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小宋想吃芝士汉堡 小宋想吃芝士汉堡 的喜欢 luoyue97403.lofter.com
木木祺

狼窝 02

    抱着身体蜷缩在角落,突然出现的高大男人让宋亚轩不自觉发抖,他怯生生,头朝上看,背光处,冷傲淡漠的轮廓让宋亚轩咽了咽口水,他颤着双唇,声音又闷又小。


     “你是谁…”


    皮鞋踩上木质地板的咔嚓声让宋亚轩心提到了嗓子眼,这是个陌生的地方,宋亚轩不了解,更何况并没有人发现他的失踪,哪怕身首异处,也无人察觉。


    他闭上双眼,猫眼似的双眸紧闭,白皙小手拽紧裤腿,模糊的黑影至上而...


    抱着身体蜷缩在角落,突然出现的高大男人让宋亚轩不自觉发抖,他怯生生,头朝上看,背光处,冷傲淡漠的轮廓让宋亚轩咽了咽口水,他颤着双唇,声音又闷又小。



     “你是谁…”



    皮鞋踩上木质地板的咔嚓声让宋亚轩心提到了嗓子眼,这是个陌生的地方,宋亚轩不了解,更何况并没有人发现他的失踪,哪怕身首异处,也无人察觉。



    他闭上双眼,猫眼似的双眸紧闭,白皙小手拽紧裤腿,模糊的黑影至上而下移动。



    淡淡的老木香混杂着纯净泉水的味道,很好闻,是特别的气味,宋亚轩缓缓睁开眼,那张孤痞邪气的脸仅半米之遥。



     “你叫什么名字?”



    他说话了,双眸平静,眉眼不动,磁性的男低音生疏又冷漠。



     宋亚轩尽可能的往后缩,脊背贴上冰冷的墙壁,只有这样他才能让自己保持清醒,抿了会儿颤抖的唇,宋亚轩才颤颤巍巍的回答。



     “宋…宋亚轩。”



    打火机的火光在幽暗的房间划出一道光,照得男人的脸更加阴郁,薄唇轻含着香烟,修长且骨骼分明的手指微糙,垂头轻吐烟圈时黑色碎发遮住了幽深的眼。



     他问:



    “想活命吗?”



    几乎抓住了救命稻草般,宋亚轩直起身体,双眸是一闪而过的光,他重重的点头,完全信任的舒展了四肢。



    男人起身,风衣角轻轻摆动,他侧着身体,忽而从门外涌进两个穿着黄色工装的人,与刀疤男一样的服装。



     “那就乖乖跟我走。”



    他们扶起宋亚轩,一脸严肃,分别站在两旁,与男人形成三角形的形状,将宋亚轩围着中央,不急不慢的,缓缓向楼下走去。



    歌舞厅震耳的音乐让宋亚轩太阳穴发疼,冲鼻的香水味哪里都是,熏得人直呕,空气中还有弥漫开的烟酒味儿,一片混乱。



    台中央的舞女还在拼命的扭着腰肢,浓重的妆倒像是泰国的风格,前桌上几个穿着黑色制服的男人左拥右抱,享受着身旁美女剥好递上前的水果,也一边色眯眯打量着台上穿着暴露的舞女。



    烟雾在他们中间散开,尽是花天酒地之景。



    一个男人匆匆迎上前,连原本沉迷酒色的制服男都转身往回看,宋亚轩被他们盯得头皮发麻,下意识的缩了缩肩膀。



    “阿大走了吗?不再玩一下?”



    献媚男一副讨好样,手一摆四五个美女如愿以偿的一拥而上,却被宋亚轩两侧的人一把推开,毫不怜香惜玉的。



     “阿大,您慢走,有空再来。”



    笑嘻嘻的将人走到门口,献媚男还想继续说话,却被突然间出现的人推到一旁,那人在男人耳边低语,随后稍退了半步。



    男人垂头,接过递上前来的纸巾,细细的擦拭着双手,仿佛手上沾上了什么令他恶心无比的东西。



     “处置了他。”



    纸巾扬起又缓缓掉落,干脆的,没有人去接,就如同支离破碎又毫无招架之力的生命。



    宋亚轩倒吸一口凉气,他木讷的,被推上了黑色的改装车。



    车辆很平稳的,将宋亚轩带进一片插翅难逃的领域。



    这是一间墙壁很高的小楼,门外的大铁栏上是锋利的尖刀,五步一灯十米一岗,连守在楼旁的哨兵都带有枪。



     如此戒备森严的地方,怕是连只小苍蝇也难飞进去。



     “阿大。”



    车门被拉开,男人宽实的肩遮住了宋亚轩的视线,他摆摆手,车里的人径直将宋亚轩押下,站在一旁等候命令。



    宋亚轩眨眨眼,他不知道男人的身份,可看着他穿着和旁人鞠躬哈腰的模样,他的地位一定不低。



     被迎着进入一间小房间,设施完备的地方让宋亚轩出乎意料,房间不大,但衣柜书桌齐全,床前的台子上还有电视,连台灯都是高奢的淡黄色。



     想不到这房间表面看起来土里土气,像未装修的土灰房,可内部还是蛮豪华的嘛。



     房间有窗,这让宋亚轩心情大好,他试了试,竟然能打开,头稍往外看,却惊动了楼下来来往往巡逻的人。



     宋亚轩一惊,匆匆关上,假装没事发生一样,小心翼翼的坐上床,提着的心稍稍放了放,起码现在看来,带他回来的那个男人应该不会伤害他。



     门被敲响,宋亚轩打开,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看起来很是和蔼可亲,他递给宋亚轩一些洗漱用品,还有换洗衣物,离开前还转头朝他笑,特地叮嘱他。



     “不要乱跑,没有阿大的命令不要出来。”



     又是阿大?他到底是什么人,还有这是什么地方,宋亚轩迷惑到头疼,他趴上床,被绳子绑了一天的手腕和脚踝还在隐隐作痛。



     揉揉酸软的腰背,宋亚轩死里逃生般慢慢生出庆幸,虽然并不知道那个男人将他带回这里有什么目的,但起码在这陌生的地方他能有个住所。



     房门落锁的声音清脆利落,宋亚轩缓缓坐起身,刚刚还念叨着的男人出现在眼前。



     他洗了澡,湿发搭在额前,水珠滑过小麦色的俊朗脸侧,薄唇紧闭,又是一身黑的宽松衣裤,显得整个人张扬又孤傲。



     “你为什么要带我回来啊?”



     宋亚轩鼓起勇气,捏着拳头朝男人发问,柔和的小脸干净可人,双眸清得没有杂质,清纯美好得与这里的一切都格格不入。



    男人冷淡的双眼微微上挑,浑身散发着另类的狠劲儿和野性,他站着,身形高大,188的个子,强悍得让人不敢直视。



    他说,尾音很沉闷,语调中带着低哑的沙感。



    “因为老子缺个老婆。”



    兴许是被这个回答震撼,直至男人走后宋亚轩也未反应过来,他愣愣的,回神后却发现房间早已从外被上了锁。



    翻箱倒柜的寻找着房间里仅有的东西,忽而书柜夹缝中掉落的一张报纸吸引了宋亚轩的注意,他拿起,看清页面上那大大的字幅和照片后却如同五雷轰顶般愣在原地。



    他刚刚还说着话的男人,竟是连警//方都无可奈何,地下组织的顶端人物,L区域的黑帮首领


    刘耀文。



未完…

祁子鸽
学校周边盲盒抽到的,和同学说来...

学校周边盲盒抽到的,和同学说来个女角色吧,能是九月最好,然后同学帮我抽到了(抹泪),好一个言出法随,很伟大的柄图,好美

学校周边盲盒抽到的,和同学说来个女角色吧,能是九月最好,然后同学帮我抽到了(抹泪),好一个言出法随,很伟大的柄图,好美

(打劫粮票)清月追剧

真人版“兔子警官”来考试喽!#搞笑

真人版“兔子警官”来考试喽!#搞笑

哦吼是辣妹

出门两个人一人吃了一碗麻辣烫 

出门两个人一人吃了一碗麻辣烫 

哦吼是辣妹

怎么痛失网名这事在我身上也这么曲折呢 

怎么痛失网名这事在我身上也这么曲折呢 

花生豆丁

一般炸裂的我不看#搞笑#万万想不到#发疯文学

一般炸裂的我不看#搞笑#万万想不到#发疯文学

小狗妈咪✨


  共创@Rtex. 

  大家多多评论给我点灵感吧🥺

  别蹲,蹲了生气!

  


  共创@Rtex. 

  大家多多评论给我点灵感吧🥺

  别蹲,蹲了生气!

  

柿子饼

我要问问单主接不接稿😭😭

我要问问单主接不接稿😭😭

小月亮吖~
怎么真的有人全家都长得很好看啊...

怎么真的有人全家都长得很好看啊    为什么上帝在捏脸时唯独落下了我啊!!

怎么真的有人全家都长得很好看啊    为什么上帝在捏脸时唯独落下了我啊!!

马史

每日快乐更新【泼猴儿与糖三角】,欢迎关注呀 👨‍🦲🐒🐷🐟🐴🐲

每日快乐更新【泼猴儿与糖三角】,欢迎关注呀 👨‍🦲🐒🐷🐟🐴🐲

废土调查员T19.
终于画完了,,,沙漠玫瑰小公主...

终于画完了,,,沙漠玫瑰小公主,体质脆弱所以一直被特别优待着

终于画完了,,,沙漠玫瑰小公主,体质脆弱所以一直被特别优待着

小萱叹气

如果这次演唱会我自己抢到票了

那我找个时间挑战一周更新完一整个坑

此贴为证

[图片]


如果这次演唱会我自己抢到票了

那我找个时间挑战一周更新完一整个坑

此贴为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