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比多肉还多肉. 比多肉还多肉. 的喜欢 hobizhengxiaofu.lofter.com
蒙斯托的恋爱法则

如何低调地告诉全世界今天我生日

如何低调地告诉全世界今天我生日

威划小饼干

哟罗本,恰柠檬嘛

All俊 

又是个无脑 勿上升

一件“男友衬衫”引发的德力木恐慌(也许不是)

看文愉快       高考完的宝贝们放松放松!


临时落脚的酒店里,德力木现在正紧急会议中。

李楷灿:“鸡桑,你确定你看清楚了?”

朴志晟:“看清了,我的眼睛虽然不大但聚焦好伐?”

钟辰乐:“会不会是你多心了······”

李帝努:“忙内都说了,看着尺码就不对,而且也从来没见过。”...

All俊 

又是个无脑 勿上升

一件“男友衬衫”引发的德力木恐慌(也许不是)

看文愉快       高考完的宝贝们放松放松!

 

 

 

临时落脚的酒店里,德力木现在正紧急会议中。

李楷灿:“鸡桑,你确定你看清楚了?”

朴志晟:“看清了,我的眼睛虽然不大但聚焦好伐?”

钟辰乐:“会不会是你多心了······”

李帝努:“忙内都说了,看着尺码就不对,而且也从来没见过。”

朴志晟:“没错没错,我总和仁俊哥换衣服穿的,他有哪些衣服我都知道!”

罗渽民:“······鸡桑啊,我怎么感觉你在炫耀?”

 

黄仁俊从房间出来到大厅,看着他们疑惑:“你们干嘛呢?”

五人回过头,眼神一下变得很耐人寻味——

黄仁俊的身上是一件宽大的衣衫,领口很低,卡在肩头,锁骨都露在外面。衣服款式、条纹都简简单单,因为过于宽松,所以黄仁俊连裤子都没穿,双腿纤细,脚上也只踢踏着酒店的一次性拖鞋。拖鞋很大,圆圆白白的脚趾和大半脚背都露了出来。

德力木现在只想把这个人拦腰抱起,赶紧扔回房里去,省得祸害人间。

黄仁俊见几人不回答他,反而一脸痴傻地盯着他看,无奈地摇摇头转过身对前台说:“请给我几个一次性纸杯谢谢。”

钟辰乐:“仁俊,你打电话叫他们给你送不就好了嘛。”

黄仁俊拿了纸杯往回走:“太麻烦了。”

德力木看着他走远的背影叹息,仁俊真的是性格善良的孩子啊。

 

几人转回脑袋,朴志晟急切地道:“看见没?看见没?!那件衣服不可能是他的!”

李帝努:“确实,尺码像是我的了都。”

此语一出,其余人立马看向他。

李帝努后知后觉:“······我没那样的衣服,要真是我的还好了呢。”

李楷灿去摸茶几上的柠檬糖:“问问他不就行了?”

罗渽民:“那好,那就我去吧。”

李楷灿:“······”

钟辰乐也剥了一颗糖扔进嘴:“不如一起。”

 

 

 

德力木成员黄仁俊在某一天穿了一件奇怪的衣服,疑似是某个狗男人的。

其实他穿什么衣服德力木管不着,只是为了这件衣服黄仁俊抛弃了姆明睡衣,每晚都要穿着它入睡。

叔可忍婶可忍德力木可忍不了了。罗渽民在那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控诉:“仁俊尼还没有抱我睡过!”

姆明睡衣也委屈,但姆明睡衣不说。

最近行程紧张,德力木在酒店落脚后发现——黄仁俊居然又穿了那一件衣服!

朴志晟说他亲眼看到的,之前他去找充电器,仁俊哥从行李箱里抽出这件衣服,然后撩起自己的T恤下摆,然后从头上扯掉了T恤,然后他看到了仁俊哥的人鱼线······

忙内的脸上开始飘可疑的红晕,然后就被李帝努打了头。

钟辰乐的柠檬糖在嘴里咯棱咯棱响:“倒也不必说这么仔细······”

朴志晟:不承认仁俊哥有腹肌是我最后的倔强。

罗渽民:“你又借着找充电器的由头去仁俊尼房间干嘛?”

朴志晟轻咳:“······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件衣服!”

李楷灿低头思考了一会儿,灵光一现:“不会是李马克的衣服吧?!”

德力木:“······靠!”

 

有必要商榷一下。德力木拿上装备,准备确认敌军身份。

 

 

这边黄仁俊完全不知道德力木心急火燎的讨论,他洗了个香喷喷的澡澡,烧热水泡了一杯花茶,心情美妙地钻进了被窝,没有吵闹的舍友,一人住一间,真赞!

抬手的瞬间黄仁俊发现衣服袖口开线了。他起身扯了扯,结果越拽越长。他又试图把线头塞回去,可线头十分调皮,过了一会儿又自己跳了出来。

咱小黄是谁啊,出的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能文能武德力木第一美人儿。他二话不说到包裹里翻出了针线,熟练地把线头放嘴里抿抿,对着光穿进针里,在尾部打了个结,准备补救一下自己的衣服。

正巧他蹲坐在地上,面前就是房门。罗渽民死皮赖脸朝经纪人要了房卡刷卡进门,眼前就是小年糕对珍爱的衣服缝缝补补的一幕。

黄仁俊吓一跳,抬头很客气地道:

“你进来嘎哈?!”

罗渽民瘪瘪嘴,眼泪汪汪地回头寻找暗处藏着的大部队:

 

“仁俊尼不好!那本撒浪!”

 

 

朴志晟安慰了一下这位心灵受到重创而哭唧唧的哥哥,钟辰乐顺手塞给他一颗柠檬糖。

罗渽民眼睛还红得和兔子似的:“甜吗?”

朴志晟:“我和嗨灿哥都吃了不少啦,好吃的呢!”

李帝努:“啧,吃什么吃,看清没,是李马克的吗?”

罗渽民吃糖,皱起好看的眉头:“好酸——看清了,没见过。仁俊尼好像很宝贝的样子。”

李楷灿:“没见过······好家伙,早说让我进嘛,你说你跑个头啊,现在还怎么进?!”

罗渽民咬糖咬的嘎嘣嘎嘣响:

“我!桑!心!”

钟辰乐安抚他们:

“没事儿,我还有最后一招。”

 

于是德力木看着钟辰乐拿出了三年前入手的宝贝。

 

 

 

黄仁俊补完了袖口,收了针线准备回去睡觉。

 

也不知这帮小子又搞什么幺蛾子,该不会又是在捉弄自己吧。他坐到床边,拿起已经凉掉的花茶喝了一口,不满地咂咂嘴。

门突然开了,黄仁俊翻了个白眼,看见几个人护着钟辰乐一股脑地全进了他的房间。

黄仁俊:“大晚上的······你们不睡觉来干嘛?”

李帝努盯着他的大腿看:“没什么,就想来看看你。”

黄仁俊瞪他一眼,扯过被子盖上。

李楷灿一巴掌拍到李帝努身后:“就是来找你玩!”然后咬牙切齿地对李帝努低声说,“你丫的老子让你看衣服你看哪儿呢?!”

李帝努捏住身后的手腕,面不改色地用力。

李楷灿面部抽搐:“哥——我错了!”

黄仁俊第一次没懂他的好搜美要干嘛:“玩儿?玩儿什么?”

朴志晟和罗渽民亮出身后的钟辰乐。

钟辰乐微笑着,手上是两副扑克牌,眼熟的牌子。

黄仁俊:“······我去,你从哪里搞的啊?”

钟辰乐:“来吧小俊俊,我们斗地主!”

 

 

游戏规则啥的对德力木来说不是难事儿,只是看何时上手的问题。

黄仁俊这衣服穿起来非常不方便,所以他只能跪坐在床上,少女般的姿势。

罗渽民:“对四。”

朴志晟:“对八。”

李帝努:“王炸。”

德力木:“······”

李帝努:“我逃完牌了。”

德力木:“······”

李楷灿甩了手里的牌:“这不公平!”

罗渽民从兜里掏出糖,恶狠狠地咬碎。

钟辰乐:“没想到Jeno哥这么厉害。”

李帝努:“运气好而已。”

黄仁俊:“你们是来专门欺负人的吗?大门在那好走不送。”

李楷灿一个笑脸翻过身来和他撒娇:“别啊仁俊尼~嗨灿尼还没有玩够~”事儿还没办呢。

朴志晟咬咬牙,看着李楷灿的眼色,拿起手边的纸杯,装作不小心的模样将茶泼到了黄仁俊的身上,很快衣服湿了一片。

“啊呀!”

李楷灿:“鸡桑你怎么搞的?!”

选朴志晟的原因是黄仁俊最宠他,应该不会很生气。果然黄仁俊只是安慰一个劲儿道歉的朴志晟:“没关系鸡桑。”

朴志晟任由哥哥摸他的脑袋:“那——哥哥我还有衣服,你要不先穿着将就一下?”

黄仁俊:“没事儿,我穿短袖睡就好啦。”

朴志晟有点愧疚,哥哥真好。

罗渽民:“仁俊尼有内衣换吗?要不我——”

黄仁俊“嗖”地一下抬头瞪他:“我有的!”

德力木看着脸红的小年糕,心下松了口气,总算是完成任务了,可以回去睡觉了。

黄仁俊:“走可以,房卡交出来。”

握着房卡打算半夜偷偷摸摸进来找年糕抱枕的李楷灿不知所措。

 

 

 

德力木算是解决了一个心头患,一晚上睡得特别好。反正黄仁俊暂时不会穿那件衣服了,等明天回了宿舍找机会把它解决掉!

结果第二天早早起来的李帝努去叫黄仁俊起床,没在床上看见人。本想偷个亲亲的李帝努扑了个空,四下寻找发觉浴室传来水声。

在洗澡吗?李帝努看着没有关严的门心跳不已,确认大门锁好后他贴着门缝往里看了看,犹豫了一下还是拧了把手进去。

 

 

 

五分钟后,德力木在楼下大堂看见了下楼的李帝努。

这货一声招呼没打,直直地在沙发上坐下来,吐出一口浊气对钟辰乐道:

“柠檬糖呢?给我一个。”

罗渽民看着发小闷头不语撕包装的模样问道:“怎么了?”

李帝努没说话。

钟辰乐决定上楼看看,其余人尾随在他身后。

 

钟辰乐敲了门,半天黄仁俊才来开门,手里握着吹风机,有些惊慌:

“都在等我吗?我马上好。”

钟辰乐见他一身熟悉的连帽衫,松了口气:“没事,你洗澡了,在吹头发?”说完惊觉不对,黄仁俊头发柔软蓬松,是干的。

小年糕笑笑,指指卫生间挂着的那件德力木全员看了倒吸凉气的衣服:

“吹衣服呢,我特意早上起来洗的,昨天脏了嘛。”

 

 

李帝努嚼着糖,看着那四个人游魂似的从楼上下来,一言不发地坐在他身边,十分一致地拿起柠檬糖。

柠檬树上柠檬果,柠檬树下你和我。柠檬树前做游戏,多吃柠檬不上火。


五个人排排坐,恰柠檬。

 

 

 

 

两天后,127宿舍。

董思成好笑的看着黄仁俊从行李箱里往出抓衣服,看到了其中一件眼熟的:“这是你新买的?”

又宽又大,在哪见过来着?董思成摸摸下巴——啊哈,李楷灿来问过他,这衣服是不是他的或者他有没有同款来着。

黄仁俊犹疑地瞅了他一眼:“这件?你觉得好看?”

董思成想了想李楷灿当时一副怕媳妇跑了的绝望又期待的模样,还是按下没提:“还好。”

黄仁俊扯着衣服嘟嘟囔囔:“网上随便买的,77块钱,老便宜了。就是图片上看着挺好的,没想到这么大,质量还这么次,干脆当睡衣穿了——哦对了你可别买,料子不咋得劲儿,干巴巴的。”

董思成:“······”

小年糕意犹未尽地碎碎念:

“网购害人不浅呐······”

 

 

 

 

德力木:黄仁俊害人不浅。

 

 

 

End

 

 

德力木:“网上买的,网上买的你还特意拿线补!你怎么不补你的姆明睡衣啊?!”

黄仁俊:“因为我的姆明睡衣质量好,不会开线。”

德力木:“······”

 

 

 

 

都是我瞎编的毫无逻辑各位看官大人们见谅哈~

(为啥小年糕去127宿舍······你们嗑昀俊我也不介意)

么么哒

 


鲫鱼饼奶黄包

看看我们忙内叽桑的名品侧颜吧TTT

看看我们忙内叽桑的名品侧颜吧TTT

Dear DreaM

地租回来了!

蔚山妆造狠狠赞了。

地租回来了!

蔚山妆造狠狠赞了。

由于忘记哪天洗过了头而每天都要洗头、

一笔一划写下的心愿,光是我一个外人都觉得难过,更无法完全想象是有多崩溃……


一笔一划写下的心愿,光是我一个外人都觉得难过,更无法完全想象是有多崩溃……


Whdjoa

我说卷毛黄仁俊秒了!

我说卷毛黄仁俊秒了!

由于忘记哪天洗过了头而每天都要洗头、

这很霸总

  

  

  

  

  

  

二编(加了五张)

这很霸总

  

  

  

  

  

  

二编(加了五张)

opoh
  yuzu开通油管账号啦!!...

  yuzu开通油管账号啦!!!!!!!

  帝的同款头像速速搞起来(≧∇≦)/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

  yuzu开通油管账号啦!!!!!!!

  帝的同款头像速速搞起来(≧∇≦)/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

Whdjoa
软糯团子 适合让我啾一口

软糯团子

适合让我啾一口

软糯团子

适合让我啾一口

倒数十小时
无袖白发民x女仆装朝 *有参考

无袖白发民x女仆装朝

*有参考

无袖白发民x女仆装朝

*有参考

Yao_9e9

所以,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呢

所以,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