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Y Y 的喜欢 lananrd.lofter.com
成美你且住口

【曦瑶】【AU】一见钟情 (下)

Warnings:狗o私(狗血 ooc 私设如山);很三俗;极其双标的涣哥

          有一点忘羽,注意避雷。


14.

金光瑶看着一地蝇营狗苟的富人,觉得实在没意思,这些人既无才也无德,有什么资格审判自己?

他们觉得自己不够格入上流社会,不入格在peony吃午餐,殊不知他金光瑶根本不在乎。

“真脏”金光瑶想,我不是来加入你们的,总有一天我会为你们制定新的制度和...

Warnings:狗o私(狗血 ooc 私设如山);很三俗;极其双标的涣哥

          有一点忘羽,注意避雷。

        

14.

金光瑶看着一地蝇营狗苟的富人,觉得实在没意思,这些人既无才也无德,有什么资格审判自己?

他们觉得自己不够格入上流社会,不入格在peony吃午餐,殊不知他金光瑶根本不在乎。

“真脏”金光瑶想,我不是来加入你们的,总有一天我会为你们制定新的制度和规则,等着吧···

 

 

他感到无尽的疲惫,转身离开peony。

“阿瑶。”蓝曦臣想追出去,可是满地抢钱的人拦住他的去路。

“让开!”他不耐地低斥。

 

 

好不容易追出们,金光瑶已经走到马路边了,红灯闪烁,跳成绿灯。

“阿瑶!等等我!”蓝曦臣追上去。

金光瑶转过身,看着向他奔来的蓝曦臣,他实在英俊,乌黑的头发因奔跑而稍显凌乱,他的领口微开,露出高耸的喉结,不同于他在peony里时的高贵优雅,此刻的蓝曦臣周身散发着令人难以抗拒的狂狼和不羁。

要不要等等他?或者也勇敢一点向他走去?金光瑶心里的天平剧烈摆动。

 

 

“那···是···蓝曦臣?”

“是他!”

“是蓝曦臣哎!!”

“天啊,今天走了什么狗屎运,我以为他只会待在图书馆里呢!”

前来吃饭的女孩子们难道遇见蓝曦臣,欣喜万分,“曦臣哥,曦臣哥给我签个名吧!~”的尖叫着,团团围上去。

 

 

算了吧···金光瑶退了回去,曦臣永远不可能是他一个人的曦臣哥。人不可以什么都想要,太贪心会遭报应的。他悲观地想。

“阿瑶!别走!等等我!”

蓝曦臣还在身后呼喊他,声音越来越近,金光瑶很害怕,他就快要被蓝曦臣追上了,追上之后呢?他们该说什么?

 

 

“我的妈妈是个陪酒女,可她是有苦衷的。”?

“她真的没得过艾滋。”?

“我来金斯利只是为了读书,我真的不是一个攀龙附凤的小人,曦臣哥你相信我。”?

好像说什么都是错。他的不堪过往那么多,需要向蓝曦臣解释的东西也太多,可他是蓝曦臣的什么人?又什么立场去解释?蓝曦臣更没有义务去听他那些家长里短,一地鸡毛。

可不说这些,又能说什么?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吗?

 

 

 

  15.

蓝曦臣的脚步越来越近,金光瑶的心悬起来,他像一个懦弱的逃兵,拔腿就跑。

“危险!”蓝曦臣急呼一声。

可再等金光瑶反应过来,已经迟了,路灯早就变成红色,一辆大货车按着喇叭飞速驶来······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觉得自己后背一热,一个温暖的怀抱拥住他,蓝曦臣紧紧抱住金光瑶,圈着怀中人连滚了几圈撞在路牙上······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直到大货车呼啸而过,从巨大的车轮下飞溅起的石砾猛地砸在金光瑶白嫩的脸蛋上,他才找回一点真实感。

 

 

金光瑶低下头看着身下人,一只手还护在他头上。他吓出一身冷汗,差一秒就·····扑过来的蓝曦臣也不能幸免。

“好险。”蓝曦臣发现金光瑶在看他,冲着他莞尔一笑:“差点离开这个美丽的世界。”

“蓝曦臣!!”金光瑶愤怒,这是能开玩笑的事吗?自己孑然一身,死了就算了,蓝曦臣什么都有,为救他这种人而死,太不值当了。“谁让你冲过来的!!你知道多危险吗?!”

 

 

“你······你在关心我?”蓝曦臣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惊喜,漂亮的眼睛里闪过一轮潋滟。他能感觉到金光瑶对自己是有好感的,可不知为什么却始终对他刻意保持距离。金光瑶柔软的心被坚固的堡垒包围着,不允许任何人窥探,这让蓝曦臣很挫败。

但刚刚,金光瑶无意露出的慌乱让自己看到了希望。

 

 

“没有,你想多了,你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金光瑶没好气地说。

没想到蓝曦臣关注的点这么歪,他有些生气,自己被吓得魂都没了,对方依然泰然自若,自己连情绪控制都比不上蓝曦臣······

 

 

“你对谁都这么口是心非吗?”蓝曦臣问。

“你对谁都这么热情吗?”金光瑶反问。

“没有,你是第一个,你总让我情不自禁。”蓝曦臣答道。

他实话实说,在遇见金光瑶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沉稳的男人,但现在他明白了,那是因为他没有遇到让他失控的人。就像刚才,他看到金光瑶有危险,身体便先于思想的去救他,他没想到结果,脑子只有一个声音:不能让他跑掉,不愿见他有危险。

 

 

“蓝大公子,我知道很多人如果得到你的垂青,一定倍感荣幸,但我不是,你这样,让我无所适从。”

金光瑶说完,感到一阵悲凉,他被蓝曦臣看穿了,他就是一个口是心非的人。

今天他的心弦被蓝曦臣反复撩拨,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在他为自己出头的时候,在他奋不顾身救自己的时候。

没人不喜欢被爱、被珍惜的感觉,金光瑶也是,他不是怪胎。

 

 

可他没有勇气,爱一个如此闪耀的人只会让自己变的更加卑微。他们在一起,会遇到千难险阻,他一定会被无情抛弃,像孟诗一样,他惧怕命运。

比起虚无缥缈的真爱,他宁愿抓住切实的东西,金钱和权力,他会找一个普通的女人,彼此不要有太过强烈的爱,然后生一个普通的孩子,他一定会好好照顾他们,和他们建立稳固的家庭。

这就是他设想的未来,这个未来里不需要变数,不需要蓝曦臣。

 

 

拒绝一个自己爱的人是一件痛苦的是,他说完话,鼻子好酸,只好把头埋下,不想情绪外露。

蓝曦臣听完愣住了。在人生的前二十年他从没有被人拒绝的经验,一时间有些懵,过了好一会儿才失落地说:“抱歉,是我唐突了,我会注意分寸的。但我真的很喜欢你。我从没对别的任何人有过这样的感觉!”

 

 

“够了!”金光瑶斥责道,他实在招架不住蓝曦臣的直球,很懊恼:“你才见第一次见我,妄谈什么‘喜欢’?你了解我吗?你知道我的过去吗?知道我的家庭,我的人品吗?!你这样不负责任的说喜欢,不觉得轻浮吗?!”

说完一大段,金光瑶绝望地叹一口气,他想完了,完的很彻底。

 

 

蓝曦臣并不如金光瑶所想的那样玻璃心,他既然喜欢带刺的玫瑰,就有会被刺扎伤的觉悟,“我确实还不了解你,但我会努力了解你,我想负责任,但你给我这个机会吗?你只会逃避。”

 

 

“我······”蓝曦臣一针见血,金光瑶哑口无言,半晌才说:“抱歉,我暂时还不想开启一段新感情···抱歉”

蓝曦臣心疼地看着金光瑶不知所措的样子,觉得自己应该像一个绅士一样说“好”,说“我尊重你的决定。”

可是感情如果能说停就听,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痴男怨女了。他的理智叫他停下,心却身不由己,他抿住唇,什么也没说。

 

 

两人都不说话,气氛降到了冰点,金光瑶这才发现自己还趴在蓝曦臣的身上,他赶紧爬起来,掸掸身上的灰。

这时莫玄羽拉着蓝忘机也追了上来。

 

 

17.

蓝忘机十分诧异地看着蓝曦臣,他没想到自己的万人迷哥哥,舍命一搏,英雄救美竟然也没有把这傲娇的小美人拿下,真菜······

蓝曦臣此刻已经顾不上蓝忘机的嘲讽了,一心盘算着怎么把金光瑶留下。

 

 

“哥哥想回家了吗?我陪哥哥回家吧。”莫玄羽十分没眼色地问。

这么一串事下来,他料想金光瑶的心情一定不太美丽。

金光瑶确实很疲惫,但他看着莫玄羽和蓝忘机十指紧扣的手,迟疑了。莫玄羽的身世虽不如他那么不堪,但也没好到哪里去,他是个内向的孩子,远不如他能说会道,好不容易能找到两情相悦的人,他不想因为自己的事,让他们扫兴,况且自己为了帮莫玄羽约会成功,还整了好多增进感情的小活动。

 

 

“我没事,小羽。多亏有蓝先生。”金光瑶说完,惊觉自己刚才傲慢的有些不讲道理,蓝曦臣救了他,他却连一句谢谢都没有,大约是内心仗着蓝曦臣喜欢自己吧。

对外人彬彬有礼,却对在乎自己的人任意妄为,这可真是个坏毛病。

“蓝先生,多谢。”金光瑶真心实意地内疚了。

可蓝曦臣想听的不是感谢,他很受伤,略带疲倦地说:“阿瑶,请不要再叫我‘蓝先生’就当是谢我吧···”

气氛又沉默了······

 

 

“你想去哪玩。”蓝忘机问莫玄羽。

关键时候给了哥哥一个台阶,蓝曦臣决定以后少嫌弃点蓝忘机···

“我哥哥预定了‘密室逃脱’,你想去玩吗?”

不想,怕鬼,蓝忘机在心里腹诽,嘴上却说:“想”。为了追人,豁出去了,蓝氏双璧在这方面出奇一致。

莫玄羽又看向金光瑶,后者说:“那就走吧,不算太远···我们没有开车,劳烦蓝······曦臣哥载我们去了。”

“好啊~”蓝曦臣求之不得。

 

tbc

Helen-design

灰原哀与步美,未来另一种可能性。

灰原哀与步美,未来另一种可能性。

焦虑是自由引起的眩晕

虽然打了cptag但是画的时候心理是偏友情向,反正挺喜欢灰原和步美在一起的感觉

p3是上的不同的高中在回家路上遇到了这样的感觉?

虽然打了cptag但是画的时候心理是偏友情向,反正挺喜欢灰原和步美在一起的感觉

p3是上的不同的高中在回家路上遇到了这样的感觉?

是白日梦探险家

  “并不是所有女孩都是用糖果、香料和美好的东西做成的。有些女孩,生来即代表冒险,美酒,智慧与无所畏惧。”

  “并不是所有女孩都是用糖果、香料和美好的东西做成的。有些女孩,生来即代表冒险,美酒,智慧与无所畏惧。”

时间刺客崔雪花

今天看到一篇报道,劳荣枝在监狱里的书单:文化苦旅,活着,百年孤独,货币战争……加深了我对反社会人格的刻板印象,再加个乌合之众,1984就齐全了。


它们往往喜欢一边晒当当打折套餐里的书洗脑自己特别能独立思考,逃避自己根本就是一个人渣的现实,把所有揭露它们罪行的人都想象成需要被拯救的糊涂蛋,把自己想象成不被领情的救世主。


说人话就是我是情有可原的我最优雅最前卫,你们都不理解我你们都是俗人我想救你们你们怎么不领情还拿臭鸡蛋砸我。


这种想法跟魏无羡丁蟹劳荣枝真是一模一样,这类人即使被判死刑都不会觉得自己错,只会觉得全世界都不理解它们。


目前我看过的咸姐聂姐机姐和蓝曦臣梦女用来装...

今天看到一篇报道,劳荣枝在监狱里的书单:文化苦旅,活着,百年孤独,货币战争……加深了我对反社会人格的刻板印象,再加个乌合之众,1984就齐全了。


它们往往喜欢一边晒当当打折套餐里的书洗脑自己特别能独立思考,逃避自己根本就是一个人渣的现实,把所有揭露它们罪行的人都想象成需要被拯救的糊涂蛋,把自己想象成不被领情的救世主。


说人话就是我是情有可原的我最优雅最前卫,你们都不理解我你们都是俗人我想救你们你们怎么不领情还拿臭鸡蛋砸我。


这种想法跟魏无羡丁蟹劳荣枝真是一模一样,这类人即使被判死刑都不会觉得自己错,只会觉得全世界都不理解它们。


目前我看过的咸姐聂姐机姐和蓝曦臣梦女用来装x的工具:

月亮和六便士

孽子

台北人

百年孤独 

乌合之众

琅琊榜

以及,初高中应试议论文模板


那么问题来了,晒书单和你人品差有什么关系呢?哈哈  


我看乌合之众形容蚝挺合适的,蚝的行为特征:列黑名单猎巫,容不下不同意见,成群结队地举报,还有到处贴问灵十三载这种无脑口号,看到红头绳笛子兔子就认亲道友,无法成体系地思考,一看到个云深不知处就冲过去把贾岛名字涂了抢起源,条件反射宛如巴布洛夫的狗,可不乌合之众吗?


我还读过三体呢, @且闻钟鸣 你的讨厌程度比程心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程心是真傻真自私,你是揣着坏水装圣母  


书何其无辜,有病的是拿书去pua别人的二鬼子,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爹别人之前怎么不看看自己算老几呢?你这么有本事怎么不到忘羡tag里面让那些聚聚把给金光瑶扣锅的文都删了?


送你一个梗:师爷是装糊涂的高手。


但师爷的下场可不好,劈叉得太厉害,最后下半身挂在树上了,那棵树也许是迎客松。

车氏草园
私设一些并不存在的扑克设东百...

私设一些并不存在的扑克设东百

两个人都给布拉金打工,对自家国王很不满(伊万:?

(服装都参考了一些他们穿过的衣服🥺我很菜)

私设一些并不存在的扑克设东百

两个人都给布拉金打工,对自家国王很不满(伊万:?

(服装都参考了一些他们穿过的衣服🥺我很菜)

_Ay_
只要与你十指紧扣诺言都无关痛痒...

只要与你十指紧扣
诺言都无关痛痒
让我们在街灯下缠绵吧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不要,驻足
带我远走高飞

Ay在线故作深沉

只要与你十指紧扣
诺言都无关痛痒
让我们在街灯下缠绵吧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不要,驻足
带我远走高飞

Ay在线故作深沉

@wutang

东欧百合点图完成

p2p3是有背景版的(我觉得我背景太垃圾了就放后面了:D)


东欧百合点图完成

p2p3是有背景版的(我觉得我背景太垃圾了就放后面了:D)


蘡薁
  炒个要冷不冷的饭(不是)...

  炒个要冷不冷的饭(不是)

  娇娇波和工作很多但被强行摁住听故事立🥺

  炒个要冷不冷的饭(不是)

  娇娇波和工作很多但被强行摁住听故事立🥺

三水九木

【七九】沈九变女的了!(上)

1.


“啊啊啊啊啊啊——!”一大早,清静峰传来一阵极其凄惨的尖叫声,其音调之尖锐声音之惨烈让整个苍穹山上上下下都听到了。


其余峰主还以为清静峰遇袭了呢,也不开会了,提起剑就往那赶。到了清静峰,发现所有弟子都面面相觑的站在那,岳清源上前“怎么了?”还是明帆最先站出来“是师尊的房间,但是师尊不许我们进去,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岳清源心里忽悠一下子,小九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岳清源几乎跑起来向着竹舍的方向过去,到了竹舍门口他发现沈九在门上下了禁制,岳清源拍了拍门“小九!”没有回应,不过既然沈九的禁制仍在至少说明沈九还没死,岳清源稍稍松了一口气。


柳清歌也是直性子,“掌...


1.



“啊啊啊啊啊啊——!”一大早,清静峰传来一阵极其凄惨的尖叫声,其音调之尖锐声音之惨烈让整个苍穹山上上下下都听到了。


其余峰主还以为清静峰遇袭了呢,也不开会了,提起剑就往那赶。到了清静峰,发现所有弟子都面面相觑的站在那,岳清源上前“怎么了?”还是明帆最先站出来“是师尊的房间,但是师尊不许我们进去,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岳清源心里忽悠一下子,小九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岳清源几乎跑起来向着竹舍的方向过去,到了竹舍门口他发现沈九在门上下了禁制,岳清源拍了拍门“小九!”没有回应,不过既然沈九的禁制仍在至少说明沈九还没死,岳清源稍稍松了一口气。


柳清歌也是直性子,“掌门师兄让开”然后一道强有力的灵力碰的一下打在禁制上,破了沈九下的禁制,众人推门而入。


本以为会看到什么鲜血喷溅桌椅翻倒的场面,毕竟沈九虽说看上去文弱了些,但好歹是个大男人,又是一峰之主,什么妖魔鬼怪魑魅魍魉没见过?胆子也不算小,刚刚的声音特别像那种胆小的女生看见蟑螂会发出的那种受到了极大惊吓的尖叫声,能把沈九吓成那样,众峰主也是如临大敌。


然而没有,屋内干干净净,桌椅也还在原来的位置,众人只得再往里走,只见卧房之内还拉着窗帘,屋内比较幽暗,床榻上的被子还没来得及收拾,而沈九,没有束发一头青丝垂到腰间,还穿着一身白色的中衣,俨然刚晨起不久,此时背对他们安静的坐在镜子面前,从这个角度只能看见他的背影,为这个场面增添了一丝说不出的诡异感。


不知道是不是柳清歌的错觉,沈九似乎比以往他看见的要更娇小几分呢?


岳清源最先出声,走到沈九身边轻轻蹲下“小九,出什么事——”还没等说完,岳清源也愣住了,盯着面前的沈九,原本温和而带着担忧的眼睛慢慢睁的老大,瞳孔慢慢缩小,带上了一副极其不解和惊恐的神色。


“掌门师兄!怎么了?”柳清歌说着就要上前,却被岳清源急促的抬手打断“别过来!”众人都被他这架势吓着了,以为出了什么大事呢?一个个握紧了自己的剑蓄势待发。


然而只见岳清源迟疑的脱下自己的外袍披在沈九身上。还特意拢了拢。沈九也在这时缓缓转过身,众人也总算明白了这早上发生的种种,转过头的的确是沈九,但又好像不是——转过头的是一个长得跟沈九八九分相似的女人,眼尾通红,身上的衣服很宽大露出了不少不该露的,好歹外面披了岳清源的外袍勉强遮住些许,但胸前的弧度依旧很明显。


柳清歌看到的第一印象:沈清秋这厮怎么跟被人嫖了似的?


2.


“所以……沈师兄你早上刚晨起打算洗漱,就从镜子里看到自己变成女人了,被吓到了,是吗?”齐清萋一字一顿的问,语气中满是不可置信。


沈九点点头,变成女人后他似乎也不怎么爱说话了,因为他的声音也变成女人了,他怕自己一出声他接受不了。


岳清源皱皱眉头“木师弟,可能看出缘由?”“以清芳之见,是误食了一种草药,至于多久恢复,得看师兄吃了多少。”

沈九想了一会,抬头看了看岳清源“除了你那日做的粥,我这几日并未进食。”看见柳清歌怀疑的表情沈九又自暴自弃的说了一句“甜食和糕点也没有!骗你们我出门被雷劈死行了吧?”


岳清源安抚几句“好好好,我们信我们当然信,不必发此毒誓。”“所以,问题大概出在粥上?”齐清萋说。岳清源想了一会“的确是药膳,但是我似乎并没有放木师弟说的那种药材。”“直接去看看不就得了?”柳清歌满不在乎的说。


其他人都同意了这个想法。“等一下!”齐清萋发话。“怎么了?齐师妹?”“你们就让沈师兄这么出去?”众人一转头,沈九原先有184,如今变成了女子,恨不得一米七都不到了,原先的衣服穿到身上自然一点都不合适。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是尚清华叫安定峰弄来了一套女弟子们穿的制服。


洁白的制服穿到沈九身上,显出了几分平日没有的英姿飒爽。宽大的腰带束缚在腰上,勾勒出他的纤纤细腰。总之一个字:美!美炸了!


柳清歌这种直男,平日和沈九最是不对付,如今沈九变成女的,他反而说不出话了,他也不是没见识,他们家上到爸妈下到妹妹,他不是没见过好看的。但是如今沈九……就是有种说不出的魅力。


齐清萋平日峰上也有很多年纪不大的女生,有时候她也会照顾一点,给她们编头发。如今兴致勃勃的给沈九编了一个小女生才会带的发型,沈九就是一整个没脸见人。现在的沈九,看起来就像是某个刚刚入门的女弟子。


解决了沈九的穿衣问题,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去了小厨房。厨房上还有一些岳清源上次用剩的草药。


木清芳看了一会,拿出一个“是这种。”


沈九瞪大了眼睛,随即对岳清源怒目而视,很好,特别好!岳清源你最近最好小心点!不然某天你就可能因为左脚先踏入清静峰而被我暗杀!


“木师弟莫非看错了?这种草药我见过的,只是补充气血的。”岳清源说。木清芳摇摇头,从那一把里拎出两根“这两根是。”岳清源细细看了看,果然与另外一把有细微的不同,若是混进去的确看不太出来。“这种的确相似,若非长年接触一般分辨不出,不过这药生长的地方一般只有他一两根,就算误食了也没有副作用,顶多几个月就能变回去,所以偶尔不小心吃了也没事。掌门师兄的药材是哪里来的?”


“就是找尚师弟从仓库拿的。”


一群人又转头看向尚清华。尚清华苦思冥想很久,之后想到了啥,哭丧着脸“我……这草药是其他弟子要的……我那天好像不小心掉在给掌门师兄的药材里了……”


漂亮,隔天尚峰主因为晨起时右脚先沾地也被沈峰主暗杀了!看着沈九充满杀意的眼神,尚清华瑟瑟发抖。他可打不过这尊大佛,何况就算能打过,谁不知道掌门偏袒他,这要是不小心下手重了,怕是还没被他暗杀,就先因为一分钟眨眼了23次而被掌门逐出师了!


沈九无奈的皱皱眉头“那大概多久能变回来?”“看这个用量……大概五日左右。”木清芳说。


“五日?!”后天就是各门派之间一年一度的会武了,他这幅样子如何出去见人啊?


沈九说不出的憋屈,一把打掉岳清源拽着他的手,转身跑出去了。


“这沈清秋变成女的以后怎么性子也变得这么像女的了?娘们唧唧的,好生矫情。”柳清歌说道。齐清萋瞪他一眼“平日门派里说你面若好女你都不乐意,如今沈师兄直接变成女的了,他能乐意?”柳清歌略一思索,嗯,言之有理。


岳清源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还是先去看看清秋吧。”


3.


再说沈九这边,他一路顺着厨房出去,气鼓鼓的往清静峰走。然而刚走到广场上,便被人拦住了。


“诶~师妹这急匆匆的是要去哪啊?”一抬头,是个不知道哪个峰的男弟子。


沈九皱皱眉头,哪来的弟子如此不知礼数?沈九平日端着峰主的架子习惯了,对弟子就像看孩子,也懒的搭理他。抬腿要走,那弟子不依不饶“师妹别急着走啊~师妹好生面熟呢,咱们是不是在哪见过?诶呀呀,有缘啊!”


废你二舅奶奶的话!当然面熟!我特么是你师叔!


但是沈九没有说。他一点都不想暴露他是沈清秋这件事,太丢人了!于是他只好压着脾气“还请师兄让开。”


这沈九变成女子以后不光人变得娇小了,连声音也娇滴滴的,听的人酥了半边身子。弟子哪肯饶过,拽着他的手“师妹别着急嘛,我叫明弦,师妹呢~”


明弦?嘶……好像听过呢?嗷~想起来了,他是岳清源门下的,上个中秋还被岳清源派来送月饼呢,当时好像还和宁婴婴搭讪来着,被明帆打出去了。


真是冤家路窄啊……那看来还不只是师叔,分明是师娘。


赶早不如赶巧,沈九听到岳清源他们来了,晶莹的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心生一计。只见沈九使了个障眼法,在锁骨处放了个虫子。明弦果然上钩了


“师妹别动!”然后伸手去拿,但在岳清源的角度,就是明弦把手放在一些不该放的地方。岳清源虽说看起来老实温和,那也是对沈九的。好歹一派掌门,朋友之妻都不可欺,更何况师尊之妻!


正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那师娘是啥?是他亲妈啊!岳清源越想越气。当即呵斥道


“明弦!”


明弦手啪的缩回去。岳清源皱着眉头“你在作甚?”明弦还是有些怕岳清源的“我……回师尊,师妹身上有虫子……”但是当他看自己手上,空无一物。


明弦:??????


“师……师尊!我发誓真的有!刚还在的!”岳清源看了沈九一眼,其实以他对沈九的了解程度,一眼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但是他总不能怪到沈九头上,于是他转过头“那虫子呢?被你吃了?”


明弦那是百口莫辩啊,沈九在后面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岳清源看看沈九,竟是有点欣慰,小九现在都有心情玩这些了,未尝不是好事。


从前沈九很少会笑,就算笑大多也是嘲讽的笑,每天看起来就气鼓鼓的,很忧郁。岳清源一直很担心他的精神状态,如今沈九还有闲心开玩笑,是不是至少证明,他已经没有那么……


既然如此,岳清源打算配合一下,他先是转头“明弦,回去把弟子训抄三十遍,明天给我。然后绕着穹顶峰十圈,下次再犯,逐出师门!”


明弦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最后低下头“是,弟子知错了。”


沈九本来正在看笑话,然而还没等看完,身下突然一轻“啊!”赶紧伸手环住身边最近的东西。岳清源把他打起横抱了。


明弦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师尊抱着小师妹离开了。师尊怎么说也得三十多了吧?那小师妹看着才十多岁啊!这……这这这……明弦被雷的外焦里嫩。


“师……师兄?”明弦身后的小师弟出了个声“咱们要回去吗?”明弦如梦方醒“还回去个大爷啊,没看咱师尊移情别恋了吗?”他喃喃道……


未完待续……










-爱莉诺-

我画完啦!!仍然是女孩子们的百合组!请和aph95集一起看(没做好过渡1551)
后面我懒了 是摸鱼😭🔫

我画完啦!!仍然是女孩子们的百合组!请和aph95集一起看(没做好过渡1551)
后面我懒了 是摸鱼😭🔫

麺
是点图!我已经不会画画了😖

是点图!
我已经不会画画了😖

是点图!
我已经不会画画了😖

西海浪
一柄老去的剑,陈旧的战火,辉煌...

一柄老去的剑,陈旧的战火,辉煌的间隙,无望的爱情、暗涌、不甘心


是那种加了一百层粉丝滤镜的ooc男的😭😭

一柄老去的剑,陈旧的战火,辉煌的间隙,无望的爱情、暗涌、不甘心




是那种加了一百层粉丝滤镜的ooc男的😭😭

会吃亲友的摆烂区博主

【米英】Say something

*七月病。剧情很烂俗。以及有点神经质的双方。感觉很多出入因为我记性不好感觉忘好多设定。要看请作好被雷死的心理准备。接受能力不强就拜托左上了。orz


————


"Ok... So what are you demonstrating, Alfred?"


7月伦敦的天气坏不到哪去,也好不到哪去,谁叫今天是个令福尔图娜都替世人流下痛心眼泪①的日子。


静谧的蓝色远空,热闹的伦敦街头,早餐店的面包热卖——不错,一......

*七月病。剧情很烂俗。以及有点神经质的双方。感觉很多出入因为我记性不好感觉忘好多设定。要看请作好被雷死的心理准备。接受能力不强就拜托左上了。orz

 

 

 

————

 

"Ok... So what are you demonstrating, Alfred?"

 

7月伦敦的天气坏不到哪去,也好不到哪去,谁叫今天是个令福尔图娜都替世人流下痛心眼泪①的日子。

 

静谧的蓝色远空,热闹的伦敦街头,早餐店的面包热卖——不错,一切都很不错。今天还是个替别人高兴的日子,果真算得上是乐极生悲。

 

关于寿星生日前一天某人(或者说前监护人)却想着怎么绕道走这件事。原因也仅是那从嘴从早咳到晚的该死的血。

 

真让人难堪,谁知道是不是上帝派下来的劫难。总之,本应该如柯克兰所设计的那样,碰不上阿尔弗雷德,就该那样的。结果鬼知道祂是从哪得来的消息知了自己会往哪走来个“碰巧”的碰面。

 

实在难以相信这只是个巧合。

 

今天早晨柯克兰从床上咳嗽着醒来,好在还不算太坏,不至于像去年那样咳到像身上又割下一块肉一般。如果说真是为了减轻喉咙,身体上的痛苦以祂今天一整天的运气来换,那倒不如直接在家里待上一整天,或者两三天。

 

前脚刚准备迈前一步,手腕就被扼住,亚瑟有点被气得眉毛都抽了一下,皱着眉头缓慢移目到转身看扼住自己手腕的阿尔弗雷德。

 

那个扼住自己手腕的阿尔弗雷德,那个抽着烟的阿尔弗雷德,那个生性顽劣的美/国。

 

并且看样子只要柯克兰自己不率先说一句话阿尔就不会放过祂。最终结果是,亚瑟·柯克兰不得不认命,祂说:

 

“喂,阿尔弗雷德,都把人截下了不打算说点什么?”

 

“该说话的是你吧。”

  

祂听见阿尔弗雷德用如此理所当然的语气那样说。后者把前者的手腕握得生疼,这种宛如冰火互碰的气氛一直持续了很久。

 

直到走廊窗户的阳光刺到眼睛。

 

“你是想听我说‘生日快乐,阿尔’吗?那么心急干什么,明天才是。还是说你的时间观念已经差到那种地步了,白痴…”

 

烂透了,柯克兰现在自然是满腔怒气,本来自己都准备绕着道走结果偏偏还是遇上了这个难奉的主,心也绞痛。说完话后祂就撇过头咳嗽起来,本来准备拿另一只手擦拭的血也没能如愿地擦干净,仍沾着血迹的手帕被那个劣质的人扔到了地上。

 

谁能想到最终酿成的是那双溃离的眼睛,受折磨的亚瑟有些难以忍受了,被架在火上烧的喉道挺痛的,胃酸从胃里一直跃到喉管也挺痛的,虽说算是每年的传统节目。数量多的可怕的血有些还未完全与唾液融为一体,带着血丝的口水就这么失礼地从绅士的嘴角溜下来。

 

够狼狈的。

 

结果就这么不情不愿地头被硬生生掰过去,幽怨的翠绿眼睛盯着阿尔弗雷德。

 

“好…所以你在彰显些什么,阿尔弗雷德?”

 

“来根烟?”祂说这句话的时候松开了扼住柯克兰的手,移向别处的目光顺带瞧了眼手腕:勒红了。随后祂把含在嘴里的香烟取出来,抖了抖烟灰呼出口烟,又继续含在嘴里。从口袋里的烟盒里又抖了根烟递给亚瑟。

 

不知悔改的阿尔弗雷德在岔开话题,不用思考都能知道。这下子好了,要祂一个“病号”来抽烟,基本医学常识都忘了。

 

“走廊禁烟。”

 

阿尔弗雷德只听见这么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只感觉到柯克兰拿走了那根烟。

 

“借个火?”祂又开口问。亚瑟现在也懒得去管现在的形象到底妥不妥当了,毕竟都能在明示禁烟的走廊抽烟了,现在还管着绅士风度或许有点太虚伪。

 

“扔了。”

 

“打火机?”

 

祂点了点头。

 

“你还真是……那我大可不抽。”

 

语毕祂就想把那根带来不快的玩意儿迅速从嘴里拿出来扔了,谁知道阿尔弗雷德一个劲儿就凑上来,同时续上了火。

 

已经没退路了。

 

亚瑟不再说什么,默默吸上一口烟草的味道。总而言之和往常比起来今天似乎都有点躁了,关系像跟父母吵着要独立的叛逆期小孩一样,跟再一次回到了那段时间似的。

 

真破坏气氛。病发从来都不看情况,即使是如此缄默的氛围也好。这次更凶了,柯克兰腿一软就单腿跪到了地上,掏心掏肺般的疼痛太过于折磨人。

 

“亚瑟——!”

  

祂听见阿尔弗雷德喊了一遍祂的名字,祂还以为在今天阿尔只会叫祂“你”了呢。

 

亚瑟·柯克兰不知道阿尔弗雷德是以什么样的心情接这么一个似乎毫无感情的吻的。

 

粗暴,毫无技术可言,血独有的铁锈味,胡闹,这是亚瑟对这个吻的评价。

 

祂晃晃悠悠地从地上站起来,阿尔也就跟着他站起来了。“砰”地一拳,柯克兰也神志不清地在说着一些不太应说话对象的话:

 

“我很抱歉……我先走了。”之后祂就捂着嘴逃开了,阿尔弗雷德只是站在原地,蓝色的眼睛印着那个越来越远的背影,呢喃着一些意义不明的话。

 

“即使明天见不到,反正最多后天…大后天也会回来的吧。”祂想。

 

 

亚瑟·柯克兰偏反其道而行之,次日准时到了,不过和昨天一样还是躲着祂,似乎每瞧着阿尔弗雷德后的眼神都是带着点别的什么情感的,一种极具攻击性的眼神。

 

说到底今天也是个生日,大家倒也都很乐意给阿尔弗雷德过生日,除了英/国——祂还是埋着头趴在那。

 

时钟一抖便来到了晚上,窗户外边的星星好像从来没闪过,寂寞无声的黑夜里亚瑟·柯克兰则被迫喝了酒,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祂几乎完全是被阿尔弗雷德强制灌下去的酒,口感跟跳跳糖似的烈酒在口腔中不停转悠,没顺利挤进喉咙的就从嘴巴里逃开。

 

大概是满足了一点私欲的祂笑了起来,如恶作剧得逞般的孩童。

 

“嘿,亚瑟,我们为什么要团结起来?”

 

“哈哈,糟糕的笑话。如果不一起的话,就得一个一个地吊死。”②

 

柯克兰的眼睛直勾勾地盯上阿尔弗雷德,森幽的目光总之令人不寒而栗的,祂放声笑着:

 

“说到底还真是翅膀硬了要飞出去。哈哈哈…现在好了……咳咳,你满意了?白痴,笨蛋,阿尔弗雷德,无可救药!”

 

祂又把头埋下去,手里还握着那瓶将尽的酒。总而言之,咽下去的是酒还是污血已经不重要了,显然亚瑟·柯克兰也无心去管,嘴里仍喃喃着“白痴”、“笨蛋”之类的词。

 

祂被阿尔弗雷德抓住送回家里去,只是不听使唤的腿总让祂蹒跚着走路,晃晃悠悠地差点从楼梯上摔下去。

 

于是就酿成了这个场面——刚开门亚瑟·柯克兰在一种不知所措的情况下把阿尔弗雷德·F·琼斯同自己一起翻倒在地。

 

好不容易勉强关上门又再一次地栽成一堆。

 

“呃…亚瑟?说点什么吧。”

 

“狂妄自大的白痴,你想听我说什么?”柯克兰顿了顿启齿:

 

“好吧,好吧。哈哈哈哈哈——”祂匍匐着站起转身面朝着阿尔弗雷德哭笑着咳嗽。

 

“献给英雄致辞:I love you,my love!”突然睁大眼睛似是要突显致辞的庄重性,沙哑的声音给直白突兀的告白词添了些许其他味道,而污涩的血液和眼泪同酒水早就染红了衬衫。

 

得到糖果的孩子心满意足地闭上眼,回应着献给自己的致辞,重回了往日那股纯真活泼的语气,

 

“好哦,那本hero要回致——I love you,too.”

 

就此,告归这一日。

  

fin.

———

 

一点可有可无的注释:

①福尔图娜:罗马神话中掌握幸福和机遇的女神。

②此处双关笑话原为:

Why must we all hang together?

我们为什么要团结起来(一起吊死)?

Because if not, we shall all hang separately.

如果不一起的话,就得一个一个地吊死。

Laya

  小马版《小妇人》目前为止的封面图。可以确定的是rd是乔,aj是劳里,原著中是有一段浪漫描写的,但故事最后没有在一起。

  其它的看图好像pp是母亲?三妹是fs,不知道rr和ts谁是大姐谁四妹。不管怎么样图好美我先磕了

  

  小马版《小妇人》目前为止的封面图。可以确定的是rd是乔,aj是劳里,原著中是有一段浪漫描写的,但故事最后没有在一起。

  其它的看图好像pp是母亲?三妹是fs,不知道rr和ts谁是大姐谁四妹。不管怎么样图好美我先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