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陌上人如玉 陌上人如玉 的喜欢 jiangzhoutianshengwang27325.lofter.com
怜雪.

 最难忘的是谁呢

   “王冬 王冬儿 王秋儿 唐舞桐,你说她们是一个人吗?”

  “古月 娜儿  古月娜,她们又是一个人吗”

  合成文学,我哭死

  问,王冬和古月的共同点是?

  实力强悍,傲娇,有一点占有欲,明艳张扬

  还有就是

  意难平,我们的初相识

  重温一遍之后直接当场噶

  (不喜勿喷,剪辑技术烂)

 最难忘的是谁呢

   “王冬 王冬儿 王秋儿 唐舞桐,你说她们是一个人吗?”

  “古月 娜儿  古月娜,她们又是一个人吗”

  合成文学,我哭死

  问,王冬和古月的共同点是?

  实力强悍,傲娇,有一点占有欲,明艳张扬

  还有就是

  意难平,我们的初相识

  重温一遍之后直接当场噶

  (不喜勿喷,剪辑技术烂)

竹枝子

【原乙】你什么时候才能发现孩子不是你的

*内含钟离,达达利亚。(艾尔海森,神里绫人见彩蛋)

*“你”=你自己

*ooc致歉,本质是沙雕文不要太在意细节orz

  

  -------------

  今天,是你们的孩子第一次上学,你的伴侣主动提出去接小宝,然而当你回到家时,却在和一个陌生的孩子大眼瞪小眼,孩子的爹好像还没有意识到问题......

  

  钟离

  “先生,你什么时候才能发现孩子不是你的?”

  钟离慢条斯理地放下茶杯,回答道:“夫人说笑了,我怎么会认不出自己的孩子呢。”

  “我是认真的!”

  你把那个陌生的小孩拉到他面前:“你自己看看,这是我们家小宝吗!”

  钟离一下子怔住,今天是第一...

*内含钟离,达达利亚。(艾尔海森,神里绫人见彩蛋)

*“你”=你自己

*ooc致歉,本质是沙雕文不要太在意细节orz

  

  -------------

  今天,是你们的孩子第一次上学,你的伴侣主动提出去接小宝,然而当你回到家时,却在和一个陌生的孩子大眼瞪小眼,孩子的爹好像还没有意识到问题......

  

  钟离

  “先生,你什么时候才能发现孩子不是你的?”

  钟离慢条斯理地放下茶杯,回答道:“夫人说笑了,我怎么会认不出自己的孩子呢。”

  “我是认真的!”

  你把那个陌生的小孩拉到他面前:“你自己看看,这是我们家小宝吗!”

  钟离一下子怔住,今天是第一次接孩子上学,他居然认错了!

  “......”

  “......”

  一阵恰好响起的敲门声打破了沉寂。

  “母亲,父亲!我回来了!”

  你打开门,看到你们家小宝正垂着小脑袋,和父亲如出一辙的金色眼睛,刚刚露头的龙角,就是尾巴不太开心地耷拉着。

  小宝一进来,就缠着你要抱抱。

  钟离刚刚联系到陌生小孩的家长,拜托店员送人回家,然后尴尬地轻咳一声,走过来把你和小宝揽进怀里:“抱歉,是我不好。”

  “哼,下不为例。”

  

  

  达达利亚

  “阿贾克斯,你什么时候才能发现孩子不是你的?”

  达达利亚没有反应过来,笑着说:“亲爱的,你在开玩笑对吧?”

  “我没在说笑。”

  他看着你认真的表情,沉思了片刻,突然捞起你往肩上一抗,就要往内室走去。

  你被他颠得头晕,赶紧拍拍他肩膀:“你在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再造一个!”达达利亚头也没抬地回答道。

  你差点气笑了,这个人是什么脑回路。

  “你仔细看看,你接回来的是我们家小宝吗?”

  达达利亚把你放下,这才看了看接回来的孩子。

  鸭头exe.未响应。

  过了好半天,缓过来的达达利亚才叫来下属,把别人家的孩子带走,再把小宝接回来。

  “亲爱的......”

  此时达达利亚正抱着你,轻轻蹭你的脸。

  “对不起,下次不会了。”

  连自己的孩子都能接错,你决定小小惩罚一下他。

  “最近几天你陪小宝睡吧,也好补偿一下ta。”

  “欸?不要啊亲爱的,我错了还不行吗T T”

  


新晋居民_1616469

原神乙女:当你衣不蔽体的出现在他面前

内含:提纳里/赛诺/艾尔海森/达达利亚/散兵 

 

—— 

 

提纳里 

 

今天的每日委托很简单,就是去层岩巨渊拿回侦查小队掉在那里的仪器。 

 

虽然你在层岩巨渊里遇见了愚人众,但是你又不是战斗狂,不至于看见人就上去打。 

 

就在你收回放在愚人众身上的目光时,派蒙指着愚人众身上的仪器。 

 

“随风而去吧!” 

 

你毫无悬念的打败了他们,但是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你的衣服被愚人众的武器划破了。 

 ......

内含:提纳里/赛诺/艾尔海森/达达利亚/散兵 

 

—— 

 

提纳里 

 

今天的每日委托很简单,就是去层岩巨渊拿回侦查小队掉在那里的仪器。 

 

虽然你在层岩巨渊里遇见了愚人众,但是你又不是战斗狂,不至于看见人就上去打。 

 

就在你收回放在愚人众身上的目光时,派蒙指着愚人众身上的仪器。 

 

“随风而去吧!” 

 

你毫无悬念的打败了他们,但是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你的衣服被愚人众的武器划破了。 

 

口子还挺大,从月要到大£,你白皙的皮肤直接暴露了出来。 

 

远处还传来了愚人众增援人员的交谈声,没办法,你紧紧按着破烂的衣服,随意选了一个地点就进行了传送。 

 

哎呦,卧槽,传送的位置好像有点不对劲! 

 

提纳里心心念念的女孩突然出现把他吓了一大跳。 

 

更令他害羞的是,你身上的衣服被拉了大口子,身上大片肌肤暴£在外,都被他看了去。 

 

提纳里的狐狸尾巴毛都炸起来了,脸算是红了个彻底。 

 

一向以冷静自诩的提纳里也不禁慌忙的往后退了两步,把那张红透的小脸脸别过去不敢看你,说话也变得磕巴了起来:“旅行者,你怎么穿成这样啊!" 

 

   

 

   

 

赛诺 

 

今天的你运气不佳,才在沙漠里走了没几步就被赤金旅团盯上了。 

 

拜托,打架也要看日子好吧!你今天可是生理期诶! 

 

因为身体上的不适,你的攻击频频失误,甚至还差点被赤金旅团的武器打到。虽然你躲了过去,但身上的衣服还是被划了一个大口子,大片肌肤都露了出来。 

 

你暗道不妙,连忙点开地图选择了传送。 

 

光芒闪过,你才刚睁开眼睛,面前突然就出现一个人,赤沙之杖扬起了大片沙尘,对着你脆弱的咽喉就冲了过来。 

 

“我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擦!”你一连串脏话攻击,典型的嘴比手快,你都还来不及在护着自己破损的衣物,嘴上脏话就跟机关枪一样打了出来。 

 

看见一抹熟悉的紫色你才知道你面前的人是谁,你又是一个打滚躲过了致命的攻击:“赛诺!别打了!你把我打坏了!谁陪你玩七圣召唤!” 

 

听见七圣召唤,赛诺一愣,“旅行者?”他赶忙收起攻击,凑近来查看你的情况。 

 

   

 

   

 

艾尔海森 

 

你被仙人掌划破衣服这件事,是你想都没想过的社死方式。 

 

听到仙人掌后传来愚人众的声音,你更是身体一缩。 

 

这个时间里怎么会有愚人众? 

 

干! 

 

如果你这样和他们打一架的话,衣服绝对会爆开的!绝对会走光的! 

 

想到这儿,你就咬咬唇,点开地图随机选了一个地方传送了过去。但是你万万没想到,这一传送给你直接送到了艾尔海森面前。 

 

你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艾尔海森正在图书馆里坐着看书,最近是学生们交论文的日子,图书馆里全是学生,原来冷冷清清的图书馆在这个时候突然热闹起来了。 

 

但是,你现在最不想要的就是热闹!你想要没有人的图书馆啊! 

 

你深吸一口气,捂着被划烂的衣服,僵硬的站在原地,丝毫都不敢动弹,生怕一跨步,一抬手,衣服就爆了。 

 

你准备找一个人少的位置坐下,但你扫视了图书馆一圈,最后悲哀地发现,只有艾尔海森旁边有空位! 

 

也许是他柔弱的学术分子的样子把别人震慑住了吧,他一个人占领了一张能够四个人坐的桌子。 

 

可恶!为什么你每次社死都会有熟人啊! 

 

   

 

   

 

【达达利亚】 

 

今天是个阳光明媚的好日子,很适合活动身手,所以你决定去找达达利亚切磋切磋。 

 

你给达达利亚发了消息,然后就坐在原地等他,达达利亚收到讯息后立马就往你发的地址赶来。 

 

等达达利亚到达的时候,你正百无聊赖地坐在地上,白皙的背部毫无防备的对着他,见到你这幅松懈的样子,达达利亚决定吓吓你。 

 

作为愚人众第十一席【公子】,他可不是一个喜欢偷袭的人,甚至可以说是不屑于偷袭。 

 

达达利亚对着你的耳朵喊了一声,“稍纵即逝!” 

 

你吓得一下就从地上蹦了起来,达达利亚眼里的笑意还没收回去,就被你的头狠狠一顶,达达利亚那口大白牙还露在外面,他捂着自己的嘴跌跌撞撞地往后退了两步,他感觉你这是在帮助他咬舌自尽,虽然他没有这个想法。 

 

你也吃痛的捂着自己的头顶,而且还突然感觉很凉快,一点都不热了,本来紧身的衣服也变得松松垮垮的。 

 

你目光往下移,看见自己的衣服被达达利亚的武器划破了一个大大的口子,而罪魁祸首正捂着嘴在一边看着你,还流了两管鼻血。 

 

“达达利亚!” 

 

你咆哮着捂住了自己的衣服,但是还是遮不住你白皙的肌肤,。 

 

达达利亚干咳一声,迅速抹掉了自己鼻子下的两管鼻血,“旅行者,你未免也太不禁吓了吧!”

  

  

  全篇已更完,点此跳转看后续(˵¯͒〰¯͒˵) 

沧海澜歌_

【原乙】当你离开提瓦特大陆后,突然抱了一个孩子回来

*达达利亚/迪卢克/钟离/魈/神里绫人

*你=旅行者≠荧

 

0.

提瓦特大陆出现了一道时空裂隙。

另一位旅行者跌入了你的世界,她像受了惊的小鹿一般惶恐不安。

野外采花需要魈跟随保护,挑选武器要达达利亚帮忙,就连采个矿石都要钟离一起……

她好像吸引了所有人的关注。

你变成了被遗忘的那个,就连悄悄离开都没人注意。

 

可是,为什么要把世界让给自己讨厌的人呢?

不就是时空裂隙吗,你也可以利用啊。

于是,你转头就把自家白白胖胖的小侄子抱了过来。

 

1.

提瓦特大陆的时间和现实世界不同。

你只是一气之下半个月没有登陆游戏,但对于他们来说,......

*达达利亚/迪卢克/钟离/魈/神里绫人

*你=旅行者≠荧

 

0.

提瓦特大陆出现了一道时空裂隙。

另一位旅行者跌入了你的世界,她像受了惊的小鹿一般惶恐不安。

野外采花需要魈跟随保护,挑选武器要达达利亚帮忙,就连采个矿石都要钟离一起……

她好像吸引了所有人的关注。

你变成了被遗忘的那个,就连悄悄离开都没人注意。

 

可是,为什么要把世界让给自己讨厌的人呢?

不就是时空裂隙吗,你也可以利用啊。

于是,你转头就把自家白白胖胖的小侄子抱了过来。

 

1.

提瓦特大陆的时间和现实世界不同。

你只是一气之下半个月没有登陆游戏,但对于他们来说,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少个日夜。

这段日子遍寻你不见,每个人的心情都是阴云密布。

 

最先发现你踪迹的,是一位神出鬼没的债务处理人。

他发现你的第一时间就赶去向达达利亚汇报。

“你说什么,她回来了?”

达达利亚正与手下几个愚人众先遣队员过招。

他并没看在他们是新入队的份上手下留情,反倒招招狠戾,像在发泄什么似的,令几个新人叫苦不迭。

听闻这个消息,他才堪堪停了手,眼神亮了亮。

“我这就去找她。你们几个,自行训练吧。”

几名新队员互相看了一眼,松了一口气。

唯独债务处理人顿在原地,剩下半句话更在喉咙里,望着达达利亚风一般远去的背影,心里泛起一阵不好的预感。

因为——

那位旅行者小姐并不是自己回来的。

她的怀中,还抱着一个玉雪可爱的小男孩。

 

晨曦酒庄的迪卢克老爷,也听到了消息。

他翻看账册的手顿了顿,嘴角提起一丝几不可察的笑意。

“她平安回来就好。等我忙完手上的事情,再带着她最爱喝的那款葡萄酒去看她。”

埃泽犹豫了一下,“旅行者小姐,恐怕最近不宜饮酒……”

迪卢克闻言微微蹙眉。

“她生病了?”

“不不不,不是的……”埃泽难得结巴起来,“旅行者小姐,恐怕最近正处在……哺乳期。”

冷静如迪卢克,也难以控制地语气发生了变化。

“哺乳期?!”

“是的老爷……旅行者小姐,她,有了一个孩子……”

 

2.

你抱着小侄子出现在璃月时,难得察觉到了一丝气氛的不对。

郊外的风声阵阵呼啸,熟悉的气味里却含着隐隐杀气。

你开启元素视野找去,老远便听见少年仙人压抑的低喝。

“靖妖傩舞!”

“无能!无用!无聊!”

“死!”

察觉你的靠近,他一击击溃最后的魔物,缓缓摘下面具,俊脸上依旧一片冷凝。

“别靠太近,魔障会伤到孩子。”

魈的话音略带生硬,目光也不自在地转向别处,并没有看你和你怀里的婴儿。

你眨了眨眼,听不懂他的情绪。

“魈……”

魈垂下眼睫,掩住鎏金般的眼眸中淡淡的哀伤,打断你的话。

“这里很危险,我先送你回城。”

 

他略带强硬地护送你回到璃月港。

好久不见,周边商铺的老板们纷纷跟你热情地寒暄。

“旅行者小姐,好久没看见你了!”

“咦……旅行者小姐怎么抱着一个孩子?”

“瞧那孩子的眉眼,跟旅行者小姐多像啊!”

都说侄子像姑,他不像你就怪了!

你看着乖巧可爱的小侄子,美滋滋地想。

丝毫没注意到魈越来越难看的脸色。

以及周围越来越低的气压。

很快,璃月港上空便阴云密布,淅淅沥沥下起小雨来。

 

“哟,下雨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落雨了啊!”

田铁嘴瞥了一眼窗外的天气,嘟嘟囔囔。

“得!今天又没生意了!”

茶馆里听书的客人稀稀落落,钟离面上一片平静,举起茶杯呷了口茶。

“的确。俗语有云,六月天,孩儿面,说变就变也是有的。”

只是那攥着茶杯白皙如玉的指节,已经因为暗中用力微微泛青。

 

3.

“旅行者小姐怎么会突然有了孩子?”

社奉行本部。

听闻消息的神里绫人面上依旧是淡淡的笑,只是眸中一闪而过的冷意让前来报信的家仆一阵心惊。

上位的男人轻飘飘扫了他一眼,随即又笑了声。

“是我糊涂了,你又怎么会知道这些呢?”

“这事,合该我亲自前去问问旅行者小姐才是。”

“你下去吧。”

家仆松了口气,麻利地转身退下。

他不是没听出来家主大人言语中的杀意,他怕再晚一步,自己就要受到牵连。

虽然家主大人一贯仁慈御下。

但每每涉及这位旅行者小姐的时候,都像是变了一副模样呢。

 

另一边。

带着小侄子在世界转了一圈后,你不由得有些气馁。

众人对待你的态度,好像并没什么实质性的变化。

你想象当中的惊讶、关怀,通通都没有。

真的是,就算你高估了自己在他们心中的重要性和地位,但好歹你们也算是关系不错的好朋友吧!

好朋友突然有了孩子,他们就这样连关心都不关心一下的吗!

等等……

不会是因为那位误闯进世界的旅行者吧!

她的闯入让众人纷纷爱上了她,可随着时空裂缝的演变,她又不得不离开这里,告别众人。

这样的惊鸿一瞥、昙花一现……

怎么能让人不刻骨铭心呢?

如此一来,你和这不知道来处的婴儿简直微不足道极了,难怪他们都看起来那么平静,甚至有些闷闷不乐。

心上人离去,又怎么高兴得起来呢?

你越想越觉得有道理。

看着怀里睁着无辜大眼睛望着你的小侄子,也没了逗弄的心思,准备把他送回去。

就在你准备脱离世界的一瞬间,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带着寒意的话音。

 

“旅行者小姐,你这是准备去哪?”

“……就这么急着去见孩子的父亲吗?”

 

彩蛋:众人×你 2583字修罗场!!!


未周君

原乙|当你告诉他们你有男友了

含提纳里/赛诺/多托雷/达达利亚/艾尔海森/凯亚

*提纳里

“诶、诶,”狐狸耳猛地颤了颤,毛茸茸地晃了下,而后在少年挠着面颊不好意思一般地说“这样啊.....”的时候,耳朵一下垂下。

在少年身后一下一下慢悠悠晃动的尾巴也停住了,尾端扫在地面上,像被淋湿一样地垂着。

不过这位极有涵养的巡林官似乎很快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的失态,很快又抬脸看向你。“恭喜。哎呀,我之前都不知道。”

他像往常一样笑着。然后手背到身后,不让你看见绷紧的青筋。

生涩的、苦涩的语句也能被少年咬着轻快的语调吐出。

他笑意盈盈,窗外骤下暴雨。

“祝你们幸福哦。”

————

*赛诺

赛诺一贯脸上没什么表情。

在...

含提纳里/赛诺/多托雷/达达利亚/艾尔海森/凯亚

*提纳里

“诶、诶,”狐狸耳猛地颤了颤,毛茸茸地晃了下,而后在少年挠着面颊不好意思一般地说“这样啊.....”的时候,耳朵一下垂下。

在少年身后一下一下慢悠悠晃动的尾巴也停住了,尾端扫在地面上,像被淋湿一样地垂着。

不过这位极有涵养的巡林官似乎很快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的失态,很快又抬脸看向你。“恭喜。哎呀,我之前都不知道。”

他像往常一样笑着。然后手背到身后,不让你看见绷紧的青筋。

生涩的、苦涩的语句也能被少年咬着轻快的语调吐出。

他笑意盈盈,窗外骤下暴雨。

“祝你们幸福哦。”

————

*赛诺

赛诺一贯脸上没什么表情。

在你和他说你有男友后,他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只是看着阴沉了些,在你不安地踟蹰着想要打断这样尴尬的平静时,少年才终于开口了。

“你累吗?”

“啊、呃?还好吧...”

“我累(泪)了。”

你:...... 你没想到你能那么快反应过来,不过——刚刚你沉默是一直在想谐音梗吗???

————

*多托雷

想要拒绝这位危险的执行官的表白是很正常的事。

因为你不知道他对你的兴趣是出于你的人格,还是出于对于你躯体的某一部分很适合放入培养皿的兴趣。

你:......

为了让这个鸟嘴面具的实验员知难而退。你思索良久。

然后在他又一次,拦住你,说着明显是很随意扔给AI生成的告白语句时。

你忍耐住面对他时莫名感到的恐怖谷效应——他总给你一种、某种非人的理性生物在随意编制模仿人类的外皮一样的感觉。

你抿了抿唇,最终抬头直言。

“我有男朋友了。”

你注意到他拿着针剂——所以为什么告白要拿着针剂——的手一顿,面上似乎空白了一瞬,像AI运行时遇到了过载的信息量一般。

过了好一会,他才抿了下唇,唇角往下,似乎有些不快。

你以为他终于要知难而退了。

不过他那非常人的脑袋似乎又检索出了什么天才的应对策略。

你看着他突然慢慢挑起的愉悦嘴角,心里一抖,下意识想要逃离。

然而男人的手更快,不过瞬间,戴着黑色皮质手套的手便立刻按在了墙壁上,彻底把你框入他的双臂之中,而他还慢慢俯下身来,虽然你总觉得他头脑冰冷如AI,但是他躯体却还是带着陌生馥郁的热气笼罩而下,连带着他的笑音。

像什么有迷醉效果的香薰一般,醇厚,畸形。

“我知道了。”

像是从喉咙里闷出的愉悦声音,尾音上翘。

“但你还没有小三吧?”

凯亚、公子、海哥在彩蛋✓

落花人独立(生物科研民工版)

【迪卢克x你x凯亚】:嫂嫂真可爱,义兄别关门

你总觉得,你和迪卢克的婚姻好像缺了点什么。

 

不是说他待你不好,恰恰相反,迪卢克老爷对夫人的疼爱是整个蒙德家喻户晓的事情。他会照顾好你生活的一点一滴,在闲暇的时候牵着你的手逛遍蒙德城,或是在天使的馈赠亲手为你调制一杯苹果酿。即使是生意往来需要出远门,他也会每天给你写书信报平安。你们是人人羡慕的恩爱夫妻,举案齐眉。

 

那么问题出在了那里呢?你冥思苦想却不得答案。

 

一天,迪卢克又去出差,百无聊赖的你约着凯亚去听温迪谱写的新曲,虽然迪卢克和凯亚的关系十分微妙,但作为嫂嫂,你还是和凯亚关系还不错。作为他们关系的润滑剂,迪卢克也默许了这一点。

你和凯亚...

你总觉得,你和迪卢克的婚姻好像缺了点什么。

 

不是说他待你不好,恰恰相反,迪卢克老爷对夫人的疼爱是整个蒙德家喻户晓的事情。他会照顾好你生活的一点一滴,在闲暇的时候牵着你的手逛遍蒙德城,或是在天使的馈赠亲手为你调制一杯苹果酿。即使是生意往来需要出远门,他也会每天给你写书信报平安。你们是人人羡慕的恩爱夫妻,举案齐眉。

 

那么问题出在了那里呢?你冥思苦想却不得答案。

 

一天,迪卢克又去出差,百无聊赖的你约着凯亚去听温迪谱写的新曲,虽然迪卢克和凯亚的关系十分微妙,但作为嫂嫂,你还是和凯亚关系还不错。作为他们关系的润滑剂,迪卢克也默许了这一点。

你和凯亚说了你的烦恼,换来的是他的大笑。

“我的好嫂嫂,你可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没发现你和迪卢克的婚姻就像一片湖水,空有静谧没有激情吗?”

你恍然大悟。确实如此,他虽然待你很好,但当你望向他时,他红宝石一样的眼眸中是和他的外貌格格不入的淡定和从容,你好像从未见过这双眼睛中盛满炽热的爱意会是怎样的一番风景。

看着你不断变幻的脸色,凯亚微微笑了。

 

意识到问题不对的你不由得开始胡思乱想。当夜幕降临迪卢克回家时,看到的便是你穿着睡裙用手揪花瓣的情景。

“怎么了?”迪卢克的嗓音带了一丝笑意,他很少见到自己的小妻子这么孩子气的一面。

你精致的小脸皱成一团“迪卢克,你到底爱不爱我?”

你从没这么问过他,迪卢克收敛了笑意。

“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如果我不爱你,结婚的意义在哪里呢?”

“可是,我们的婚姻生活没有激情啊。”你不依不饶,凯亚的话像一根刺扎入了你的心,你不满足于平静的现状,想从迪卢克这里汲取更多。

 

迪卢克沉默了。

曾几何时,他也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年,可以哭可以笑,可以毫不顾忌地表达自己的感情。可父亲的早亡,家族的压力,看似平静的水面下向他频频袭来的明枪暗箭,让一个少年迅速成长,变成了如今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

当然,作为一个把控着蒙德半个经济命脉的家族管理者,这样的结果自然是再好不过了。但当他面对自己纯真的妻子的质问,却第一次生出了无力之感。

 

自己还有爱人的能力吗?狠心地无视了妻子希冀的目光,他转身向卧室,纷乱的思绪将他淹没,甚至不敢面对她的疑问。

 

不仅没得到答案,甚至问完问题迪卢克还转身就走。你心中的不安更重,那个晚上,你们躺在卧室的床上,却既没有交谈也没有温存。

 

不知道是否是你的错觉,那天之后的迪卢克变得更加忙碌。不是往来璃月稻妻谈生意,便是化身暗夜使者护卫蒙德,你清楚地知道他是在逃避你的问题,却也不知道如何再开始一段对话。

 

世上从不缺好事者。关于你和迪卢克婚姻有变,感情不合的传闻从暗处滋生,很快遍布了蒙德城。

时常出去闲逛的你也意识到了,路人们看向你的目光多了些怜悯和同情,自然也不乏幸灾乐祸的眼神。你感到羞愧难堪,索性躲在晨曦酒庄的后花园中借酒浇愁。

 

当凯亚翻过栅栏时,看到的便是喝的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的你。

月挂柳梢头,你一袭白色的长裙,在月光的沐浴下恍如误入人间的仙子,眉目间淡淡的愁绪更令人怜惜。

“嫂嫂。”凯亚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感情,将你紧紧拥入怀中。

你醉酒而迷茫地抬头望着他,认出眼前的人后惊慌失措地挣扎起来。

“凯亚,你在做什么!我是你哥哥的妻子,是你的嫂子。”

你脸上泛起愤怒的红晕,挣扎着想从他怀中逃出,却被他更加用力地搂住,你柔若无骨地倚在他的怀中,听着他心脏剧烈的跳动。更糟糕的是,你已经感受到了他紧紧贴着你的某个部位开始变得灼热。

你已经不是未经人事的小女孩了,意识到要发生什么的你开始更剧烈的挣扎。但女子和男人体力相差如此悬殊,你只能眼睁睁看着凯亚驱动神之眼,下一刻你们便到了远离晨曦酒庄的一处僻静的野外。

  

“凯亚,不要这样。”你哀求着,泪眼朦胧。但未出口的言语被他吻上的唇打断了。他富有技巧性的诱哄着你让他的舌尖进去,却不想你狠狠地咬在他的唇上,留下了一道痕迹。

“嘶。”他倒吸一口凉气放开了你,眼中没有一丝犹豫,只有燃烧的渴望。

“嫂嫂,你果然比我想得还美味呢。你难道不知道,在这种时候的挣扎,只会让我更想占有你吗?想想吧,从这张尖利的小嘴里吐出的声音会是多么好听。”

你震惊地看着他,不同于往日对待你的绅士和守礼,此时的凯亚像是暴露了本性的豺狼,让你深深后悔跳入了他的陷阱。

 

但后悔也晚了,被咬了一口的他并没有继续试图强行吻你。光芒一闪,一条冰元素力凝结的绳索将你的双手束缚了起来,也打消了你最后一丝想要挣扎的念头。

“适当的反抗会增添我的兴致,但嫂嫂最好适可而止,我怕伤了你。”凯亚慢条斯理地笑了,欣赏着你羞愤的表情。一点一点解开了你的衣服,就好像在拆一份精心包装的礼物。

你不再挣扎,绝望的泪水从脸庞滑落。你闭上了双眼,不去看他的神色。

看到你反抗的如此决绝,凯亚眼中闪过一丝晦暗,但并没有停止动作。

他为了这一刻谋划了不知多久,对你的渴望可以压倒一切,比如道德感。

 

这场情事在背德的渲染下更加刺激,也令人沉沦。心满意足后,凯亚小心地将你清理干净,悄无声息地送回了酒庄。

 

第二日醒来后,宿醉的头痛和昨夜的记忆如潮水般向你袭来。

“不!”你惊恐地起身,却因为身上的不适跌回床上。迪卢克对你一向温柔,从不会将你弄疼,一阵阵的酸痛提醒着你昨天晚上的事情并不是一个噩梦,你脸色惨白。

“夫人,您怎么了?”听到你呼喊的爱德琳推门而入时看到的便是你面如死灰的表情。

“没,没事。”你勉强一笑。“可能是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对了,迪卢克还没有回来吗?”

爱德琳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但作为女仆长的经验让她明白并不该多说。

“老爷今天晚上就会回来和您一同用餐。”她如实汇报着。

这一天在你的胡思乱想中很快度过了。

晚上,迪卢克果然按时回了晨曦酒庄,你和他一同用餐,却掩饰不住内心的慌张和无措。

“你还好吗?”迪卢克发现了你的不对劲。

“一切正常。”你宛如惊弓之鸟。

他犹豫了一下,脸上出现了一丝难得的羞涩。

“上次你问我的问题,我考虑好了。”

你慌张地起身“我吃好了,先回去休息了。”多么可笑,并没有过去很长时间,逃避问题的人却变成了你。

 

事情变得越来越糟糕了。

在那次谈话不欢而散后,你几乎看不到迪卢克的身影。你知道是自己的态度伤到了他的心,但被迫的痛苦和无助让你想不出第二个处理方式。

凯亚也变得越来越难缠。自第一次食髓知味之后,趁着迪卢克长期不在家的机会,他几乎搞清楚了晨曦酒庄所有的密道和暗门的出入方式。不知道多少个深夜,你入睡之后都会被他潜入的动静弄醒,随之而来的便是他火热的亲吻和激情的缠绵。你明知道不能一错再错。可被迪卢克冷落的身心却不受控制地迎合着他的热情。几个月之后,在他没有造访的深夜,你无助地发现自己已经开始期待着他的到来。

 

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砰。”一个寻常的午后,倚在沙发上小憩的你被巨大的关门声吵醒,睁开眼睛便看到了脸色铁青的迪卢克。

“你都知道了?”悬在头上的剑终于落下,你却并没有想象中的恐慌,相反,却有一种石头落地的踏实。

“为什么?”他漂亮的眼眸中满是心碎和怒火。“即使你要,为什么偏偏是我的义弟。”

你冷笑一声“迪卢克,你当真不知道为什么吗?同是男人,我不信你看不出来。你不过是将本该发泄在他身上的怒火转嫁到我身上罢了,毕竟你们兄弟两个的关系比吟游诗人的谜题更复杂,你们不敢面对彼此就来欺负我这个弱女子,真是令人不耻。”

你的态度激怒了他,下一秒便被钳制住双手压在了沙发上。

“看来,你对我的不满可能是因为我太久没有尽到丈夫的义务了。也好,今天一并补回来吧。”

你觉得自己像狂风骤雨中的一叶小舟,没有半分的掌控权,只能随风浪飘摇。也是在今天,你才知道之前的迪卢克对你是多么的怜惜。说来好笑,如若不是你的身子在与凯亚的多次缠绵中被调/教的越来越妩媚,你不可能承受得了迪卢克的怒火。

他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狂怒之下动作攻势愈发凶猛。

“瞧瞧你这样子,你在他身下也是如此吗?怪不得他为你神魂颠倒。看来,之前的问题我们也不必追究答案了,想必他给了你足够多的激情。”

直到日落西山,他终于放过了你。收拾好自己后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仿佛你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泄愤工具。

 

蒙德城最新的八卦是,迪卢克老爷和凯亚队长,不知道为何在一个夜晚大打出手,打完后却又一起去了天使的馈赠,在清除了闲杂人等后商谈至深夜一同回到了晨曦酒庄。

无人知道的是,晨曦酒庄最大的主卧中,你被脚铐限制在大床的一隅,楚楚可怜地看着面前的两个男人。

凯亚一贯不正经的音调在你耳中变成了恶魔的低语。

“我贪吃又犹豫的嫂嫂,准备好应付两个男人了吗?”

B.NGC2237
冥冥中自有注定,今生的结可能是...

冥冥中自有注定,今生的结可能是上一辈子就结下的!看我刀哥这嫉妒的眼神!

冥冥中自有注定,今生的结可能是上一辈子就结下的!看我刀哥这嫉妒的眼神!

LOSER(星幻暗幽)
爱,是在一个人身上看到自己的影...

爱,是在一个人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也是寻找自己灵魂的缺失。

@Gemini。 的提出的约稿,不得不说画的真是不错(°∀°)b马内也很白菜,人体比例以后继续加油(°∀°)b

爱,是在一个人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也是寻找自己灵魂的缺失。

@Gemini。 的提出的约稿,不得不说画的真是不错(°∀°)b马内也很白菜,人体比例以后继续加油(°∀°)b

乏
星期日:创造伊甸园 教授:笨蛋...

星期日:创造伊甸园

教授:笨蛋地狱

星期日:创造伊甸园

教授:笨蛋地狱

轩
相显,后悔将相夷交给单孤刀了吗

相显,后悔将相夷交给单孤刀了吗

相显,后悔将相夷交给单孤刀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