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米罗虫~米虫 米罗虫~米虫 的喜欢 miluochong.lofter.com
弄个假名不被发现

  你询问的眼睛是悲伤的。它想要探索我的内心,正如月亮想要探测大海。我已经把我的生命全部坦陈在你面前,毫无隐藏,毫无保留。这就是你为什么不了解我的缘故。   ——泰戈尔

  非常喜欢的一首,第一次读的时候就联想到了斯内普教授,询问的眼睛可以是哈利,也可以是知晓真相后妄图理解他的众人。总之,请随意理解,代入图片也好,当初欣赏这首诗也好,我想这就是文字的魅力。

  还有一张图忘记了,放回礼里了,也是青年教授

  你询问的眼睛是悲伤的。它想要探索我的内心,正如月亮想要探测大海。我已经把我的生命全部坦陈在你面前,毫无隐藏,毫无保留。这就是你为什么不了解我的缘故。   ——泰戈尔

  非常喜欢的一首,第一次读的时候就联想到了斯内普教授,询问的眼睛可以是哈利,也可以是知晓真相后妄图理解他的众人。总之,请随意理解,代入图片也好,当初欣赏这首诗也好,我想这就是文字的魅力。

  还有一张图忘记了,放回礼里了,也是青年教授

鲨玛特大叔

法国

亨利·杜彭切尔 &

让-瓦伦丁·莫雷尔。

手镯,约 1845 年。

由一根橡树树枝组成的鸟巢,里面放着 3 颗珍珠蛋。母鸟守卫着它,而蜥蜴则看着它。

法国

亨利·杜彭切尔 &

让-瓦伦丁·莫雷尔。

手镯,约 1845 年。

由一根橡树树枝组成的鸟巢,里面放着 3 颗珍珠蛋。母鸟守卫着它,而蜥蜴则看着它。

安之

醉卧美人膝(1)

没看剧,原著看了个大概,拆cp,全员ooc

不喜误入,文有点少只能自己产,个人喜好

圈地自萌,请看清楚在往下看


正文:

观音庙一战,曾经创下过十年仙门盛景的仙督敛芳尊金光瑶,和他最怕的结义大哥聂明玦凶尸一起被封在棺材中。


万人敬仰的仙督落得个被万人唾弃谩骂的下场,因为六杀被仙门四大家讨伐。


一时间,仙门和坊间百姓茶余饭后,讨伐谩骂的人不在是夷陵老祖魏无羡,反而是杀父杀师杀妻杀子杀兄杀友的,出身卑贱却站在权力巅峰的金光瑶。


人心往往是妒忌的,只看到了他阴暗的一面,却不记得他十年间为百姓做出的贡献。


夷陵老祖魏无羡因其观音庙一战中贡献巨大,又有含光君蓝忘机支持,...

没看剧,原著看了个大概,拆cp,全员ooc

不喜误入,文有点少只能自己产,个人喜好

圈地自萌,请看清楚在往下看


正文:

观音庙一战,曾经创下过十年仙门盛景的仙督敛芳尊金光瑶,和他最怕的结义大哥聂明玦凶尸一起被封在棺材中。


万人敬仰的仙督落得个被万人唾弃谩骂的下场,因为六杀被仙门四大家讨伐。


一时间,仙门和坊间百姓茶余饭后,讨伐谩骂的人不在是夷陵老祖魏无羡,反而是杀父杀师杀妻杀子杀兄杀友的,出身卑贱却站在权力巅峰的金光瑶。


人心往往是妒忌的,只看到了他阴暗的一面,却不记得他十年间为百姓做出的贡献。


夷陵老祖魏无羡因其观音庙一战中贡献巨大,又有含光君蓝忘机支持,江澄维护,金陵敬重,四大家族都接受了魏无羡,仙门百家也只得接受。


云深不知处蓝曦臣接受不了平时待人温和的三弟,竟因为大哥的无心之言将其杀之,犯六杀,被自己溯月剑穿心,明明要拉自己一起起关键时刻却推开了自己,从而选择闭关,将家务事物交由蓝启仁接手。


蓝忘机和魏无羡在云深不知处蓝氏家规石壁相遇见了聂氏宗族聂怀桑,蓝忘机依旧是冷冰冰的不善言辞,点头示意,魏无羡倒是聊的开。


“恭喜含光君得偿所愿!”


“嗯!”


“魏兄这是要去哪里啊?过几天我准备举行封棺大典,届时还请含光君和魏兄赏脸。”


“这就不用了吧!有些事我们心里清楚就好。”


“魏兄这是哪里的话,聂某不甚清楚。”


“聂兄请自便,我还要和蓝湛去镇上喝天子笑呢,先走了。”魏无羡边拉蓝忘机边对聂怀桑道。


聂怀桑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眼里闪着晦暗不明的光,如果此时有一个人回头看一眼,也会发现哪里还有平时被称为一问三不知模样。


金麟台金家,只剩金陵一个嫡系血脉,被迫接任金家家主,因其年少镇不住金家一群老狐狸,家主之位有名无实。


无法只得亲自去求助云梦江氏,其舅舅江澄。


封棺大典前夕,金陵继任金家家主,云梦江氏家主江澄,云深不知处蓝二公子含光君蓝忘机,夷陵老祖魏无羡,清河聂氏家主聂怀桑,等到场为其撑场面,之后云梦江氏家主江澄常驻金麟台。


即便有三大世家在背后撑腰,金陵家主之位依旧坐的十分艰难,不免想起小叔叔金光瑶在的时候金家安稳,如今只得左右防备,在也不能随心所欲,稍有不慎就会被暗算受伤。


江澄又是个暴脾气的人,光靠武力值镇压,虽然表面臣服,做不得什么幺蛾子,背地里小动作不断,妥妥的使得金陵忙个不停,却又不敢真的拿他们怎么办。





两框

【卡于】圆月之时1

       华山的大雪簌簌落在竹林里,也落在前往黑戈壁的一行人的道袍上。

      于睿受掌门师兄李忘生所托,前往黑戈壁去为两个世代相争的沙漠部族——跋汗族与塔克族谈和,以防他们被狼牙军分化拉拢。

这时的雪,竟好似那夜。

      于睿回想起多年以前,那时她与卡卢比已分别半年有余。乍然从弟子口中听闻有一名皮肤苍白、红瞳灰发、模样奇特的异域人想见自己时,于睿一时没握紧手中杯盏,茶水洒落在案前的书页...

       华山的大雪簌簌落在竹林里,也落在前往黑戈壁的一行人的道袍上。

      于睿受掌门师兄李忘生所托,前往黑戈壁去为两个世代相争的沙漠部族——跋汗族与塔克族谈和,以防他们被狼牙军分化拉拢。

这时的雪,竟好似那夜。

      于睿回想起多年以前,那时她与卡卢比已分别半年有余。乍然从弟子口中听闻有一名皮肤苍白、红瞳灰发、模样奇特的异域人想见自己时,于睿一时没握紧手中杯盏,茶水洒落在案前的书页上。书上墨字晕成一团,湿淋淋的,就像于睿此刻模糊又混乱的心潮和思绪。

  

      不见。

      于睿从口中艰难挤出两个字,听门外弟子应是离去,于睿将案上书匆忙一合。她以为自己早已忘却前尘,却连听见那人消息都使自己如此失措。

  

      但她错估了那人从追逐猎物的习惯养成而来的执着与耐心,卡卢比在华山纯阳宫附近一直等待着她。

      那一月里,有时于睿会想,这个人真是令人烦扰。

      可那夜雪下得实在太大了,于睿早早卧下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雪的颜色让她想到卡卢比,落雪的声音也她愈发担忧。那人肯定只在野外等待,身上也只有那袭墨衫。

      待她急急披上道袍裘衣,向纯阳宫外疾步行去,却遍寻不见那人的身影。

      于睿手上的那一袭披风,和她心里的那一些好不容易理清的意动,终归都没有了用处。

      到底是,自作迷障罢了。

  

      途行一月,身边景象已从簌簌白雪转变成了黄沙遍地戈壁峭立。于睿听先到于此的弟子报告,明教夜帝卡卢比已成了跋汗一族的实际首领。

      于睿沉思良久。是夜,她请门下弟子去邀夜帝前来一见。

      师傅,那夜帝会肯前来吗?

      于睿闭上眼道,尽力一试吧。

  

      一别多年,卡卢比有些恍惚。

      她还是一样,依然是天上可望不可及的明月。

      于睿按下心中的无关思绪,与卡卢比谈起两族事宜,得知卡卢比也有让两族共处的心思。但碍于跋汗和塔克两族世代为仇,水源问题也一直使得两族争斗不休,彼此之间信任实在寥寥,卡卢比多次想与塔克族首领一见,送去的消息却了无音信。

      此事,我来想办法。于睿沉吟。

      帐篷外的风从缝隙里偷偷挤入,吹得她道冠上的白纱翻动起来。卡卢比动了动手指,似想替抓住那风,替她理一理那片白纱。他贪恋地瞧一瞧她的眼睛她的蛾眉,又隐忍地把目光挪到更合乎礼数的地方。

宇文箫

【宋二志】【米禽牧北中心】落棋无悔(写在前面的话)

重要声明:本文是《大宋少年志》第一季的原剧向同人文,所有人设、造型、剧情请代入第一季的内容,第一季没有的就是原创内容。所有内容跟第二季毫无关系。(写的时候第二季还没有开播)这个世界里西夏没有秃发令,男子都是长发小辫,跟第一季的造型一样!(这很关键,因为会影响到剧情)

[图片]

我来给宋二志的米禽开坑啦~

其实我一开始就只想给他写个结局来着,但好多设定越想越细,脑洞越来越大,就。。。止不住了。宋二志还不出来,我实在抑制不住要给米禽写续集的冲动。我希望能无缝衔接宋大志的铺垫剧情(比如米禽如何为自己免罪,车行炮的后续等)和倦大的彩蛋(宋二志开篇)。当然也是很不自量力,因为我也是一枚如假包换的田...

重要声明:本文是《大宋少年志》第一季的原剧向同人文,所有人设、造型、剧情请代入第一季的内容,第一季没有的就是原创内容。所有内容跟第二季毫无关系。(写的时候第二季还没有开播)这个世界里西夏没有秃发令,男子都是长发小辫,跟第一季的造型一样!(这很关键,因为会影响到剧情)



我来给宋二志的米禽开坑啦~

其实我一开始就只想给他写个结局来着,但好多设定越想越细,脑洞越来越大,就。。。止不住了。宋二志还不出来,我实在抑制不住要给米禽写续集的冲动。我希望能无缝衔接宋大志的铺垫剧情(比如米禽如何为自己免罪,车行炮的后续等)和倦大的彩蛋(宋二志开篇)。当然也是很不自量力,因为我也是一枚如假包换的田虎啊。不过自娱自乐,豁出去了,求轻拍~

整个文是原剧向。不拆官配,不改历史大走向,但有私设。不敢保证不OOC,但希望写出来不会太违和。

虽然不拆官配,但禽简的戏份是主要部分,而且也有感情线,所以我斗胆打了个禽简的tag。但此文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禽简文,特此声明,希望不要误导只想看禽简的姐妹。

作为米禽和简哥的事业粉,我其实想看他们搞事业,想看赵简当米禽的第一谋士,既是队友又是对手。所以简哥拿的其实是男二剧本(一A到底,跟男主相爱相杀可以搞CP的那种)。拿女主剧本的是……(猜猜看?其实很好猜 :P)

既然都是原剧走向了,米禽的BE必然是预定了。出于对米禽的喜爱我当然希望他HE,但出于对这个人物塑造的追求,我觉得BE会更完美。好吧我承认我其实是后妈体质,爱之深虐之切。(大概是唯一敢跟倦大比的一点,逃走~)

一开始计划写一发完的短篇,然后改成写中篇,但到现在大纲写完,发现没个五万八万的估计拿不下来。不过我时间有限,写文龟速,除了开头这几章,平均大概只能周更,而且我有越写越长收不了尾的毛病,还请多多包涵。欢迎多评论多鼓励给我动力~

冷圈不易,谢谢抱团取暖!


关于我笔下的米禽,也是我自己对原剧的理解:无论是七斋,还是米禽,归根到底他们都还是“少年”。在我眼中米禽并不是一个老奸巨猾算无遗策的纯黑阴谋家,他始终都有丁二的影子。他是“局长”,是因为他喜欢把一切对抗都当成波谲云诡的战场,喜欢找旗鼓相当的对手过招,他玩心很大,把过程看得比结果更重要。他在手段上理性狠辣,步步为营,但设定的目标却往往很偏执,不计后果。而在心智情感上,他其实还不成熟,甚至很天真,想当然地把人与人的关系简单化,用自己有限的经历去理解他人。所以我笔下的米禽会是一个天真又偏执,天才又疯狂,狠毒又多情,缺乏安全感又渴望归宿的矛盾体。他看似双商很高,但其实对自己的感情把握得很糟糕,会自以为是地做出伤害自己在乎的人并最终伤害自己的事。同时他也在经历一个成长变化的过程,而赵简会继续扮演一个把他从深渊一步一步拉上来的灵魂救赎者的角色。当然对米禽人格发展起到重要作用的人不仅仅是赵简,宁令哥、他父亲、元伯鳍(回忆中),甚至元仲辛王宽等人都会对他产生影响,这样才够立体。不过虽然有成长,我并不想让他悔过或者洗白,他会一直偏执到底,只是越来越清醒地认识到自己选择的是一条什么样的路,并且无悔地走下去。反过来,当一个真实的米禽在每个人眼中逐步展露之后,他们对他的态度也会发生变化。


为了跟原剧衔接,我把王倦老师发的彩蛋章节作为开篇放在这里。第一章从下一篇开始。



附晋江链接:https://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5306856

早啊小贝勒

夜行书生【改动/鬼玲向】

喝了杨仙鲜血的金圣烈,双眼闪着幽幽的蓝光,死死地盯着眼前被他打得落迫狼狈的鬼,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

      他恨不得鬼永远消失,恨不得现在、马上把鬼杀掉。可是,他清楚地感受到这种强劲的力量在逐渐地流失,杨仙的血只能短暂地让他拥有杀死鬼的力量。刚才的一番恶斗,虽然让鬼受了很重的伤,但难保他不会在自己失去力量逃跑时给自己致命一击。

       金圣烈握紧手心,是拼尽全力用剩下的一点点力量消灭鬼,还是离开这里,正犹豫时,对面缓过一阵的鬼怒吼一声,红着眼扑了过......

喝了杨仙鲜血的金圣烈,双眼闪着幽幽的蓝光,死死地盯着眼前被他打得落迫狼狈的鬼,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

      他恨不得鬼永远消失,恨不得现在、马上把鬼杀掉。可是,他清楚地感受到这种强劲的力量在逐渐地流失,杨仙的血只能短暂地让他拥有杀死鬼的力量。刚才的一番恶斗,虽然让鬼受了很重的伤,但难保他不会在自己失去力量逃跑时给自己致命一击。

       金圣烈握紧手心,是拼尽全力用剩下的一点点力量消灭鬼,还是离开这里,正犹豫时,对面缓过一阵的鬼怒吼一声,红着眼扑了过来,冰冷的手掐住金圣烈的脖子,露出尖锐的两只虎牙。

       尽管鬼受了很重的伤,但手指还是十分有力,企图掐入金圣烈的动脉处。

      看着满脸鲜血,眼眸通红,面目狰都是狞的鬼,金圣烈猛地拔出腰间的山楂刀,扎入鬼的胸口。

       突然感到剧痛的鬼惨叫一声,用力一推把金圣烈推倒在地,露出尖锐的牙齿像一只野兽怒吼着朝地上的金圣烈扑来。

       金圣烈急忙起身跑出了地宫,鬼扑了个空,瘫倒在地上,捂着不断涌出鲜血的胸口喘气。

       歇了好一会,鬼听着地宫外的刀剑声越来越小,他知道很快就会有人来地宫,他不能把自己虚弱的一面展现出来,否则他就会被背叛和抛弃。

       我只能让所有人都恐惧我,只有这样他们才会臣服于我。

      鬼忍着刺心的痛支撑着直起身子,用衣袖擦拭自己嘴里的血,一蹶一拐地走上王座。一切都被他隐藏得很好呢。

       一阵脚步声响过,“你没事吧,大人?”

       那把狡诈的声音又在鬼耳边响起,鬼不用猜也知道那是领相。鬼缓缓睁开眼,“金圣烈呢?”即使鬼尽力调和着气息,可声音也明显十分虚弱。

       “金圣烈已经跑了,淫乱书生的女儿也和秀香一起离开了。”

       鬼点点头

        “主上帮助他们逃了,请您严惩。让他交出王位吧。”领相一边说一边屏气观察着鬼。

       一阵怵痛又从心口传来,鬼平静的脸抽动了一下,这一下自然逃不过领相狐狸一样精明的双眼。

       鬼心中一慌,忙挥手示意领相退下。

       “小人这就下令,不让那些罪人离开都城。”领相说完又抬头审视了一眼鬼,转身离去。

         听着领相的脚步身逐渐离去直至消失,鬼才放松着呻吟了一声,捂着胸口把头枕在扶手上。

作为一只吸血鬼本有着超强的自愈力,所以他只会静等着伤口自愈,可山楂刀的伤刺伤的伤口对于吸血鬼的临杀伤力何等之大,鬼只能忍受着火烧般的疼痛。

         忽然一股清幽的芳香溜入鼻尖,鬼立刻睁开眼,这个味道是多么熟悉,可此时又让他垂涎到疯狂,两只吸血的牙不受控制地长了出来,双眼冒出只有吸血时才有的红光。

         鬼心中暗叫不好。怎么这个时候来。

        很快,一抹娇小的身影出现在洞口。

        “好浓的血腥味。”慧玲冷淡地说了句。

        “你不该这个时候来的。”鬼有气无力地说道。

        慧玲显然听出了鬼声音中的疲惫,不禁抬头看着鬼,血腥味从鬼身上飘来,飘入慧玲的鼻子中。

        “大人……你受伤了。”不知道为什么,慧玲看着重伤的鬼冰冷的心竟有一点内疚之意。

       鬼闻着香气,实在按耐不住了,起身走向慧玲,他只想再闻一下,再一下就好。

       感受着鬼身上一步一步逼近的鬼气,慧玲挑了挑眉,心中不免害怕。

      可是鬼走得很踉跄,甚至要扶着慧玲才能稳住脚。被冰冷的手这么一压,慧玲只觉得全身的血都凝固了一般,警惕着感受鬼的举动,只要一有异常,自己好把握逃走的最佳时机。

        鬼把头埋进慧玲的脖子,那浅浅的气息一强一弱地冲击着慧玲颈部柔软的皮肤。

       看来金圣烈确实把他伤得很重。慧玲心中暗喜。

       我会让你知道人类的力量是不可蔑视的,虽然金圣烈也是吸血鬼,可他是有人性的吸血鬼。慧玲想着,嘴角不禁扬起一丝弧度。

        又是一阵剧痛袭来,鬼抚着玲的在玲的耳边低吟了一声,喉咙一甜,鬼即刻把头转向一边,鲜血吐在了地上。

        这么多年,玲第一次见鬼如此模样。

         “大人…”玲喊了小心地喊了句,主动地伸手握住鬼还搭在自己肩上的右手手腕。

        鬼抬眼看着她,可她的身影逐渐焕散,自己浑身的力气仿佛抽干了一般,前眼一黑,任凭身体下坠。

         慧玲着实吓了一跳,他…他怎么会在自己面前就这样倒下呢!?出于本能,玲很快地出手接住鬼倒下的身体。

         玲托着鬼的头部坐在地上,鬼紧闭着双眼躺在玲双腿上。

          这样大面积的接触,鬼身上的阴气似乎正传入玲的身体,玲打了个寒颤,脸色一冷。这是让鬼烟消云散的绝好机会,玲美丽的眼眉微微跳动,伸手拔出脑后的发簪,那是一支可以取了鬼性命的银簪。

          玲发狠地把银箍刺向鬼,可即刻又停在鬼的衣物上,玲只感到手一阵发软。

         “崔惠玲!你从来不是一个犹豫不绝的人,更何况对于这只以人血续命的吸血鬼。”玲用理智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杀了他!对所有人都好!所有人都希望他死的!”

        所有人……都希望……他死…

        想着想着,玲的鼻子不禁泛酸,“明白你心中孤独的人只有我一个。”

       恍惚之间,玲伸手抚住了颈部那被鬼用手指戳伤的伤口,原本湿润的双眼又再次涌出一股杀气,玲冷笑一声,“怜悯你,我可是要搭上性命的。”

         可当银簪接近鬼的身体时,双手又在不停地颤抖。

        玲瞪大了双眸,望着鬼的脸,眼中流下了热泪。

       “啊!!!”

       玲失声大喊,握紧银簪的手用力向鬼刺去,可在刺破衣物那一霎,簪头一滑,只在鬼身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血口,涌出的鲜血浸透了鬼的衣服,沾上了玲的手。

        银簪从玲手中滑落,看着自己沾满鬼鲜血的手,玲哭了,玲扑在鬼身上,慌乱地试图用手止住鬼身体涌出的鲜血。



远风

【画质增强】2023/1/29有更新补充,高罗佩擅长文言文和白话文,古今诗词歌赋皆有涉猎,让我抬头仰望一下。


日高邻女笑相逢,慢束罗裙半露胸。

莫向秋池照绿水,参差羞杀白芙蓉。    

              ——  周濆《逢邻女》 


狄仁杰断案传奇 (1987)   

导演: 孙伟

编剧: ...

【画质增强】2023/1/29有更新补充,高罗佩擅长文言文和白话文,古今诗词歌赋皆有涉猎,让我抬头仰望一下。




日高邻女笑相逢,慢束罗裙半露胸。

莫向秋池照绿水,参差羞杀白芙蓉。    

              ——  周濆《逢邻女》 



狄仁杰断案传奇 (1987)   

导演: 孙伟

编剧: 高罗佩

主演: 孙承政 / 孟耿成 / 王小强 / 王书增 / 邓建 /......




盖一坤  饰 瑞阳公主     (《玉珠串》单元)

著名古典舞蹈家,国家一级演员。曾主演大型舞剧《铜雀伎》、《敦煌彩塑》、《屈原》、《文成公主与松赞干布》等,现已退役。




      ——————


高罗佩

(Robert Hans van Gulik,1910~1967)


字笑忘,号芝台。作为荷兰职业外交官,他勤奋好学,先后掌握了15种语言,仕途一帆风顺。但流芳后世的却是他的业余汉学家的成就,其侦探小说《大唐狄公案》成功地造就了“中国的福尔摩斯”,在中外文化交流史上留下重重的一笔。

1943年,他在重庆任职时,爱上当时在大使馆任秘书的江苏名媛水世芳,并与之结婚。水世芳不仅是代名臣张之洞的外孙女,而且是齐鲁大学毕业生。

高罗佩一生著述颇丰,涉及语言、宗教、民俗、美术、文学、音乐等众多门类。例如书法绘画、金石篆刻、文物鉴赏、中国古代性学等。



“高罗佩认为,是元代和清代的异族入侵,使汉族人最终形成了忌讳谈性的内向性格。元朝时家长们唯恐妻妾受到征服者的纠缠,因而深感儒教隔离妇女的规则合乎情理,不惜一切把妇女幽禁在内室里。正是在这一时期中国人才开始变得一本正经,极力保守他们性生活的秘密。”

(碎碎念:这个跟印度好像啊)




寻找天鹅的路德维希

【辛昱东方美学】似梦中来,铭朱砂记。因她粉墨繁华里。  浮生绘尽执花人。缱绻风流落寞总逢君。

【辛昱东方美学】似梦中来,铭朱砂记。因她粉墨繁华里。  浮生绘尽执花人。缱绻风流落寞总逢君。

Rosemary
拉伯特便携式铸铁封闭式炉灶,带...

拉伯特便携式铸铁封闭式炉灶,带烤箱和锅炉,由多比·福布斯和有限公司制造,拉伯特,斯特林,伦敦奥布莱恩·托马斯和有限公司销售,1900-1930年。科学博物馆。

拉伯特便携式铸铁封闭式炉灶,带烤箱和锅炉,由多比·福布斯和有限公司制造,拉伯特,斯特林,伦敦奥布莱恩·托马斯和有限公司销售,1900-1930年。科学博物馆。

鲨玛特大叔
彩色的爱德华时代!1910 年

彩色的爱德华时代!1910 年

彩色的爱德华时代!1910 年

鲨玛特大叔

1833 年在威尔士弗林特郡莫尔德的一座石冢中发现的早期青铜时代金色金属斗篷。斗篷的黄金和工艺制作于公元前 1900 年至公元前 1600 年,表明其人物地位重要。

大英博物馆

1833 年在威尔士弗林特郡莫尔德的一座石冢中发现的早期青铜时代金色金属斗篷。斗篷的黄金和工艺制作于公元前 1900 年至公元前 1600 年,表明其人物地位重要。

大英博物馆

鲨玛特大叔
英国制造的黄铜和皮革摇椅 (W...

英国制造的黄铜和皮革摇椅 (Winfield),大约 1850 年。沃尔波尔斯

英国制造的黄铜和皮革摇椅 (Winfield),大约 1850 年。沃尔波尔斯

Andy
意社军人,年份不详

意社军人,年份不详

意社军人,年份不详

CCII

丹麦三姐妹

丹麦国王克里斯蒂安九世与路易丝王后的三个女儿:

长女英国的亚历山德拉王后(英王爱德华七世的妻子);

次女俄罗斯的玛丽亚·费奥多萝芙娜皇后(沙皇亚历山大三世的妻子);

三女汉诺威王储妃、联合王国坎伯兰和特维奥特戴尔公爵夫人提拉(汉诺威末代王储恩斯特·奥古斯特二世的妻子)。

p1是三姐妹的合照;

p2是三姐妹和她们的母亲丹麦的路易丝王后和弟弟瓦尔德马王子的合照;

照片摄于1870s。

丹麦三姐妹

丹麦国王克里斯蒂安九世与路易丝王后的三个女儿:

长女英国的亚历山德拉王后(英王爱德华七世的妻子);

次女俄罗斯的玛丽亚·费奥多萝芙娜皇后(沙皇亚历山大三世的妻子);

三女汉诺威王储妃、联合王国坎伯兰和特维奥特戴尔公爵夫人提拉(汉诺威末代王储恩斯特·奥古斯特二世的妻子)。

p1是三姐妹的合照;

p2是三姐妹和她们的母亲丹麦的路易丝王后和弟弟瓦尔德马王子的合照;

照片摄于1870s。

山亭夜宴

一战时期各行各业的职业女性们。

①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霍勒斯·尼科尔斯拍摄的皇家公园检查大楼里,一个军需品女孩正在使用自动弹壳机称重、测量长度和测量身体。

②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一位女殡仪员站在她的玻璃面马拉的柩车旁,尼尔斯·霍勒斯(Nicholls Horace)。她戴着礼帽,穿着黑色礼服外套和靴子,头发扎着长辫子。她在最初的说明文字中被描述为“葬礼女士”。

③玛丽王后辅助军团(QMAAC)的一名厨师正在为部队准备晚餐,鲁昂,1918年9月10日,由大卫·麦克莱伦拍摄。

④一群军需人员的肖像。拍摄于1917年。
军需人员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受雇...

一战时期各行各业的职业女性们。

①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霍勒斯·尼科尔斯拍摄的皇家公园检查大楼里,一个军需品女孩正在使用自动弹壳机称重、测量长度和测量身体。

②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一位女殡仪员站在她的玻璃面马拉的柩车旁,尼尔斯·霍勒斯(Nicholls Horace)。她戴着礼帽,穿着黑色礼服外套和靴子,头发扎着长辫子。她在最初的说明文字中被描述为“葬礼女士”。

③玛丽王后辅助军团(QMAAC)的一名厨师正在为部队准备晚餐,鲁昂,1918年9月10日,由大卫·麦克莱伦拍摄。

④一群军需人员的肖像。拍摄于1917年。
军需人员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受雇于军需工厂的英国妇女。

⑤1918年5月,在伍尔维奇兵工厂工作的妇女推着一辆装满弹壳的马车。

⑥1917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农民在弗吉尼亚的一个水果农场包装桃子。

星星不在游乐园
“盟军与法国” 1944年,盟...

“盟军与法国”

1944年,盟军解放巴黎后。

热情的法国女郎投入美军怀抱。

“盟军与法国”

1944年,盟军解放巴黎后。

热情的法国女郎投入美军怀抱。

Rosemary

  这个娃娃的亚麻布柜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视角,说明亚麻布是如何储存的,至少在19世纪末的法国是这样的!约1875年,在Theriault拍卖行拍卖。


  这个娃娃的亚麻布柜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视角,说明亚麻布是如何储存的,至少在19世纪末的法国是这样的!约1875年,在Theriault拍卖行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