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百变九精 百变九精 的喜欢 lanjiusui.lofter.com
炒饭大法师
我司的敬业工作人员在乞巧节依旧...

我司的敬业工作人员在乞巧节依旧兢兢业业地工作,如派送途中遇到问题请电联昆仑山办事处

(造谣一点非常我流的现代工作装)

我司的敬业工作人员在乞巧节依旧兢兢业业地工作,如派送途中遇到问题请电联昆仑山办事处

(造谣一点非常我流的现代工作装)

暮临渊
这是什么美好组合💕💕 两个男人...

这是什么美好组合💕💕


两个男人几乎同时向少年诉说爱意,让他陷入了无尽的沉思与挣扎


微扬的嘴角是遇见你的欣喜,飘荡在风中的是我心中真诚的宣言,想让你的身体印满我的唇色,在你的指尖戴上我一生的约定



吨吨吨吨吨🍵这是什么三流狗血剧本,喝点热水冷静一下


ps:不吃三角,专心搞PP

记梗不写文

图源:ins////手机里老吉的图太少惹,我拼不出来(-。-;

这是什么美好组合💕💕


两个男人几乎同时向少年诉说爱意,让他陷入了无尽的沉思与挣扎


微扬的嘴角是遇见你的欣喜,飘荡在风中的是我心中真诚的宣言,想让你的身体印满我的唇色,在你的指尖戴上我一生的约定




吨吨吨吨吨🍵这是什么三流狗血剧本,喝点热水冷静一下


ps:不吃三角,专心搞PP

记梗不写文

图源:ins////手机里老吉的图太少惹,我拼不出来(-。-;

Jessica all虫了解一下

帕总😭😭😭(下面大量首府发疯泥塑言论,快逃)永远的老婆永远的妻😭😭快点嫁给我啊😵😵那么辣那么美那么温婉做什么啊😠😠快点让我亲饭🤤😥虽然被抓到我要被他的姘头们打死😖😖完了我还得被当做亲饭未成年被逮捕啊😥😥但是球球你让我当你的狗

感觉帕总已经被鸟姐透过了🤔🤔一点武力值超高的冷艳女总裁和温顺开朗的小男友。虫虫表面上纯情圣女,实际上一点都不会拒绝、很钓很滥//交的超级交际花,收藏一点gb语录

“你这个样子很好看,过来”

“嘘,好了”

“然后回来帮我拯救了世界以后,我们就能去你那笨拙得要命地提出来的约会了”

帕总😭😭😭(下面大量首府发疯泥塑言论,快逃)永远的老婆永远的妻😭😭快点嫁给我啊😵😵那么辣那么美那么温婉做什么啊😠😠快点让我亲饭🤤😥虽然被抓到我要被他的姘头们打死😖😖完了我还得被当做亲饭未成年被逮捕啊😥😥但是球球你让我当你的狗

感觉帕总已经被鸟姐透过了🤔🤔一点武力值超高的冷艳女总裁和温顺开朗的小男友。虫虫表面上纯情圣女,实际上一点都不会拒绝、很钓很滥//交的超级交际花,收藏一点gb语录

“你这个样子很好看,过来”

“嘘,好了”

“然后回来帮我拯救了世界以后,我们就能去你那笨拙得要命地提出来的约会了”

还挺不错

哥大医学院PhD奇异博士 vs 那个不知道可以给招生办打电话的大怨种小孩……

哥大医学院PhD奇异博士 vs 那个不知道可以给招生办打电话的大怨种小孩……

灵叁

虽然这段很伤心,

但还是忍不住觉得,好涩啊(捂嘴)

看着那么单纯地努力想救反派的小蜘蛛,变成这样的时候,

就觉得这简直完美体现了什么叫:美好的事物都让人想破碎。

单纯美好到让人想保护但又想欺负。

但还是心疼的啦🤭

可以的话还是不希望有人下线唉。

(不知道发在这个tag对不对,只是觉得是我知道的tag里最适合的😶

虽然这段很伤心,

但还是忍不住觉得,好涩啊(捂嘴)

看着那么单纯地努力想救反派的小蜘蛛,变成这样的时候,

就觉得这简直完美体现了什么叫:美好的事物都让人想破碎。

单纯美好到让人想保护但又想欺负。

但还是心疼的啦🤭

可以的话还是不希望有人下线唉。

(不知道发在这个tag对不对,只是觉得是我知道的tag里最适合的😶

Jessica all虫了解一下

没有人比官方更懂搞盾虫猫,没!有!人!队长和猫姐帮助虫复健一把子前男友前女友来虫刊帮忙的感觉

p2是一些非常可爱的小声吐槽猫姐

盾:不知道她为什么连面罩都不给你 虫:说的就是啊

猫:这次可不要用头去接队长的盾了好吗

p3盾虫的对视一眼我直接磕死 以及p4队长还给虫训练准备了粉色小背包、水和橙子hhh

p5是重伤回归的虫没有躲开队长的盾 

盾:“你一向躲得开的”这是什么!!是不用言说的默契

p6从小仰慕队长,生病还要攥着一个手办的小p太卡瓦了!!

p7是一些美人之间的互动

p9是漫威制作的虫给队长过生日的小短篇,特别卡瓦!!

没有人比官方更懂搞盾虫猫,没!有!人!队长和猫姐帮助虫复健一把子前男友前女友来虫刊帮忙的感觉

p2是一些非常可爱的小声吐槽猫姐

盾:不知道她为什么连面罩都不给你 虫:说的就是啊

猫:这次可不要用头去接队长的盾了好吗

p3盾虫的对视一眼我直接磕死 以及p4队长还给虫训练准备了粉色小背包、水和橙子hhh

p5是重伤回归的虫没有躲开队长的盾 

盾:“你一向躲得开的”这是什么!!是不用言说的默契

p6从小仰慕队长,生病还要攥着一个手办的小p太卡瓦了!!

p7是一些美人之间的互动

p9是漫威制作的虫给队长过生日的小短篇,特别卡瓦!!

初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炸了,看到终极蜘蛛侠打复仇者联盟的时候,联想到了这个

pp:我…打复仇者联盟?!真的假的?!

复仇者人太多了,所以直接挑了两个代表性角色画了(>﹏<)请原谅我把两位画的有点草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炸了,看到终极蜘蛛侠打复仇者联盟的时候,联想到了这个

pp:我…打复仇者联盟?!真的假的?!

复仇者人太多了,所以直接挑了两个代表性角色画了(>﹏<)请原谅我把两位画的有点草率

啊啾汪

[骨科年上]发烧。

Tips:
就是想看!年上!年上!年上!写到后面忘了我原来要写什么就烂尾了,我总觉得我原来好像有很多要写的但是忘了是啥了,反正年上很好吃!


[骨科年上]发烧。
Andrew x Tom


下午的时候Andrew收到一条短信。“我发烧了。”简简单单的四个字,末尾还加上了一个抽泣的表情。短信的发送人来自他一向出口成章的弟弟,如果不是结尾的颜文字Andrew甚至怀疑起Tom是不是被掉包了。Tom的短信一向啰嗦而又杂乱无章,长长短短的加起来像是一篇小孩子的流水账。不过Andrew不讨厌这些。
他花了三分钟来思考这是不是又一次来自弟弟的恶作剧。年幼的Tom...

Tips:
就是想看!年上!年上!年上!写到后面忘了我原来要写什么就烂尾了,我总觉得我原来好像有很多要写的但是忘了是啥了,反正年上很好吃!

 

[骨科年上]发烧。
Andrew x Tom

 

下午的时候Andrew收到一条短信。“我发烧了。”简简单单的四个字,末尾还加上了一个抽泣的表情。短信的发送人来自他一向出口成章的弟弟,如果不是结尾的颜文字Andrew甚至怀疑起Tom是不是被掉包了。Tom的短信一向啰嗦而又杂乱无章,长长短短的加起来像是一篇小孩子的流水账。不过Andrew不讨厌这些。
他花了三分钟来思考这是不是又一次来自弟弟的恶作剧。年幼的Tom在挑选恶作剧对象的方面很有一套,15岁的小脑壳里深知与好脾气的大哥相较Andrew生气起来的结果往往比家里任何一个人都要恐怖,但他总有奇奇怪怪的方法熄灭二哥心中燃起的每一丝火苗。以至于Andrew屡次在打开家门前对自己说这次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最后的结果往往是皱起的眉头与抿成一线的双唇被揉平在弟弟闪闪亮亮的眼睛与得寸进尺的笑容中。
上一次,这一次,下一次。Andrew为无数个下一次找到溺爱弟弟的理由。
他在激烈的心理斗争后最终还是选择打通备注名为Tommy小混蛋的号码。如果这是一场恶作剧,那么无条件的认栽注定成为又一次的结局。等待时的嘟声总令人心怀不安,未握住手机的那只手在纸上胡乱地画着奇怪的线条,等到电话那头传来小混蛋明显萎靡不振的声音Andrew才停下动作。
“Andy.”电话那端的声音像是一颗恹掉的白菜,软绵绵的语气也显得太过可怜了。
“是我。”Andrew的语速要比平时着急一些,“嘿,小家伙。你还好吗?”
放在平时Tom绝对会把全身上下鸡毛蒜皮的小伤全部说一遍,而发烧显然让小男孩的精神状态陷入了低谷。电话那边的声音像是被闷进了厚厚的布料,Andrew猜想是他用被子蒙住了脑袋。
“不好。”他最小的弟弟显然很是委屈,“头疼,嗓子疼。”
“噢…”
“耳朵旁边像是一左一右两个死侍对你唠叨,闭上眼睛脑袋里都是Tobey穿黑西装斜刘海跳骚包舞那样,”可怜的小男孩找了个大哥绝对会敲他脑袋的形容,“糟糕透了。”
“但起码你还有力气吐槽,你一定是想让Tobey变成毒液打你的屁股。”
“那到时候我一定说是你告诉我的。”
“好吧,好吧,你这个小混蛋。回来我一定把你的小脸揍成伏地魔那样。”Andrew在电话这个把头发抓得一团糟,“先乖乖吃药,你量过体温了吗?梅姨和Tobey今天都会晚点回来,在我回来之前你能照顾好自己吗?”
“你才不舍得揍我,”Andrew都能想象出电话那头得寸进尺的小恶魔的模样,张牙舞爪肆意挥霍哥哥宠溺下的任性,“况且你现在就像个老妈子一样,我都15岁了。”
“但你的行为举止就像一个3岁的小屁孩,你的良心都不会痛吗?”
“那我要吃糖,小孩子都要吃糖的。”
“生病的小孩除外。”
“独裁者!”
“得了吧,发烧的人没有发言权。”Andrew被这番话逗得哑然失笑,在午后温暖的阳光下眼底尽是温柔,“但你宽容的哥哥决定给你一次换一个要求的权力,除了吃糖,那得等你病好了之后才能实现。”
“噢…”电话那头的Tom的声音听上去更遥远了,像是脑袋和手机在被子的两端。Andrew开始一手收拾起桌上的文件,下午的课自然是要请假了。他用脑袋与肩膀夹着手机等待可怜巴巴的小家伙的愿望,“那我想要抱抱你。”
邻桌的室友Harry被他理书包的声音吵醒了,他歪着脑袋看着逆光处Andrew此时定格住的动作,傻愣愣地耳朵贴着手机眼神有些呆滞。他揉了揉眼睛开口询问:“翘课?”
Andrew这才反应过来,他对Harry抱歉地回以一个笑,随即将手机拿远一点摇摇头:“不,呃,家里有事…帮我和老师请个假?”
Harry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让他有点不好意思,他所有请假的理由几乎都和他不安分的小弟弟挂钩,以至于他看着Andrew的眼神都带着明显的好整以暇与暧昧的调侃。Andrew把作业本拍在八卦的竹马脸上,最终桌上的东西被一股脑地全部塞进书包,在跑出教室的时刻不忘安抚电话那端在这期间内没了声音的青少年。
“等我十五分钟?”他用最柔软的嗓音轻声等待弟弟的回应,通过电话线传来的回复声安静得如同梦呓。年轻的蜘蛛侠在彼端喃喃自语,发烧令他的思绪完全跌入一片无边无际的海洋。Andrew将他从海水中拖出水面,他的视野由波流变为了天空。
“太久了,我还要一个三明治。”他说。
“一个三明治。”Andrew重复道,重复到一半却笑了起来,笑声融于天空。他们之间的对话往往仅出于默契,没有任何意义,却远高于意义。也许因为是兄弟,Andrew对弟弟说,这时Tom会把双耳用手挡住,耳内与耳外被分为两个世界,遥远得像天与海。

 

他们不常发烧,通常都是家里的两位大家长把他们裹成两只笨重的狗熊,年纪最小的Tom首当其冲成为哥哥认为冷的牺牲品。Tom时常都会对此进行叛逆期青少年的抗议,“那只是你们觉得冷,我一点都不冷!”。Andrew在这种时候都会重重地敲敲他的小脑壳,年长的大哥笑容中带些无奈,俯下身替他整理好包裹住脖颈的围巾。
“你都忘了当年是谁在Andy发烧的时候把他裹得都透不过气了。”他用拇指捻平围巾上细小的褶皱,眼里染上难得的调侃,“至少我们还没那样对你,不过你发烧的话就说不定了。”
Tom瞬间就窘迫起来,白的脸突兀地在背景中变得通红:“那时候我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宝宝!”
“一个热衷于谋杀亲哥的小宝宝,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在你的迫害下活下来的。”Andrew接过话茬。
那是Tom还小的时候,短手短腿缩成一团像是一个小小的肉包。他窝在Tobey的怀里努力伸长脖子,探出的脑袋向躺在床上叼着体温计的Andrew再靠近一点,两个棕色的大眼睛朝哥哥的方向眨巴眨巴,最后蹬着两条小腿爬到Andrew床上。
“Andy,”他戳了戳那根被哥哥叼在嘴里的体温计,“这是什么?”
Andrew自然是不能边测体温边说话,倒是Tobey又是好笑又是无奈地制止了他的动作。“那是体温计,”他对最小的弟弟说,“Andy发烧了,我们要用这来帮他测量温度。他现在很冷,还不能说话,我们让他好好休息好吗?”他的手掌轻抚过Tom毛绒绒的棕色脑袋,大手的温度由头顶传至他的全身,暖暖的,那是Tobey的手,和Andy完全不同。
他甚至不用抬头就能分清他的两位哥哥的手。Andrew掌心的温度要偏低一些、手掌也修长一些、动作要粗鲁一些。通常他更热衷于搓乱弟弟的一头卷毛亦或是屈起手指敲敲他的脑壳,以至于这样的动作时常引起弟弟的不满。Tom有时也会见机抓住那只在他脑袋上施虐的手露出自己的小虎牙,啊呜一口伴随着Andrew的惨叫声在那只手上留下一排小小的牙印和被嫌弃的口水。勇者Tommy战胜了恶龙后得意洋洋的仰起头,在怪兽Andy准备再一次将施虐对象转成他的小脸时滴溜溜地爬到大哥的肩膀上朝他做个鬼脸。
而如今平日的大怪兽病恹恹地躺在床上,嘴里还叼着一根奇怪的体温计。Tom歪了歪小脑袋,小孩子的世界里只有开心的和难过的。他突然是想到了什么,匆匆地从床沿跳下跑回自己的房间。在Andrew和Tobey都开始好奇他的小脑袋里到底又装着些什么的时候,Tom踩着两个光着的小脚丫回来了,带着自己的两床被子。
两床被子对小家伙来说有点重,Tom把被子搬上Andrew的床时已经气喘吁吁了。但是他还是要坚持那么做,甚至拒绝了来自大哥的帮助。他把自己的两床被子嘿咻嘿咻地都盖在Andrew的身上,连脑袋都严严实实地被埋得不见天日。Andrew几乎是喘不过气来,末了Tom心满意足地看着自己的Andrew陷粽子杰作,光着的小脚丫就这样钻进哥哥的被子里,短手短腿像树袋熊一样仅仅扒住哥哥的手臂。
“寒冷大魔王都没有了,”他把Andrew的手臂抱得更紧一些,“我把他们都打跑了,所以Andy不会再觉得冷了。”他的样子就像一个撒娇的小英雄,快被闷死的Andrew不知道是该笑还好还是该哭还好,最后只是屈指点了点弟弟的额头。Tom却被这个动作逗得咯咯笑,两个人在一层一层的被子中大眼瞪着小眼,Tom把哥哥的样子全部揽进视野,眉眼之间都等待着Andrew的夸奖。
“我拯救了Andy吗?”他认真地问出这句话语。
这段故事最终当然是成为了哥哥们和婶婶的笑料,每当Tobey他们提起这件事的时候Tom都恨不得在地上打个洞钻进去。Andrew还会添油加醋地诉说那时他快被闷死的时候准备留的遗嘱,请警方一定要明察秋毫把凶手Tommy抓起来打他的屁股。
但是他说的话是认真的,他的心情是认真的。他想打跑所有让哥哥不开心的怪兽,像一个英雄一样对Andrew伸出手。他当然不会对Andrew直接说出这番话。日子随着梅姨脸上的纹路一天天增长,他从孩童变为青少年,Andrew甚至拔高到可以看到Tobey头顶的发旋。但Andrew还是Andrew,Andrew掌心的温度要偏低一些、手掌要修长一些、动作要粗鲁一些。
冬天的时候冷风从围巾的角落钻进每个人的脖子。Andrew搓了搓双手向冻得没知觉的十指呵着气,青色的血管慢慢变紫。Tom会看着呵出的白雾在空中拼出Andrew的名字,把自己缩成一团小小的肉包子钻进哥哥的怀里充当暖炉。后者看着他的动作眼神中带着诧异,而Tom所注意到的只是哥哥不自觉扬起的嘴角。他一如既往地把Andrew抱得更紧一些,他可以离Andrew更近一些,掌心更暖一些。样子就像一个撒娇的小英雄,Tom把哥哥的样子全部揽进视野,我赶走了寒冷大魔王,他说,现在我是你的英雄了吗?

 

Andrew回到家的时候Tom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他的弟弟把身体蜷成一个花体的G字,安静的样子如同一只难得安分下来的小奶狗。关上门的时候几乎没发出声音,他把书包轻手轻脚地安置在一旁。房间里寂静得只听得到Tom不太平稳的呼吸声,发烧令这个世界的时间急速加快。索性就蹲在沙发旁开始打量起弟弟熟睡的轮廓,在屋内变得鸡飞狗跳之前寻得一份罕见的安宁。
Tom的骨骼还未完全长开,眉宇之间仍像一个青涩的少年。包覆在衣装之下的皮肤不如女孩子一般的细腻,他时常会趁Andrew不注意的时候窜上他的后背,短手短腿紧紧箍住哥哥的身体赖着不走。Andrew也只能认命地双臂向后拖住他的大腿以防他掉下去,蜘蛛力量使他们不需要多余的支撑也能够牢牢地依附在任何地方,包括Andrew的后背。但他就是想这么做。
即使掉进人群他也能第一时间分辨出他的弟弟。Tom的体温总是偏高一些、动作花里胡哨一些、嗓音稚嫩一些。左边的眉毛缺掉一块角,Andrew总喜欢用拇指把那块眉毛碾得一团糟,横七竖八的眉毛就像他刚摘下蜘蛛头套时的一头乱毛。也会去时常戳他的侧颊,这时的Tom会把自己的腮帮子充满空气鼓成一个肉包。Andrew总对这副画面忍俊不禁,时间久了他会作势啃咬一边鼓起的脸颊,露出的小虎牙让Tom不自觉后退两步。大魔王Andrew一步步逼近勇者,勇者Tom摆出自己最凶狠的表情。最后的最后总是以哥哥咬上弟弟颊边的软肉告终,白的脸瞬间变红,动作亲昵得不像一对兄弟。
Andrew捏了捏被发烧影响睡得不太安稳的弟弟的鼻子:“醒醒,小家伙,去床上睡?”
睡梦中的Tom总觉得自己的呼吸被阻断了,像幼时学游泳一样被梅姨扔进游泳池透不过气。他于是发出不满的嘟哝声,把Andrew不安分的那只手扯下来抱在怀里转了个身。Andrew被他的动作牵扯得只能站起身向前酿跄了一步,拥有蜘蛛力量的小男孩把他的手紧紧抱在怀里,他也不敢用太大的力气扯出来,蜜色的大眼睛干瞪了始作俑者几秒钟。最终只能放弃般地保持着一个手被抱住的姿势,托着小男孩的屁股让他像树袋熊一样挂在自己身上,最后朝弟弟的卧室走去。
Tom觉得自己坐上了一艘摇摇晃晃的小船,船开得十分平稳,摇晃的频率像是Tobey小时候给他唱的催眠曲。他有些兴奋地抱紧了身边Andrew的手臂,指着远方河流的尽头说Andy你看那儿,那儿是我们第一个目的地!他不知道未来的目的地还有多少,只知道他首先要迈开这一步才能去往前方。有什么关系呢?Andrew总会陪着他。船开到终点的时候他拖着Andrew上了岸,走在陌生的土地上不小心摔了一跤。奇怪的是并没有像理所应当的一样脑袋磕上硬邦邦的水泥地,而是陷进了过分柔软的天鹅绒枕头。
Tom睁开眼,他正躺在自己卧室的床上。视野之内他的哥哥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地看着他,他还抱着Andrew的那只手。
“我要去给你报一个小猪佩奇睡姿培养训练班,”他的哥哥现在的姿势有点滑稽,“你睡得比每一只猪都要沉,还非要躺在沙发上,拿我的手给你取暖——你知道我把你从沙发弄到这儿来花了多少力气吗,像个断臂猿猴一样抱着一头猪穿过丛林,Tobey看到肯定要笑死我。”
Tom这才后知后觉地放开Andrew那只被折磨得血液不循环的手,心虚地缩了缩脖子:“明明是你回来的时间太久了,我在沙发上等得都睡着了。然后好像做了个梦,我们在一艘船上…”
“通常做梦梦到有关水的都是要尿床的前兆,快给我看看你有没有尿裤子,我一定第一时间把这个消息告诉Tobey和梅姨。”
“我已经!15岁了!怎么可能尿床!”
“还有人15岁发烧了还不乖乖躺在床上吃药的呢,是想存心把自己烧成烤乳猪吗?”
Tom被这句话堵得顿时噤了声,气呼呼的想要反驳又觉得好像是自己理亏,就只好委屈巴巴地拖长了声音想要耍无赖:“Andy,Andy哥哥——”这样子就属于恶意卖萌了,Andrew不禁在心中吐槽着,他甚至想给每次都会吃这一套的自己一巴掌。Tom还得寸进尺地装成可怜兮兮的样子,眼里就差掉两颗金豆豆下来了。
“我只是想第一时间看到你。”他朝着Andrew眨巴眨巴眼,乖巧地从被子里探出半个脑袋只留下一双眼睛。
他的弟弟很擅长无意识地说这种让人心软的话,仗着自己乖巧可爱的模样肆无忌惮地向Andrew撒娇。小时候Andrew能告诉自己Tom只是年纪还小,到长大了变成了青少年Tom依旧口无遮拦。这种暧昧的类似于情人之间的话一度让Andrew陷入了苦恼,一方面他想告诫自己的弟弟有些话是情侣之间才能说的,一方面他又想让Tom继续这样撒娇下去。他不知道Tom说出这些话是出于什么样的想法,较为成熟的蜘蛛侠总容易陷入自我矛盾中。
想了想他还是叹了口气,最终屈起食指敲了敲他的小脑袋。
“一定是你这个小混蛋的阴谋,”他赌气地多敲了两下,“你想让自己在沙发上多着会儿凉,然后生个好几天的病,仗着自己病人的身份趾高气昂地让你的哥哥当几天佣人。”
小混蛋先是慢慢睁大眼,随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我都没想到——这个想法真棒!”
“嘿!”
“这样我们都有正当理由请假了,我们还可以一起玩SONY新出的游戏!”
“然后我因为翘课翘得太多论文成绩被生物工程老师改成不及格。”
“Harry一直不都在帮你想各种理由请假——而且那个生物工程教授明明很喜欢你,上次他还夸奖了我的小组科研论文。”
“那和我的期末论文成绩有关系吗?”
“这个机会多棒啊!还可以拉上Tobey一起,好久都没有过电影马拉松之夜了。”
“等等,停下,停下,再说下去你一定是不想要你的三明治了。”Andrew不得不打断口若悬河的弟弟,“我都怀疑你的发烧是不是装的,刚才电话里你不是还说你头疼嗓子疼的吗?”
Andrew提醒之后Tom好像才想起还有发烧这回事,被突如其来的二人世界抛弃在脑后的发烧症状现在一股脑地回过神来,争先恐后地往Tom身体里钻。被病毒提醒后的小家伙呜咽了一声,下一秒又恢复了病恹恹的样子让Andrew甚至都怀疑他的弟弟究竟是不是装的了。
他慢慢俯下身把脑袋贴近弟弟的,额头抵住额头,从Tom温度过高的小脑袋传来的热量才让Andrew肯定他的弟弟的确是发烧了。过近的距离让Tom的呼吸更加急促起来,他只要稍微再仰起一点脑袋就可以亲上Andrew好看的双唇。而他没有这么做。
Andrew摆出一副严肃的面孔,他要开始装大人的模样了,Tom不自觉地撇撇嘴。
“量过体温了吗?”Tom点点头,Andrew于是继续问道,“几度?”
“39度2。”
“太好了,这样你也敢在沙发上吹着风和我讨论新出的游戏,你又给了你心脏脆弱的哥哥一个惊喜。”
“你什么时候心脏脆弱过…”
“这个时候就要乖乖闭嘴听大人说话。”
Andrew还真的像模像样地摆出一副大人的模样,他在床头柜翻了一会儿找到了感冒发烧吃的药。Tom看到这个场景不自觉地想要逃跑,Andrew于是用被子把小混蛋裹得严严实实的,就像是小时候Tom用四床被子裹住哥哥的恐惧。
他在床头捣鼓了一会儿终于把各色各异的药都准备完了,被抓包后意外乖巧的Tom就着倒好的热水把药丸囫囵吞枣地都咽了下去。有点乖巧过头了,让Andrew总觉得这一切的背后有个巨大的阴谋。但他最小的弟弟躺在印有Q版钢铁侠图案的枕头上朝他眨着眼睛,眼里装的是满世界的星星。他最后还是忍不住撤下那副太过于严肃的面孔。
“该睡觉了,”不自觉中他的声音又一次温柔的像加满蜂蜜的牛奶,他一反常态地用拇指轻柔地抚过弟弟过分可爱的脸颊,“别那么看着我——你是精力充沛的小狗吗。不睡觉感冒病毒可不会就这样乖乖跑掉,或者你还想在睡觉前许什么愿望?那现在给你十秒钟的时间许愿,十秒钟之后你就得去睡梦中找你的死星模型。”
Tom用脸颊蹭了蹭Andrew离他最近的那只手,样子真的像一只撒娇的小狗。然后他在被子里扭动了一会儿,Andrew正准备制止他这样的动作,他从被子里伸出两条手臂面向哥哥的方向,张嘴说要抱抱。
“你答应过我的。”Tom的样子无辜极了,“在电话里,一个抱抱,还有一个三明治。”
Andrew呆愣了片刻,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说什么,甚至忘了提醒发烧的弟弟把手缩回去避免进一步着凉。Tom很多语句都会让他手足无措,从小男孩嘴里说出来好像不算什么,又很算什么。Tom对过多少人说过这样的话呢——有那么多人喜欢这个精力充沛的小男孩,Ned、Tobey、Tony Stark,让他举例的话他可以说上一整天,所以他不知道Tom这样的撒娇是不是只针对他。
他们两个的组合中一直都是Tom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义无反顾地往前冲。Andrew的年纪更大,经历的更多,想法也更矛盾。他会在Tom临近放学的时候等在弟弟的校门口,想在Tom踏出学校的第一时刻看到自己朝他咧开嘴挥挥手。但最终他还是在看到Tom和Ned和MJ走在一起时无可奈何地扯开一个笑,在弟弟还没有发现他时转身离开换上一条平时不常走的路。
所以他才会在Tom第一次对他告白的时候愣神了很久,他的脑袋中构造了无数种他和Tom在一起后的场景,没有一条会像恋爱喜剧里面的一样一帆风顺,最好的大概也就是罗马假日,而罗马假日是个悲剧。小男孩会轻描淡写地说只要有Andy在就好了,然后咧开嘴笑得没心没肺。但Andrew却陷入了一个奇怪的自我矛盾,他无比地厌恶产生奇怪想法的自己,却又因耳畔所听到的语句在脑袋中炸开了烟花。
但最后这一切也显得无关紧要了,Andrew的视线重新定格在伸出两条手臂等着抱的小无赖,所有的矛盾螺旋都被扔进Tobey装着毒液的那个盒子。只言片语化作无可奈何但又心甘情愿的对弟弟的一呼百应,他叹了口气,动作轻柔地掀起暖呼呼的被子的一角。
“如果我明天也感冒了的话一定是被你传染的。”最终还是顺着Tom的动作把弟弟揽进了怀里,Tom的床不算太大,Andrew钻进被子后小混蛋就用四肢紧紧地箍住自己的身体。这副模样显然想要翻个身都困难重重,但Andrew却还是不自觉化开了笑意,眉眼间尽是宠溺。两个兄弟把自己缩进一床厚厚的被子里,不大的空间却为他们提供了最大的温暖。Tom的得意两个字就差写在脸上了。
“现在满意了吗,生病的Tommy同学?”
“不满意,还有我的三明治。”
“我要打你屁股了。”
“那我就去告诉Tobey,Andy虐待他正在生病的、可怜弱小又无助的弟弟。”
Andrew被小混蛋气得牙痒痒,Tom却笑嘻嘻地趁机亲了亲哥哥的嘴唇。这次是正大光明的,他早就想亲亲他了,早在刚刚Andrew用额头替他量体温的时候,或是早在他明白自己喜欢Andy的那时候。Andrew的嘴唇要凉一些、动作要粗鲁一些、脑袋要比他笨一些(Andy:这是你自己认为的吧!),但Tom就是喜欢他。
“我超喜欢Andy——”他把喜欢这个词念成重音,剩下的语句都藏在他们分享的拥抱里。

FIN.

 

(“虽然说着超喜欢,我和Tobey一起掉进水里你先救哪个?”“谁都不救,我要去吃三明治:D”)

 

啊啦啦啦啦啦

这里托比和加菲下意识维护小虫真的好暖啊😍

博士也蛮可怜的hhhh

被挂了12小时不说还被质问“你还有闲心去大峡谷?”


这里托比和加菲下意识维护小虫真的好暖啊😍

博士也蛮可怜的hhhh

被挂了12小时不说还被质问“你还有闲心去大峡谷?”


何時

蠢哥哥和蠢男友(

荷兰虫:就不能安安静静看个电影?!

蠢哥哥和蠢男友(

荷兰虫:就不能安安静静看个电影?!

何時

贱贱:你问我照片哪来的?拿命换来的啊|・ω・`)

贱贱:你问我照片哪来的?拿命换来的啊|・ω・`)

珍珠月光

截自《一夜风流》(1997),rdj饰演txl查理。这个时期rdj刚刚jd不久,因此体态暴瘦,导演让他穿上工字背心和病号服,把最好看的一面拍了下来。美丽是他、天真是他、痛苦是他、坦然也是他。明明不是主角,戏眼却都在他身上。一个天使在人间的启示性角色。

截自《一夜风流》(1997),rdj饰演txl查理。这个时期rdj刚刚jd不久,因此体态暴瘦,导演让他穿上工字背心和病号服,把最好看的一面拍了下来。美丽是他、天真是他、痛苦是他、坦然也是他。明明不是主角,戏眼却都在他身上。一个天使在人间的启示性角色。

蛤蜊首辅大人

水一下,啊,水一下,明天再细化

水一下,啊,水一下,明天再细化

朱颜辞镜

清风吹断春朝梦

零星的小片段.壹

1.某些云鹰在一次喝断片之后遭受到了百石洞的口诛笔伐,以老来乐为首的一众臭小孩给他一顿怼,怼清醒了。


2.百石洞里总有人觉得磊叔叔像可爱的猫猫,有的说缅因,有的说布偶,但易闲书觉得他是堆实打实的胖橘。还会摊成一坨地嫌弃别人不精致,某些被嫌弃的易闲书如是想到。


3.史磊很帅,嗯,非常帅。可惜了,长成了表情包……最近有回归帅气的势头,可惜被外出回来的易闲书一棒打回原形,露出了表情包的本质。可是,可是正经的时候明明很帅啊!小石头儿们看着眼前的表情包痛心疾首。


4.很多新入门的小友其实早就认识易闲书了,因为易闲书下山去镇上的时候往往会跟人说些史磊的优点以及宣传史磊...

零星的小片段.壹

1.某些云鹰在一次喝断片之后遭受到了百石洞的口诛笔伐,以老来乐为首的一众臭小孩给他一顿怼,怼清醒了。


2.百石洞里总有人觉得磊叔叔像可爱的猫猫,有的说缅因,有的说布偶,但易闲书觉得他是堆实打实的胖橘。还会摊成一坨地嫌弃别人不精致,某些被嫌弃的易闲书如是想到。


3.史磊很帅,嗯,非常帅。可惜了,长成了表情包……最近有回归帅气的势头,可惜被外出回来的易闲书一棒打回原形,露出了表情包的本质。可是,可是正经的时候明明很帅啊!小石头儿们看着眼前的表情包痛心疾首。


4.很多新入门的小友其实早就认识易闲书了,因为易闲书下山去镇上的时候往往会跟人说些史磊的优点以及宣传史磊的表情包大法。他们来到百石洞看见易闲书后的第一句往往都是:我知道你!磊掌门活像个表情包这事儿就是你传的!然后易闲书就会遭受史磊的迫害。


5.易闲书曾经嘴瓢,把史磊是“有趣的灵魂”说成了“有趣的皮囊”,后来他想了想,这也没错啊,好看又有趣的皮囊(bushi。虽然他再一次受到迫害。


6.有一次一群惹事儿的误打误撞找上了百石洞,那是易闲书入门以来第一次和师兄师姐们并肩作战,于是过后他就表示以后最好都不要并肩作战了。因为他看见了满天的苞米和狗头,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药味儿和震耳欲聋的奇怪嚎叫声,并且有人不小心泼了他一身水然后一个裤衩就盖他脸上了。虽然师兄师姐们都很帅很美腻,也不乏像老来乐一样的正经帅哥,可是易闲书真的不想再被蒙一脸裤衩了。


7.前些日子一位外出多年的师姐给史磊捎了些东西回来,给史磊感动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易闲书看了看,表示自己以后出去了也会给史磊送些东西。结果受到了史磊一记暴捶,史磊表示你们敢走我就吃了你们(bushi.


8.最近百石洞里的人都忙极了,各忙各的,连史磊也一天到晚窝在房间里。大家都不习惯极了,但是某些鸽子们有了咕咕咕的理由——人少,更了也没人理。


9.多年以后,很少再有人谈起百石洞了。唯一能对所有故事侃侃而谈的,似乎只有一位茶馆的说书人。可他的故事里,却永远只有掌门云鹰一个人。他茶馆里帮忙的一群臭小孩问过百石洞里的其他人,他只是略加思索,道:“他们……就同你们一样。”


【最近没啥灵感,整些小片段】

家人们我滚回来了就是说

朱颜辞镜

清风吹断春朝梦·柒.

易闲书被众人抬了回去,依旧是那熟悉的四个人,依旧是那只si重si重的狐狸。

易闲书:作者你真的很不礼貌。

四人:为啥这家伙变成狐狸比原来还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继续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闲书、闲书、闲书他想村口要饭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史磊笑得是真的大声。

“磊叔你怕不是有那个大病,需要脑白金吗(我好不礼貌)。”易闲书是真的无语。

“你这是干啥去了一身伤?”老来乐眉头拧成海带结,问道。

“没事没事,跟人打了一架。”易闲书借着力站了起来,说道,“开玩笑,我一个人干翻了他们十几个人呢。”

“打架?打架你怎么不叫我?”兑兑扯了扯裤衩问道。

“我怎么叫你?哦对了...

易闲书被众人抬了回去,依旧是那熟悉的四个人,依旧是那只si重si重的狐狸。

易闲书:作者你真的很不礼貌。

四人:为啥这家伙变成狐狸比原来还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继续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闲书、闲书、闲书他想村口要饭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史磊笑得是真的大声。

“磊叔你怕不是有那个大病,需要脑白金吗(我好不礼貌)。”易闲书是真的无语。

“你这是干啥去了一身伤?”老来乐眉头拧成海带结,问道。

“没事没事,跟人打了一架。”易闲书借着力站了起来,说道,“开玩笑,我一个人干翻了他们十几个人呢。”

“打架?打架你怎么不叫我?”兑兑扯了扯裤衩问道。

“我怎么叫你?哦对了,磊叔叔这个你拿着。”易闲书从袖子里掏出了他的画,递给了史磊。说来也怪,易闲书衣服都给染成了血色,那幅丹青竟半点不沾。“我画的,松花江。松花江可漂亮了,你也别老窝在山上,该下去走走了。”

史磊接过画,也没看,他说:“先别管画不画了,快,把人送到关韶涵那去,快!”众人一拥而去,把关韶涵的房间围了个水泄不通。

“这是……书书?!怎么了这是?!”关韶涵一脸震惊,“快快快,进来!”

“嘶~哦!哦!哦!波棱盖儿!等会儿我波棱盖儿!磕着了!波棱盖儿!!!”易闲书进门时不小心波棱盖儿磕到门,疼得他一阵哀嚎。

“前几天才跟磊叔叔说不准打群架,你还担当讨伐封建大家长的急先锋了,今天你就这样了?”怀幽首当其冲讨伐封建主义大闲书。

“我……这次纯属是意外,意外!”闲书反驳道。

“这还意外?你家意外要命?”兰玲紧随其后。

也的确是我家的啊……易闲书在心里嘀咕着,嘴上继续说:“哎哟其实我没事,别听我刚刚叫那么大声,其实没事的。我擦擦药养几天就好了!”

“先把药擦了再说吧。”史磊看不下去了,“冰敷啊,你这个一定要冰敷啊。得拿双氧水(别问我为啥有双氧水)处理啊。那个把伤口清洗一下。然后上点碘伏(为啥有碘伏,问磊叔叔去吧)。得擦点药、得擦点药。你这个拿双氧水、拿双氧水先处理一下伤口,再上碘伏。再用纱布包扎一下这样的话就更好。”史磊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关韶涵都听蒙了。到底她是医师还是史磊是医师?

“磊叔叔你还会这个???”众人齐声疑惑。

“昂,以前家里是这行的,我也略懂些。”

“我脚得可以,不过纱布就算了,天气这么热,包纱布唔……会惨不忍睹。”易闲书说道。

“先擦药吧,要是化脓了就不好了。”老来乐提醒道。“没事,在赶回来的路上就已经化脓了,没事。”易闲书满不在乎地回答他说。

“什么?!”众人再次异口同声地说。

“离大谱啊,快快快,快擦药。”顾齐风忙道。关韶涵翻出药箱,准备给易闲书处理伤口。

“哎哟消消毒擦个药就好了,si不掉si不掉。”易闲书皱着眉头,看得出来疼得要命,但是易闲书愣是一声不发,脸都憋红了。

“这……真的不痛吗……”狗子悄咪咪地问一旁的百0️⃣🐦。

“这样儿像不痛???”百0️⃣🐦反问。

“不像。”

关韶涵给易闲书擦了药后,对一旁的史磊道:“书书的右膝盖和左手伤太重了,脓水擦都擦不干净,我这里药已经用完了,必须下山找医师和药店。”

“行,那啥,来几个人陪他下山,这伤得治。事不宜迟,快。”史磊吩咐道。

“嘶…我没事,没必要擦擦药就好了,我以前都这样的,没事。”易闲书挣扎着站起来,“再说了,就我这个造型,一瘸一拐不是企鹅就是丧尸(救救我为啥会出现这么多不应该出现的东西啊)。走在路上都不是突出了是突兀,就挺突然的。”

“不行!你这必须得去好好看看,韶涵这里药不够没法给你上药,听话,我们陪你下山去。”关键时刻老来乐立即一副大家长风范,鱼叔不愧其名。”

“没事,真的没事,我不去。”易闲书拖着他的瘸腿门口挪,肢体僵硬,不知道的以为关节生锈。

“你还说磊叔叔封建主义大家长,你自己不也是!”兰玲也看不下去了,“必须去!快和鱼叔他们去!要不然我抽你!”

“不去!不是我怎么去不去还得必须的呢?”易闲书一脸无奈,“我真的没事,我历经风霜的波棱盖儿会理解我的。”

“不行!拖久了你这会留后遗症的!你得治啊!”阿馕和兑兑堵在门口,大有易闲书不下山看病就把他堵房间里的趋势。

“那鱼叔前些日子不也伤了脚,他比我严重多了,我只是卡秃噜皮儿了而已,没事的。”易闲书坚持道。

“你这只是卡秃噜皮儿了?你这就差把整个波棱盖儿都给削了!快去!”顾齐风准备好绑走啊不是带易闲书下山了。

“你这一定得去,这不是开玩笑的,搞不好下半辈子都行动受阻。”老来乐和易闲书杠上了。

“鱼叔你说点吉利话吧,我没事真的。”

易闲书和百石洞的众人唇枪舌战,易闲书大有舌战群儒之势(bushi。最后他无奈妥协,答应他们明天一早就和他们下山。答应了,但没完全答应。当然,没人知道易闲书明天早上又会怎样满嘴跑托马斯小火车(什么玩意儿啊我)地找出一堆奇奇怪怪的理由不去。也的确,凭借易闲书的三寸不烂之舌和绝佳的演技成功骗过了百石洞的人们,没下山。

易闲书:没事,si不掉,我的身体素质会原谅我的。下山看买药是不可能的,花那个冤枉钱干啥。


【芜湖,在万众催更之下,第七章它来了】

【写了一堆奇奇怪怪的东西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写啥】

【累了,毁灭吧】

朱颜辞镜

清风吹断春朝梦·肆.

易闲书在百石洞里漫无目的的找,说实话他也不知道史磊在哪。不过他听别人说史磊最近沉迷练枪,因为一位去外头溜达回来的师兄给他带来了一部枪法,史掌门从未见过,他一下便来了兴趣从此沉迷枪法一去不复返。他刚刚也找了几个人了解一下,原来那部枪法叫云缨枪法(没有碰瓷王者的意思,单纯只是因为磊叔叔好喜欢玩游戏啊啊啊啊啊,有了云缨,忘了石头堆儿)。

“我也是耍枪的耶~”易闲书忽然想到。是的,易闲书也是耍枪的,只是这些年来一直人在江湖,不是躲仇家就是躲追鲨,倒是一直没能寻着一杆合适的长枪。至于为什么有仇家嘛……因为当初他路过一个驿站的时候偷了一坛酒结果没想到那个老板娘极其记仇追鲨了他好多年。

易闲书:可恶啊不...

易闲书在百石洞里漫无目的的找,说实话他也不知道史磊在哪。不过他听别人说史磊最近沉迷练枪,因为一位去外头溜达回来的师兄给他带来了一部枪法,史掌门从未见过,他一下便来了兴趣从此沉迷枪法一去不复返。他刚刚也找了几个人了解一下,原来那部枪法叫云缨枪法(没有碰瓷王者的意思,单纯只是因为磊叔叔好喜欢玩游戏啊啊啊啊啊,有了云缨,忘了石头堆儿)。

“我也是耍枪的耶~”易闲书忽然想到。是的,易闲书也是耍枪的,只是这些年来一直人在江湖,不是躲仇家就是躲追鲨,倒是一直没能寻着一杆合适的长枪。至于为什么有仇家嘛……因为当初他路过一个驿站的时候偷了一坛酒结果没想到那个老板娘极其记仇追鲨了他好多年。

易闲书:可恶啊不就一坛酒嘛,要是我找得到回去的路,我早就把钱还你了。

至于易闲书为什么不跟追鲨他的人一块儿回去还钱是因为追杀他的鲨手是老板娘拖的鲨手找的鲨手找的鲨手找的鲨手,所以他们也不知道那个驿站到底在哪儿。惊讶吗?就离谱。

哎呀哎呀扯远了,说回正题。

所以这么多年来,要躲避仇家追鲨的易闲书,也自创出了一套枪法,当然,毫无章法。

易闲书:可恶的作者,你不礼貌。

而且因为实在找不到兵器的原因,他一般都直接在路边捡根树枝当武器。如果找不到树枝嘛……这时我们就可以告诉你了,因此易闲书的轻功也是万里挑一,极少有人与之匹敌。

易闲书找的毫无头绪,正好迎面撞上大汗淋漓的百0️⃣🐦。

“鸟老师好,你这是跑池子里抓王八了吗?怎么浑身都是汗。”易闲书问道。

“哦,我刚和磊叔训练呢,我不行了,累了累了,就先回去了。”百0️⃣🐦回答说。

“磊叔?哦哦哦史掌门啊。”

“哎呀闲书你不用那么客气的啦,没必要中规中矩叫他掌门,相处出久了你会发现他就是个憨憨,随便叫。”

“哦哦哦,那磊叔他现在在哪,我找他有点事。”易闲书:现学现卖。

“他一个人在演武场练枪法呢。”

“好的好的,谢谢鸟老师。”易闲书向百0️⃣🐦道了谢,又踏上了寻找史磊的路。当他找到史磊的时候他正坐在演武场边的亭子里休息。“磊子…呃……掌门!”易闲书大喊着,向他招了招手。史磊注意到了他,随即用更大的声音回应:

“是闲书吧?怎么啦?”

明明离得还算远啊,可是易闲书还是觉得史磊的声音震耳欲聋(助听器警告)。他一路小跑,想着找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一定要好好和史磊学个一招半式。史磊拿着茶杯,笑着看易闲书跑向自己。然后易闲书——绊到了不知道谁丢在地上的长枪摔了个狗啃泥。

百0️⃣🐦:不知道啊肯定不是我。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大命,史磊的笑声简直振聋发聩。“你果然绊倒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缺大德,磊子哥你不关心我就算了还嘲笑我,你不礼貌。”易闲书从地上爬起来,抹了把脸,拍掉了身上的灰尘,说着。

“哈哈哈哈哈哈哈,说吧说吧,找我干嘛。”史磊喝光了茶,问易闲书道。

“我来拜师啊,昨天拜过了,今天我坑你啊不是,跟你学个几招。”

“拜师?带拜师礼了吗?”

“蛤???拜……拜师礼?咱门派里有这一说吗?”易闲书丧失表情管理。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才来多久啊,你怎么知道有没有。”

“我听江湖里的人说啊,他们说百石洞是江湖里坠神秘、坠奇怪、同时也是规矩极少的一个门派,自然也没有拜师礼了。”易闲书一本正经地对史磊说,然后好不客气地在史磊对面坐下。

“你就净听那群家伙瞎说?哈哈哈哈,那他们还说了什么,有什么跟我有关?”

“他们还说,百石洞的掌门‘云鹰’史磊是个阴险狡诈的大魔头,无恶不作,一顿要吃十个小孩。”易闲书说得绘声绘色、有模有样的,就跟真的似的。

“那你就信了?”

“我要是信了我就不拜师了,我早跑了。”易闲书说,“阴险狡诈无恶不作倒不至于,不过看你这样一顿十个小孩可能性不小。”

“???”史磊表疑惑,他表示自己一顿能吃二十个(bushi。“那你又是怎么确定的?”他挑了挑眉,又问。

“我好歹浪迹江湖也不少年,谣言听过不少,可真事儿我也是知道的,虽说不全面,但未知全貌,不予置评。”易闲书摊了摊手。

“得了吧还浪迹江湖呢,小屁孩到处瞎跑注意点安全。”史磊关注点清奇。

“嗯???我好歹算帮你说好话你说我小屁孩???嗯???我是来学习的磊子哥你给我扯哪去了?”易闲书疑惑,易闲书说了。

史磊笑得一声比一声大,易闲书助听器买得一个比一个贵(bushi。但或许再无人能了解,史磊孤身在江湖时的那些故事了,至于江湖人口中的云鹰,也便无所谓了。


【随便了,随便了,我也不知道怎么收,等后续吧,好吧你不爱等就不等,我烂的味道我知道】

【感谢百0️⃣🐦、鸟老师友情出演】

【磊叔为啥执着于亦正亦邪啊救大命】

【一人血书跪求磊叔叔不要太沉迷游戏】

神父抽我碟

起因是我想要用dp的头像,但是我和亲友们一直在用可爱宝宝的头像,找了一圈发现没有,于是我怒从中起,奋笔狂画,角色是因为亲友喜欢乌萨奇又喜欢蜘蛛侠所以就这样画了

头像自用随意

起因是我想要用dp的头像,但是我和亲友们一直在用可爱宝宝的头像,找了一圈发现没有,于是我怒从中起,奋笔狂画,角色是因为亲友喜欢乌萨奇又喜欢蜘蛛侠所以就这样画了

头像自用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