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崛川Hoshi 崛川Hoshi 的喜欢 juechuan.lofter.com
_凌凌子_

【李简】错位协奏曲<1>

新坑来啦

算是<爱情悖论>的姊妹篇吧,祝食用愉快~!


——————


  1>

  

  飞机在剧烈的轰鸣声中平稳地降落在了首都机场,此时的天空已是泼墨般浓重的夜色。灯火通明的机场跑道透过飞机舷窗映射进来,像是一道道拉长的灯影线。坐在靠窗位置的李玉长舒了一口气,揉揉太阳穴,一边舒缓着刚刚飞机急速下降带来的不适感,一边打开了手机。

  屏幕里,跟简隋英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几个小时前,他大概汇报了一下自己这边的工作进度,然后就是各种没什么营养的闲聊。直到简隋英要去开会,两个人才意犹未尽地告一段落。临结束之前,简隋英发过来一条语音,慵懒的声音里带着无时无刻不令他心动...

新坑来啦

算是<爱情悖论>的姊妹篇吧,祝食用愉快~!


——————


  1>

  

  飞机在剧烈的轰鸣声中平稳地降落在了首都机场,此时的天空已是泼墨般浓重的夜色。灯火通明的机场跑道透过飞机舷窗映射进来,像是一道道拉长的灯影线。坐在靠窗位置的李玉长舒了一口气,揉揉太阳穴,一边舒缓着刚刚飞机急速下降带来的不适感,一边打开了手机。

  屏幕里,跟简隋英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几个小时前,他大概汇报了一下自己这边的工作进度,然后就是各种没什么营养的闲聊。直到简隋英要去开会,两个人才意犹未尽地告一段落。临结束之前,简隋英发过来一条语音,慵懒的声音里带着无时无刻不令他心动的调笑,暗示意味十足地说等他明天回来,一定亲自犒劳一下辛苦的李总。

  李玉把语音点开又听了一边,眼里盈满了笑意。简隋英不知道,他这一条信息发过来后,李玉就毫不犹豫地改签了机票。

  这一趟出差远比李玉预想的要耽误工夫,本来三四天就能处理好的事情,因为异地公司对接的工作人员处理不当,愣是拖了一个多星期。这大年根儿底下的,本来事情就多,李玉跟简隋英一人忙活一头,每天说话的时间都十分有限。

  两个人异地分隔心痒难耐,对对方的思念和渴望都是成倍叠加着增长的。如果没有简隋英这样的勾引,或许李玉还能忍住心底不断上涌的悸动,老老实实等到明天再回来。

  但是简隋英的那条语音像是一只挠进他心底的小猫爪,每一个音节都带着令他神魂震动的酥痒。

  李玉按捺不住,他想提前领取他的犒劳。

  他拎着行李出了闸机口,接机助理已经等在了停车场。在把工作上的事情跟助理交代之后,李玉自己开上车,径直往家走。

  他实在是太想简隋英了。

  虽然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两年多,但是对这个男人的爱慕与渴求却从来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减少分毫。一想到等会儿就能见到简隋英,李玉就忍不住归心似箭。

  他绕开几条拥堵的路段,一路向着家的方向飞驰而去。等他好不容易快开到家时,手机里却突然蹦出来一条微信,是他一个朋友发来的。

  [程昊:李玉啊,你跟隋英是吵架了吗?]

  这没前没后的一句话给李玉说的有点愣,他皱了皱眉,不懂程昊在说些什么。正好前面遇到红灯,李玉把车停稳,想了想,回拨过去一个电话。

  “喂,昊哥,我是李玉。”

  “哎哎,我知道。”程昊那边乱糟糟的,他跟旁边人说了一句不好意思,然后避开嘈乱的环境找了个安静点儿的地方,“那个,李玉啊,听隋英说,你去外地出差了?”

  “嗯,今天刚回来。”

  “嗐,别怪哥哥多管闲事儿啊。你……咳,就是你今天跟隋英是不是吵架了?”

  李玉一脸困惑,“没有啊,你听谁说的?”

  “我还用听谁说?隋英现在就在我这儿呢。也不知道他怎么了,那会儿一来就开始自己喝闷酒,要不是调酒看见跟我说,我都不知道。刚才我去跟他聊了两句,被他给撅回来了。我看着有点儿不太对劲儿,还以为你们两口子闹别扭了。”

  程昊算是简隋英和李玉共同的一个朋友,自己开着一家酒吧。去年的时候他家遇到点事儿,最后是简隋英和李玉帮忙处理的,所以程昊跟他俩之间的关系一直都还不错。

  李玉挂着耳机听程昊说话,脑子里懵然一片,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明明几个小时之前简隋英还好好的,怎么这会儿就跑去喝闷酒了?

  “现在简哥在你那儿吗?”

  “在啊,我刚还说他呢,这喝起来也……行了,隋英,你这打算给自己灌死啊?”

  程昊似乎是在劝简隋英,但是电话那头人多声杂,李玉也听不清楚简隋英回了什么。他眉头紧紧皱起,趁着绿灯亮起加塞变道打了转向。

  “昊哥,昊哥。”李玉扬高声音喊了那边两声,“我现在马上过去,麻烦你先帮我照看一下简哥。”

  “哎,好嘞。你慢点儿开车啊,不着急,我先盯着点他。”

  说完,程昊挂断了电话。李玉犹豫了一下,还是拨通了简隋英的号码。等待音响了很久,果然没有人接听。

  李玉心里是又担心又困惑。

  他想不出个头绪,只能加快速度往程昊那儿赶。但是即便他心里再急切,拥堵的环路仍旧让他花了比平时多一倍的时间才杀出重围。

  等他开到地方的时候,都已经过去快一个多小时了。

  李玉开门下车,着急忙慌地差点连车门都忘了锁。他长腿阔步挤开人群,站在入厅口满脸焦急地四下张望。

  “李玉,李玉!”程昊赶紧招呼人把李玉领到了角落的卡座,他看着李玉气息未平的模样,满脸歉意,“你说说,我刚才就走了一下,没盯住他,他这就……”

  李玉随着引领走过去一看,那个歪在沙发上醉得一塌糊涂的人不是简隋英是谁?

  “简哥,简哥?”李玉赶紧上前,心疼地摸了摸简隋英喝到红烫的脸颊。自打他俩在一起之后,简隋英很少会喝成这样。即便是生意场上推脱不掉的应酬,他也会尽量让自己保证清醒。不为别的,就是不能让李玉那么担心,他也得把握住这个度。

  “我刚才问他怎么回事儿,他也不说,后来喝得有点儿多,我才听见他嘟嘟囔囔好像是在念叨你。”程昊让人拿来了湿毛巾,又找人把提前准备的解酒药端了过来,嘴上还不停地劝着李玉,“隋英这人吧,一向嘴硬心软的。真要有什么,你俩好好说,有什么话说开了就过去了。李玉啊,两口子过日子可不能置气。”

  李玉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他和简隋英真的没有吵架,虽然这几天他一直都在外出差,忙得脚不沾地,但是只要一有时间,他俩就会打电话或者发短信。

  一连好几天都见不到人了,他想他都还来不及,又怎么舍得跟他吵架?

  李玉拿过毛巾给简隋英擦了擦脸,又小心地喂他喝解酒药。

  喝醉了的人就跟个闹脾气的小孩子似的,根本不听话。简隋英口齿不清地骂骂咧咧,解酒药喂进去的还不如洒出来的多。

  李玉一看这样不行,干脆给简隋英穿好衣服,“昊哥,我先带他回去了。”

  “你这能不能开车啊,要不我找个人送你俩回去得了。”

  “没事,不用麻烦了。”

  李玉半搂半抱着把简隋英架了起来,这一通折腾让简隋英迷迷瞪瞪地睁开了眼。他皱着眉盯着李玉,一双泛红的眼睛迟钝聚焦,过了好半天似乎才反应过来眼前的人是谁,嘟嘟囔囔地骂了一句“混蛋”。

  李玉被他骂得有点无奈,可是又没办法去跟一个醉鬼讲道理。他跟程昊费了老大的劲才给简隋英塞到车上,隆冬时节,愣是给两个人折腾出来一脑门儿的汗。

  “昊哥,麻烦你了,我们先回去了。”

  “行了行了,赶紧走吧。有什么事儿你等隋英酒醒了好好说,两口子别打架啊。”

  李玉应了声,连忙开车往家赶。

  这会儿已经过了晚高峰,路上总算不再那么堵。简隋英歪在副驾驶上,整个人迷迷糊糊的,一个劲儿哼哼。车里闷着的酒味儿熏得李玉头疼,但是外头零下十几度,他也不敢开窗通风,简隋英喝得浑身是汗,稍微见点儿凉就得感冒,李玉一边开车一边还要注意着副驾驶的动静,生怕他喝太多胃里不舒服。

  好在这一路上简隋英都没有再撒酒疯,李玉把车停稳在地下车库,轻轻推了推简隋英。

  “简哥,简哥。醒醒,我们到家了。”

  简隋英眼皮子发沉,掀开个缝儿看了一眼李玉,打个酒嗝儿翻身又歪在了另一边儿。原本精致合体的大衣被他压出一片凌乱的褶子,敞开的领口露出一截修长的脖颈,酒精像是把他浑身都浸透了,那一块皮肤也粉里透红。

  李玉看这样就知道奢望简隋英自己清醒过来是不现实了,他搂住简隋英的腰,扶着他下了车。两个人跌跌撞撞地往电梯走,好不容易上了楼,李玉才发现他把家门钥匙落在了车上。

  这可真给他弄得一个头两个大了。

  简隋英醉得连站都站不稳,李玉架着他,鼻头冒出了一层汗。他努力腾出一只手来,想从简隋英兜里摸摸有没有家门钥匙,结果还没等他找到,就隐约听见门里传来一阵脚步声。

  李玉愣了一下,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然而紧接着,他家的大门就在他眼皮子底下从里面打开了。

  开门的人显然也没想到门外居然会是这样一幅场景,一下子顿在了原地。

  李玉满脸愕然地看着屋里那个穿着柔软居家服、手上还端着一个马克杯的简隋英,又转过头看了看自己怀里那个已经醉死过去的一模一样的脸,呆愣了半天,脑袋里嗡嗡作响。

  不知道怎么的,他突然想起来了很早以前在网上看过的一个趣闻,一个人出去吃宵夜的时候发现自己家的猫跑出来了,他赶紧抓住猫抱回家,却发现他的猫正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

  

  这就真的是——很尴尬了。


——————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刺不刺激!

没整大纲,就随缘更新了

崛川Hoshi

摄影/后期:me 

出境:阿亓

开始开启修图模式(  ˃᷄˶˶̫˶˂᷅  )

摄影/后期:me 

出境:阿亓

开始开启修图模式(  ˃᷄˶˶̫˶˂᷅  )

崛川Hoshi

出境:阿亓~(qi)

摄影:me

本来想给小姐姐调色再整一遍的,但是周末都在玩游戏……[苦涩]游戏误我啊

出境:阿亓~(qi)

摄影:me

本来想给小姐姐调色再整一遍的,但是周末都在玩游戏……[苦涩]游戏误我啊

朕我一下

补两个花絮!希望能缓解下年糕精们悲伤的情绪?

补两个花絮!希望能缓解下年糕精们悲伤的情绪?

两世浮沉心
人類,怪物,他們相遇,一個快乐...

人類,怪物,
他們相遇,一個快乐的当上師傅,一個不开心的成为徒弟。
世界開始混亂,各自路程才剛剛開始。
    "我们大人和社会对孩子们的成长和对未来应该做些什么"               —宗师

人類,怪物,
他們相遇,一個快乐的当上師傅,一個不开心的成为徒弟。
世界開始混亂,各自路程才剛剛開始。
    "我们大人和社会对孩子们的成长和对未来应该做些什么"               —宗师

显山
如果手上没有剑,我就不能保护...

如果手上没有剑,我就不能保护你。如果我一直握着剑,我就无法抱紧你。——久保带人

有的人把自己毕生的意义建立在寻求更高无止尽的境界,有的人用在了保护自己身边的爱人。前者罗狼,后者无名。一个为自己而生,一个为他人而战。

如果手上没有剑,我就不能保护你。如果我一直握着剑,我就无法抱紧你。——久保带人

有的人把自己毕生的意义建立在寻求更高无止尽的境界,有的人用在了保护自己身边的爱人。前者罗狼,后者无名。一个为自己而生,一个为他人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