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桦火 桦火 的喜欢 hanjiangxue599.lofter.com
瞬间爆炸嗷嗷嗷

一些和魔兽索哥的合影

听说6.0就是可招募的角色,今天看视频才知道暴雪竟然做了这个NPC。

他还送个篝火玩具呜呜!

(竟然穿着银色战袍还是从安多哈尔来的,所以魔兽设是追寻圣光的圣骑士吗,还挺合适)

一些和魔兽索哥的合影

听说6.0就是可招募的角色,今天看视频才知道暴雪竟然做了这个NPC。

他还送个篝火玩具呜呜!

(竟然穿着银色战袍还是从安多哈尔来的,所以魔兽设是追寻圣光的圣骑士吗,还挺合适)

K

[图片]

昨天想看外媒反应,看了一圈有感,正规一点的居然都,有点,安静?寻思以部分外媒那个尿性不该十八种花样齐出的嘲讽吗??

……昨晚发了就睡了,居然没发出来。

昨天想看外媒反应,看了一圈有感,正规一点的居然都,有点,安静?寻思以部分外媒那个尿性不该十八种花样齐出的嘲讽吗??

……昨晚发了就睡了,居然没发出来。

九万字。

永远都玩不到版本答案的悲惨一生。

TBC那会儿,我被忽悠去玩术士。

那会儿真挺小的,啥都不知道,只是觉得很帅。

罪魁祸首是我哥。

他找了个工作室,给我练到40级。


那时候工作室真的朴实无华。

68-70他跟我哥说要练两天。

练到一半还给你打电话。

说哥你点卡没有了麻烦充一下。


大灾变那会儿,我在玩萨满。

团本里五个治疗,我治疗量最低。

简单来说就是。

混子。

你敢相信随机团本他们还很认真的发了YY号。


然后那会儿有个本叫旋云之巅(是这名字吗?)

我从来没有打明白过这个本,但是随机的时候一直在打。

尾王那个全屏AOE,每次我都以为是因为我没有奶住。

后来我哥才跟我说,是因为要找地方躲。...

TBC那会儿,我被忽悠去玩术士。

那会儿真挺小的,啥都不知道,只是觉得很帅。

罪魁祸首是我哥。

他找了个工作室,给我练到40级。


那时候工作室真的朴实无华。

68-70他跟我哥说要练两天。

练到一半还给你打电话。

说哥你点卡没有了麻烦充一下。


大灾变那会儿,我在玩萨满。

团本里五个治疗,我治疗量最低。

简单来说就是。

混子。

你敢相信随机团本他们还很认真的发了YY号。


然后那会儿有个本叫旋云之巅(是这名字吗?)

我从来没有打明白过这个本,但是随机的时候一直在打。

尾王那个全屏AOE,每次我都以为是因为我没有奶住。

后来我哥才跟我说,是因为要找地方躲。

然后我去打英雄难度的时候。

他甚至会把DPS困在地上。

我们灭了十多次之后我哥说,这技能能驱散吗?

然后我才真的正式了解治疗要做什么。


后来我8.0回坑的时候我被旗老师忽悠去了一个鬼服。

什么是鬼服。

就是世界频道没人说话的那种,公会广告都没有。

我天天打随机本,打了两个月。

都不知道什么是大秘境什么是钥匙,以为魔兽还跟十年前一样副本每周打一次就完事儿了。

噢那版本我玩了术士,因为有童年滤镜什么的。

8.2我玩的兽王。

后来8.3的时候术士和兽王都好起来了。

我re防骑了XD

众所周知8版本唯一指定坦克——防战。

然后这个职业就还了一整个版本的债。

天道好轮回。


我第一次打低保的时候,10层暴富矿区,赛季词缀是收割。

我和旗老师换了个服务器,换去安苏了,然后认识了追忆他们,追忆他们说,走吧我们带你们打个低保。

我记得太清楚了,那把我们的阵容是。

DKT+浩劫/毁灭/增强+奶德。

旗老师玩浩劫,我玩毁灭。

低保打法。

就是进本把装备脱完直接死到超时,然后找邦桑迪要增伤那种打法。

那把旗老师被追忆骂出心理阴影。

“你他妈把你那个勾八冲锋键给我扣了!!!”


我和旗老师去安苏之前最喜欢的事是啥。

飞去闪金镇和虚空精灵聊天。

其实血精灵和虚空精灵是可以聊天的。

我们在那里认识了鹤老师他们,几个人坐在闪金镇房顶上聊天。

旗老师因为不是很爱打本所以没多久就去联盟加入他们了。

所以后来我们这个车队里他妈的只有我一个部落人。

剩下的都是铁血联盟。

8.0回归之前旗老师跟我谈到魔兽世界的第一句话是。

“你他妈不会因为血精灵好看所以玩的部落吧?”

“我跟你说我铁血暗夜精灵!”

那时候我才知道魔兽的剧情已经快进到烧树了。


后来旗老师才知道。

其实我不只是铁血精灵。

我还是铁皇家恐怖卫士。


9版本开始之前我又把术士捡回来玩了一阵。

那时候我就很喜欢饺子毁这个打法。

但那时候术士区推荐的是走平伤的咆哮毁。

都不太推荐饺子毁。

打了一阵就去打浩劫了。

结果大家都看到了。


可能有的人这辈子都跟版本答案无缘吧。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总所周知  哈服是bl鬼服 lm单边服

激动死了

总所周知  哈服是bl鬼服 lm单边服

激动死了

傻卵惊风子

   克里斯蒂娜蜷缩在角落,觉得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那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疼痛,剧烈的眩晕感几乎让她呕吐,事实上,她的眼眶、耳朵、鼻孔、甚至是嘴角都正在流出粘稠乌黑的血液,她无法回想起自己是经历了什么,耳中那剧烈轰鸣声不断地打断她的思绪……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的大门被推开了,刺眼的阳光从门缝里渗透进来,贪婪地舔食着房间内每一寸舒适的阴影,更是无情地灼烧着克里斯蒂娜的皮肤,她下意识地抬起手臂,试图挡住那刺眼的光,恍惚间,她那双浑浊昏黄的双眼看到了一个瘦削的、残破的身影,身披银白色的盔甲,皮肤惨白,枯发惨白,衬托着那双冒着幽幽蓝光的......

   克里斯蒂娜蜷缩在角落,觉得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那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疼痛,剧烈的眩晕感几乎让她呕吐,事实上,她的眼眶、耳朵、鼻孔、甚至是嘴角都正在流出粘稠乌黑的血液,她无法回想起自己是经历了什么,耳中那剧烈轰鸣声不断地打断她的思绪……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的大门被推开了,刺眼的阳光从门缝里渗透进来,贪婪地舔食着房间内每一寸舒适的阴影,更是无情地灼烧着克里斯蒂娜的皮肤,她下意识地抬起手臂,试图挡住那刺眼的光,恍惚间,她那双浑浊昏黄的双眼看到了一个瘦削的、残破的身影,身披银白色的盔甲,皮肤惨白,枯发惨白,衬托着那双冒着幽幽蓝光的眼睛和额头上那根已经少许褪色的红头带。“呼……你还没死,挺好……”那个身影说道,这阵略带沙哑的声音如同一把匕首,轻轻划破了包裹着克里斯蒂娜的那张厚膜,让她瞬间清醒,她渐渐想起来了,这是在洛丹伦废墟,联盟与部落正在此地进行着一场激烈的战争,眼前这个身影,是她在战前结识的战友:瑞贝卡·血肋,她刚想坐起身,瑞贝卡便迅速把她按倒:“啧!别动,你急什么啊!想散架嘛!?”克里斯蒂娜完全想起来了,几小时前,一枚侏儒炸弹在她身边爆炸,强烈的热浪差点把她击成碎块,是这位女士救下了她。“谢谢……”克里斯蒂娜艰难地调动自己已经充满了血液和脓液的口腔,向瑞贝卡说道,她无法想象,自己现在的声音是多么嘶哑嘲哳。“不要谢我,我就是觉得你那样死掉真的太窝囊而已,仅此而已,还有,你还是别乱动了,我再给你包扎一下。”瑞贝卡冷冷地撇了克里斯蒂娜一眼,转身掏出绷带,开始熟练地在她身上缠绕:“啧……刚包好的又被你弄散了……联盟的攻击暂时停止了,我劝你好好休整一下,我会想办法找个更专业的帮你做进一步的治疗,我这水平有限,只能帮这么多了。”克里斯蒂娜看着眼前的女子,她看起来很年轻,就像刚刚成年,但却有着一双勇士般的坚毅眼神,同时,她注意到,在瑞贝卡银白色盔甲的接缝间,也有血液在不断地渗出,虽然房间很暗,但暗紫色的血液在白色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刺眼。“你……”克里斯蒂娜费力地抬起胳膊,指向瑞贝卡的伤口“这些用不着你管,先管好你自己行吧……而且……我一会还有一个不太好的消息要给你说……”

    瑞贝卡的双眼轻轻往边上撇了一下,犹豫了半天,才将刚刚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

   “你说……他牺牲了……?”克里斯蒂娜呆呆地盯着瑞贝卡的眼睛,那种眼神是瑞贝卡这辈子不愿意看到的,她尽力回避着,尽量不去跟对方进行眼神接触:“我当时试着去救他,但还是太晚了,我赶到时,他已经被几柄长矛钉死在了那里。”说着,她解开自己那个打满了补丁的布包,掏出了一顶布满裂缝和血迹的头盔:“战况紧急,我无法将他的尸体带回来,只能拿走了他的头盔……”克里斯蒂娜呆呆地望着那顶头盔,不会错的,那是她丈夫詹姆森的头盔,上面还刻着她的名字。瑞贝卡再也受不了了,她残缺的大脑向来无法处理这种生离死别的事情,于是,她迅速地将头盔放在地上,然后拖着负伤的身躯往房间外走去,在走出房间前,瑞贝卡停了下来,扭头对克里斯蒂娜说道:“你……唉……虽然我想劝你别伤心,但我知道你也做不到,但就请你在伤痛过后重新振作起来……死亡对他来说也行是一种解脱。”

   随着房门“吱呀”地关闭,黑暗又重新占据了整个房间,没有呼吸声,没有心跳声,只有蜷缩在角落的克里斯蒂娜,这名刚刚又一次失去自己爱人的女子,痴呆般地端详着那顶战盔,抚摸了一遍又一遍……


不朽之杰作

震撼人心

日中果泥姐改图,日本对中国说:你这样很容易被侵犯

日中果泥姐改图,日本对中国说:你这样很容易被侵犯

麻花妖言神
美丽妈咪呜呜呜呜么么么么么么...

美丽妈咪呜呜呜呜么么么么么么

服装参考考至网络!

美丽妈咪呜呜呜呜么么么么么么

服装参考考至网络!

不朽之杰作

这个时候不敢磕cp辣?

当年你拿抗酶援巢当粮磕的时候可没见你这么谨慎

这个时候不敢磕cp辣?

当年你拿抗酶援巢当粮磕的时候可没见你这么谨慎

小斗
石棉的稿∠( ᐛ 」∠)_

石棉的稿∠( ᐛ 」∠)_

石棉的稿∠( ᐛ 」∠)_

毒药

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顺着西方的指向亦步亦趋地融入以西方为主导的全球政治经济体系,而老美很也乐意欣赏俄罗斯在休克疗法和灾难性私有化冲击下的挣扎和痛苦,享受将俄罗斯的死真真切切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快感。他的手比以往更近地卡在俄罗斯的喉咙上,手指一点点地围拢,力道一点点地加大,静待一场由美到痛苦的杀伐,冷战胜利者重新安排地缘政治格局的盛宴,

结果老鹅没有死

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顺着西方的指向亦步亦趋地融入以西方为主导的全球政治经济体系,而老美很也乐意欣赏俄罗斯在休克疗法和灾难性私有化冲击下的挣扎和痛苦,享受将俄罗斯的死真真切切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快感。他的手比以往更近地卡在俄罗斯的喉咙上,手指一点点地围拢,力道一点点地加大,静待一场由美到痛苦的杀伐,冷战胜利者重新安排地缘政治格局的盛宴,

结果老鹅没有死

古埃及掌管🍞的一车
  直播前半段:嘿嘿,老婆!...

  直播前半段:嘿嘿,老婆!

  直播后半段看到水月肉鸽:请问从今天开始给骰神摆台上香求骰神垂怜还来不来得及(轻轻跪下

  直播前半段:嘿嘿,老婆!

  直播后半段看到水月肉鸽:请问从今天开始给骰神摆台上香求骰神垂怜还来不来得及(轻轻跪下

看到海鸥
2022年七夕贺图,凯尔萨斯的...

2022年七夕贺图,凯尔萨斯的炉石新皮肤

2022年七夕贺图,凯尔萨斯的炉石新皮肤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第一次用水粉上色 是只大咕咕

第一次用水粉上色   是只大咕咕

第一次用水粉上色   是只大咕咕

伯恩K-BoNe
七夕亲亲 (下班后极速狂涂)

七夕亲亲

(下班后极速狂涂)

七夕亲亲

(下班后极速狂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