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桦火 桦火 的喜欢 hanjiangxue599.lofter.com
毒药

感觉国内很多人把美俄关系想得太僵了,其实美俄之间是有一系列复杂的相互遏制机制的。即使身处战争和政治阴云迷雾之中,五角大楼也仍然希望与俄罗斯建立行动方面的沟通渠道,避免误判

感觉国内很多人把美俄关系想得太僵了,其实美俄之间是有一系列复杂的相互遏制机制的。即使身处战争和政治阴云迷雾之中,五角大楼也仍然希望与俄罗斯建立行动方面的沟通渠道,避免误判

托帕石
白雪と黒鉄 ~ガレマルド:昼~ - 祖堅正慶

■■■■■■曾说:

“加雷马开国皇帝

索鲁斯来到帝都曾说:

‘这里真的很冷。’”。

■■■■■■曾说:

“加雷马开国皇帝

索鲁斯来到帝都曾说:

‘这里真的很冷。’”。

banksiae

  拜托,老练音乐家的发型和风行季真的超搭嗒(๑>ڡ<)☆

  拜托,老练音乐家的发型和风行季真的超搭嗒(๑>ڡ<)☆

肉肉链

【ES】漫展,但你亲友非要出天祥院

当别人在es only上认真购物集邮跳舞的时候,我在…… 

天祥院:四七 

狐狸燐:安鸠 

个衣燐:巴菲 

谢谢好尼阿歆帮忙摄像并且借我他的燐哥哥们!

【ES】漫展,但你亲友非要出天祥院

当别人在es only上认真购物集邮跳舞的时候,我在…… 

天祥院:四七 

狐狸燐:安鸠 

个衣燐:巴菲 

谢谢好尼阿歆帮忙摄像并且借我他的燐哥哥们!

222222222222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也整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也整了

一条直线虫
(还记得天国的猫大力吗

(还记得天国的猫大力吗

(还记得天国的猫大力吗

恶化对于我-困死啦

一些犯病自设图

无脑摸鱼图使我快乐

一些犯病自设图

无脑摸鱼图使我快乐

麻花妖言神
有意向者私信里放价格,晚上9...

有意向者私信里放价格,晚上9点统一回复。可自印私藏,做壁纸,做头像,禁止商用,不可二转


注:付钱后不退还


有意向者私信里放价格,晚上9点统一回复。可自印私藏,做壁纸,做头像,禁止商用,不可二转


注:付钱后不退还

贝克兰德金刚石外面的屑

金色平原人物剧情——《笼中鸟》

1.本篇为角色“伯德小姐”的个人剧情,感谢斯卡尔提供的无数配戏和完善的修改建议。

2.出于方便进行角色扮演的需要,叙述形式偏向于不伦不类的剧本。

3.个人剧情基于工会“由迪菲亚成员组成的反派组织”的背景。


       飞吧,有着翠绿色眼睛的小鸟,你该往前飞,向前看,去更高更远的地方。不要停下,飞到脱力,再从天空中笔直地坠落,选一根荆棘作你的十字架。  ......


1.本篇为角色“伯德小姐”的个人剧情,感谢斯卡尔提供的无数配戏和完善的修改建议。

2.出于方便进行角色扮演的需要,叙述形式偏向于不伦不类的剧本。

3.个人剧情基于工会“由迪菲亚成员组成的反派组织”的背景。



       飞吧,有着翠绿色眼睛的小鸟,你该往前飞,向前看,去更高更远的地方。不要停下,飞到脱力,再从天空中笔直地坠落,选一根荆棘作你的十字架。  


                                              斯特登

 

       伯德小姐第一次来西部荒野的时候,看见了戴红头巾的人走在哨兵岭外面分发泥巴馅饼和炖菜汤。戴红头巾的人是强盗,她在里面帮忙端碗收碗盛汤,她也戴着红头巾。但她不是强盗,她是被挟持过来,然后在这里定居的。

      斯卡尔在钓鱼,伯德小姐在他身边看着鱼漂和水的波纹,他说他钓的不是鱼,是财宝。有一个人把戒指落在了湖里,被鲶鱼给吞了。所以他每钓上一只鲶鱼,都要细细地剖开鱼腹。

      “我听过这个故事,戒指本身不值钱,但一直有传言说只要钓上戒指,就能收获一份爱情。”

      【斯卡尔握着一张粗糙的羊皮纸,面罩下传来一阵低沉的笑声】

      “这种传言只可能是吃饱了饭的女人说的,女人总喜欢在感情问题上浪费太多时间,然后忽视那些真正重要的事情,完全不计后果。索性她们花钱还算大方,这张纸上的女人要我们去杀了她变心的情郎。伯德,这个任务交给你了,可别让我失望。”

      【伯德小姐往后退了一步】

      “什么?我?不可能,我不会做这种事的,杀人拿赏金这种事只有你们这种人才做。”

      “你是个强盗,是个迪菲亚!你不靠赏金赚钱靠什么,卖身吗?*眼神上下打量,露出不加掩饰的嫌弃*”

      “我说了我能养活自己,从来没有什么除了杀人越货就没办法活着的道理。而且你知道你自己的赏金有多值钱吗?你现在继续做这种杀人越货的勾当,早晚有一天也会有人来要你的命,或许已经有了!”

      他们不是第一次就这个话题而争论,在第二次见到斯卡尔的那天晚上,伯德和他一起分发食物的时候,就在指责他是一个伪善的男人。一边为可怜凄惨的难民奔波,一边又视闪金镇和暴风城的人命如纸。那不是一个愉快的场合,此后每一次见面,他们或多或少都会争论,伯德小姐指斥他在西部荒野的人民面前所作的牺牲与付出显得心甘情愿,却又在别的地方恶毒得理所当然

      “我得承认,把你招进迪菲亚不是一个好主意。但你也不该主动赖在这里,一边不屑于和我们为伍,一边又继续留在我们身边,你知道你看起来像什么吗?*凑近低声说了一句话*。”

      【伯德小姐脸色涨红,怒视着斯卡尔】

      “我以为我说得很清楚了,斯卡尔。我留在这里只为了阻止你们,或者让你认清你现在究竟在做些什么。你们不是天生就靠杀人取乐的疯子,但你们还在这么做,还在心安理得地屠杀平民,告诉自己这是向欺压你们的贵族复仇的方式,但事实上那些贵族依然好好地端坐在暴风要塞里面,你们视而不见,只要挑几个暴风城外面巡逻的卫兵宰了,就能缓解愤怒,我每一次都……呃*惊叫*。”

      【斯卡尔伸手扼住伯德小姐的喉咙,力道不重,但饱含威胁意味】

     “说真的,你让我有些厌烦了。不是所有鸟儿的叫声都悦耳,尤其你从来不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就算我现在放了你,你的愚蠢也早晚会害死我们所有人。你真的很幸运,因为我从来不杀戴红头巾的人,*轻笑*但这并不代表我不会割下你的舌头。”

     “你的舌头和这个人的命,你只能选一个。”

     【斯卡尔递给伯德小姐羊皮纸,和一把名叫丝雨的匕首】

 

                                              兰伯特

      【伯德小姐躲在草垛里,她手心的汗几乎使她握不住匕首,她看着羊皮纸上描述的男人跟一个中年女人有说有笑地走过来,他们还拥抱了一下】

     “艾米丽,到这里就可以了,你还要回去给你的孩子做饭呢。”

     “好吧,明天见。兰伯特,你总是让我捉摸不透,我一直都分不清你的真心和假意。”

     “国王在上!我对你每一个字都是真心的。”

     “放屁,国王只配给我刷鞋。”

     【两人同时大笑,中年女人摆摆手便离开了】

     “他和西部荒野的任何人都没什么不同……如果只因为他对一个年轻姑娘不忠诚就要他的命,也太不公平了*暗自咕哝*”

     【伯德小姐思虑再三,决定从草丛中走出来】

     “噢!什么!你,你是谁?”

     【男人惊讶了一阵之后很快镇定下来】

     “我是一个小偷,看你的房子里没人,就准备来捞一点油水,但是你太穷了,一点值得我偷的东西都没有,现在我要走了,等你变有钱了我再来看看*语气不屑*。”

     “天呐,这可真是……闻所未闻。”

      【兰伯特掩饰不住笑意,他看着伯德小姐站在他的家门口,主动往前走了一步】

     “你这样年轻的姑娘,确实值得比家徒四壁的茅屋更好的地方,让您看到这些我很惭愧,不知道您还愿不愿意小坐一会,让我给您沏一杯茶。”

     “呃,我还有事,我想我先离开这里比较好。*语气中略显尴尬*”

     “看看你身上沾上的茅草,这种天气一直待在这边难道不热吗?至少留下喝口水吧。*表情诚恳*”

     【伯德小姐为难地点点头,和他进屋了】

     “坐吧,这地方实在有些寒酸,希望你不要介意。”

     【兰伯特为伯德小姐拉开椅子,准备去倒一杯水】

     “停下,等等。我有事要问你。”

     “嗯?”

     “你是不是有一个女友?她很漂亮,红色头发,叫……叫艾拉。”

     【兰伯特的表情突然冷淡下来,他转过身,伯德小姐看不清他的表情】

     “所以是她让你来的?我总是想不透这个疯女人想干什么,我只是和她相处过几个夜晚,她就找我要钱,她甚至想强迫我去当盗匪!她说这样来钱更快,要我说我当初就不该跟她说话。”

    “我没什么可跟她说的,你走吧。”

     【伯德小姐在椅子上不安地扭动着,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嗯?还有什么事?她还有话要带给我,可我不想听。*冷笑*”

     “事实上……*咬嘴唇*她花钱要买你的命!”

      【伯德小姐的话音刚落,她便看到兰伯特惊叫了一声,起初她以为这是出于愤怒,但很快她就发现了从胸口冒出来的刀尖,和晕染了亚麻衬衣的鲜血】

     【斯卡尔从兰伯特身后浮现,他收回刀,看着兰伯特缓缓倒下,面无表情】

     “噢!不!国王在上,这是个杀人犯!刽子手!你是个彻头彻尾的强盗!”

     【伯德小姐几近崩溃地哭喊着,但斯卡尔走到她面前时,她突然收了声音,颤抖着不敢发出一点动静】

    “小鸟儿怎么不唱歌了?我早就知道你除了舌头一无是处。*低声*”

     【伯德小姐一直低着头,她手心朝上,看着眼泪在手心里汇聚成一个小水洼】

     “我以为我能劝住你,斯卡尔,当我看到你在为灾民分发食物的时候,我以为你不像你看上去那样漠视生命。我以为只要我再努力一点,你就会在杀人之前反思这些行为究竟值不值得,究竟是否必要,这时候或许你会停下手中的刀。我以为我真的能改变什么,就像一切都还有机会似的。我错了,斯卡尔,我是个幼稚的蠢货。”

     【伯德小姐抬头看着迪菲亚的首领,表情恐惧,憎恶,还有轻蔑】

     “你杀了我吧,我永远也不会变成你这样的人,你让我恶心。”

     【斯卡尔堪称温柔地为伯德小姐戴上红面罩,仔细端详了片刻,然后再将它取下来,放进伯德小姐随身的小包里】

     “飞到别的地方去吧,小鸟,你不适合西部荒野,在别的地方不会有人觉得你的歌声刺耳,年轻姑娘应该去那些秩序井然的地方,而不是在荒野里打滚。”

     【伯德小姐再也止不住呜咽声,她站起来,走出房间,骑上马,然后离开了西部荒野】

 

                                                   莱德

       北郡修道院,经常会有孤儿被送到这里,一些孤儿长大成人后也经常回到这里做义工,伯德小姐便是其中之一,她做裁缝的时候每个月都会为这里的孩子织一些亚麻衬衣。

     “伯德小姐!我听说你在闪金镇的裁缝铺已经关了,后来就一直没听到你的消息,希望你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唔,你刚刚哭过?”

     【莱德修士亲切地接待了伯德小姐,在伯德小姐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就认识他了,他在修道院待了很多年,送走过许多孤儿。他还有一副亲切的面孔,很受孩子们喜爱】

     “这段时间我确实遇到了不少事情,不过那过去了,以后的生活还会继续。”

     【伯德小姐叹了口气】

     “但是我不准备继续开裁缝铺了,我想去夜色镇,或者湖畔镇,总之我不想留在闪金镇或者暴风城了,这边让我觉得不安,我想先在修道院住一段时间可以吗?我不会白住在这里的,每月也可以付钱。”

     “瞧你说的是什么话!你为我们送了这么多衣服,住一段时间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如果你愿意,修女那边确实需要人手。你知道的,战争带来的孤儿越来越多了。”

     【莱德修士的表情耷拉下来,伯德小姐在旁边默默点头,用旁人根本听不见的声音补充了一句,还有人祸】

    “如果你没事,可以进去看看孩子们,说起来比较大的那一批已经离开这里了,去当报童或者帮人跑腿赚钱什么的,至少不需要靠别人养活了。他们以前的衣服都还留给了新的孩子们。”

     【莱德修士离开了,伯德小姐走进修道院,这时候突然有个小孩子拉住了她的衣角】

     “我认得你,你是好人。”

     【伯德小姐蹲下来,平视着这个孩子】

     “嗯,我叫伯德,小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诺克。”

     “好,诺克,你找姐姐是不是想让我陪你玩一会?先说好,不能跑到离修道院太远的地方,附近是有狼的。”

     【诺克摇摇头,伸手指着莱德修士离开的方向】

     “你是好人,他是坏人。”

     “呃,诺克?为什么?”

     【诺克不再说话,拉着伯德小姐的衣角往前走,伯德小姐好奇地跟在后面,两人一起走到了修道院的深处】

     【藏书室的书柜后面有一处狭窄的空间,里面放着一些小箱子,诺克示意伯德取出里面的箱子,打开后发现是崭新的儿童服装,伯德小姐甚至在里面发现了几件她缝制的亚麻衬衣】

     “坏人,送给暴风城。我们,穿旧衣服。”

     “妹妹死了,去年冬天。”

     “他让我趴着,他说,圣光要洗礼,很痛。”

     【冷汗浸湿了伯德小姐手中的衣服,她意识到旁边还有孩子,于是紧闭双眼,试图冷静下来。在她准备和诺克说话时,突然听到了后面的脚步声】

      伴随着风声,伯德小姐凭借在西部荒野锻炼出的一点灵敏躲开了莱德修士的棍棒,她回头看着脸色难看的莱德修士,发现他单手拎起了诺克,匕首正抵着他。

    “你不该乱走的,伯德小姐。”

     【莱德修士刚刚在为伯德安排客房,他嘱咐修女将那间向阳的、能看见窗外灌木和花丛的客房留给伯德。此刻他表情古怪,像是雀跃,又像是不舍】

     “我的小伯德,我是看着你长大的,哪怕你后来离开修道院,你每一次来我都感觉你长大了一些,现在你已经是个完全成熟的姑娘了。”

     【伯德小姐没动,她低头,用手遮盖面部,整个人摇摇欲坠,神经质般地笑起来】

     “强盗窝点也好,修道院也好,原来每个地方都有凶手,或者幼稚还不自知的帮凶。”

     【诺克看到伯德小姐在笑,眼角却是耷拉的,五官显得有些扭曲。他仰头,修士的笑容同样扭曲,同样可怖。他眼里的好人和坏人呈现出同种姿态,年老的自持伪善的男人和年轻的几近歇斯底里的女人就像照镜子一样对映着彼此】

     “我的小鸟,你会理解我的,对不对?我一直潜心遵循圣光的感召,我也一直不理解,为什么我如此虔诚,却得不到圣光的回馈。”

     “你们都在做自认为合理的事情,你们的伪善是支撑你们道德感的柱子,就是因为你们虚伪得太过赤裸,才让另一部分人恶毒得理所当然。”

     “于是我有一天明白了,圣光早就给予了我丰厚的馈赠,只是我一直视而不见。这些孩子,他们需要学着感恩,我给他们衣服和食物,如果他们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付出,那也太不公平了。”

     “到头来,我还是流连在伪君子和真小人之间。”

     【莱德在自顾自地说话,伯德也在自顾自地说话,两个成年人在做着同样的事情,成年了就会变得疯癫吗?】

     【伯德小姐突然大吼,像用尽了毕生的气力,像是要吼出她经历的所有悲愤和不忿】

     “动手啊!!!!!!”

     【莱德修士愣住了,但很快他的人头便滚落在地上,断口喷出血】

     【斯卡尔出现在莱德修士身后,他收回刀,和刺杀兰伯特的模样如出一辙】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知道你们的据点,知道你们的活动规律,甚至知道你留下的线人,你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就放我走。只是我想过你会派人盯着我,却没想到你会亲自过来。”

     【伯德小姐露出了近乎轻快的笑容,她向诺克伸出手,诺克却倒退一步,踩到了莱德修士的血。伯德小姐的笑容更明显了,年轻的姑娘有一种明艳而动人的美。】

     “不过刚刚我确实在赌运气。”

     【斯卡尔拍了拍诺克的头,他的手没有沾上一滴血,诺克竟然也不怕他,就那样躲在他身后】

     “去和别人说,迪菲亚袭击了这里,杀了人,并且带走了常来这里的一位姑娘。”

      斯卡尔转身背起伯德小姐,在他们遁入阴影之前,伯德小姐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臂。

    “向来都是这么痛苦吗?”她没头没脑地问。

      斯卡尔递给她一个不解的眼神,他没听懂,但他对痛苦本身毫不陌生。

    “向来如此(Always)。”于是他如是说。

寒冰之聲

“屈膝,勇士,我以此盔替你加冕,完成你令人惊恐的形貌。任何窥探你黑暗面容的人终将明了死亡将至。别让任何人胆敢反抗你的君王,因为他们得面对你绝不留情的愤怒。”


昨天是我生日,但因为出去玩没赶得上画完。考虑了两种版本的阿萨斯,最后还是定了有统御之冠的版本。我好想要恒冬之冠……

“屈膝,勇士,我以此盔替你加冕,完成你令人惊恐的形貌。任何窥探你黑暗面容的人终将明了死亡将至。别让任何人胆敢反抗你的君王,因为他们得面对你绝不留情的愤怒。”


昨天是我生日,但因为出去玩没赶得上画完。考虑了两种版本的阿萨斯,最后还是定了有统御之冠的版本。我好想要恒冬之冠……

伯恩K-BoNe

微博那边想看的君鹅反转

微博那边想看的君鹅反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