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胡萝卜须 胡萝卜须 的喜欢 huluobuxu11686.lofter.com
云川漫步

不太深的夜。再聊五毛钱的🙈话题。

事情的起因:


我:痛、痛……痛痛痛!!!


女王:痛么?我怎么觉得你挺爽的。...



事情的起因:


我:痛、痛……痛痛痛!!!


女王:痛么?我怎么觉得你挺爽的。


                                                                                                                                                                                                                                                                                                   

                                                                                       

























我:我们定一个安全词吧。


我:否则每次我喊痛你都不停下来。


女王:(无辜)因为我觉得你是在表达“爽”啊。


我:🙃🙃🙃


女王:行,那你想定什么?


我:按规矩,应该定个在情景内不常用到的词。















我:就定“傻x”吧! 😁😁😁
























于是:


我:痛、痛痛……傻x!傻x停手!!


女王:🙃🙃🙃


女王:呵呵。(然后更大力了)


我:啊——!!!!(破音






























以上就是今晚我腰伤发作,请女王帮我按摩的全过程。


结果现在我更痛了




想歪的同学请自行面壁哦!~



以及,因为腰伤不能久坐要请假几天











云川漫步

第四十章 冰川与烈焰-2

✓ 限制,震慑,言语场景play

✓ “让你好好长长记性”


“礼仪呢?”


“谢谢先生。”


“记住了?”


“记住了,先生。”


“记住什么了?”


“不能对您顶嘴,不能口不择言,不能忤逆您。”


“再有下次,你对我出言不逊——”


珞凇冷峻严肃的语气,让乌恒璟丝毫不怀疑那人会说到做到。


算起来,自两人见面至今,他顶撞珞凇的次数多到数都数不过来,每一次珞凇都以绝对的宽容,将他竖起尖刺的攻击全盘收下,那人如同一尊稳重的山峰,任他如何推搡都不会动摇分毫。


可这一次,珞凇动了手。...


✓ 限制,震慑,言语场景play

✓ “让你好好长长记性”







“礼仪呢?”


“谢谢先生。”


“记住了?”


“记住了,先生。”


“记住什么了?”


“不能对您顶嘴,不能口不择言,不能忤逆您。”


“再有下次,你对我出言不逊——”



珞凇冷峻严肃的语气,让乌恒璟丝毫不怀疑那人会说到做到。


算起来,自两人见面至今,他顶撞珞凇的次数多到数都数不过来,每一次珞凇都以绝对的宽容,将他竖起尖刺的攻击全盘收下,那人如同一尊稳重的山峰,任他如何推搡都不会动摇分毫。


可这一次,珞凇动了手。






















————————————

老地方见。


感谢 @米酒蛋泥 、 @怜棠 、 @安安安安阳 、 @国宝 、 @纸宣 、 @韭妖妖 、 @若小曦~~~~~ 、 @靖易 、 @叟小宝 、 @123789 等超过45位朋友请我吃甜品!

感谢所有投喂粮票的朋友们!












今天的隐藏结局是“惹我失望的代价”,内含气场全开的珞秉寒。

🎁记得解锁隐藏结局哦~






云川漫步

第四十一章 冰川与烈焰(2)

✓ 姜的新用法


“给你一次机会,向我坦白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我问,你答;谨言,慎行。若是答得令我不满意——”


老地方见。


————————————

感谢 @长草的古右右 、 @隰有榆杨 、 @是只小包子呀 、 @怜棠 、 @韭妖妖 、 @方方 、 @米酒蛋泥 、 @枕眠 、 @国宝 、 @幽灵 ...

✓ 姜的新用法







“给你一次机会,向我坦白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我问,你答;谨言,慎行。若是答得令我不满意——”





老地方见。















————————————

感谢 @长草的古右右 、 @隰有榆杨 、 @是只小包子呀 、 @怜棠 、 @韭妖妖 、 @方方 、 @米酒蛋泥 、 @枕眠 、 @国宝 、 @幽灵 等超过43名朋友请我吃甜品!


感谢所有投喂粮票的朋友们!






每天看一群不靠谱的人搞出新的不靠谱方案来,气死我了。

套用梗就是——“天天跟你们这群虫豸在一起,情况怎么能好起来呢!”


还是看你们评论快乐。

连夜码了一章出来,不放彩蛋,蹲个评论。








云川漫步

【GB】来年燕归再逢君

✓ 女帝 x 深沉忠犬将军,一发完

✓ 你终于亲手将背叛自己的爱人凌迟处死……


“其罪一,贪赃枉法,以权谋私。其罪二,结党营私,枉法诬贤。其罪三,骄奢……”


皇帝坐在高高的大殿之上,神情冷酷地看着下面跪着的男人,耳边太监逐字逐句地念着殿下那人的罪过,那人跪于地上,表情淡然,好似一桩没有生命的死物,直到最后,太监读出谋逆犯上,凌迟处死、诛灭九族,那人的表情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似乎对于这个结局,早有预料。


皇帝看着那人,冷声问道:“可曾悔过?若你知悔,朕可念你封疆有功,免除凌迟之刑,赐你一死。...

✓ 女帝 x 深沉忠犬将军,一发完

✓ 你终于亲手将背叛自己的爱人凌迟处死……











“其罪一,贪赃枉法,以权谋私。其罪二,结党营私,枉法诬贤。其罪三,骄奢……”



皇帝坐在高高的大殿之上,神情冷酷地看着下面跪着的男人,耳边太监逐字逐句地念着殿下那人的罪过,那人跪于地上,表情淡然,好似一桩没有生命的死物,直到最后,太监读出谋逆犯上,凌迟处死、诛灭九族,那人的表情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似乎对于这个结局,早有预料。



皇帝看着那人,冷声问道:“可曾悔过?若你知悔,朕可念你封疆有功,免除凌迟之刑,赐你一死。”



那人淡笑,叩首下去:“臣罪当诛,谢主隆恩。”



很好。



死到临头还这么嘴硬。



皇帝的眼神,又冷下去几分。



——他都不惜命,朕又何必替他爱惜?



皇帝冷声道:“拖下去。”



即将被凌迟处死那人,是权倾朝野的大将军,曾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是替皇帝开创盛世的功臣,更是,皇帝的挚爱。



皇帝看着侍卫将那人拖走,忍不住失神——他们,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皇帝是大虞第一位女帝,幼时,她本是大虞无忧无虑的公主。



她的父皇是大虞的开国皇帝,先帝与母后极为恩爱,先帝一生不曾册封其他妃嫔,有且仅有两位子嗣。顺理成章地,公主的皇兄成为太子,太子自先帝登基之后便随父皇打理朝政。



那时的公主,是整个大虞最幸福的人——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和父皇母后的宠爱,却不必像皇兄一样,每日处理朝政,劳心劳神。



公主的日常,是吃喝玩乐、享受人生。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七岁的公主,第一次见到少年将军。



当时,公主正要两位宫女陪她放风筝,风筝越飞越高、越飞越远,线却忽然拽不动了。公主心想,大概是,风筝线缠到树上。



于是公主绕过层层围墙,顺着风筝线找去,发现先帝的御书房外,一个少年正恭敬地垂手立在院里。他似乎在等什么人,因为在烈日之下立了许久,后颈的衣襟皆被汗水湿透。



公主好奇地上前往他背后推了一把:“你是谁?”



少年转过脸,公主惊呆了,这个少年竟生得如此好看?



唇红齿白,面容清秀,穿着一身青白衣衫,左边脸颊上,是一滴泪痣,明明浑身散发着冷峻的阳刚之气,却因这颗泪痣,平添几分柔和的唯美。



公主只觉得,自己从未见过这般俊美的少年。



少年见到公主,立刻跪下说道:“臣参见公主殿下。”



“既然你认得本宫,”公主扬起头,“那么本宫命你为本宫做一件事。”



“殿下请吩咐。”



公主不怀好意地眨眨眼:“你都不问问,是什么事?”



少年恭敬地说道:“殿下是君,君命不可违。”



明明是个看起来和公主年纪相仿的少年,讲出来的话却像个老夫子一样古板,他一本正经的样子让公主觉得很有趣,命令道:“本宫命你,将本宫的风筝取下来。”



少年眉心一动,大概是没想到公主的命令居然如此无厘头。



“怎么,想反悔?”



“臣不敢。”



不敢?那就还是想咯!





少年终是什么都没说,他是武将世家,身手矫健,三两下便爬上树梢,却停在树梢上,久久不曾动弹。



“你怎么还不下来!”



“殿下,风筝线缠到一个燕子的窝,里面有一窝燕子。”



“真的吗?让本宫看看。”



公主生性顽皮好动,也跟着要往树上爬。



少年立刻制止:“殿下千金之躯,不可冒险。”



宫女太监们也惊呼“万万不可”,哗啦啦跪倒一片。



公主却不理睬那些宫女,理直气壮地对少年说:“你刚才还说君命不可违!现在本宫命你将本宫拉上去,看燕子!”



少年无奈,只得小心地拉着公主爬上树梢。



那是公主第一次见到雏燕。



初生的燕子是一堆毛茸茸的小团子,周身覆盖灰色软毛,缩在窝里张着小嘴,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可爱极了。



公主和少年在树梢上围着燕子,看得聚精会神,公主忽然说道:“你的手划伤了。”



少年这才注意到,自己方才在爬树的过程中,手腕被锋利的树枝断口处划出一道血口,不等少年说“没事”,公主已经掏出一块祥云锦帕,三两下缠绕在他的手腕上。



公主笑眯眯地看着少年:“缠上本宫的帕子,便是本宫的人。”



少年不知公主此话何意,不知她是信口而言还是认真许诺,只觉得自己心脏漏跳一拍。



他张了张口,正准备说话,却见先帝和自己的父亲从御书房议事出来……





因为连累公主涉险,少年毫无意外地被父亲拖回府中狠罚一顿家法,趴了整整一个星期才下床。



虽然经历惨痛,少年和公主,却成为了好朋友,公主日日邀请少年进宫玩耍。



一来一往,日子过去半月。



青梅竹马,因此两小无猜。



公主与少年的最后一次见面,是他来到宫里,向公主告别。他要随父亲去边塞打仗,此行经年,不知何时回来。



那时候,他只是公主的众多玩伴之一,可不知道为什么,听说他要走的那一刻,公主的心里蓦然一酸。



“何时回来?”



“臣不知。”



“会打胜仗吗?”



“臣竭力。”



“不知、竭力!你嘴里能有句准话吗?!”



“臣……”少年木头一样跪在地上,讷讷半晌,憋出一句,“臣知罪。”



公主被他一句“知罪”噎得半死,一腔怒火尽数憋了回去,气呼呼地命令道:“去边塞以后,不准看别的女孩子!”



少年终于说了第一句准话——“臣,领命。”



公主也终于笑起来,拉过他的手,将他扶起来,郑重地说道:“等你归来之时,本宫要封你为妃。”



少年低着头想要抽回手,手心却被公主紧紧攥住,不让他走。



“殿下,休要胡闹。”



少年说道,耳廓却飞快地红了。



公主道:“你放心,本宫会像父皇一样,一生一世,只娶一名妃子。”



少年又要跪下,却被公主制止,他一本正经地说道:“殿下,君是君,臣是臣,臣……不敢高攀殿下,罔顾礼法。”



公主怒道:“你甭管什么礼法!本宫就问你愿不愿意嫁给本宫?”



他脸红了。



一块木头,居然脸红了。



他红着脸,轻轻点了点头。



他害羞地样子真可爱!



公主这样想着,在他侧脸飞快地亲上一口——“那可就这么说定了!来年燕归之时, 你必须回来,成为本宫的男妃。”







可谁也没想到,他这一走,便是天翻地覆。



一年、两年、三年……



新春的燕子来而复走,边疆的战事延绵不绝,一连九年,少年都未曾回都城,公主也没见过少年。



说句实话,少年走之后,公主确实伤心了一阵子,但很快便找到新的玩伴。公主从来都不缺玩伴,日子一久,早就将少年抛诸脑后,连同幼时的承诺,都被视作童言儿戏,一笑了之。



太子知书达理、温文儒雅,平日里喜爱在宫内静静读书,公主则更像父皇,虽是女儿身,却酷爱行军打仗,闲暇时总爱骑马射箭、钻研兵法。



十六岁那一年,公主纳了第一位男宠。



男宠生得眉清目秀,左边脸颊上一滴泪痣。



公主只觉得他长得有几分面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就好像她梦中之人本该长成这样。







震荡,发生在仅仅一年后的十七岁。



那年春节,太子暴病而亡、皇后薨逝,仓促之间,先帝将公主立为太子,同年四月,先帝驾崩,给公主留下四位顾命大臣。



原本无忧无虑的公主没有任何理朝经验,尚来不及从父兄死讯的悲痛之中缓解过来,便被赶鸭子上架,成为大虞的新君。



登基大典,设在十日后的黄道吉日。



然而,先帝驾崩后不过两日,其中一位顾命大臣便串通都城守军,起兵谋反。公主完全没接触过朝政,与各位将军全然不熟,仓促之间来不及调兵,能指挥的仅有六千御林卫,在宫城之内拼死抵抗。公主凭借闲暇积攒下的兵法功底,竟是以少击多,苦撑七日。



第八日,御林卫死伤大半,余者不过两千。终于,城门被破,叛军攻入宫城,公主披甲上马,削铁如泥的利剑在公主手中斩落一颗颗叛军的头颅,以一当十。



然而,寡不敌众。



公主在叛军的周旋中渐落下风,就在叛军首领手中长剑即将刺穿公主胸膛的那一刻,叛军首领忽然双目瞪圆,直挺挺地从马背上摔落。



他的背上,插着一支长箭。





公主震惊地抬起头,只见此箭来自远处一位执弓的将军,下一秒——耳边铺天盖地传来阵阵呐喊,军旗猎猎,十万边塞虞军赶到,瞬间扭转局面,将叛军完全压制。



压制叛军之后,为首的那位将军,也是射箭救下公主的那位将军,跪在公主的马前,恭敬地朗声说道:“臣,救驾来迟。”



是了,她现在不再是公主,是大虞的新帝。



险些丧命的皇帝,丝毫没有露出惊慌,她镇静自若地请将军平身,当场封他为大将军,并以帝王的身份颁布口谕,救驾有功者,皆有重赏。





叛乱平息后,战士们清理叛军和御林卫的尸首,将军陪着皇帝沿着宫墙漫步,皇帝漫不经心地与将军闲聊,得知自己派出去求援的士兵未出城就被叛军斩获,因此才一连七日都无人救援。幸好将军在得知先帝驾崩的消息时,猜到会有叛乱,率十万虞军连夜赶来,否则……



皇帝看着将军的面孔,只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可是听将军说,他自幼随父亲在边塞打仗,数年未回过都城,二人理应是没有见过。



皇帝顺理成章地问道:“将军为大虞驻守边塞多年,妻儿可还习惯?今后,将军便定居在都城,可将他们也接来都城同住。”



将军听到这句话,木头一样的脸上先是露出一个极为惊讶的表情,那个惊讶一闪而过,便被他隐藏起来,再开口,仍是寻常的恭敬口吻:“臣,不曾娶妻。”



皇帝只当将军是因忙于国事无暇娶妻,因此略一颔首,随口许诺:“将军救驾有功,待朕登基后,定为你指婚。”



闻言,将军忽然扑通一下,双膝跪地,脸上涌起一股浓得化不开的哀伤。





——等你归来之时,本宫要封你为妃。



——本宫就问你愿不愿意嫁给本宫?



——你放心,本宫会像父皇一样,一生一世,只娶一名妃子。



——来年燕归之时,你必须回来,成为本宫的男妃。





原来,两个人孩童时代的诺言,只有一个人当了真。



另一人只当是童言无忌,再见面时,连故人都认不出了。



边塞那些年,将军真的守身如玉,从未碰过一个女人。他一直在等着,等公主长大,等她娶他为妃,不想再见面时,公主已是一国之君。



当这一刻,已经成为皇帝的公主提出为将军指婚,将军心里百感交错。



可转念一想,现在的她,早已不是无忧无虑的公主,而是大虞的皇帝,是整个大虞至高无上的神。



君臣,本应有别。



他怎么敢奢望皇帝封自己为后?



将军默默地,将儿时的童言封存在心底,暗自发誓永不提起。他终是重重叩首,一字一顿地说道:“臣,谢陛下恩典。”







新皇登基后,还来不及指婚,边塞又遭敌军骚扰,皇帝御驾亲征,命将军领兵随同,誓要踏平边塞蛮夷。



皇帝亲自在战场上督战,冷不防远处射来一支冷箭,千钧一发之际,将军飞扑过来,为皇帝挡箭,却被利箭射穿琵琶骨。



那一场,他们大获全胜,将军却中箭昏迷不醒。



皇帝把将军安置在自己的大帐,派最好的军医治疗。



是夜,皇帝议事完毕回到帐中,只见将军因为箭伤,发起高热来。皇帝撩开纱帘,只见将军虚弱地躺在床上,闭目休息,长长的睫毛遮住眼睑,高烧之下,将军素来沉稳的面庞泛起不正常的红色——这一刻的将军,不是往日那个攻无不克的战神,他脆弱得惹人心疼。



皇帝看呆了。



皇帝这一生,见过无数好看的男子,可他们加起来,都没有将军好看。



以往,皇帝只当将军是他最得力的心腹之臣,从未动过其他念头。可这一刻,望着高热的将军,皇帝突然情动。



烛火被吹熄,红红的烛泪颤颤巍巍地落下,烫到桌面上,凝固成一滴朱砂痣,那一粒朱砂,与将军脸颊上的泪痣相互辉映,深深地刻进皇帝的心底。纱帐被放下,她小心翼翼地接近,像是赏玩一件价值连城的珍宝。



意乱情迷之际,支在戈壁上大帐都仿佛在颤抖,天地之间再没有别人,只剩下这一双眷侣。将军的身体,烫得吓人,却带来致命的满足,滚烫的温度烧穿一切礼法限制,烧穿帝王的理智,也将两个人遥远的距离烧成灰烬。最后,皇帝在将军伤口旁轻轻地烙下一个吻,两人相拥而眠。







从那一刻开始,他们之间的关系变了味。



朝堂之上,他是大虞的大将军,是手握重兵的股肱之臣。



寝宫之内,他是皇帝挚爱的男妃,与帝王在纱帐内翻云覆雨。



众人皆知大虞的将军骁勇善战、冷酷无情,可唯有皇帝见过,他在床上面红羞涩的模样。无论他们欢好过多少次,将军在皇帝面前,永远如第一次时的青涩。



他习惯做朝廷的冷面将军,不习惯做帝王的男妃,他总是羞于袒露自己的快乐,皇帝却总喜欢逼他露出情动的表情,每每看到大将军变得如蝴蝶翅膀一般脆弱美丽,她都忍不住再来一次。





“喜欢吗?”



“喜欢。”



“喜欢朕这样对你吗?”



“喜欢。”



“这样呢?”



“喜……呃,喜欢。”



“那么,喜欢朕吗?”



“能得陛下恩宠,是臣的福分。”



龙床之上还能文绉绉地说这么官方的话,皇帝自然是不满意,以锦带绑了他,直到他哭着说“喜欢陛下”,才算饶过。





食髓知味。



得他之心,而天下美人黯然失色。



不久,皇帝遣散所有后宫,独宠他一人。





皇帝曾以为,他们会一直这样下去,做一对神仙眷侣,不料树欲静而风不止,看似平静的朝堂之下,正汹涌着一股股暗流,别有用心之人伺机而动,随时准备将这位根基不稳的年轻帝王推翻。



先帝留给皇帝的四名顾命大臣,一位在先帝驾崩时已经谋反,还有三位,蠢蠢欲动,三位重臣数次干涉皇命,把持朝政要职以中饱私囊。御林卫也不止一次向皇帝汇报,三名顾命大臣密谋推翻圣上之事。然而,权臣家族在大虞树大根深,整个朝廷遍布他们的耳目,找不到能够充分信任的心腹处理此事。更何况,谁出面处理此事,便要得罪大虞权贵,必不能善终,因此无人敢做。



最后,将军说,我来。





将军亲自组织围剿,随着一颗颗顾命大臣的人头落地,重臣全部被清洗,一时间人心惶惶,身为刽子手的将军,也成为众矢之的。



众人指责将军枉法诬贤,谋害朝廷重臣,弹劾他的奏折雪花一般地往皇帝御书房里涌。



他们弹劾的理由五花八门,一会儿说他居功自傲,一会儿说他欺压百姓,皇帝对此一概不信。



直到,一封奏折明晃晃地写了“妖媚惑主”四字罪名。





皇帝大怒,要将上奏的大臣腰斩,却被将军拦下。



将军说,陛下若是斩了他,便是坐实臣惑主之罪。



皇帝反问,那当如何?



将军提出,正巧近日,边塞蛮夷又蠢蠢欲动,不如让他去边塞镇守一年,扫平蛮夷,也避避风头。





皇帝恩准了。



不料将军这一走,弹劾他的声音非但没有消停,反而变本加厉。



一会儿传来将军马踏青苗,一会儿传来将军与边城守军发生冲突,一会儿又传来将军索贿,皇帝的一封封密诏被送往边疆,告诫将军谨言慎行,却都杳无音讯。



直到最后,皇帝的御林卫亲手截获将军与蛮夷部落的信件,信中显示将军已经被敌国收买,将军把大虞的边境布防全盘托出,以换取部落长老之位。



皇帝龙颜大怒。



她没有想到最爱之人就为了区区一个长老之位,竟然敢背叛她、背叛大虞!



大虞的大将军还不够好吗?她待他还不够好吗?她几乎给了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



可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他居然想要联合敌国颠覆大虞!



她立刻让御林卫把将军缉捕审判。



将军毫无抵抗,悉数认罪。



将军几乎得罪所有的利益集团,大臣们都恨不得杀之为快,因此这一次,非但无人替他求情,反而墙倒众人推,大臣们争先恐后地弹劾他,生怕他身上的罪名还不够多。



终于,大殿之上,皇帝判他凌迟处死、诛灭九族之刑,打入天牢。







是夜。



天牢的地上潦潦铺着干稻草,将军身穿囚服,佩戴镣铐,坐在地上,凝望高高的狱墙,忽而一席明黄出现在事业中。



将军不曾抬头,戴着沉重的镣铐叩首:“罪臣,参见陛下。”



他还是那么好看。



尽管俊脸蒙上灰蒙蒙的一层土,手腕脚腕皆被铁链磨破皮,却掩盖不住他的英气。



皇帝屏退众人、解除镣铐,天牢之中,仅留他们二人。





一壶酒,一瓶药,一炷香。



皇帝当着将军的面,亲手把毒药倒进酒里。酒盅被推到将军面前,香柱被点燃。



昏暗的天牢里,皇帝表情冷酷,不发一言,将军看着面前的酒盅,认出这大概是剧毒“绝香散”。绝香散无色无味,服入者,尽可再活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后,便气断身亡。



将军淡淡地笑了,到底皇上还是赏了他痛快,他费劲地撑起身子:“罪臣,谢陛下恩典。”



“为何投敌?朕待你,还不够好吗?”皇帝冷道,“古人云,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还剩一炷香的时间,朕,要听实话。”



将军叹了口气。



是啊,只剩一炷香了,他的目的已经达到,现在,也终于可以坦白了吧?



“寄给蛮夷部落的书信,是臣算准时机,知道会被御林卫截获,才故意寄出。陛下要成为大虞的仁君,因此杀戮功臣之事,陛下不能做,只能由臣来做。如今四大家族皆已瓦解,大虞朝中再不会有能够威胁陛下的势力。陛下唯有一件事还需要做,便是将臣这个谋害忠良的小人,杀以祭天。杀了臣,陛下便可将一切罪名推到臣身上,是臣枉法诬贤,才使陛下对先帝顾命之臣大开杀戒。”



“臣知道陛下断然不肯斩杀臣,因而出此下策,远走边塞。桩桩过失,皆是臣有意为之。臣所收贿赂,分文未动,皆存于臣之祖宅,陛下派人抄臣的家即得。臣父母均亡,家仆皆散,心中了无牵挂,唯独有一样……”



将军说到这里,戛然而止。



——唯独有一样,臣,愿陛下保重龙体、万岁安康,愿陛下开创太平盛世,愿大虞百姓安居乐业。



竟是如此?



竟是如此?!



根本没有什么背叛,有的只是那个人深沉的爱!



这个蠢货!为了成全朕的英明,竟想到以死谢罪?



朕是大虞的皇帝,朕是说一不二的天子,大开杀戒又怎样?做不成仁君又如何?朕还需要你来舍身成仁?!



皇帝气得抓起将军的衣襟准备质问他,不料从衣襟夹缝中,掉出一块帕子。



将军见状要去藏帕子,却被皇帝抢先一步,夺过锦帕。



这块帕子看起来年数已久,被人悉心珍藏,可是……怎么看起来如此眼熟?!



“这是……朕的锦帕?”



皇帝认出,那是她当公主时贴身使用的锦帕。



她儿时的贴身锦帕怎么会在将军手中?



——你的手划伤了。



——缠上本宫的帕子,便是本宫的人。



——等你归来之时,本宫要封你为妃。



尘封的记忆逐渐苏醒,儿时的童言一下子涌上心头,皇帝震惊地望着将军:“是你?!”



难怪!



难怪她少时宠幸过的男人都有相似的容貌,难怪她第一次见到将军时便觉得像梦中人,原来竟是他!



将军叩首:“陛下请恕臣欺君之罪。”



“你为何不早说?!”



“君是君,臣是臣,臣不敢高攀陛下,罔顾礼法。”



高攀?礼法?!



糊涂啊!这人怎么这么糊涂?!



该说的不说,不该说的乱说!



香,快要燃尽了。



脆弱的香灰掉下一截,赤红的燃点疲乏地灼烧,香柱烧得只剩半寸。



来不及了……



待到香柱燃尽,将军的寿命也将走到尽头。



毒性逐渐发作,将军只觉脑袋昏昏沉沉,原本孔武有力的身子此刻软绵绵的,他的呼吸变得很慢很慢,眼睛都要睁不动。



偏偏那个愚蠢家伙还叩首说:“为全陛下英明,臣死而无憾。”



皇帝一挥衣袖:“放肆!朕是天子,朕不准你死!”



“陛下,”将军还想说什么,可是身子不听使唤,他伏到地上,坚挺的后背再也直不起来,他虚弱地说道,“香快燃尽,臣也将油尽灯枯。臣恳请陛下移步,不要让臣的尸首,脏了陛下的眼睛。”







——若有来世,臣不愿再做将军,不入朝政,只愿为心爱的姑娘,守一窝雏燕。







次日,大将军暴毙狱中的消息传遍朝野。



他是罪人之身走的,死后不得厚葬,尸首只能扔到乱葬岗,任由野狗啃食,随蝼蚁一同腐烂。



皇帝终于巩固政权,励精图治、重用贤臣,他仁心施政、爱民如子,终于成为大虞一代明君,可唯有皇帝自己知道“孤家寡人”这四个字的意思。



这四个字是剜肤之痛,字字泣血。



皇帝还是日复一日地坐在高高的大殿之上,听众人颂万岁圣明,可大虞朝堂已经只剩臣子,不再有心腹,那个甘愿为大虞、为了皇帝背负千古骂名的将军,已经永远地不在了。





——来年燕归之时,你必须回来。



年复一年,寒来暑往,燕子归来又走,筑巢产卵,诞下一窝窝雏燕。



而当初那个愿意陪公主爬上树梢看燕子的少年,却永远地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



来年燕归,不逢君。

















——————————

只是想写一个“意难平”的小故事,没想到写了这么多字。


补一个HE版结局,在彩蛋里。

🎁免费粮票解锁超甜结局~




云川漫步

第四十一章 冰川与烈焰(2)-2

✓ 打🍒和🥒


“不是我主动的!我怎么可能主动……”


珞凇放下手中的绳索,从工具架上挑一柄黑色皮拍走过来,皮拍有着长长的手柄和宽大的拍头,皮拍前端挑起乌恒璟的下巴:“一个女生和你发生了关系,然后你告诉我,不是你主动的。”


……


……


乌恒璟捂着脸哭了起来。


完蛋了……


乌恒璟脑子嗡嗡作响,珞凇本就对他失望,如今再听到他如此丢脸的经历,恐怕会更加讨厌他了吧。


————————————

老地方见。


感谢 @米酒蛋泥 、 ...

✓ 打🍒和🥒






“不是我主动的!我怎么可能主动……”



珞凇放下手中的绳索,从工具架上挑一柄黑色皮拍走过来,皮拍有着长长的手柄和宽大的拍头,皮拍前端挑起乌恒璟的下巴:“一个女生和你发生了关系,然后你告诉我,不是你主动的。”


……


……



乌恒璟捂着脸哭了起来。


完蛋了……


乌恒璟脑子嗡嗡作响,珞凇本就对他失望,如今再听到他如此丢脸的经历,恐怕会更加讨厌他了吧。

















————————————

老地方见。



感谢 @米酒蛋泥 、 @云若秋汐... 、 @怜棠 、 @☁️ 、 @国宝 、 @韭妖妖 、 @天天都在赶due 、 @奶糖 、 @🧸 、 @be文学受害者 、 @一 请我吃甜品!!


感谢所有投喂粮票的朋友们!







隐藏结局是珞凇给小乌的回答~

🎁 记得敲隐藏结局解锁答案哦!




云川漫步

第四十一章 冰川与烈焰(2)-3

乌恒璟的脸色变幻哪里逃得过珞凇的眼睛,珞凇语气冷了几分:“今晨我电话你时,你撒谎说自己在家。现在看来,你似乎还瞒了不少事。”


“先生,我……”


珞凇面无表情地打断他的话:“你又为自己赚到了一个绳结。”


两个绳结的威胁下,乌恒璟也顾不上胡思乱想,竹筒倒豆子一般把事情的经过通通说了出来,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只盼着珞凇能看在他坦白交代的份儿上,轻些惩罚。


珞凇听完,还是没做任何评价,只是继续问道:“第四个问题,昨晚的事,除了你和宣静芙,还有没有别人知道?”


这个问题,一下子击穿乌恒璟的心理防线,他立刻想起今晨被宣静芙的母亲和亲戚么围堵拍摄时的尴尬、无措以及羞耻...



乌恒璟的脸色变幻哪里逃得过珞凇的眼睛,珞凇语气冷了几分:“今晨我电话你时,你撒谎说自己在家。现在看来,你似乎还瞒了不少事。”


“先生,我……”


珞凇面无表情地打断他的话:“你又为自己赚到了一个绳结。”


两个绳结的威胁下,乌恒璟也顾不上胡思乱想,竹筒倒豆子一般把事情的经过通通说了出来,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只盼着珞凇能看在他坦白交代的份儿上,轻些惩罚。


珞凇听完,还是没做任何评价,只是继续问道:“第四个问题,昨晚的事,除了你和宣静芙,还有没有别人知道?”


这个问题,一下子击穿乌恒璟的心理防线,他立刻想起今晨被宣静芙的母亲和亲戚么围堵拍摄时的尴尬、无措以及羞耻。


乌恒璟呜咽一声,双手捂住脸,滑坐到小腿上,一边摇头一边哭道:“别问了,我不想说……”


他哭得既伤心又脆弱,珞凇却不为所动,皮拍再次碾压上他的身体:“两个绳结,我替你说,恩?”


“不要……”

乌恒璟立刻哭着拒绝。


珞凇凉凉地:“不要什么?”


“不要绳结……”


小孩满脸委屈,可惜没人惯着。


“不要绳结,便自己陈述。”


逃无可逃。


“小芙的母亲,还有其他人……他们一早闯了进来,还拍了照,”乌恒璟膝行一步,抱住珞凇的大腿,大哭起来,“先生,先生帮帮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没有碰她,我不是故意伤害她的,您相信我!”


在乌恒璟看不到的地方,珞凇扬了扬眉毛——总算知道求先生帮他了。


不过,珞凇表面上仍是丝毫不动容的样子,继续问道:“最后一个问题,今晨电话里,为何要撒谎?”


为什么……


乌恒璟的心脏,像被无数根尖针狠狠刺了一下,密密麻麻地痛。















————————————

感谢 @moumou 、 @怜棠 、 @喋喋以喋以喋喋 、 @是只小包子呀 、 @莯小鱼 、 @九离弦音 、 @一醉自救 、 @何捷了解一下— 、 @国宝 、 @T'a mo 、 @黎山延 、 @韭妖妖 、 @晊恦 等超过44名朋友请我吃甜品!

感谢所有投喂粮票的朋友们!


特别鸣谢季里季气的 @米酒蛋泥 远程指导,药到病除,昨天还动弹不得、只能在床上挺尸的竹子,今天又活蹦乱跳地爬起来写文了。









小乌为什么要撒谎呢?

🎁隐藏结局见~ 




云川漫步

第三十一章 规矩与训诫

珞凇在书房抽到第三支烟的时候,乌恒璟才推开书房的门,姗姗来迟。


书房里暖气开得很足,珞凇立在窗边,将窗户留了一个口子,尽管如此,屋里还是有一股淡淡的烟味。


他见乌恒璟进屋,按灭还剩大半支的烟。


先生不是刚刚抽过一支吗?这转眼又一、二、三……足足三支?烟瘾这么大吗?


乌恒璟愣了一下,脑子里蹦出一个念头——吸烟有害健康。


他旋即想起来,现在不该是他管教珞凇的时候,而是珞凇管教他。


此时此刻,冷静了许久的乌恒璟已经将客厅的污浊和姜条都收拾干净,虽然珞凇给他的要求是“穿好上衣”,但他还是连同裤子一起穿上。


穿戴整齐的乌恒璟褪去刚才方寸大乱的模样,显得冷静多...


珞凇在书房抽到第三支烟的时候,乌恒璟才推开书房的门,姗姗来迟。


书房里暖气开得很足,珞凇立在窗边,将窗户留了一个口子,尽管如此,屋里还是有一股淡淡的烟味。


他见乌恒璟进屋,按灭还剩大半支的烟。


先生不是刚刚抽过一支吗?这转眼又一、二、三……足足三支?烟瘾这么大吗?


乌恒璟愣了一下,脑子里蹦出一个念头——吸烟有害健康。


他旋即想起来,现在不该是他管教珞凇的时候,而是珞凇管教他。


此时此刻,冷静了许久的乌恒璟已经将客厅的污浊和姜条都收拾干净,虽然珞凇给他的要求是“穿好上衣”,但他还是连同裤子一起穿上。


穿戴整齐的乌恒璟褪去刚才方寸大乱的模样,显得冷静多了。


他刚搬进来,书房的布置还未结束,整箱整箱的行李被堆在角落里。乌恒璟的眼神落在角落里的两个大箱子上——两个箱子从外表看,只是普通的硬箱,然而里面……


谁也不知道,硬箱之内,赫然是整整两箱有关珞凇的照片、书籍和材料。


乌恒璟忽然庆幸,由于季蕴心坚持要他搬来这间公寓住,导致他匆忙搬家,还没将行李收拾完毕,否则岂不是……他脸颊一阵阵发热,他不敢想象,若是被珞凇看到自己的“藏品”,他该如何解释。


乌恒璟望向立在窗边的珞凇。


那个人离他那么近……


近得,只要他伸出手,便能触及。


珞凇要他“好好想清楚要不要接受我的管教”,他怎么可能会拒绝呢?


他根本不可能拒绝珞凇,甚至,那是他一直以来的奢望,他奢望着能够被珞凇管教却始终得不到。


他卑微又渴望地仰望珞凇,就像掩藏在尘土中的砂砾仰望灿烂星辰。


而如今,神明问他:是否愿意接受他的管教。


乌恒璟的喉咙一阵阵发紧,紧张让他感到口干舌燥,他望向珞凇,干巴巴地说道:“我……愿意接受您的管教。”


“好。”

珞凇对此毫不意外。


乌恒璟也对珞凇的反应并不意外。




珞凇走到书桌前,并不坐下,他面对面站在乌恒璟面前,淡道:“乌恒璟,我要提醒你,训诫与你以前玩的那些实践游戏不同。实践是平等的,游戏双方拥有同等的权利,你们共同商榷彼此都能接受的游戏范围和行为准则。而训诫是不平等的,你只有选择是否开始的权利,其余一切权利都在我,训诫的范围由我划定,你必须遵守我的准则与理念,无条件接受我的惩戒。”


这……


乌恒璟愣了,一时间没有说话。


他幻想中的训诫,是能够被一位他敬服的师长引领着,那个人会严厉地斥责他的错误,但也会宽容地原谅他,他会在这个过程中获得救赎。


但是……训诫是不平等的?


“你必须遵守我的准则与理念,无条件接受我的惩戒”,听起来似乎没有问题,可是乌恒璟的心里仍然弥漫着一股不安,这与他想象得不一样。


乌恒璟的迷茫,一丝不差地落进珞凇的眼睛里,珞凇说道:“看来你对训诫一无所知。那么,我方才让你好好想清楚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他的语气并不严厉,纯粹地陈述,却让乌恒璟身后一紧。


珞凇又道:“我换一种问法:你了解过我的理念,了解过,我的老师吗?”


乌恒璟完全慌了神:“您的……老师?”


这一次,珞凇的语气带了几分严厉:“你不知道我有过老师。”


如果那一天的乌恒璟足够敏锐,他便能捕捉到,此时此刻珞凇说的是“有过”,而不是“有”。


一字之差,天差地别。


可惜,他没有。


他完全沉浸在珞凇严厉的语气里,慌忙说道:“我知道的……段华卿是您的老师吧。”


段华卿,这个早已淡出圈子多年的名字,或许在乌恒璟这一代的人之中知名度并不高,然而,对于季蕴心、珞凇那一代的圈内人而言,他绝对称得上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有人喜欢他,有人反感他。


但有一点,无论是仰慕或是反感他的人都不曾否认——段华卿,是一名出色的训诫者。


即使是旗帜鲜明地作为段华卿反对者的季蕴心,也曾说过“如果你希望学习怎么做一位训诫者,就去看看段华卿吧”。


在珞凇的少年时代,段华卿是北庐城里的风云人物,他开设私学讲课,他的学生遍布整个北庐城,他收徒只论品德不论出身,学生里既有布衣、也有权贵。


珞凇,便是他的学生之一。


乌恒璟暗中仰慕珞凇多年,自然知道,他的老师是段华卿。


珞凇听罢乌恒璟的话,淡道:“上一个对老师直呼其名的人,大概是传瑞。怎么,你要跟他一样叛逆?”


乌恒璟被这话吓得冷汗都掉下来,连忙道歉:“不不不……我没有,对不起对不起……”


“不必紧张,我不过是确认你的想法,”相较乌恒璟的手足无措,珞凇倒是表现得颇为淡定,“这个问题,将来我与你深聊。你现在只需明白,训诫即霸权,不可避免地存在我的意志强加于你,我会严厉地束缚你,你将失去许多权利,例如处置自己欲望的权利。但是,我会尽可能尊重你的独立人格、照顾你的感受,例如允许你主导部分规则的制定。”


乌恒璟眨着眼睛望向珞凇,满脸写着“我听不懂”四个打字。


“我说得太深奥了?”珞凇温和地问道,他换了一种更浅显的说法,“当你实践的时候,你保有一切权利,在你觉得疼痛难当的时候,你可以随时通过喊‘安全词’来结束实践。但是训诫没有安全词,你必须且只能接受我对你的惩罚,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如果你实在挨不下去,可以要求我将你绑起来。”


珞凇唇角一勾,似是一个浅浅的微笑:“我的规矩是,捆束后的惩罚数目,按原定数目的四倍进行。”


乌恒璟:?!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四倍?!


他下定决心绝对不会要求珞凇将自己绑起来,就是再难再痛也一定自己熬下去。


直到后来,亲自体会珞凇的手段之后,乌恒璟才明白为什么是四倍。


因为,在珞凇的规矩下,倒扣加罚过多而导致惩罚数目翻倍实在是家常便饭。



“称呼、流程、规矩,”珞凇一项一项,不疾不徐地说道,“首先,称呼,你以何来称呼我?”


乌恒璟犹豫道:“我……应该叫您什么?”


“你想叫什么?”


我可以叫什么……


珞凇像是听到了乌恒璟没说出口的问题,提示道:“老师、师父或是先生?”


“有什么区别?”


“这项权利给你,你可以选择任何令你向往的称呼。你我之间的关系,不因你的称呼而改变。不过,一旦你选择某个称呼,从今往后,须以此称呼我。”


“先生,可以吗?”


“可以,”珞凇道,“平日里我没有要求,正式训诫时,你想以何自称?”


“我……我吗?您是我先生的话,我便是您的……学生?”


最后两个字一出口,乌恒璟脸颊一烫。


“这有什么值得害羞的?”


“没有,我……不太习惯……”


确实,这就是很正常的称呼,和圈内那些玩出花的“xx”、“xx”之类的完全没法比,但是一想到自己会乖乖捧着规矩说“学生知错了,请先生责罚”,乌恒璟便羞得耳朵都红了。


此时此刻的乌恒璟,可爱极了,然而珞凇没有调侃他。


训诫状态下的珞凇是严肃的。


严肃里,不失温柔,令人生不出绮念,却不至于噤若寒蝉。


“慢慢习惯,”珞凇言简意赅地说道,“其次流程。每次训诫开始前,跪姿陈述错误。对于遗漏错误,惩罚翻倍。”


“正式训诫期间,规矩有三条:第一,不准挣扎,否则倒扣。第二,不准求饶,否则加罚。第三,不准欠账。今日罚,今日毕。”


“惩罚结束后,手写《思过书》。思过书经我审查通过,训诫结束。”


“我不主张将人罚到声嘶力竭、血x模糊,所以,初定的惩罚数目一定在你可接受范围内,除非你屡次破戒导致倒扣加罚过多。”


“听明白了吗?”


他语速不快,确保乌恒璟能够听清并充分消化每一个字。


乌恒璟答道:“明白。”


珞凇却提醒道:“称呼。”


呃……


刚说过就忘记了……


乌恒璟赶忙说道:“明白,先生。”


“很好,”珞凇给了一个表扬,短短两个字,却让乌恒璟的整个心脏都沸腾起来,“最后一项,规矩。我对你的约束分为两项:学业和事业。学业上,你上学期的平均绩点是2.86。”


乌恒璟呼吸一滞。


珞凇竟然会知道他的成绩。


他们学校的GPA制度满分5分,满分100分的考卷,达到90分以上给4分、80分以上给3分、70分以上给2分,60分以上给1分,60以下不得分。


GPA 2.86大概就是百分制七十多分的水平。


“刚开始,不对你要求过于严格,这学期平均绩点达到4.01。”


如果说,刚才的乌恒璟仅仅是呼吸停滞的话,这一次干脆连心跳都停了。


“对你要求不过于严格”和“这学期平均绩点达到4.01”这两句话,上下文有关系吗?


有吗?有吗?有吗?!


平均绩点4.01简直是他做梦都达不到的成绩啊!


而且,珞凇的态度根本不是在询问他意见,而是直接宣布结论啊。


“先生……”乌恒璟战战兢兢地开口,“可不可以稍低一点?”


“理由?”


“从2.86到 4.01的差距太大,我……做不到。”


珞凇好似淡淡地“呵”了一声,像一句轻笑,而后——“这不是理由。”


乌恒璟:……


你能看到我哀怨的眼神吗?


珞凇道:“我说过,会尽可能照顾你的感受,所以如果你能够给出合理的理由,我会考虑减轻你的任务。”


真的……吗?


乌恒璟调整思路,斟酌着说道:“之前,我只需要学习就好。现在,我不仅需要学习,还需要处理公司的事,精力和时间都被大大消耗,所以,能维持与上学期一样的成绩已经很不容易,再要提高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珞凇淡道:“这应当是你决定接手公司之前考虑的事,而不是现在。因此,理由不成立。”


乌恒璟:?


“只要你足够勤奋,平均绩点4.01并不是一件难事。如果你担心怠惰,我不介意提供监督。”


珞凇说得云淡风轻,乌恒璟却听出一身冷汗来,赶忙说道:“不……不必了……”


人这种生物真的很奇妙。


得不到的时候,拼了命地想要得到。


可如今,当珞凇说要时刻监督他的学习时,乌恒璟立刻打了退堂鼓。


开玩笑,如果珞凇每天都盯着他学习,他真的有可能被罚死。


这与他对今日训诫的预期完全不一样。


他本以为,今日的训诫是珞凇狠狠地教训他今天上午的行为。


怎料,根本没开始算那笔账,他就肉眼可见地债台高筑了。


接着,乌恒璟听到珞凇说道:“既然学习难,那么逃课、抄答案、漏交或少交作业等行为,都是不允许的。若有充足理由不去上某节课,必须率先向我请假。否则,任何犯规行为都将受到惩戒。”


乌恒璟硬着头皮应道:“明白,先生。”


珞凇道:“事业不如学业,没有量化指标,我会慢慢教你。今日只给八字训则:求是进取,仁心爱民。以此作为你今后的行事纲领。”


乌恒璟其实没太听明白,他只是默默将这八个字记在心里,而后答道:“明白,先生。”


珞凇继续说道:“在生活琐事方面,同样没有量化指标。我不会对你有过分严苛的要求。我要求你在大是大非上严格自律,但生活小事,我允许你适当放纵。我允许你适当地熬夜、饮酒、食用垃圾食品、保留与高级趣味无关的爱好等,但不准过度。我相信作为一个成年人,你有能力分辨“适度”和“过度”的区别。一旦过度,将受惩戒。”


“同理,对于你的仪态谈吐,也不做严苛要求。我不要求你时刻保持完美仪态,亦不要求你时刻保持文明用语,但正式场合必须大方得体、礼貌待人。同样,作为成年人,你有分辨场合差别的能力。一旦逾矩,将受惩戒。”


这一条,确实不算严苛。


乌恒璟知道,圈子里的管教很多都会要求全方位自律,熬夜滥食、低级趣味都被严格禁止,更加不允许粗口和怠惰。


他有些惊讶。


因为他以为,严肃如珞凇,必定会在生活方面有诸多要求。


可没想到,珞凇远非他想象中的那般古板。


严格却不刻板,这样的理念让乌恒璟耳目一新,使他对珞凇,又增添几分仰慕。



乌恒璟答道:“明白,先生。”


珞凇道:“原本,还有一项内容,我会给予你一项或是几项家法戒具。但是鉴于你的特殊情况,我不会固定你的家法戒具,会使用一切我认为合适的手段和工具对你进行训诫。”


彼时,乌恒璟还不太明白什么“鉴于你的特殊情况”,是怎样的特殊情况。


但是,在不久的将来,他便明白了。


而他应下这条之后,随之而来的,便是珞凇与他清算过错。












——————————

感谢 @米酒蛋泥 、 @小虎 、 @做你的路人甲 、 @虎虎 、 @纸宣 、 @云若秋汐... 、 @Cissica 、 @舟舟 、 @一醉自救 、 @有没有 、 @铁岭煎饼大王 、 @若小曦~~~~~ 、 @心畏无畏 、 @123789 、 @亦洛 、 @兮兮 等超过100位朋友的甜品投喂!


感谢所有投喂粮票的朋友们!




我回来啦!

双更的量送给大家,另有近1k字的彩蛋!




1)

“求是”与“仁心”

求是,指做事时,应当博学慎思、明辨笃行。

仁心,指做人时,应当心怀仁义、兼济天下。


求是仁政,再加上领袖那句“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基本就是我的理念了。



2)

有彩蛋,彩蛋是一个脆皮小乌接受训诫的日常。


脆皮,不仅生理脆,心理,也脆。


❤免费粮票即可解锁彩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