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Justin❤️ ❤️Justin❤️ 的喜欢 justin37363.lofter.com
桔子拌饭—
张极这次肯定很后悔把啵啵接过来...

张极这次肯定很后悔把啵啵接过来吧😣

张极这次肯定很后悔把啵啵接过来吧😣

小软不软

罗渽民×你 无法冷静

文/小软     点进来收看和小民闹别扭后的夜晚


很短的一篇


请勿上升

[图片]


“今天不想和你吵了。”


“我先去睡了。”


你有些疲惫的转身走向房间,在进卧室的前一秒,你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在门口顿了一下,


“对了,今晚我们就分开睡吧,我觉得我们需要冷静几天。”


罗渽民没什么情绪,只是坐在沙发上揉着眉心。


你不予理睬,也自顾自走进房间关上门。










在半梦半醒时,你感受到身旁的柔软陷下去,下意识转了身,轻轻唤了声那人的名字。


罗渽民嘴角都勾起笑,满是笑意的应...

文/小软     点进来收看和小民闹别扭后的夜晚


很短的一篇


请勿上升


“今天不想和你吵了。”


“我先去睡了。”


你有些疲惫的转身走向房间,在进卧室的前一秒,你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在门口顿了一下,


“对了,今晚我们就分开睡吧,我觉得我们需要冷静几天。”


罗渽民没什么情绪,只是坐在沙发上揉着眉心。


你不予理睬,也自顾自走进房间关上门。










在半梦半醒时,你感受到身旁的柔软陷下去,下意识转了身,轻轻唤了声那人的名字。


罗渽民嘴角都勾起笑,满是笑意的应了句:“在呢。”


他将你扣进怀里,在你的额头落下一吻,再用下巴蹭蹭你的发顶,才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






你感受到额头的湿热以及身体传来的实打实的温度,才猛的睁眼。


想抬头看人却把罗渽民的下巴撞了一下。


“嘶……”罗渽民顶了顶腮,低头看你。


见他低头你也低头。


“怎么醒了?”


???

你听着这话好像不太对。


你想推开他,他却眼疾手快地把你搂的更紧。


“呀罗渽民!说好的分开睡呢?”


罗渽民皱了皱眉,他可是听不得你叫他全名的。


“应该叫我什么?”


你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急忙改了称呼:“渽民…”


“这样才对。”


“至于分开睡嘛……”


“我可没答应。”


??

在这等着呢?


“我都是为了我们能冷静下来好好解决问题嘛。”


罗渽民气笑了:“好好解决问题?”


“是谁大半夜不回家跑出去喝酒?”


“是谁明明知道那个组长有那个意思却还是不拒绝邀约?”


“是谁在KTV喝醉了差点回不了家?”


你愧疚的低下头:“米安内……”


“宝贝,我冷静不了一点。”


“如果那天你在KTV没人给我打电话的话”


“你出什么事怎么办?”


“我会很担心你的。”

















野生珍奇物種C醬
帶著六隻黏人的弟弟一起去買蛋糕...

帶著六隻黏人的弟弟一起去買蛋糕🎂


電台的給❤️爭寵不管看幾次都覺得超可愛🥰


祝我們Mark生日快樂🎉

身體健康💪事事順心🌸

帶著六隻黏人的弟弟一起去買蛋糕🎂


電台的給❤️爭寵不管看幾次都覺得超可愛🥰


祝我們Mark生日快樂🎉

身體健康💪事事順心🌸

教父娱乐
粉丝见到罗渽民的笑声这个笑声也太真实了吧
粉丝见到罗渽民的笑声这个笑声也太真实了吧
娱乐日爆社
罗渽民不愧是你啊,甚至还问大家睡着了吗
罗渽民不愧是你啊,甚至还问大家睡着了吗
半熟煎蛋

【星辰】非确定关系

“朴志晟,我要结婚了。”


在收到钟辰乐“有重大消息,出来吃饭!”的消息时,朴志晟下意识以为钟辰乐又交了新男友。这是大学毕业后朴志晟第一次收到钟辰乐这样的消息。


钟辰乐总是喜欢在交了新男友之后给朴志晟发去一条信息,把他约出来吃饭,然后在饭桌上再把自己交了新男友的消息告诉朴志晟。但是每次朴志晟的回答总是同样的三个字——“挺好的”。


听到钟辰乐一脸轻松地说出“结婚”这两个字时,朴志晟先是愣了一愣,随后又说出了那三个字。


“挺好的。”


“我也觉得挺好的。我妈早催我赶紧结婚了,现在好啦,终于不用听她天天念叨了!”

说完这句话后,两人便陷入了沉默。

  

“但是,朴志晟......

“朴志晟,我要结婚了。”


在收到钟辰乐“有重大消息,出来吃饭!”的消息时,朴志晟下意识以为钟辰乐又交了新男友。这是大学毕业后朴志晟第一次收到钟辰乐这样的消息。


钟辰乐总是喜欢在交了新男友之后给朴志晟发去一条信息,把他约出来吃饭,然后在饭桌上再把自己交了新男友的消息告诉朴志晟。但是每次朴志晟的回答总是同样的三个字——“挺好的”。


听到钟辰乐一脸轻松地说出“结婚”这两个字时,朴志晟先是愣了一愣,随后又说出了那三个字。


“挺好的。”


“我也觉得挺好的。我妈早催我赶紧结婚了,现在好啦,终于不用听她天天念叨了!”

说完这句话后,两人便陷入了沉默。

  

“但是,朴志晟,不祝福我吗?”

  

  

  

  

朴志晟和钟辰乐是在一个炎热的午后认识的。回想那天,朴志晟只记得照得人睁不开眼的太阳、黏在皮肤上的校服衬衫、隐隐作痛的后脑勺以及发烫的脑袋。


太阳无情炙烤着大地上的每一个人,朴志晟一边扯着因为出汗太多而黏在皮肤上的校服扇风,一边快速走着想快点去小卖部买瓶冰镇饮料灌进肚子里。冰凉的液体顺着口腔流入食管,身体的燥热随之降下来的快感已经在朴志晟的脑海里播放了好几遍,朴志晟又加快了步伐。


“小心!”

声音从自己后方传来。朴志晟还没来得及回头看看是谁发出的声音,下一秒自己的后脑勺就被什么东西重重砸了一下。


朴志晟捂着头刚转过身,就看见一个男生朝自己迎面跑过来,一面跑一面嘴里说着“同学你还好吗?”。等那同学走近后,朴志晟才看清了那人的长相——校篮球队的人气选手钟辰乐,学校里应该没多少人不认识他吧。


朴志晟看清楚来人后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四处看看,才发现操场上打篮球的、操场边看篮球的、路过的人此刻都纷纷看向了自己这边,于是连忙朝钟辰乐摆摆手,嘴里说着“没事没事”就慌忙跑进了教学楼。


怎么回事?


朴志晟好像感觉到钟辰乐站在自己旁边时,操场上的队员都在看着他们两个人笑。


是在看自己的笑话吗?


想到这,再加上闷热的天气,朴志晟越来越觉得口干舌燥,这才想起自己刚刚因为着急离开忘记买饮料了。


“哈哈哈,你们看见没?刚刚咱们辰乐用篮球把年级第一给砸啦!”

距离小卖部门口还有一小段距离,朴志晟就已经听到一群和钟辰乐穿着一样篮球服的人在大声宣扬着自己刚刚的遭遇,还笑得开心极了。


怪不得刚才就看见他们在笑,自己被砸的时候真的有这么好笑吗?


“哎?辰乐这一砸,缘分不就来了吗?”

“你们可别乱说,我可不是这种靠意外来获得爱情的人,我要靠自己争取!”


朴志晟分明看见,也听见这些话从刚刚砸自己的人嘴里一个一个蹦出来,然后蹦进自己的耳朵里,像一颗颗炸弹。


对!肯定是炸弹!不然朴志晟怎么觉得自己整个脑袋都快爆炸了!


  

  

  

从那天之后,钟辰乐就像一颗跳跳球,横冲直撞地闯进了朴志晟原本平静的高中生活里。


朴志晟下楼梯时,钟辰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手痒痒似的把手臂从围栏里伸出去,揪了一下因为比自己多下一层楼梯而矮自己半个身子的人的头发。


朴志晟因此被吓了一跳。转过头却看见钟辰乐蹲在围栏后笑得很开心。


“喂,朴志晟,你怎么这么容易被吓到啊!”


朴志晟抬手揉了揉自己被弄乱的头发,转身继续往下走,没有理会捉弄自己的人。


围栏后的钟辰乐发现朴志晟没理他,立马撑着栏杆翻过围栏,直接跨到了朴志晟身后的台阶上。他一边伸手一把攥住朴志晟脖子后方的衬衫领子,一边往前跳了一步和朴志晟并排。


“哎?你去哪啊?你怎么不说话?”


朴志晟见自己被拉住无法脱身,只得如实说道:

“我……去吃饭。”


“那正好,上次我不小心用篮球砸了你一次,这次当做补偿,我请你吃饭去吧!走!”

说着,钟辰乐松开攥着领子的手,顺着往下拉住了朴志晟的手腕开始往食堂走。


朴志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拉着走了一段路,嘴里一直念着“没关系没关系”“不用这样”……而钟辰乐也全然不管拉着的这个人在说什么,一口气把人带到了食堂。


“朴志晟,你想吃什么随便吃,今天我请你!”

“我……我都可以。”

“那——我带你去那个窗口,那个打菜阿姨和我很熟,她给的菜最多!”

说完,朴志晟又被钟辰乐拉着手腕带走了。


直到吃着饭时,朴志晟才真正反应过来自己坐在食堂吃着饭,对面还坐着前几天不小心砸了自己的人,感觉浑身不自在。


“啊!朴志晟,差点忘了和你自我介绍!你还不知道我叫什么吧?”

“我叫钟辰乐,是你楼上八班的,是咱们学校篮球队的。”


“嗯。”

朴志晟点点头,又继续低着头看着餐盘,答了一句。


“你们成绩好的话都这么少吗?”

“但既然我们都一起吃过饭了,那我们就是朋友了,以后我有什么不会的问题就来问你喽!”


听到这话,朴志晟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人,笑得弯弯的两只眼睛下面有两条凹痕印在脸颊上,像自己抚摸脑袋时,高兴得脸颊皱在一起的隔壁伯伯家的小猫咪。


朴志晟不清楚钟辰乐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并且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哪个班,然后一到课间休息或者自习休息就来教室门口堵着自己给他讲题的。


钟辰乐的成绩虽然没有像朴志晟一样常年霸占年级第一,但也还是老师眼里学习成绩很好的学生。所以第一次钟辰乐抬着习题集来到自己教室门口时,朴志晟看了眼题目很认真的问道:

“你……真的需要我给你讲题吗?”


一开始朴志晟还是好好帮他看题目,然后认真和他讲自己做题的思路和步骤了。可是后来朴志晟发现自己讲题时钟辰乐总在盯着自己傻笑后,就不停地把自动铅笔的笔芯按出来,又用手指轻轻推进去,然后支支吾吾说了句“钟辰乐,你…你还要听吗?不听的话我…我就回去了……”,听到这话钟辰乐又拉住自己的胳膊连连说着“听听听!我听我听!”。


轮到值日那天,朴志晟拎着垃圾桶准备去倒垃圾,刚出教室就被站在楼梯转角突然冒出来的的钟辰乐吓了一跳。


“你怎么还不回家?”


“在等你啊!”

钟辰乐说着就拎起了垃圾桶的另一边。朴志晟想把垃圾桶拉回来,却被钟辰乐紧紧拉住。

“没事,我自己可以。”


“没事,反正我今天下午没什么事。”


“你不回家写作业吗?”


“拜托,今天星期五啊朴志晟,谁星期五还写作业啊?周五不就是用来放松的吗?”

“好吧,朴志晟会写。忘记你是年级第一了,和我们不一样。”


朴志晟被说得说不上一句话,嘴一张一闭也只是“我……我……我”地说着。


“好啦,开玩笑的。”

“你怎么这么可爱啊,朴志晟。”


可爱?可爱也可以这样用吗?自己浑身上下有哪里是符合可爱这两字的?朴志晟怎么也想不明白。


两人就这样拎着垃圾桶走在教学楼旁的路上,钟辰乐一边哼着歌一边晃着手里的垃圾桶,带动着朴志晟的手也开始晃动起来。


看着呼之欲出的垃圾,朴志晟连忙说道:

“啊……不要这样晃。”

“垃圾,垃圾要出来了……”


听到这话,钟辰乐晃动的幅度更大了,冲着朴志晟说道:

“放心,我倒过这么多次垃圾,还没把垃圾晃出来过!”


傍晚的太阳已经悄悄降落到了半空,阳光斜斜地照在教学楼旁的两个小人儿身上。

钟辰乐真是个神奇的人。

朴志晟这样想着。



就这样过了快半个学期。


朴志晟记不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和钟辰乐亲近起来的,也不太清楚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钟辰乐的称呼从没有变成了“辰乐”。

  

后来钟辰乐问自己题的地方从教室门口变成了教学楼天台。天台是锁着的,但是钟辰乐却能带着朴志晟悄悄摸上去。问题时间也总是固定到了周一到周四晚自习前的一小时休息的时候,至于没有晚自习的周五,在钟辰乐的原则里,那可不是一个适合学习的时间,但是却是一个适合和朴志晟呆在一起的时间。


钟辰乐总是会在周五放学回家的时候在教室门口等朴志晟和他一起回家。说是顺路,但是钟辰乐每次都要在到了朴志晟家门口和他说了拜拜之后原路返回,然后再回自己真正的家。


放学路上,钟辰乐喜欢和朴志晟面对面倒着走,然后让朴志晟给自己指路。因为两个人面对面时左右相反,所以偶尔钟辰乐脑子转不过弯时,会撞上路边的自行车和树。

在同学眼里,只觉得篮球队的钟辰乐最近和年级第一的朴志晟突然就亲近起来了——钟辰乐每天一下课就从自己班楼上跑到楼下朴志晟班级门口等他,两人连吃饭也开始一起吃了……总之,这两人好像突然变成好朋友了。


高二上学期期末考后的下午,朴志晟从考场出来后就直接去了昨天就和钟辰乐约好见面的天台。


朴志晟现在已经能熟练地用钟辰乐教给自己的方式摸上天台。一开始对于私自上天台这件事,从来没有做过坏事的朴志晟是很紧张的,一直在反复询问钟辰乐:

“辰乐,我们这样偷偷上来真的没问题吗?”

“哎呀你放心,这个地方我上来过无数次。我已经摸清楚了,按我的路线上来,没有人会发现的,相信我。”


朴志晟还是相信了钟辰乐。


朴志晟来到天台时,上面一个人都没有,钟辰乐也还没到。朴志晟把手肘放在边缘上,用手掌托住脸颊眺望着远处的风景,想着没有认识辰乐的话,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发现这个绝佳的观景点。


“朴志晟!”

听到声音,朴志晟转过身,发现钟辰乐手里拎着两只雪糕,一个粉红色的,像是草莓味,一个蓝色的,像是香草味。看见朴志晟看向自己,钟辰乐立刻把手中的雪糕举高。

“一个草莓一个香草,你要哪个?”


“我都行。”


“朴志晟,你又这样!问你什么都是‘随便’‘都行’,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吃香草,草莓归你。”

之后,两人便一边趴在天台边看着远方,一边吃着雪糕。


“朴志晟,你听说了吗?下学期好像周五晚上也要上晚自习了。”


“嗯,听说了。可能是因为快高三了。”


“啊——这不还有一个学期呢嘛,怎么这么着急。周五上晚自习那我岂不是又少了一段找你玩的时间。”


“但是这样也多了一段可以解决问题的时间。而且内容也只是从放学回家变成了做题,主要人物也还是我们不是吗?”


钟辰乐轻轻叹了口气,摇着头说道:

“可是朴志晟,你不明白。和你一起回家的那段时间是我每周最期待的时候。”


听到这话,朴志晟吃着雪糕愣住了,微微转过头看着身旁的人。两人已经在天台上了一小段时间,太阳已经慢慢往成群的建筑后面躲去。光线从建筑之间穿出,洒在了自己和旁边人的脸上。钟辰乐的眼睫毛也变成金黄色了,钟辰乐整个人都变成金黄色了。


辰乐该是自由的,像远处被夕阳染红的云朵,可以自由自在飘在空中。辰乐好像真的变成云了,云朵是金黄色,辰乐也是金黄色。


天边的云朵越飘越远,辰乐却离自己越来越近,最后轻轻地落在了自己的嘴唇上,然后再慢慢离开,只留下一丝淡淡的香草味。

  

云朵亲吻了自己。


两个人中间只隔了很近的一段距离。于是两人就这样望着对方,朴志晟呆呆地,钟辰乐笑得很开心。朴志晟又想起了隔壁伯伯家的小猫。




“朴志晟,重大消息,出来吃饭!”

这条消息是放假以来两人第一次联系,下面还紧跟着一个餐厅的地址。


朴志晟按照钟辰乐给的地址找到餐厅的时候,发现人已经在里面等着自己了。这家餐厅的名字是个朴志晟没有见过的单词——“Abendrot”,拼写规则好像和英语不太一样。钟辰乐老远就发现了朴志晟,于是笑盈盈地朝朴志晟喊道:

“朴志晟!这里!”

边喊着边激动地挥了挥手。


“辰乐,你说的重大消息是什么?”


“哎,这个等下再说,嘿嘿。先填饱肚子再说。”


朴志晟点点头。两人就这样边聊着放假这几个星期来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去哪旅游了之类的。


“朴志晟。”


“嗯?”


“我交男朋友了。”

“这就是我的重大消息。”

钟辰乐一脸期待地看着朴志晟,但朴志晟却怔住了。以为自己听错了,于是还重复了一遍:

“男朋友?”


“嗯,男朋友。你知道的啊,就是之前我们一起回家,然后和我要联系方式那个男生啊。”


这次听清楚了——钟辰乐有男朋友了。那我算什么?那天在天台上的吻算什么?他们的关系又算什么?


朴志晟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剧烈收缩着,一种又酸又疼的感觉刺激着自己,他感觉自己好像快呼吸不上来了。


可是辰乐该是自由的。


“嗯,挺好的。”

朴志晟说完就低下头自顾自的往嘴里塞着东西。之后钟辰乐再和自己说了什么,朴志晟一点也记不得了。


那天结束后,钟辰乐要去找自己男朋友,没有和朴志晟一起回家。朴志晟自己一个人坐在公交车站等着车来。夕阳的光线格外刺眼,刺得朴志晟眼睛疼,疼得流出了眼泪。


这一切钟辰乐都不知道。

他只知道,朴志晟好像不在乎自己有没有男朋友。


那天结束后,钟辰乐没有去找他口中的男朋友,而是悄悄跑回了学校的天台,迎着同样刺眼的夕阳流着眼泪。


这些朴志晟也不知道。

他只知道,钟辰乐和自己什么都不是。



之后在学校里的一年半,朴志晟还是照旧在天台上给钟辰乐讲题,钟辰乐也照旧在夕阳很美的那天迎着霞光亲吻朴志晟。


在此期间,钟辰乐一直在换男朋友,但朴志晟从没见到过钟辰乐和他口中不同的男朋友一起出现过。钟辰乐亲吻他时,他也从来没有推开过。


到了上大学那年,钟辰乐跟着朴志晟报了同一所大学,但是没能报上朴志晟的专业。朴志晟知道后说他怎么这么草率,应该报自己喜欢的专业才是,怎么能拿自己的未来开玩笑。


可钟辰乐说,朴志晟就是他的未来。



大学里的一次高中同学聚会上,不同班级的同学都来了很多。大家围坐在一起一边喝酒一边说着高中时候的事。


“哎哎哎!你们还记得吗?当时咱们年纪那个年级主任,对早恋抓得可严了!当时那谁?”


“五班那对!”


“对对对五班那对,直接被叫了家长,还在升旗仪式上当着全年级的面念了检讨书。”


“高中正值青春期呢,谁还没个喜欢的人呢。”


“……”

大家都七嘴八舌说着高中谁又喜欢上了谁,谁和谁又分手了。朴志晟和钟辰乐不说话,只是自顾自的喝着酒。没人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哎辰乐,你当时不是谈了挺多男朋友吗?有没有哪个是最喜欢的啊?”

突然被提到,钟辰乐把杯子里剩下的酒一饮而尽,往前坐了坐,笑着说道:

“这么多人,好像确实没有多喜欢的。”


“也是,这都是倒追辰乐的。”


“哪里?辰乐也是追过别人的好吧!”

现在说话的是也是校篮球队的队员,和钟辰乐也是好朋友。


听到这话,大家都齐齐看向了说话的人,问道“谁啊谁啊”。只有朴志晟一个人看向了钟辰乐。


“这不就坐他旁边呢嘛。”


朴志晟看着钟辰乐说不出话。场上的人见钟辰乐和朴志晟都没说话,继续说着。


“原来是志晟啊!”


“当时志晟不是还被辰乐的球砸到了吗?这是真的是一个球砸出来的缘分吗?”


“什么啊?在那之前辰乐早就注意到志晟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和人说话而已。”


“……”


钟辰乐不参与他们对于自己和朴志晟的讨论,只是一杯接一杯地往自己肚子里灌酒。朴志晟听着大家口中的话,脑子里都是高二上学期期末考后,钟辰乐和自己在天台上,在夕阳下的吻。


聚会结束时,钟辰乐已经喝得烂醉,朴志晟也有点晕。现在的时间宿舍已经宵禁,回去肯定会被记大名,再加上钟辰乐现在这副模样,回去宿舍又要吵到舍友睡觉。朴志晟干脆在酒店订了个房间,把钟辰乐送了进去,打算今晚就看着他。


好不容易把钟辰乐放在床上,朴志晟去洗手间拿来湿毛巾,准备给钟辰乐擦脸。朴志晟把毛巾折成四方形,给钟辰乐轻轻擦着脸。擦到眼睛时,钟辰乐轻轻喊了一声朴志晟的名字。


“嗯?”

朴志晟轻轻应道。


“你个大骗子。”

“你个胆小鬼。”

“可是我也是个胆小鬼。”


朴志晟把覆在他眼睛上的毛巾拿开,看见床上的人慢慢睁开眼睛直直看进了自己眼底。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原因,钟辰乐的眼里像是晕着水汽。


之后是怎么和钟辰乐躺在了一张床上,朴志晟记不清了。但他记得,钟辰乐紧紧搂着他亲了很久。他记得,自己的嘴唇游走在钟辰乐浑身上下:嘴巴、眼睛、脖子、锁骨……他还记得,钟辰乐一直在哭,最后在抱着朴志晟,哽咽着问他:

“朴志晟,你喜欢我吗?”


朴志晟没有回答,他无法回答,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自己和其他人的区别是什么呢?自己对于钟辰乐来说又算什么呢?这样的情感能算作喜欢吗?自己现在又在做什么呢?


无数的问题和矛盾在内心交织,织成一张巨大的网勒在心脏上,心脏每跳一下,就疼一下,每跳一下,网就勒得更紧一点,最后只得生生陷进了肉里。


朴志晟最后才发现,钟辰乐就是这张网,随着时间流逝愈发紧紧地勒住自己,当他发现危险想要逃跑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被死死困住。最后皮肉和丝线粘黏在一起,丝线的每一点收紧,心脏都在疼;而心脏的每一次跳动,也牵涉着那张网,把它染得鲜红。


谁都深陷其中,谁都痛苦不已,但谁都无法逃离。


  

  

  

“朴志晟,不祝我幸福吗?”


钟辰乐脸上露出的是朴志晟再熟悉不过的那种笑容,这样的笑容他见过无数次的。可这样的笑容现在怎么看都觉得是悲伤的。


朴志晟再次感受到了那种胸口又酸又疼的感觉,那时的钟辰乐也是在这个餐厅,也是带着这种笑容,和朴志晟说着自己交男朋友了。


原来这就是网拼命拉扯心脏的感觉。这张网困了自己这么久,久到上面的血液都已经凝固成暗红色。


“辰乐,祝你幸福。”

朴志晟努力朝对面的人扯出一个微笑说道。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钟辰乐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身离开了,只留下了一句话

——“以后别再来找我了朴志晟。”

  

  

  

后来朴志晟再没联系过钟辰乐,也再没见过钟辰乐,甚至没收到钟辰乐结婚的请帖。他不知道钟辰乐去了哪里,他如人间蒸发一般就此从朴志晟的世界里消失了。


几年后,朴志晟作为优秀毕业生被邀请回到高中致辞。那天,朴志晟又悄悄去了那个天台。


又是黄昏了。


看到熟悉景象的一瞬间,曾经在这里的记忆如洪水猛兽一般涌入朴志晟脑子里。有人曾说过,美好的记忆储存得越久,就会被修饰得越发珍贵和美丽。那段记忆太过美好,美好得像一场梦,仿佛从未发生过。


那天的朴志晟在天台墙壁的缝隙里发现了一封信封已经泛黄的信,虽然没有署名,但是朴志晟知道是钟辰乐写的。

  

朴志晟:

        不知道你看到这封信是什么时候了,也许是我非常想你的时候吧。我还是给你写信了,我和你说过让你别来找我了,但这可不算,因为这是我写给你的信,是我来找的你。

        其实我有很多话想说,太多太多话了,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只能想到什么写点什么。

        现在我应该在德国了吧。我要去德国结婚啦,其实是我父母还是想让我出国。高中毕业那会他们就想让我去的,可是我死活不同意,我当时想着,我去了德国那你怎么办。但现在大学毕业了,现在也由不得我做决定了,所以我去那里读书,顺便把婚给结了。之后应该不会再回国了,所以你可能再也见不到我啦。不见你也好,看见你我可能又想骂你一顿。

        但是我现在还是想骂你,朴志晟你个胆小鬼!但是谁让我也是个胆小鬼呢,只会揪着一个比我更胆小一点的胆小鬼骂。

  朴志晟你还是个大骗子!

  但其实我也骗了你很多,我确实交了很多男朋友,可是我连他们的手都没牵过,更别说亲没亲过了。其实这么想想也确实挺对不起他们的,就这么玩弄了这么多人的感情。可是我仔细想想又觉得他们也没有多少好人,他们都是才认识几天就说着什么“我喜欢你”“我要和你在一起的人”,他们会认认真真对待一段感情吗?他们不会吧。

         朴志晟,你知道吗?从你嘴里听到“挺好的”这几个字的时候我有多难过。我想过,当时只要你说一句否定的话,哪怕只是摇一摇头,我都会直接拒绝那些人。哪怕是我和你说我要结婚了的时候,你挽留我一下,我都可以立马反悔。可是你总是只会说“挺好的”,连一句真实的想法都不敢说,连一句祝福的话都要我教你说。你总是这样的。

        我真想我当初不要故意把球投偏砸到你,不要死皮赖脸拉着你给我讲什么题,不要故意绕远和你一起回家,然后再像个傻子一样原路返回,不要再带你上天台,不要再亲你,也不要再喜欢你!

  现在你自由啦,我也自由啦。

       所以朴志晟,祝你以后也过得幸福。


  

朴志晟把信重新折好放进信封,然后小心装进了口袋里。再抬头看向远方时,太阳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微微泛着的红光来连接降临的黑夜。


朴志晟想,辰乐是自由的,他本该是自由的。


  

  

  

后来有次再路过那家餐厅时,朴志晟心血来潮想查一查这家餐厅的名字是什么意思。


“Abendrot”是个德语单词。


das Abendrot,是日落、黄昏的意思,

是映照晚霞的天空的意思。

  

(无脑产物,激情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