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暴风雨 暴风雨 的喜欢 jieranyishen003.lofter.com
燐一后援会(关注前先看置顶)
【授权搬运】 ※禁止二改二传商...

【授权搬运】

※禁止二改二传商用,包括授权图

【摔倒的燐一】

作者推特:おこめ(@mmmomom3)

p站id:19974957

【授权搬运】

※禁止二改二传商用,包括授权图

【摔倒的燐一】

作者推特:おこめ(@mmmomom3)

p站id:19974957

星奏馆中庭……

"Time to mix drinks and change lives. "

"Time to mix drinks and change lives. "

酷哥鬼单

假如国乙帅哥们组团出个道!!!!

ooc!如有冒犯我滑跪,大家都是靓仔,没有说哪个不好的意思(   °u°   )​ 


解释一下,这个梗最先开始是看到别人的小陆总叉烧和罗夏哥,然后好朋友告诉我其实国乙男人不仅可以用性格归类,还可以用声优开会……想到劳模赵路老师hhhh

人物太多没打单人tag!

假如国乙帅哥们组团出个道!!!!

ooc!如有冒犯我滑跪,大家都是靓仔,没有说哪个不好的意思(   °u°   )​ 




解释一下,这个梗最先开始是看到别人的小陆总叉烧和罗夏哥,然后好朋友告诉我其实国乙男人不仅可以用性格归类,还可以用声优开会……想到劳模赵路老师hhhh

人物太多没打单人tag!

子夜起行

【x雀/x炎】1.27—1.28小李午夜场直播(一些整理)

(不完整!)


“那个(背带裤)是雀巢买的…………还有那个小马甲真的很暖和。”

“雀巢亲自上阵……”(啊可恶因为直播卡了没有听清)

“雀巢涩……他确实有些地方涩涩的……”

“‘能和雀巢连麦吗?’哎哟……你们的问题都好离谱啊……雀巢他现在在做视频,我看看有机会吧。我刚刚看到雀巢发了一个微博……”

“雀巢现在把直播的重任交到了我的手上了。”

“小李的口头禅是“哎呦”吗,哎哟,我是跟雀巢学的,雀巢说这个……”

“以后做节目效果得听雀巢的,我害怕一搞直播间没了,得经过雀巢同意。”

“感谢你们对雀巢工作室,对我的喜欢。”

“小李演变态是被逼的吗?一开始确实是雀巢逼的呀,但演了一次发现...

(不完整!)


“那个(背带裤)是雀巢买的…………还有那个小马甲真的很暖和。”

“雀巢亲自上阵……”(啊可恶因为直播卡了没有听清)

“雀巢涩……他确实有些地方涩涩的……”

“‘能和雀巢连麦吗?’哎哟……你们的问题都好离谱啊……雀巢他现在在做视频,我看看有机会吧。我刚刚看到雀巢发了一个微博……”

“雀巢现在把直播的重任交到了我的手上了。”

“小李的口头禅是“哎呦”吗,哎哟,我是跟雀巢学的,雀巢说这个……”

“以后做节目效果得听雀巢的,我害怕一搞直播间没了,得经过雀巢同意。”

“感谢你们对雀巢工作室,对我的喜欢。”

“小李演变态是被逼的吗?一开始确实是雀巢逼的呀,但演了一次发现还挺好玩的,能借此释放一下自己。”

“我感觉演变态真的是很简单,就只能说简单或是更简单。”

“因为雀巢现在不开直播了,所以我相信你的这个提督是给雀巢的。”

“你们的每一份礼物都是对工作室的支持也是对我的支持……”

“(手偶)反正是雀巢的哎哟……”

“小李你能用鞭子抽雀巢吗?嘿,有机会的话还是想试一下嘛……(笑),但是应该不会有那种机会……”

“(你们)(三连)还是要给雀巢的,还是要给雀巢的(重复表示强调)。”

“我是代表整个工作室啊……”

“小李喜欢跟工作室的谁贴贴?思考一下,(战术喝水),我思考了很久,还是八嘎…………”

“我不信星座啊,但它真的很准。”

“我今天播完了可能还得给雀巢拍一个非常sb的视频,你们下一期视频会看到。”

“我简直,我简直就是雀巢的最佳员工!”

“好危险啊,炎辰给我打电话啦!他要是一进来发出很奇怪的声音怎么办……”

“早点睡炎辰,晚安。”(并没有啊喂)

雀巢来了!!!!!(这一段不完整他俩说的太快啦)

“雀巢啊,雀巢就不用谢了吧……(变脸)啊谢谢雀巢啊(重复)。雀巢剪视频辛苦了……哎哟……”

“啊怎么办啊雀巢给我打电话了,炎辰也给我打电话了……我告诉我你们啊,遇到这种情况要欲擒故纵…………完了完了,雀巢电话没了……完了完了……”

手忙脚乱接,雀巢:你怎么不接我电话!

小李(心虚):我没听见啊。

雀巢:“你怎么不接我电话!你接炎辰的你不接我的!wori”

小李:“我在直播啊,你不要说奇怪的话啊!”

雀巢:“哎哟……(哎哟出现了!然后两个人一直在互相哎哟😂)不是有上舰长的吗,得给福利啊,你跳一下舞。”

“我不会跳啊……你找BGM啊……”

雀巢:“你跳舞!你要现在不跳舞我扣你工资,下期视频我让你脱衣服跳舞。”

“我真不会跳舞……”

“没事,你跳一个,快点快点快点”

小李:“你给我演示一下……”

小李:“那我把直播关了。”

雀巢:“你把直播关了还有什么意义啊!”

雀巢‘:“你连我的面子都不给了吗”

“热舞啊,热舞一下!”

“哇塞哇塞,快来快来!”(两个人突然兴奋)

“哎呀,什么东西啊……”

“下一次给我准备准备,上舰长啊。”

挂断电话。

“哎呦,下一次一定要做好准备……真不会跳舞,都是老板的任务,老板的任务啊(×N)”

“下次雀巢再来上舰我再跳。”

“我这个人从小到大就没害羞过……那个舞我不会跳啊……”

“我回家洗澡的时候研究了一下,那个舞(新视频)真的无法复制。”

“”炎辰又来电话了,先晾他一下……他也不会说什么……

炎辰:“呸!×N滚吧艾克斯,你再跟我睡帐篷是不可能的!”

“谢谢炎辰给我带来的节目效果啊,炎辰说的话你们不用信啊……”

“我过会还得去拍一段非常SB的素材,就像他今天让我跳舞一样,我得去拍段素材。”

炎辰:“你让我直播找你,我在直播啊”

“可是我现在在跟粉丝直播啊,”

炎辰:“挂了!挂了挂了!”

“呸,呸!”

炎辰(对鲸尾):“你来骂!”

“炎辰在催我……”

小李:“怎么又给我打电话,”

“你们猜小李几岁!我在搞你唉,”

“炎辰给我发了一个视频联线邀请,但是我有点尿急啊,我先去个厕所。”

“哎呀,头发乱了,先整理个头发再跟他聊”

“你还整头发!你说你是工作室最小的你还说了三遍!”

“给你看小狗啊”

“滚!给我滚!”

“跪下!给我跪下!要不然你别想回来了!”

小李:“没事啊,你每天早上睡得像猪一样。”

“没有啊”

小李:“给你看小狗啊”

“我不看!”

“热舞啊,”

小李:“雀巢进来了,雀巢进来了”

“我不,我就不!去nm的”

“呸!”

小李:“哎哟……哎哟……”
……

“没事啊,我承认啦,炎辰是最小的。”

[年龄之争,一些比谁最小的奇怪胜负欲]
“我的身份证呢?!敢不敢把你身份证拿出来艾克斯”

“去高考啦艾克斯!去高考啦!去高考啦!”

小李:“炎辰今天喝了几瓶啊”

“他刚刚说他29,我真的想砸他电脑!”

“呸!”

“房管——房管呢——(声嘶力竭)”

“我破防了,我,我下播了”

小李:“别下播啊,我想你了”

小李:“那我跟鲸尾住一个房间可以吗”

“在我房间来骂艾克斯,我想听,”

“小李:大家不要再说炎辰了,他其实年龄……”

“呸!呸他!”

“我要在艾克斯床上撒泡尿,今天晚上我必在你床上撒尿”

“烧了,把他床烧了,艾克斯电脑也拆了扔了,”

[骂小李一句磕一下头·人类行为大赏]
[艾克斯悠闲喝水]

小李:“谢谢小李比炎辰帅,谢谢对我的喜欢,谢谢对炎辰的喜欢。”

“我这次直播就是为了骂艾克斯”

小李:“没事啊,让你发泄一下”

“来我直播间就是为了侮辱我”

小李:“大家少说炎辰坏话,多夸我就行了”

“我已经不要面子了,我要声讨艾克斯”

“没有喝多啊,我只是讨厌,小李而已”

“完了艾克斯,都怪你艾克斯,你赔我水杯,你赔我”

“有没有爆米花神剧啊”(奇怪的转折,为什么突然聊起日常啊喂!)

[鲸尾离开,炎辰持续磕头]

“沉稳大佬和他的暴躁小娇妻 什么啊这都是”(小李微笑)

“形象 说形象的人!”

雀巢短信:“态度恶劣的,扣四千块钱工资给艾克斯礼物”

“啊我受不了了,雀巢真的太宠艾克斯了,”

小李:“你们困了先睡,我陪炎辰到下播就行了。”

小李:“挺帅的呀,跟你跳的差不多啊……”

“胡说——”

[小李放炎辰卷腹视频]

“去他妈的艾克斯,滚!呱(?)!”

“我放你的dingdingding,你再搞艾克斯,你完蛋啦!”

“‘说情话,恶心他。’你们可能不知道,他的情话功底很深的,”

“我有说过吗”

“说过啊,”

“你有证据吗”

“我就是证人啊”

“无所谓啊,我是谐星”

“你怎么这么冷静”

“我让雀巢发直播,我求他,我跪下来求他,我给他磕头”

“你不在乎吗?你不在乎你搔首弄姿吗?”

小李:“我不在乎”

(炎辰一脸不解)

“不行我要打电话给雀巢,我打电话给雀巢我要问雀巢艾克斯最丑的丑照,”

“我靠雀巢不理我,呜,雀巢不理我”

“你还播吗,不播我就下播了”

“拜拜,嘿嘿”

炎辰直播下播:“小李也晚安。”


ps:搂着一只泰迪小狗狗(球球)说了一会话。

由本场直播可知,小李没有太多爱好,没有固定的喜欢颜色,从小有当模特的愿望,没有什么不喜欢吃的东西,过完年会回上海。小李眼镜是近视+散光。小李喜欢《你的名字》(“好浪漫啊,但是我觉得现实生活中没有……”)。

(小李很温柔,炎辰也很可爱!)

子夜起行

【雀巢工作室】直播音量有感——雀巢工作室的音量差异


(大家可以去各个老师那里看直播录屏哦)

【雀巢工作室】直播音量有感——雀巢工作室的音量差异


(大家可以去各个老师那里看直播录屏哦)

^…:^"/:^ueiwjaosn

很雷很雷的性转又整了点

(p2是一直想搞的橙兄妹⚡️

很雷很雷的性转又整了点

(p2是一直想搞的橙兄妹⚡️

薏米✨

p1是一个月前的提问箱点图❤️

p1是一个月前的提问箱点图❤️

琳
【燐一情人节24h/22:00...

【燐一情人节24h/22:00】

虽然很别扭但真的是燐一!!!

看了妈咪们的粮,好家伙,我果然是全群最水

关于燐音以为弟弟不懂情人节是啥的事(?

【燐一情人节24h/22:00】

虽然很别扭但真的是燐一!!!

看了妈咪们的粮,好家伙,我果然是全群最水

关于燐音以为弟弟不懂情人节是啥的事(?

六个叹号
说起来我今天打开游戏的时候进到...

说起来我今天打开游戏的时候进到封面的时候一彩和燐音尼桑就是这样的表情,感觉像是要去结婚(真佩服我的脑补能力😂)


一彩( 认真 ) : 唔姆,这是很正式的场合,要严肃。


燐音 : 一彩,放轻松,别那么绷紧神经嘛。

说起来我今天打开游戏的时候进到封面的时候一彩和燐音尼桑就是这样的表情,感觉像是要去结婚(真佩服我的脑补能力😂)


一彩( 认真 ) : 唔姆,这是很正式的场合,要严肃。


燐音 : 一彩,放轻松,别那么绷紧神经嘛。

飞飞飞君

刚看完剧情就想画的结果一直在肝稿所以慢了哈哈哈。。

这些细节谜之有点感动。。

刚看完剧情就想画的结果一直在肝稿所以慢了哈哈哈。。

这些细节谜之有点感动。。

贰拾伍(esw)

《BET ON ME》中篇

发现自己上篇太短了,结果中篇塞了很多东西(还没塞完

这一部分是回忆为主,本来想在彩蛋塞肉渣的但是我画不动了能力不足,所以米娜桑让我再琢磨几天QAQ

做得挺赶的,还望大家见谅(虽然大概的剧本早想好了但是实际动手的时候还是做了很多修改)

下篇有做双结局的想法,没补全的设定方面下次会尽量展示给大家看的

《BET ON ME》中篇

发现自己上篇太短了,结果中篇塞了很多东西(还没塞完

这一部分是回忆为主,本来想在彩蛋塞肉渣的但是我画不动了能力不足,所以米娜桑让我再琢磨几天QAQ

做得挺赶的,还望大家见谅(虽然大概的剧本早想好了但是实际动手的时候还是做了很多修改)

下篇有做双结局的想法,没补全的设定方面下次会尽量展示给大家看的

贰拾伍(esw)

<BET ON ME> (上篇)

地下拳击手迪卢克 x (?)凯(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owo)

哦对,是年下()差点忘了写

是有点赛博的世界观,中篇的篇幅会比较长所以下次更新应该就是下个月了哈哈哈哈

灵感是来自柏楠妈咪的一篇文《蓝孔雀》,借鉴了一个小情节(在中篇)

画得不好请轻一点拍qwqq,and不是很了解拳击,所以干脆就让这场决斗设置成那种堵上性命的那种生死战啦


感谢千里酱的精神支持(产粮有你我不孤单hhhh)

<BET ON ME> (上篇)

地下拳击手迪卢克 x (?)凯(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owo)

哦对,是年下()差点忘了写

是有点赛博的世界观,中篇的篇幅会比较长所以下次更新应该就是下个月了哈哈哈哈

灵感是来自柏楠妈咪的一篇文《蓝孔雀》,借鉴了一个小情节(在中篇)

画得不好请轻一点拍qwqq,and不是很了解拳击,所以干脆就让这场决斗设置成那种堵上性命的那种生死战啦


感谢千里酱的精神支持(产粮有你我不孤单hhhh)

猫小年年年

可爱的小羊肉串,妈妈永远在天上看着你!

画师:阿闷aman

可爱的小羊肉串,妈妈永远在天上看着你!

画师:阿闷aman

哎哟冬木啊

炎咕咕饲养手册

碎炎友情向 (属于是题文不相关了

少量碎雀碎,雀炎元素 请提前避雷!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这玩意儿...擦不掉...”

  桌上散乱着一堆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卡牌,旁边放着一只将要耗尽墨水的黑色记号笔。炎辰低着头,小心翼翼地用眼睛瞟了一眼碎月,然后小声道歉。

  而坐在炎辰对面的碎月,现在满脸黑色颜料。他把已经黑到惨不忍睹的纸巾丢在卡牌边上,一个没忍住伸过手给了某个小孩一巴掌。

  炎辰,现年十九岁,是纽约警局年龄最小也是刚转正不久的警员。曾在雀巢副警长的手下实习,因在“纽约失...

碎炎友情向 (属于是题文不相关了

少量碎雀碎,雀炎元素 请提前避雷!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这玩意儿...擦不掉...”

  桌上散乱着一堆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卡牌,旁边放着一只将要耗尽墨水的黑色记号笔。炎辰低着头,小心翼翼地用眼睛瞟了一眼碎月,然后小声道歉。

  而坐在炎辰对面的碎月,现在满脸黑色颜料。他把已经黑到惨不忍睹的纸巾丢在卡牌边上,一个没忍住伸过手给了某个小孩一巴掌。

  炎辰,现年十九岁,是纽约警局年龄最小也是刚转正不久的警员。曾在雀巢副警长的手下实习,因在“纽约失忆药水事件”中表现突出,碎月警长特地将他调到了自己的手下培养。只不过最近比较太平,并没有什么任务需要出勤,炎辰就只能干干杂活熟悉一下警局,于是他就落得了“警局小狗”这么一个头衔。

  “警长...毛巾我给您拿来了,要不...去洗一下试试看?”碎月抬头,只望见炎辰手里拿着一块已经浸湿的毛巾,一脸歉意地站在自己面前。啊,算了,原谅他吧,碎月这么想着,接过了炎辰手里的湿毛巾,大步走向洗手间:“行,我去洗洗...不许再有下次了啊!”

  “好的!谢谢警长!”身后传来了警局炎辰开心的声音,俨然一副狗狗样子,让碎月哭笑不得

  “警长,炎辰总是闯祸啊,这你为什么不开除他?”看到碎月好不容易洗干净了走出洗手间,小李偷偷问了碎月这个问题。碎月摇摇头,摘下眼镜用衣服一角轻轻擦着:“唉...他其实是个好孩子,只是对工作还有些生疏。毕竟这个年纪就做了正式警员,他也不容易...”碎月戴上眼镜,顿了顿又接上下一句:“做警察这一行的,咱们也不知道哪一天出任务就会牺牲,就像随身携带着一颗停定时炸弹一样,根本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爆炸...”

  “是啊,果然还是...”小李话还没说完,警铃突然就响了起来。碎月一边冲出房间一边喊道:“紧急任务,所有警员待命!”另一边正坐在床上思考人生的火火辰,则被碎月一把揪起来就往外拉着走了。

  “实在抱歉炎辰,本来这次任务你是不用来的,但是人手实在是不够...你听着,雀巢副警长会把劫匪窝点的平面图传送过来,鲸尾和小李在别墅的两边草丛里埋伏着,随时准备突击;你呢,就跟着我闯进窝点干掉他们。放心,chunchun警员早就卧底进去了,到时候他会在一楼大厅接应我们的。看,现在门口只有一个守卫,干掉他,我们就可以进去了!”碎月十分冷静地将目前的情况逐一分析给炎辰听。炎辰点点头,手中的枪上了膛就要冲出去。碎月没好气地一把拉住他,差点给他来了个流星拳:“你傻啊!没装消音器,敌人会发现我们的!”

  “可是警长,我们都没有带着消音器来啊!”炎辰从枪膛里退出子弹,一屁股坐在地上说。碎月叹口气,摇摇头又说:“还是我来吧...”

  经过物理消音,碎月精准而无声地成功干掉了守门的劫匪。“走吧,看上去chunchun已经等了我们很久了。”而炎辰缩在角落里,目瞪口呆地挤出来一句“卧槽,这也行”,然后小碎步追了上去。

  一片昏暗的大厅,地上是随意摆放的几把枪支,墙边放着数个几乎装满了金银珠宝的保险柜。一道微弱的灯光打下来,让他们看清楚了眼前的空气是多么肮脏,以及——

  肮脏空气中被绑在椅子上只得束手就擒的警局卧底chunchun。

  “chunchun警员?!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为什么会这样!!!”碎月差点失声,他冲上前试图用枪砸开束缚了对方双手的手铐,可惜指数徒劳无功。此时的碎月十分气愤与难受,一旦卧底被抓就意味着这场行动有可能就此失败!被绑在椅子上的chunchun突然猛烈地咳嗽起来,吐出一口暗红色的血后弱弱开口:“不...不要...楼上...会暴露...”

  “暴露什么?!快醒醒啊chunchun!把话说完啊!”炎辰上前晃动着chunchun的身子,用枪准备砸向手铐,还没等碎月拦住他,就只听“呯——”的一声,铐在chunchun手上的手铐锁链也应声落地。

  枪走火了。

  警报随之响起,炎辰在慌忙之中不小心把枪甩了出去。碎月意识到危险,马上拽着炎辰警服领口往二楼冲。“该死的...被他们发现了!你给我躲好了!”碎月发现楼上的死角,一把将炎辰踹进去就开始孤身奋战。两个带枪的劫匪跟着他们上来,用枪对准了碎月就是一发子弹射出去。碎月猛一低头,那颗子弹就打在了木门上。

  “草!什么鬼东西!”其中一个身形高大的劫匪突然被人从后面抱住,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的枪从手中滑落。另一个劫匪见势不妙,胡乱开了几枪就跳进早已经隐藏好的出口里。可笑的那子弹打中的不是碎月,而是被人抱住的那个劫匪的胸前。

  “给老子放开!”劫匪的声音越大,胸口流出的血就越多,终于在他发出这声怒吼后倒地了。碎月在看清他背后的人后又惊又喜:“炎辰!?不是让你好好躲着吗!!”脚步声又在不远处想起,碎月顾不上再说别的了,转头快速解释了事情严重性:“快撤!!雀巢给的平面图不对!小李和鲸尾不知道怎么样,唯一能确定的是警局内部有内鬼!”

  炎辰应了一声后一把扯下那劫匪头上的头套,转过正脸一看,竟然是本应和鲸尾一起埋伏在两旁的小李!

  “哼,我早就看出他不对劲,这下正好坐实了我的想...唔!??”炎辰边说边蹲下捡枪,吐了口唾沫刚准备起身,却被人一脚踩住了手。碎月急忙抬头一看,瞬间他的心就凉透了。

  “雀巢...为什么...”碎月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个眼神精明的男人。这个曾经他一手培养起来的,被称为猎杀长官副警长雀巢,竟是哥谭黑帮背后真正的头目!炎辰试图抽出被雀巢踩住的手,雀巢却加大了力度越踩越紧。剧烈的疼痛让他倒吸一口凉气,只得作罢。

  “豁,今天真热闹。为了出席这场盛会我特地换了黑西装。只穿着警服来见各位兄弟,恐怕会有点不礼貌啊...”雀巢冷笑着,白晢纤细的手指握住的那把冰冷的枪显得更加阴森。

  “完全不必这样...雀巢。”碎月故作冷静地看向雀巢,手偷偷伸到背后准备抽出枪。雀巢举起枪来细细端倪着,全然不理会碎月的话:“想掏枪就掏吧,无所谓。我的目标从来就不是你。”

  “而是整个纽约警局,对吧?”碎月眼中闪过两秒的不妙神色,马上又恢复正常。雀巢仍然在玩弄着手中那把枪,语气中带着一丝讥笑:“不不不,别想太多。怎么可能呢,我的最终目标可不是警局...”

  脚下的力度再次加大,被踩着的炎辰闷哼一声。雀巢再度开口说的话让他背后发凉:“我的目标从来都是炎辰,没有变过一次。”

  “上次失忆药水的事情你们就开始怀疑我了,难道真的以为我只是不想给他发工资?呵,真是可笑。”雀巢给子弹上了膛后再次握在手中,下一秒却狠狠抵上了炎辰的后脑勺:“那次行动的爆炸你以为是谁他妈的造成的,要不是这个小子逞能冲出去开枪,也不至于整个工厂爆炸!呵,你以为是谁干的?哈哈哈...”雀巢的笑声异常刺耳,穿透了在场所有人的胸腔。炎辰趁机想溜走,雀巢却马上一脚踹到他脸上,使得他发出一声狼嚎般的惨叫。

  “雀巢长官...快...放开我!!呃...”血顺着脸颊流下,滑落后滴在他灰尘遍布的手掌上。雀巢收回了笑声,再一次冷冷地用眼睛死死盯着炎辰:“放开,凭什么?你有什么资格来命令我?”随后拍了拍手,像是在示意什么一般望向不远处一块残破的木板。“砰”地一声,那木板伴随着灰尘倒下,令人生厌的呛人烟雾瞬间弥漫开来。待看清走出灰尘的那个黑影时,身穿警服的二人不约而同地惊呼一句:“chunchun?!”

  “马上要到新年了啊...不知道今天的小惊喜您还满意嘛,碎月警长?”雀巢一句话让现场的气氛降至冰点以下。谁也没想到他的下一句话会说什么:“零点钟声响起的那一刻,我送给纽约警局第一份新年大礼,就是你们的灭亡!”

  不知不觉间,原本应该放在楼下的汽油桶出现在雀巢背后。就在雀巢话音刚落时,那桶汽油瞬间炸裂开来。强大的冲击力让雀巢措不及防飞了出去,狠狠砸在墙上。炎辰抓住机会,翻身从地上爬起来,转身对准雀巢开枪。

  “碎月警长!枪!雀巢的枪!”炎辰见子弹击中了雀巢,往下一个滑铲捡起雀巢掉落的那把手枪,猛的一甩扔给了碎月。碎月迅速接住枪,上膛后转身指在chunchun的眉心。chunchun也不甘示弱,黑洞洞的枪口也对准了碎月。

  “可恶,没有子弹了!”炎辰马上把抢丢开,正遇上雀巢捂着伤口冲上来。两人手中都没有枪,只好一人抓一条胳膊开始肉搏,瞬间扭打在地上。

  另一边,碎月和chunchun同时开枪,谁也没想到碎月的子弹击中的是雀巢,而chunchun的枪里,根本没有子弹!雀巢意识尚存,但身体已经无法动弹了,炎辰咳嗽两声推开身上已经无力的人的身体,捡起了就近的一把枪。

  “豁,运气不错,还剩一颗子弹。”炎辰随意地看了看枪身,把最后一颗子弹上了膛,然后高举在手中。“接下来就差最后一步...”炎辰说着,枪口对准了靠墙站着的chunchun。

  “那你就做个选择?干掉我...还是那边气息尚存的雀巢?”chunchun将双手举起,断掉了铁链失去意义的手铐仍然还在原处。炎辰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冷静开口:“当然选择你。”

  下一秒,子弹进入了雀巢的体内,世上便再无此人了。“不过是给你生存的机会。”炎辰把现在已经毫无用处的枪丢到一边。chunchun微笑示意,正准备放下手,又是另一把枪抵在了他的额头。

  “鲸尾呢,你为什么背刺我们?”

  是碎月的声音,不过冷到了极致。

  “放心好了,鲸尾干掉了楼下的劫匪,这会儿应该正在门口待命。至于我...如果不是我,我们这会儿都已经小命不保了...”chunchun握住枪,直视着碎月的眼睛说道:“三层套路,我做的如何?”

  “真有你的啊chunchun!”碎月收回了枪,在黑暗中玩笑般锤了chunchun一下。可惜此时的两人并没有注意到炎辰的离去,他就像烟雾一般,随着刚刚的打斗被抹去了痕迹。

  待一切都归于沉寂,警局便只剩下了三名警员。行动结束后接受采访时,碎月便说从那之后再也没有见过那个风华正茂的炎辰。

  有人说,炎辰是不是辞去了职务离开警局了?又有人说炎辰是不是牺牲了却没有告诉大家,也有人说炎辰可能是回家了,回到他家人等待他已久的家。碎月听到这里也只得摇摇头,笑着说一句:“都过去了。”

  新年零点的钟声响起时,碎月正拨打着那串尘封已久的电话号码。

  “喂,炎辰,新年快乐!今年大家都在警局过年,你那边还好吗?”

  “新年快乐,碎月警长。我这边一切都很好...”

  “看,大家都在给你准备礼物呢,你不是一直想要新的耳机吗?我们给你准备好了!”

  “谢谢警长...我很喜欢...”

  “哼,看到大家都这么热心,你一定都感动的哭鼻子了吧!你快回来吧!”

  “可是为什么在哭鼻子的是你啊...警长...”

  他已经回不来了。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手机里传来的是冰冷的机械音,碎月再也忍不住泪水,无助地哭着。

  “警长...人死不能复生,节哀...”明明是在安慰着碎月,可chunchun自己的眼角也挂有几滴泪珠。炎辰身上那颗定时炸弹已经爆炸了。

  炎辰,生命停止在了他的十九岁,是纽约警局年龄最小也是最出色的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