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菠萝AD钙

【纪楚】做噩梦后

无时间线,私设,小甜饼


纪勇涛睡到半夜,迷迷糊糊地听见有人叫他。


“勇……勇哥!”


他以为自己做梦了,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漆黑。


“勇哥!”


不是梦,是楚稼君。


“怎么了怎么了?”纪勇涛一骨碌爬起来,低头去看他。


楚稼君双眼紧闭,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纪勇涛摸了一把他的额头,全是汗。


“小楚?没事吧?”


楚稼君动了动,醒了,看见纪勇涛后迟疑了一下,下一秒直接扑进他怀里。


“勇哥!我做噩梦了……”楚稼君手紧紧抓着纪勇涛,边说边哭。


“我梦见我被人抓到了,好多人把我绑起来,说要杀我,你也在,我喊你还不理我……”楚稼君把脸埋在他怀里,哭...

无时间线,私设,小甜饼



纪勇涛睡到半夜,迷迷糊糊地听见有人叫他。


“勇……勇哥!”


他以为自己做梦了,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漆黑。


“勇哥!”


不是梦,是楚稼君。


“怎么了怎么了?”纪勇涛一骨碌爬起来,低头去看他。


楚稼君双眼紧闭,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纪勇涛摸了一把他的额头,全是汗。


“小楚?没事吧?”


楚稼君动了动,醒了,看见纪勇涛后迟疑了一下,下一秒直接扑进他怀里。


“勇哥!我做噩梦了……”楚稼君手紧紧抓着纪勇涛,边说边哭。


“我梦见我被人抓到了,好多人把我绑起来,说要杀我,你也在,我喊你还不理我……”楚稼君把脸埋在他怀里,哭得浑身抖。


“没事了,现在没事了。”纪勇涛拍着他的背轻声哄着。


“你不理我,你为什么不理我?”楚稼君哭着用手打他肩膀,“我都害怕死了……”


“都是梦,我怎么可能会不理你,我不会让别人伤害你的。”纪勇涛安慰他。


“我们楚霸王还怕这些?”


楚稼君缓过来点儿,还是没松开他:“我怎么不怕,我可不想死。”他停顿了一下,把脸埋得更深,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句话:“你还没娶我呢。”


纪勇涛听见了,忍俊不禁:“什么?”


“你答应过我的,再挣点钱我们就出国,你可别想赖账。”


“好,绝对不赖账。”


此时已经是深夜了。两个人扯东扯西,纪勇涛抱着他坐了会儿,楚稼君突然像想起来什么似的,直起身子,眼睛亮亮的:“勇哥,我睡不着了。”


“嗯。”


楚稼君看着他,勾起嘴角:“勇哥,你明天不是不上班嘛?”


“对啊,明天周末,怎么了?”


“反正也睡不着,要不我们……”


话没说完,但是纪勇涛看表情就知道他没想什么正经东西。


这次楚稼君如愿以偿,两人一直折腾到凌晨。天边刚亮出一点光,楚稼君累得趴在他怀里就睡过去了。


纪勇涛怕弄醒他,抱着不敢动。他又想起了之前说的出国的事情,很快的,等再过几年,等工作稳定下来,等再挣一些钱,就能一起去国外了,国外可以领证的。


会永远在一起,一直走下去。

——————

还有几天放假,到时候可能会多更点?


还有什么梗可以在评论区说,生产力不足😪




北霖South

“过了四百年 还是找到你了”

“过了四百年 还是找到你了”

乙醇
为亲族而战的恶魔

为亲族而战的恶魔

为亲族而战的恶魔

微风归影
  (涩涩嘿嘿 我的xp乱舞了...

  (涩涩嘿嘿 我的xp乱舞了)

  (涩涩嘿嘿 我的xp乱舞了)

肆一(开学随更版)

【光夜乙女】身高差/体型差就是最萌的!

内含萧逸/齐司礼/陆沉/查理苏/夏鸣星


如有雷同,我的问题,带着原文,戳我私信

ooc🈶


————————————————————


萧逸


对于一个赛车手来讲,全身的每个部分都要有惊人的力量,以应对比赛时的各种情况。


作为顶级赛车手和赏金猎人的他,用全身都是肌肉也毫不夸张了。180+的身高和健壮有力的身体让你们拥有明显的体型差,尤其是背影来看,被误认为是父女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萧逸!快还给我!”他总是喜欢捉弄你,看着你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开怀大笑是你们家里最常上演的情节。


不过,等你真的急了,他又总会塞给你一...


内含萧逸/齐司礼/陆沉/查理苏/夏鸣星


如有雷同,我的问题,带着原文,戳我私信

ooc🈶


————————————————————





萧逸




对于一个赛车手来讲,全身的每个部分都要有惊人的力量,以应对比赛时的各种情况。



作为顶级赛车手和赏金猎人的他,用全身都是肌肉也毫不夸张了。180+的身高和健壮有力的身体让你们拥有明显的体型差,尤其是背影来看,被误认为是父女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萧逸!快还给我!”他总是喜欢捉弄你,看着你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开怀大笑是你们家里最常上演的情节。



不过,等你真的急了,他又总会塞给你一颗柠檬糖,然后笑着摸摸你的头。




“我们家萧小五怎么这么可爱。”





《你才可爱你全家都可爱》


《哎别动手啊》







齐司礼





虽然很早就成为了把办公室的白领,但是他的身材却丝毫不差,是少见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类型。



并且身为狐狸,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下意识往你身上贴的动作。



这就导致,有的时候明明在好好的讲稿子,你们的距离却越来越近,直到他整个人都贴上你的后背。



温热的体温与紧实的肌肉隔着薄薄一层衬衫传到你的后背上,真的很难不想入非非……






《又在想什么?怎么又走神?》


《呜呜呜狐狸老婆我错了呜呜呜》


《……》






陆沉




从小就接受体能训练,又有着血族强大的血脉,所以他的身材怎么想都是很合理的结果。



他本身掌控欲很强,下意识的动作就是像圈猎物一样将你圈在怀里。在自身肩宽buff的加持下,安全感是他带给你最好的礼物。



不过在某些方面,可能就没有那么令人开心了。巨大的体型差让你怎么也逃脱不了他的束缚。每一次的试图逃离都会在被他紧攥的脚腕中支离破碎。



不过至少在大部分的时间里,他并没有这么态度强硬就是了。




《抱抱——》


《(*^ω^*)》






查理苏




是不论穿多厚的衣服都能感受到布料下的肌肉的程度。哪怕是医生这种高强度工作的职业,他的自律也让他几乎在所有方面都游刃有余,包括身材管理。



自称完美的未婚夫也要有完美的身材,实际上也确实有。



喜欢捉弄你plus,在一起后仗着腿长在你面前各种“犯贱”,可谓有危险时他最安全,没危险时他就是危险。



“未婚妻——猜猜你的抱枕被你亲爱的未婚夫放到了哪里——”又开始了,这次又是因为看不惯你只抱抱枕不理他。



不过时间一久,你也学会了处理这种事的方法。




《请放下那把扫帚我亲爱的未婚妻》


《我相信你不会对完美的未婚夫做出这种事的对吧》


《对吧?》






夏鸣星





年龄的问题使他并没有其他人那种发达的肌肉。但依旧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




平时是看不出来什么的,只有当他真的去除了上衣才能发现事情其实并没有那么的简单。




劲瘦有力的手臂总是在你的腰上环绕着,又时不时不安分的动动。当你感受到背后的暖意时,十拿九稳就是他了。




不过这些都好说,你最受不了的是他一个180的个子非要窝到你怀里求抱抱,还一口一个姐姐喊的欢,这真的招架不住……






《请停止散发你的魅力,汤圆同志》


《报告总部,做不到。》



————————————————


刷粮票点这里 




闻娇

【光与夜之恋】如果有体型差

萧逸/陆沉/齐司礼/查理苏/夏鸣星

较大体型差设定/

ooc属于我/

短短打/

祝大家中秋快乐/

————————————————————

萧逸:

同居之后对于亲密接触更加肆无忌惮,尤其喜欢各种把你圈在怀里的姿势。


“周末在家也不忘加班,真拿你没办法。”

“找了你之前一直念叨的电影,还是高清修复版。”

“过来。”

“坐这么直挺挺的干嘛。”

“又不是第一次在我怀里,还害羞啊?”

“乖~别闹~”

“哦?还是说,不想看电影,想做点别的?”


陆沉

即使是单手抱着你也毫不费力,感叹你过于娇小的同时对此种“爹式抱抱”姿势乐此不疲。


“嗯,还要一会才能到家,...

萧逸/陆沉/齐司礼/查理苏/夏鸣星

较大体型差设定/

ooc属于我/

短短打/

祝大家中秋快乐/

————————————————————

萧逸:

同居之后对于亲密接触更加肆无忌惮,尤其喜欢各种把你圈在怀里的姿势。


“周末在家也不忘加班,真拿你没办法。”

“找了你之前一直念叨的电影,还是高清修复版。”

“过来。”

“坐这么直挺挺的干嘛。”

“又不是第一次在我怀里,还害羞啊?”

“乖~别闹~”

“哦?还是说,不想看电影,想做点别的?”



陆沉

即使是单手抱着你也毫不费力,感叹你过于娇小的同时对此种“爹式抱抱”姿势乐此不疲。


“嗯,还要一会才能到家,困的话就睡吧。”

……

“怎么了周严? 没关系,她很轻。”

……

“看来是我把我的小兔子吵醒了。”

“还要睡一会儿吗?”

“正好到🛏️上去睡吧,我陪你。”



齐司礼

平时上班的时候不会刻意注意这些,但二人独处时会想象如果你和自己的灵体本体站在一起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你大概可以埋在齐司礼的狐狸毛里过冬…吧?)


“说吧,这次又是什么‘一生一次的请求’?”

“唉……狐狸状态不是已经见过了吗?”

“不是?那是什么?”

“灵体本体?!……咳!越发得寸进尺了……”

“……咳,房间太小,装不下我,有机会再看吧。”

“……咳,不过,今天晚上,就勉强允许你抱着尾巴睡觉。”

“……不许乱摸!”



查理苏

热衷于各种公主抱场景,据本人所述,是一种男友力的表现,完美的(因当事人强烈要求,必须加上这个形容词)。


“慢点~未婚妻~”

“我知道,我亲爱的未婚妻看到你完美的未婚夫很开心,但下次扑过来的时候一定要当心。”

“万一某次我没有抱住未婚妻怎么办?”

“不会?未婚妻对我这么有信心,我当然不会让未婚妻失望。”

“想要下来?是……害羞了吗未婚妻~”

“进家门就会把你放下来了,未婚妻。”

“你想在沙发上,还是去卧室?”



夏鸣星

青梅竹马小情侣的甜蜜日常,各种腻歪到夏鸣星剧团所有人都见怪不怪、甚至磕疯了的程度。尤其喜欢在你颈窝撒娇的姿势,但体型差的缘故,最终都会变成你依偎在他怀里。


“姐姐~你看他们!”

“要姐姐摸摸头才可以~”

“啊?痒?(笑)”

“姐姐怎么脸红啦?”

“哈哈哈,说着说着,大小姐又钻到我怀里了~”

“诶呀,你们别调侃我家大小姐。”

“我的大小姐~”

“好啦好啦~呼噜呼噜毛~”

式败北

文笔很烂不会景物描写怎么办?

丰富词汇量:


——描写山水⛰️

青山隐隐。山翠扑帘。山水灵逸。水秀山明。岳立川行。山色苍苍。山林相映。烟柳万家。平畴千里。翠色绵延。湖山秀色。平川沃野。花柳山水。山色朗润。山崩海立,沙起云行。林岫浩然。峰峦窈窕。堆积高峻。湖山之佳,晴晓春时。

细雨池塘。蛙声池沼。竹外溪流。林泉岩流。水净沙明。洋洋湖水。细浪拍岸。水流涓涓。涧水粼粼。飞泉喷礴。沙岸草桥。五湖春水。水绿霞红。山雾江云。


——描写花木💐

禾稼果木。树阴匝地。佳木浓阴。佳木葱茏。叶稠荫翠。枫林晚叶。枫叶流丹。阴阴翠润。古木苍苍。绿染林皋。兰桂竹木。梧桐萧萧。桑林麦陇。古木垂萝。树态雅致。藤萝掩映。苍松怪石。松生......

丰富词汇量:


——描写山水⛰️

青山隐隐。山翠扑帘。山水灵逸。水秀山明。岳立川行。山色苍苍。山林相映。烟柳万家。平畴千里。翠色绵延。湖山秀色。平川沃野。花柳山水。山色朗润。山崩海立,沙起云行。林岫浩然。峰峦窈窕。堆积高峻。湖山之佳,晴晓春时。

细雨池塘。蛙声池沼。竹外溪流。林泉岩流。水净沙明。洋洋湖水。细浪拍岸。水流涓涓。涧水粼粼。飞泉喷礴。沙岸草桥。五湖春水。水绿霞红。山雾江云。



——描写花木💐

禾稼果木。树阴匝地。佳木浓阴。佳木葱茏。叶稠荫翠。枫林晚叶。枫叶流丹。阴阴翠润。古木苍苍。绿染林皋。兰桂竹木。梧桐萧萧。桑林麦陇。古木垂萝。树态雅致。藤萝掩映。苍松怪石。松生空谷。松风水月。木阴水气。树木交映。烟霞欲栖。山川草木。

碧桃花影。嫩蕊香英。临风落英。飞絮落花。灼灼其华。花间风骨。花影缤纷。花鲜叶茂。花影转阶。花遮柳隐。花气清婉。逞妍斗色。花雨纷纷。松风花雨。花繁柳密。东蓠菊黄。风动花影。尊前花间。花开寂寞。篱边梅花。飞红如雨。丁香结愁。梅冷冰香。深巷杏花。梅魂竹梦。竞吐芳华。佳蔬菜花。

百草萋萋。兰泽芳草。草木清华。草木欣荣。草木幽深。草木摇落。细草微风。斜月寒草。荒烟野草。衰草寒烟。草径幽深。白杨青草。

竹梢蕉叶。竹梢风动。风拂竹映。竹影参差。翠竹遮映。瘦竹清泉。竹风疏烟。竹柏苍然。凤尾森森。竹径松篱。

烟柳风絮。斜阳古柳。风细柳斜。柳色夹道。柳袅烟斜。淡烟疏柳。花情柳态。柔梢披风。绿杨堤畔。岸柳鹅黄。



——描写园林🪵

花下瑶台。轩峻壮丽。殿宇巍巍。峥嵘轩峻。叠石凿池,筑亭辟馆。竹树山石。烟柳画桥。楼台亭轩。亭榭栏杆。朱楼雕栏。朱阁绮户。朱户绣窗。红粉朱楼。重宇别院。崇阁巍峨。层楼高起。园亭池榭。泉石林木。桂殿兰宫。花外楼台。云窗静掩。烟柳画桥。香车画舫。飞泉挂檐。



——描写府邸🏠

高门大第。兽头大门。朱楼雕栏。朱阁绮户。朱户绣窗。红粉朱楼。重宇别院。崇阁巍峨。层楼高起。院落屋宇。朱门深院。静室高斋。前厅后舍。



——描写村舍🏡

门外垂杨。村庄人家。寒烟小院。斜阳小院。小院春寒。矮墙浅屋。茅檐土壁。竹蓠茅舍。松窗竹户。茅檐草舍。蓬牗茅椽。绳床瓦灶。雨夕灯窗。幽窗青灯。灯火村落。幽径柴门。苍苔屐齿。青山当户。曙光薄户。豆棚菜圃。村花路柳。晚村人语。



——描写街市🪢

街市繁华,人烟阜盛。熙攘市集。店肆林立。园墅遍布。齐整宽阔。旧时巷陌。闹市嚣尘。通衢越巷。市井尘嚣。花径风寒。五都市中。纷嚣扰攘。妓舍酒馆。晓市花声。

择将

 “听说了吗?” 

 “又有什么瓜?”

 “初三那个老考倒数的笨蛋美人去隔壁高中部找学神告白了!”

 “woc?成功了吗?”

 “还不清楚,不过我要是学神我一定不忍心拒绝。”

  (给亲友的无偿,福利图是有头纱的和原图。)

 “听说了吗?” 

 “又有什么瓜?”

 “初三那个老考倒数的笨蛋美人去隔壁高中部找学神告白了!”

 “woc?成功了吗?”

 “还不清楚,不过我要是学神我一定不忍心拒绝。”

  (给亲友的无偿,福利图是有头纱的和原图。)

豆沙馅

萧逸 x 你|老是忘记自己已婚怎么办

*婚后实录

  


/


  

  

关于和萧逸结婚这件事,经常让你感到没有实感,可能是因为和你印象里细水长流的婚后生活不同,和萧逸结婚后的每一天都充满了心动与喜悦,就像还在热恋期一样。


所以在萧逸拿着你刚刚填的表格走过来,把表放到你面前的桌子上,你重新浏览了一遍表格内容的时候,都丝毫没有意识到出了什么问题。


怎么了?没有写错字呀。


嗯,字是没写错。但是这个……啧。萧逸停顿了一下,纤长的食指落在感情状态那一格,挑了挑眉毛。


你顺着他的手指往旁边看,白纸上竖线旁黑色水笔的字迹写着——未婚。


!!!!


你下意识地就伸手捂住了未婚两个字,...


*婚后实录

  


/


  

  

关于和萧逸结婚这件事,经常让你感到没有实感,可能是因为和你印象里细水长流的婚后生活不同,和萧逸结婚后的每一天都充满了心动与喜悦,就像还在热恋期一样。


所以在萧逸拿着你刚刚填的表格走过来,把表放到你面前的桌子上,你重新浏览了一遍表格内容的时候,都丝毫没有意识到出了什么问题。


怎么了?没有写错字呀。


嗯,字是没写错。但是这个……啧。萧逸停顿了一下,纤长的食指落在感情状态那一格,挑了挑眉毛。


你顺着他的手指往旁边看,白纸上竖线旁黑色水笔的字迹写着——未婚。


!!!!


你下意识地就伸手捂住了未婚两个字,另一只手摩挲着放在一边的黑色水笔,认错态度良好地打算更改。


看着你把未婚改成已婚的动作,萧逸揣起手,揶揄道,这位小姐,你是对目前的老公不满意吗?说说看,更想和谁结婚?


当然是萧老板啦,你讨好的伸手抱住他的腰,人帅腿长,不选你选谁?


萧逸没接你的话,拉过一旁的椅子坐在你旁边,扶着你的肩转过来面对着他,也许是你茫然又不知所措,又带着一丝试探的神情逗乐了他,他弯起嘴角,看着你。


上星期二晚上六点半,下了大雨,你说没带伞,我去你公司楼下接你,当时你是怎么跟别人说我的?


竟然精确到了时间,你警觉起来,疯狂调动所有脑细胞思考当时的场景。


那场雨下得很突然,甚至前一秒你点开手机天气看到上面显示的明明是一朵单调的云,结果下一秒呼啦啦的大雨就倾盆而下,同事们都抱怨连天,出门的时候谁都没想到带伞,并且由于你们组今天加班,楼下公司放着的备用伞全被别人借走了,想回家除了喊别人来接以外,只能顶着雨狂奔到离公司最近的便利店买伞再走。


你像平时一样给萧逸发消息抱怨这件事,当时他很长时间没回你,那一刻你才想起他最近好像接了一个任务可能没空,失落地看着窗外的雨,思考着会不会有第三种完美的解决方式。


手机突然振铃吓了你一跳,你一看是萧逸的来电,接通的第一秒就听到他说,下班了吗,到你公司楼下了。


你一边感叹着萧逸,你真是我的救星,一边收拾起了包,旁边的同事关切地问了一句你怎么回去,带着一丝炫耀,你顺口就回答道:


我男朋友在楼下等我啦~


啊!萧逸怎么听见的,难道当时没挂电话?


回忆戛然而止,你别开脸躲过萧逸直勾勾的眼神,他伸手捏着你的脸颊迫使你重新转过来看着他,脸上的肉都叠在一起,把嘴巴挤得嘟了起来。


萧逸克制不住地低头亲了一口,放开捏着的手,换用两只手掌心温柔地揉你的脸颊,像是在为刚才略微使的劲道歉。


要不明天我在结婚证上打个孔串个链,给你当包挂件?看你还敢不敢忘我们结婚了这件事。


他的话听起来完全没有责怪的意思,明明说着恶狠狠的话,却用了很温柔的语气,加上他强调的结婚这个事实,你看着萧逸的脸再一次突然想到眼前这个很喜欢的人已经成了你的老公,要和他共度余生。


这样的想法不禁让你感到开心又害羞,直接扑到他身上。


我错了老公,老公老公老公——”


萧逸托着你的腿抱着你站起身,突然的失重让你像只树袋熊一样狠狠缠在他的身上,听到你的话,萧逸短暂地愣了一下,便立马揶揄着拍了拍你的屁股。


哟,还是你的方法好,反复强调加强记忆,从今天开始改口吧。


- FIN -




噗哧游戏社
首先我不是,其次我可以是,最后我就是
首先我不是,其次我可以是,最后我就是
异能电影局
女性安全如何保障?我生来赤裸,思想不正的是你
女性安全如何保障?我生来赤裸,思想不正的是你
梁知

控制欲超强爹系男友&&哭唧唧女主💖💖💖🙆‍♀️

  她盯着自己的脚尖,忍了很久,终于还是起身,走了过去。

厨房的门是半掩的,他站在冰箱前,正在挑选里面的水果。

她试探性的开口:“我想吃番石榴。”

“现在是冬天,北城没有番石榴。”他转身看向她,笑意浅淡:“你如果想吃,明天我派人从南方空运过来。”

她想听的不是这个

不是他克制着情绪哄自己。

她不知如何回答,又听到他说:“喝葡萄汁好不好?”

她垂眸,语气很轻:“你可以生气的,不用忍着。”

他后背一僵,捏着冰箱门的手骨指泛白。

她看着难受,她走向他,从身后抱住了他。她的声音很软:“你可以,对我生气的”

她在短暂的安静后,听到了冰箱被合上的声音,她眼睫颤了颤。

“我有没有和你说...

  她盯着自己的脚尖,忍了很久,终于还是起身,走了过去。

厨房的门是半掩的,他站在冰箱前,正在挑选里面的水果。

她试探性的开口:“我想吃番石榴。”

“现在是冬天,北城没有番石榴。”他转身看向她,笑意浅淡:“你如果想吃,明天我派人从南方空运过来。”

她想听的不是这个

不是他克制着情绪哄自己。

她不知如何回答,又听到他说:“喝葡萄汁好不好?”

她垂眸,语气很轻:“你可以生气的,不用忍着。”

他后背一僵,捏着冰箱门的手骨指泛白。

她看着难受,她走向他,从身后抱住了他。她的声音很软:“你可以,对我生气的”

她在短暂的安静后,听到了冰箱被合上的声音,她眼睫颤了颤。

“我有没有和你说过,遇见什么事情,要给我打电话?”平直柔凉的语调,有点严肃。

她蹭着他的后背:“说了......我下次会给你打电话”

“他为什么会把你关在卫生间”他的手扣在她的手腕上,将她绞在一起的手指分开。

她有先慌了:“阿....”话音未落,唇被堵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轻轻咬了她的唇瓣才结束。

他眼底一片红,透着几分偏执和冷戾:“我很担心你,我今天过去的时候,怕的要死”尾音发颤

她的心揪紧:“对不起,对不起....”

他只是看着她,就在她在开始打算道歉时,他突然哑声开口:“我今天不放心,所以找人跟踪你了

她惊愕,但只是一瞬间,用着很轻很软的语气:“没关系 我不生气的”

她说完,凑近他,试探性的抱着他:“没有关系,如果你不放心可以找人跟着我,就是....隐蔽一点,不要让我同事知道,我怕....”

“怕什么”他红着眼尾,在她耳垂上留下了牙印。

她忍着疼,闷哼但还是很乖的回答:“我怕他们误会你,觉得你在限制我的自由”

他眼中涌动的黑色,一时间被控制。

他突然将她抱进怀里,眼眶通红,轻声说道“吓到你了,对不起,”

“我爱你” 

tisoh(求你看我写的文)

【缚耳来/纪楚】归家7

#完结了,开心!!!!


“叮铃铃——叮铃铃——”


闹钟响了两响,纪勇涛才慢吞吞地从被窝里伸出手来把它关掉。


他重重地叹了声气,坐起身来,头发乱糟糟的,眉眼低垂着,但看得出他是带着心事的。


纪勇涛屈起腿把脑袋埋在被褥上,慢慢地消化着快要挤破大脑的信息量,最后翻来倒去的看,都是楚稼君不染尘垢的眼睛和总是没心没肺的笑。


他那么想活下去的一个人,那么想和他一起活下去的一个人,在面对着死亡的拖拽和纪勇涛摆出的层层留命的“诱惑”时,该有多痛苦啊。


-


纪勇涛今天一天都很没有精神,老刘在去处理民事纠纷的时候不太放心纪勇涛再去出任务,硬是给人提着一块走了。


这起......

#完结了,开心!!!!


“叮铃铃——叮铃铃——”


闹钟响了两响,纪勇涛才慢吞吞地从被窝里伸出手来把它关掉。


他重重地叹了声气,坐起身来,头发乱糟糟的,眉眼低垂着,但看得出他是带着心事的。


纪勇涛屈起腿把脑袋埋在被褥上,慢慢地消化着快要挤破大脑的信息量,最后翻来倒去的看,都是楚稼君不染尘垢的眼睛和总是没心没肺的笑。


他那么想活下去的一个人,那么想和他一起活下去的一个人,在面对着死亡的拖拽和纪勇涛摆出的层层留命的“诱惑”时,该有多痛苦啊。


-


纪勇涛今天一天都很没有精神,老刘在去处理民事纠纷的时候不太放心纪勇涛再去出任务,硬是给人提着一块走了。


这起民事纠纷的起因经过结果无比简单,一个老人丢了狗,结果在遛弯的时候发现别人牵着自己的狗,于是两人开始了一系列激烈的争论,最后居然发现这条狗居然不属于这两人任何一个。


最后牵狗的人还小声嘟囔,说:“这不是我家宝宝,为啥指令都能听懂,生活习惯都一样。”


纪勇涛低头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抡到自己手里的牵引绳头,然后和小黑狗对上了眼。


“大飞?”


“汪!”


老刘挑了下半边眉头,看着两人有来有回的交流觉得好玩,说:“你俩有缘,要是没人来认领这条狗,你把他养着,养大队里给你当警犬也行,看着挺聪明挺好教的,哈哈哈。”


纪勇涛汗颜,那势必是没人领的啊。


说起来人生还真是戏剧化,纪勇涛怎么都没想到,摆烂摸个鱼,还能牵回来个儿子。


-


回去路上是老刘开车,纪勇涛就拉着大飞坐后座,颠着颠着睡着了,手机响了一路也没反应,最后老刘受不了了,把车停在路边摇醒了纪勇涛让他接电话。


打电话的是纪勇涛的便宜亲戚,跟他说他表弟来b市旅游,让他接接,今天下午五点多下火车。


纪勇涛的觉瞬间醒了大半。


近乎诡异的事情发展顺序,他可不记得自己有哪门子的亲戚玩意,什么表哥表弟让他接的,一瞬间他只觉得自己心脏跳动的剧烈程度有些不太正常。


感觉快要跳出来了,恨不得现在就飞到a市的火车站去。


老刘看着飞驰而去的一车一人一狗,挠了挠头,拦下了一边的出租车。


-


纪勇涛从找到“表弟”要出来的口后,就不停地拿出手机来看时间,靠在树上要看,蹲在地上也要看,一会换一堆动作,看得大飞头晕,爪子不知道多少次按下了纪勇涛想要看时间蠢蠢欲动的手。


他太紧张了,大飞自己心里也没底,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等他最后一次放下手机举起接人的牌子时,一个穿着以及拎着的行李箱都符合亲戚描述的少年走了过来,看起来像是十七八岁的样子,纪勇涛在幻境里见过他,他是许飞,真正的许飞。


这一次不是无法辩驳的旧社会,也没有穷凶恶极的杀人犯,更没有临时起意的替换,就是原本的人和事,却让纪勇涛觉得身体流动的血液都要停滞了。


他猛的反应过来,他只是做了一个梦,也许那只是因为过于真实而让他印象深刻,心中翻涌不安,也许脚边这只狗的应答,也只是凑巧罢了。


就像老刘说的一样,很聪明。


-


许飞站在纪勇涛面前看着人发愣 也不知道该说啥,总感觉自己好像不太受欢迎的样子。


远远缀在身后的同学被他使了个手势,让他先别着急,然后眼珠子四处转了转后,蹲下来跟大飞玩。


“表哥,这是你养的狗么?”


“……是。”


纪勇涛很快调整过来了,冲着有些紧张的少年笑了笑,随后问到:“怎么,带女朋友一块来了?这么紧张。”


许飞挠了挠脑袋,“不是,但确实带人了,我同学,跟家里吵架了,然后偷偷跑出来跟我一块来着。”


纪勇涛脸色沉了沉,一边低着头在手机上快速滑动准备联系同事,一边说:“离家出走?快点把你同学叫过来,跟家里联系沟通一下,还没成年这么搞不是让人担心吗?”


许飞讪讪笑了,正想扭头去叫人,却发现同学已经站在了身后,他正愣愣看着面前低头打电话的纪勇涛。


“怎么这就出来了,我还没……”许飞话没说完,被同学的一声轻唤打断了。


“勇哥……?”


纪勇涛动作停滞住了,头慢慢地抬起,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留着小长发的男孩,眼睛亮而大,像个小姑娘的眼睛,但其他地方却不显女气,很好地和眼睛中和了,是一张让人看了觉得很舒服很阳光的一张脸。


是楚稼君。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动作,大飞咬着楚稼君的裤腿往前拽也没有用。


许飞问到:“你俩认识啊小楚,好奇妙啊!”


楚稼君轻轻嗯了一声,然后张开手走向纪勇涛,缓缓地抱住了他,“他救了我的生命和灵魂。”


许飞笑道:“那么夸张啊!”


楚稼君忍住眼泪,“不夸张的,他救了我。”


勇哥,我信你说的话了,睡一觉起来后,我真的有了爱我的爸爸妈妈,他们会带我吃肯德基,带我去黑森林餐厅。


我可以不用去靠着杀人赚钱,不用东躲西藏,快乐地生活在阳光下。


我还上学,学了很多东西,英语早早考了四六级,再也不用为了一次期末考试绞尽脑汁了,但我还是很希望英语能滚出中国。


我一点也不喜欢学习,学习也滚出中国。


什么都很好,但是没有你,如果可以的话,学习和英语都来压死我吧,你也跟着他们一起来,如果你来了,我一定能撑住,全部都接好。


勇哥,我好想你啊。


一个拥抱,把楚稼君这段时日以来所有的话都在无言中尽数倾诉了出来,以一个人的身份,而不是恶鬼卑微却野心庞大的掠夺。


最后两个人分开,楚稼君掩去满眼泪意,这一次他开启的不是一个又一个赎罪的幻象,而是真正的,属于楚稼君的人生。


这一次有纪勇涛,有那个火车上自来熟的许飞同学,还有这之后遇到的,健健康康的老刘和梦梦。


但是梦梦已经不喝奶粉了,于是楚稼君留在这里的这个假期天天给小孩带辣条,经常和许飞一边挨揍一边悄悄地吃。









一二四

关于地点【萧逸】

1.车内


作为一名赛车手,萧逸车库里的车非常多,刚开始这些车的还是萧逸用来带你一起去海边吹风用的,从某一次后,开始变了。


你坐在他身上,领口和下摆都有些乱,而萧逸除了衣服被你抓的有些皱以外,还是完完整整的。


你因为怕周围有人路过会听到动静,因此神经紧绷。


“萧逸……”


“别弄了……”


“这里……没有……”


你刚说完,就看见萧逸从副驾掏出一盒东西。


2.单向镜面


赛车手很赚钱,萧逸有常年蝉联冠军,钱自然是特别多,所以他名下的房产也很多。


跟你求婚的时候他带你去了他名下最大的那套房,初心是求婚的,但不知道是看你哭起来太可爱了还是蓄谋已...

1.车内


作为一名赛车手,萧逸车库里的车非常多,刚开始这些车的还是萧逸用来带你一起去海边吹风用的,从某一次后,开始变了。


你坐在他身上,领口和下摆都有些乱,而萧逸除了衣服被你抓的有些皱以外,还是完完整整的。


你因为怕周围有人路过会听到动静,因此神经紧绷。


“萧逸……”


“别弄了……”


“这里……没有……”


你刚说完,就看见萧逸从副驾掏出一盒东西。



2.单向镜面


赛车手很赚钱,萧逸有常年蝉联冠军,钱自然是特别多,所以他名下的房产也很多。


跟你求婚的时候他带你去了他名下最大的那套房,初心是求婚的,但不知道是看你哭起来太可爱了还是蓄谋已久,气氛开始变得奇怪起来。


你被他亲得腿发软,害怕自己支撑不住掉下去,只能抱紧萧逸。


萧逸把你推倒窗户面前,这里是高楼,下面是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这是一个崭新的地方,你不熟悉的地方,怎么说你都不会放松下来。


“萧逸……别……在……这里。”


“那你想去哪,宝贝?”


你哪也不想去。




回礼是车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