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千岁鹤归 千岁鹤归 的喜欢 lingchenxiaohaoer.lofter.com
涡流

画这些画的时候我就跟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的心情一样,知道这些日常不可能存在还是想画出来安慰下自己(吐血💔

Peter你好狠的心,帅哥美女全给我刀了呜呜呜😭😭😭👊


ps:我没看过yn工作服是什么颜色的所以我自己想着涂了,结果发现好像围裙是白色衣服是红色的?顺便上色真的要我命,画线稿真要我命,背景真要我命,画画真要命,我还是继续摸鱼吧(躺平,安详升天.jpg


画这些画的时候我就跟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的心情一样,知道这些日常不可能存在还是想画出来安慰下自己(吐血💔

Peter你好狠的心,帅哥美女全给我刀了呜呜呜😭😭😭👊



ps:我没看过yn工作服是什么颜色的所以我自己想着涂了,结果发现好像围裙是白色衣服是红色的?顺便上色真的要我命,画线稿真要我命,背景真要我命,画画真要命,我还是继续摸鱼吧(躺平,安详升天.jpg


莫辞

【钟离生贺】群岩做晷

单人无cp


初次投稿,文笔渣,主要是个心意


以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岩王帝君的生辰?

       旅行者手里端着热气氤氲的茶,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身旁的小漂浮物已经先她一步开了口。又是不用动嘴的一天呢,这样想着微微张开的双唇作势抿了一口茶水。

       对面的烟绯似乎并不意外:“是吧,说起来有点...

单人无cp


初次投稿,文笔渣,主要是个心意


以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岩王帝君的生辰?

       旅行者手里端着热气氤氲的茶,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身旁的小漂浮物已经先她一步开了口。又是不用动嘴的一天呢,这样想着微微张开的双唇作势抿了一口茶水。

       对面的烟绯似乎并不意外:“是吧,说起来有点匪夷所思呢,庇佑璃月港3000多年的岩王帝君,一手缔造了璃月历史的岩王爷,竟然连生辰都是个迷。”少女说完颇有些懊恼地微微拧起了眉头。

    

       已是年末,海灯节的气息虽还不甚浓厚,街巷上的人们脸上已经或多或少洋溢出了几分轻松与宽慰。在一片忙碌却不失活力的氛围中,你们却遇上了正抱着法典,愁眉苦脸的烟绯。

       自来熟的少女并不曾考虑交情的深浅,见着你便开始倒起了苦水。说起,岩王爷还在璃月时虽然鼓励人们修史记录港城的发展,却始终反对为他个人立传,无论手底下的人换了几波,以什么理由向他进谏,他也只是微微一笑按下不提;而现在岩王爷殡天了,考虑到以后的孩子们无法亲眼得见岩王帝君威仪,亲身感受岩王爷的照拂,必须要做些什么把岩王爷的事迹传下去。于是由天权拍板,七星牵头,编写岩王帝君传的计划开始了。烟绯曾设想等到此传编成想必会是一本比最厚的发法典还要厚上许多的大部头。然而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提笔之初便遇上了难以解决的麻烦。

        “这段时间,我和七星的人翻遍了璃月史书,却发现没有一本书中记录了岩王爷的诞生之期。”

       想来也是,一直将“与神同行”挂在嘴边的璃月人却猛地发现连自己神明诞生的准确日期尚不清楚,这就好比孩子突然被问及父母生日时惊觉自己一无所知的窘迫。虽然眼下神明离世,找到答案的机会渺如云烟,但在璃月人尝试完所有办法之前,想必也不会轻易撒手。

        “嘿,旅行者”趁着对面的少女还沉浸在懊恼中时,派蒙和你咬起了耳朵:“咱们去问问钟离不就能知道了吗。”

       “钟离不告诉他们肯定有自己的用意吧,何况就算问到了该怎么告诉他们呢”你微微低头,装作喝茶的样子让茶杯挡住了口型。”

        派蒙闻言,眉头也皱起来,右手抵住下颚,和烟绯一并苦恼起来了。

       “走了。”红色头发的仙人却率先站起身来,脸上的沮丧消散的比海上风云还快:“我先去玉京台问问萍姥姥,不行就去把我那云游的老爹给找出来。”烟绯说着便要告别,雄赳赳气昂昂半点不见刚刚的懊丧之态。你张开嘴。

        “等一等,我们和你一起去。”派蒙说着已经抢先朝彼方飞去。

       意料之中得又被派蒙抢了话头。

      

       玉京台上侍弄花草的老人依旧面容慈祥;听你们说明来意后,她笑笑,缓缓道出了一个故事。

       过去的年岁里,也有不少人对帝君的生辰感到过好奇。曾经就有一位在帝君身边侍奉的小仙小心翼翼地鼓起勇气向他提出此问。

        彼时,摩拉克斯正倚靠在一块大石头上合眸休憩。小仙说完,平日里平易近人的岩君却连眼皮也不曾抬一下,半晌没给出个反应;

        正当那小仙心下思忖时,岩石上的神明忽然缓缓睁开了眼,嘴角噙了抹无奈的笑意,依旧没说话,只是抬手指了指小仙身后。

        不明所以的仙人于是向身后看去。山林陡峭,身后峭壁外便是翻腾的云海,云海之外群岩俱寂;这些地上沉默的巨人将一切揽入怀中,无语凝视。

         仙人看了一会儿,只觉是每日见惯的景象,仍旧不解其意,回过头想要再次询问时才发现,神明已经不知何时悄然离开了。

    

        “太过分了,怎么能不想回答问题就跑呢。”故事止于派蒙的惊呼。

       “帝君这样做,一定有他的深意吧”你赶紧打圆场,不过另外二人并不在意。

       “最后那位仙人知道帝君的生辰了吗?”

       萍姥姥摇摇头,“故事就到这里,大约是没有罢。”

       “唉,先不说这个故事的真实性,帝君最后指身后的群岩是什么意思呢”烟绯挠挠头,“看来还是要想别的办法啊。”

        萍姥姥笑笑,转过身面向依旧繁忙的港城,道:“在璃月港里走走吧。有关他的疑问,在这璃月总能找到答案的。”

      

        随后,烟绯带着你们继续拜访了许多早前在帝君身边做事的老人。你见证着他们从一开始听说是要打听有关岩王爷的事情时,个个面露喜色保证“知无不言”的自豪;到听到“岩王帝君的生辰”这个问题时无言以对,面露愧色的巨大落差。这样下去,烟绯的问题还没找到答案,整个璃月港可能都要陷入“连岩王帝君生辰都不知道”的巨大纠结中了。

        正当你在心里暗暗吐槽时,你们遇上了意想不到的人。

        “旅行者。”熟悉的声音入耳,你抬头,果然看到了两三步外的一袭玄棕色长衫,金色眼眸的客卿正站在一家古董店门口向你们打招呼。

       “钟离!”派蒙像是见到了救世主似的忙不迭回应,烟绯也很快反应过来这是那位传说无所不知的往生堂客卿,屡屡碰壁后终于又找到了些许希望。

       钟离将你们引到了一旁的三碗不过港。你难掩郁闷地看着面前的酒酿圆子时,烟绯正抓紧机会向钟离“求救”。

        “原来如此。”钟离听完,良久只说了这一句话。他面前放着一杯刚沏的玉堂春,茶香蔓延,等待中也安抚着一行人奔波了一天的焦躁。

       似是斟酌了许久,钟离终于开口:“关于岩王帝君的生辰,也许注定是个得不到解答的问题。”说着,他将掌心翻过来,一枚小小的星罗玉晷正安静的躺在他的掌心。

       “许久之前,在岩王帝君尚未降临的岁月里,先民对于时间的概念并不像今天这般清楚。人们在混沌中迎接一个又一个寒来暑往,但对于已经过去的年月和那些随时间一起逝去之物,人们无法度量。所以,当时的岩之君将地中明星琢成计时之物,并修订历法,教导人们光阴的可贵。”

        “换言之,人类所理解的时间之概念亦是为了配合人类的生活而诞生的。对于那些比人类的存在更加久远的东西,自然难以计量,也难以考证。”说罢,钟离将手中的物件轻轻放在桌子上,端起茶碗开始品起香茗。

       三人看向被钟离放在桌上的日晷。这由整块圭璧雕琢而成的时计,经过长久岁月的洗礼,曾经雕刻其上的繁复纹理已不甚清晰。然而西斜的日光打在表面上时,指针的投影拂过重重磨损的细痕,它所记录过的时光亦悄然流转其上,熠熠生光。

       “岩王帝君的生辰或许就像璃月的群山一样,只是过去岁月中的一粒沙而已;硬要问的话,即使本尊在这里恐怕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客卿说着,目光却已经越过你们飘向了不远处的码头。华灯初上,码头工人陆陆续续开始收工回家,疲惫与喜悦同时悦然在每个人脸上。这是一年中的最后一天,可以想象,等待他们的想必会是家人亲切的问候和一顿丰盛的晚餐。

       “可是,手把手将璃月塑造成如今模样,对所有璃月人来说如君如父的岩王爷,除去那些连史料都算不上的传说,我们甚至连他的生辰都给不出一个准确的回答,这实在是……”

        

       烟绯话音未落就被另一个声音打断了。

       “可找到你了钟离!”循声望去,身着黑衣,拖着两条马尾的往生堂堂主正蹦蹦跳跳向你们奔来,目标自然是这位刚刚和你们侃侃而谈的客卿。

       “哟,大家都在,旅行者也在,正好,往生堂那边已经准备好啦,就等你这个老寿星了。”瞳似梅花的少女笑着发出邀请。

        你朝着正挤眉弄眼的胡桃会心一笑,一旁的烟绯也很快反应过来:“今天竟然是钟离先生的生日吗?”

        “是啊,我们已经在往生堂里准备好了超~丰盛的晚餐,要不要一起来给老爷子庆生,人越多越热闹的,顺便还可以跨个年。”

        最终,纠结于那个未解之谜的烟绯谢绝了胡桃的邀请,向钟离先生道过谢后离去了。


        前往往生堂的路上,你向钟离提起了萍姥姥的故事。

        “先生指着群山是什么意思呢?”

        钟离手上仍然把玩着那个青玉时晷,道:“即使是坚硬的磐岩也会崩解、破碎,然而璃月大地上的万事万物却永远会找到适合自己的道路;岩石制成的石晷可以记录一时的变化,却无法承载沧海桑田的变迁。”

       他顿顿,继续说道:“如此,又何必纠结于沧海之一粟,往昔之一瞬呢。”

       入夜的街道上,钟离的声音很轻,很快便随风散在了璃月的夜色里。不经意一瞥间,你望见月光照在钟离手中的日晷上,白日里黯淡不堪的青玉此时像是不知从何处得了生命力一般,光华流转。




*芜湖,赶上了,好耶

䊾綝🍁℡

越看越像我的老公,然后就画了,是屑画

越看越像我的老公,然后就画了,是屑画

无情小瑟
【原神】荧x钟离 看到神装钟离...

【原神】荧x钟离


看到神装钟离的一瞬间,就觉得可以从上到下摸摸,钟离先生一定不会生气的吧😋


顺便试一下这个抓人功能,抽个人画你喜欢的任意原神cp

【原神】荧x钟离


看到神装钟离的一瞬间,就觉得可以从上到下摸摸,钟离先生一定不会生气的吧😋


顺便试一下这个抓人功能,抽个人画你喜欢的任意原神cp

DgucePear(升天版)

画这个时眼泪止不住地在流,画完了也在哭,永远爱你,techno

rest in peace

画这个时眼泪止不住地在流,画完了也在哭,永远爱你,techno

rest in peace

no mere stone

☆授权转载翻译☆


若陀是怎么透过钟离的凡人形态就认出他的呢?连甘雨都认不出……让我又想起了陨龙之梦……


1.作者推特ID:@dijunsJT

2.禁止二次改图,禁止商业用图,禁止转出LOF

3.授权图移步 Repost permissions 合集处

☆授权转载翻译☆


若陀是怎么透过钟离的凡人形态就认出他的呢?连甘雨都认不出……让我又想起了陨龙之梦……


1.作者推特ID:@dijunsJT

2.禁止二次改图,禁止商业用图,禁止转出LOF

3.授权图移步 Repost permissions 合集处

浅野_AKA
“长生” 你很怀念过去吗

“长生”


你很怀念过去吗

“长生”



你很怀念过去吗

这史莱姆清怎么没味儿啊

传说任务观后感①


并不知道会不会有②,还有段子但是懒得画画

以防万一我还是打个CPtag方便各位避个雷,虽然并没有很那方面的意思应该算个CB【

传说任务观后感①


并不知道会不会有②,还有段子但是懒得画画

以防万一我还是打个CPtag方便各位避个雷,虽然并没有很那方面的意思应该算个CB【

⓸ⓞ⓸

看海报以为是短发,没想到背后那么长一条尾巴!

老喵直播的时候看着它摇来摇去就好想去挠哦…

那么这个大爷什么时候可以进卡池让我破产呢…

顺便你司男人真TM难画orz。

看海报以为是短发,没想到背后那么长一条尾巴!

老喵直播的时候看着它摇来摇去就好想去挠哦…

那么这个大爷什么时候可以进卡池让我破产呢…

顺便你司男人真TM难画orz。

饲耳

发神之眼的时候大概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吧

发神之眼的时候大概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吧

汁阿汁_
神的特殊♂处理 /祈祷过审 /...

神的特殊♂处理


/祈祷过审

/想将他握在手里

神的特殊♂处理


/祈祷过审

/想将他握在手里

飞行矮堇瓜
生日快乐爹地!!!!!

生日快乐爹地!!!!!

生日快乐爹地!!!!!

狂暴bg产粮组长(炒面ing)
版本快结束我才出图dbq!!!...

版本快结束我才出图dbq!!!实在是期末忙飞了😭每一位都好喜欢😭😭😭尽力把大家都塞进去了😭😭😭

版本快结束我才出图dbq!!!实在是期末忙飞了😭每一位都好喜欢😭😭😭尽力把大家都塞进去了😭😭😭

兰屏

图源nga

为什么没人搬这张😢呜呜老婆

图源nga

为什么没人搬这张😢呜呜老婆

一片喵洋

为散兵的悲惨童年默哀【上香.jpg】

👉彩蛋里放的是本条中的魈正太单人图,需要的话可以点点“赠礼”哦!(免费付费均可!)


p2是本条灵感来源

p3p4描改表情包自取即可~

为散兵的悲惨童年默哀【上香.jpg】

👉彩蛋里放的是本条中的魈正太单人图,需要的话可以点点“赠礼”哦!(免费付费均可!)


p2是本条灵感来源

p3p4描改表情包自取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