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嘛 的喜欢 ineed0.lofter.com
JP
  好饿好饿好饿呜呜呜

  好饿好饿好饿呜呜呜

  好饿好饿好饿呜呜呜

JP
  妈的其实只要是和主角我都可...

  妈的其实只要是和主角我都可以 但是主要还是偏着一对呜呜呜 我想吃饭呜呜

  妈的其实只要是和主角我都可以 但是主要还是偏着一对呜呜呜 我想吃饭呜呜

10⁵今天有没有饭饭吃
完——全——偏离最初设想的一...

完——全——偏离最初设想的一张——

尝试了新的海浪画法x

虽然是意料之外的效果但是我还挺喜欢的><




完——全——偏离最初设想的一张——

尝试了新的海浪画法x

虽然是意料之外的效果但是我还挺喜欢的><


阿拉阿拉
一格子全是赤黑🥰🥰🥰

一格子全是赤黑🥰🥰🥰

一格子全是赤黑🥰🥰🥰

阿拉阿拉
请赤司君一直看着我。   (如...

请赤司君一直看着我。

  (如果赤司君一直只看着我就好了)

请赤司君一直看着我。

  (如果赤司君一直只看着我就好了)

阿拉阿拉

【赤黑】过期日记

-短打,帝光赤黑,黑子退部后


他就这样贸然地来了。


管家的电话接通至赤司的卧室,告知了少爷这位年轻的不速之客的来访,赤司在三楼遥遥望下去,看清安然立在门口的一小点浅蓝,心跳异样地加快。


那封退部届还躺在他左上桌角一摞书的最上方,信封上墨蓝的钢笔字迹文雅俊秀之中暗藏锋芒,与书写之人的脾性如出一辙。


赤司从卧室出门一路飞奔向螺旋向下通往一楼客厅的路上,身影擦过半开着的赤司征臣的会客室的门——意识到这点时,他已经来不及收住脚步,坐在那台沉重的精致实木桌前的父亲,一定看到了他冒失的样子。


果然,他在身体刚刚越过门口半米左右的时候,房间里传来父亲...

-短打,帝光赤黑,黑子退部后

 

 

他就这样贸然地来了。


管家的电话接通至赤司的卧室,告知了少爷这位年轻的不速之客的来访,赤司在三楼遥遥望下去,看清安然立在门口的一小点浅蓝,心跳异样地加快。


那封退部届还躺在他左上桌角一摞书的最上方,信封上墨蓝的钢笔字迹文雅俊秀之中暗藏锋芒,与书写之人的脾性如出一辙。


赤司从卧室出门一路飞奔向螺旋向下通往一楼客厅的路上,身影擦过半开着的赤司征臣的会客室的门——意识到这点时,他已经来不及收住脚步,坐在那台沉重的精致实木桌前的父亲,一定看到了他冒失的样子。


果然,他在身体刚刚越过门口半米左右的时候,房间里传来父亲的声音,


“征十郎。”


于是当管家亲自为黑子引路走至三楼时,看到的就是赤司笔直地站立在会客室门口,向门内微微欠身,听着其中的男人严厉训斥的场面。


“很抱歉,大概要让黑子同学稍等一会儿——”管家熟练地向身后的男孩儿轻声表达歉意,却没有立刻迎来黑子礼貌的回应,那双方才一直遮挡在微长额发的阴影之下的浅蓝瞳仁,此刻亮晶晶地露了出来。黑子微微昂头,并未有一瞬被管家的话语惊扰,他仅是将目光笔直地投向了不远处的赤司的侧脸,安静而心无旁骛地看着他。


“让哲也久等了。”


直到赤司面前会客室的屋门合上,赤司才终于能转回头来从容地问候,他似乎没有一丁点儿被同龄人目睹了被训导全程的尴尬和局促,得体而礼貌地请管家通知后厨端来一些额外加糖的香草奶昔与水果。


“不知道我家的甜品师做出的奶昔能不能合哲也的胃口,大概风味会和快餐店有所差异。”


黑子跟在他的身后走入赤司的卧室,华丽的暗红与亮银色装点的房间,黑子伸手去碰了碰门口左手边墙面上悬挂的相框边缘,繁琐雕刻的铜制相框有别样的压抑与厚重。


于是黑子不甚客气地开口说,“既然有所差异,那自然是不怎么会合胃口。”


黑子看清身前赤司的背影明显因为他的话僵硬了一瞬,几秒种后肩膀却又更加放松下来。


那双美丽而精明的眼睛向他转了过来,黑子连忙将视线稍向下,挪至赤司稍柔和的鼻尖与脸颊,避免直接面对那双眼睛。


“哲也是觉得,交给我退部届的那天说的话还不够解气,于是追到了我家里来继续骂我吗?”


糟了,原本温和无害地微笑着的下半张脸此刻也添了赤司征十郎独有的艳丽的刻薄,他的嘴角几乎是恶劣地向上挑起,扯出一个黑子难于招架的挑衅笑容。


黑子只得将目光再度下移,落至赤司的脖颈喉结,以及微敞开的衬衣领口之下若隐若现的锁骨。


“请坐吧,我洗耳恭听。”


赤司的手正引领着黑子的视线,看向赤司身侧的沙发位置。

 

 

 

坐下之后,黑子的手稍向侧边伸长,很容易够到了压在那封退部届之下的暗红色本子,大约有他两个手掌的大小,硬质的外壳,环扣没有上锁,于是轻易地翻开。


“喂——喂,”耳边果然立刻响起带着笑意的嗓音,“那可是我的日记本,哲也都不问我的同意就拿来看吗?和你平日里伪装的绅士礼貌还真是不搭调。”


黑子翻页的手并未因他的话而慢下来,他随手翻开当中一页,饶有兴致地逐句阅读起来,同时回敬着,


“上一次赤司君在这个沙发上亲吻我的时候,也没有问过我的同意啊。”

 

「夜里梦到了黑子,好像做了很长的梦……

……

他似乎感到了害怕,于是我试着去握住他的手掌,像幼儿一样的手掌,没有坚硬生涩的指骨硌到我,于是我便了解这是梦了。

我知道黑子的手上该有着并不轻的伤口和硬茧。

……」

 

目光扫至此处,黑子不由得看了眼自己正捧着这本日记的手掌,五指指腹颜色稍深的茧清晰可辨。


“可我只是侵犯了你的嘴唇五秒钟左右而已,哲也却要来窥探我两年来的内心,这并不能相提并论。”赤司慢条斯理地说道,他与黑子坐在同一架双人沙发上,中间仍隔着宽敞礼貌的距离,说话时连抬起的手都没有越过中线。


黑子终于被他这句话吸引了注意,他略停下阅读的目光,歪了歪头仿佛在思考。


“那不如让长辈或是警察来评评理?究竟是赤司君对我的身体侵犯更加严重,还是我‘不慎’瞥到了几页赤司君的日记更该受罚?”


赤司笑着将放在二人面前托盘上的奶昔杯拿起递给黑子,


“可以试试啊,我的父亲应该还在那个房间,哲也不如现在走去告诉他?告诉他说,您的儿子强吻了我,甚至不仅强吻了我,——”


赤司突然欺身靠过来的时候,手里仍端着那杯被黑子忽略的白色饮料,另一只空着的手目标明确地朝黑子的腰带锁扣探去,口中继续流畅地补充着,


“还在这架沙发上抽走了我的腰带,撕坏了我的衬衣——”


黑子的内衬最下方的扣子应声被扯落,随着赤司逐渐放缓的逼近而来的嗓音,透明的扣子摔到地板上,发出并不清脆的弹跳声。


本能地向后方躲着,并不明显抵抗反倒给了赤司更大的威胁空间,黑子却一时只还记得自己手里仍拿着那本未合上的日记本。几分钟的匆匆翻阅,他在数页内、那些属于赤司征十郎的清秀工整的墨笔字间,瞥见了自己的姓名,是独自出现的自己的姓名,并非是他在训练时点名到他与青峰黄濑的分组时的简单交代,他的日记鲜少提到切实的名字,更常以“友人”来空泛地虚指,而正因如此,那些跳跃于字里行间的“黑子哲也”,才更反复而强力地戳弄着黑子的神经。


“赤司君,是在喜欢我吗?”


正像他在春假期间贸然地到来赤司宅院一般,黑子面对着近在咫尺的赤司的双唇和飞起些赤红的异色瞳眼角,就这样贸然地发问了。


赤司停住了逼近的身体,认真地盯住黑子,突然又放肆地笑了出来。


老实说,黑子不喜欢看到赤司太频繁地笑,不论是对着别人还是对着自己,笑起来时,他的玫红或是浅金的瞳仁之间会泛起异样的光亮,鼻尖与颧骨处的白净光洁的皮肤也会隐隐闪起亮色,熠熠地闪耀着。


是身为影子难以理解和抵抗的光芒。

 

 

 

“为什么这么问?”


黑子抬手扶住了已经半压制到自己身上的赤司的身体,掌心感受到他藏在薄衬衣下的训练有素的身体肌肉,这些优质的人体组织给他以悠闲的资本,是今日坐在这架沙发上的黑子拼尽全身的力气也无法抵抗的力量。


于是黑子只得仔细思考起这个对方抛来的问题。


“……因为赤司君常会把我和你的事写进日记。”


拿着的日记本的手早已垂下去,四指松松地扶着书脊,仅剩一根孤零零的大拇指头还夹在他方才读到的页上,赤司却仿佛依然没有伸手去夺回它的举动,黑子的表情、身体以及已经被打开的细腰带锁扣依然牢牢吸引着他的全部兴趣。


黑子完全忽略掉了那杯一直端在赤司手里的白色奶昔,因此当它被赤司完整地撞翻在日记本的纸页上时,黑子甚至大脑空白了一会儿,继而那些以墨蓝色的笔记录下的有关与黑子牵手和拥抱的梦,全被乳白色的甜腻汁液模糊和摧毁了。


“哲也果然有些处男的可爱呢……”那还沾着冰凉的奶昔的冷意的手指危险地掐上他的脖颈,“我对你做过了这么多的事,你却只拿出了那本可笑的日记里的几个名字来举证吗?如果哲也想看,我还有几本类似的日记,里面只有敦的名字、只有真太郎的名字、只有凉太、或是大辉的名字,怎么样,有兴趣吗?”


赤司满意地看着那张浅淡稚嫩的脸颊上随着他的话语和音调浮起异样波澜。


“——老实说,”尽管表情中泄露了过多的慌乱,黑子却意外地很快回答了他,“我很想看呢,可以麻烦赤司君找出来给我看看吗?”

 

 

 

黑子终于找到机会将赤司从自己的身上推开时,地面上那滩与奶昔融合到一块儿的纸页早已破烂得不再成型,液体渗透吞噬了整本日记,黑子仅是瞟了一眼便知道,他再也没有机会从那个本子里读到那个消失的赤司君留下的任何回忆,正如那个突然消失的人格一般蒸发在他与赤司征十郎的对峙间。


“我还以为你是打算去抢救一下那个本子。”赤司懒懒地从沙发上起身,他有些意外地看着黑子仅是低头再去看了那本日记一眼,便毫无留恋地又将视线锁定了自己,像在阅读着另一册属于赤司征十郎的日记一样、饶有兴致。


“已经过去了的、烂掉了的记忆,没什么值得抢救的。感谢赤司君,刚刚让我想通了这件事。”黑子也随着赤司站起。


“哲也长大了啊。”赤司笑着丢出了一句仿佛是夸奖的话语,“还以为你会像几个月前那样,在我面前流着眼泪痛斥我的冷血。”


黑子却话锋一转,“既然今天的时机正好,不如赤司君也将刚刚提到的那几本日记一并拿出来毁掉吧。”


赤司笑意渐冷,“那些和哲也有什么关系吗?”


“赤司君,我会去诚凛高中。据我所知,奇迹的世代的高中各不相同,你没能带走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和你一起去洛山。”


“这是我们商议好的决定,与其再在高中组成一个无聊地一路取胜的队伍,不如开始尝试挑战我们最想要战胜的彼此。——当然,我依然会赢到最后。”


“所以对于赤司君而言,帝光一军永远也和我一样,仅仅是过去的回忆了……”黑子接着他的话说了下去,“既然如此,还不一起毁掉,是赤司君还有所留恋吗?”


“.…..我说过了,这和哲也没什么关系。”赤司的语气更加冷下去。


黑子盯住他逐渐隐入额发之后的眼睛,直至没入他触碰不到的阴影,突然笑了。


“那是自然,我刚刚也仅是猜测赤司君还有些念念不忘罢了,不知道这话是如何冒犯到了赤司君。要不要毁掉,自然是赤司君自己的事。”


他抬腿、轻易地迈过了脚边泥泞成一滩的日记本,向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你今天来究竟找我有什么事?”赤司在背后叫住了他。


“如果我说,是还想来被赤司君亲吻一次,你会相信吗?”黑子停住脚步,低头重新整理好自己松垮的腰带和衬衣,“不过刚刚我改变主意了,亲吻这样对处男来说美好而神圣的事,留到之后再做也没什么不好。”


“之后?”赤司敏锐地重复着。


“今天来之前,我以为我找到了答案,想来告诉赤司君——不过,现在想想或许也还没有——”他平静的陈述句突然杂乱了起来,也许是感受到了沉默地从身后再度靠近而来的赤司的温度。


黑子最终还是勉力讲完了自己的话,“……我想我该为赤司君做的,并非只是口头上的告诉你一个答案而已。”


“该为我做的……?你好像并不欠我什么。”赤司凑近了他的耳侧。


“当然,”黑子笑着,身体朝前方挪动了小半步,将自己移出了近在咫尺的赤司的吐息的影响范围,“赤司君也没什么亏欠我的,之所以想为赤司君做些什么,或许的确是因为——”


“什么呢?”


黑子面前紧闭的房门在此刻突然被敲响。


管家礼貌地进来通知赤司,他的父亲要求他暂时去见他一面,黑子趁机向管家提出了帮自己引路离开赤司宅院的请求。

 

 

 

向父亲礼貌地道别、行礼之后,面色从容地从会客室欠身退出来,将门轻轻关好,赤司将手伸进了长裤口袋,将手机拿出,一条新消息,来自已经走在回程路上的黑子哲也。


两行字简短地亮在赤司的手机屏幕上:


“因为还想要吻你。

——黑子”


不再充满戾气的、真诚的、仅包含了爱的吻。


——意料之中的回答呢,赤司这样想着。


将手机装回口袋,不动声色地走回自己的房间,看见地面早已被清理干净,坏掉的本子应该也已经被丢进了今天的垃圾袋。


他在思考着挑选一个新的日记本,之前的暗红色偶尔会令他心生不悦,像这个房间一般,天蓝大约是个不错的备选。他同时又在思考着,如何才能不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无法克制地回想起那双、或许很久后才能重逢的柔软的嘴唇。


-fin

阿拉阿拉
等了一个月🥺 亲亲猫猫😘?...

等了一个月🥺

亲亲猫猫😘😍😍

等了一个月🥺

亲亲猫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