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千万别骑bicycle 千万别骑bicycle 的喜欢 hanbagasama.lofter.com
转生成为夜神月的狗
打完游戏后整了一张吊图

打完游戏后整了一张吊图

打完游戏后整了一张吊图

初之空

【鬼灭之刃】未婚夫总是在无能狂怒 · 一

在这世上,有很多事情都是一回生二回熟。

死亡也不例外。


在我出生的那个年代,疫病蔓延,人如草芥。京城里的公卿贵族虽然过着看似养尊处优的日子,但也逃不过肺痨等病魔的阴影,经常不到三十五岁便撒手人寰。


第一次经历死亡时,我刚满十八岁。

我并不是死于疾病。


和早早离世的双亲截然相反,我从有记忆起就不曾得过风寒,在冷得要死的冬天也依然能活蹦乱跳,精力旺盛得令人诧异。


在那个人命短暂如风中烛火的年代,我曾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怪胎。


不过,除了身体健康得过分这一点以外,我没有其他称得上闪光点的地方——家族、容貌、谈吐、学识,不管拎出哪一个标准,我都只是勉强挣扎在及格线上下,远...

在这世上,有很多事情都是一回生二回熟。

死亡也不例外。


在我出生的那个年代,疫病蔓延,人如草芥。京城里的公卿贵族虽然过着看似养尊处优的日子,但也逃不过肺痨等病魔的阴影,经常不到三十五岁便撒手人寰。


第一次经历死亡时,我刚满十八岁。

我并不是死于疾病。


和早早离世的双亲截然相反,我从有记忆起就不曾得过风寒,在冷得要死的冬天也依然能活蹦乱跳,精力旺盛得令人诧异。


在那个人命短暂如风中烛火的年代,我曾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怪胎。


不过,除了身体健康得过分这一点以外,我没有其他称得上闪光点的地方——家族、容貌、谈吐、学识,不管拎出哪一个标准,我都只是勉强挣扎在及格线上下,远远谈不上出类拔萃。


母亲说,我只要过得快乐就好。

因此,她走的时候我没有哭。


因为我没有哭,那些本来就觉得我奇怪的人,愈发笃定我天生怪异。


我不爱诗词,不爱悲秋伤春,看到落花不会抬袖拭泪,在吟歌的环节永远反应愚钝,连庭院里的石头比我更有人情味,更懂得何谓风雅。


有些事情就是这么没有逻辑,我明明失去了母亲,仅仅因为没有在他人面前表现出应有的难过,便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


名声这种东西对于活在社会里的人重如性命,对于女性而言,更是如同时时刻刻悬在头上的一把刀。

如果我不是已有婚约,说不定直到我死去的,都不会有未婚夫这种东西。


咦,我刚才是不是用了东西这个词?


这种小细节就不要介意了。

再说了,将未婚夫称为东西,又有何不可?


你是东西,我也是东西,大家都是东西,说到底并没有什么不同。就像你的命是命,我的命也是命一样。


无法理解这点的人,认为自己的家族、或者自己本身高人一等的家伙……

等等,这好像说的就是我的未婚夫——准确点来说,是前未婚夫。


我的前未婚夫来自于历史悠久的大家族,随便跺跺脚,京城的权贵圈便会跟着震上一震的那种。

别人巴不得攀上的高枝,为什么会落到我那身为普通文官的父亲身上,甚至主动要求结亲,还得从我前未婚夫的体质说起。


用委婉的一点话来说,我的前未婚夫相当、非常、格外体虚。

从少年时期罹患绝症起,他就一直住在用厚厚的竹帘围住四面,屋内常年燃烧着火盆的宅邸里。


别人出门踏青时,他宅在屋里。

别人吟诗作对时,他宅在屋里。


圣上驾崩,政局乱成一锅粥时,他依然与世隔绝地宅在屋里。


不能见风,不能出门,甚至连长时间驻足在阳光温暖的庭院里都做不到,曾经是天之骄子的人变成了易碎无用的瓷器,如果不是身为独子,恐怕早就被家族撇弃了。


为了能使我这位命衰的未婚夫恢复健康,我这个除了身体素质一无是处的人,就这么被奇怪的命运选中了。


立下婚约那年,我正好十岁。


十岁那年,为了瞅上一眼我这位据说体弱多病的未婚夫,我学会了翻墙。


第一次翻墙成功时,我被他家里的侍从撵了出去。他全程待在屋里,廊檐下的竹帘难得卷起,匆匆一瞥只能看见一个瘦削的人影,黑色的头发像海藻一样,勾着妩媚而卷曲的弧度。


我开始经常翻墙,父亲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当父亲紧随着母亲去世后,我被接到了这位未婚夫的宅邸里住着,再也没有了翻墙的必要。


那一年,我十四岁。


那个年代的贵族夫妻很少住在一起,两人一般各自拥有宅邸,到了晚上才会见面,这种婚姻形式被后世称为访妻婚。


问题在于,我不是贵族,我的未婚夫情况特殊,根据他家族的意思,似乎反倒巴不得我这个吉祥物多在他身边待着,好驱赶病气。


药味弥漫的屋子,于是成了我最熟悉的地方。


他的家人不常来访,害怕沾染污秽之物,那时候的人们很忌讳这些,仆从侍女也从不在房间内久留。我这个不会生病的怪胎,便自然而然地成了他身边最亲近的人。


这个亲近是我自封的。


冬天的时候,京城的风雪格外寒冷,对于体弱多病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灾难般的考验。

我用木板将房间围起来,合得死死的,不让寒风钻进来,屋内的各个角落都放着火盆,里面的火一定不能熄灭,要时刻看着。


以前的冬天是很难熬的。棉花尚未普及,人们的衣物并不防寒,薄薄的布料盖上十几层,有时也依然觉得单薄。

每一年,京城内外都会冻死不少人。


为了避免我的未婚夫也成为那些“不少人”中的一员,我经常会半夜起来,在什么都看不见的黑暗中,悄悄地探手摸摸他的脉搏,测测他的体温,确定他还有呼吸。


他总是还有呼吸。


我的未婚夫对于活着这件事有一种超乎寻常的执着,我有时候都怀疑他热衷的并不是活着这件事本身,而是某种别的东西。


投映在这别的东西上的情绪,如果一定要给它一个名字的话,可能叫作不甘。


或者说,是愤怒。


那冰冷的愤怒被很好地掩藏在俊雅的外表之下,不论是谁,见过他优雅的举止、不凡的谈吐,都难以想象这个人还会有另一幅面孔。


十六岁那年,我的未婚夫病情恶化。先前明明有所好转,却忽然急转直下。

我记得那是一个大白天,差不多正好是午膳的时间,京城里最好的大夫来给他看病。那是一位特别好心肠的大夫,每次都要写下详细的医嘱,将油纸包好的药材交给我,叮嘱我务必注意他的病情,好好照顾他的身体。


房间里传来响声,有什么重物倒了下去。我拉开门,笑容和蔼的医师脑袋被刀劈开,软绵绵地倒在地上。


暗红色的血迹濡湿了地板,我那病弱的未婚夫将刀扔出去的手还停在空中,指节颤抖痉挛着,眼神看起来好像要吃人。


我本来可以有机会。


在那个时候,我本来曾经有过机会。


“别哭了。”

我的未婚夫温声细语地说着,用刚刚杀过人的手捧起我的脸。


我是何时跌坐在地的呢?我不记得了。

至于眼泪是什么时候流下来的,等我反应过来时,视野已经模糊得什么都看不清了。


“嘘。”他说,“别怕。”


摸着我脸颊的手,在警告我别出声。


但在我胸口撕裂开来的,并不是害怕的情绪。


有那么一刹那,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为谁而哭,仿佛有哪一条决不可逾越的线,在这一刻彻底崩塌。


我的未婚夫重新换上平日的面孔,仿佛周围的血腥,倒在地上的尸体不存在一样,苍白的脸上浮起笑意。

可我看到了。有另一张脸,从那副温和儒雅的表情下长出来,好像破土而出的某种毒物,长满了荆棘和疯狂的花。


“你得帮我。”

“别告诉其他人,好吗?”


“就像你只有我一样,我也只有你。”他装得温情款款,但他的眼睛在说谎,心也在说谎。


我说:“你不能这样。”


可他已经是,他一直都是。


一名小小的医师,从京城消失并不会引起他人的注意。

唯一留下的印记,只有木地板上的一滩暗色。


那滩血迹,我擦了很久。


擦不干净就不要管它了。我的未婚夫对我说。


那个时候他已经获得了奇迹般的痊愈。他不再卧病在床,重新穿上朝服,每日进出朱红的宫门,在众人面前摆出一副优雅贵公子的模样,身体健康得不可思议。

但我知道他开始惧怕阳光,知道他注视着其他人时,眼底会染上近似于饥饿的狂热神色。


他的饭量开始逐渐减少,但行为却没有变得迟缓虚弱。

周围的人对此似乎毫无所察,京城陆陆续续有人失踪,没有人将这件事怀疑到我的未婚夫头上。


除了我。


有一天夜里,我半夜忽然醒来。房间里没有他的踪影。我披上外衣,走出宅邸,惨白的月光掠过京城空荡荡的街道,乌云的阴影像鬼魅一样沿着墙壁游走。


我在京郊的桥上看见他时,他正将吃完的尸体扔下去。

那个面目不清的,曾经身为人类的东西,像破布袋子一样翻下桥栏,消失在了黑暗的河水里。


“无惨。”


十岁那年,我得知我有了一个未婚夫,他的名字叫做鬼舞辻无惨。


我特地偷偷翻墙去看他,心里想着,怎么会有人叫无惨呢?

这名字听起来可真惨。


在桥上的人投来一瞥。那已经不是人类的眼神。


那晚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


在那之后,我的未婚夫消失了。混乱不足以形容他留下的烂摊子。

他的家人、同僚、政敌,我见过的和没见过的人,仿佛同一时间冒了出来。他们难以置信,他们满腔狐疑,但唯一坚信的,便是我,我一定是唯一知道他去向的人,他不可能真的离开了京城,就这么一走了之。


他们的判断是错误的,但同时又是正确的。


鬼舞辻无惨并没有离开京城。


在他消失的这些年,他制造出了其他的鬼。其中一只鬼不知道怎么回事,出现在了中纳言女儿的婚宴上。


我一般从来不参加这些活动,也没有兴趣一整晚都坐在屏风后面用扇子遮着脸。但那一阵子有传言说,有人在罗城门附近看到了消失两年的鬼舞辻无惨。传出这流言的不是别人,正是当晚大婚的中纳言家的女儿。


「只是流言而已。」

我明明在心里这么告诉自己,但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选择了赴宴。


屏风翻倒,宾客的尖叫声很快变成了惨叫。黑红的鲜血喷溅出来,那只鬼啃了几口还在蠕动挣扎的猎物,忽然和我对上视线。


在那晚的惨剧发生以前,人类并不知晓世上还有鬼这种存在。


我死于十八岁那年。


我是被鬼活生生吃掉的。

松月生凉

教主!您怎么又在糟蹋别人身子!(?)


彩虹甲与彩虹眼更配哦×

教主!您怎么又在糟蹋别人身子!(?)


彩虹甲与彩虹眼更配哦×

布瑞希尔

我半夜开始造谣我cp的情侣封面了。

我半夜开始造谣我cp的情侣封面了。

沫潇

今天想做一个佛系的好老板(1)

⒈现代全员鬼化和平if线 到原剧情踢飞便当

  ⒉屑老板不屑了,佛系了,做了一个好老板,无惨达成成就[自己杀自己]

  ⒊继国兄弟亲情向,狛恋

  ⒋别在乎逻辑了,反正大家都活着

  

  

  那是月黑风高的夜晚,月亮正圆,空气中弥漫着雾气,厚重的黑云压住月光,整个城市深处于黑暗之中。

  

  是个好天气,对于鬼来说。

  

  无惨穿着黑色的风衣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手机的亮光打在脸上。

  

  【两公司内部群聊】

  

  [无惨]@鸣女  忙完工作了, 把我传送到你们那里。

  [岩胜]大人,鸣女喝醉了

  [...

⒈现代全员鬼化和平if线 到原剧情踢飞便当

  ⒉屑老板不屑了,佛系了,做了一个好老板,无惨达成成就[自己杀自己]

  ⒊继国兄弟亲情向,狛恋

  ⒋别在乎逻辑了,反正大家都活着

  

  

  那是月黑风高的夜晚,月亮正圆,空气中弥漫着雾气,厚重的黑云压住月光,整个城市深处于黑暗之中。

  

  是个好天气,对于鬼来说。

  

  无惨穿着黑色的风衣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手机的亮光打在脸上。

  

  【两公司内部群聊】

  

  [无惨]@鸣女  忙完工作了, 把我传送到你们那里。

  [岩胜]大人,鸣女喝醉了

  [无惨]……

  [产屋敷耀哉]锖兔和杏寿郎说要去接你。

  [无惨]行。(分享地址)

  [炼狱杏寿郎]唔姆!大概15分钟到!

  

  作为公司之主的无惨每天奋斗在工作的第一线,虽然他偶尔还是会冒出‘屑一屑’的想法压榨一下员工(尤其是童磨),但总体上来说他还是很负责的,这不在所有高管集体参加猗窝座和恋雪小姐的订婚派对的时候他依旧奋斗在工作的一线上。

  

  今天我依旧是个好老板呢.jpg

  

  大概千年前无惨还是人的时候,知道自己体弱多病,活不了几年,所幸整个人都佛系起来了,反正谁都要死,自己也就先走个几十年,争取下辈子投个好胎。


        结果冒出来个无良医生握着他的手激动的告诉他说‘要与命运抗争啊!不要放弃!’

  

  无惨都惊了,他的亲生父母都比这个医生冷静。

  

  那时的无惨突然有个转瞬即逝不成熟的想法——其实这家伙才是我生父,我其实是被捡回来的。

  

  当然这个也就是想想。

  

  后来他被迫成了鬼,然后建立了十二鬼月,再然后他与大正时期的产屋敷耀哉合作,为了收拾当年那个无良医生留下的烂摊子。

  

  那个无良医生能把他变成鬼,也能把别人变成鬼。

  

  而这个烂摊子莫名落在了无惨头上。

  

  如果有机会他一定当时就剁了那个无良医生,脑袋开瓢的那种。

  

  无惨靠在路边树旁,抬头望月,随后又闭上了眼睛让工作一天的大脑休息一会儿。

  

  ——————————

  

  猗窝座家

  

  

  鸣女:大人下班了!怎么不叫我……不行,我的琴呢!

  

  送到小屋休息的鸣女突然惊醒,迷迷糊糊的看着聊天群里的内容。

  

  随着琴弦的波动,世界发生了变化

  

  ————————

  

  耳边传来琴声,当无惨睁开眼时,周围的景物都变了,没有高耸的大厦和科技的铁味,有的只是茂密的树林和泥土的芳香。

  

  以及手机上传来的消息——

  

  [猗窝座]刚刚鸣女弹了琴,有谁不见了吗?

  [无惨]我(发送失败)

  [无惨]没信号?(发送失败)

  

  ……

  

  真爱生命,让鸣女远离酒精

  

  无奈,无惨将手机放回上衣口袋里,首先他应该搞清楚这里是哪,然后他要找个有信号的地方打电话给财务部扣除鸣女这个月的一半奖金。

  

  这时无惨听见远处传来细微的打斗声和血腥味,有鬼也有人类的。

  

  迅速朝着打斗的地方移动,路过偶然瞟见树上的蛛丝,无惨不经皱起了眉头。

  

  ‘累?’

  

  心里还在犯嘀咕的时候,黑发剑士就当着他的面干净利落的砍下了下弦五——累的头。

  

  嗯?

  

  嗯???

  

  我&#%^

  

  这是耀哉那边的那个水柱吧!?

  

  是吧!?

  

  我这是大脑断片了还是缺失了什么记忆?!

  

  震惊之余无惨听见了一声似乎是从灵魂深处发出的怒吼,似乎用尽了全部力气。

  

  “鬼舞辻无惨!”

  

  是水柱旁边的那个人发出来的。

  

  然后……然后这个水柱震惊的看了他一眼,充满愤怒的挥刀砍了过来。

  

  “水之呼吸,八之型,泷壶!”

  

  啧,这都是哪跟哪啊?

  

  怎么就突然提刀砍我了!前几天不是还一起参加公司年会吗!

  

  他这是被传送到别的次元了吗!

  

  无惨现在满脑子问号,可对方根本不给他提问的机会,水呼十型全往他身上打。虽然平时无惨很佛系秉承着多说话少动手的原则,但全公司最小的孩子当着他的面被砍了,而且这人二话不说上了就是几个大招,无惨还有有些生气的,大概就是想把童磨扔出去晒太阳的那种生气。

  

  找准时机无惨一脚踢飞义勇,瞬间周围变得寂静。

  

  看着义勇又要准备攻过来,无惨忍无可忍

  

  “喂!让我说句话!你脑子有病吗!”

  

  “你这种行为真令人感到讨厌!”

  

  ——————————

  

  莫名呗传送到不知名森林的锖兔和杏寿郎循着血腥味赶到现场时,听见了无惨对义勇说的那句‘令人感到讨厌’。

  

  锖兔:……

  杏寿郎:唔,富冈君也许只是没表达清楚!

  锖兔:……(皱眉)

  

  tbc

  

  

  

  

  if无惨:让我死……

  医生:不!你要活下去!

      屑老板:……(有病)

  

  某种意义上来说if无惨想要给医生脑袋开瓢这件事在原世界实现了。

酸梅干

尝试着翻译了一下,有两句话我实在没看明白,就没有翻译出来

要是觉得看着不好的话就私信一下,我就发原版

尝试着翻译了一下,有两句话我实在没看明白,就没有翻译出来

要是觉得看着不好的话就私信一下,我就发原版

酸梅干
难道只有我觉得一哥是攻更好吗

难道只有我觉得一哥是攻更好吗

难道只有我觉得一哥是攻更好吗

兔叽叽不咬人
  “无敌的空条承太郎啊,你唯...

  “无敌的空条承太郎啊,你唯一的弱点就是你引以为傲的女儿!”

  

  石之海开播了,敏娜桑开学了……大家都平安写完作业了吗Σ(゚ω゚;≡⊃

  微博也是“兔叽叽不咬人”,大家来找我玩嘛,撒鼻息(ó﹏ò。)

  

  “无敌的空条承太郎啊,你唯一的弱点就是你引以为傲的女儿!”

  

  石之海开播了,敏娜桑开学了……大家都平安写完作业了吗Σ(゚ω゚;≡⊃

  微博也是“兔叽叽不咬人”,大家来找我玩嘛,撒鼻息(ó﹏ò。)

  

人形鸽子

鬼月鬼杀合作除恶if 沙雕ooc预警

大危机!鬼月战力top5竟身中血鬼术!究竟是鬼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请收看今日的《走进鬼月》

产屋敷一家(除了夫人dbq天音夫人)参上

又名

《无惨与他便宜后裔的冤种互坑生涯》

鬼月悄悄话其十三:由于这个世界的无惨没有作恶,产屋敷一族也并没有受到诅咒,反而因为一直与邪恶对抗,历代主公都能活到寿终正寝。最初与邪恶医生对抗只是为了能治愈无惨,后来逐渐演变为为了保护人类而战


鬼月鬼杀合作除恶if 沙雕ooc预警

大危机!鬼月战力top5竟身中血鬼术!究竟是鬼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请收看今日的《走进鬼月》

产屋敷一家(除了夫人dbq天音夫人)参上

又名

《无惨与他便宜后裔的冤种互坑生涯》

鬼月悄悄话其十三:由于这个世界的无惨没有作恶,产屋敷一族也并没有受到诅咒,反而因为一直与邪恶对抗,历代主公都能活到寿终正寝。最初与邪恶医生对抗只是为了能治愈无惨,后来逐渐演变为为了保护人类而战


夜壶妖怪
和斑斑联动的最后一个后续QVQ...

和斑斑联动的最后一个后续QVQ~~这个画起来真的太爽啦

和斑斑联动的最后一个后续QVQ~~这个画起来真的太爽啦

三查

本来想四格之内画完的,结果愣是画足了九宫格,榨干了,阿伟被榨干了......

继国兄弟为cp向注意

总之就是一个放出三个上弦要糖,结果一个都没回来的悲伤故事。

本来想四格之内画完的,结果愣是画足了九宫格,榨干了,阿伟被榨干了......

继国兄弟为cp向注意

总之就是一个放出三个上弦要糖,结果一个都没回来的悲伤故事。

夏橘佬汐吖

《一切以实物为准》

“卖家你这么做心不会痛吗?(¬_¬)”


(彩蛋是冰墩墩超帅的表弟(°ー°〃))

《一切以实物为准》

“卖家你这么做心不会痛吗?(¬_¬)”


(彩蛋是冰墩墩超帅的表弟(°ー°〃))

一晔知秋

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இдஇ; )


———————————

彩蛋里是小吉祥草王~我琢磨了半天觉得草神像应该是那个姿势,实在是太像在那个。。。诶嘿嘿(・ω< )★

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இдஇ; )


———————————

彩蛋里是小吉祥草王~我琢磨了半天觉得草神像应该是那个姿势,实在是太像在那个。。。诶嘿嘿(・ω< )★

_∅
193话观后感:惨,你也是继国...

193话观后感:惨,你也是继国缘一超话小主持吗?
顺便我有在反省让一哥讲粗话了( ε:)

—————————————————————————————

睡过头了☆(不是

昨日沉迷哥和惨的美瑟发现有几个地方画得跟稀饭一样,今早稍微改了一下,内容没有变化;额无CD那句话我是在b站漫画的评论里看到的,如果有造成不便的地方请通知我,我会替换掉的;感谢大家的小手和爱心!

193话观后感:惨,你也是继国缘一超话小主持吗?
顺便我有在反省让一哥讲粗话了( ε:)

—————————————————————————————

睡过头了☆(不是

昨日沉迷哥和惨的美瑟发现有几个地方画得跟稀饭一样,今早稍微改了一下,内容没有变化;额无CD那句话我是在b站漫画的评论里看到的,如果有造成不便的地方请通知我,我会替换掉的;感谢大家的小手和爱心!

厄运积分

《关于两大boss的成功会师》

(奈落X无惨)(算是刚看鬼灭就有的想法了,一开始真的感觉他俩元素好像哦……都是boss黑卷发红眼睛_(:з」∠)_)(话说有没有人搞奈落x无惨的拉郎?我好想嗑哦,他俩颜值真的好能打orz我想看双倍的红眸黑发美人。)

《关于两大boss的成功会师》

(奈落X无惨)(算是刚看鬼灭就有的想法了,一开始真的感觉他俩元素好像哦……都是boss黑卷发红眼睛_(:з」∠)_)(话说有没有人搞奈落x无惨的拉郎?我好想嗑哦,他俩颜值真的好能打orz我想看双倍的红眸黑发美人。)

厄运积分

《魔法少女小缘》(四十米大刀要跑的赶紧跑!别说我又骗沙雕进来鲨!在座各位报上名来,我厄分分刀下不斩无名之鬼(震声))

【舔完封面的糖衣就走吧(真诚)】

【我可能是第一个被点梗的人打死的画手:原梗光之美少女变身→我:真男人就应该看魔法少女小圆】【我都不敢艾特那小可爱(怂)】

【好久不画刀感觉手艺有点生疏下次加油!】

【最萌的画风发最狠的刀(不是)】

(服装和设定是套用的原作《魔法少女小圆》没有变)

《魔法少女小缘》(四十米大刀要跑的赶紧跑!别说我又骗沙雕进来鲨!在座各位报上名来,我厄分分刀下不斩无名之鬼(震声))

【舔完封面的糖衣就走吧(真诚)】

【我可能是第一个被点梗的人打死的画手:原梗光之美少女变身→我:真男人就应该看魔法少女小圆】【我都不敢艾特那小可爱(怂)】

【好久不画刀感觉手艺有点生疏下次加油!】

【最萌的画风发最狠的刀(不是)】

(服装和设定是套用的原作《魔法少女小圆》没有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