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请让十三英桀带我走 请让十三英桀带我走 的喜欢 izarhikarol.lofter.com
究极无敌巨tm可爱的苏

七夕快乐!可恶上课前赶出来的  就糊了个色块  p2是最近视频里剪出来的凯苏片段就想发发哈哈哈哈

七夕快乐!可恶上课前赶出来的  就糊了个色块  p2是最近视频里剪出来的凯苏片段就想发发哈哈哈哈

兰那十一

我好喜欢魅魔啊不业魔凯文……

他他他这个绷带我我我真的!!

奥托你还是走早了!

你的神装都不露诶!(指指点点)

好想摸凯文的角啊……

我好喜欢魅魔啊不业魔凯文……

他他他这个绷带我我我真的!!

奥托你还是走早了!

你的神装都不露诶!(指指点点)

好想摸凯文的角啊……

啊~我那死去的平板哟!
摸了…… 手绘超烂人

摸了……

手绘超烂人

摸了……

手绘超烂人

拉斯维加斯二号场

⚠️⚠️⚠️女装警告

雷的赶紧划走

P1是炫了辉老师的粮有感

后面是女仆装

日常怀疑自己精神状态()


⚠️⚠️⚠️女装警告

雷的赶紧划走

P1是炫了辉老师的粮有感

后面是女仆装

日常怀疑自己精神状态()


一个好方好方好方的声音

  双向性转,手痒想画美少女了,后面还有jk摸鱼和几个人的性转草稿,我太拉了一个都画不完

  双向性转,手痒想画美少女了,后面还有jk摸鱼和几个人的性转草稿,我太拉了一个都画不完

生生生生

开了一个合集 透明底全套熊熊表情包

因为篇幅限制分几篇发

开了一个合集 透明底全套熊熊表情包

因为篇幅限制分几篇发

我就要死了
浅捏了一个脸 是全糖耶  

浅捏了一个脸

是全糖耶  

浅捏了一个脸

是全糖耶  

饭进重举
  day4《反派死于话多》洛...

  day4《反派死于话多》洛天依 言和

  day4《反派死于话多》洛天依 言和

只想做条咸鱼
低质大头选手在此 摸了两位配色...

低质大头选手在此

摸了两位配色很像的美丽外敷(*´I`*)


低质大头选手在此

摸了两位配色很像的美丽外敷(*´I`*)


蔗糖过敏
菜死了画不来群像构图有参考有参...

菜死了画不来群像构图有参考有参考

菜死了画不来群像构图有参考有参考

Coconut
爱莉希雅(× 爱莉...

爱莉希雅(×

爱莉希牙(✓


觉得家里牙膏颜色很像爱莉,遂整活(我真的不是黑

爱莉希雅(×

爱莉希牙(✓











觉得家里牙膏颜色很像爱莉,遂整活(我真的不是黑

Keeeee

【亚瑟苏】湖中剑

请看清cp,是传承篇中名为亚瑟的小男孩和苏。有亚瑟单方面臆想的凯苏成分,有点儿泥塑但主要是因为亚瑟他觉得苏是女的。娱乐作用,只是对亚瑟苏的尝试或俗称钓鱼性建设,估计钓不起来


-


   “…我们讲的,乃是从前所埋藏的,神奥秘的智慧,就是神在万世以前预定使我们得荣耀的…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哥林多前书》


  “我曾经见过你。”他对擎上宝剑的湖仙说。


  而祂默然不语,似乎是一种允诺。你...

请看清cp,是传承篇中名为亚瑟的小男孩和苏。有亚瑟单方面臆想的凯苏成分,有点儿泥塑但主要是因为亚瑟他觉得苏是女的。娱乐作用,只是对亚瑟苏的尝试或俗称钓鱼性建设,估计钓不起来


  


-






   “…我们讲的,乃是从前所埋藏的,神奥秘的智慧,就是神在万世以前预定使我们得荣耀的…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哥林多前书》


  


  “我曾经见过你。”他对擎上宝剑的湖仙说。


  而祂默然不语,似乎是一种允诺。你是踏步于潋滟湖光之人,早在二十年前我们曾经见过,而你的容颜未曾改变一丝一毫。你为我抵上了痊愈的援掌,而如今你回归,为我再度呈上湖中剑。回环重合,又是你我相遇的节点。我的苦旅已过半,而对于你那千万年计的生命,这或许不过是又一片死叶落在湖心。当你忘却我时,你仍会千倍、百倍于我地活下去,并且在人所不能见的地方编织众人的运命,正如你是如何向我铺开那归复于湖中的蛊惑之路。


  


  


  早在二十年前。他跌坐在湖畔被野兽的骨刃相逼时,那从死神怀抱中夺过他的便是祂。那时他还是未被梅林收养的孤儿,有着金发碧眼的稚嫩面庞。微风捎起水露,发丝拂过面庞的轻痒犹存。他称呼祂为湖中仙女,那名称来源于一个久远的,天真到只有孩童才会相信的神话,而那时这个名字尚未因日后二人的交织而昭著。早在那时他并未预知自己称王的宿命,而湖中仙女一名也不会像百年后在伯顿村般被人脱口而出。他向湖心追去时呼喊那名字,而祂只是静静地站在水面上,并不回望。世上所余唯有寂静,除了他自己叫喊的余声和水的流动外别无他物,而流转的仿佛只是一个梦,一个被风拂去的幻想。


  梦中现身之灵,祂在水面上行走又如履平地。他抚摸着尘封而珍贵的剑柄时才看清祂的面庞。那面孔与二十年前没有丝毫的更替,岁月的刻劂像不过是空空流逝,被遗忘在仙灵之外。那番漂泊和游走,已将死亡抛掷身后,正如携他来寻找圣剑的梅林一样。


  白发蓝瞳的大魔法师示意他接过那柄湖中剑。接受那并非毫无条件的赠予——在梅林严峻的目光之下,去接过那灰发仙女呈上之物。奇迹中的奇迹、一位骑士所能拥有的最瑰丽的宝藏,哪怕它仅仅是出于对阿瓦隆中最为古老的两种珍藏的赝仿。它有镶嵌宝石般的双面红刃与洁白光亮的剑柄,而其显耀之处远非华贵。


  “断钢的剑身,是由烈火所铸就,足以削铁如泥;而剑鞘的价值则不弱于剑身,因为它能护佑你永不流血,永远焕发生机。”亚瑟•潘德拉贡聆听着此番教诲。“你当去重建你的王国,踏上预定的道路。”白发的男人对他说道。话语是如此毋庸置疑、不容反抗;此时他才明白原来自己的指引者和湖仙似乎是同类人。尽管一位伴他左右引导,而另一位仅仅有几次的现身:祂们都是远在前方,带着他向预兆走去,而几十年,几百年,对于祂们并没有什么意义。或许在他离世后梅林也会像湖仙消逝在湖心一样转身离去,如此猝然,如此彻底,像抛弃往昔岁月一样把他抛之于身后。而他将在七尺之下化为腐朽:人与传说的道路必然是分歧的,亚瑟王自己终于走出了亚瑟王传说的边缘。站在中心的,则始终是不可知处而来的命运的编织者。


  命运藏于水下。这是他用湖中剑一击斩下敌人头颅时,欢呼者所不知道的。命运藏于水下,早已被湖中之人所启示。而将先知的话语展示给凡人的,乃仅是水面之上的传声者而已——这俗世的国王。


  富贵与荣耀如自圣杯倾斜而下,流遍肩脊,不久在梅林的引导与湖仙的恩赐下,他统御不列颠,与桂妮维亚结好,而王国又因湖仙之子而倾覆。在路途中他会怀念起初次见到湖仙的那一天,那是他涉入传说的开始。在此之前,在蒙昧而无畏的童年,他渴望脱离抚养者的拳掌去开辟人生——但原来一切希冀的和自以为自取的,早已在万世前便被预判,又在千亿小世界中被重复,生灭流转。或许人世之外的祂们凝望他,就像他在湖中凝望一滴水珠。他的明君生涯攫于梅林手中,乃至他的出生就是由祂们二人一连串缜密的计谋所造就。当他为此痛苦辗转时,他并不知道他们二人也自万年前受着同样的痛苦。他与祂们,分明已是人类与天神的差距。衰朽贴近他的身躯后他遣命十位圆桌骑士去搜寻永生的奥秘,传回来的音信却是空空如也。自始至终无法脱离那对湖中一觑的迷恋——那长生的背影与悠长的沉默。贪恋永生和自由,如同渴水者吸吮一切唇边的水分。


  桂妮维亚,桂妮维亚。他在床榻上默念,一遍又一遍,明知枕边妻子的美貌会与自己一样,凭藉凡人之躯共有的规律衰老破败。目光穿过他妻子的眼眸,他实际上看见的仍是童年水面上的背影。并拢了双腿站在远处,双眼闭阖,长发被湖光缭绕萦照。他甚至不敢过于深陷于回忆,仿佛多待片刻就会如当年般被妖精带往远离人世的异地——上一次是带他步入了命运,那么下一次就是带他步入死亡了。湖中的仙女竟像梦魇一般无可摆脱。哪怕手持珍宝醉于美酒之时,手握剑柄立于阵前之时,那身影与容颜在脑海挥之不去。在潮湿的水雾中惊醒,而挽着他手的却只有妻子,臂膊传来那毫无疑问终将流逝的温暖。一切尘世的幸福都在不歇地提醒他,他不过是凡人而已。


  去往湖心。


  那种背叛梅林的想法,那般弑父娶母之思,也并非未曾出现,也并非空穴来风。去往湖心——心绪在他耳边喃语。去往传说中那藏有十三宝藏与王位的梅林的府邸,坐上远高于其他所有人类的席位。他所渴望的、他所贪恋的、他所欲求的,便会通通落入他手中,连同湖中仙子轻柔的一吻也会落在他的手心。但他始终没有跳下湖面,而后世记载他在王宫内对梅林近乎唯命是从。"王的心在祂手中,好似陇沟的水任自流转。"箴言如是流传。现实越是紧紧噬咬着他,湖中仙女的身形就越是在他梦境徘徊不去。


  他望向那白发蓝瞳的男子,便被深深的悲哀浸没。他知晓那站在门后的男子才是拥有一切之人,而他暂时盘踞的,不过是须臾就会被堆积入棺柩的珍奇异宝和无法望尽的王土。他换尽一切,也无法像祂与湖中仙女朝夕相伴,更无法索求哪怕一个亲吻,因为他从来没获得过与湖中仙女平等的地位。


  棋子又怎许与执棋者相恋,哪怕它贵为国王?又或者他所索求的一吻,实际上并不是来源于童年懵懂的肉欲,而归根结底是要讨求那平等的根基,那自由与永恒?


  不得而知。无法承受,不敢得知。


  他自始至终没有给自己一个肯定的答案。一直到他真正濒死躺在血泊之中。那也是他人生中第三次,即最后一次和湖中仙女相逢。最后一名随从他的骑士也退下,而梅林走上前,站在他那尚温暖的即将成为尸体的身躯前,而透过梅林的轮廓,他却看到了当年影影绰绰的面容。


  是的,时日到了。回环结束,你与我再度相逢的时日到了。我即将逝去,而你不过是在那漫长的路上又迈出了一步,跨过了一个微至不足以凭碑记的刻度。你们将把我在的一栏计划解开,继续前行,就像解开结绳记事用的一个绳结。你们来见我远行前分别的最后一面。湖中仙女带着祂幽灵般的姿态前来,现出最后的昭示。


  祂俯下身。仍旧是那样轻盈的身躯,长发与闭阖的眼。他以为祂会再度疗愈自己,又或相反,为他送上死亡的预告。但现实恰恰出乎两者之外。祂半跪下来,为他再度呈上了遗落在战场死尸中的湖中剑,将剑柄递向他的胸前。接过它,接过新生。接过更加漫长更加宏伟的命运。而此时他已肠穿辘辘,鲜血淋漓。湖中仙女既已如献上礼物般递出选择,他就无法不选择未被授意的一面,空白的一面,脱离仰视的那一面。


  他没有再抬起手。在梅林和湖中仙女的共同凝视下,他做出了并不作为的选择。此番心知肚明…如果将死,那么他所死于的并非是流血,而是灵魂的衰朽所致的心力疲竭。不过如瘦马般被辔头拉着,再也无力前行了,并非因为马蹄的摧折,而是知晓了前路终有时尽,却于己茫然无功。在这条路途上,疾驰或徐行并没有意义。最后的放肆一奔,也仅仅是出于对御马者的抗拒,除了甚而卑微渺小的悲剧之外并无任何意义。但实际上这种悲剧已是尽到量度的极限,虽远不及持剑时恢宏,但对于丧失了剑的凡人来说拒绝接受剑也算是一种最决绝、最极致的壮举。


  “乘上去阿瓦隆的船吧,你仍然可以在未来占据一席之地。”梅林如此对他说,而他同样给予了拒绝。从当年踏入湖边的那一刻起,他就已涉足了隐不可说的命运,与人世渐行渐远。如同被湖心的仙女蛊惑着走向不归路,而这最后的拒绝,不过是想把将宁的身躯留在尘世,不随圣者再度隐居。


  世上有命运吗?有的,那不可言说之人,仅仅留给他背影,将他引向王座又任由他倾塌之人,那就是命运的编织者。而这久远到令人悚惧的一切,仅仅是不可探查的席上之棋。


  那般辉煌与苦难都终将逝去,不过是暂借于我们手中。乃至于称霸群岛的壮举,传奇般的神剑,也不过来源于幕后之人的钦定。从未片刻真正拥有过湖中剑。它来自于梅林的暂借,又终将归还于湖底。最后一刻看到的便是梅林的斜瞟,湖中仙女嘴唇的翕动与两人离开的背影。小的来说这不过是孩童般的叛逆,但大的来说这是第一次违逆,侮辱与抗命。


  忠诚的骑士们用白纱围着他的伤躯,将他裹着送回府邸床褥,途中鲜血浸透了三层纱布,只因他的肉不再受湖中剑的庇佑。只因湖中仙女的柔手不再抚摸他的伤痕。但尽管于此,这是他生平感受到最接近祂的时刻。祂已远距他千里之外,而他几乎雀跃,那种生的欢欣压倒了对死的忧虑。那是灵魂的跳动,远胜于肉体的交颈缠绵。走马灯般他无端回想起童年的时刻,那方水面上曼妙的背影。是了,这便是最初的启示——在蛊惑和狂热的迷恋下自愿地走向被赋予的命运,与其说是奔向爱恋,不如说是奔向爱恋自身所驱向的毁灭,一旦纠缠便无法摆脱,由此一步步蹈向湖中,直至水淹没颅顶。


  蹈向狂欢和阵阵的苦痛,蹈向那难以被揭露的蛰伏的恐惧,蹈向爱欲和落空的欢欣,以及最后必然的陨落。他围着湖边走了那么久,一路上拾起财富、权柄与欢愉,但最终必然是在湖中丢下了无法浮起的一切,两手空空地去与湖中的蛊惑者相拥。一生便是如此,从孩童抬起眼为之着迷的那刻起,便步步前行,转眼成空。


  伤势剧烈恶化。创口上的血流出以至干涸,进而腐烂流脓。这次不会再有天神降下疗愈,他的生命已是一眼可以望到尽头。


“命运,不过是系于纺锤上徘徊的幽灵…请告诉我,我们又将游荡于何方?”幕僚们看着统治英格兰一生的君主吐露最后气若游丝的遗言。


  您递给了我宝剑,而我交出了什么?对人间尘世的信仰。因为你的现身,我相信命运的存在,我发现了命运的存在。


  命运是你们脚下的步伐,那沙地上亘远的轨迹,由万年延伸向永恒。你们紧随着已定的宿命,而我们紧随着你们。我们的名,一切富贵与荣耀,是如此书写于水面之上,被你的足迹覆去。


  亚瑟王死后的第七日,英格兰帝国举行了盛大的葬礼。按照他的遗嘱,那柄陈旧的宝剑被扔回到湖中,在潋滟中缓缓下沉,直至被淤泥埋葬,被抛回到无可追的仙女的手中。他在湖光中现身,在水色中褪去,渺远得仿佛只是当年乡下男孩所遇的一个梦。


  “我的桂妮维亚…你的肉体…你的仙灵…如此渴望,不得而知…”


  亚瑟王没有再醒过来。而那岁月仍骎骎而过。湖水流淌。

  

  

  

  

*注释一下湖中仙女原本的传说。湖中仙女有很多位,如薇薇安和妮妙等,以下都统称为湖中仙女叙述。传说湖中仙女是梅林的弟子兼恋人,后把梅林控制了起来,将梅林囚禁在森林里的一个气泡牢笼中,迫使梅林对她惟命是从。在梅林的安排下,湖中仙女赐予了亚瑟王一把所向披靡的神剑,即湖中剑,以及一柄神奇的剑鞘(他在剑鞘的护佑下,即使身负重伤也能全身而退)。祂在赐予亚瑟王神剑的时候,要求他在未来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必须要将神剑归还回来。剑栏之战后,贝德维尔骑士在亚瑟王的请求下,按照约定将剑投入到湖水中,水面上突然伸出一只手将湖中剑接住后沉入湖底,而后湖中仙女护送奄奄一息的亚瑟王前往阿瓦隆疗伤。





想吃蛋挞_(´ཀL`」 ∠)

  爱门

  滤镜比我画的好看

  我画不出爱莉的千分之一美丽(இωஇ)

  爱门

  滤镜比我画的好看

  我画不出爱莉的千分之一美丽(இω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