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虎虎 虎虎 的喜欢 huhu201665.lofter.com
夜过天微白

吾师(第三卷) 27

陈轲趴在了沙发上,两手背在身后、任凭何景深缚住他的手腕。


好像一点儿也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当似的。更没有觉得什么难堪。在爬上沙发之前他甚至主动从药箱里翻出来两片方形的纱布,卷成一团放嘴里咬着。


这可比咬什么抱枕方便多了。


前提是他老师能行行好,千万别让他报数。


何景深挑拣出一根泡得胀圆的藤条,随手在地上甩出密集的水线。与此同时沙发上的人倔强地跪起雙褪。


“你知道我为什么还是要打你。陈轲。”


陈轲点着头:“知道。”


藤条被放下来。在成片隆肿的棍伤中间比划一些看上去还可以下手的位置。何景深默默在心里数着数:一、二、三——九。九下。又把藤条移到屯部的下方,继...

陈轲趴在了沙发上,两手背在身后、任凭何景深缚住他的手腕。


好像一点儿也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妥当似的。更没有觉得什么难堪。在爬上沙发之前他甚至主动从药箱里翻出来两片方形的纱布,卷成一团放嘴里咬着。


这可比咬什么抱枕方便多了。


前提是他老师能行行好,千万别让他报数。


何景深挑拣出一根泡得胀圆的藤条,随手在地上甩出密集的水线。与此同时沙发上的人倔强地跪起雙褪。


“你知道我为什么还是要打你。陈轲。”


陈轲点着头:“知道。”


藤条被放下来。在成片隆肿的棍伤中间比划一些看上去还可以下手的位置。何景深默默在心里数着数:一、二、三——九。九下。又把藤条移到屯部的下方,继续一道道往下数到三十八。


最后的最后,藤条敲了敲陈轲**的外侧。


陈轲喓压得更低了。


“权力必须被关进牢笼,但法律和道德都未必关得住你。希望你以后无论何时都不要忘了这一顿打。”


“下次再让我知道你滥用职权为所欲为。不管你有着什么样的目的,不管那时候你多大年纪在做什么,只要我还活着,我都会让你付出比这顿打更深更痛的代价。”


陈轲再一次点头,“谢谢您,我明白。”


终于藤条选准了起点,轻轻地贴在人身上。


“四十下。好生受着。”


话音方落半空中刮开一道极致犀利的尖风——嗖!


——啪!


疼痛刹那传遍全身,陈轲猛地咬住纱布头皮发麻地吃了这一记打。


何景深右手握着藤条,紧挨着刚才一下抽出来的白痕:“你数学现在比我好,自己数。”


一瞬间风声再起,携带足够狠毒的力量精准无误地抽下来——又一道白痕乍然涌现。活像粉笔画上去似的。


而这时第一道白痕已转变成血一样猩红的颜色。破皮了。


陈轲极难过地看着眼前的纱布,鼻头上面塞了醋一样的。颤着声调:“二。”


“不想挨就直说。”藤条又敲了敲他身上,不甚满意地:“想挨就别矫情。”


陈轲扭紧眉毛提起一口气:“二!”


——嗖——啪!


很干脆地:“三!”


何景深中意了些。手上速度明显地快了。


——啪!


“四!”


——啪!


“五!”


……


啪——!


“十六。”


——啪!


“十七——”


这是绝对没有水份的责打。尽管并没有用尽全力、尽管避开了旧伤但仍让人没有招架的余地。随着数字的延伸陈轲的颤抖愈发明显、报数的声音也愈渐迟钝。额头上冷汗一颗颗地迸了出来。


何景深停了一下动作。藤条仍在他右手上,小臂和手腕配合用力——嗖——


啪!


“十八——”


啪——!


“十九——”


“二十……”


话语出口陈轲心头一凛,糟了!


没来得及落下的藤条半空中拐了个弯,生生收了回去。


何景深扶了扶眼镜,没什么表示地把藤条换到左手,动了动手腕又稳稳当当地比上来,贴着两道棍伤的中间、某个肿得不那么厉害的位置:“这一下不用数。”


抬起、落下、一气呵成!


藤条炮仗一样炸在肉上!陈轲直愣了三秒、在一股子令人绝望的剧痛当中抬高脖颈。他张开嘴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无助地把脸埋下去,朝着沙发里面落下两束清亮的泪。


“不要走神。”何景深说。“受罚的时候要认真。想想你到底做错了什么。”


随后他留给陈轲一些时间消化。藤条也回到了右手的手里。他知道刚才那一下到底有多重,肿痕上方绽裂鲜艳的血痕,而他自己手腕酸胀、久久地也没有退减。


“是我的错。请您继续。”并没有等上多久。陈轲这样说。


何景深问:“受得了?”


陈轲轻声答:“受得了。”


与此同时他挪了挪姿势、胸口贴紧了沙发,硬逼着自己把屯部耸直。


静了片刻,身后一凉又一道破裂的风!


——啪!


呼吸窒了一下,陈轲攥住双手:“二十!”


——啪!


“二十一——”


……


风声尖啸伴随嘶哑报数的声音,还有一些凌乱无序的呼吸。组成这房间里全部的光景。


墙角里的那些白色的机器、门背后面挂着的衣裳、甚至玻璃旁边的窗帘都一动不动地,像是生怕打扰客厅里头的两个人给自己再惹来什么祸事似的。


某一个时刻陈轲睁开眼,弥漫的水光模糊了视野,他用力甩了甩头,在一记撕裂皮肉的好打之后数道:


“三十七——”


还有三下——


啪!


“三,十——八。”


还有两下。


三十九,三十九,三十九……


默念了许久的数字迟迟不能出口。颤抖的牙关差点把舌头给咬了。陈轲转头过来。


何景深解开他手腕上的胶带,揉成一团往旁边垃圾桶一扔。顺便把他面前的纱布也扔了。


“饶你两下。”何景深说。


陈轲狠狠地发愣。


裹着血腥味的空气在喉头翻涌。疼得脱力的手擦去脸上的汗。继续发愣。


直到看见何景深放下藤条他都还不太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直到何景深转身走开他都还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直到卫生间响起流水的声音他忽然想起挨打前自己说过的话。


一下儿他睁大了眼睛,一下儿他张开了嘴,再一下他彻底绷不住了。抓着抱枕狠狠地咬上两口、最终没能忍住笑出了声。


—————


明日上班。下周再见:)

云川漫步

第四十一章 冰川与烈焰(2)-2

✓ 打🍒和🥒


“不是我主动的!我怎么可能主动……”


珞凇放下手中的绳索,从工具架上挑一柄黑色皮拍走过来,皮拍有着长长的手柄和宽大的拍头,皮拍前端挑起乌恒璟的下巴:“一个女生和你发生了关系,然后你告诉我,不是你主动的。”


……


……


乌恒璟捂着脸哭了起来。


完蛋了……


乌恒璟脑子嗡嗡作响,珞凇本就对他失望,如今再听到他如此丢脸的经历,恐怕会更加讨厌他了吧。


————————————

老地方见。


感谢 @米酒蛋泥 、 ...

✓ 打🍒和🥒






“不是我主动的!我怎么可能主动……”



珞凇放下手中的绳索,从工具架上挑一柄黑色皮拍走过来,皮拍有着长长的手柄和宽大的拍头,皮拍前端挑起乌恒璟的下巴:“一个女生和你发生了关系,然后你告诉我,不是你主动的。”


……


……



乌恒璟捂着脸哭了起来。


完蛋了……


乌恒璟脑子嗡嗡作响,珞凇本就对他失望,如今再听到他如此丢脸的经历,恐怕会更加讨厌他了吧。

















————————————

老地方见。



感谢 @米酒蛋泥 、 @云若秋汐... 、 @怜棠 、 @☁️ 、 @国宝 、 @韭妖妖 、 @天天都在赶due 、 @奶糖 、 @🧸 、 @be文学受害者 、 @一 请我吃甜品!!


感谢所有投喂粮票的朋友们!







隐藏结局是珞凇给小乌的回答~

🎁 记得敲隐藏结局解锁答案哦!




用用

【二十年】8

感谢@云深✨  的打赏!


————————

他没有理会我,手臂一使劲就把我整个儿按在了床沿上,一手牢牢按着我的腰,一手将我的裤子一把扯掉扔在一边,我下半身,登时赤,条条的,慌得连连蹬腿,被他拿膝盖一夹,全身上下顿时动不得分毫。

  折了两折的皮带紧跟着就咬上了我身后,噼噼啪啪,在四壁间激起响亮的回声。爸爸一言不发,只顾埋头打,毫无章法,也不给我留一丝喘息的余地,与其说训诫,毋宁说是泄愤。他仿佛不是在教训儿子,而是在殴打仇人。片刻功夫,辟谷上,大腿上,无一幸免,我痛得弓着背惨叫起来。

  “爸!爸!别打,别打啊!疼!爸爸!”

  那天的记忆后来回想时总蒙着一层淡...

感谢@云深✨  的打赏!


————————

他没有理会我,手臂一使劲就把我整个儿按在了床沿上,一手牢牢按着我的腰,一手将我的裤子一把扯掉扔在一边,我下半身,登时赤,条条的,慌得连连蹬腿,被他拿膝盖一夹,全身上下顿时动不得分毫。

  折了两折的皮带紧跟着就咬上了我身后,噼噼啪啪,在四壁间激起响亮的回声。爸爸一言不发,只顾埋头打,毫无章法,也不给我留一丝喘息的余地,与其说训诫,毋宁说是泄愤。他仿佛不是在教训儿子,而是在殴打仇人。片刻功夫,辟谷上,大腿上,无一幸免,我痛得弓着背惨叫起来。

  “爸!爸!别打,别打啊!疼!爸爸!”

  那天的记忆后来回想时总蒙着一层淡红的雾气,惟有疼痛分外真切。我着实是被吓坏了,半点也没有考虑到诸如形象骨气等问题,从头到尾一直在尖叫。起先是吓得,后来就纯粹是痛得。我不知道他打了多少下,只知道我痛得连气都喘不过来了,他才拿皮带点着我厉声喝道:“把眼泪收了!”

  我马上闭了嘴巴,可是痛哭又哪里是一时半会止得住的,憋得太急,反而更剧烈的抽搭起来。身后一大片针挑刀挖似的痛着,我眼泪止也止不住的往下掉。

爸喘着粗气问我,“昨天,是不是你缠着你哥要买零食吃的?”

  我瑟缩的点点头,这一来似乎又拱起了他的火,皮带夹着风声抡下来,“你就这么馋,不吃会死吗!会死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天天变着法的折腾你哥哥,大老远的非让他去接你放学,吃这个买那个,仗着他疼你,什么事都得按着你的心意来,不然就缠着他闹。你是要去照顾他的!他身体不好你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我痛得要命,头发尖是炸的,手指尖是麻的,连声叫道:“我知道我知道!”

  “你知道你还闹他!”又是一连串的皮带砸下来,“生你有什么用,成日里就知道招灾惹祸。我看你以后还敢再闹!”

  “啪嗒”,皮带落地。我抱着头瑟瑟发抖,两条腿哆嗦得不成样子,死活都不敢回头看上一眼。只听得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后,他拎着个袋子窸窸窣窣的离开了,回手反锁了大门。

  他去看哥哥了。哥哥还人事不省,自然让他们牵肠挂肚,可我现在疼成这样,他怎么就不能多看我一眼。

  房间里霎时间陷入了绝对的寂静,我慢慢放松了身体,只觉气塞咽喉,放肆的嚎啕大哭起来。

  房间里很安静,衬得我的哭声格外寂寥。我哭了好一阵儿,才摇摇晃晃的爬起来。这会儿身后很厉害的肿起来,像坠了两个沙包似的,我有点迈不开腿,拿镜子一照,从腰到大腿全是血点子,一道一道的檩子红里泛紫,有两三处打得厉害的地方连皮都掉了。

  我从来也没有伤成这样过,现下对着镜子望着这片惨不忍睹的皮肤,一时间心里的委屈成倍的翻涌而来,自怜又自伤。

  从头到尾,我做错了什么?哥哥吃零食发了病,不是我掰着嘴给他塞进去的,是他自己想吃的。他夜里发病是被我耽搁了,可我难道是故意睡死的吗?

所有所有的一切,细细想来似乎都和自己有那么点关系,可那终归是无心之失,何以现在都成了我的罪过!

  我光着两条腿站在地砖上,脚底下传来森森的凉意,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爸爸刚才骂我的话,一句一句,言犹在耳,他说:生你有什么用!你是要去照顾他的!

  我蓦然间想起以前总有邻居逗问我:“景年,以后要你照顾你哥哥,你愿不愿意啊?”

  是了,都是因为哥哥的病,爸妈才会生下我。我想起这些年来,爸妈总是忙啊忙,偶尔闲下来,也是拉着哥哥问长问短,吃了多少饭,喝了几口水,好用的好穿的,全都给到哥哥,他用剩下的才轮到我。这个家里,除了哥哥会照顾我怜惜我,我就像个没人管没人问的野孩子一样,孤零零的疯长。

  我恍然明天今天这场痛打的源头,是因为我没有物尽其用。归根结底,我这个人,我的出生,就是有条件的,有用处的。

  现在,就连哥哥能予我的那点仅剩的温存也成了禁忌,爸爸说得那样清楚,我是在闹他,我会害了他。

  我难过得不知所措,爬上床呜呜咽咽,哭累了睡过去,醒来了又接着哭,折腾了好几番,再睁眼时天已经黑透了。家里传来叮叮咚咚的声响,门缝里飘出淡淡的香气。是谁回来了?

  我扶着墙开了门,只见妈妈提着饭盒从厨房急匆匆的走出来,边走边解开身上的围裙,见到我便道:“给你留了饭,你记得吃,爸妈今晚不回来了,我得给你哥送饭去。”

  妈妈,妈妈回来了。

  我扶着门框,门厅里的灯光浅白微暗,妈妈挽着头发穿着围裙的侧影正在明暗交界,显得慈和而朦胧,孤寂了一整天的家似乎顷刻间就有了生气。

“妈妈,”我哑着嗓子叫了一声,心里一阵酸软,突然很想抱着她哭一哭,“哥哥醒了吗?”

  我的眼睛肿得很厉害,不用看都能感觉出来,也许是门厅里灯光太暗,妈妈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异样,她看了眼手表,道:“醒了,他没事了。”

  他醒了,他没事了。我心里陡然一松,这才敢小心翼翼上前两步,带着哭腔开口,“妈妈,你等一下,我腿疼…

  妈妈抬脚急匆匆的系着凉鞋上的扣子,“啊?哪疼?头疼?感冒了吗?抽屉里有药,自己找来吃,记着只能吃一片啊。”

  “不是,我腿……”砰的一声,铁门关闭的声音在这静悄悄的屋子里怪异的尖利响亮,徒留我惊慌失措的一声“妈妈”,尴尬的在四壁间空空的回荡。

  哥哥都没事了,你们怎么就不能看我一眼呢,我也很疼啊!

  既然你们已经生了我,你们怎么能这么对待我?

  我一瞬间几乎支撑不住,狠狠地咬了咬嘴唇,深吸一口气,倔强对自己说:“李景年,你是九岁的大孩子了,你不能掉眼泪,不能哭,你要相信爸妈还是……”

  话音未落,嗓子里已经酸痛的说不出话来,终于崩溃的失声痛哭。

云川漫步

第三十七章 碎裂-2

乌恒璟的脑子嗡地一声,巨大的自责瞬间吞没了他,他刚准备安慰宣静芙几句,卧室的门被骤然推开。


一个中年女人在两个人的搀扶下闯进来,中年女人脸色蜡黄、看起来很虚弱,她右边是一个中老年妇女,她左边的那个中年男子手里拿着摄像机,正在拍摄。


中年女人看见屋内的场景,怒斥道:“你——你这个畜牲!咳咳……咳,你把我女儿怎么了?!”


“妈——”宣静芙一下子哭了,“您别怪他!不关他的事!”


拿摄像机的男人义正言辞:“静芙,你不要怕这个xx!放心,是他x污了你,叔叔今天为你做主!”


“我的女儿啊!”宣静芙的母亲发出一声绝望的嘶吼,一下子扑过去扯床上的杯子,“你这个xx,我要杀了你...


乌恒璟的脑子嗡地一声,巨大的自责瞬间吞没了他,他刚准备安慰宣静芙几句,卧室的门被骤然推开。


一个中年女人在两个人的搀扶下闯进来,中年女人脸色蜡黄、看起来很虚弱,她右边是一个中老年妇女,她左边的那个中年男子手里拿着摄像机,正在拍摄。


中年女人看见屋内的场景,怒斥道:“你——你这个畜牲!咳咳……咳,你把我女儿怎么了?!”


“妈——”宣静芙一下子哭了,“您别怪他!不关他的事!”


拿摄像机的男人义正言辞:“静芙,你不要怕这个xx!放心,是他x污了你,叔叔今天为你做主!”


“我的女儿啊!”宣静芙的母亲发出一声绝望的嘶吼,一下子扑过去扯床上的杯子,“你这个xx,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我——”乌恒璟六神无主,喃喃道,“我不知道……阿姨,都是误会,我没有对你女儿……”


话还未说完,床上的被子被强行掀开,一下子暴露在镜头下面除了两个赤身x体的人,还有床的正中央,有一摊明晃晃的血迹,那是……xx初夜的落红?!


“啊!!!”

宣静芙的母亲看到落红,气得一声尖叫,扑在床边近乎昏死过去。


乌恒璟慌乱地滚落到地上,胡乱捡起衣服,狼狈地往身上套,可是还未等他穿上,就被拿摄像机的男人揪起胳膊,怒气冲冲地质问:“说!是不是你强x了宣静芙?!”


“不是!不是我!”

乌恒璟拼命摇头。


拿摄像机的男人怒喝道:“xx!人证俱在,你还敢抵赖?!把他绑起来,交给jc!”


先前搀扶宣静芙的母亲的另一个女人也附和道:“对!强x可是要判刑的,判他无期徒刑!”


什么……


什么无期……


乌恒璟只觉得浑身冰凉,仅存的理智告诉他绝对不能被交给jc,若是被判刑,他这一辈子就全毁了。


然而,宣静芙的母亲不依不饶:“判无期有什么用?判无期能换回我的女儿吗?!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xx啊,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宣静芙的母亲嘶吼着,要往乌恒璟身上扑,拼命地捶打乌恒璟,宣静芙猛地扑过来,含泪喊道:“妈!”


中年男人怒喝:“你说吧,这事怎么办?!”


乌恒璟只道:“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死到临头了,还敢狡辩?!”中年妇女怒斥,“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这就报警,让jc把你抓紧去判你无期徒刑!”


中年妇女作势拿出手机要报警,男人拦下她,语气沉着了不少:“小家伙,强x是很严重的罪名。目前人证物证具在,我们若是报警,你肯定逃不了坐牢,最少也是个无期徒刑。而且,我听说,牢里对待强x犯的待遇最差,你想想跟你关在一起的都是些什么人?那可都是社会的渣滓、穷凶极恶之人,他们会对你使什么手段,你能想象的到吗?像你这么细皮嫩肉的,哼,进去没几天就熬不下去了!”


“都别说了!”宣静芙红着眼眶,喊道,“乌恒璟,你走吧!快走!谁都不准拦他,否则,我跟他拼命!”


“你……”


乌恒璟没想到宣静芙到这时候竟然还想着保护自己,一时之间有些感动。


宣静芙见他没动,哭着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走啊!”


乌恒璟狼狈地抓起衣服胡乱往身上一套,冲出门去。






就在他刚刚冲出宣家大门的一刻,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失魂落魄的乌恒璟完全没想到要去接,可手机锲而不舍地震个不停,一直到他走到单元楼下,他才拿出手机。


等他看清来电显示的名字时,顿时感到血液逆流。


来电人:珞凇


















——————————————

感谢 @米酒蛋泥 、 @小虎 、 @怜棠 、 @何捷了解一下— 、 @笙箫 、 @国宝 、 @无因 、 @沈辞欢er. 等超过39位同学请我吃甜品和请小乌吃刀子!


感谢所有投喂粮票的朋友们!







哈哈!

仰天长笑,终于写到这里了!

爽!

明天开始咕咕!


🎁 隐藏结局是珞凇的电话内容~





用用

【沧海横流】【ABO】80

这章有拍~

——————

发情期的临近,令穆雪松的肌体异常脆弱,他甚至能清晰感受到衣料摩擦在皮肤上的粗粝感,疼痛亦成倍的放大了。而陆清的话,是比疼痛更叫他难以忍受的。


“我承认我的过失。你如果觉得为难,可以秉公处理。”


陆清简直要气笑了,“秉公处理?光是私放嫌犯这一条,你有几级军衔够撸的?你要真这么堂皇,就自己打报告卸了职!去吧!”


穆雪松垂下眼睛不说话了。


陆清把武装带折了折,手举起又落下。那股气头略压下去,他就不想再动手了,尽管他的原则已经退步到极限。陆清努力地把自己从“穆雪松的伴侣”这个身份里抽离出来,思量了半天...

这章有拍~

——————

发情期的临近,令穆雪松的肌体异常脆弱,他甚至能清晰感受到衣料摩擦在皮肤上的粗粝感,疼痛亦成倍的放大了。而陆清的话,是比疼痛更叫他难以忍受的。

 

“我承认我的过失。你如果觉得为难,可以秉公处理。”

 

陆清简直要气笑了,“秉公处理?光是私放嫌犯这一条,你有几级军衔够撸的?你要真这么堂皇,就自己打报告卸了职!去吧!”

 

穆雪松垂下眼睛不说话了。

 

陆清把武装带折了折,手举起又落下。那股气头略压下去,他就不想再动手了,尽管他的原则已经退步到极限。陆清努力地把自己从“穆雪松的伴侣”这个身份里抽离出来,思量了半天,才微微的叹了口气,说:“罚你停职两个星期,到时交份检讨给我。现在,”他用皮带轻轻敲了敲他的腰,“手扶墙站好。二十下,自己叫停。”

 

二十皮带,是新兵营里非常常见的惩罚。穆雪松带过兵,自然不陌生。他一声不吭,默默地双手撑住墙壁,微微躬身。

 

(发不出来,放彩蛋)


陆清气得磨牙,只好自己给他铺了台阶下,“够数了吗?”雪松这才低低地说:“够了。”

 

陆清把武装带扔在桌子上,又叹了口气,心里觉得很不舍得,“面壁,站军姿,站到我说停为止,听清楚了吗?”

 

穆雪松这会儿其实疼得腿都打颤,眼圈发红,却还是依言站好了。扪心自问,他也是带过兵的人,如果他的属下有人做出了和他一样的事情,他也是绝对不能容忍的。但是陆清,陆清不仅是他的上级,更是他的爱人,他从来没有把这两个角色分开过。

 

但是今天,陆清让他分清了。

 

面对伴侣,他自然可以随心所欲,但是面对上级,他没有说不的权利。

 

穆雪松抬眼看了下墙上的挂钟,这时已是清晨六点。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被他浑身的酸痛拉得极其漫长。身后火辣的疼痛这时已经平息了大半,徒留那种热热的肿胀感,神经在皮肉底下不停发跳。他清楚地感觉到手臂、肩背、膝盖和脚跟上的疼痛,从隐隐作痛渐渐发展到难耐的酸痛,再到麻木僵硬。

 

上午八点,陆清离开了办公室,走的时候并没有喊停。穆雪松登时有些绝望。

九点,他全身的汗水已经湿透了衬衫,汗珠沿着下巴滴滴答答地淌下来。

九点半,他怀疑自己要虚脱了。他只希望陆清能立刻、马上出现在他眼前。

十点,穆雪松已经不想讲理,他开始怨愤。“伴侣陆清”的角色重新压过了“上级陆清”,在他发情期这么特殊的时候,陆清居然这么粗暴地对待他。

十点十五,穆雪松决定这个月分居。

十点二十,他决定下个月也要分居。

十点半,一片一片的黑暗侵进了他的视野,雪松在摇摇欲坠中,咬牙切齿地想:好好地抱着你的官位吧,咱俩离婚!

 

-----

这章比较短~还是八百心心吧

中间放彩蛋了~


奈

是谁在全是狗狗猫猫的大热里,磕不起眼的小cp我不说

行动部的修狗和技术部的兔兔!

小蒋对猫猫的各种敌意除了因为他老大,有没有一种可能,还有一部分是因为晗妹天天一口一个沈老师。。。(但那又怎样,人家都是技术部门的嘛,兔兔和猫猫关系好点怎么了!)

——————————————

还有对不起城队!可我真的很想要角落里贴贴的小情侣!!

是谁在全是狗狗猫猫的大热里,磕不起眼的小cp我不说

行动部的修狗和技术部的兔兔!

小蒋对猫猫的各种敌意除了因为他老大,有没有一种可能,还有一部分是因为晗妹天天一口一个沈老师。。。(但那又怎样,人家都是技术部门的嘛,兔兔和猫猫关系好点怎么了!)

——————————————

还有对不起城队!可我真的很想要角落里贴贴的小情侣!!

九枣

16集李晗扒着蒋峰的手打电话,蒋峰就把手机靠近她好戳我,第二季一定要让这对在一起!

16集李晗扒着蒋峰的手打电话,蒋峰就把手机靠近她好戳我,第二季一定要让这对在一起!

苦笑壮士

我在雨夜遇见了半人半蛇的漂亮女人

那夜我在村口的一堆碎石后,看到了一个女人。

在瓢泼般的大雨里,她光裸着上半身,趴在石头上。

我本想拉女人起来,却发现她的背后长着一条蛇一样的尾巴。


楔子

天色将暗,阴霾聚集在村子的天空,似是将要降下雷雨,周围白墙黑瓦的建筑笼罩在一层朦朦的雾气里,远处紧紧关闭着窗门的那些房屋渐渐地变得看不真切。

陆离坐在檐下的长椅上,望着速写板怔怔出神,伴随着一阵轰隆的雷声,他猛地一惊,连忙把半点痕迹都没添上的速写板塞进画袋里,准备离开这里。

陆离是一名画家,他的手常年都握着画笔,每当坐到画板前都会心无旁骛地在纸张上留下自己的作品,而今天,他居然整整一下午都用来发呆而没有工作,这简直是从没有发生...

那夜我在村口的一堆碎石后,看到了一个女人。

在瓢泼般的大雨里,她光裸着上半身,趴在石头上。

我本想拉女人起来,却发现她的背后长着一条蛇一样的尾巴。


楔子

天色将暗,阴霾聚集在村子的天空,似是将要降下雷雨,周围白墙黑瓦的建筑笼罩在一层朦朦的雾气里,远处紧紧关闭着窗门的那些房屋渐渐地变得看不真切。

陆离坐在檐下的长椅上,望着速写板怔怔出神,伴随着一阵轰隆的雷声,他猛地一惊,连忙把半点痕迹都没添上的速写板塞进画袋里,准备离开这里。

陆离是一名画家,他的手常年都握着画笔,每当坐到画板前都会心无旁骛地在纸张上留下自己的作品,而今天,他居然整整一下午都用来发呆而没有工作,这简直是从没有发生过的事。

他现在的心很乱,就像是一团乱麻一般。

回到住宿的小旅馆时,雨点已经砸落了下来,陆离站在檐下敲了很久的门,旅馆老板才小心翼翼地将门开了一个小缝,先是戒备地打量了他一眼,又谨慎地看了看周围,才一把将他扯了进去。

“小伙子,我跟你说了很多遍了,现在是雨季,村子里有蛇女出没,没事不要在外面乱逛,若是被蛇女盯上了,命都会没有的!”

旅馆老板是一名六十多岁的妇人,此刻她用那双微微有些泛灰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陆离,满是皱纹的脸也绷得紧紧的。

陆离点了点头,和旅馆老板道了一声谢,拎着画袋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坐在床上,陆离又发了一会儿呆,随后他重新打开了画袋,拿出了速写板,右手挥舞着铅笔在画板上勾勒起来。

伴随着线稿一点点成型,一个人身蛇尾的女子出现在了纸张上,她浑身都是鳞片,两只眼睛睁得很大,吐出来的舌头分成两半,就像是蛇的信子。她直直地看着纸张外的陆离,目光潮湿而又阴冷。

陆离忽然想起了刚来到村子里时,村民对他说的话。

“蛇女最是不能招惹的,若是和蛇女对视了,最后的下场便是成为她的美食!”

1

三天前,陆离坐着大巴准备去沂水山涧拍照采风做新的油画素材,只是大巴车在路上抛锚,一行人下了车在原地等待,陆离耐不住寂寞,干脆远离了人群,径自往前走,直走到一处村子的入口。

村子不大,只有一条路通向村子里,路口很窄,一侧是湖,一侧是山,风景倒是不错。

只是陆离走进村里不久,便发现了怪异之处。

村子里很静,街上没什么行人,家家户户也不开门窗,陆离很疑惑,于是他便主动上前询问。

那人神情瑟瑟,说了一句,“这是雨季,有吃人的怪物出没。”

“怪物?”

“是啊,半蛇半人的怪物。”

村民说,怪物名为蛇女,是村子里的忌讳。

蛇女生来便有着一副蛇的样子,她有着人的上半身,还有蛇的圆润长尾,浑身长着细密的鳞片,连舌头都是分开了两条叉的,整体三分像人,七分像蛇,诡异的模样让全村人都十分惧怕。

只是到底还是村子里的人,也不能放任她不管,好在蛇女一直安分守己,所以村民们怕归怕,但依旧没有放弃她,只是怕她乱走吓到人,所以一直将她养在笼子里。

随着蛇女越长越大,她的五官愈发美艳,一头长发又黑又密垂到地面,一双眼睛微微上挑,顾盼生辉间,竟能让人忍不住落魄失魂。

因为村子里有蛇女存在,有不少邻村的人觉得新鲜而来观看她,慢慢地,来的人不只有邻村人,还有一些城市里的人专程开着车来村子里看蛇女。

人们都说,藤合村是神仙庇护的地方,蛇女的存在便可以证明这一点,她虽然模样生的怪,但神话传说里,伏羲和女娲也是人身蛇尾,他们是一方神灵,护佑天下苍生。

藤合村风景秀美,建筑风格也颇为复古,再加上蛇女的存在,来到村子里游玩的人变得越来越多。随着旅游业的发展,原本贫穷的小村子变得越来越富裕了起来。

直到后来,村子里来了一个马戏团。

一群长相或美艳或怪异的男男女女涌进村子,会倒立喝啤酒的男人、可以把整个身体塞进小小箱子里的女人、还有会算数的猴子和会跳舞的山羊……一套节目演下来周围一片欢呼和掌声,无论大人和孩子都纷纷拍手赞不绝口。

村子里的人都很欢迎马戏团的人,还为他们安排了住宿,但是没有人会想到,马戏团的人来到这里是有目的的,是为了蛇女。

马戏团的人想买下蛇女,日后让她跟随着自己大江南北地表演节目,但是村长拒绝了,理由是蛇女是村子里的人,不能被放弃。

马戏团团长知道,从村长这里争取到蛇女的想法是不可能实现了,于是他眯起了眼睛。

蛇女是一棵摇钱树,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放弃的。

当夜,所有人都陷入了睡眠,马戏团团长来到了关着蛇女的笼子前,他避开所有人,偷偷地用从村长身上偷来的钥匙打开了蛇女的笼子。

那个夜晚天气很阴,月亮的光芒在乌云后时隐时现,藤合村一直很静,连往常喜欢吠叫的狗都回到了窝里。

第二天天明时,村里没有了那个赚足了眼球的马戏团,而是多出了很多具被撕扯得七零八落的尸体。

尸体是在山上被发现的,有男有女,包括马戏团的团长,所有人的头都是被端正地摆在地面上,他们的眼睛睁得很大,里面填满了恐惧。所有尸体的心脏都不见了,在尸体旁能看到零零碎碎的肉块,上面依稀还能看到人类的齿痕。

人们都说,是蛇女干的,因为被囚禁多年心怀怨恨,所以在挣脱牢笼后杀了所有的人。

尝过人肉滋味的猛兽都会上瘾,蛇女也是。

所有人都知道,蛇女并未离开,依旧藏在村子的某个角落里,警察来了一次又一次,但都没能找到她。而每逢雨天,蛇女都会现身捕食,她的捕食对象是所有看见她的人。

据传,蛇女的眼睛仿佛有魔力,一旦和她的视线对视,便会失去对身体的控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挖出心脏,成为蛇女口中的美食。

因为有怪物出没,藤合村的确热闹了一阵儿,但也只是一阵儿罢了,因为在死了几拨人之后,再没有人敢进去藤合村。

2

陆离见到了蛇女,在一个雨夜里。

他误打误撞地闯进这里,本想尽快离开,但一场山体滑坡毁了出村子的唯一一条路。村子里不知为何又忽然没有信号,联系不上外界,陆离心里干着急,却又没有办法。他不知道第多少次前往村口查看情况,但都一无所获。

直到他在村口的一堆碎石后,看到了一个女人。

女人很美,皮肤很白,像是长年不见光,头发很长,漆黑发亮。她在碎石后探出头看着陆离,面无表情,不发一言。

在瓢泼般的大雨里,她光裸着上半身,雨水不住地从她的肌肤上倾泻而下。陆离隐隐约约地看到了那皮肤上有墨绿色的纹路,但是他并没有注意,看着女人沉默趴在石头上的样子有些担忧。

“发生了什么?姑娘你是受伤了吗?”他问。

女人不回答,依旧静静地看着他。

陆离转到碎石后面,他本想拉女人起来,却在看到眼前场景的一瞬间呆立在原地,动都不敢动一下。

他看到了一条粗长的蛇一样的尾巴。

蛇女看着他,忽地动了动身子,对着陆离伸出了一只手。

陆离退后了一步,几乎是连滚带爬地逃离了村口,他不敢回头,更不敢去回想刚才的场景。

他和蛇女对视了。

陆离是无神论者,但是即便他平时可以抬着下巴夸夸而谈科学,但是当他亲眼见到不可思议的景象的时候,他是真的慌了。

他有时会怀疑那一切是不是自己的一场梦,但是蛇女显然是真实存在的,因为陆离总是会在各种不可思议的地方遇见她。比如草堆中、稻田上、甚至是水泊里,蛇女总是挺着上半身静静地看着他,微微地吐着信子。

当时间慢慢变长,最初的恐惧也消退了大部分,陆离相信,蛇女是有话想对他说。

在旅馆住了很多天之后,雨季仍在持续。

因为一直下大雨的原因,村口的路便一直被那些碎石泥土堵着,陆离最初很急迫地想离开这里,是因为蛇女的传闻让他有些恐惧。但到后来他改变了想法,忽然觉得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也好,因为他想找到真相。

暴雨时无法出门,陆离手痒,便窝在旅馆里画油画,画布上是当初趴在碎石后的蛇女,淡淡地却又冷冷地望着他。

陆离画得很入神,只是画着画着,他眼角的余光忽然看到墙上贴着的年画娃娃的眼睛,迅速地掠过了一道亮光。

这种感觉真的不是很好,陆离停下了笔,他走到年画娃娃贴画前,仔细地看了看,这才发现年画娃娃的瞳孔部位是空的,之所以他一直没有发现,是因为贴画后面的墙壁上涂了一层黑色的漆。

陆离下意识地撕下了贴画,蓦地发现贴画后面是一小块黑色的木板,木板嵌在墙里,轻轻一用力就可以推开。陆离推开了木板,视线顿时一亮,木板后竟连通着隔壁的房间。

刚才是有人拿来了木板,用年画娃娃的眼睛偷窥他?

陆离打了一个寒战,只要一想到这么多天来,他的全部生活场景都暴露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他就忍不住觉得头皮发麻。

陆离跑下了楼,有些恼怒地找到了旅馆老板,问她隔壁住着什么人,为什么墙壁是连通的。

老太太对着他咧开了嘴笑了,“你的隔壁并没有住人,只有我们两个人住在这里啊。”

3

陆离几乎是用逃命一般的速度逃出了旅馆的。

旅馆里只有两个人,那偷偷看他的,一定是那个老人无疑了。

越想越慌张的时候,陆离冒着雨来到一家饭馆,饭馆很冷清,几乎没什么客人,他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坐下,店老板走过来递了一条毛巾给他。

“小伙子,擦擦雨水,你来得刚好,我们店大厨刚刚做好了一锅肉,今天你可真的是有口福了!”

陆离点点头表示感谢,下意识地问了一句,“是什么肉?”

“猪肉。”

老板神秘兮兮地笑了笑,去了后厨。

陆离向四处打量了一眼,忽地看见了餐馆柜台上摆着一个小小的招财铜像,铜像有些旧,是人身蛇尾的样式,看上去有些年头了。

这个招财铜像有些眼熟,陆离仔细想了想,忽然发现这铜像他在旅馆里面的前台上也看见过。

陆离想到这里,他沉思了片刻,忽然睁大了眼睛。

不只是这些招财铜像,还有旅馆房间里的年画娃娃、村子小广场中央的人形泥塑,以及方才一家店铺外墙壁上的人物壁画,所有的人都有着一条蜿蜒扭曲的蛇一般的长尾巴。

明明这是一个将蛇女传得堪比妖魔的村庄,为何这里的村民会制造出这么多蛇女模样的人物形象,这哪里是把蛇女当做鬼怪,分明就是将蛇女当做自己的图腾!

老板将一碗肉缓缓地端了上来,伴随着一阵扑鼻的肉香味,陆离皱紧了眉头。

这个味道很怪,有些黏腻,但不可否认很香,香得太过而有些怪异。

陆离拿着勺子在碗里搅了搅,一个长条状的白色物体浮上表面。

赫然是一根人类的手指!

陆离顿觉恶心,他起身干呕,疯狂地跑出了菜馆。

这个村子不对劲儿!

陆离一直跑到村口,在那堆碎石中,他再次看到了熟悉的蛇尾,蛇尾的主人转过头看了他一眼,随即缓缓地向着山上爬了过去。

于是陆离也着了魔一般地跟上了蛇女,瓢泼一般的大雨里,他的视线变得有些模糊,但是他死死地盯着前方的那个蜿蜒行过的身形,他跟着那道影子一直爬到了半山腰的一处坡地。

蛇影消失的时候,雨势渐小,陆离蹲下身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他的视线忽地被地面泥土中露出的一截惨白色的东西吸引住了。

陆离怔怔地看着那东西看了好久,又颤颤地伸出手去扒开周围湿润的泥土,随着泥土被一点点地拨到旁边,一个人类的头骨一点点地出现在了陆离的眼前。

陆离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发了很长时间的呆,才猛地坐起来,疯狂地伸手扒开地上的泥土来。

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是心里有一个声音告诉他必须这样做,他不知道自己在土壤里挖了多久,只知道天色从大亮到黯淡,两只手血肉模糊痛到麻木。

借着朦胧的月色,几具零零碎碎的人体白骨出现在他的眼前。

陆离是一个画家,是一个对艺术锲而不舍地追逐了很久的画家,为了画出更生动形象的人体,他甚至学达芬奇去研究人体解剖。

未完结,点击下方【赠礼】,“奶茶”以上即可解锁“隐藏”大结局~

还请喜欢的小仙女多多支持哟!✧ෆ◞◟˃̶̤⌄˂̶̤⋆biubiu~么么么么么~

小笑会奉上更多大家喜欢的作品!

作者/海泊蓝

原标题:《有怪莫怪:蛇女》

梧萌
提拉米苏后续来啦,不仅好吃还超美的,稍微装饰一下,氛围直接拉满啦~
提拉米苏后续来啦,不仅好吃还超美的,稍微装饰一下,氛围直接拉满啦~
熄灯噔噔噔
“我等你回家” 是客单仅展示

“我等你回家”

是客单仅展示

“我等你回家”

是客单仅展示

柠檬漫游

春分🌿

感受一下春天的呼吸吧~

(猜猜有几只水母,第一个答对的送一张同款复制画)

春分🌿

感受一下春天的呼吸吧~

(猜猜有几只水母,第一个答对的送一张同款复制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