,少年时他便在家族的安排下前往了更自由的迪西海湾,学习经营海上的家族产业。

虽然几年的海上生活让他已经习惯了这边浓烈的食物口味,但还是会忍不住想起幼年在贝克兰德的美好时光。

放下餐具,迪卢克擦了擦嘴角,看向窗外被夕阳染了一片金的海面。

两天前家族的长辈通知他,让他前往班西港调查一桩失踪案。

说是一桩失踪案,实际上断断续续在附近海域失踪的索伦家族成员已经有五人了,这个时间跨度超过了十年,因为最近失踪的乃是一位有名望的长老之孙,于是便叫了他这个一直负责海上产业的成员前去一看。

当然,他知道还有另外一层原因,他的序列。

众所周知,索伦家族掌握的主要非凡途径为猎人序列,操纵火焰、与之相配的耀眼红发便是他们的标志,当然,还有美貌与易招惹事端的体质。

可能因为出生地在鲁恩,他从小接受的教育就与因蒂斯那边相去甚远,因为过人的资质被提携,从而走上非凡之路时,他选择了一条看似毫无前途的死路。

是的,他并非猎人序列。

也正因为此,他成了最适合调查这件失踪案的人,毕竟说不清这种事是否就是针对序列本身。

 



被暴雨冲刷了大半天的甲板上还残留着水渍,一双黑色的靴子轻轻踩在上面,头顶云层中有清亮的月光透出,在甲板上反射出点点银色光斑,同时映着那道闪现的黑影,一点一点从顶层往下移动到了船尾阴影处,融入了那片黑色中消失不见。

很快跟着有细碎的脚步声传来,在上面的瞭望台附近徘徊了几秒,又消失。

一切都安静得仿佛被时间遗忘,直到一个男声突兀出现:“走吧,又让他遛了。”

“没事,船就这么大,他跑不掉的……”

另一个附和的声音随着二人的脚步声逐渐远去。

直到此时,船尾阴影处才逐渐浮现出比那片黑更深沉的颜色,同时一滴暗红的血滴落在甲板上,被雨水晕染开。

月光在他的下半张脸上一闪而过,那嘴角是咬着牙的一抹笑,而他还是没有动。

 



第二日,晴。

海上的天气是变化无常的,特别是这边其实离风暴之海并不太远。

凯亚熟练地穿梭于船舱底层的船员们休息室与货仓之间,一路上碰见其他船员,他们便在过道上笑着聊上几句不痛不痒的。

直到抵达最底层时,才有一名光着膀子的大汉急匆匆经过,眼看就要错过去了,他多了一嘴问道:“等一下,你是?”

这人是‘月星号’的二副,他虽然看起来长得五大三粗脑子不好又忙得脚不沾地,但对于面前的生面孔还是瞬间就提起了戒心。

凯亚笑道:“奥鲁马让我来帮他看一下上次出航时撞到的左边舱位,虽然说出航前就已经修整过,不过二次检查双保险嘛。”

二副了然,又有些奇怪,船长请了人上来看船,这种事怎么没知会他们?还是说只跟大副他们说过了刚好自己不知道?这也不是没有的情况。

他刚要再问什么,对面的独眼男人又开了口,“对了,刚才船长让我们看到你就说一声,让你赶紧去查看上面换班的船员到位没,等下午饭时间要到了。”

二副摸了摸头有些不耐,“我知道了,这不正要上去嘛!”说着转身摆手道:“你也赶紧去忙吧,等下赶不上午饭了。”

凯亚站在原地,一直等他消失在过道向上拐弯处,才皱着眉坐在了地上。

轻轻掀起旧外套,下面是破开的棉质衬衣,与带着血迹草草包起来的伤口,那道伤并不大,在左边腰侧的位置。

他重新拆开,摸出一个小酒瓶,用牙咬开塞子往伤口倒,嘶嘶声从紧咬的唇齿间溢出,然后又撒上包里的药粉,用新的绷带缠好。

这样处理过一遍后,仰着头四肢大张无声喘了一会儿,直到上层脚步声变得清晰,才起身收拾了地上的东西。

 



“迪卢克,你在想什么?”

迪卢克转身,发现是奥鲁马拍了他的肩膀。

他收回心思,手里的酒杯碰了碰他的,“没什么,家里事情多,总有忙不完的要考虑。”

奥鲁马本身并不是擅长和他们这类大家族人打交道的类型,不过好赖这几年在海上的打磨,让迪卢克也熟悉起了这种交际。他们的话题很快转移到了最近变化特别快的天气上。

二人所在的窗边角落刚好能遍览整个餐厅。

一边聊着,迪卢克一边观察者来往的商客和他们的随从。这条航路本身并不特别安全,一般旅者若非有要事并不会搭乘这种没有官方保护的私家船,或者从鲁恩来的旅者也多半行至迪西海湾附近便止步了。只有商人为了利益的驱使,才会来往于这危险又充满机遇的苏尼亚海上。

他的视线轻微转移,在略过一队人时略有停顿,又自然地划过。

是非凡者的气息。

商队带这种保镖无可厚非,只是,他从他们身上闻到了血的味道,新鲜的。

这只船上,显然已经在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过什么了。

 

饭后回到自己房间的迪卢克又研究起了那些失踪者的档案。

他们都是在路经班西港附近的时候失去的踪影,没有人能在登岛后第二天发出消息,就这么无声无息不见了踪影。甚至,这几人一开始的目的地都不是这里,但是船不知为何要绕经此处又只留下消失的‘猎人们’。

除此之外,班西港和别的港口并没什么两样,他们对于非猎人序列非凡者以外的其他人,都不存在这种奇怪的‘吸引力’。

他的手指无意识在地图上那一小块被标红的海岛摩挲,纠结。

 



‘月星号’在海上已经航行了四天半,此时天空乌云密布,半小时前,奥鲁马曾派人通知他,他们将在今夜十点抵达班西港。

这几天他并没再遇到之前那队可疑的商客和保镖,至于发生了什么也不得而知,这种没有证据的事情他也不好声张,只是决定了在下船之前提醒一下奥鲁马。那群人既然这几天一直没有闹出大的动作,想来也不会过多殃及船上的人,这种谨慎的气氛本身也是让他不再节外生枝的原因。

刚收拾好行李,迪卢克便听见房间门咔得一声轻响,随即一位黑衣蓝发的独眼青年走了进来。

他看到床边的迪卢克,愣了一下,笑着打了个招呼,把左手拿着的一小瓶酒丢了过来,迪卢克顺手接住,然后就见那人像是一个走错房间的普通旅客,握着门把手的右手因为慌乱把门再次关上后马上又拧开,退了出去。

一分钟不到,还站着没动的迪卢克便见门再次被人从外面打开。

是餐厅那两个可疑的非凡者!

将手中的酒砸了过去的一瞬间,他已拔出外套里的银质手枪,极快地开了两枪并往衣柜后面闪避。

来人只见到一抹红色的影子在眼前晃动了一下,枪声传来的时候,子弹已经分别击中了一人的右手腕和另一人的左肩!

该死,房间里还有别人!而且是个非凡者。

除了非凡者不可能有普通人能击中他们兄弟。

但是此时并不是恋战的时候,他们的目标已经又跑了,再过一会儿追踪的气息会再次消失,他们又得无功而返,甚至,他们知道,下一个停靠的港口,他们会永远失去自己的猎物。

这些都是来自‘连环杀手’的直觉。

深渊在上,那个混蛋简直是他们遇到过最滑溜的!从普利滋港到罗思德群岛,在这片海域跟他们捉迷藏了整整一个月,要不是因为不甘心就此放弃,他们这单的佣金已经超出了此行的花费,兄弟俩早不想干了。

现在倒好,惹上了陌生的非凡者,能在一瞬间用枪击中他们兄弟俩,序列肯定比他们要高,这是位格的压制。

他们怕了,但是没用,对方已经锁定了他们,跑不掉了……


我听到夜莺

从黑荆棘的灌木丛中潜行


什么?!

耳边有什么在低语,‘连环杀手’们呆愣当场,黑色的雾在视网膜上蔓延,连手脚都变得绵软……

 

奔向那片围绕山谷的榛树林中

……

没有踪影


头仰着,嘴里说不出一个字,兄弟二人纷纷顺着门和墙壁滑倒在地,迪卢克从衣柜后走了出来,平时清亮的红色瞳孔中是暗淡的黑光。


……

在暮霭中失去了所有的方向

让他迷失

……


瘫软成一滩肉泥的二人,像是被梦境网住的鱼,无法挣扎,已然沉沉陷入。

迪卢克一步一步走过去,手中的枪咔哒上膛,枪口对准其中一人头的时候,对方抠动地板的手指停滞,僵在空气中,而他的嘴里,吐出了最后一句诗:

而他仍哼唱着夜莺那甜美的天籁之声。

放下手臂,他用右脚踢了靠前的一人的头,踩着对方的头发开始了审讯。

 



“传说在三百多年前,鲁恩的军队第一次占领这座岛屿的时候,有超过五百名士兵在一场大雾后离奇失踪,没过多久,许多根白骨出现在海边和山上。类似的事情好几次发生,直到风暴教会在这里修了座教堂,派遣了主教。”

站在甲板上,迪卢克和奥鲁马遥望着远处雨夜中黑色小岛顶端的灯塔。对方口中还在说着那些流传已广的诡异事件。

“根据岛屿上发掘的墓葬和壁画,这里的土著似乎有食人的传统。他们祭祀自创的‘天气之神’,每年举行祭祀仪式,当然,这些事都被后来的风暴教会遏制了,只是有些独特的风俗和传说还是被保留了下来。”

奥鲁马转头看向他,“希望朋友你能如愿以偿,等忙完以后,我们在迪西海湾再好好聚一聚!”

迪卢克点点头致谢,与他握手,转身看着他身后一手拎着二人行李的蓝发男人,“我们也走吧。”

凯亚无奈地笑笑,跟船长大人也点头致意,跟在迪卢克的后面往舷梯走去。

“你不觉得,他最后那句话听着蛮瘆人的吗?”

迪卢克稳稳踩在舷梯上,头也不回地说道:“你为何觉得他之前提起的传说不瘆人,而道别的话瘆人?”

“传说只是传说啊,嘶——不过这么看过去,这座岛确实不太正常。”

站在港口,细雨打在二人身上,岛屿黑色的影子因为顶部的灯塔光芒而在黑夜中勾勒出压面而来的气氛。

迪卢克率先走向了最近一条街道,那边还有零星的路灯的光在闪烁。

凯亚拎着行李安静走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这压抑的夜,又开了口:“那两个混蛋你就丢给船长了?”

“嗯,奥鲁马会好好处理的。”

“审讯……我是说,你问过他们的来历了吧?”

迪卢克定身回头,视线扫过对方不自在的脸,“一个序列六的记录官打不过两个序列七的爬虫,还被对方追杀了一个多月。”

“我的非凡物品和记录的能力要不是最开始被他们的上级消耗……算了,学徒序列嘛,跑路又不寒碜。”

凯亚两步上前与红发男人并肩,“怎么样,我‘贿赂’给你的那瓶酒可是船长大人的私藏,好喝吧?”

“抱歉,我不喝酒。”

二人又重新上路。

“等到了旅馆,你就可以自行决定去留了。”

 



‘代罚者’,风暴教会处理非凡事件的专业人士。班西港的风暴教会里常驻着五位,这个数量不多不少,但是据眼前此位的描述,今年内他们已经轮换过三次了。

这里是距离风暴教会最近的一家旅馆,他们二人好不容易找到这处落脚点,门一打开,就见里面或站或坐了五位神情严肃的高大男人。其中两人在扫过迪卢克的发色时略微皱了皱眉。

这里显然刚刚发生过什么棘手的事件,或者说正在发生,他们俩来得不是时候,但是外面黑夜与雨水的驱赶已无退路,只能硬着头皮交涉了起来。

旅馆的主人是个佝偻的老头儿,他见众人又坐下,就走过去把大门关了起来。

得知他们二人的情况,‘代罚者’们没有阻拦,让老头儿给他们分别开了一间房。

迪卢克拿起自己的行李往楼上走去,跟在他身后的凯亚在最后转角的位置又瞟了一眼大堂,那五人与老头儿就那么安静的坐着,像是木雕一般。

于是在三楼的房间门口,凯亚打开自己房门时,又退回一步,偏头看身后正准备关门的迪卢克,小声说:“今晚,要是发生什么事,你可一定要救我啊英雄。”

然后门在就啪一声打在了他脸上。

“小气。”

 



迪卢克没有睡,他当然不会睡,他是黑夜序列——安魂师。

白天在船上已经补眠的他,现在非常精神,坐在床沿,精心保养着自己的爱枪。其他行李并没打开,还原封不动搁在床边矮柜上。

从登岛的那一刻起,风雨中传来的血腥味就一直在他的鼻息间若隐若现,他知道凯亚也发觉了,只是那个男人直到刚刚站在房门口才流露出了一丝担忧的样子,这个惯骗。

他早上从抓获的两个‘连环杀手’口中得知,他是一个学徒序列六的记录官,一般而言学徒序列早期确实没什么自保的能力,但是一旦混到中序列的记录官,就基本只看本人的运气与阅历了,只要他记录的能力越多,他就是最捉摸不透的。

然而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这个序列的家族,那个曾经在第四纪风光无两的亚伯拉罕,堕落了。

原因不知,时间不知,现况不知。

亚伯拉罕家族从此一蹶不振,高层几乎死亡殆尽,中层与低层因为自身‘好用’的能力,而成了被其他序列狩猎的‘会走路的非凡特性’。

凯亚是在贝克兰德就被这群人盯上的,他察觉后已经在普利滋港登船,在船上被一个腐化男爵和一个狼人疯狂追杀,直至快被消耗殆尽才勉强脱身。并在罗思德群岛再次被对方组织的人缀着上了‘月星号’。

班西港一开始并不是他的目的地,那艘船的航行路线是因为他迪卢克而强行改变的。

当然,至于之后的事,也说不清他是救了凯亚还是连带着害他可能要陷入另一场危险中。

摸出怀表看了一眼,时间是凌晨一点二十三分,一切都很安静,但是这种静是不正常的。

把手枪放回外套内侧,他站起身,凯亚在这时打开了他的门。

这些学徒难道没有一点进别人房间要先敲门的认知吗?

迪卢克不禁脑内吐槽了一句,他当然知道这是对方的能力。

“你也没睡啊?”

凯亚打着哈哈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我觉得不对劲,刚刚就稍微占卜了一下,你知道的,这也是我那可怜的能力之一。你真的确定,你们家那些人会消失在这里是因为他们是猎人序列吗?我是说,而不是因为你们是索伦家族的人。”

“占卜结果。”迪卢克也坐重新坐在了床边。

凯亚叹了一口气,小声叨叨:“虽然说你怎么看也不像是猎人序列的性格,但是这种招人烦的感觉也真是家族遗传了吧……抱歉抱歉,当我没说。”

枪口在鼻尖晃了一下,凯亚吞了下口水,回味着那抹硝石的味儿,清了清嗓子继续道:“因为某些未知因素,或者说位格很高的事物的影响,我刚刚的占卜其实在一开始就被强行打断了,我想了想,就直接过来了。”

说着,他摸了摸自己戴着黑色眼罩的右眼,“但是,我的这只眼睛,看到了一片血色……”

“你知道这预示着什么吗?它上一次看到奇怪的景象,是我十岁的时候,我的父母、兄弟姐妹、亲人,因为一场失败的献祭仪式,是的,为了拯救我们共同的祖先的一次努力,他们全部,化作了交缠在一起的血肉之山……”

“迪卢克,这里很危险。这个岛上全是……”

门窗突然在一瞬间全部砰的一声打开,甚至因为那股莫名之力过于强大而部分被削成了木屑与飞灰。

滴答,滴答……

滴答……

是什么黏腻的液体滴落在木地板上的声音,它们在这寂静的夜里甚至产生了一丝丝回声的错觉。

迪卢克背靠着凯亚的背,他的枪随着视线逡巡,然而发现无法锁定任何目标,张开嘴轻轻吐出一些听不清的诗句,那静谧的夜的气氛在周遭升起,很快又被什么东西吞没。他听到身后凯亚反动书页的声音,急促而焦躁,对方似乎在寻找什么。

他需要时间。

迪卢克感知到了,于是再次定了心神,从大衣口袋中摸出之前那只银色的怀表,它此刻散发出了一种奇异的尊贵感,颜色比普通的银更透彻了几分。

快速轻捻了上端三下,拇指又敲击了两下表壳右端。

啪!是怀表被打开的清脆声音,突兀打断了一瞬眼前的空气。

随之而来的灵压仿佛骤然被冻住,连带他自己也滞涩了,只能听到身后翻动书页的声音慢慢停止,然后,凯亚的声音传来:“再等我一会儿。”

“好。”

迪卢克回了一个字,一丝血从齿间晕染开,汗水在下颌汇聚成一滴,落在了银色怀表的表盘上。

这是一件以他现在的能力还无法完全驾驭的非凡物品,如若不是这等生死关头,他一点也不想激发它,因为这会招致更诡异的事情。

它来自于一位半神,黑皇帝序列。

记录官吗,他最后的杀手锏会是什么呢?呵呵……这可真是太难猜了,他敢打赌这个男人身上的秘密不会比他们家的那些老古董少,毕竟,这可是个活着的亚伯拉罕啊……

迪卢克一边让自己的脑子不断想各种事,以抵抗被吞噬的神经,他甚至想到了离开这里以后,他跟家族怎么交代完这件事,家族后续会怎么安排,这一片海域都会变成索伦家族的禁地——禁止所有成员进入此海域以及附近海岛。然后最终会由或官方或私下的通报,让风暴教会知晓他们的沦陷,这是肯定的。旁边的风暴教堂里肯定已然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件,他们会派人来洗地吧,字面意义上的,因为那可是一群不喜欢动脑子的暴躁老哥。然后呢?班西港将成为一片荒废的未知之地,也许在很久以后的将来,有考古之人发现这边曾经发生的事件,实际上这片大地上,每一块土地下可能都埋藏着类似这种事件的遗迹,它们像一层一层的坟墓,堆叠着历史与真相……

“……迪……迪卢克,迪卢克。”

一只带着黑色手套的手抓住了他拿枪的左手,把他从自我的意识催眠中叫醒,他抬头转身,凯亚站在一扇临空的光门前,没有询问,他低吼一声拖动自己仿佛石化的双脚,拎起对方好像耗尽全力而瘫软的身体,毫无惧意跳进了眼前的光晕中。

 


十一


九月的迪西郡康纳特市,正值一年中最美丽丰饶的时节。

这里有美丽的海港,白色的海边岩壁像被刷了一层漆,而顶上是绿色的草毯与伴生的各种野花。东边最高的山坡上,坐落着一座古堡,它属于城里一位颇具盛名的海商,它也是索伦家族在此地的产业之一。

城堡靠海的方向是面海的花园,迪卢克此刻正躺在休闲椅上,躲在遮阳伞下,他这幅样子在全是因蒂斯人的家族成员看来,过于老古板了点,该说不愧是贝城长大的。

而他的那些热情大方又爱玩的家人们与某个混入其中的亚伯拉罕,正在下方海滩边聚餐,一切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

是啊,那件事都过去快一周了。

他和凯亚差一点就被埋在了班西港,要不是最后二人拼死一搏,凯亚用尽全力打开的门将他们强行传送到了附近的达米尔岛,真就完蛋了。

脱困后,他们休息了半天就赶紧搭乘上一搜前往迪西郡的船离开了那片危险的海域。

之后大概昏睡了两天的样子,经过治疗二人才又重新活了过来。

“喂,烤鱼不吃吗?你爸爸说这是最正宗的迪西烤鱼哦~”

一只被烤得微焦洒满香料的烤鱼被递到迪卢克眼前,他看了一眼又闭上了,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不吃。”

“难怪他们说你是鲁恩老古董。”

凯亚在旁边的草地上坐下,自顾自吃了起来。

迪卢克看了眼伞底的天空与远处海天相接间美丽的七彩云层,嘴角露出了惬意的微笑。


-------------------------------------------

下一棒: @程寒 


-------------------------------------------

文中诗句出自:约翰·克莱尔《十四行诗:夜莺》

尉迟卿

【枭羽/奇妙冒险夜24H】非典型医患纠纷 R

【枭羽/奇妙冒险夜24H】非典型医患纠纷 R

枭羽儿童节奇妙冒险夜24H接龙活动第17棒

上一棒: @毛狐狸 


#医生迪卢克(双重人格)x反社会型人格障碍病人凯亚(双)

#不懂心理学,非常不严谨,非常不科学

#蒙德人称小哥谭(?),可能会开坑这个世界观

#ooc,③ P,强x,注意避雷


BGM:Insane——Black Gryph0n

全文走w:4236076(可能需要订阅作者ID:101230才能看)


“昨日,我市特警部队已于市郊逮捕了在游乐场投放自制炸药的特级通缉犯——凯亚.亚尔伯里奇。该犯人年龄26岁,毕业于坎瑞亚综合大学,在最后一次心...

【枭羽/奇妙冒险夜24H】非典型医患纠纷 R

枭羽儿童节奇妙冒险夜24H接龙活动第17棒

上一棒: @毛狐狸 


#医生迪卢克(双重人格)x反社会型人格障碍病人凯亚(双)

#不懂心理学,非常不严谨,非常不科学

#蒙德人称小哥谭(?),可能会开坑这个世界观

#ooc,③ P,强x,注意避雷


BGM:Insane——Black Gryph0n

全文走w:4236076(可能需要订阅作者ID:101230才能看)


“昨日,我市特警部队已于市郊逮捕了在游乐场投放自制炸药的特级通缉犯——凯亚.亚尔伯里奇。该犯人年龄26岁,毕业于坎瑞亚综合大学,在最后一次心理测评时表现出了轻微反社会型人格障碍,推测是导致后来一系列作案的源头。”

电视机里女主持人语气平静地念着稿子,展示的照片上蓝色头发的男人遮着一只眼睛,深色的肌肤和异域风格的眉眼不知道会不会成为他减刑的“利器”。

但这些跟迪卢克没什么关系。

男人转动座椅面相办公桌的对面,电视机里的犯人正坐在那里,右眼的眼罩换成了白色的纱布,正笑眯眯地看着他。

“这么说,你就是我的主治医师了?迪卢克.莱……艮……芬……德?你的姓氏真难念。”

“彼此彼此,亚尔伯里奇先生。”


迪卢克接手凯亚的第一个星期还算顺利,作为一个名副其实的高材生,凯亚很多时候是很好沟通的,虽然是“穷凶极恶”的犯人,但吃药睡觉都是乖乖循着医嘱照做,很是让他省心。

作为晨曦精神治疗中心的有名医生,迪卢克还是挺忙的,手底下有不少病人,他跟凯亚除了每日三次的查看基本没有什么交流。

这给了他一种错觉——凯亚是无害的。

可惜这种错觉只维持到了第15天。

那一天,他手下除了凯亚以外的所有病人不约而同在这一天失踪了。

犯人毫无疑问是那个男人,所有人都清楚,能做到这些的只有他。

但穿着特质病号服束缚住双手的男人只是笑着坐在禁闭室里,未被眼罩遮挡的眼睛反射危险的光,然后轻描淡写的表示他只愿意和迪卢克交谈。

事已至此,不管迪卢克怎么想都不得不配合这个人的行动。他抿着唇步入阴暗的禁闭室,大门在他的身后缓缓合拢,终于最后一丝光亮也消失了。

禁闭室是完全封闭的,没有监听设备,也没有单面镜。这意味着无论里面发生什么外界都无法得知。

而凯亚不知何时已经挣脱了手上的束缚,边舒展手臂边说:“我在晚上遇到过一只枭,他的羽毛黑沉如墨,他的利爪却撕破黑暗,他有一双红色的眼睛,那真是一双漂亮的眼睛啊……你见过这只枭吗?迪卢克……医生。”

“那些人被你弄到哪里去了?”迪卢克不搭话,问道。揣在白色大衣兜里的手攥紧了镇定剂的针管,如果凯亚有任何过激行为,他都会毫不犹豫的一针下去。

“别急嘛,难得我们有这样独处不被打扰的时间,难道你不想跟我聊聊天吗?我们也可以交换日记什么的。”明明是成年男性却表现出一脸娇羞,好像怀春的少女双手托腮,正在跟心上人约会一般。下一秒却拍桌而起,整个上半身都探过桌面,一脸怒气的看着迪卢克:“医生,你为什么不看着我?!”

迪卢克面不改色,戏剧性和情绪突变是反社会型人格障碍的特征之一,凯亚的表现完全在他意料之中。口袋里的大拇指已经悄悄把针帽推开了一点,随时准备在凯亚失控的时候暴起制服他。

“医生,能把镇定剂拿出来吗?”巧克力色的手掌已经伸到了口袋上方,食指和中指不轻不重的按在迪卢克裸露在外的手腕上,凯亚脸上重又挂起了笑容。

不能陷入凯亚的节奏里。医生一瞬间做出这样的判断,并且马上做出行动

他反手把凯亚的手腕扣在了桌上,巨大的力道丝毫没有收敛,肉体和金属桌面甚至磕出了“磅”的一声闷响。

“唔!……好痛啊医生,这是你对患者的通常治疗方式吗?用疼痛教育他们贫瘠的大脑,教会他们服从世俗的愚蠢规则?”凯亚吃痛的皱了皱眉毛,不过显然他并不害怕,在人质得到解救之前,正义的医生不敢真的伤害他。

迪卢克也认识到了这点,他大可以在这间完全封闭的小房间里尽情的释放暴力,但以暴制暴并不解决问题,哪怕“夜枭”的血正在燃烧……

或许,他应该用另一种方式来解决。

“你想见夜枭,好啊。”他这么回答了最初的问题。

“噗”针头不知何时已经插在了手腕上,一丝清凉顺着活塞儿推进血液,凯亚朦胧的视野里最后看到那个冷面的男人脸上罕见的露出一点熟悉的笑容。

好久不见,哥哥……


警方已经开始了对失踪病人的大面积搜索。

医院位于郊区,附近除了一大片没人管的树林就是湖,凯亚没道理也没能力把人运到太远的地方,警长琴发誓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人质们解救出来。

迪卢克医生罕见的主动提出了接管凯亚后续的审问,有鉴于他过往的良好风评和用镇定剂制服凯亚的实力,还有不知道跟他继承的“晨曦财团”有没有的py关系,总之,法官一锤子下去,迪卢克就成了凯亚的“监管人”兼拷问官。

最开始很不顺利,凯亚表现得配合但又不配合,具体表现为他一直试图跟迪卢克“套近乎”——这听上去就很诡异,尤其是凯亚时不时蹦出一句“哥哥”——还有他对“夜枭”抱有极大的兴趣。迪卢克当然不能顺着他,况且他必须每周上传审讯的录音给法院,证明他没有虐待和殴打“被监管人”。

不幸的是这种情况很快就得到了好转——4名失踪者的尸体在荆棘丛中被找到了。

看着三具尸体上如出一辙的被刺瞎的双眼和手脚上荆棘留下的破裂伤口,警方不得不承认这显然不是什么意外死亡,而是刻意为之。

凯亚的公开审讯被提上了日程,并很快在无数媒体长枪短炮的围绕下开始了。

“凯亚.亚尔伯里奇,你把剩下的八个人藏在哪里了?”琴面无表情的问道。

“嘛,谁知道呢~?”凯亚仍是一副笑嘻嘻的表情,法庭耀目的白炽灯在头顶照出他脚下的一片黑影,被眼罩遮挡的眼睛代表着他的神秘,就像至今无人知晓他是如何在被24小时监视的情况下把人质从医院中偷出来的一样。电视直播的镜头几乎怼在他的脸上,无死角的拍摄出这个男人无可挑剔的样貌,光洁的皮肤和卷翘的睫毛,秀挺的鼻梁下是薄而弯的唇,他蓦地一转过头眼睛直直望进摄像机里,蓝色的瞳孔好像倒映着星河,纯粹的诱惑着去索取不可得的未知之物。这让无数正在观看的观众几乎忘了这是一个危险的罪犯,这里也不是选秀现场而是一次严厉的传唤。

“迪卢克医生,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警局的一位辅警突然矛头一转,“我们答应了你的监管请求,但是这么久了却什么信息都没有得到,是你的水平不够还是说……另有隐情?”他嘴角上扬一丝狡猾的弧度,颇为得意的拍拍手上的一沓资料。迪卢克看到他身后另一个大财团的副总,明白这是一次故意刁难。

呵,就这么点水平吗……他垂下眼帘,面无表情的转动手指轻轻敲打桌面上的申请书。

那名辅警自认占了上风,想到财团许诺的大笔奖金,不顾琴的阻拦一步跨到正前方,高举着手里的资料,好像替将军执旗的小兵,风光无限。“法官大人,我有理由怀疑迪卢克医生和嫌犯有联系。这里是凯亚.亚尔伯里奇7岁的收养记录,他的养父正是克利普斯.莱艮芬德……”

观众席上传来一阵骚动,已故的莱艮芬德财团前董事长是知名的本地慈善家,如果凯亚真的是他收养的孩子,怎么会变成一个罪犯呢?如果这份资料是真的……岂不是说迪卢克正是凯亚的“哥哥”?无数双眼睛探究又含着恶意的目光聚焦在迪卢克身上。

看到这一幕,凯亚仿佛颇为开心,带着镣铐的双手“哗啦哗啦”的鼓掌,双脚也打着节拍在地板上踩出踢踏舞的旋律。他喜欢戏剧,喜欢古典文学中不可阻挡的命运,当然,最喜欢的就是——悲剧。

可惜他的“主演”并不配合,从容不迫地站起身,迪卢克递交申请:“关于审讯,我希望申请使用最新研发的潜意识链接模块装置。对于嫌犯的这种特殊的精神状态,我认为常规的拷问已经失去了作用,跟我和凯亚.亚尔伯里奇先生的关系没有任何联系。”

“另外,有关于那份过时的的资料,我觉得还是再确认一下的好。”说罢,深红的眼睛波澜无惊的扫过辅警和背后的推手,余光扫到凯亚正在张牙舞爪的试图吸引他的注意力。

不过总算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回到了这个潜意识链接模块装置上,听说是晨曦财团底下的某个实验室开发的神奇仪器,可以连接两个人的潜意识到一个特殊的意识空间中。对于意志力不坚定或者飘忽的犯人来说,可以轻易地破解他们的心里防线,挖出秘密,堪称科学版“吐真剂”。

“……经法院投票决定,批准迪卢克.莱艮芬德使用潜意识链接模块装置作为对凯亚.亚尔伯里奇的审讯手段。”

法槌敲定,迪卢克看了一眼还不明白使用这个仪器后果的凯亚,轻嗤一声。

想见“夜枭”吗?满足你。不过……不止一个就是了。


“开始连接……连接中……连接进度20%……40%……80%……连接成功。”

机械女声停止了,凯亚睁开眼,发现自己在一个纯白的房间里,所有的家具墙壁和窗户都是白色的。

这个床和装修的样式……他挑眉,兴味十足的看着熟悉的晨曦酒庄房间,这么说这里是迪卢克的意识空间了。

“你想见我?为什么。”戴着面具的“夜宵”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后,一袭黑色的夜行服和暗红色斗篷,是蒙德市的午夜传说。

“当然是因为——”凯亚转身,惊喜的想要牵住他的手,却发现自己的双手仍被跟现实里一样的手铐束缚着。

“我们都是为复仇而活的灵魂啊!”

复仇

这个词让夜枭愣在了原地,甚至没有推开靠过来男人。面具无法遮挡的红色眼睛睁大了,惊疑这里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意识空间,为什么这个人明明毫无防备的潜意识进来,却还是能一语戳穿他的伪装。

是的,正义不过是“夜枭”的伪装,是一层展示给凡人的虚假皮囊。

有人说多重人格是主人格为了从现实当中逃避出来的“自救”,譬如孤儿分裂出一个家长型人格照顾主人格,又或是懦弱者分裂出坚强的自己面对困境。

十七岁的生日,父亲被暗杀的雨夜,“夜枭”披着痛苦的悔意诞生。自此,蒙德的夜晚里,多了一个无声的守护神。

凯亚已经双手搂住了夜枭的脖子,双眼亮灿灿的,好像盈满了星星,是真真的在把他当英雄一样爱慕的眼神。

“那些病人在哪?”另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一回头,同样的赤发穿着一贯的医生白褂,迪卢克正平静的注视着他。

“嗯~要不要说呢?”一边对医生抛了一个媚眼,一边双脚都恨不得缠在夜枭身上,好一个朝三暮四的病人。

“呵,不说的话,我们要审问你咯?”夜枭没有面具遮盖的嘴角扬起邪肆的弧度,话音未落依然唇齿相依,把凯亚吻住了。

于是,审问开始。


————接下来你懂得————


被带到晨曦酒庄的时候凯亚腿还在发软,而迪卢克正一脸餍足(虽然其他人并看不出来)的在跟琴交接信息。

“第二批死者在望风山崖的悬崖下被发现,手脚都有被钉子钉住的痕迹,根据血迹推断是三天前就被挂在悬崖上了。附近有很多鹰隼,内脏基本都……”琴严肃的递给他几张现场照片,这样血腥的场景就算是她的职业生涯中也算格外离奇的。

“嗯,他应该没有说谎,最后四个人就在这里。”迪卢克扭头看了一眼凯亚的方向,被警员层层包围也能感觉到他的视线,男人受惊的缩了缩肩膀。被逼到那个份上还能撒谎的话,估计没有什么能撬开这个男人的嘴了吧?

虽然得到了位置,但晨曦酒庄作为晨曦集团的发源地,占地面积可不是一般的大,几十个警察扔进去也要花很久才能都找一遍。

太阳下山的时候琴脸色阴沉的回到酒庄主楼,他们的人一无所获。

凯亚倒是优哉游哉的坐在沙发上喝着葡萄酒(没人知道怎么到他手里的),被迪卢克看守着倒是没有想要逃跑的意思。

迪卢克一把夺走他手里的酒问:“凯亚,最后的人在哪里?”

凯亚眨巴眨巴他那只被媒体和粉丝吹的天上有地上无的眼睛,无辜的像是一只小猫咪:“嗯?我不是说了就在这里啊?”

“我们几乎把整个酒庄都翻了个底朝天了。”琴知道跟凯亚说是得不到回答的,干脆对迪卢克说,“这里是你的地盘,你有什么头绪吗?”

迪卢克皱眉,说实话,自从17岁之后他回到这里的次数寥寥可数,“你们还有哪里没有搜过吗?”

“只剩酒窖和墓……”琴的话音未落,诺艾尔突然冲了进来。

“局长!墓地发现人质了!”

赶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四名人质穿着不知名的奇装异服,浑身冒火的在地上翻滚。

“快!快救人!”琴对着警员大喊,可是部下们也没有办法:“局长,我们没有灭火工具啊。”

迪卢克也无奈的摇头:“墓园没有什么灌木所以这里没有准备灭火器。”

就这么说话的功夫,三个人质已经停止了挣扎,最后一个也离变成焦尸不远了。

“凯亚呢?凯亚在哪里?!”迪卢克突然回头,发现那个男人早已不见。四周的警察刚刚都被燃烧的人质吸引了注意力,竟然没人注意到凯亚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可恶,被耍了。他不是一个人犯罪,他一定还有帮凶。迪卢克,我请求你的帮助,现在你是最了解凯亚心理状态的人了。我们需要在他下一次之前阻止他。”琴虽然生气,但是她的责任心依然让她保持了足够的冷静。

“当然,我作为他的主治医生,不把患者治好就放弃可不行。”


与此同时的月光下,三个长相一模一样的女孩伫立在房顶,众星捧月似的围绕着凯亚。

“我的厄里倪厄斯*,你们做得很好。”凯亚摸摸第一个女孩的头。

阿勒克托说:“殿下,下次请不要这么玩了。”

凯亚耸耸肩,不以为意的说:“放心我有数。”

墨该拉瞥了一眼他仍在打颤的腰,心里表示不置可否。

提西福涅比她的姐姐们更直接,直接一个手指戳在腰窝上。

“嘶……!咳咳,这是意外,意外……”饶是凯亚也有点不好意思了,脸红着咳嗽转移话题,“这回的三大悲剧有点太隐晦了,下次玩点什么好呢?”



*厄里倪厄斯:复仇三女神,从乌拉诺斯的血液中诞生。(坎瑞亚培养的人造人)

阿勒克托:不安女神

墨该拉:忌恨女神

提西福涅:报施女神

#死者对应古希腊三大悲剧中的三种死法:刺瞎双眼掉进荆棘丛的俄狄浦斯,被钉在悬崖的普罗米修斯,烧死的克瑞翁和格劳刻。凯亚逃脱对应的是美狄亚最后架着龙车离开。




好久没写这么长的了,小8k榨干我

最后还是补个设定吧,不知道会不会开大坑



凯亚:境外势力坎瑞亚人,被流放到蒙德,后来被莱艮芬德家短暂收养过一段时间。后因克利普斯死亡再度被弃养,同时被坎瑞亚重新控制,导致成为反社会型人格障碍患者。发现晚上行动的“夜枭”后认出迪卢克,觉得跟自己是一种人,为了引起迪卢克注意开始犯罪,被逮捕也是故意的。

迪卢克:父亲被境外势力刺杀身亡,造成心理创伤致使失忆和产生第二人格。表面是超级富二代医生,暗地里是清扫罪犯的“夜枭”。




下一棒: @Eins归雲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