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桦火 桦火 的喜欢 hanjiangxue599.lofter.com
贝克兰德金刚石外面的屑

金色平原人物剧情——《笼中鸟》

1.本篇为角色“伯德小姐”的个人剧情,感谢斯卡尔提供的无数配戏和完善的修改建议。

2.出于方便进行角色扮演的需要,叙述形式偏向于不伦不类的剧本。

3.个人剧情基于工会“由迪菲亚成员组成的反派组织”的背景。


       飞吧,有着翠绿色眼睛的小鸟,你该往前飞,向前看,去更高更远的地方。不要停下,飞到脱力,再从天空中笔直地坠落,选一根荆棘作你的十字架。  ......


1.本篇为角色“伯德小姐”的个人剧情,感谢斯卡尔提供的无数配戏和完善的修改建议。

2.出于方便进行角色扮演的需要,叙述形式偏向于不伦不类的剧本。

3.个人剧情基于工会“由迪菲亚成员组成的反派组织”的背景。



       飞吧,有着翠绿色眼睛的小鸟,你该往前飞,向前看,去更高更远的地方。不要停下,飞到脱力,再从天空中笔直地坠落,选一根荆棘作你的十字架。  


                                              斯特登

 

       伯德小姐第一次来西部荒野的时候,看见了戴红头巾的人走在哨兵岭外面分发泥巴馅饼和炖菜汤。戴红头巾的人是强盗,她在里面帮忙端碗收碗盛汤,她也戴着红头巾。但她不是强盗,她是被挟持过来,然后在这里定居的。

      斯卡尔在钓鱼,伯德小姐在他身边看着鱼漂和水的波纹,他说他钓的不是鱼,是财宝。有一个人把戒指落在了湖里,被鲶鱼给吞了。所以他每钓上一只鲶鱼,都要细细地剖开鱼腹。

      “我听过这个故事,戒指本身不值钱,但一直有传言说只要钓上戒指,就能收获一份爱情。”

      【斯卡尔握着一张粗糙的羊皮纸,面罩下传来一阵低沉的笑声】

      “这种传言只可能是吃饱了饭的女人说的,女人总喜欢在感情问题上浪费太多时间,然后忽视那些真正重要的事情,完全不计后果。索性她们花钱还算大方,这张纸上的女人要我们去杀了她变心的情郎。伯德,这个任务交给你了,可别让我失望。”

      【伯德小姐往后退了一步】

      “什么?我?不可能,我不会做这种事的,杀人拿赏金这种事只有你们这种人才做。”

      “你是个强盗,是个迪菲亚!你不靠赏金赚钱靠什么,卖身吗?*眼神上下打量,露出不加掩饰的嫌弃*”

      “我说了我能养活自己,从来没有什么除了杀人越货就没办法活着的道理。而且你知道你自己的赏金有多值钱吗?你现在继续做这种杀人越货的勾当,早晚有一天也会有人来要你的命,或许已经有了!”

      他们不是第一次就这个话题而争论,在第二次见到斯卡尔的那天晚上,伯德和他一起分发食物的时候,就在指责他是一个伪善的男人。一边为可怜凄惨的难民奔波,一边又视闪金镇和暴风城的人命如纸。那不是一个愉快的场合,此后每一次见面,他们或多或少都会争论,伯德小姐指斥他在西部荒野的人民面前所作的牺牲与付出显得心甘情愿,却又在别的地方恶毒得理所当然

      “我得承认,把你招进迪菲亚不是一个好主意。但你也不该主动赖在这里,一边不屑于和我们为伍,一边又继续留在我们身边,你知道你看起来像什么吗?*凑近低声说了一句话*。”

      【伯德小姐脸色涨红,怒视着斯卡尔】

      “我以为我说得很清楚了,斯卡尔。我留在这里只为了阻止你们,或者让你认清你现在究竟在做些什么。你们不是天生就靠杀人取乐的疯子,但你们还在这么做,还在心安理得地屠杀平民,告诉自己这是向欺压你们的贵族复仇的方式,但事实上那些贵族依然好好地端坐在暴风要塞里面,你们视而不见,只要挑几个暴风城外面巡逻的卫兵宰了,就能缓解愤怒,我每一次都……呃*惊叫*。”

      【斯卡尔伸手扼住伯德小姐的喉咙,力道不重,但饱含威胁意味】

     “说真的,你让我有些厌烦了。不是所有鸟儿的叫声都悦耳,尤其你从来不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就算我现在放了你,你的愚蠢也早晚会害死我们所有人。你真的很幸运,因为我从来不杀戴红头巾的人,*轻笑*但这并不代表我不会割下你的舌头。”

     “你的舌头和这个人的命,你只能选一个。”

     【斯卡尔递给伯德小姐羊皮纸,和一把名叫丝雨的匕首】

 

                                              兰伯特

      【伯德小姐躲在草垛里,她手心的汗几乎使她握不住匕首,她看着羊皮纸上描述的男人跟一个中年女人有说有笑地走过来,他们还拥抱了一下】

     “艾米丽,到这里就可以了,你还要回去给你的孩子做饭呢。”

     “好吧,明天见。兰伯特,你总是让我捉摸不透,我一直都分不清你的真心和假意。”

     “国王在上!我对你每一个字都是真心的。”

     “放屁,国王只配给我刷鞋。”

     【两人同时大笑,中年女人摆摆手便离开了】

     “他和西部荒野的任何人都没什么不同……如果只因为他对一个年轻姑娘不忠诚就要他的命,也太不公平了*暗自咕哝*”

     【伯德小姐思虑再三,决定从草丛中走出来】

     “噢!什么!你,你是谁?”

     【男人惊讶了一阵之后很快镇定下来】

     “我是一个小偷,看你的房子里没人,就准备来捞一点油水,但是你太穷了,一点值得我偷的东西都没有,现在我要走了,等你变有钱了我再来看看*语气不屑*。”

     “天呐,这可真是……闻所未闻。”

      【兰伯特掩饰不住笑意,他看着伯德小姐站在他的家门口,主动往前走了一步】

     “你这样年轻的姑娘,确实值得比家徒四壁的茅屋更好的地方,让您看到这些我很惭愧,不知道您还愿不愿意小坐一会,让我给您沏一杯茶。”

     “呃,我还有事,我想我先离开这里比较好。*语气中略显尴尬*”

     “看看你身上沾上的茅草,这种天气一直待在这边难道不热吗?至少留下喝口水吧。*表情诚恳*”

     【伯德小姐为难地点点头,和他进屋了】

     “坐吧,这地方实在有些寒酸,希望你不要介意。”

     【兰伯特为伯德小姐拉开椅子,准备去倒一杯水】

     “停下,等等。我有事要问你。”

     “嗯?”

     “你是不是有一个女友?她很漂亮,红色头发,叫……叫艾拉。”

     【兰伯特的表情突然冷淡下来,他转过身,伯德小姐看不清他的表情】

     “所以是她让你来的?我总是想不透这个疯女人想干什么,我只是和她相处过几个夜晚,她就找我要钱,她甚至想强迫我去当盗匪!她说这样来钱更快,要我说我当初就不该跟她说话。”

    “我没什么可跟她说的,你走吧。”

     【伯德小姐在椅子上不安地扭动着,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嗯?还有什么事?她还有话要带给我,可我不想听。*冷笑*”

     “事实上……*咬嘴唇*她花钱要买你的命!”

      【伯德小姐的话音刚落,她便看到兰伯特惊叫了一声,起初她以为这是出于愤怒,但很快她就发现了从胸口冒出来的刀尖,和晕染了亚麻衬衣的鲜血】

     【斯卡尔从兰伯特身后浮现,他收回刀,看着兰伯特缓缓倒下,面无表情】

     “噢!不!国王在上,这是个杀人犯!刽子手!你是个彻头彻尾的强盗!”

     【伯德小姐几近崩溃地哭喊着,但斯卡尔走到她面前时,她突然收了声音,颤抖着不敢发出一点动静】

    “小鸟儿怎么不唱歌了?我早就知道你除了舌头一无是处。*低声*”

     【伯德小姐一直低着头,她手心朝上,看着眼泪在手心里汇聚成一个小水洼】

     “我以为我能劝住你,斯卡尔,当我看到你在为灾民分发食物的时候,我以为你不像你看上去那样漠视生命。我以为只要我再努力一点,你就会在杀人之前反思这些行为究竟值不值得,究竟是否必要,这时候或许你会停下手中的刀。我以为我真的能改变什么,就像一切都还有机会似的。我错了,斯卡尔,我是个幼稚的蠢货。”

     【伯德小姐抬头看着迪菲亚的首领,表情恐惧,憎恶,还有轻蔑】

     “你杀了我吧,我永远也不会变成你这样的人,你让我恶心。”

     【斯卡尔堪称温柔地为伯德小姐戴上红面罩,仔细端详了片刻,然后再将它取下来,放进伯德小姐随身的小包里】

     “飞到别的地方去吧,小鸟,你不适合西部荒野,在别的地方不会有人觉得你的歌声刺耳,年轻姑娘应该去那些秩序井然的地方,而不是在荒野里打滚。”

     【伯德小姐再也止不住呜咽声,她站起来,走出房间,骑上马,然后离开了西部荒野】

 

                                                   莱德

       北郡修道院,经常会有孤儿被送到这里,一些孤儿长大成人后也经常回到这里做义工,伯德小姐便是其中之一,她做裁缝的时候每个月都会为这里的孩子织一些亚麻衬衣。

     “伯德小姐!我听说你在闪金镇的裁缝铺已经关了,后来就一直没听到你的消息,希望你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唔,你刚刚哭过?”

     【莱德修士亲切地接待了伯德小姐,在伯德小姐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就认识他了,他在修道院待了很多年,送走过许多孤儿。他还有一副亲切的面孔,很受孩子们喜爱】

     “这段时间我确实遇到了不少事情,不过那过去了,以后的生活还会继续。”

     【伯德小姐叹了口气】

     “但是我不准备继续开裁缝铺了,我想去夜色镇,或者湖畔镇,总之我不想留在闪金镇或者暴风城了,这边让我觉得不安,我想先在修道院住一段时间可以吗?我不会白住在这里的,每月也可以付钱。”

     “瞧你说的是什么话!你为我们送了这么多衣服,住一段时间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如果你愿意,修女那边确实需要人手。你知道的,战争带来的孤儿越来越多了。”

     【莱德修士的表情耷拉下来,伯德小姐在旁边默默点头,用旁人根本听不见的声音补充了一句,还有人祸】

    “如果你没事,可以进去看看孩子们,说起来比较大的那一批已经离开这里了,去当报童或者帮人跑腿赚钱什么的,至少不需要靠别人养活了。他们以前的衣服都还留给了新的孩子们。”

     【莱德修士离开了,伯德小姐走进修道院,这时候突然有个小孩子拉住了她的衣角】

     “我认得你,你是好人。”

     【伯德小姐蹲下来,平视着这个孩子】

     “嗯,我叫伯德,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诺克。”

     “好,诺克,你找姐姐是不是想让我陪你玩一会?先说好,不能跑到离修道院太远的地方,附近是有狼的。”

     【诺克摇摇头,伸手指着莱德修士离开的方向】

     “你是好人,他是坏人。”

     “呃,诺克?为什么?”

     【诺克不再说话,拉着伯德小姐的衣角往前走,伯德小姐好奇地跟在后面,两人一起走到了修道院的深处】

     【藏书室的书柜后面有一处狭窄的空间,里面放着一些小箱子,诺克示意伯德取出里面的箱子,打开后发现是崭新的儿童服装,伯德小姐甚至在里面发现了几件她缝制的亚麻衬衣】

     “坏人,送给暴风城。我们,穿旧衣服。”

     “妹妹死了,去年冬天。”

     “他让我趴着,他说,圣光要洗礼,很痛。”

     【冷汗浸湿了伯德小姐手中的衣服,她意识到旁边还有孩子,于是紧闭双眼,试图冷静下来。在她准备和诺克说话时,突然听到了后面的脚步声】

      伴随着风声,伯德小姐凭借在西部荒野锻炼出的一点灵敏躲开了莱德修士的棍棒,她回头看着脸色难看的莱德修士,发现他单手拎起了诺克,匕首正抵着他。

    “你不该乱走的,伯德小姐。”

     【莱德修士刚刚在为伯德安排客房,他嘱咐修女将那间向阳的、能看见窗外灌木和花丛的客房留给伯德。此刻他表情古怪,像是雀跃,又像是不舍】

     “我的小伯德,我是看着你长大的,哪怕你后来离开修道院,你每一次来我都感觉你长大了一些,现在你已经是个完全成熟的姑娘了。”

     【伯德小姐没动,她低头,用手遮盖面部,整个人摇摇欲坠,神经质般地笑起来】

     “强盗窝点也好,修道院也好,原来每个地方都有凶手,或者幼稚还不自知的帮凶。”

     【诺克看到伯德小姐在笑,眼角却是耷拉的,五官显得有些扭曲。他仰头,修士的笑容同样扭曲,同样可怖。他眼里的好人和坏人呈现出同种姿态,年老的自持伪善的男人和年轻的几近歇斯底里的女人就像照镜子一样对映着彼此】

     “我的小鸟,你会理解我的,对不对?我一直潜心遵循圣光的感召,我也一直不理解,为什么我如此虔诚,却得不到圣光的回馈。”

     “你们都在做自认为合理的事情,你们的伪善是支撑你们道德感的柱子,就是因为你们虚伪得太过赤裸,才让另一部分人恶毒得理所当然。”

     “于是我有一天明白了,圣光早就给予了我丰厚的馈赠,只是我一直视而不见。这些孩子,他们需要学着感恩,我给他们衣服和食物,如果他们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付出,那也太不公平了。”

     “到头来,我还是流连在伪君子和真小人之间。”

     【莱德在自顾自地说话,伯德也在自顾自地说话,两个成年人在做着同样的事情,成年了就会变得疯癫吗?】

     【伯德小姐突然大吼,像用尽了毕生的气力,像是要吼出她经历的所有悲愤和不忿】

     “动手啊!!!!!!”

     【莱德修士愣住了,但很快他的人头便滚落在地上,断口喷出血】

     【斯卡尔出现在莱德修士身后,他收回刀,和刺杀兰伯特的模样如出一辙】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知道你们的据点,知道你们的活动规律,甚至知道你留下的线人,你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就放我走。只是我想过你会派人盯着我,却没想到你会亲自过来。”

     【伯德小姐露出了近乎轻快的笑容,她向诺克伸出手,诺克却倒退一步,踩到了莱德修士的血。伯德小姐的笑容更明显了,年轻的姑娘有一种明艳而动人的美。】

     “不过刚刚我确实在赌运气。”

     【斯卡尔拍了拍诺克的头,他的手没有沾上一滴血,诺克竟然也不怕他,就那样躲在他身后】

     “去和别人说,迪菲亚袭击了这里,杀了人,并且带走了常来这里的一位姑娘。”

      斯卡尔转身背起伯德小姐,在他们遁入阴影之前,伯德小姐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臂。

    “向来都是这么痛苦吗?”她没头没脑地问。

      斯卡尔递给她一个不解的眼神,他没听懂,但他对痛苦本身毫不陌生。

    “向来如此(Always)。”于是他如是说。

寒冰之聲

“屈膝,勇士,我以此盔替你加冕,完成你令人惊恐的形貌。任何窥探你黑暗面容的人终将明了死亡将至。别让任何人胆敢反抗你的君王,因为他们得面对你绝不留情的愤怒。”


昨天是我生日,但因为出去玩没赶得上画完。考虑了两种版本的阿萨斯,最后还是定了有统御之冠的版本。我好想要恒冬之冠……

“屈膝,勇士,我以此盔替你加冕,完成你令人惊恐的形貌。任何窥探你黑暗面容的人终将明了死亡将至。别让任何人胆敢反抗你的君王,因为他们得面对你绝不留情的愤怒。”


昨天是我生日,但因为出去玩没赶得上画完。考虑了两种版本的阿萨斯,最后还是定了有统御之冠的版本。我好想要恒冬之冠……

伯恩K-BoNe

微博那边想看的君鹅反转

微博那边想看的君鹅反转

诘Sin

游戏里最克最渗人的场景👁👁👁

游戏里最克最渗人的场景👁👁👁

K

[图片]

昨天想看外媒反应,看了一圈有感,正规一点的居然都,有点,安静?寻思以部分外媒那个尿性不该十八种花样齐出的嘲讽吗??

……昨晚发了就睡了,居然没发出来。

昨天想看外媒反应,看了一圈有感,正规一点的居然都,有点,安静?寻思以部分外媒那个尿性不该十八种花样齐出的嘲讽吗??

……昨晚发了就睡了,居然没发出来。

九万字。

永远都玩不到版本答案的悲惨一生。

TBC那会儿,我被忽悠去玩术士。

那会儿真挺小的,啥都不知道,只是觉得很帅。

罪魁祸首是我哥。

他找了个工作室,给我练到40级。


那时候工作室真的朴实无华。

68-70他跟我哥说要练两天。

练到一半还给你打电话。

说哥你点卡没有了麻烦充一下。


大灾变那会儿,我在玩萨满。

团本里五个治疗,我治疗量最低。

简单来说就是。

混子。

你敢相信随机团本他们还很认真的发了YY号。


然后那会儿有个本叫旋云之巅(是这名字吗?)

我从来没有打明白过这个本,但是随机的时候一直在打。

尾王那个全屏AOE,每次我都以为是因为我没有奶住。

后来我哥才跟我说,是因为要找地方躲。...

TBC那会儿,我被忽悠去玩术士。

那会儿真挺小的,啥都不知道,只是觉得很帅。

罪魁祸首是我哥。

他找了个工作室,给我练到40级。


那时候工作室真的朴实无华。

68-70他跟我哥说要练两天。

练到一半还给你打电话。

说哥你点卡没有了麻烦充一下。


大灾变那会儿,我在玩萨满。

团本里五个治疗,我治疗量最低。

简单来说就是。

混子。

你敢相信随机团本他们还很认真的发了YY号。


然后那会儿有个本叫旋云之巅(是这名字吗?)

我从来没有打明白过这个本,但是随机的时候一直在打。

尾王那个全屏AOE,每次我都以为是因为我没有奶住。

后来我哥才跟我说,是因为要找地方躲。

然后我去打英雄难度的时候。

他甚至会把DPS困在地上。

我们灭了十多次之后我哥说,这技能能驱散吗?

然后我才真的正式了解治疗要做什么。


后来我8.0回坑的时候我被旗老师忽悠去了一个鬼服。

什么是鬼服。

就是世界频道没人说话的那种,公会广告都没有。

我天天打随机本,打了两个月。

都不知道什么是大秘境什么是钥匙,以为魔兽还跟十年前一样副本每周打一次就完事儿了。

噢那版本我玩了术士,因为有童年滤镜什么的。

8.2我玩的兽王。

后来8.3的时候术士和兽王都好起来了。

我re防骑了XD

众所周知8版本唯一指定坦克——防战。

然后这个职业就还了一整个版本的债。

天道好轮回。


我第一次打低保的时候,10层暴富矿区,赛季词缀是收割。

我和旗老师换了个服务器,换去安苏了,然后认识了追忆他们,追忆他们说,走吧我们带你们打个低保。

我记得太清楚了,那把我们的阵容是。

DKT+浩劫/毁灭/增强+奶德。

旗老师玩浩劫,我玩毁灭。

低保打法。

就是进本把装备脱完直接死到超时,然后找邦桑迪要增伤那种打法。

那把旗老师被追忆骂出心理阴影。

“你他妈把你那个勾八冲锋键给我扣了!!!”


我和旗老师去安苏之前最喜欢的事是啥。

飞去闪金镇和虚空精灵聊天。

其实血精灵和虚空精灵是可以聊天的。

我们在那里认识了鹤老师他们,几个人坐在闪金镇房顶上聊天。

旗老师因为不是很爱打本所以没多久就去联盟加入他们了。

所以后来我们这个车队里他妈的只有我一个部落人。

剩下的都是铁血联盟。

8.0回归之前旗老师跟我谈到魔兽世界的第一句话是。

“你他妈不会因为血精灵好看所以玩的部落吧?”

“我跟你说我铁血暗夜精灵!”

那时候我才知道魔兽的剧情已经快进到烧树了。


后来旗老师才知道。

其实我不只是铁血精灵。

我还是铁皇家恐怖卫士。


9版本开始之前我又把术士捡回来玩了一阵。

那时候我就很喜欢饺子毁这个打法。

但那时候术士区推荐的是走平伤的咆哮毁。

都不太推荐饺子毁。

打了一阵就去打浩劫了。

结果大家都看到了。


可能有的人这辈子都跟版本答案无缘吧。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总所周知  哈服是bl鬼服 lm单边服

激动死了

总所周知  哈服是bl鬼服 lm单边服

激动死了

傻卵惊风子

   克里斯蒂娜蜷缩在角落,觉得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那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疼痛,剧烈的眩晕感几乎让她呕吐,事实上,她的眼眶、耳朵、鼻孔、甚至是嘴角都正在流出粘稠乌黑的血液,她无法回想起自己是经历了什么,耳中那剧烈轰鸣声不断地打断她的思绪……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的大门被推开了,刺眼的阳光从门缝里渗透进来,贪婪地舔食着房间内每一寸舒适的阴影,更是无情地灼烧着克里斯蒂娜的皮肤,她下意识地抬起手臂,试图挡住那刺眼的光,恍惚间,她那双浑浊昏黄的双眼看到了一个瘦削的、残破的身影,身披银白色的盔甲,皮肤惨白,枯发惨白,衬托着那双冒着幽幽蓝光的......

   克里斯蒂娜蜷缩在角落,觉得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那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疼痛,剧烈的眩晕感几乎让她呕吐,事实上,她的眼眶、耳朵、鼻孔、甚至是嘴角都正在流出粘稠乌黑的血液,她无法回想起自己是经历了什么,耳中那剧烈轰鸣声不断地打断她的思绪……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的大门被推开了,刺眼的阳光从门缝里渗透进来,贪婪地舔食着房间内每一寸舒适的阴影,更是无情地灼烧着克里斯蒂娜的皮肤,她下意识地抬起手臂,试图挡住那刺眼的光,恍惚间,她那双浑浊昏黄的双眼看到了一个瘦削的、残破的身影,身披银白色的盔甲,皮肤惨白,枯发惨白,衬托着那双冒着幽幽蓝光的眼睛和额头上那根已经少许褪色的红头带。“呼……你还没死,挺好……”那个身影说道,这阵略带沙哑的声音如同一把匕首,轻轻划破了包裹着克里斯蒂娜的那张厚膜,让她瞬间清醒,她渐渐想起来了,这是在洛丹伦废墟,联盟与部落正在此地进行着一场激烈的战争,眼前这个身影,是她在战前结识的战友:瑞贝卡·血肋,她刚想坐起身,瑞贝卡便迅速把她按倒:“啧!别动,你急什么啊!想散架嘛!?”克里斯蒂娜完全想起来了,几小时前,一枚侏儒炸弹在她身边爆炸,强烈的热浪差点把她击成碎块,是这位女士救下了她。“谢谢……”克里斯蒂娜艰难地调动自己已经充满了血液和脓液的口腔,向瑞贝卡说道,她无法想象,自己现在的声音是多么嘶哑嘲哳。“不要谢我,我就是觉得你那样死掉真的太窝囊而已,仅此而已,还有,你还是别乱动了,我再给你包扎一下。”瑞贝卡冷冷地撇了克里斯蒂娜一眼,转身掏出绷带,开始熟练地在她身上缠绕:“啧……刚包好的又被你弄散了……联盟的攻击暂时停止了,我劝你好好休整一下,我会想办法找个更专业的帮你做进一步的治疗,我这水平有限,只能帮这么多了。”克里斯蒂娜看着眼前的女子,她看起来很年轻,就像刚刚成年,但却有着一双勇士般的坚毅眼神,同时,她注意到,在瑞贝卡银白色盔甲的接缝间,也有血液在不断地渗出,虽然房间很暗,但暗紫色的血液在白色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刺眼。“你……”克里斯蒂娜费力地抬起胳膊,指向瑞贝卡的伤口“这些用不着你管,先管好你自己行吧……而且……我一会还有一个不太好的消息要给你说……”

    瑞贝卡的双眼轻轻往边上撇了一下,犹豫了半天,才将刚刚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

   “你说……他牺牲了……?”克里斯蒂娜呆呆地盯着瑞贝卡的眼睛,那种眼神是瑞贝卡这辈子不愿意看到的,她尽力回避着,尽量不去跟对方进行眼神接触:“我当时试着去救他,但还是太晚了,我赶到时,他已经被几柄长矛钉死在了那里。”说着,她解开自己那个打满了补丁的布包,掏出了一顶布满裂缝和血迹的头盔:“战况紧急,我无法将他的尸体带回来,只能拿走了他的头盔……”克里斯蒂娜呆呆地望着那顶头盔,不会错的,那是她丈夫詹姆森的头盔,上面还刻着她的名字。瑞贝卡再也受不了了,她残缺的大脑向来无法处理这种生离死别的事情,于是,她迅速地将头盔放在地上,然后拖着负伤的身躯往房间外走去,在走出房间前,瑞贝卡停了下来,扭头对克里斯蒂娜说道:“你……唉……虽然我想劝你别伤心,但我知道你也做不到,但就请你在伤痛过后重新振作起来……死亡对他来说也行是一种解脱。”

   随着房门“吱呀”地关闭,黑暗又重新占据了整个房间,没有呼吸声,没有心跳声,只有蜷缩在角落的克里斯蒂娜,这名刚刚又一次失去自己爱人的女子,痴呆般地端详着那顶战盔,抚摸了一遍又一遍……


不朽之杰作

震撼人心

日中果泥姐改图,日本对中国说:你这样很容易被侵犯

日中果泥姐改图,日本对中国说:你这样很容易被侵犯

麻花妖言神
美丽妈咪呜呜呜呜么么么么么么...

美丽妈咪呜呜呜呜么么么么么么

服装参考考至网络!

美丽妈咪呜呜呜呜么么么么么么

服装参考考至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