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73_ 73_ 的喜欢 miaobai79092.lofter.com
梅子茶泡飯

坎贝尔:我就惹你。
普林尼:我惹你俩。
奥菲:你俩傻杯。

坎贝尔:我就惹你。
普林尼:我惹你俩。
奥菲:你俩傻杯。

乌鸦群起(求你看置顶)

甜美的爆炸


p2是课上画的 上课永远是最好的摸鱼时间(?)

甜美的爆炸


p2是课上画的 上课永远是最好的摸鱼时间(?)

花会说

p1穿男朋友衣服

p2偷穿被抓到了

【授转(^v^)】

p1穿男朋友衣服

p2偷穿被抓到了

【授转(^v^)】

小曲儿咕咕咕咕咕

小孩子们最简单的快乐当然是——__ __!

小孩子们最简单的快乐当然是——__ __!

佛个教授吧

这破蜥蜴狗都不玩,蜥蜴玩家都是shit!蜥蜴配留在第五吗?赶紧删了吧!

这破蜥蜴狗都不玩,蜥蜴玩家都是shit!蜥蜴配留在第五吗?赶紧删了吧!

愿莉月灵

  〈万圣节特辑〉这是一场密谋已久的魔术表演!两款A级皮肤万圣节甜蜜上线!

  【维斯·奇幻小姐】

  皮肤简介:“怪诞,是每一场演出的代名词~”

  【汤姆·古怪先生】

  皮肤简介:“每一场行动都会是一次完美的演出。”

  

  故事背景:汤姆其实是一个职业杀手,与杰瑞合作干这行赚了不少钱。当然,这么做最初只是为了还大表哥的债😂(原因是之前汤姆和杰瑞一起去表演,结果演出失败欠了很多钱)。眼看钱马上就能还完了,一位特殊联络人的出现,让这事情有了更大的起伏……

  (其实皮肤名字并不是因为我是起名废👉👈,但是他们不可能用真名的,这两个皮肤名字用英...

  〈万圣节特辑〉这是一场密谋已久的魔术表演!两款A级皮肤万圣节甜蜜上线!

  【维斯·奇幻小姐】

  皮肤简介:“怪诞,是每一场演出的代名词~”

  【汤姆·古怪先生】

  皮肤简介:“每一场行动都会是一次完美的演出。”

  

  故事背景:汤姆其实是一个职业杀手,与杰瑞合作干这行赚了不少钱。当然,这么做最初只是为了还大表哥的债😂(原因是之前汤姆和杰瑞一起去表演,结果演出失败欠了很多钱)。眼看钱马上就能还完了,一位特殊联络人的出现,让这事情有了更大的起伏……

  (其实皮肤名字并不是因为我是起名废👉👈,但是他们不可能用真名的,这两个皮肤名字用英文更有那味👍)

  31号补个同pro杰瑞万圣节皮肤的档⭐

双丰山心

【客单展示--牧羊人】

设主:@Ares.Ryan 

职业:牧羊人 

姓名:阿雷斯·瑞恩

年龄:32

身高:181cm

擅长:放牧,治疗

喜好:牧场,绿色草原,美丽的自然风光

厌恶:掠夺他人领地的富人

性格:自卑,不善言辞,但行事果断

仅供展示,私人稿件禁止下载——一次愉快的合作(。ゝω・)b゙

【客单展示--牧羊人】

设主:@Ares.Ryan 

职业:牧羊人 

姓名:阿雷斯·瑞恩

年龄:32

身高:181cm

擅长:放牧,治疗

喜好:牧场,绿色草原,美丽的自然风光

厌恶:掠夺他人领地的富人

性格:自卑,不善言辞,但行事果断

仅供展示,私人稿件禁止下载——一次愉快的合作(。ゝω・)b゙

吃个锤子棒冰

燕子们友情?向吧大概

回不去了家人们😭

燕子们友情?向吧大概

回不去了家人们😭

第五按头队长

【勘杂】畸形(上)

  阴暗寡言勘X白切黑杂(伪末世)

  全私设 ,年上,小学生文笔,OOC谅解。

  ps.麦克已成年!22岁。看上去小是有原因的。后期有反差。

  又名《勘杂的野外求生志》

  短篇,最多还有个中,下就结束。

  【注:BE】

   (1)前言

  2012年冬,末世突然降临。

  活死人的病毒一夜蔓延了A国内陆的一座城市,丧尸的诞生令全世界恐慌。

  所有人都惊恐地以为这是一场空前巨大的危机,但这场危机落幕得宛若昙花一现。

  毕竟哪怕是没有意识的活死人,身躯也是人类脆弱的躯壳。在热武器时代,清除它们与踩死一群蚂蚁无异。

  仅仅一个月,...

  阴暗寡言勘X白切黑杂(伪末世)

  全私设 ,年上,小学生文笔,OOC谅解。

  ps.麦克已成年!22岁。看上去小是有原因的。后期有反差。

  又名《勘杂的野外求生志》

  短篇,最多还有个中,下就结束。

  【注:BE】

   (1)前言

  2012年冬,末世突然降临。

  活死人的病毒一夜蔓延了A国内陆的一座城市,丧尸的诞生令全世界恐慌。

  所有人都惊恐地以为这是一场空前巨大的危机,但这场危机落幕得宛若昙花一现。

  毕竟哪怕是没有意识的活死人,身躯也是人类脆弱的躯壳。在热武器时代,清除它们与踩死一群蚂蚁无异。

  仅仅一个月,消除丧尸的plan圆满实现,灾难结束。城市恢复秩序与欢愉,但平和之下,是另一些人的万劫不复。

   (1)爆炸

  2022年冬。

  位于戈壁的某大型实验室爆炸一事上了大大小小的新闻头条。

  据说是因为某车间粉尘爆炸后引爆了大型机械内的易燃物,造成了连环爆炸。黑色的蘑菇云漂浮在上空,整整一天才散去。

  实验室六百七十多位工作人员无人生还。全世界的人们都唏嘘不已,为天灾人祸中丧生的人默哀祈祷。

  ……

  周围吵的很,脸上有什么凉凉的东西划过。

  诺顿艰难地睁开眼,模糊的视线中看到一个人影离他很近,在给他的脸上缠着什么。

  “别动,会流血的。”

  很稚嫩的声线,听起来像是个不超过十三四岁的男孩声音。

  诺顿感受不到什么疼痛感,他现在大脑一片空白,像是经历了一段很长的空窗期。晕眩感让他整个人仿佛处于高速离心的机器中。

  他刚想开口说什么,满口的血腥味让他干呕了几下。五脏六腑在震动。

  诺顿从小有肺病,满口血腥味的感受令他恶心又熟悉。不过这次居然没有血吐出来。

  该死,他是被某个不知名的仇人报复了吗?诺顿舔了舔开裂的嘴唇,发不出声。

  “是我动作太重吗?对不起。”

  诺顿的视线在适应光线后终于清晰,晕眩感依旧一阵一阵的,他抬头看到了一个金色的脑袋。

  与他邻居家养的金毛有几分神似。

  不知道为什么,诺顿脑海中突然浮现了这样的画面。

  男孩凑的很近,低着头小心翼翼地用绷带绑着他下垂的胳膊,似乎是害怕因为动作不娴熟绑痛了诺顿,动作慢极了。

  因为距离近,诺顿闻到了一股浓郁的消毒水味。

  确认了一下自己的伤势,连带着环顾了一下四周,诺顿突然意识自己处于什么样的处境。

  他的身体情况不知道内里怎么样,但外在看上去已经惨不忍睹了。

  他穿着灰色的病号服,整件衣服侧边均被烧烂,里面的皮肤也大块大块的溃烂。

  更糟的是,诺顿手指捻了捻地上的砂石,这种地质,配上他的伤。

  “……”饶是他,也想不到自己究竟经历了什么才遭此下场。

  但是空白的记忆无法给他回应。

  他沉默地盯着自己的伤口,他曾经想过自己死于肺病或者车祸,但没想到现实比他想象中更不待见他。

  该死。

  诺顿阴沉着脸,他早该把自己杀了,而不是像今天这样被折磨着。

  “好啦!”

  那个男孩终于把他身上除了腰肢处裸露在外面的伤痕绑好了。

  “你是谁?”诺顿垂着眼,没什么表情,也没什么额外情绪。

  “我叫麦克.莫顿,你可能不认识我,但是我知道你,你叫诺顿,诺顿·坎贝尔。”

  金发的男孩约莫十二岁左右,脸色苍白,五官精致,至少长的像个金贵的小少爷。不过穿着跟他身上同款的但整洁许多的病号服。

  感受到诺顿打量的视线,麦克觉得自己有必要缓解一下气氛,他安慰道。“虽然诺顿跟我就像刚刚从疯人院逃出来的一样,但是值得庆幸,并不是。”

  诺顿皱了皱眉,他不理解这个男孩是怎么能在这种处境下还能开出这么无趣的玩笑的。

  不可置否地挑了挑眉,是诺顿给麦克的勉强的回应。

  他倒也不期待这个看上去小学还没毕业的男孩能说出他如今处境的原因。

  “我知道你现在想问我很多问题,你问吧,我看看能不能回答你。”

  “这是哪?”

  “要说实话吗?”麦克捏紧了背包的背带。

  “……”如果不是诺顿此时的身体不允许他起身,他肯定不会这样浪费时间。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记得好早之前我就一直呆在白色的病房里 ,我从小就有什么病,只是一直治不好,诺顿哥哥是住在我隔壁的。”麦克认真地回忆着,怕诺顿不信,直接掀起了袖子。                                   

  那上面大大小小的针眼使人看上去头皮发麻。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记得不是很清楚,昨天有阿姨让我带着这个背包去找什么,但是昨天晚上等我回去时,医院爆炸了。”

  “我找了很长时间 ,只看到诺顿哥哥躺在一块风干的岩石上,我包里有绷带,护士姐姐教过我怎么包扎,所以我就帮你包扎了。”麦克用手掌托着脸,戳了戳诺顿腰肢处衣摆。

  “这个地方得你自己绑,我搬不动你。”

  “不必,我不觉得疼,而且这个地方,你真的觉得我们俩个能活下去么?”诺顿的黑发有点过于长了,发尾遮住了他的眼睛,投下了一片阴影。

  从小的成长环境与疾病使得诺顿对这个世界、这个躯壳并没有什么归属感。他心里也没有什么道德感,利己主义是他的座右铭。

  不过他也没有说谎,身上那些严重的烧伤确实没有让他感受到疼痛。看着狰狞恐怖,他却仿佛失去了疼痛神经,毫无感觉。

  这种离奇的变化配上刚刚这个叫麦克的男孩的说辞,让他对那个所谓的“医院”产生了怀疑。

  如果不是偶然或者什么未知的因爆炸产生的后遗症,那么就应该如他所猜测的,他身上失去痛觉的变化是人为的。

  “为什么不能活下去?”麦克嗖的一下站起来,俯视着诺顿,用手指着诺顿,自信满满地道:“诺顿!我会让你安全的!”

  麦克站在阳光下,原本没有血色的脸上染上了太阳的光晕,蓝色眼睛像是在发光,显得真实又虚幻。给人海市蜃楼一般的错觉。

  啧,还真能把人唬住。

  “你有水和食物么?”诺顿没什么表情,闭着眼问。他不怎么怀好意地想让这小孩意识到他们活不了了。闭着眼,是不想看到对方恐惧的神情。

  老实说,“小少爷”那张脸还挺好看的。可惜也估计只有笑着的时候才好看吧。

  “我有一包的!!”麦克炫耀似的拉开了登山包的拉链,当着诺顿的面翻了起来,诺顿诧异地瞥了眼,里面确实满满的干粮和纯净水。甚至有一盘指南针与一把匕首。

  想不明白,食物和水有限,一个人独占,生的概率更大。这种愚蠢天真的善良,是诺顿·坎贝尔这辈子都不可能拥有的。

  那他就利用一下吧。

  这么齐全的装备,那个替男孩准备包的阿姨显然预料到了“医院”的爆炸。

  “嗯。”

  他失去的记忆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诺顿烦躁地握起了一把砂石,却在握紧的途中因为无力感而松开。

  他有狂躁症,这种情况下再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保不准会做出什么自残的行为。平常还有身体上的疼痛替他压制着心理上的狂躁,但是现在失去了痛感的他,内心的燥乱几乎克制不住。

  他克制着自己,努力地将精神放松下来。还想继续问点什么时看到那金卷发的男孩一声不吭地找了个舒适的姿势睡在地上铺的一层白色明显是病床上扯下来的床单上。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毫无防备心。也不怕我带着他的背包偷偷溜走

  诺顿冷哼一声。

  太阳终于坠落,夜晚降临。

  气温降得有些快,也不知道外面是什么季节,白天的温度倒也没有极高。但晚上就冷的超乎寻常。

  诺顿休息的足够了,慢慢拥有了对身体的支配力。

  刚准备尝试着借着胳膊的力站起身 诺顿脸色微怔。

  那白天还挺活跃的“小少爷”似乎被冻到了,迷迷糊糊地滚到了他的腿边。

  似乎是找到了热源,麦克下意识地手抱住了诺顿左边的大腿。

  诺顿是坐着的,背靠着一块不是很高的岩石,他感受不到疼痛,对于麦克碰到他的伤口也没什么感觉。

  只是男孩抱的位置有那么些许的微妙,诺顿只是失去了痛感而不是基础的触觉。

  诺顿依旧脸色阴沉,这种情况也没什么表情,让人看不出来他心里在想什么。

  黑暗里,他抬起左手,够到麦克的脖颈处。对成年人来说轻松就能掐住。现在杀死这个男孩,占有他的物资,更符合诺顿的生存法则。

  冷风吹得男孩将诺顿抱的更紧了,像大型的树袋熊。

  诺顿松开手,皱起的眉久久不能舒展。

  力气不太够。

  【依恋型人格障碍加表演型人格障碍杂】

  【看上去不好相处但是却很纵着麦克勘】

  

  

  

  

  

海中渔

[勘杂]茶话 舞会与叛徒

茶话会✖鼹鼠


(‼️鼹鼠与昆兰皆是代号,化名一类 与官方剧情无关。注意避雷‼️)

——

偌大的舞厅伴随优雅自然的贵族舞会音乐,时而颠颠哒哒的步伐是女士高跟鞋和男士皮鞋的踩踏声。不远万里的人们面庞上覆盖浮夸的面具,性感优雅的舞步点缀昏黄明亮而圣洁的吊灯灯光,一切都是美好的,典雅而华丽的模样。


角落的小桌边有一个穿着极为华丽,高调中又有沉稳的男人,大名麦克·莫顿。


悠然自得的轻捏三月兔装饰的茶杯,茶香四溢,深色的茶水冒着些许白烟,他闭上眼轻抿一口,另一只手搭在翘着的腿的上面。放下杯子,小心整理衣着和高帽,恋恋不舍的闻下淡淡的茶香,重回舞池去。...



茶话会✖鼹鼠


(‼️鼹鼠与昆兰皆是代号,化名一类 与官方剧情无关。注意避雷‼️)

——

偌大的舞厅伴随优雅自然的贵族舞会音乐,时而颠颠哒哒的步伐是女士高跟鞋和男士皮鞋的踩踏声。不远万里的人们面庞上覆盖浮夸的面具,性感优雅的舞步点缀昏黄明亮而圣洁的吊灯灯光,一切都是美好的,典雅而华丽的模样。


角落的小桌边有一个穿着极为华丽,高调中又有沉稳的男人,大名麦克·莫顿。


悠然自得的轻捏三月兔装饰的茶杯,茶香四溢,深色的茶水冒着些许白烟,他闭上眼轻抿一口,另一只手搭在翘着的腿的上面。放下杯子,小心整理衣着和高帽,恋恋不舍的闻下淡淡的茶香,重回舞池去。


高挑细长的眉毛和勾人的嘴脸扬起适当的弧度,眼眸中有着风情异域的味道。一只手背在身后,随意邀请了一位穿着性感的女士走上舞池的中央。他轻柔的动作,魅影四射的眼神无不让女士心动。她渐渐沉醉与此,而当两个人都在舞池中央散发魅力时,一个穿着仍然华丽但更为狡點模样的人开启了话筒。


因接触不良发出呲呲啦啦的响声,被打断兴致的人们嘴脸难看,小声讨论。麦克·莫顿恭敬请女士先去休息,随后他便装着像那些贵族一样不满,挑着眉毛,眼皮微微下垂,趾高气昂的盯着台上这个也装着有些手足无措的人。


“很抱歉打断各位的舞会,先生们,女士们。”他调整着话筒,停顿一下。


“我是来找人的。我希望莫顿先生随我出厅一下,我有要事与您探讨。刚刚在厅边见您与那位美丽的女士共舞如此陶醉,实在叫不住您。抱歉打扰各位的兴致了,请继续。”


他关闭话筒调回音乐,那些贵族们也重新起舞。麦克·莫顿哼一声,也随即走出舞厅。路上与几个虚荣求富和自己主动打招呼的人摆了笑脸,在门口候着的诺顿·坎贝尔早已不耐烦。


麦克·莫顿高看着他,挑着眉毛,嘴角有几分不屑的笑容,像是在逗弄,调戏他。


“……麦克·莫顿。”他反手关上厅门把他推到在墙上,猛得失重让麦克没办法站稳。愤怒与强烈的自尊心判断眼前这个比狐狸还狡黠的兔子是在轻视他,催使他掐着麦克的脖子,堵塞的呼吸道让麦克的窒息感油然而生,脸颊通红,他无所谓的放松着手,就像随便诺顿的动作,怎样都行,甚至杀了自己也行。


男人感到更气愤,他猛得松开手,麦克也随着冲击感靠着墙猛得滑下去。尾骨有疼痛感,他激烈的咳嗽着。眼泪被刺激出来模糊双眼的视线,隐隐约约看见对面的男人拿着小刀逼近自己。想站起来却觉得失了力气,不得不靠着墙坐着与他对话。


“所以,杀了我么?做事很冲动呢,您就是这么对待爱慕的人的么?只是因为我牵着那位女士了么。”他一副不在意的样子,顺便擦了眼泪也整理着新的蝴蝶结。拍打领子的缝隙看见刀飞了过来,精准的扎在他的右手边。


“所以到底,因为什么?”瞟了一眼小刀后,他仍然笑着。橘红色的眼眸带着调侃与犀利,直勾勾的盯着他的双眼。口红让整个人都随时可以俘获他人芳心,他可真会打扮。


…,他回过神。没听清楚那几句话,反倒被这神似狐狸的样子给暂时迷住了。


“哦?看起来,诺顿先生应该是没有要事要谈了。”力气差不多恢复,他缓缓站起身子,拍拍墨绿色礼服身上沾染的灰尘,又背过一只手,鞠了一躬,转头想走。


诺顿立马拉住他的手,不知怎么就按到了地上。这也是麦克没想到的,最多是逗弄他,憨厚老实想装聪明,在他人眼里这是足智多谋的狡猾鼹鼠,但实际上,人如其号,鼹鼠,狡猾什么的,在麦克眼里都是装出来的的。


“…诺顿先生?这样好像不太符合规定吧。”他强装镇定,仍然笑着。近距离的观察发现他嘴角的口红已经被抹出一道痕迹,橘黄色的眸子里含着未干涸的水气。妆容精致无比,头发打理的没有瑕疵,怪不得不论男人女人都被他玩的团团转。每天昂着的骄傲笑容也是有实力的资本,他不得不承认,他实在好看。


“诺顿先生?”诺顿看了看自己的手,发现还强按着麦克的胳膊让他动弹不得。他立马起身,站在一边。


“…你走吧。再怎么说我也该明白,也许我这样的人是与你不般配的。”麦克起身拍土,时刻保持着干净,墨绿色的服装没有一点灰尘。他继续听着诺顿的言辞。


“看起来那富丽堂皇的舞厅和拥有荣华富贵的贵族们更适合你,昆兰爵士。哦,我像个疯子。”


一只修长的手伸在鼹鼠的面前,“为何不尝试一下呢?鼹鼠先生。如果我害怕你或嫌弃你,早该在刀扎在我的右侧时就逃跑了,所以,试试吧,也许我们会是最默契的…”


“你知道,我不仅仅需要搭档。”


“你怎么敢肯定我说的一定是搭档?”


“不严谨了哦,鼹鼠先生。”




“与我共舞。”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