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菠萝AD钙

【纪楚】吃醋

无时间线,私设,小甜饼


同事邀请纪勇涛参加联谊舞会,纪勇涛欣然答应,带楚稼君一起去了。


舞会很热闹,来参加的大多是一些小青年,警察、工人、老师之类的,联谊舞会嘛,是小青年找对象的好机会。


纪勇涛和同事们打招呼,楚稼君叼着根棒棒糖,吊儿郎当地跟在后面。


大厅闪着绚烂的灯光,前面的人们在跳舞,楚稼君坐在沙发上跟着旋律翘着二郎腿晃动着,纪勇涛拍了他一下,让他矜持点。


“诶,勇哥,”楚稼君嘴里含着糖凑过来,含糊不清地问:“你说是男追女多还是女追男多啊?”


“我哪知道,我又没被人追过。”纪勇涛小声回答,“一半对一半吧。”


“为啥呀?”楚稼君很感兴趣:“你这么...

无时间线,私设,小甜饼



同事邀请纪勇涛参加联谊舞会,纪勇涛欣然答应,带楚稼君一起去了。


舞会很热闹,来参加的大多是一些小青年,警察、工人、老师之类的,联谊舞会嘛,是小青年找对象的好机会。


纪勇涛和同事们打招呼,楚稼君叼着根棒棒糖,吊儿郎当地跟在后面。


大厅闪着绚烂的灯光,前面的人们在跳舞,楚稼君坐在沙发上跟着旋律翘着二郎腿晃动着,纪勇涛拍了他一下,让他矜持点。


“诶,勇哥,”楚稼君嘴里含着糖凑过来,含糊不清地问:“你说是男追女多还是女追男多啊?”


“我哪知道,我又没被人追过。”纪勇涛小声回答,“一半对一半吧。”


“为啥呀?”楚稼君很感兴趣:“你这么帅怎么就没人追你啊?”


“……”


“那勇哥你说,哪种类型的男人招小姑娘喜欢?”楚稼君顺了顺头发:“比如说我……”


“怎么的?你还准备去撞俩桃花呗?”纪勇涛弹了一下他的脑袋:“不过像你这样的,把头发收拾一下应该会有不少女孩喜欢。”


“那不可能,谁也别想动我头发。”


正说着,一个穿裙子的年轻女孩走了过来。


“勇哥,忙吗?我有点事想跟你说。”女孩脸红红的,声音很温柔。


楚稼君拉拉纪勇涛的袖子:“她谁呀?”


“旁边学校的一个老师。嘘,小声点,别让人家听见了。”纪勇涛说完,和善地笑了笑:“不忙,咱们去外面说。”


两人出去了。楚稼君瞪着他们的背影,模仿纪勇涛语气:“不忙,咱们去外面说。”


“嘁。”


他来回绕了两圈,还是不放心,跟了出去。


来到外面,正好看到两个人在说着什么,楚稼君躲在墙后面偷听。


“勇哥,你还没有女朋友吧……”女孩低着头扭扭捏捏,脸颊飞上两朵红霞。


!!


楚稼君想都没想,直接跳出来:“纪勇涛!”


女孩吓了一跳。楚稼君转身就走,纪勇涛追他去了。


“小楚你听我解释……”好不容易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纪勇涛抓住他的手,楚稼君一把甩开,气呼呼的往家的方向走。纪勇涛没办法,只能跟着他。


楚稼君明显生气了,回了家什么都没说,躺下就睡,东西摔得震天响。纪勇涛不敢说话,默默陪在身边等他消气。


半夜,睁着眼睛盯天花板的纪勇涛听见一阵微弱的哭声。


楚稼君一直都没睡,明明纪勇涛也没干什么可他就是想不通,越想越气越想越气,直接把自己气哭了。


“小楚……”纪勇涛轻轻碰他,没得到回应。


“小楚,我错了……”


“你别碰我。”楚稼君还带着哭腔。


“你别不理我……”


“反正我可有可无,也有人喜欢你,没我你照样过得好好的。”楚稼君背对着他,口中放着狠话。


“说什么呢,你最重要了。”纪勇涛搂住他的腰,轻声安慰。


楚稼君任由他抱着,声音开始颤抖:“我是怕你有一天不喜欢我了,我……我又没别的地方可以去,我就这一个家。”


“为什么不喜欢你,因为别人向我表白?可你才是我的全部啊,不喜欢你喜欢谁?”


纪勇涛靠近他耳朵:“你是不是吃醋了?”


“才没有。谁稀罕吃你的醋。”楚稼君嘟囔着翻过身:“那你亲我一下,我就原谅你。”


“mua~”


“还生气吗?原谅我呗。”


“行行原谅你了。”

——————

傲娇楚宝🥰

顺便改了张图,是吃醋的小楚没错了

瞎画的瞎画的



抬头看星星

糙汉痞帅消防员✖️娇软可怜小白兔

   五月,江市。

    落日的余晖洒在柏油马路,街道两旁的行道树蔫巴巴的下垂着。

    街上行人寥寥无几,倒是树上的蝉,疯狂的叫个不停。

    言欣拖着行李箱,手里拿这张纸条,在街头巷尾间穿梭。

    这一片是她外公去世后留给她的产业,今天是她回国后第一次过来。

    只是不知道是天气炎热的原因还是如今经济不景气的缘故。......


   五月,江市。

    落日的余晖洒在柏油马路,街道两旁的行道树蔫巴巴的下垂着。

    街上行人寥寥无几,倒是树上的蝉,疯狂的叫个不停。

    言欣拖着行李箱,手里拿这张纸条,在街头巷尾间穿梭。

    这一片是她外公去世后留给她的产业,今天是她回国后第一次过来。

    只是不知道是天气炎热的原因还是如今经济不景气的缘故。

    在这傍晚气温算是宜人的时段,附近居民楼里的人,居然都没有要出门乘凉甚至遛弯儿的意思。

    街上的各个商铺里客人三三两两,看着莫名的有些凄凉。

    言欣走了一圈,全身湿了个透,都没有找到地址上的地方。

    刚好,在看见路边的一家旅店后,想也没想拎着箱子就走了进去。

    言欣热的大脑发懵,全然没注意到自从她进门后,角落里蹲着的几个赤臂男人盯着她审视的目光。

    “一个单间,谢谢。”

    前台看了眼身份证,在收到角落里的男人暗示的眼神后,朝言欣笑了笑,“今天普通单间没有了,这边给你升级了豪华套间,在六楼。”

    “哦...”言欣不疑有他的进了电梯。

    六楼,言欣刚出电梯,就见一穿着蓝衬衫板寸头的男人在走廊尽头打着电话。

    “临时出差了!?你不是一个礼拜前就请了假?!”

    电话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男人神情不耐的点了根烟叼在嘴里,痞气十足。

    “算了,过两天就不用来了,队里就给了两天假。”

    言欣看了眼男人没说话,打开了男人隔壁的房间门。

    许是察觉到言欣的存在,男人说话的声音小了些。

    只是这旅店的隔音效果着实不太好,哪怕是走廊尽头的房间,都还是能听见隔壁以及门外男人粗犷的声音。

    “没生气。”

    “老子说了没生气!你去出差,老子还能飞过去把你们领导揍一顿不成?”

    “纪念日礼物我找快递送过去给你。”

    “发的红包记得收,晚上吃点好的。”

    言欣洗了个澡出来,走廊里才没了动静。

    那边男人刚回房,言欣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欣欣.....我这临时出差,怕是不能......”

    闻言,言欣望了望天花板,“行了,你人不重要,钱给到位了什么都好说!”

    那头没声片刻后,男人道:“钱转你账户了,宝贝儿,玩儿的开心点。”

    “有钱,我比谁都开心!好了,没事挂了。”

    她跟言振父女这么多年,谁还不了解谁那点破事!

    只是不由得想到刚才走廊里男人的那通电话,嗯.....都是‘临时出差’。

    怕都是临时约去了吧!?啧.....

    言欣心里的那点小情绪,在收到银行的提示信息后,瞬间无了。

    “嗯.....言老头多找几个女朋友也不是不行。”

    半夜,言欣睡得头昏脑沉,迷迷糊糊间察觉到房间里有人。

    “谁!?”话还没说完,嘴巴就被人用毛巾堵了住,死死的压在了床上,“唔.......”

    黑暗中,两个人影走了过来。

    “龙哥,这个女的姿色身段不错吧!?瞧这清纯的小脸儿....”压着言欣的男人谄媚的对黑暗中的男人讨好道:“我一眼就相中了这妞!这嫩生生的.~起来保准!”


    言欣挣了挣身子,却被压在身上的男人扇了一巴掌,“这妞还有些性子,龙哥,等兄弟几个调教好了再给您送过去!?”

    昏暗的房间里,言欣看不清身边人的脸。

    只听那边的男人沉默片刻,像是在黑暗中打量着言欣,“长的是有点姿色,这脸蛋是能卖的上价…”

    “嘿嘿…知道知道…龙哥放心,哥几个心里有数!”

    言欣听着两人的话,头皮一阵发麻,挣扎的幅度更大了。

    这旅店居然是个音窝!!

    那头的男人瞥了眼床上被压的死死地言欣一眼,冷声道:“你们几个注意点,别把人玩lan了。”

    说完,男人抬脚就走。

    房间里的几个人,在那男人走了后,才开了灯。

    精致的套房里,挤了四五个纹身花臂男人。

    除了压在身上的刀疤男,其他几个身上纹着大花臂的男人,朝言欣走了过来。

    “彪哥.....我这儿刚好有新上来的药,给这妞儿试试呗!?”其中一个黄毛拿出一盒药,讨好道。

    刀疤男看了眼身下不老实的言欣,皱了皱眉,“这药有人试过没有?”

    “那肯定是找人试过后才送上来的!这药可比咱们之前用的药,药效强多了!”

    黄毛男捧着药,献宝似得递了过来,

  

    说到这儿,黄毛男迫不及待的看着言欣

    刀疤男听了这话,立马吩咐另外的两个男人抓着言欣,“给她喂!”

    闻言,言欣心里猛地一紧,突然想到下午在走廊上遇见的蓝衬衫男人就住在隔壁。

    “唔.....唔....”

    两个身材瘦小的男人立刻上前,一左一右的架起言欣。

    黄毛拿着药送到了言欣面前,刀疤男这才松开捂着言欣嘴的手,掐着言欣下巴就要塞药。

    言欣紧咬着牙,用头狠狠的撞着墙头,高声喊道:“救....救命!!”

    “他妈的!”

    刀疤男人见状怒骂了一声,猛地一巴掌扇在言欣脸上,“死娘们!”

    黄毛男趁着这时候直接把药塞进了言欣嘴里,几人根本不怕言欣会招来人。

    “呕.....唔........”

    言欣不停的干呕,想要吐出药,可这白色的药片入口即化。

    刀疤男拿着旁边的毛巾就塞进言欣嘴里,怒道:“给老子摁住她!”

    言欣扭动着身子,不停的用头撞着墙,三长两短。

    终于,门口传来一道洪亮的男声,“开门!!”

    秦偃雎黑着脸站在门口,精心安排的结婚纪念日被临时放了鸽子。

    晚上喝了点闷酒睡着了,谁知道半夜被隔壁人床上的动静吵醒。

    女人高亢的声听的他欲火焚身,冲了个冷水澡回来,刚躺下正要睡,另一头又传来砸墙的动静。

    本来不想多管闲事,可这边闹出的动静吵得他睡不着。

    仔细听了听着动静,合着还是求救信号。

    房间里的几个男人似乎没想到真的有人过来,刀疤脸直接沉了下来。

    他们之所以肆无忌惮,就是因为六楼只给‘贵宾’用,但凡来这儿的‘贵宾’都懂规矩,不管听到什么都不会过问。

    只是现在,听着外面男人砸门的声音,刀疤男沉声问道:“隔壁今晚住的什么人?”

    手下小弟打了个电话给前台,过了会道:“彪哥...是隔壁消防队的,姓秦,秦偃雎。”


    听到这,刀疤男立马把脱到一半儿的裤子提了起来,

    见房间里的人都傻愣着不动,怒急,一巴掌朝人脑门扇了过去,“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开门!”

    几个人愣了愣,忙不迭的去开了门。

    刀疤男跟在后头,瞪了眼床上的言欣,“臭娘们儿!你给老子等着!”

    秦偃雎站在门口,看着房里怒气冲冲出来的两人,脸色变都没变,“怎么回事!?”

    刀疤男笑着掏了根烟过去,满脸谄媚:“秦队怎么有空过来了?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兄弟们...”

    话音还没落下,言欣在听到门口的男声后,奋力的挣扎了起来,“呜呜....救命....救....命,唔.....”

    秦偃雎听着房里的动静,没接烟,神色不耐的扫了眼面前的男人。

    “呵呵…有点小误会…”

    刀疤男笑眯眯的解释,对着秦偃雎的冷脸态度十分客气。

    或许别人不知道面前人的身份,但刀疤男不可能不知道。

    见人脸色难看的厉害,大声朝房间里的几个人吼道:“还不快点滚出来!走了…”

    其他人看刀疤男对男人小心讨好的态度,大气也不敢喘一声。

    黄毛满脸不甘的看了眼床上瘫着的言欣,在看到刀疤脸骇人的眼神下磨磨蹭蹭的出了房间。

    秦偃雎冷眼看着人离开,哪儿还不明白里头出了什么事。

    只不过,他如今的身份,可管不了这些事。

    秦偃雎站在门口,等人都走了后,正要回去继续睡。

    言欣支撑着身子,摇摇晃晃的走到门口,一把拽着男人身上的浴袍带子。

    “唔……别,别走…”  

卢大宇
不用烤箱和淡奶油!难度系数超低的芒果慕斯蛋糕!
不用烤箱和淡奶油!难度系数超低的芒果慕斯蛋糕!
北霖South

“过了四百年 还是找到你了”

“过了四百年 还是找到你了”

乙醇
为亲族而战的恶魔

为亲族而战的恶魔

为亲族而战的恶魔

微风归影
  (涩涩嘿嘿 我的xp乱舞了...

  (涩涩嘿嘿 我的xp乱舞了)

  二编:这张不授权无盈利

  (涩涩嘿嘿 我的xp乱舞了)

  二编:这张不授权无盈利

肆一(开学随更版)

【光夜乙女】身高差/体型差就是最萌的!

内含萧逸/齐司礼/陆沉/查理苏/夏鸣星


如有雷同,我的问题,带着原文,戳我私信

ooc🈶


————————————————————


萧逸


对于一个赛车手来讲,全身的每个部分都要有惊人的力量,以应对比赛时的各种情况。


作为顶级赛车手和赏金猎人的他,用全身都是肌肉也毫不夸张了。180+的身高和健壮有力的身体让你们拥有明显的体型差,尤其是背影来看,被误认为是父女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萧逸!快还给我!”他总是喜欢捉弄你,看着你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开怀大笑是你们家里最常上演的情节。


不过,等你真的急了,他又总会塞给你一...


内含萧逸/齐司礼/陆沉/查理苏/夏鸣星


如有雷同,我的问题,带着原文,戳我私信

ooc🈶


————————————————————





萧逸




对于一个赛车手来讲,全身的每个部分都要有惊人的力量,以应对比赛时的各种情况。



作为顶级赛车手和赏金猎人的他,用全身都是肌肉也毫不夸张了。180+的身高和健壮有力的身体让你们拥有明显的体型差,尤其是背影来看,被误认为是父女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萧逸!快还给我!”他总是喜欢捉弄你,看着你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开怀大笑是你们家里最常上演的情节。



不过,等你真的急了,他又总会塞给你一颗柠檬糖,然后笑着摸摸你的头。




“我们家萧小五怎么这么可爱。”





《你才可爱你全家都可爱》


《哎别动手啊》







齐司礼





虽然很早就成为了把办公室的白领,但是他的身材却丝毫不差,是少见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类型。



并且身为狐狸,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下意识往你身上贴的动作。



这就导致,有的时候明明在好好的讲稿子,你们的距离却越来越近,直到他整个人都贴上你的后背。



温热的体温与紧实的肌肉隔着薄薄一层衬衫传到你的后背上,真的很难不想入非非……






《又在想什么?怎么又走神?》


《呜呜呜狐狸老婆我错了呜呜呜》


《……》






陆沉




从小就接受体能训练,又有着血族强大的血脉,所以他的身材怎么想都是很合理的结果。



他本身掌控欲很强,下意识的动作就是像圈猎物一样将你圈在怀里。在自身肩宽buff的加持下,安全感是他带给你最好的礼物。



不过在某些方面,可能就没有那么令人开心了。巨大的体型差让你怎么也逃脱不了他的束缚。每一次的试图逃离都会在被他紧攥的脚腕中支离破碎。



不过至少在大部分的时间里,他并没有这么态度强硬就是了。




《抱抱——》


《(*^ω^*)》






查理苏




是不论穿多厚的衣服都能感受到布料下的肌肉的程度。哪怕是医生这种高强度工作的职业,他的自律也让他几乎在所有方面都游刃有余,包括身材管理。



自称完美的未婚夫也要有完美的身材,实际上也确实有。



喜欢捉弄你plus,在一起后仗着腿长在你面前各种“犯贱”,可谓有危险时他最安全,没危险时他就是危险。



“未婚妻——猜猜你的抱枕被你亲爱的未婚夫放到了哪里——”又开始了,这次又是因为看不惯你只抱抱枕不理他。



不过时间一久,你也学会了处理这种事的方法。




《请放下那把扫帚我亲爱的未婚妻》


《我相信你不会对完美的未婚夫做出这种事的对吧》


《对吧?》






夏鸣星





年龄的问题使他并没有其他人那种发达的肌肉。但依旧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




平时是看不出来什么的,只有当他真的去除了上衣才能发现事情其实并没有那么的简单。




劲瘦有力的手臂总是在你的腰上环绕着,又时不时不安分的动动。当你感受到背后的暖意时,十拿九稳就是他了。




不过这些都好说,你最受不了的是他一个180的个子非要窝到你怀里求抱抱,还一口一个姐姐喊的欢,这真的招架不住……






《请停止散发你的魅力,汤圆同志》


《报告总部,做不到。》



————————————————


刷粮票点这里 




闻娇

【光与夜之恋】如果有体型差

萧逸/陆沉/齐司礼/查理苏/夏鸣星

较大体型差设定/

ooc属于我/

短短打/

祝大家中秋快乐/

————————————————————

萧逸:

同居之后对于亲密接触更加肆无忌惮,尤其喜欢各种把你圈在怀里的姿势。


“周末在家也不忘加班,真拿你没办法。”

“找了你之前一直念叨的电影,还是高清修复版。”

“过来。”

“坐这么直挺挺的干嘛。”

“又不是第一次在我怀里,还害羞啊?”

“乖~别闹~”

“哦?还是说,不想看电影,想做点别的?”


陆沉

即使是单手抱着你也毫不费力,感叹你过于娇小的同时对此种“爹式抱抱”姿势乐此不疲。


“嗯,还要一会才能到家,...

萧逸/陆沉/齐司礼/查理苏/夏鸣星

较大体型差设定/

ooc属于我/

短短打/

祝大家中秋快乐/

————————————————————

萧逸:

同居之后对于亲密接触更加肆无忌惮,尤其喜欢各种把你圈在怀里的姿势。


“周末在家也不忘加班,真拿你没办法。”

“找了你之前一直念叨的电影,还是高清修复版。”

“过来。”

“坐这么直挺挺的干嘛。”

“又不是第一次在我怀里,还害羞啊?”

“乖~别闹~”

“哦?还是说,不想看电影,想做点别的?”



陆沉

即使是单手抱着你也毫不费力,感叹你过于娇小的同时对此种“爹式抱抱”姿势乐此不疲。


“嗯,还要一会才能到家,困的话就睡吧。”

……

“怎么了周严? 没关系,她很轻。”

……

“看来是我把我的小兔子吵醒了。”

“还要睡一会儿吗?”

“正好到🛏️上去睡吧,我陪你。”



齐司礼

平时上班的时候不会刻意注意这些,但二人独处时会想象如果你和自己的灵体本体站在一起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你大概可以埋在齐司礼的狐狸毛里过冬…吧?)


“说吧,这次又是什么‘一生一次的请求’?”

“唉……狐狸状态不是已经见过了吗?”

“不是?那是什么?”

“灵体本体?!……咳!越发得寸进尺了……”

“……咳,房间太小,装不下我,有机会再看吧。”

“……咳,不过,今天晚上,就勉强允许你抱着尾巴睡觉。”

“……不许乱摸!”



查理苏

热衷于各种公主抱场景,据本人所述,是一种男友力的表现,完美的(因当事人强烈要求,必须加上这个形容词)。


“慢点~未婚妻~”

“我知道,我亲爱的未婚妻看到你完美的未婚夫很开心,但下次扑过来的时候一定要当心。”

“万一某次我没有抱住未婚妻怎么办?”

“不会?未婚妻对我这么有信心,我当然不会让未婚妻失望。”

“想要下来?是……害羞了吗未婚妻~”

“进家门就会把你放下来了,未婚妻。”

“你想在沙发上,还是去卧室?”



夏鸣星

青梅竹马小情侣的甜蜜日常,各种腻歪到夏鸣星剧团所有人都见怪不怪、甚至磕疯了的程度。尤其喜欢在你颈窝撒娇的姿势,但体型差的缘故,最终都会变成你依偎在他怀里。


“姐姐~你看他们!”

“要姐姐摸摸头才可以~”

“啊?痒?(笑)”

“姐姐怎么脸红啦?”

“哈哈哈,说着说着,大小姐又钻到我怀里了~”

“诶呀,你们别调侃我家大小姐。”

“我的大小姐~”

“好啦好啦~呼噜呼噜毛~”

式败北

文笔很烂不会景物描写怎么办?

丰富词汇量:


——描写山水⛰️

青山隐隐。山翠扑帘。山水灵逸。水秀山明。岳立川行。山色苍苍。山林相映。烟柳万家。平畴千里。翠色绵延。湖山秀色。平川沃野。花柳山水。山色朗润。山崩海立,沙起云行。林岫浩然。峰峦窈窕。堆积高峻。湖山之佳,晴晓春时。

细雨池塘。蛙声池沼。竹外溪流。林泉岩流。水净沙明。洋洋湖水。细浪拍岸。水流涓涓。涧水粼粼。飞泉喷礴。沙岸草桥。五湖春水。水绿霞红。山雾江云。


——描写花木💐

禾稼果木。树阴匝地。佳木浓阴。佳木葱茏。叶稠荫翠。枫林晚叶。枫叶流丹。阴阴翠润。古木苍苍。绿染林皋。兰桂竹木。梧桐萧萧。桑林麦陇。古木垂萝。树态雅致。藤萝掩映。苍松怪石。松生......

丰富词汇量:


——描写山水⛰️

青山隐隐。山翠扑帘。山水灵逸。水秀山明。岳立川行。山色苍苍。山林相映。烟柳万家。平畴千里。翠色绵延。湖山秀色。平川沃野。花柳山水。山色朗润。山崩海立,沙起云行。林岫浩然。峰峦窈窕。堆积高峻。湖山之佳,晴晓春时。

细雨池塘。蛙声池沼。竹外溪流。林泉岩流。水净沙明。洋洋湖水。细浪拍岸。水流涓涓。涧水粼粼。飞泉喷礴。沙岸草桥。五湖春水。水绿霞红。山雾江云。



——描写花木💐

禾稼果木。树阴匝地。佳木浓阴。佳木葱茏。叶稠荫翠。枫林晚叶。枫叶流丹。阴阴翠润。古木苍苍。绿染林皋。兰桂竹木。梧桐萧萧。桑林麦陇。古木垂萝。树态雅致。藤萝掩映。苍松怪石。松生空谷。松风水月。木阴水气。树木交映。烟霞欲栖。山川草木。

碧桃花影。嫩蕊香英。临风落英。飞絮落花。灼灼其华。花间风骨。花影缤纷。花鲜叶茂。花影转阶。花遮柳隐。花气清婉。逞妍斗色。花雨纷纷。松风花雨。花繁柳密。东蓠菊黄。风动花影。尊前花间。花开寂寞。篱边梅花。飞红如雨。丁香结愁。梅冷冰香。深巷杏花。梅魂竹梦。竞吐芳华。佳蔬菜花。

百草萋萋。兰泽芳草。草木清华。草木欣荣。草木幽深。草木摇落。细草微风。斜月寒草。荒烟野草。衰草寒烟。草径幽深。白杨青草。

竹梢蕉叶。竹梢风动。风拂竹映。竹影参差。翠竹遮映。瘦竹清泉。竹风疏烟。竹柏苍然。凤尾森森。竹径松篱。

烟柳风絮。斜阳古柳。风细柳斜。柳色夹道。柳袅烟斜。淡烟疏柳。花情柳态。柔梢披风。绿杨堤畔。岸柳鹅黄。



——描写园林🪵

花下瑶台。轩峻壮丽。殿宇巍巍。峥嵘轩峻。叠石凿池,筑亭辟馆。竹树山石。烟柳画桥。楼台亭轩。亭榭栏杆。朱楼雕栏。朱阁绮户。朱户绣窗。红粉朱楼。重宇别院。崇阁巍峨。层楼高起。园亭池榭。泉石林木。桂殿兰宫。花外楼台。云窗静掩。烟柳画桥。香车画舫。飞泉挂檐。



——描写府邸🏠

高门大第。兽头大门。朱楼雕栏。朱阁绮户。朱户绣窗。红粉朱楼。重宇别院。崇阁巍峨。层楼高起。院落屋宇。朱门深院。静室高斋。前厅后舍。



——描写村舍🏡

门外垂杨。村庄人家。寒烟小院。斜阳小院。小院春寒。矮墙浅屋。茅檐土壁。竹蓠茅舍。松窗竹户。茅檐草舍。蓬牗茅椽。绳床瓦灶。雨夕灯窗。幽窗青灯。灯火村落。幽径柴门。苍苔屐齿。青山当户。曙光薄户。豆棚菜圃。村花路柳。晚村人语。



——描写街市🪢

街市繁华,人烟阜盛。熙攘市集。店肆林立。园墅遍布。齐整宽阔。旧时巷陌。闹市嚣尘。通衢越巷。市井尘嚣。花径风寒。五都市中。纷嚣扰攘。妓舍酒馆。晓市花声。

择将

 “听说了吗?” 

 “又有什么瓜?”

 “初三那个老考倒数的笨蛋美人去隔壁高中部找学神告白了!”

 “woc?成功了吗?”

 “还不清楚,不过我要是学神我一定不忍心拒绝。”

  (给亲友的无偿,福利图是有头纱的和原图。)

 “听说了吗?” 

 “又有什么瓜?”

 “初三那个老考倒数的笨蛋美人去隔壁高中部找学神告白了!”

 “woc?成功了吗?”

 “还不清楚,不过我要是学神我一定不忍心拒绝。”

  (给亲友的无偿,福利图是有头纱的和原图。)

豆沙馅

萧逸 x 你|老是忘记自己已婚怎么办

*婚后实录

  


/


  

  

关于和萧逸结婚这件事,经常让你感到没有实感,可能是因为和你印象里细水长流的婚后生活不同,和萧逸结婚后的每一天都充满了心动与喜悦,就像还在热恋期一样。


所以在萧逸拿着你刚刚填的表格走过来,把表放到你面前的桌子上,你重新浏览了一遍表格内容的时候,都丝毫没有意识到出了什么问题。


怎么了?没有写错字呀。


嗯,字是没写错。但是这个……啧。萧逸停顿了一下,纤长的食指落在感情状态那一格,挑了挑眉毛。


你顺着他的手指往旁边看,白纸上竖线旁黑色水笔的字迹写着——未婚。


!!!!


你下意识地就伸手捂住了未婚两个字,...


*婚后实录

  


/


  

  

关于和萧逸结婚这件事,经常让你感到没有实感,可能是因为和你印象里细水长流的婚后生活不同,和萧逸结婚后的每一天都充满了心动与喜悦,就像还在热恋期一样。


所以在萧逸拿着你刚刚填的表格走过来,把表放到你面前的桌子上,你重新浏览了一遍表格内容的时候,都丝毫没有意识到出了什么问题。


怎么了?没有写错字呀。


嗯,字是没写错。但是这个……啧。萧逸停顿了一下,纤长的食指落在感情状态那一格,挑了挑眉毛。


你顺着他的手指往旁边看,白纸上竖线旁黑色水笔的字迹写着——未婚。


!!!!


你下意识地就伸手捂住了未婚两个字,另一只手摩挲着放在一边的黑色水笔,认错态度良好地打算更改。


看着你把未婚改成已婚的动作,萧逸揣起手,揶揄道,这位小姐,你是对目前的老公不满意吗?说说看,更想和谁结婚?


当然是萧老板啦,你讨好的伸手抱住他的腰,人帅腿长,不选你选谁?


萧逸没接你的话,拉过一旁的椅子坐在你旁边,扶着你的肩转过来面对着他,也许是你茫然又不知所措,又带着一丝试探的神情逗乐了他,他弯起嘴角,看着你。


上星期二晚上六点半,下了大雨,你说没带伞,我去你公司楼下接你,当时你是怎么跟别人说我的?


竟然精确到了时间,你警觉起来,疯狂调动所有脑细胞思考当时的场景。


那场雨下得很突然,甚至前一秒你点开手机天气看到上面显示的明明是一朵单调的云,结果下一秒呼啦啦的大雨就倾盆而下,同事们都抱怨连天,出门的时候谁都没想到带伞,并且由于你们组今天加班,楼下公司放着的备用伞全被别人借走了,想回家除了喊别人来接以外,只能顶着雨狂奔到离公司最近的便利店买伞再走。


你像平时一样给萧逸发消息抱怨这件事,当时他很长时间没回你,那一刻你才想起他最近好像接了一个任务可能没空,失落地看着窗外的雨,思考着会不会有第三种完美的解决方式。


手机突然振铃吓了你一跳,你一看是萧逸的来电,接通的第一秒就听到他说,下班了吗,到你公司楼下了。


你一边感叹着萧逸,你真是我的救星,一边收拾起了包,旁边的同事关切地问了一句你怎么回去,带着一丝炫耀,你顺口就回答道:


我男朋友在楼下等我啦~


啊!萧逸怎么听见的,难道当时没挂电话?


回忆戛然而止,你别开脸躲过萧逸直勾勾的眼神,他伸手捏着你的脸颊迫使你重新转过来看着他,脸上的肉都叠在一起,把嘴巴挤得嘟了起来。


萧逸克制不住地低头亲了一口,放开捏着的手,换用两只手掌心温柔地揉你的脸颊,像是在为刚才略微使的劲道歉。


要不明天我在结婚证上打个孔串个链,给你当包挂件?看你还敢不敢忘我们结婚了这件事。


他的话听起来完全没有责怪的意思,明明说着恶狠狠的话,却用了很温柔的语气,加上他强调的结婚这个事实,你看着萧逸的脸再一次突然想到眼前这个很喜欢的人已经成了你的老公,要和他共度余生。


这样的想法不禁让你感到开心又害羞,直接扑到他身上。


我错了老公,老公老公老公——”


萧逸托着你的腿抱着你站起身,突然的失重让你像只树袋熊一样狠狠缠在他的身上,听到你的话,萧逸短暂地愣了一下,便立马揶揄着拍了拍你的屁股。


哟,还是你的方法好,反复强调加强记忆,从今天开始改口吧。


- FIN -




噗哧游戏社
首先我不是,其次我可以是,最后我就是
首先我不是,其次我可以是,最后我就是
异能电影局
女性安全如何保障?我生来赤裸,思想不正的是你
女性安全如何保障?我生来赤裸,思想不正的是你
梁知

控制欲超强爹系男友&&哭唧唧女主💖💖💖🙆‍♀️

  她盯着自己的脚尖,忍了很久,终于还是起身,走了过去。

厨房的门是半掩的,他站在冰箱前,正在挑选里面的水果。

她试探性的开口:“我想吃番石榴。”

“现在是冬天,北城没有番石榴。”他转身看向她,笑意浅淡:“你如果想吃,明天我派人从南方空运过来。”

她想听的不是这个

不是他克制着情绪哄自己。

她不知如何回答,又听到他说:“喝葡萄汁好不好?”

她垂眸,语气很轻:“你可以生气的,不用忍着。”

他后背一僵,捏着冰箱门的手骨指泛白。

她看着难受,她走向他,从身后抱住了他。她的声音很软:“你可以,对我生气的”

她在短暂的安静后,听到了冰箱被合上的声音,她眼睫颤了颤。

“我有没有和你说...

  她盯着自己的脚尖,忍了很久,终于还是起身,走了过去。

厨房的门是半掩的,他站在冰箱前,正在挑选里面的水果。

她试探性的开口:“我想吃番石榴。”

“现在是冬天,北城没有番石榴。”他转身看向她,笑意浅淡:“你如果想吃,明天我派人从南方空运过来。”

她想听的不是这个

不是他克制着情绪哄自己。

她不知如何回答,又听到他说:“喝葡萄汁好不好?”

她垂眸,语气很轻:“你可以生气的,不用忍着。”

他后背一僵,捏着冰箱门的手骨指泛白。

她看着难受,她走向他,从身后抱住了他。她的声音很软:“你可以,对我生气的”

她在短暂的安静后,听到了冰箱被合上的声音,她眼睫颤了颤。

“我有没有和你说过,遇见什么事情,要给我打电话?”平直柔凉的语调,有点严肃。

她蹭着他的后背:“说了......我下次会给你打电话”

“他为什么会把你关在卫生间”他的手扣在她的手腕上,将她绞在一起的手指分开。

她有先慌了:“阿....”话音未落,唇被堵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轻轻咬了她的唇瓣才结束。

他眼底一片红,透着几分偏执和冷戾:“我很担心你,我今天过去的时候,怕的要死”尾音发颤

她的心揪紧:“对不起,对不起....”

他只是看着她,就在她在开始打算道歉时,他突然哑声开口:“我今天不放心,所以找人跟踪你了

她惊愕,但只是一瞬间,用着很轻很软的语气:“没关系 我不生气的”

她说完,凑近他,试探性的抱着他:“没有关系,如果你不放心可以找人跟着我,就是....隐蔽一点,不要让我同事知道,我怕....”

“怕什么”他红着眼尾,在她耳垂上留下了牙印。

她忍着疼,闷哼但还是很乖的回答:“我怕他们误会你,觉得你在限制我的自由”

他眼中涌动的黑色,一时间被控制。

他突然将她抱进怀里,眼眶通红,轻声说道“吓到你了,对不起,”

“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