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K K 的喜欢 k432382020.lofter.com
雷夜
是第一视角!弗特的!应该是露弗...

是第一视角!弗特的!应该是露弗。

加滤镜了。

是第一视角!弗特的!应该是露弗。

加滤镜了。

孤寡老人不孤寡

观影17

“好啦好啦,该回去观影了哦。”期托腮看着为纳西妲祝生的人,“这次看的,你们之前看过类似的,也浅浅地让大家笑笑这个视频。”

爆笑版《冬夜愚戏》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伴着少女悲哀(?)的歌声,一只火莲蛾在风雪中颤颤巍巍的飞行。

怎么也飞不出,花花的世界

我是一只~酒醉的蝴蝶~

有那味了哈哈哈哈哈

“那群自以为是的老不死天天搁那装13,搞不懂谁才是真正的小丑。”

丑角看着眼前的棋盘,忍不住吐槽道。

在白棋的进攻下,一枚黑棋倒下了。

丑角又忍不住的说了几句:“诶...小林也寄了,这业绩一天比一天烂。其他员工也摆烂。”

他说话间还不忘引着小林的火莲蛾落到那枚倒下的棋子上。...

“好啦好啦,该回去观影了哦。”期托腮看着为纳西妲祝生的人,“这次看的,你们之前看过类似的,也浅浅地让大家笑笑这个视频。”

爆笑版《冬夜愚戏》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伴着少女悲哀(?)的歌声,一只火莲蛾在风雪中颤颤巍巍的飞行。

怎么也飞不出,花花的世界

我是一只~酒醉的蝴蝶~

有那味了哈哈哈哈哈

“那群自以为是的老不死天天搁那装13,搞不懂谁才是真正的小丑。”

丑角看着眼前的棋盘,忍不住吐槽道。

在白棋的进攻下,一枚黑棋倒下了。

丑角又忍不住的说了几句:“诶...小林也寄了,这业绩一天比一天烂。其他员工也摆烂。”

他说话间还不忘引着小林的火莲蛾落到那枚倒下的棋子上。

礼貌:你七神吗

冰神:都摆烂?那都寄了吧别发工资了。

笑死了,还挺押韵的

丑角沉默,丑角不想说话。

不怕死的散兵在那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然后遭到了统括官善意的抚摸。

“诶...我怎么和女皇陛下交代啊。”

冰神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不知该说什么好。

少女趴在棺材上,有些苦恼的抱怨:“这棺材好硬啊,完全啃不动。”

这质量好的,一看就是璃月进口的

胡桃:那可不

少女有些心虚的别过头,我怎么可能会告诉你我真的想啃呢。

“我们的优秀员工被人嘎了,对此我真是太伤心了。”公鸡一脸悲伤难过,“嘤嘤嘤。我为她默哀3秒。”

“噗—”公鸡被自己那个嘤嘤嘤吓得喷水,“为什么...”

富人笑了一下:“诶呀呀,没想到我们的市长先生也会有这么一天啊。”

“就(甜蜜)3秒,都说我的北国银行缺德,但和您市长这老壁灯一比,我还挺人性化呢。”富人用甜蜜的语气说出甜蜜的话。

璃月国骂

(甜蜜)

《老壁灯,人性化》

“女士在稻妻被煮饭婆嘎了,对于你们这些既缺少同理心

鸭头~丫头~

“给爷整笑了。”木偶笑着说。“诶诶别搁这阴阳师了,你们业绩还赶不上她呢。”

“她凉了就凉了,咱该干哈就干哈,倒是博士,散兵这个b和稻妻的神之心呢。”

博士摇了摇试管说:“哦那小子啊,那小子拿到他亲妈的神之心以后就反水跑路了。现在不知道搁哪躲着憋新活呢。”

散兵马上反驳道:“我不是我没有!”

“屁,你就是去憋新活了。”期给他翻了个白眼。

“哼,无知的...”

“国崩?”影尝试的叫了一声。

“别叫我国崩,我叫散!兵!”国崩啊不是,散兵反应异常大。

影想了想,决定将这叛逆的孩子弄回家。她温柔的笑着对散兵说:“国崩快回家,妈妈给你煮饭吃好不好?”

散兵一脸惊恐的看着满脸核善的影,还听到她说要做饭!!!

“你别过来啊,你别过来!”

“抱歉冰神,我这叛逆期的孩子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

散兵表示害怕极了。

“我们得冲业绩了,不然,你们的工资全部减半!”

丑角缓步走到女士坟前:“优秀员工都会被我们铭记,咳咳额...等会开个席啊,都别走昂。”

“开席了开席了”

“芜湖开席。”

“开席吧快点。”

 

“为了纪念我们的优秀员工小林,女皇陛下亲赐豪华冰封坟墓一座。”

“此慕的功效可以保尸身不坏,青春永在。这真是无上的恩赐!”

“她不是化成灰了吗?”

“嘘闭嘴。”

“咳你是认真的吗。”

丑角无奈:“我没说过...”

“哈哈哈哈哈哈!”一斗看着神奇的功效大笑了起来,然后又被阿忍捂住嘴。

“哟博士,你今天真是老太太擦粉——装嫩啊。”木偶同博士说。

“你(甜蜜)再骂一个试试。”博士反驳道。

“话说你最牛逼的个体,现在干啥去了。”

“我最牛逼的个体,现在去搞小吉祥草王的心态了。”

博士站在大火中,看着前面烧着的世界树。

“诶woc谁要刀我。”柯莱猛地惊醒。

“别睡了该进池子了。”

“哦知道了五星草弓师傅。”

空心里默默的思索着:那是什么树,居然...

纳西妲也担忧的看着屏幕思索:世界树,怎么了...

  

  

  作者:啊雷同纯属巧合,这篇文是之前有个好心人提的思路来的

  


白飞飞

【原神观影】 流浪者pv――[灰烬]

时间在须弥主线后

旅行者荧,无cp

算是抽时间赶出来的作品,对于部分角色或史实描写也许会不怎么准确,欢迎各位指出,我会找时间改^V^

  

  

  ……

        又是一日,本该如往常一般生活劳作的四国子民们在清晨骤然被传送到一处未知的空间,人们惊讶、恐惧、好奇地观察这处空间,在寻找到自己的亲人朋友时不禁松了口气,却又更加忧虑于这处空间将他们聚在一起的目的。

  不久,暗色空间的中心闪出颜色各异的亮光,随即出现了几道人影。

  稻妻的人民看见那道身影后顿时像找到了主心骨般松了口气,激动喊到:...

时间在须弥主线后

旅行者荧,无cp

算是抽时间赶出来的作品,对于部分角色或史实描写也许会不怎么准确,欢迎各位指出,我会找时间改^V^

  

  

  ……

        又是一日,本该如往常一般生活劳作的四国子民们在清晨骤然被传送到一处未知的空间,人们惊讶、恐惧、好奇地观察这处空间,在寻找到自己的亲人朋友时不禁松了口气,却又更加忧虑于这处空间将他们聚在一起的目的。

  不久,暗色空间的中心闪出颜色各异的亮光,随即出现了几道人影。

  稻妻的人民看见那道身影后顿时像找到了主心骨般松了口气,激动喊到:“将军大人!是将军大人!太好了,将军大人也在这里!”

  “草神大人居然也来了!万幸。”须弥的子民则表现的更加克制,但从那放轻的呼吸也能看出其放松了不少。

  璃月和蒙德的民众则是呆愣地看着和其它两位神明并肩而立的某不知名往生堂客卿和吟游诗人。

  一位蒙德人听完其它两国人的发言后颤颤巍巍地抬起手指向温迪,“刚刚那股象征着风元素的强光,难,难不成这位吟游诗人就是……!”

  那人的话被打断,众人面前突然出现一张屏幕,身后也出现一排排座椅,接着,眼前巨大的平面中间闪出一段文字。

  〔请四位神明带领本国子民分区坐好,观影即将开始。〕

  神明的掉马猝不及防,璃月人民更是无比震惊“什,什么!帝君原来并未仙逝?!可是请仙典仪上……”

  “原来钟离先生就是帝君?!还好送仙典仪要用的夜泊石打了半折。”石头庆幸地拍了拍胸口。

  “我,我原来听过巴巴托斯大人的演出吗?!此生无憾!”

  芭芭拉无措地盯着双手,“他居然就是巴巴托斯大人,我之前对巴巴托斯大人发过火……!”琴则是苦恼地撑住额头,这下麻烦大了……

  没等众人反应,屏幕上的文字更换。

  

  〔已屏蔽【天理】监视(此条仅旅行者与神明可见),系统已与岩之神签订契约,观影结束即可离开。〕

  〔观影期间外界时间静止,观影内容为提瓦特的特殊之人和部分未经发现的史实。〕

  璃月人民看向此刻被仙人簇拥着的神明,他金色的瞳孔微闪,对着身后的子民们点了点头,随后示意他们各寻位置坐下。感受到神明的指引,璃月人咽下了喉间的无数问题

  ――您为什么要假死?您对如今的璃月失望了吗?您…不要我们了吗?

  其余各国的人民没怎么接触过璃月,更别说契约之神的契约,多少还是有些怀疑,但看着自家神明并未表示出异意,便各自在神明的带领下逐渐落座。

  〔系统正在随机抽选重要信息,抽取成功,下面播放―流浪者角色pv――〖灰烬〗〕

  

  【暗紫色的神明之心出现在屏幕上,逐渐远离其后奋力向前伸出手的散兵。

  “我再一次,失去了心。”

  】

  “那是?!将军大人的神之心吗?为什么会在愚人众手里!”

  雷电影则是望向屏幕,在看清巨大机甲中的人影后面露惊讶,“这是……国崩?”

  【画面拉近到人偶面前,他目光死死地盯在渐渐远去的雷神之心上,面上是藏不住的愤怒,

  “好痛”

  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大,知晓自己已经无法夺回的人偶脸上的表情逐渐呆滞,

  “每一寸皮肤都像在灼烧一般。”他绝望地闭上双眼,身后惹眼的几根导管断裂,身体也随之跌落。

  接着,画面转入黑暗。

  “我会就此…化为灰烬么。”】

  派蒙扯了扯身旁的旅行者的裙子,在荧回过头后道“那不是我们去拯救世界树之前和散兵打完架后的画面吗?这个屏幕居然还能够记录下他的内心想法。”

  “的确,它拥有超越这个世界的力量,我有点不安……”

  一旁的钟离点头“此空间掌握的能力的确不容小觑。”万幸,它暂时并未表露出敌意,但如果它真的威胁到璃月的子民们

  ……沉稳的神明垂下眼眸,遮掩住瞳中一闪而过的金色流光。

  【墨色从中间向上下褪去,新的画面出现,倾奇者与一名年幼的儿童对坐,男孩用稚嫩的声音问道:“你是说,你想要一颗心吗?”

  男孩默默收紧手中与散兵相像的布偶,犹豫道: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那个故事”

  “有一个玩偶士兵,他的愿望就是想和跳舞的洋娃娃永远在一起,可是它没有心,也不知道为何会有这样的感情。”

  “直到有一天,主人不喜欢他了,把他随手扔进壁炉里…他在火焰中一直望着那个洋娃娃。”

赤红色的火焰吞没着小锡兵,炉火在他身边熊熊燃烧,把他全身都照亮了…,一束纯白色的光打在桌边的洋娃娃上…他注视着那束光,渐渐的,大火将小锡兵的身体渐渐消融。 

  “第二天,人们在壁炉的灰烬中,发现了一颗小小的心。”锡心埋藏在壁炉的灰烬中,露出的亮面反射着窗外投下的光。】

  “这是个童话故事?他不可能相信的吧。”

  “问题不是在于一开始那句话吗?什么叫你想要一颗心?,难道他不是人类?”

  “灰烬……孕育新生么?很特殊的想法。”纳西妲思考一瞬后开口,目光转向离她不远处正在闭目养神的流浪者。

  雷电影的身旁坐下了一个粉色的身影,“唔,是轻小说作者常用的插叙呢,用这种方式来介绍角色的过往吗,搭配画面来看效果的确不错了,只可惜主角是这家伙”

  雷电影无奈道“神子,是我的问题”八重神子轻笑一声“诶呀呀,我只是在说轻小说的写作手法而已,可没说他哪里不好,原来将军大人对那小子那么上心呀?”

  雷电影勉强压下在众人面前斩她一刀的想法,好在八重神子也识时务地没再继续挑逗她,否则……她看向对方仍然带着笑意的嘴角。

  下次见面再斩她一刀吧,反正她也能躲开。

  【画面转回二人的对话,倾奇者表现的并没有相信这个童话,只是用陈述的语气说道:

“可那只是心形的灰烬吧。”随后他低下头,“那不是心”

  “果然没有相信啊,从灰烬中诞生出心什么的。”

  派蒙看向流浪者的方向“原来散兵从那时候就开始追寻神之心了?可是,为什么?”

  “的确可疑。”荧答道,目光转向雷电影。

  流浪者没有回答派蒙的问题,雷电影则是张口欲言又止,“……有我的原因,但…”她看向仍然并未有睁开眼准备的流浪者,“我希望具体的过程能由他亲自告诉你。”

  “切。”,淡淡的冷哼声从须弥的座位上传来,雷电影转头,流浪者已然睁开眼,却并没有理会她的想法。

  【屏幕接着播放,男孩表现出了不同都想法。

  “但…有没有可能…心是从灰烬里诞生的呢。”

  倾奇者没再回答,散兵坠落的身影一闪而过,画面又再次被火焰席卷。

  “刚刚的童话故事中锡兵被融毁前也有这个转场,难道……?”

  “不,千万别!那孩子还那么小…愿风神护佑他。”

  温迪听着子民的祷告,却也只能表示无能为力,即使是神明也无法改变过去,他也只能默默祝愿那名男孩安然无恙。

  【有些杂乱无章的木头框架被火焰包围着,以往坚实的门板被燃尽大半,变得乌黑。整个小屋不复当初平和温馨的色彩,屋内没了男孩的身影,只剩下一开始被他握在手心的布偶。

  “居然就这么死去…背弃与我的约定。”

  惊天的焰火,是魔鬼的赞歌,仿佛宣告着他无措的迷茫期从此仓皇落幕,再也不能回头。镜头贴近下,人偶的躯干微微颤抖,发出的声音也带上了哭腔,

  “可笑,灰烬里…不是什么也没留下么。”一行眼泪顺着他被橙光照亮的脸颊流下。】

   “他相信了那个故事啊……”

  纳西妲看着屏幕上被逐渐放大的泪珠,眨了眨眼,随后露出微笑,“在我看来,灰烬中确实诞生了一颗新生的心,不过可惜的是,主人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所以的意思是,当散兵为那个小男孩的死去而落泪难过的时候,他就已经俱备了心了吗?”派蒙挠了挠头,开口问向纳西妲。

  纳西妲点了点头“小派蒙很聪明,的确可以这么理解。”派蒙随即骄傲地抬起头,高兴地在空中打了几个转。

  【往日摩娑的低语不再,他几近失言,只剩胸前的金饰在极小幅度地摇摆,这个瞬间万籁俱寂,无人知晓,于是他攥紧了手中的人偶,低声说:“如果我也能在那场大火中燃尽就好了”

  “不,我甚至希望自己从未来到这世上”

  人偶直勾勾地俯视着地面,嘴唇紧闭,眼中只剩下绝望的神情。】

  “这金饰!是将军大人的证物,他居然与将军大人有关系?”

  “即使是愚人众,对于朋友的死去也同样会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绝望么……”

  看着屏幕中自己胸口的金饰,流浪者脑内闪过尘封依旧的记忆,[这金羽是你身份之证物,不到万不得已,不可暴露。][这金羽是将军大人所赐之物,而你既非人,又非器物,在下只能这样处置你,还请你不要怨恨。][这金羽是将军大人的尊贵之物,还请您求我们与水火之难。][这金羽是将军大人的证物,请你放心,我定会速速出人赶去救难。]

  然而金羽最后被埋藏在充满战火硝烟的地下,也如少年那如白纸一般的希望被深深埋没。​

  ……他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但很快深吸一口气,试图平复自己的心情。

  【风元素的虚影闪过,逐渐化为实体,人偶抬起头,流浪者站在他的面前,胸前的风元素神之眼发出别样的光芒。他仿佛倾听信徒祈愿的神明般平静地开口

  “希望从未来到这世上,这就是你的愿望吗…”】

  “同时出现了两个相同的人?这,这是什么情况。”

  “他的胸前是神之眼?!他的愿望是拥有一颗心吗,就连这种愿望都能获得神之眼的话…我们这些拼死拼活追求理想的人算什么!”

  “是啊!凭什么我们每每铤而走险地探索秘境,每次出发都要做好九死一生的准备,拥有神之眼的人却可以轻松探索,如果神之眼那么容易得到,为什么我们不行!”

  “神明为什么不能看看我们呢……”

  稻妻人大多还在思考他和雷电将军的关系,暂时没有参与进这场“战役”。

  那些抱怨、鸣不平的声音愈演愈烈,流浪者只是漫不经心地打量画面中出现的新的自己。就像他们谈论的话题中心和自己压根毫无关系一般。

  派蒙轻轻凑到旅行者耳边,“荧,你说散兵的愿望真的是得到一颗心吗?虽然他们说的貌似都有些道理,但,但我想听听你的意见!”荧摇摇头,“不像,虽然他得到神之心的想法很强烈,但不足以支持到他拥有风元素神之眼,应该另有其它。这个屏幕应该会给我们答案。”

  

  ……

  

  在听取到散兵真正的愿望后,大厅一时陷入了沉默,刚刚发出愤慨的一行人也没料到故事还有反转,一个个低下头缩回了人群。

  

  当愿望过于强烈,神明便会降下视线。

  ――你的愿望就是从未来到这世界吗。

  雷电影张开口,向流浪者的方向抬起手,“国崩……”

  无意义者,将死,该死,这是她舍弃流浪者的原因,可后来思想的基底开始晃动,一切都在告诉她,他不是造物者难辞其咎的败笔。

  现在她终于醒悟了,可那棵由她亲手栽下的小树已不能归根,也不愿再逢春。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与他的距离,仿佛空中摘月,又仿佛触手可及​,流浪者只冷漠地回答,

  “巴尔泽布,叫我流浪者,也不要试图问我那些愚蠢的问题,我不会回答。”

  

  ――

  

  “他居然对将军大人不敬,实在失礼。”稻妻子民们并不完全了解雷神与流浪者的关系,虽然不免也有些心疼他,但还是对他和自家神明的态度感到不满。

  “不。”雷电影皱起眉,向子民们简单解释了一番和流浪者的关系,“我对他有愧,只是说话随意一些罢了,并不过分。”

  稻妻的子民都安静了下来,其它各国人民也被这庞大的信息量一惊。

  原来还能这么玩?

  

  “目前看来,这些信息并不能对我们透露多少有用的信息,似乎和系统所说的重要信息有所区别?”

  须弥的一位学者向系统抛出了问题,毕竟这个视频除了结尾同一时空出现两个相同的人相对而言值得深究,从表面看似乎的确没有什么更重要的信息了。

  〔这只是为你们初步揭露一小部分信息,但既然你们要求,那就先播放一些你们会感兴趣的吧。]

  

  [下面播放―温迪角色pv――〖四方之风〗]


  

黎lost是散兵和流浪者的狗

【原神观影/阅读体】「六入尽明,诸相皆无」

注意事项合集首篇


原谅我没按目录来,但我真的手痒


开写时11月底,现在才发(目移)


「六入尽明,诸相皆无」


【“友情提示


每次试胆大会都会流传出一些诡异的传说


希望你们万事小心”


画面中阴森的场景在白茫茫的空间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诡异】


不同于之前那不正经的整活,这次视频内容一看就很重要,有人再次拿出纸笔


“试胆大会?”


仅仅是关于这个么?有的人失去兴趣,胆小的人捂住耳朵,不敢看屏幕


“看来是未来发生的事啊…”流浪者有意无意的提醒众人


人们又提起了兴趣


【“有鬼啊!!”


“怎么样?被吓到了吧!”荒泷一斗得意的大...

注意事项合集首篇


原谅我没按目录来,但我真的手痒


开写时11月底,现在才发(目移)



「六入尽明,诸相皆无」


【“友情提示


每次试胆大会都会流传出一些诡异的传说


希望你们万事小心”


画面中阴森的场景在白茫茫的空间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诡异】


不同于之前那不正经的整活,这次视频内容一看就很重要,有人再次拿出纸笔


“试胆大会?”


仅仅是关于这个么?有的人失去兴趣,胆小的人捂住耳朵,不敢看屏幕


“看来是未来发生的事啊…”流浪者有意无意的提醒众人


人们又提起了兴趣


【“有鬼啊!!”


“怎么样?被吓到了吧!”荒泷一斗得意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


(有鬼啊/迫真)


(吓得我撒了一把豆子)


尽管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人影…哦不,鬼影窜出来的一瞬还是吓到了很多人


“老大…”久岐忍无奈扶额


“噫?!那个世界的人也太残忍了”荒泷一斗表示害怕


【“谁在那!”纸片人形状的五郎左顾右盼着


“难道真的有「幽灵」混进来了吗?”宵宫一步步迈上台阶】


(重云:无所谓,我会出手)


(胡桃:来活了)


“可惜是在稻妻,不然可以赚一笔了!”胡桃有些遗憾,又很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欸…”重云叹气,他一直盼望着见到鬼,可惜被纯阳之体影响而让鬼敬而远之


不过,马上屏幕会呈现出来吧?鬼魂的样子…


【“我怎么感觉它好像在看着我…”派蒙颤抖着说


“你们…是在向我搭话吗?”】


(胡桃正在飞速赶来中ing)


正当众人以为接下来会出现很恐怖的东西时,情景突然一变


【“如此一来,「丑角」,你交给我的任务就完成了”】


(哇,是健康哥哥)


(我滴任务完成辣!)


“博士?!”那个愚人众第二席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多托雷!总有一天,我会将你碎尸万段!”流浪者周围的气场忽地压了下来


“呵呵…我可是很期待呢。可惜你没有那个能力”多托雷一如既往的高高在上。碍于空间限制,众人只能忍住打人的冲动


“健康…哥哥?”派蒙满是疑惑的读出弹幕的称呼


「他们的cv是同一位,所以会有人戏称博士为健康哥哥,后者是位幼儿园老师」


幼儿园老师多托雷……


草(一种元素)


【“从今往后,「散兵」或「倾奇者」,都将不复存在”】


(好的,崩崩小圆帽)


(世间将会出现崩崩小圆帽)


“噗哈哈…崩崩小圆帽…”


“居然有人比我还会起外号!”派蒙跺空气.jpg


“不过……不复存在…什么意思?”派蒙问出了大部分人的疑问


‘世界树…大慈树王…不复存在…难道…!’空睁大眼,心中有了猜测


“怎么了吗?旅行者”纳西妲注意到了他的神情。众人的目光聚集于他


‘要告诉他们吗?不…’旅行者保持沉默


“唔…你不说也没关系!屏幕会告诉我们的,对吧!”派蒙解围


【“你当真以为,凭你就能破我设下的局吗?”


“…多托雷?哈哈哈…多托雷!!”】


(内部塑料同事情)


(《我曾四度遭到背叛》)


“他是个可怜的孩子啊…”一位老人感叹


“璃月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虽然散兵干了那么多坏事很可恶啦…但他也有自己的苦衷吧!”


“确实。所谓「人之初,性本善」。世间本就没有绝对的是非善恶,不是么?如今他也在为过去的自己赎罪。如此坚毅的性格,钟某实在佩服”


您又开始了是吧


【“那么接下来,是私人时间”】


(撕人时间)


(好娇啊,抄了)


“?”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的流浪者被弹幕噎住了,就算他对这方面了解再少他也能看懂


“粗俗…”他最终憋出一个词


【“怒风腾天!”


“就凭你,也配直视我?”】


(债物处理人:?)


(散兵大战公子)


(在此重现魔神战争的一脚)


“所以,又是cv?”众人已经不见怪了


“不得不说,异世的人挺精通璃月文化…”


【“敢惹我?


后悔也晚了”


“送你,拿去玩吧!”】


(我去!初音未来!)


(百岁珊:臣妾要告发旅行者秽乱后宫,罪不容诛!)


珐露珊没想到自己会出现在屏幕上,短暂愣神后双手叉腰说道:“前辈我这么厉害,出现在屏幕上不奇怪吧?”


实际上这年龄在空间内还排不上前几甚至几十呢


【“斯卡拉姆齐,你很有用,可那并不意味着你能不灭”】


(《自生自灭》)


(鲁迅打周树人)


“可恶啊!只是知道一点还不确定真假的消息…”派蒙有些苦恼,“不是可以预知未来吗?为什么不让我们直接看,还要放这个…唔…预告?”


“看来有误导成分呢…”流浪者思考着,“画面是真实的,但音画基本不一致”


「因为是预告嘛,这样才有趣」


“看来是个性格很顽劣的…生物?”空这么想着

Bukki
总之这个像埃实际是卡的东西,我...

总之这个像埃实际是卡的东西,我愿称之为埃米尔

总之这个像埃实际是卡的东西,我愿称之为埃米尔

紫堂家主
只亲近他妈妈和哥哥也就算了,成...

只亲近他妈妈和哥哥也就算了,成天一看见我就怕。

我还什么话都没说,他就立刻反锁房门,我看起来就那么难相处吗?


只亲近他妈妈和哥哥也就算了,成天一看见我就怕。

我还什么话都没说,他就立刻反锁房门,我看起来就那么难相处吗?


不是封神就是疯子

  仔细看了看,雷王星这三孩子都是因为计划来凹凸大赛的……(别问我计划是啥,我也不知道)雷狮参赛,雷蛰观赛,雷蛰在观战团里故意跟别人聊天找线索,雷伊继续留在雷王星观察……啊啊啊啊啊啊头要烧坏了…我去第二季找找线索吧……

  仔细看了看,雷王星这三孩子都是因为计划来凹凸大赛的……(别问我计划是啥,我也不知道)雷狮参赛,雷蛰观赛,雷蛰在观战团里故意跟别人聊天找线索,雷伊继续留在雷王星观察……啊啊啊啊啊啊头要烧坏了…我去第二季找找线索吧……

嗑cp真的能使人快乐

        叫你不注重孩子心理发展健康,现在儿子不听你了吧

  你听听你自己在讲些什么东西,气的你儿子都给你换称呼了,紫堂家主

        叫你不注重孩子心理发展健康,现在儿子不听你了吧

  你听听你自己在讲些什么东西,气的你儿子都给你换称呼了,紫堂家主

Mr.钾

  好像好久没整活了👉👈可能有点ooc(?。还请多包涵

  好像好久没整活了👉👈可能有点ooc(?。还请多包涵

二氧化硅(在至高天

  点图,cb向

  在说什么可爱我也不知道,可能是特蕾普本人(?)

  

  二编:

  草,感觉小牧画小了,本来的姿势是弯着腰缩着的,大家将就着看看(大悲)

  点图,cb向

  在说什么可爱我也不知道,可能是特蕾普本人(?)

  

  二编:

  草,感觉小牧画小了,本来的姿势是弯着腰缩着的,大家将就着看看(大悲)

鹤骨制品。

认领一下,再次感谢合作!💖

部分和官方版本有出入,最终版本请以官方为准

认领一下,再次感谢合作!💖

部分和官方版本有出入,最终版本请以官方为准

我叫布殿233
那年我被我妈捡回家……

那年我被我妈捡回家……

那年我被我妈捡回家……

酸碱中和✨

如果赛诺的充能不毒的话我就能把他们一家放一个队里的闯世界了(一家三口多好啊!)


无脑ooc,请不要在意细节()


二编:毒的不是他的充能,是他的池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赛诺你为什么不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嚎)

如果赛诺的充能不毒的话我就能把他们一家放一个队里的闯世界了(一家三口多好啊!)


无脑ooc,请不要在意细节()


二编:毒的不是他的充能,是他的池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赛诺你为什么不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嚎)

维伊
一家三口的日常!!!我好爱他们...

一家三口的日常!!!我好爱他们!!

一家三口的日常!!!我好爱他们!!

七海

须弥开荒阶段性胜利,画点赛提爽爽

P1 柯莱对赛诺语音有感,表面上是和谐的一家人,实际上可能连人都见不到

P2 根据真实梦境改编,梦里一本正经讲冷笑话的提老师让我大为震撼,只有皮下是赛诺才能解释了

P3 提老师意识到了义务教育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编辑:对不起把柯莱宝贝名字打错了!不过原稿没了改不了,宝我下次多加点你的戏份(别

须弥开荒阶段性胜利,画点赛提爽爽

P1 柯莱对赛诺语音有感,表面上是和谐的一家人,实际上可能连人都见不到

P2 根据真实梦境改编,梦里一本正经讲冷笑话的提老师让我大为震撼,只有皮下是赛诺才能解释了

P3 提老师意识到了义务教育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编辑:对不起把柯莱宝贝名字打错了!不过原稿没了改不了,宝我下次多加点你的戏份(别

悬岩绪风

注意看,这个见义勇为的白发男人,竟然是……

——————————————————————————————

《局》-01

传送门:02 

搞了黑道pa!是和@lacrima 聊天时候的脑洞

想看超A的黑道小提和一些黑白之间的博弈之类的,大概是“立场不同的赛提又会变成什么样呢”的感觉

默老师瑞平:女儿这么快就给自己找了个爸

之前搞双垩就搞过黑道pa(什么黑道爱好者)但是和那篇的风味完全不一样就是了!

如果喜欢的话一键三连的事情就拜托啦🙏

二编:评论催更很欢迎但不要再给我发鸽子屁股啦!!!我会更新的啦!!!!!这条之后再有发屁股的我就删掉了哦!!!

注意看,这个见义勇为的白发男人,竟然是……

——————————————————————————————

《局》-01

传送门:02 

搞了黑道pa!是和@lacrima 聊天时候的脑洞

想看超A的黑道小提和一些黑白之间的博弈之类的,大概是“立场不同的赛提又会变成什么样呢”的感觉

默老师瑞平:女儿这么快就给自己找了个爸

之前搞双垩就搞过黑道pa(什么黑道爱好者)但是和那篇的风味完全不一样就是了!

如果喜欢的话一键三连的事情就拜托啦🙏

二编:评论催更很欢迎但不要再给我发鸽子屁股啦!!!我会更新的啦!!!!!这条之后再有发屁股的我就删掉了哦!!!

★Renaissance★@粉碎★玉碎★大喝彩

《小猫猫女儿,但是她长得太快了》

「这是我老婆孩子…」

「哦你孩子真可爱,小小的,也太萌了吧,让我亲亲」

「……那是我老婆」(掏出船桨)


「赛诺…你告诉我,柯莱真的是小猫吗」

「我觉得…薮猫也算是猫吧,吧」


只有小狐狸还是一样的小呢!∠( ᐛ 」∠)_

《小猫猫女儿,但是她长得太快了》

「这是我老婆孩子…」

「哦你孩子真可爱,小小的,也太萌了吧,让我亲亲」

「……那是我老婆」(掏出船桨)


「赛诺…你告诉我,柯莱真的是小猫吗」

「我觉得…薮猫也算是猫吧,吧」






只有小狐狸还是一样的小呢!∠( ᐛ 」∠)_

彼黍離離
  是赛诺会说的冷笑话了

  是赛诺会说的冷笑话了

  是赛诺会说的冷笑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