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拾梦

撒谎?嘴巴直接抽烂。

         “一天之内对我撒谎两次,苗泽,你真是好样的。”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苗泽很小声的道着歉,脸颊微微泛红。

  

  “那你自己说说看,该怎么罚你。”

  

  苗泽低眸看着作业本:“我不知道。”

  

  郁宥有心想要吓吓他:“你要是现在在我面前,嘴巴就已经被抽烂了。”

  

  苗泽被惊得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他没想到郁宥会说的这么直接,甚至忘了规矩,都不敢接他的话。

  

  郁宥也没跟他计较这么多,下了最后通牒:“这周五我会去你那边出差,大...

         “一天之内对我撒谎两次,苗泽,你真是好样的。”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苗泽很小声的道着歉,脸颊微微泛红。

  

  “那你自己说说看,该怎么罚你。”

  

  苗泽低眸看着作业本:“我不知道。”

  

  郁宥有心想要吓吓他:“你要是现在在我面前,嘴巴就已经被抽烂了。”

  

  苗泽被惊得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他没想到郁宥会说的这么直接,甚至忘了规矩,都不敢接他的话。

  

  郁宥也没跟他计较这么多,下了最后通牒:“这周五我会去你那边出差,大概会待到过年后,这周末有时间吗?”

  

  “有,有。”苗泽忙不迭的回答。

  

  “行,那这周末出来我们见见,顺便好好的算下账,立立规矩。”

  

  “这么快吗?”苗泽听到这周都要见面,提前开始紧张了已经。

  

  “不然呢?你最好祈祷这几天不会再犯什么错,否则我并不会保证这周末你不会不会在床上度过。”

  

  苗泽着实有些被吓到了,嘴巴嗫嚅着发不出声音。

  

  “我知道了。”

  

  “明天给我发今天和明天两天的任务,不要让我看见你再给我耍小聪明,还有,你今天怎么做的作业,明天继续给我跪着,作为你刚才迟到一分钟的惩罚。”

  

  “还跪啊?”苗泽看着今天受难的膝盖,非常不想再感受一次。

  

  郁宥笑了笑,提出了另一种方法:“不想跪也可以,我不介意你蹲着马步完成作业。”

  

  ?!蹲马步更不可能了!

  

  他就是不想让自己好过!苗泽忍不住在肚里腹诽。

  

  “我还是跪着吧。”

  

  听着对面委屈巴巴的声音,郁宥更开心了,欺负人真好玩。

  

  “今天太晚了,你还喝了酒,先睡吧。”

  

  “好。”

  

  距离周末还有三天。

  

  自从知道郁宥要来见他后,他就上课心不在焉的,一想到见面就要挨打,苗泽心里既有期待又忍不住害怕。

  

  他打人会不会很狠啊,他忍不住为自己的屁股默哀,再过几天就要遭受毒打了。

  

  他没挨过打,他的父母从很小的时候就不怎么管他了,可能就是从小缺少关爱,他才会慢慢养成这个喜好。

  

  他不喜欢被人无缘无故的管教,他喜欢对方在管教他的前提下,是为他好的,借助什么手段也罢,只要让他知道他是有人关心着的,那就够了。

  

  不知不觉就放学了,他这次没有逗留直接回了家,跟刘婶打了声招呼就上楼了。

  

  昨天是跟他开着视频,今天用不用打啊?

  

  苗泽试探性的跟他发了消息:今天还用打视频吗?

  

  清:你打过来。

  

  苗泽泄了气,这就意味着他不能偷工减料了,他撇着嘴脱下了裤子,随后打去了视频。

  

  “写完告诉我就好。”

  

  “嗯。”苗泽没再看不再传出声音的手机,愤愤的开始写作业。

  

  作业太多了,他写到一半就写不下去了,膝盖好疼,针扎似的疼。

  

  但他也不敢放下来,免得再加罚,只好忍痛继续写作业。

  

  写到最后,苗泽脑子里忍不住叫嚣。

  

  好疼啊!!偷偷的放下来一会也行啊,他又不会一直看着对吧?

  

  苗泽甩甩头,安慰自己,马上就写完了,再坚持一下。

  

  终于,苗泽放下了笔,如释重负的吐了口气:“我写完了。”

  

  “嗯,休息一下,待会给我把作业发来。”

  

  他说完便挂了。

  

  苗泽困难的站了起来,手撑着桌子小浮动的活动腿,又酸又疼。

  

  等到腿好一点后,他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他跪了五个多小时了?!

  

  苗泽忍不住骂人。

  

  他将两天的作业尽数发给了郁宥,过了好一会对面才发来了消息。

  

  清:完成的不错,好好休息休息,早点睡。

  

  苗泽像泄了气的气球似的躺在了床上,太累了简直。

十六🍭

第一章 童子营

从来有小孩的地方都格外吵闹,但若有人见过穆家的童子营,便决计再说不出这样的话了。

此时太阳刚露了个头,全营的小孩子已经齐刷刷列队在营门前,其中最小的不过刚刚会走路不久的小娃娃而已,竟也能在清晨的冷风里站得笔直,一动不动。

“今天,大帅要来巡视,”教官是个身上落了残疾的老兵,他背着手扫视着面前的孩子们:“谁敢给童子营丢人,以后全营的杂务就都让他干了!”

一群昂首挺胸的小孩整齐回应:“是!”


队伍最末,一个小男孩胳膊肘撞了撞旁边的小姑娘,轻声说:“你不是说大帅是你爹吗?一会见到了就知道你是不是骗子了。”

小姑娘没理他,瞪大了眼睛往门前的路上看,垫着脚像要窜出去一样。


自从三年前...

从来有小孩的地方都格外吵闹,但若有人见过穆家的童子营,便决计再说不出这样的话了。

此时太阳刚露了个头,全营的小孩子已经齐刷刷列队在营门前,其中最小的不过刚刚会走路不久的小娃娃而已,竟也能在清晨的冷风里站得笔直,一动不动。

“今天,大帅要来巡视,”教官是个身上落了残疾的老兵,他背着手扫视着面前的孩子们:“谁敢给童子营丢人,以后全营的杂务就都让他干了!”

一群昂首挺胸的小孩整齐回应:“是!”


队伍最末,一个小男孩胳膊肘撞了撞旁边的小姑娘,轻声说:“你不是说大帅是你爹吗?一会见到了就知道你是不是骗子了。”

小姑娘没理他,瞪大了眼睛往门前的路上看,垫着脚像要窜出去一样。


自从三年前穆家一场变故后,穆霆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踏足过童子营了。

营里很干净,穆霆随手抹一把门檐,发现一点灰都没有沾在手上,满意地点点头。

不知为何,心跳的格外剧烈,穆霆看着掌心沁出的汗珠,发觉自己竟格外紧张。

三年过去,她长大了多少?眉眼像茵茵吗?她…还记得自己这个父亲吗?

近乡情更怯,穆霆远远看着那几排整齐的队列,竟踟蹰不敢上前。


教官小跑着迎过去,硬底皮鞋在地上敲击出清脆的“哒哒”声,立正,行军礼。

穆霆不动声色地把手背到身后,沉着声音:“你就是这么管理童子营的?”

教官一愣,下意识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正瞧见垫脚往这边看的小姑娘。

“小九?”

教官隐隐知道这小姑娘的身份不一般,小心觑着穆霆的神色,试探:“她就是二爷当年送进来的那个孩子…”

穆霆的心几乎停了一拍,看着那个缩回人群的小姑娘,有些后悔方才急着找借口,竟然没来得及多看她一眼。

却是一声冷哼:“穆止送来的人,就有特权了?”

教官一时拿捏不准他的态度,只得公事公办,举起仅存的右手行军礼:“是,属下这就去处理。”

“一起过去吧。”

穆霆沉着一口气,四方的步伐迈出去,依旧是那个钢筋铁骨的穆家统帅,半分看不出他心底翻涌的波涛。


小九看着那一群人走过来,一眼便认出了为首的那个就是自己的爹爹。

那样威武的军装,也只有爹爹才配穿。

她瞪圆了眼睛满心欢喜雀跃地看着爹爹一路向自己走来,小小的手扣在身体两边,努力挺的笔直。

爹爹会看到我的吧,小孩眼睛亮晶晶的想,爹爹会抱抱我,然后领我回家的吧。


穆霆在队伍前面站定,几乎一眼便认出了他的小姑娘。

其他小孩子看过来的目光都满是敬畏,只有那一双眼睛里全是孺慕之情。

仿佛某种幼兽柔顺的、全身心的依恋,让人看一眼便忍不住想把她抱进怀里。

穆霆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

如今的情形,容不得他把她留在身边,茵茵的死,教训已经足够。

便让她在这里待些日子,寻个机会偷偷将她送到一户好人家,若有机会能看到她平安长大,便是此生最大的奢愿了。


……(剩下的一半在彩蛋里面)

(真的服了老福特,时隔几个月给我屏蔽了)





云川漫步

《暧昧高手》【2】

✓  腹黑闷骚攻 x 可爱话痨受,黑阁首席端水大师 与 活泼钝感海王 之间的 battle

 🈶  温柔的拍🍑,斯文败类的压制


【 “要不,你还是弄哭我吧。” 】


杜修翎立在人形架前玩绳结,冷不防身后冒出来一个声音:“六点五十四,超额完成任务,能不能有奖励啊,哥哥?”


杜修翎把未打完的半截绳索信手扔至沙发,转过身,淡道:“想讨什么赏...

✓  腹黑闷骚攻 x 可爱话痨受,黑阁首席端水大师 与 活泼钝感海王 之间的 battle

 🈶  温柔的拍🍑,斯文败类的压制

 

 


 

【 “要不,你还是弄哭我吧。” 】

 



 

 

杜修翎立在人形架前玩绳结,冷不防身后冒出来一个声音:“六点五十四,超额完成任务,能不能有奖励啊,哥哥?”

 

杜修翎把未打完的半截绳索信手扔至沙发,转过身,淡道:“想讨什么赏?”

 

与珞秉寒说话时的寒气逼人不同,杜修翎更多是绅士的平淡,明明在游戏室里,却扑面而来一股书卷气。

 

“想要温柔的、绅士的!循序渐进的!又酥又爽的!”江冉蹦起来,勾住杜修翎的脖子,赖在他身上撒娇,“你上次差点没给我打死。”

 

江冉这一扑,两条又软又白的手臂直接触上杜修翎的颈侧,他离他很近,吐息间,散发着薄荷巧克力的酒香,甜得要命。

 

杜修翎没推开他,这种暧昧的举动对于江冉而言,就像吃饭喝水一样正常,杜修翎只道:“上次是谁说,想痛到哭出来?”

 

果然,下一秒,江冉像没事人一样松开杜修翎,像只小麻雀一样,快乐地在房间里转圈:“我有吗?没有吧,哥哥胡说哦!”

 

“呵。”杜修翎淡笑一声,朝房间一角的软榻一扬下巴。

 

他这一声轻笑配扬下巴的动作,江冉脑子里蹦出四个大字——斯文败类!

 

江冉被狠狠撩到,嘴里喊着“好嘞”,身体非常迅速地伏到榻上。

 





 

 

……

老地方见。

……

 

 

 


 


 


 

 


 


 


 

 

 









————————————

感谢 @第九块糖 、 @隰有荷华风荷举(Ray) 、 @朗月清风 、 @笙箫要上岸 、 @红尘阡陌 、 @国宝 、 @炫彩小汤圆 、 @小猫咪060616 、 @罐头 、 @白衣倾城 、 @年华 、 @齊 、 @鹧鸪天 、 @Wendy馃惐 、 @鸢仔 、 @晴天下的雨露 、 @蛋挞液溢出来了 、 @晨温愉 、 @楠先生的子木木呀 、 @十碟🍉 、 @韭妖妖 、 @和风暖阳 、 @小珷 、 @新晋居民_0613362 、 @三次忙碌 、 @刀木禾 等高级粉丝的支持!


感谢 @韭妖妖 、 @屁桃荣的小朋友 、 @G 、 @叶俊彤 、 @nana 、 @sky 、 @快去画画 、 @。 、 @彐雨 、 @丹青 、 @Jessie 、 @冉 、 @容与 、 @风流怪 、 @7鱼鱼🐟 、 @l 、 @月亮打了烊 、 @止酒辙醉 、 @又日新 、 @1248563896 、 @贩卖小熊机love 、 @未来人类幼崽培养家 、 @夙华 等很多朋友请我吃甜品!


感谢所有投喂粮票的朋友们!






开通高级粉丝以后看不到单个章节哪些人送了礼物。

我:……

老福特咋回事啊,高粉都出多长时间了功能还没健全呢。



本章礼物感谢是我从“通知”里一个一个翻出来的,翻了几百条消息,眼睛要瞎  QAQ







🎁 有彩蛋


彩蛋《又菜又爱玩》以及彩蛋的彩蛋《又菜又爱玩之菜鸡互啄》。

关于为什么杜修翎觉得区区淡粉热身,江冉都需要休息来缓缓。



念念

第二十八章 问责,承罚(言)

         周五的总结大会上,风洛尘对两周的训练结果进行了总结,语气一直是平淡如水,直到.....

        "君无言,出列"风洛尘开口,把成绩报告单扔给他,"解释”

         “风先生,我……无言会努力的...


         周五的总结大会上,风洛尘对两周的训练结果进行了总结,语气一直是平淡如水,直到.....

        "君无言,出列"风洛尘开口,把成绩报告单扔给他,"解释”

         “风先生,我……无言会努力的

         "答非所问"风洛尘冷哼,巨大的压迫感席卷而来。

        “报告”队伍中突然有一人说话。

        "说"

        “君无言这些天一直在帮助乔子安训练这人说道。

        自从上次君无言替乔子安受罚后,很多人都十分敬佩这个小孩,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时候乔子安选择做鸵鸟,但是队伍中不乏有看不惯的人。

         “乔子安,你怎么说

        "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从没有求他帮我我又不需要他怜悯我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上官慕言心下一颤,这.……确实出乎了他的意料,这些天的努力,竟是……这样吗?

        "君无言,你呢?"

          “风先生,是无言懈怠了训练,无言请罚”上官慕言向风洛尘深深鞠躬。

         到这里风洛尘大概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君无言,你把训练当成什么了,你是不是感觉训练目标太低了才敢这么肆意妄为。"

        “无言不敢”

        "不敢?呵,好"风洛尘不在看他,而是面向众人,"这两周训练不错,放两天假,再进行一周的体能测试后是一周熬刑训练”说完,又看向上官慕言,“明天开始,每日鞭五十,罚跪六个小时,连续两日,既然你认为任务简单,那以后你的标准就是全项第一,晚上去找我,规矩不会,我教你。

         “是,无言领罚

         说完后,风洛尘离开了。

         "无言,你可真是帮了一个白眼狼啊"那个替他说话的人说,他是有点心疼这个话很少但是真的善良的小孩

         "别针对他,他说的,没有错"上官慕言是有些失落的,不是因为那个时候乔子安不站出来而,是因为他说自己可怜他,他一遍一遍思索自己的做过的事,说过的话,真的,不知自己在哪里让他误会了。

         其实,不是他让乔子安误会了,而是乔子安对他从始至终都只有利用,自从上官慕言帮他开始,他便利用了上官慕言的善良,他说的事情也是半真半假,现在他已经不需要上官慕言了。

         想想明日开始的惩罚以及日后的训练压力,上官慕言微微有些感慨,所有项目第一哪里有那么容易啊,每日的晨练,似乎就很难做到。之前还想着每日受责承受不住,这是…一语成谶?

        晚上吃饭后,上官慕言没有去晚训,而是直接去找了风洛尘。

         "风先生,我是无言"上官慕言轻轻叩门

“进”

         "无言拜见先生”上官慕言鞠躬行礼,而后垂首直立,每一个动作都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风洛尘似乎也稍稍愣神。

        "今日的事罚你,可有不满"

        “不敢,不管过程如何,结果就是无言的训练成绩直线下降,无言该罚

         "对于乔子安,你怎么看"

        上官慕言稍加思索,开口道"他说的没错,自始至终,他从未求过我,我也从未想过要让他做什么,只是不知哪里让他误会。如果是我的问题,我会跟他道歉,请他原谅,如果不是我的问题……那只能说明……我识人不清。"

        风洛尘对他这一番话是比较满意的,一般的人遇到这种事情或埋怨或懊悔,却不会想这都是自己的选择,怨不得别人。这么小的孩子能有这种觉悟,不得不说,他很欣赏。

        "嗯,你觉得,他的话,几分可信?"

        “我…可能,真假参半吧,抱歉,我没有刻意去观察他,他的话是真是假,于我而言,不重要”

        “不重要?看来没打屈你,你连那人的品行目的都不知就胡乱伸出援手,如果他心怀不轨呢?如果他想对你做点什么呢?你行事就如此草率?还有,你是觉得我有多失职,来的人错了都查不出来?!"

        其实上官慕言很想反驳风洛尘,因为他从来没有信任过乔子安,他的警惕性不错。帮乔子安,只是无法看着让一个生命陨落无愧于心罢了,所以,他是谁,他怎么样根本不重要!但是他又不想辩解"是无言思虑不周”

        语气平静,没有懊悔,风洛尘立刻就明白了他的认错几分认真。

        “君无言,你是觉得我脾气很好?"

         无言不敢揣测风先生心意”这种送命题,让他怎么答啊……

        "君无言,警惕是一种习惯,你必须形成下意识的反应,这是第一次,再有一次,我会用我的方式让你记住风洛尘扫了慕言一眼。

        "无言谨记风先生教诲"上官慕言躬身行礼。他的方式,慕言自认为不敢恭维。

         罚跪六个小时,上官慕言选了最难熬的六个小时上午九点到下午三点,上官家族的规矩,罚跪时间从中午十二点算起,左右对称。

         上官慕言将膝盖压到石子路上,上身挺直,整个人似一座雕塑矗在训练场上,只不过这座雕塑过于单薄。大概一个小时后,施刑者提着鞭子走过来。

        "君无言,五十鞭,可有异议?"

        “没有,烦您责罚"上官慕言松了一口气,幸好不是鱼鳞鞭,要不然他还真不知道在没有支撑的情况下怎么捱。

         可,尽管如此,鞭子总是不好捱的。当

一鞭又一遍呼啸而至,打在少年单薄的眷背上,上官慕言全身都在用力,尽管这样疼痛会翻倍,但只有这样才能维持住姿势。

        "你最好放松,这里没有不能喊的规定"或许行刑人也是心疼他的,小声提醒到。他

放慢落距速度,给上官慕言充分的反应时

间,也有点.….…为他感到不值吧。

         "谢……谢……"上官慕言艰难开口,然后又紧紧的闭上。

————————————————

  评论区(两个)

————————————————  

         终于,一个小时过了,上官慕言想要站起来,却突然眼前发里,然后有一双手扶住了自己。

        "君无言,一天那么久,你偏偏选这个时辰,是想和我示威?!"风洛尘冷冷的开口语气少有的染上了情绪

        “无言……不敢……这个时辰,是……规矩....风洛尘不再说话,亲自将他扶回房间。解开他的衣服,直接撕了下来,撕裂的疼痛又是让上官慕言眼前一黑,疼得他全身紧绷又止不住颤抖,但他还是锁住了自己的声音。果然,在太阳的作用下伤口发炎了,红肿不堪,严重的地方已经化脓了。

         风洛尘冷冷的扫了一眼上官慕言,上官慕言感到室内温度直线下降,后背的灼热感似乎都有些缓解,风洛尘拿出抽屉里的药打算给他上药。不得不说,他也有点心疼这个少年,而且这个少年给了他莫名的亲切感。

        “风先生,这……这不和规矩,您.……您让别人来吧"

        “闭嘴”

        上官慕言不再说话了,准确的说是,不敢说话了,他不知道为什么,风洛尘看着情绪波动很小,却让人由心而生敬畏之意。

         风洛尘给他上完药后,又打了消炎针。

         “明天免了,下不为例”

         "风先生,这……不合规矩……

        "君无言,你哪来的勇气一次又一次违背我的命令”

        “无言知错,谢先生怜惜”

多多萌妹酱

老师告诉我,女子的贞洁从不在罗裙之下

我的老师告诉我,女子的贞洁从不在罗裙之下。

 

但夺走我第一晚的人,却是他。

 

救我出恶魔村庄的也是他。


1.


我的老师告诉我,女子的贞洁从不在罗裙之下。


但夺走我第一晚的人,却是他。


我被父亲亲手送到老师的床上。


老师刚进来,我就开始麻利地脱衣服。


许是我天生下贱,脱衣服的整个过程中,我脑袋是木的,完全没有任何羞耻感。


人在面临大事时,情感往往只是淡淡的。


在他怜惜的目光中,我赤裸着身子,坐在炕上看他,一张脸木木的,没有......

我的老师告诉我,女子的贞洁从不在罗裙之下。

 

但夺走我第一晚的人,却是他。

 

救我出恶魔村庄的也是他。

 

1.

 

我的老师告诉我,女子的贞洁从不在罗裙之下。

 

但夺走我第一晚的人,却是他。

 

我被父亲亲手送到老师的床上。

 

老师刚进来,我就开始麻利地脱衣服。

 

许是我天生下贱,脱衣服的整个过程中,我脑袋是木的,完全没有任何羞耻感。

 

人在面临大事时,情感往往只是淡淡的。

 

在他怜惜的目光中,我赤裸着身子,坐在炕上看他,一张脸木木的,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

 

就在十分钟前,我爹不顾我的拼命反抗,把我五花大绑送到老师床上。

 

他说了,如果我不能让老师玩的尽兴,将他留在村子里,就要把我关进猪圈里饿死。

 

我怕死,所以为了活着我什么都能干。

 

“老师,求您了,我想活下去。”

 

明明已经将内心的恐惧压抑到极致,但声音却仍是颤抖着出卖了我的惊慌。

 

我不能死,我得活下去。

 

带着我所有的期望与憎恨,远远地逃离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

 

望向窗外,有人在看着我们,隔着窗户纸我都能感受到他们目光的阴寒。

 

看着赤裸的我,老师目光闪躲,却终究在看向窗子后那些正磨牙吮血的村民后狠狠吞了口口水,爬上床,轻柔又小心地抚摸着我稚嫩的身体。

 

“希希,不要怕,老师会很轻的。”

 

2.

 

我叫赵希,今年十八岁。

 

我出生在一个以拐卖女人来维持生活的村子。

 

在这里,没有一个女人能独善其身。

 

我曾经天真的以为我只要乖乖听话、好好学习就能逃离当狃花女的命运。

 

可当老师压在我身体上时,我知道,我还是太天真了。

 

一夜过后,我看着床单上的血迹不知所措。

 

我或许会怀孕,或许不会。

 

我不知道。

 

外面村民早已心满意足地离去,我大脑一片空白,紧紧攥着被子一角,腿软到不敢动弹。

 

最后,还是老师帮我穿好衣服,送我回家。

 

“我不会离开村子里,但也请你们善待这个孩子。”

 

这是老师走前说的话。

 

他说这话时,一直在看着我,目光灼灼。

 

我不敢对上他的目光,只是低头,摆弄着衣服上第二颗纽扣,想着自己的事。

 

这样算是完成爹爹交代的事情了么?

 

算是吧。

 

至少,我不用被关进猪圈里饿死了。

 

3.

 

村子里唯一的教书知青肯留下来了。

 

这对整个村子来说,是件好事。

 

尤其是那些有儿子,盼望着他们能出人头地的人来说,更是件大喜事。

 

村子里的拐卖头子红姐乐呵呵地摆了一桌宴席,欢迎老师留下。

 

那天,村子里很热闹,很多人都去围观。

 

我站在门外冷眼看着他们的笑容,抿了抿唇,又看向一边苦笑着应酬的老师。

 

忽地,他转过头来看我,面色低沉,嘴角锋利,眸子中带了几分不忍。

 

他仿佛是疼爱我的,又仿佛是憎恨我的。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又将一个人拉进了泥沼。

 

转身,来到山后的小溪边。

 

我脱去了所有衣衫,朝溪流中走去,越走越深,越走越深……

 

直到河流没到我的脖子,我也毫无感觉。

 

“希希!”

 

耳畔骤然有声音炸开,一声呼唤制止住我的脚步。

 

我回头,只见母亲站在树后唯唯诺诺地看着我,不敢上前。

 

一阵风来,吹得一树叶声声,吹得一池春水皱,她站在阴影里,目光闪躲。

 

我静静地站在溪水里看着她,嗓子哑得不想说话。

 

良久,她开口,“希希,不要死。”

 

啊,原来是因为这个。

 

我看着没过我胸膛的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我没有想死。

 

我只是觉得自己脏了,要洗洗。

 

仅此而已。

 

4.

 

日子还是照常过。

 

经过老师的嘱咐,我爹没再把我卖给第二个人。

 

虽然依旧是吃不饱穿不暖,但至少,我不用再爬上别的男人的床摇尾乞怜。

 

闲暇时间,我一直在琢磨该怎么逃出村子。

 

我问我的母亲该怎么办。

 

她没有回答,只是傻兮兮地朝我笑。

 

我知道她不会回答,因为她早就被那些畜牲一个接一个地折磨疯了。

 

那时候我还很小,母亲想逃,但没跑出多远就被红姐的人连拽带拖地绑了回来。

 

他们将她扔进一个山洞,如野狗交配般,那些男人一个接一个地将她死命往身子底下压。

 

红姐将我也绑了去。

 

她将我死死压在地上,揪着我的头发逼迫我抬头,让我将这一幕好好记住。

 

我哭,我喊,我朝红姐磕头,我求她放过我母亲。

 

可是她就是不听啊。

 

她踩着我的脊梁骨将我死死踩在地上,用一只臭袜子塞住我的嘴,然后狠狠扒开我的眼睛,强迫我好好看着山洞里发生的一切。

 

我拼了命地挣扎,想去阻止他们。

 

但红姐的力气实在好大,无论我怎么挣扎都只能被她踩在地上不能动弹。

 

渐渐的,嘴里高亢的哭喊声变成了沙哑若野兽的低吼,我没了力气,只能像一只濒死的野猫一样瘫倒在地,除了流眼泪什么都做不到。

 

泪眼朦胧间,我眼睁睁地看着母亲拼命抓咬那些男人。

 

没有用。

 

她越是反抗,那些人就越是兴奋。

 

那些人越是兴奋,就越是加大力度拼了命地玩弄她。

 

直到最后,母亲奄奄一息,那些男人才哼了句“没意思”,提起裤子恹恹而去。

 

偌大的山洞,只剩下我,母亲和红姐。

 

红姐松开了我,冷笑一声,蹲下拍了拍我的脸。

 

“小兔崽子,别以为我不知道,就是你帮你妈逃出去的。”

 

“看见了吗?再有下一次,你就会和你妈一个下场!”

 

我永远也忘不了红姐当时恶毒狰狞的嘴脸。

 

也永远忘不掉,是我亲手害惨了母亲。

 

5.

 

从回忆中抽身而出,我回过头怔怔地看着母亲。

 

她还在对我笑,脏兮兮的手捧了一捧野果。

 

“希希,吃,甜的。”

 

她笑起来真好看啊,又温柔又知性,不愧是村子里卖价最高的女大学生。

 

我手抚上她的脸颊,轻轻为她擦拭脸上的泥土。

 

“妈妈,你……想死吗?”

 

前几天,我去山上打猪草,意外看见了一朵开着小黄花的草。

 

这种草我认识,老师曾教过我的,叫断肠草,有剧毒,吃了后人会腹痛而死。

 

我采了一株,偷偷带回家,晾干,磨成粉,小心翼翼地珍藏。

 

如今,我不想用在那些肇事者身上,竟然想用在母亲身上。

 

我真畜牲啊。

 

母亲看着我,没说话,只是笑着将一枚浆果放在我嘴里。

 

一咬,汁水迸溅。

 

真的很甜。

 

甜的我眼泪都快出来了。

 

我狠狠闭上眼睛,又睁开,眼底一片猩红。

 

是啊,我怎么舍得让她死呢。

 

明明她是我最想救出去的人啊。

 

悻悻放下手,我一手搂着母亲的肩,一手继续抱着膝盖远眺,幻想着这层层大山之外该有着怎样广阔的天地。

 

是不是在那里,女人也可以高傲且意气风发的活着,不用如畜牲般受尽屈辱后死去?

 

一切都没有答案。

 

我叹了口气,托着腮放空脑袋。

 

直到,一个清脆的声音拉回了我——

 

“希希妹妹,生儿来找你玩啦!”

 

6.

 

我看着林生成熟又有些稚气的脸,若有所思。

 

林生是红姐的儿子。

 

生他时,红姐难产,坐月子又留下了病根,从此不孕不育。

 

而他也因为出生时的窒息,导致大脑受损,脑子有点不好使。

 

对于这个唯一的儿子,红姐百般疼爱,可以说是要星星就摘星星,要月亮就摘月亮。

 

因为林生喜欢老师的讲课,红姐就拼了命地让老师留下,永远不离开这个村子。

 

打听到老师在一众学生们独独偏爱聪颖的我,她就命令我父亲,让他把我绑到老师床上去,让老师这辈子沾上强女干学生的污名,永远也走不了。

 

算起来,我能有这样的命,多半也他所赐。

 

我看着林生,双目猩红,恨不得下一秒就将他肢解。

 

但他却只是笑眯眯地从口袋里拿出一根草蚂蚱,献宝似的递到我面前,“希希妹妹,给你。”

 

我看着他手中的草蚂蚱,抬眸,看了看他脸上纯真无邪的笑容,又看了看他手上被野草剌出的大小不一的口子,心中五味杂陈。

 

“啪!”

 

我狠狠扇了自己一耳光。

 

我真该死啊,居然会对他生出恻隐之心!

 

都说祸不及子女。

 

但祸不及子女的前提是惠不及子女,林生吃的穿的用的,都是从村里女人的血里榨出来的。

 

明明自身难保,却还想着这个逃离村子的办法会不会让他难受。

 

我真该死啊!

 

7.

 

我知道林生喜欢我。

 

一开始,是那种想让我当他妹妹的喜欢,再然后,是那种想让我当他媳妇儿的喜欢。

 

但他不敢告诉红姐,他怕红姐说他没出息。

 

仗着林生对我的喜欢,我约他明天早上在小树林见,打算把拿包毒药带给他和红姐尝尝。

 

晚上。

 

父亲喝醉了酒,不由分说地将母亲拖拽进屋里。

 

暴风雨般地哭喊声夹杂着污秽的叫骂声在屋子里炸开。

 

我死死捂着耳朵,咬着下唇咬到唇上一片殷红咸腥,仍倔强地眼圈泛红,声音颤抖。

 

不肯哭。

 

后来,嘶哑的声音渐渐熄灭,关了灯,父亲提着裤子从屋里出来,看着抱成一团的我,上来就是一耳光。

 

我耳朵嗡嗡地倒在地上,两个鼻孔鲜血汹涌,死死地咬着唇不敢吭声。

 

他踢了我一脚,朝我脸上啐了一口深黄色的浓痰,不住地咒骂:

 

“妈了个b的赔钱货!老子真他吗是上辈子刨了你祖坟再把你祖宗挖出来鞭尸,才会有了你这么个畜牲不如的废物!”

 

“别以为有那个什么破教书的护着你,你就不用出去卖了!等你大点,老子就把你卖给隔壁村里的老瞎子!”

 

“死败家玩意儿,真是个讨债鬼!”

 

他越说越生气,干脆随手从地上捡起根又细又结实的树枝抽我。

 

粗糙的树枝打在了我的手背上,瞬间便成了红红的一条印子,流着血,疼的钻心。

 

他就这样抽了我一晚上,直到抽得累了才醉醺醺地进屋倒头大睡。

 

听见沉闷的鼾声想起,我从地上坐起,缓缓直起身子,拍了拍身上的尘土。

 

嘶。

 

好疼!

 

我瑟缩了一下,舔了下出血的伤口消毒。

 

约么缓了几分钟,我起身打了一盆清水,拿块破布,进屋为母亲擦拭身子。

 

她就怔怔地睁大了眼倒在床上,衣衫凌乱,双目无神,满面泪痕,空洞的好像个死人。

 

我绞了帕子,为她仔细地擦拭着身子。

 

“没关系,很快一切就结束了。”

 

我不知道她还能不能听见我说话,但,我想让她知道,很快她就可以逃离这座人间地狱了。

 

8.

 

第二天,我和林生来到了一个无人的小树林。

 

我将包好的毒药粉给他,骗他说这是糖粉,只要加在饭菜里就会让饭菜更香甜更好吃。

 

林生信了,兴冲冲地说要先尝一口。

 

我制止住了他,还威胁他,只要敢偷吃,我就再也不理他了。

 

林生最怕我不理他了。

 

他懊恼地垂下脑袋,胡乱地抓了下后脑勺,闷闷道,“好哦,生儿答应希希妹妹,希希妹妹不要不理我。”

 

说着,他还从兜子里掏出一个大肉包子,和一把零钱。

 

“这是生儿偷偷攒下来的,听先生说,娶媳妇要有彩礼钱,生儿没有彩礼钱,但生儿会认真准备的。”

 

“这些先给你,剩下的我慢慢攒,一点点还,总有一天能攒够的,希希妹妹记得等我。”

 

“生儿知道生儿傻,没人喜欢,希希妹妹很好,生儿想娶希希妹妹当新娘子!”

 

他说的真挚又诚恳,仿佛我真的会嫁给他似的,又仿佛他真的会来娶我。

 

但一想到他是红姐的孩子,我就恨他恨得要命,更遑论要嫁给他。

 

我撑着笑,拍了拍他的手,“这些东西你拿回去吧,我还小,嫁人这种事不是我一个人能定的。”

 

他点了点头,似懂非懂,最后还是将那个大肉包子塞到我手里。

 

“包子,希希妹妹吃。”

 

说完,一溜烟地跑得没踪影。

 

林子里,只剩我一个人拿着包子呆呆地站着。

 

包子还热乎呢,飘着又白又淡的雾,在温度偏低的早晨看着格外暖心。

 

我咬了一口。

 

一咬,眼泪就不知觉地留下来了。

 

或许我错了,我不应该把懵懂无知的林生牵扯进来。

 

但是,我绝不后悔!

 

若是因果有轮回,那就请林生死后来索我的命吧,这样还能让我心安一些。

 

忽地,背后一个如砂纸磨地的低哑嗓音在我背后响起——

 

“希希,你真的要杀了林生么?”

 

9.

 

我回头。

 

不远处,老师握着一把锄头,一脸阴沉地看着我。

 

那目光,好像在看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

 

我笑,“老师,就算我杀了他,您又能怎样呢?难不成要杀了我吗?”

 

话音刚落,他的眼神中划过一丝失望。

 

可能,他这辈子都想不到,平日里他最看重的学生居然想要变成一个杀人犯。

 

他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希希,你想好了么?”

 

我点头。

 

我坚信我做的是对的,是那些畜牲该死!

 

老师没再说什么,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刚走两步,他停住,背影隐忍。

 

“今天的事,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也权当没看见我。”

 

他顿了顿,回头,对我笑得温柔又解脱,“希希,去做你想做的,你没有错,你可以放手一搏。”

 

我登时就笑了。

 

看吧。

 

在绝对的黑暗之下,就连杀人都显得不是那么罪恶了。

 

10.

 

红姐死了,林生还活着。

 

所有人都以为是林生傻,不小心把毒药放在了饭菜里,但其实,不是那样的。

 

林生没下毒,他在回家的路上不小心把药洒了。

 

那红姐是怎么死的呢?

 

不知道。

 

或许真是因果有轮回吧?

 

人贩子们一下子群龙无首。

 

面对着这么大的一个位置,谁都想登上高位,谁都想分一杯羹拿大头。

 

我趁乱跑出村子。

 

穿过细密的丛林,眼前就是去往小县城唯一的路。

 

我不知道我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奔跑,我只知道,我不会再像下水道里阴暗的老鼠一样,只能唯唯诺诺地躲在见不得光的地方。

 

我只知道,很快,这个村子就会受到他们应有的报应。

 

眼看着路就在眼前,我手腕忽地一沉。

 

有人拉住了我。

 

霎时间,我吓得整个人身子僵住,屏住了呼吸。

 

不要回头,回头会变盐柱!

 

内心的声音不断警告,但我还是没忍住,回过头。

 

身后,母亲攥着我的手腕,满脸泪水,“希希不要走,不要离开妈妈,不要丢掉妈妈。”

 

她哭得好伤心,就好像这一别,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一样。

 

看着她红肿得眼前,有那么一瞬间,我想带着她一起逃。

 

可我哪有那么大的能耐带着她一起走呢?

 

“妈你放开我,我会回来的,你放开我。”

 

来不及了,快要来不及了,那些人就要追上来了。

 

我甚至都能听到他们凌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可母亲却执拗着攥着我的手腕不肯送,一直叫我不要走,不要离开她。

 

心口一阵闷痛。

 

我咬着牙,狠下心,将她的手指一根根掰开,将她狠狠推到泥沼中,大骂道,“你滚,你滚!我才没有你这样的娘!”

 

母亲一下子怔住了,她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绝情。

 

忽地她好像受了刺激般,紧紧捂着脑袋朝村子的方向跑去。

 

她一边跑,一边呜呜哭,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希希不要我了,希希不要我了”之类的话。

 

我还是咬着牙,攥着拳,死死地咬着下唇,不肯哭。

 

突然,背后一个高大的阴影将我笼罩。

 

我转身,在见到父亲的一霎那,身子霎那间凉了一大截。

 

他手里紧紧握着一条皮鞭,咬着旱烟,面目狰狞:

 

“小兔崽子,早知道你想跑,你跑了我那谁去换钱啊!”

 

骨子里本能般地惧怕驱使着我一步步往后退。

 

不行,我明明已经到这里了,又怎么甘心就这样回去。

 

我鼓起了这辈子所有的勇气,用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的身子狠狠撞向他。

 

可他连踉跄都没踉跄一下,反手掐住我的脖子,恶狠狠地说道,“小兔崽子能耐了,敢撞老子了是吧?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我被父亲死死压倒地上,他掐着我的脖子,我喘不上气,头上的青筋一鼓一鼓地胀着疼。

 

我想,或许,我真的就要死在这儿了。

 

不甘心。

 

还是不甘心啊!

 

明明差一点,就能逃出这个村子的。

 

明明差一点,就能让那些畜牲得到报应的。

 

我不甘心啊!

 

11.

 

“砰!”

 

酒瓶碎裂的声音突然在父亲后脑炸开。

 

父亲脱力晕了过去,我从鬼门关逃了回来。

 

双眼依旧漆黑,朦胧间,只听到一个声音对我说——

  

未完结,点击下方【赠礼】的【奶茶】即可解锁,看好看结局呦!

 

卿归如玉

54.主仆之争(上)

第二天,天还未亮,雪若就被大哥从床上拽起来,一路推到雪傲天房门前。说是要伺候爹起床。

雪若端着水,打着盹儿,摇摇晃晃站在朝露里。雪言陪在旁边,时不时走过来用内力将盆中的水重新温了。

卯时刚过,屋里就传出阵阵咳嗽声。雪言知道,父亲醒了,不是睡醒的,是咳醒的。雪言很是心疼,爹爹的伤是好了很多,可原来的病根,总也不见起色。

雪言轻轻敲门:“爹,孩儿带若儿过来侍奉您起床洗漱。”

屋里的人又咳嗽了好一会,才低沉道:“进来。”

雪若端着水,跟在大哥身后进屋。雪若偷眼看向雪傲天,微微皱眉:咳声沉闷,缓慢冗长;呼吸不畅,气结喘逆。显然是肺里换气不及。自己以前怎么没有发现,父亲的旧疾竟是如此严重。玥玚......

第二天,天还未亮,雪若就被大哥从床上拽起来,一路推到雪傲天房门前。说是要伺候爹起床。

雪若端着水,打着盹儿,摇摇晃晃站在朝露里。雪言陪在旁边,时不时走过来用内力将盆中的水重新温了。

卯时刚过,屋里就传出阵阵咳嗽声。雪言知道,父亲醒了,不是睡醒的,是咳醒的。雪言很是心疼,爹爹的伤是好了很多,可原来的病根,总也不见起色。

雪言轻轻敲门:“爹,孩儿带若儿过来侍奉您起床洗漱。”

屋里的人又咳嗽了好一会,才低沉道:“进来。”

雪若端着水,跟在大哥身后进屋。雪若偷眼看向雪傲天,微微皱眉:咳声沉闷,缓慢冗长;呼吸不畅,气结喘逆。显然是肺里换气不及。自己以前怎么没有发现,父亲的旧疾竟是如此严重。玥玚不是已经在调理了吗,为什么没有起色。看爹脸色发暗,面带倦容,想是昨夜没有睡好。爹还在想昨天的事吗?

雪若正一个人胡思乱想之际,雪言一脚踢在雪若的膝弯,将雪若踢跪在地。雪若这才想起大哥还在旁边,乖乖跪地举盆。

雪言拿毛巾在弟弟举着的盆子里洗了洗,轻轻给父亲擦脸。

雪傲天享受着大儿子的侍奉,眼睛却瞥向跪地的二儿子,哼道:“你来我不拦着,如何又给我带来这个畜生,大清早的碍我眼。”

雪言看一眼雪若,道:“若儿自知犯下大错,无法原谅,便一早就想着过来侍奉您,希望您能早些消气。请爹看在孩儿的面子,和他一片孝心的份上,便再原谅若儿一遭吧。”

雪傲天冷哼:“侍奉我?哼,老子不被他气死就烧高香了。滚滚滚,别在这碍眼。”

雪言见老爹不买自己面子,瞪一眼雪若,给他使眼色:还不快给爹穿鞋?叫你在这跪着成仙么?

雪若接到大哥的眼色,忙放下手中的盆子,膝行至雪傲天脚边,从床头下的柜子里取出袜子,给老爹套上。然后是鞋子。一步一步,穿的认真,神情恭顺。

雪傲天看着脚边的若儿,心里真真的郁闷:死小子,在老子跟前各种的嚣张跋扈盛气凌人,一脸的欠扁,都恨不得把我吃了。这会儿言儿在跟前了,你倒会装的乖巧。哼,你不听我话,你不爱搭理我,会有人替我管你。我就不信,这墨玉的身份,你还甩不开了。”

雪傲天等雪若给自己穿好鞋,冷冷的瞧着他,也不言语。雪言不知父亲是什么意思,虽然心急,却也只好陪侍在身边。

而地上的雪若则是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自己浑身都被父亲瞧得寒毛直竖。

半晌,雪傲天挑眉:“你知错了?”

雪若还没怎的,雪言倒很是高兴。父亲能这么问,就说明消气有望。雪言连连用眼色提醒雪若:快认错!快认错!

雪若飞快的瞄一眼大哥,赶忙低头喏喏应是:“是,孩儿知错了,孩儿不该离家出走,不告而别,让爹和大哥担心。孩儿以后绝不再犯。请爹爹原谅孩儿一遭。”

“这还像句人话。你再不承认,这都是你的家。要是再敢离家出走,我就打断你的腿。”雪傲天象征性的训了两句,马上转到正题上:“在家禁闭三个月,好好反省思过。”

什么?雪若瞬间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瞅着雪傲天。

你是故意的!你在大哥面前假装气我离家出走,为的就是要当着大哥的面给我这个处罚。你明明知道大哥将你的话当成圣旨一样;你明明知道大哥会替你把我管得死死的;你明明知道只要我不出府,很多事情自然就没法去做。这就是你的目的!有了大哥在,你可以毫不费力地牵制我!你......这个老狐狸!

雪若正恨得牙痒痒,屁股却遭大哥踢了一脚。

“还不谢爹责罚,愣什么!”雪言低喝,出声提醒。

雪若看雪傲天似乎有些得意的面容,咬牙道:“谢爹责罚。孩儿定当早晚面壁,痛!思!己!过!”

---------------------------------------

请关注大号 @谁人不识玄君子     求求客官!拜托客官!

本文为旧文,老文了,曾在晋某江上连载,但是如今晋某江没有此文活路了。所以应老友之要求而搬家。

本文原名《天下无忧之墨玉》,现更名为《无忧公子之墨玉笛》。

   重点、重点、重点在此: 对本人感兴趣的看官欢迎关注本人大号 @谁人不识玄君子 ,本人新作同类型作品《风兮云兮》正在连载,且非常需要各位看官的热度和关注。看官只要来了,不论聊天、交友、批评、吐槽全都欢迎。

    因某福特审文较严格,所以肯定会有部分内容无法过审。爱发电同名账号“卿归如玉”会同步发表,看不了的看官可以去afd上看。

九月之之

谁能想到,追完整部剧,我只为四哥掉过眼泪😭


好难过,完全没心情再细究结局的剧情了


我知道四哥罪有应得,他对妈妈和弟弟说的话全都是在PUA,可我就是忍不住对他产生怜悯之心,如果……


谁能想到,追完整部剧,我只为四哥掉过眼泪😭


好难过,完全没心情再细究结局的剧情了


我知道四哥罪有应得,他对妈妈和弟弟说的话全都是在PUA,可我就是忍不住对他产生怜悯之心,如果……


今天醒了吗_

宝贝,你快把妈妈的心脏病吓出来了

  

  

求图|存图看主页置顶

宝贝,你快把妈妈的心脏病吓出来了

  

  

求图|存图看主页置顶

才疏学浅的南陈(详情看置顶)

磋磨(师生)

番外 网课迟到怎么办?

…………


书绫在他身后冷不防的来了一句,

  “亲爱的,沈老师要找你。”

  何桉一个趔趄,他转身,就差头顶上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


“小绫,你认真的吗?”

  有些时候,何桉若是真的做错了什么事,真的让书绫不高兴了,书绫也会这样去吓唬何桉。

 …………


———✨心心蓝手评论请留在这里哦✨———

番外 网课迟到怎么办?

…………


书绫在他身后冷不防的来了一句,

  “亲爱的,沈老师要找你。”

  何桉一个趔趄,他转身,就差头顶上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


“小绫,你认真的吗?”

  有些时候,何桉若是真的做错了什么事,真的让书绫不高兴了,书绫也会这样去吓唬何桉。

 …………


———✨心心蓝手评论请留在这里哦✨———

山生
  啧,小唐真的吓到每个细胞都...

  啧,小唐真的吓到每个细胞都在颤抖。

  啧,小唐真的吓到每个细胞都在颤抖。

我

第63章 『你自己打还是我来?』

     报数声后,誊\条接踵而至。


  连续五下,让团子与腿的交界处即将渗出血迹,却又保持着未破皮,让血液留在肌肤里。


  受责罚的人嘴角颤抖,止不住的眼泪流的到处都是,陆子安缓过一口气,“五十…”


  “嗯。不管什么事情,只要不是屡教不改,罚过之后,我都不会再和你计较。我不怕你犯错,你能受得住我的责罚。你尽管犯,我有耐心一一帮你纠正。”


  陆子安站起身,“是,老师,我记住了。”说完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想提起裤子,可老师还没发话。


  谢苇自然看到他的反应,直接说道:“不许提,就这样晾着,把你不会的题目拿过来,我...

     报数声后,誊\条接踵而至。


  连续五下,让团子与腿的交界处即将渗出血迹,却又保持着未破皮,让血液留在肌肤里。


  受责罚的人嘴角颤抖,止不住的眼泪流的到处都是,陆子安缓过一口气,“五十…”


  “嗯。不管什么事情,只要不是屡教不改,罚过之后,我都不会再和你计较。我不怕你犯错,你能受得住我的责罚。你尽管犯,我有耐心一一帮你纠正。”


  陆子安站起身,“是,老师,我记住了。”说完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想提起裤子,可老师还没发话。


  谢苇自然看到他的反应,直接说道:“不许提,就这样晾着,把你不会的题目拿过来,我给你讲。”


  陆子安撇嘴,却又不敢反驳,只能应道:“是。”


  拖着堆在脚踝的裤子,一步一步挪过去,双腿移动,牵扯到右腿与团子的伤口,疼的他倒吸一口气。


  尽量用左腿使力,拖着右腿往前走,减轻一丝的疼痛,一条腿痛,一条腿不痛,对比极度明显,把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到那一处。


  陆子安取回来,自觉跪在地上,将书本递给老师,指出他不会的地方,等着老师讲解。


  谢苇趁陆子安取课本的时候,起身去取了几个夹子,待陆子安说完哪些题目后,撩起他的衣服夹住,让整个团子,完全的显现出来,以及前面那处…


  谢苇的动作让陆子安羞chi,脸红的像桃子,不自觉想用手挡住前面,小声求情,“老师,能不能别…”


  谢苇并不理陆子安,反而拿了一个苹果,放在他的头顶,拉过他的手,让他扶住苹果,“扶好了。”


  “是。”


  谢苇眼睛扫过他身体前面和后面,然后又体贴的问,“羞吗?”


  陆子安抿唇不答,睫毛扑闪,在老师打量目光下,他羞chi至极。


  “你还记得我说你不答话怎么罚吗?最近待你太好,让你忘了规矩?” 谢苇手拂过陆子安的脸,冷脸问道。


  “掌…掌嘴。我…对不起,老师。” 确实是最近和老师亲近起来,他得意忘形,竟然敢在老师问话时犹豫,问话不答。


  “你自己打还是我来?” 谢苇并不打算放过陆子安。


  “我…我自己来。” 陆子安一手扶住头上的苹果,另一只手一巴掌就扇在左脸上。


  他心里苦笑,这张脸今晚还是逃不过。


  “因为什么掌嘴?” 谢苇问。


  陆子安舔了下唇角回答,“问话不答。”


  “几次了。”


  “很…很多次。” 陆子安羞愧。


  “该不该打?”


  “该打…我该打!” 说着巴掌就要继续落下,从没有一下就停的时候,他很自觉。


  不料,胳膊被抓住了,他疑惑的望着老师。


  “念在你明天还要上学,不想让你丢人,今天给你换个惩罚。软笔小楷弟子规抄一遍,后天晚上教给我。寒假教过你软笔,正好练练,免得生疏了。”


  “是,多谢老师体谅,我会按时完成的。” 陆子安目光触及到自己通红发月中的手,心里明白,老师放过了他的脸,却要让他的手受痛,如今这双手,写毛笔字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