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冥夜竹 冥夜竹 的喜欢 mingyezhu00008.lofter.com
烟火南秋

去黄气!白白白~4款杏仁豆浆就靠他了!

去黄气!白白白~4款杏仁豆浆就靠他了!

清言

14. 才名远播

       程止从公孙师兄处取经回来没几日,休沐时便又带着妻女前去参加聚会。一对儿子太过年幼不便外出便没有带上。

  公孙师伯邀请了周围许多儒生及其家眷前来,众人在清县与滑县交界处的山林中野宴。

  此处景色奇绝,人迹罕至,舜华等人感慨万分,纷纷作赋以抒胸臆,嫋嫋也跟着风雅了一回。众人直叹不愧是桑公弟子,果真文采斐然。

  野宴三日,众儒生互吹互捧。少商见他们大多腰悬长剑,见识广博,饮酒得兴时还会舞剑一曲。心下很是艳羡,便也起了行万里路的念头,恨不得一人一马仗剑走天涯。

  他们不像那些个固守规矩的酸腐夫子天天念着...

       程止从公孙师兄处取经回来没几日,休沐时便又带着妻女前去参加聚会。一对儿子太过年幼不便外出便没有带上。

  公孙师伯邀请了周围许多儒生及其家眷前来,众人在清县与滑县交界处的山林中野宴。

  此处景色奇绝,人迹罕至,舜华等人感慨万分,纷纷作赋以抒胸臆,嫋嫋也跟着风雅了一回。众人直叹不愧是桑公弟子,果真文采斐然。

  野宴三日,众儒生互吹互捧。少商见他们大多腰悬长剑,见识广博,饮酒得兴时还会舞剑一曲。心下很是艳羡,便也起了行万里路的念头,恨不得一人一马仗剑走天涯。

  他们不像那些个固守规矩的酸腐夫子天天念着些之乎者也,满口仁义道德实则虚伪自私。他们谈论的内容上至国策得失,下至前朝兴衰,这才是真正忧国忧民之士。

  他们高兴时喜极而涕,鄙夷时就破口大骂,十分潇洒恣意。他们的仇恨与热爱都像天空一样清澈纯粹,此番交谈让少商感觉视野开阔,心境澄明。

  众人说起民生如何艰难,说起那些追名逐利枉顾百姓生计的乱臣贼子,也说起当下蜀地局势不明,只怕还有战乱要起。

  然后便开始怀念当年霍翀将军在时,都直叹那是天神般的人物,功绩值得万世传颂。嫋嫋听完霍翀将军的事迹亦觉万分崇敬。

  也有人感慨说霍将军的付出不值,全族覆灭,人没了便什么都没了。尘归尘,土归土,什么都留不下来。

  嫋嫋反驳道,“每个人都会尘归尘,土归土,每个人都会烟消云散!可是做过的事情不会烟消云散,留下的功业也不会烟消云散!”

  是了,每个人最后都不过一抔尘土,她既来这世上一遭,那便最好能为百姓,为后世留下些什么。

  那几日聚会的场面让嫋嫋的眼界更加开阔了,众人也没想到嫋嫋一个小女娘竟然也会对农桑之事上心。还能在分析战争局势时评论几句,偏又一针见血,眼光颇为老到。上至军政大事,下至农桑器具,嫋嫋都能说得头头是道。

  野宴最后一日还见到了程家三人琴箫笛合奏的场面,据说曲谱还是母女二人合作而成,一时之间,众人愈发对这个女公子兴趣浓厚。

  不少儒生家眷还动了想要拉着嫋嫋回去相看一番的念头,却被公孙师伯以吾姪年幼无意嫁娶的理由给一并挡了回去。

  到最后散席,那些儒生纷纷邀请程止,下次若有邀约定要赏光,而后加上一句,别忘了带上你家女公子啊。

  清县和滑县本就是人口大县且颇为富庶安定,与周边各地往来也多,那些儒生又是云游四方,行踪无定之人。很快,程家女公子白鹿山才女的贤名便广为流传。 

  便是都城里一时之间都流传着那个神秘的程家女公子的传说,许多人都想见上一见,询问之后却得知,那女公子竟要离家十四年才会归来,不免觉得有些可惜。

  后来还有人来问善见公子可曾在书院见过这位才女,善见兄笑而不语,这几年倒是能当得起才女之名了。

  少商若是知道袁师兄作此想,定要觉得那日断交果然断对了,他俩就不是一路人。然少商此时也想不起来袁师兄,她正窝在书房里一门心思想着自己能为百姓做些什么。

  突然瞥见书架上那个牛头木雕,想起前段时间一家人驾牛车出门游玩时见到的春耕景象。

  田间水车笨重又费力且还不容易汲水,当时她看见一个阿媪带着孙女轮流摇水车还过去帮她们摇了一会儿,那工作对妇孺来说实在费力。

  若是能够将这水车改造一番,那定然可以帮百姓减轻不少负担。脑中有了想法,便开始准备实行了。

  嫋嫋先是整日将自己关在房里,抱着那些书卷日日看,而后又是拿着外大父给自己打的那套器具雕琢木头,制作模型。

  在自家后院模拟农田环境试验过后,她便绘制图纸找来木工做出一架一人高的水车模型,与现今水车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它不再依靠手摇而是可以用脚踏。

  待到家中仆从将水车运到自家田边之后嫋嫋便用它代替了原本水渠中的水车,而后自己试着踩了踩,对比上次手摇水车确实轻便许多。

  程老县令正拉着程止在田间视察,询问百姓春耕进度。忽然见不远处水渠边围了一群人,便准备过去看看。

  程止眼尖,一眼便发现了附近停着自家马车,想来嫋嫋便是那热闹的源头了,也赶忙跟了过去。

  少商这边改造水车初见成效,正准备今日回家后去找程老县令商量是否可行,谁知这一会儿功夫人就已经到了自己面前。

  立刻便迎将过去,“大人,快看,我的水车模型试验成功了,如果春耕的时候能够把它用上,肯定会事半功倍的。”

  “这是少商你设计的?”

  “是啊,您看,怎么样?”

  “子顾啊,你可真是养了个好女儿啊,如果这水车投入使用,可就减轻百姓一大负担了。”

  “嫋嫋啊,你这水车制作工序可会繁琐?能不能大批量地生产啊?”

  “没问题的,我这就是拿图纸找工匠做的,制作起来不麻烦的。”

  “那就好,少商你可是立了一大功了。”

  “能帮上大家就好。”

  改良之后的水车在滑县投入使用之后果然极大地提高了灌溉的效率还节省了人力,程老县令见此事可行,便问少商拿来图纸。在下月奏报的时候将滑县春耕的情况并图纸一张一起交到了都城。

  还在奏折中将程家女郎改良水车之事细细禀明,朝堂之上,文帝大喜。

  不仅嘉奖了程老县令,还给少商也颁了一道褒奖的旨意并金银若干,后得知程氏女将所得金银投入了当地学堂越发欣赏此女。

  那日下朝之后,在越妃处还忍不住念叨那水车之事。

  “阿姮啊,之前都城传那程氏的才名我还不以为然,觉得这些儒生互吹互捧,难免失实

  然而今日水车一事可是帮了大忙了,春耕时节灌溉需要大量人力,她这一改良倒是让百姓省力不少啊。且她能够心怀百姓,将这水车图纸献给县丞只为让百姓都能用上,今日我才真信了她的贤名了。”

  “那程娘子所作之赋被众多学子争相传阅,曲谱也曾在都城风行一时,原来陛下都未曾看见啊?”

  “这作赋,谱曲都是些文人雅士的趣味,那些争相传颂的也多是附庸风雅之辈。

  今日这水车却是切实于百姓有益,我自然要高看她一眼了。这程止倒是生了个好女儿,若非门第低了点,倒是与子晟很是相配。”

  “门第又不是一成不变的,若是那程止争气,还怕她没有出头之日么?再说娶妻娶贤,子晟的功绩与地位哪里还需要靠岳家帮衬?他与新妇心意相通才最为要紧。”

  “唉,要不是子晟还在外打仗,此番嘉奖我就让子晟去传旨了。”

  “陛下竟如此心急么?”

  “这不是子晟一直拖着不愿成婚么?且程氏既有才名又有贤名,都说一家有女百家求,子晟若是不早下手,被别人抢走了,我到哪哭去?”

  “还来得及,陛下莫慌。关键是她二人是否志趣相投,能够走到一处,这才要紧。”


清言

10. 称兄道弟

       嫋嫋抱着兔子走了过去,看那人打扮应该也是来书院求学的弟子,看着比她还大两三岁。

  按理说应该也是活泼好动的年纪啊,像自己就是一下学便满山地跑,外大父说嫋嫋这般才有年轻人的朝气,他坐在此处闷闷不乐,难道是为学业所困?

  想着阿父阿母平日里教导自己同门之间要友爱互助,嫋嫋觉得自己应该关心一下这位“师兄”。

  嫋嫋走上前去自报家门而后很是自来熟地与那位“师兄”聊了起来,然后才知道他是近来新入学的。

  那应当是师弟才对,还好刚才没有叫师兄,否则不是被占便宜了么?

  书院好不容易来个辈分比她小的,嫋嫋...

       嫋嫋抱着兔子走了过去,看那人打扮应该也是来书院求学的弟子,看着比她还大两三岁。

  按理说应该也是活泼好动的年纪啊,像自己就是一下学便满山地跑,外大父说嫋嫋这般才有年轻人的朝气,他坐在此处闷闷不乐,难道是为学业所困?

  想着阿父阿母平日里教导自己同门之间要友爱互助,嫋嫋觉得自己应该关心一下这位“师兄”。

  嫋嫋走上前去自报家门而后很是自来熟地与那位“师兄”聊了起来,然后才知道他是近来新入学的。

  那应当是师弟才对,还好刚才没有叫师兄,否则不是被占便宜了么?

  书院好不容易来个辈分比她小的,嫋嫋终于可以当师姐了,这个认知让嫋嫋对待小师弟越发和颜悦色起来。

  在嫋嫋一番热情攻势之下,小师弟像竹筒里倒豆子一般将自己的家世背景,求学缘由一清二楚全部交代,就差告诉嫋嫋自家有几口人分别姓甚名谁了。

  嫋嫋此时才知,原来这小师弟并非简单地为学业所困,小师弟的兄长两年前离开白鹿山书院求取功名。

  他兄长在书院求学期间,才学极高,可与皇甫夫子的得意门生袁善见齐名。他离开书院后家里又将这小师弟送了过来,并对这孩子寄予厚望。

  小师弟自幼崇拜兄长,听说能和兄长成为同门师兄弟,那自然是千万个愿意。

  可是来了之后慢慢地感觉自己跟不上夫子的进度,害怕让家里人失望,也怕给兄长丢人。心中烦闷无处诉说,所以才会下学后一个人坐在这池塘边发呆。

  今日若不是被嫋嫋撞见怕不是又得坐到日落时分才肯回去。

  嫋嫋听了小师弟的遭遇颇为感慨。毕竟这六年来,阿父阿母和外大父外大母都对自己十分疼爱,也从不会逼迫自己去做不想做之事。

  就连求学一事亦是如此,外大父发现自己不爱辞赋之后便不再拉着自己去作文章,而是帮助自己挖掘感兴趣的东西,让自己的长处得以发挥。

  每次自己有进步外大父都是第一个发现的,而且外大父向来奉行因材施教,所以从不拘束门下弟子的个性发展。

  她的一众师兄也不是个个都精通文赋的,但是也没人会因此便觉得自己比旁人差。

  这道题对嫋嫋来说有点超纲了,但是嫋嫋转念一想,自己当初好像也纠结过差不多的问题。

  于是对小师弟说,“阿垚,要不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嫋嫋自幼便显露出音乐天赋,跟着阿父学琴很快便上手,后来阿父阿母发现一份大父的曲谱。

  二人琴箫合奏还差了个短笛,便又拉着嫋嫋去凑数。结果阿母略教了教,嫋嫋没过多久便能吹出婉转悠扬的小调。  

  学琴这件事情极大地鼓舞了嫋嫋,于是嫋嫋很快便央着外大父教自己下棋,原本以为也会是很轻松的事情,谁知自己竟是个臭棋篓子,无论对上谁都是个输。

  即便阿父他们放水自己都赢得艰难,而后她去挑战师兄,师兄们苦不堪言,纷纷表示宁愿去藏书楼修补典籍也不愿与小师妹切磋。

  嫋嫋很是受挫,感觉自己幼小的心灵受到了巨大的伤害,当即回去找自己的亲亲阿母诉苦。阿母含笑听完小女孩的烦恼,而后给嫋嫋讲了自己学琴的故事。

  “阿母啊,擅长吹箫,但是因为一些原因,偏要去学琴。但是阿母学了很久,却总是不如学吹箫自在,而且琴艺也一直提升不大。”

  “那后来呢?”阿垚追问道。

  “后来啊,阿母遇到了你阿父,他很擅长弹琴,我们二人琴箫合奏很是相契,而后阿母便不再纠结学琴之事了。

  嫋嫋,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没有必要因为自己不会别人擅长的东西而懊恼,沮丧。你也可以去寻找自己擅长的领域,等你找到它了,你也可以成为更好的自己。”

  “所以阿垚你不要因为暂时落后于师兄与同门便自卑,沮丧,现下你不过是一时落后于他人,这都是很正常的。

  关键是你要确定自己是不是喜欢你所学的,你能不能坚持到底学下去?别人的看法都不重要,但是阿垚你自己不能看轻自己。

  这个世界上这么多人,他们都从事不同的行业,可是他们每个人都很重要。阿垚,我相信你将来一定也可以有一番成就的,你也要相信自己。”

  “嗯,少商,我明白了。我日后会努力追赶阿兄的步伐,我要做一个像他一样能为楼家二房遮风挡雨的人,要做一个能够护佑一方百姓的父母官。”

  “你一定可以做到的。这只兔子送给你,有它陪着你就不会孤单了。以后如果你想家了,你可以来我家吃饭,我阿母做饭可好吃了,保证你吃完还想吃。”

  “可以吗?这样会不会太打扰?”

  嫋嫋看着兄弟渴望的眼神也就直接忽略他言语中的客套,“当然可以了,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弟嘛,理应互帮互助。咱们以后就是朋友了,你可是我在书院交到的第一个朋友呢。”

  “嗯,咱们以后就是朋友了,那下旬下学后我再来找你玩。兔子我也会好好养的,要不你给它起个名字吧?”

  “那我得回去好好想想。”

  “好,那就等你想好了下次再告诉我。”

  “那我就先回家了。”

  “那我也走了。”

  看着俩人相谈甚欢,临别时还依依不舍的样子,袁善见便没有出去打扰。

  直到少商的身影已经远到看不清,阿垚还在原地不动,这时他才出去同阿垚打了招呼,说是阿垚的兄长拜托自己多多照拂阿垚。

  阿垚听完连忙道谢,“袁师兄真是好人,谢谢袁师兄。”

  被发“好人卡”的袁善见很是无奈,看着傻白甜师弟还在笑,当即决定自己送他回住所。一路上还不时询问阿垚怎会遇到程师妹。

  阿垚这次倒是很快交代清楚原委,原来是程师妹巡视自己在后山的机关之后,返程遇到阿垚独自神伤。然后同情心大发,不仅好生安慰了阿垚一番,还将自己原本打算送给自家阿母的兔子转手就送给了阿垚。

  袁善见摸了摸鼻子,心下想着,一年不见,这程师妹何时变得这般心善了?自己初次见她时可是全然没有得到好脸色,更别说是送兔子,邀请吃饭还称兄道弟的了。

  善见兄显然是忘了,初次见面时自己是怎么吓跑了鱼,又吓跑了嫋。哪里还能得好脸色?

ZissL.

第一章

              马车内,一女子身着鹅黄蜀锦长裙,头上配有蝴蝶形状的银簪,她的头靠在一个妇人肩上,那妇人气质温婉,眼中满是温柔的看着肩上的女子,不过对面的坐着的男子便不乐意了。他满脸怨念的看着那女子,似是忍不住了,伸手拍了拍女子 “瑶瑶,快起来,你阿母肩都快酸了!”   

       被唤作瑶瑶的女子直起身,揉了揉眼睛说“阿母,我太困了,一会儿到了宅子我给你按一按,好不好呀? ...

              马车内,一女子身着鹅黄蜀锦长裙,头上配有蝴蝶形状的银簪,她的头靠在一个妇人肩上,那妇人气质温婉,眼中满是温柔的看着肩上的女子,不过对面的坐着的男子便不乐意了。他满脸怨念的看着那女子,似是忍不住了,伸手拍了拍女子 “瑶瑶,快起来,你阿母肩都快酸了!”   

       被唤作瑶瑶的女子直起身,揉了揉眼睛说“阿母,我太困了,一会儿到了宅子我给你按一按,好不好呀?   ”  

        那女子讨好地笑着说,又用双手环住妇人,蹭了蹭妇人的脸颊。

         马车外响起了老妇人的声音。声音中气十足,颇有精神,并不像信件中所说的那样无力。程媮一听就知道这定是她那位大母了,她一下就坐直了身子,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将簪子重新扶正。待马车停稳,就跟在阿父阿母身后下了马车。

         程府的宅子前已站着许多人中中最能让人眼前一亮的就是站在边上的小女娘。程媮下车后,先随自家阿父阿母向大母问了礼,不过老夫人见他们一家下了车,就挤开了桑舜华并抓住了他阿父程止的手,说:“我的儿啊!”       

  这场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老妇人的情郎回来了,程老夫人对着程止又是摸又是问 “可曾瘦了?你个小没良心的,这么多年才回来”

        程媮并不意外,因为大母向来偏爱阿父,不喜阿母,不过她和桑舜华还是对大母问了礼才走向一边的妇人。

        “大伯母安好” 程媮对着萧元漪行了一礼,萧元漪满意的点点头,转头对那个明媚的小女娘说“嫋嫋,快过来见过你三舅母和瑶瑶阿姊”

       “三舅母安好,瑶瑶阿姊安好”  程媮见状笑了笑,牵起嫋嫋的手,说“嫋嫋,我听大伯父说你喜爱木工。给你带了许多精巧的小玩意儿,你定会喜欢。”       

      程媮说完后又转头对自家阿母说“阿母,那我先和嫋嫋去找堂兄和少宫了”

         桑舜华点了点头,对她摆了摆手。然后转过头和萧元漪说说笑笑。“这嫋嫋真是如信中所说的一样活泼机灵,我当真喜欢极了”

        “活泼机灵有何用,要是她有姎姎一般懂事我也不必这般费心......”      两人讨论的声音不大,并未走远的程媮和程少商也只能听见这两句话。程媮可以感觉到程少商在听到萧元漪的话后愣了一下,然后低下了头。虽然表面与刚才无异,但是她的脸色有些发白,眼眶中也有些许眼泪。程媮见状轻轻拍了拍程少商的手,这意思像是在对她说“别难过”。程少商见状一笑。然后两人就挽着手走向了程家兄弟。              

  “嫋嫋,你刚刚那个表情转的太生硬了,阿母肯定看出来了。”程少宫故弄玄虚的靠近程少商

     “阿母怎么老盯着我,我知道自己行止不谨,但我不是正慢慢改吗?”程少商颇有些不满

  “阿母这是怕我们平常习惯了,将来出门在外时不经意时叫人抓住了不当之处,当年她没空盯着我们,还特意叫人来盯呢。”

     “是以,后来你们练的人前人后一个样啦?”程媮疑惑的问道

     “没有,我们买通了来盯我们的人”  程少宫双手拢袖,笑的很有规矩,很有教养。

     “次兄,三兄,瑶瑶阿姊。你们可知阿母生气的时候如何做?”    

     “好办好办,只要你在阿母骂你的时候低着头,待她骂完,你抬起头说“阿母,我错了”程少宫还模仿了一二,惹得程媮和程少商笑出了声。       

     四个久别重逢的兄弟姊妹走在后面。其余三人兴致勃勃的分享给程少商自己这些遇到的趣事。后来还是萧元漪的义妹-青苁来唤他们去宴席,他们才停下,不然还不知道可以说到什么时候呢       

        哪怕就是吃饭时四人也未曾停下,不过程媮这顿饭倒是不大愉快。因为自家阿母被大母刁难了。阿父明明面色红润,身体康健得很,大母却偏要说阿母未照顾好阿父,使得阿父瘦了许多。嫋嫋也在说大母做长辈的也是势利眼。      

         不过当晚这些话通通被程少宫传入了萧元漪和程始的耳中就是了。

         后来程少商总是被萧元漪管着,不让她出来玩,日日温书。程媮也只能偶尔出府逛逛,然后在路上遇见好玩的好看的总是会给程少商带一份。她知道程少商自幼就不在萧元漪夫妇身边养着,自然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于是就想加倍疼爱程少商,桑舜华也是如此想的。

         过了几日后,葛家太公来将葛氏接回去。程媮也只在葛氏被接回去时才露了个面,那场面堪称感人。萧元漪搂着程姎,还说会将程姎当成亲生女儿对待。程少商就站在不远处,看着两人的相处。程媮自是明白程少商,走过去也揽着她,从手帕里拿出了一块牛乳饴糖塞进了程少商的口中,又将包着饴糖的手帕放在了程少商手中,说“嫋嫋,吃颗糖心情就好了。多吃些,都是给你买的。”  

       程少商看向程媮,朝着她笑,可眼中依旧有泪光。

         这几日,萧元漪倒是管程少商送了一些,不过都是因为她最近在教程姎如何管家,没有时间来监督嫋嫋了。所以程媮就常来陪伴嫋嫋,每日还带了许多好吃的好玩的东西。两人日日欢声笑语,这竟是嫋嫋最快乐的一段日子了。

         正旦那日晚上,萧元漪招呼众人开始正旦仪式。

         仪式上程家三兄弟一想到过段时间又要各奔东西了,纷纷来程母面前敬酒,逗得她哈哈大笑。而萧元漪则是一直在说“这儿是姎姎布置的”“那儿是姎姎想的”,引得家宴上众人直夸程姎贤惠能干。

         旁人未感觉到什么,不过桑舜华和程媮倒是感到不妥。桑舜华笼着袖子,走向萧元漪。”姒妇为何只教姎姎这些,却不教嫋嫋?”

        “嫋嫋连字都不识得几个是能看懂族谱,还是能朗诵花册?何况做事之前先明理,好歹先读几卷圣贤书罢。凡事不能一蹴而就,需得循序渐进。”萧元漪面色如常地笑着说

           桑舜华心中依旧觉得不妥,只是不好多问了,心中便有些怜惜程少商。

         和程媮站在一旁的程少商听见了这话一愣,手紧紧的掐着自己另一只手的手心。       程媮将她紧紧握住的手撑开,轻轻摩挲着那些手指掐出的白痕。

         “瑶瑶阿姊,我不想看烟花了,我想回院子了。”

          “好,那我们就不看了,我和你一起。”    程媮挽住了程少商的手希望这样能给她一点慰藉。   

      回去后,程媮就一直陪着程少商,说以后带她出去玩,给她买很多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

    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色不是空

【说英雄·双飞/狄飞惊x白愁飞】说英雄气短,谁儿女情长

(六)


此后一切,进行都颇为顺利。

入京后杨无邪将一切安排妥当,约定那日,花无错带着手下四员大将如期而至。白愁飞和温柔坐在两层帘幕后,与花无错这个老油条你来我往。


早就从杨无邪那里听闻花无错谨小慎微,为人滑不留手,人畜无害的笑面下却是乌毒心肠。真正交手时,才知这人有多难缠。入席不过半盏差功夫,拐弯抹角的要开溜回金风细雨楼。白愁飞则是见招拆招。


花无错的目的是合情合理的杀死苏梦枕,此时他们五人围困一人,正是动手的极好时机。可,这苏梦枕……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花无错朝手下阁主使眼色,命他给苏梦枕敬酒。


阁主的酒,没有不亲手接......

(六)

 

此后一切,进行都颇为顺利。

入京后杨无邪将一切安排妥当,约定那日,花无错带着手下四员大将如期而至。白愁飞和温柔坐在两层帘幕后,与花无错这个老油条你来我往。

 

早就从杨无邪那里听闻花无错谨小慎微,为人滑不留手,人畜无害的笑面下却是乌毒心肠。真正交手时,才知这人有多难缠。入席不过半盏差功夫,拐弯抹角的要开溜回金风细雨楼。白愁飞则是见招拆招。

 

花无错的目的是合情合理的杀死苏梦枕,此时他们五人围困一人,正是动手的极好时机。可,这苏梦枕……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花无错朝手下阁主使眼色,命他给苏梦枕敬酒。

 

阁主的酒,没有不亲手接过的道理。但白愁飞不能接,至少不能露面接。

温柔会意,挑开第二道帘子,在两层帘幕间接过酒,一口饮下。

 

龙阁主不满道:“苏少楼主,我敬您的酒,怎么能让她代劳!是看不起我们兄弟如何?”

 

花无错也一拍桌子,伺机带人围上来,眼见就要挑开第一道帘幕。

刀光一闪间,几人纷纷后退。好险,差一些就领教了‘红袖梦枕第一刀’。

 

几人互换眼色,确认那是红袖刀无疑。

 

苏梦枕轻咳两声,微微有些怒意:“休要放肆,我师妹姿容你们胆敢冒犯!”

 

温柔乃‘洛阳王’温晚独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若是一般人家娇贵的雨露客女子,怎敢放她在外抛头露面。可这温柔不一样,谁敢动她?对她说一句不中听的话,怕是第二天早上你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

 

几人不是没见过温柔,不过那时这丫头还尚未及笄。现在她在帘幕后待客,倒也是常情。可苏梦枕躲在帘幕后,又是为何……可不要和他们说是怕温家小姐无聊,怕洛阳王怪他待客不周。

 

“姓龙的,本小姐接你的酒怎么了?是我温柔不配吗?”穿着桃红衣裙的少女叉腰而立,大有不饶人的架势。

 

他们几人怎么敢得罪温柔,只好退回酒席上,各自罚了三杯,又说了些漂亮话。

一炷香也快烧到底,也就是此时花无错突然发难,联合四人拔刀而上,砍断两层帘幕。

 

白愁飞领着温柔破窗而出,借力推了温柔一把,小声嘱咐:“你先去金风细雨楼与他俩会和。”

温柔面上露出一丝犹豫,还不待她说什么,白愁飞将红袖刀塞进她怀中,又道:“我没问题,速去。”

 

温柔咬了咬嘴唇道:“你自己小心。”

 

花无错等人紧跟着翻窗而下,才看清这红衣人并非苏梦枕。

“你是谁?”

 

白愁飞冷冷回:“是你白大爷。”

他声音不大,但隔壁二楼所立之人耳清目明,闻言不禁莞尔。

 

花无错反应极快,知道自己这是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吩咐三人留下对付这假的苏梦枕,自己则赶回金风细雨楼。

 

“花副楼主,留步。”白愁飞两把小飞刀破风而出,拦下正要离去的花无错。

 

花无错此时要是真留步,那他也太蠢了些。三位阁主蜂拥而上,堵住这假的苏梦枕。

 

白愁飞只是站在那里,手无寸铁的面对三位阁主,和他们小百名手下。这阵仗,插翅也难飞。他没配刀剑,好似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富家公子。

 

但白愁飞不愁,也不怕,论轻功脚法,在场这几位哪个都不如他。只是往哪里跑,需要斟酌。既不能让这些人抓到他,又不能让几人回去支援花无错。总觉得对面茶楼上有人在看他,白愁飞抬眸一瞥,在半开半合的窗户间看到宛如仙鹤羽毛一般的锦衣刺绣。

 

‘是他。’这时灵光一闪,此处离长街不远,既然他在这里……

 

白愁飞朝几人挑衅:“来,看看你们几个狗腿子,能不能抓到你白大爷。”说完拔地而起,踩着一人的脑袋就上了房顶。

 

他在房檐上跑,一群人在下面追,莫名成了这京都里一道风景。

这三人也是木鱼脑袋,竟没一个人想到回金风细雨楼去支援花无错,全都跟在白愁飞屁股后面跑。

 

白愁飞边跑还变说些风凉话,气的几人直跳脚。

等他终于停下来时,已过了长街的‘君子线’——金风细雨楼与六分半堂的分界处。

 

白愁飞停在一处弄堂里,前面是大院高墙,身后是金风细雨楼的追兵。

 

三位阁主为首,堵在白愁飞面前呼哧呼哧喘气:“呼……你跑啊,怎么不跑了?”

 

跑了这些距离,白愁飞也有些气息不稳,一向没有颜色的雪白面颊上泛起丝粉红。他摆了摆手,朝几人道:“不跑了,到地方了。”

 

到地方了?到什么地方了?

 

他们还没回过味儿来,两侧房顶上齐刷刷冒出两队弓手,黑衣斗笠,是六分半堂打扮。

 

身后弄堂口冷不丁冒出一个人,一个低着头的人,流光鹤羽披在他肩头。

“各位来我六分半堂做客,没有拜过堂口,不合规矩吧。”

 

这人其他人不认识,三位阁主可不能不认识。你要是不认识六分半堂的大堂主,说出去不是个笑话吗!

 

“……狄大堂主。”其中一个反应快些的阁主赶忙赔笑,“我等也是在追一个逃犯,一不留神,被他骗进了此处。”

 

狄飞惊却很诚挚的问到:“逃犯?什么逃犯?”

 

“就他啊!伪装成我们苏少楼主,图谋不——诶!人呢!?”三人回头,巷子深处哪里还有人。

 

“既然没有贼人,那各位请吧。”狄飞惊抬手,做了个送客的动作。他想了想,带着些歉意说到:“各位无功而返,不如去我六分半堂喝上一杯茶,歇息歇息。”

 

追人追到被六分半堂围住,还不够丢人吗。要是再去人家堂口喝上一杯茶,这老脸还往哪放。可这狄大堂主的面子,谁也不敢驳。最终还是龙阁主一咬牙婉拒到:“这楼中还在等着我等,就先告、告辞了。”

 

狄飞惊没有说话,也不知他是同意或是不同意。在几人忐忑焦灼中,他缓缓道:“那便改日吧。”

 


缝渊

白愁飞的弟控哥哥

一个脑洞

    当白愁飞借尸还魂,重生成花家收养的小儿子花秋白,他有一个哥哥,名字叫花满楼,哥哥知道他的一切。

 他有爱他的家人,本以为可以不在意那几个人,守着新的幸福。当再次与前尘相遇时......

  

  

正文

       世人疑惑不解,为何花家已有了继承人还要再收养一个小儿子?莫不成,花七童六岁那年被下毒药,无药可解?

      听闻小儿子也是一个异人,传言道花家抱回来时,那稚子已经是满头银发......


一个脑洞

    当白愁飞借尸还魂,重生成花家收养的小儿子花秋白,他有一个哥哥,名字叫花满楼,哥哥知道他的一切。

 他有爱他的家人,本以为可以不在意那几个人,守着新的幸福。当再次与前尘相遇时......

  

  

正文

       世人疑惑不解,为何花家已有了继承人还要再收养一个小儿子?莫不成,花七童六岁那年被下毒药,无药可解?

      听闻小儿子也是一个异人,传言道花家抱回来时,那稚子已经是满头银发。


初九,朔月

       江南花家此时门前宾客络绎不绝,家中四处灯火通明,红绸缎、红灯笼皆在空中悬挂着。

      “有请今日寿星!”

      在万众期待的目光中,花满楼牵着比他小一岁的弟弟气定神闲地走了出来。

      花满楼温文尔雅向众人道:“今日是舍弟花秋白的生辰,感谢各位。”说完郑重地朝众人抱拳感谢,随后牵着花秋白走回他的房间。

     “为什么那个花秋白都不用说点什么的?”旁人吐槽道。

 

     “唉,这小少爷,眼睛看不清,又身体孱弱,从小到大一直由花公子照顾,可惜了。”旁人遗憾道。

 

“这可真是可惜了。”

 

      温柔见王小石还愣愣地望着花家兄弟俩的位置。她知道他又想到谁了,渐渐的筷子也不动了。

    “小石头,我知道你又在想大白菜,可是,他已经.....”温柔带着哭腔说完便跑着离开了花府。

     王小石也知道,他的好兄弟白愁飞已经死了,被所有人逼的。他情不自禁的想:“如果当初能早一点发现,早些阻止,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他又回想起刚刚看到的少年,一袭白色长袍,倾泻而下的银色长发,最重要的是那张和白愁飞相似的面容。

     这使本该回去复命的他,鬼使神差间,潜入了花家。

   

     花满楼的房内,房间内,花满楼小心翼翼将白愁飞放到床上,“秋白,要不要兄长喊大夫来。”

     他看着躺上床上的弟弟嘴唇发白,额间泛起汗珠,不禁紧张道。秋白轻轻地拉住了他的袖子,小声道:“兄长,秋白无事,别惊动了爹娘。”

     见他一脸不太同意的样子,秋白便一直盯着他哥哥看。花满楼实在受不了弟弟盯着他撒娇,无奈坐下道:“那你好好休息。” 把被子往他身上再拉了拉,便离开了房间。

     听见房门关闭的声音后,花秋白闭上眼睛,脑海里不自觉的想起在宴会上见到的那俩人。

  一个亲手将剑刺入自己心脏的好兄弟,更别提内心深处的那位好大哥。他不禁感到呼吸有些许困难,缓慢地侧过身来,用力攥紧自己心脏的位置。

  “为何还要想起他们,上一世已经拿命还了,这一世便桥归桥吧。”

       心脏的越发的不适,感知到门外有人,花秋白想起身去拿床边的剑。奈何浑身无力,整个人“碰”的一声砸在地面。

  恍惚间,他好像看到了小石头。

嘴唇轻启:“小石头?”说完,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来人小心的将花秋白抱起,施展轻功离开。路过的巡逻队看见了他,大喊道:“有贼人!有贼人!!”说完就带领着一队人追上去。

  花无缺第一反应——“糟了!秋白!!”立刻飞身前往花秋白的房间,看见房间空无一人。捏紧拳头,对着一旁的小厮,眼神凌厉道:“传令下去,昭告天下,花家幼子花秋白今日被贼人掳走,谁能找到花秋白并安全送往花家,花家必定重谢。”

  “是!小的立刻去办!”

   不禁意间,看到了地上的几滴鲜血。花满楼愤怒地砸下拳头,“秋白,谁敢伤你,兄长定叫他碎尸万段!”


  金风细雨楼密室内,一群人不停地看向床上的少年,要是被江湖上的人看见,皆会惊讶的想这床上是谁,竟然让金风细雨楼楼主和副楼主皆满眼担心。

  温柔不停在屋内走来走去,等大夫出来,众人皆聚床前。

  “楼主,这位公子先天便患有心疾,身子骨羸弱,现在暂时稳住了病情,务必要他好好修养,按时吃药,老朽先告辞了。”

  大夫见没人理他,摇了摇头背着药箱便离开。

  “小石头,你确定他是大白菜?会不会你听错了?”温柔在一旁问道。

  “我不可能听错,更不可能看错!他就是大白菜……就是被我们逼得从这金风细雨楼跳下去的白愁飞!”王小石情绪激动道。

  苏梦枕将花秋白的手放进被子里,驱动着轮椅对他们说:“我们出去说,别把他吵醒了。”

  室外,苏梦枕语气复杂道:“他现在是花家幼子花秋白。”


  “我知道”王小石不自主摸着挽留剑道。“这是老天赐给我们的机会。”

  苏梦枕眼眸中闪过一丝迷茫:“真的是机会吗?”

  三人都沉默不语,也许都知道不可能。

  天空微亮,花秋白缓缓睁开眼睛,待到意识回笼才从床上坐起,观察了许久房内的装饰。

  “这不在花府,兄长和爹娘肯定会担心,我要赶紧回去。”艰难地下地,扶着周边的东西想出房门,转身时不小心磕到了石凳上,整个人跌落在地上,石桌上的东西也被一扫而光。

  室外的王小石立刻冲进来,看见屋内被茶水溅了一身的花秋白,王小石上前温柔的把他抱回床上。

  看着眼前人双眸懵懂,似乎还没缓过劲。王小石道:“来人,准备干净的衣服送过来”。

  随后轻声的和他说,似乎怕惊到他,“花公子,我先给你换衣服,花家那边别担心,我已经差下人去打过招呼了”。

  听见这熟悉的声音,花秋白整个人僵硬了起来。他知道是谁...在上一世,不管是在幻境中,还是现实中都让他痛苦到深入骨髓的人。

  感受到眼前人的僵硬,王小石岔开了话题。“衣服拿来了,我先给你换上先,失礼了。”

  说完就打算给他换衣服,但是被他拦住,低头道:“不用劳烦副楼主,在下可以。”

  花秋白的再三拒绝,让王小石眼眸暗了暗,随后笑道:“皆是男人,莫非花公子还怕羞不成?”

  说完便上前给他换衣服,感受到对方的阻力变小,王小石手速更快起来。

       他红着耳朵和王小石说:“感谢副楼主,不过在下想回去,劳烦副楼主费心了。”

  听到这句话,王小石一时间没说话,房间一时沉寂下来。

  

  “你身体不好,还是再等等吧,不急,好好休息。”说完便出去了。

  

正午时分,一队人马进入楼里。

  安静的金风细雨楼像被丢下了一颗石子,顿时嘈杂起来。

  一顶大金轿停在门前,为首骑马的人干净利落地从马背上下来,带着配剑和一群手下,鱼贯而入。

  “来人!备茶!”说罢,穿红衣的男子转过轮椅,手摇骨扇,面带微笑道:“不知道花大公子光临寒舍,有失远迎,还请见谅,请上坐。”

  花满楼立刻拔剑出鞘,寒光一闪而过,直抵对方喉锁。语气森严道:“苏楼主的二弟竟敢将我小弟掳走,这是想和我江南花家为敌了?!!”

  血液缓缓渗出,此时的苏梦枕不紧不慢地将剑移开。

  气定神闲道:“秋白公子现在已在内室憩息。大夫看过,幸亏被我二弟送来得早,再晚点...可就,性命难保了。”

  这句话让花满楼的脸立刻变得苍白,一把拉过苏梦枕的领口。

  “快说!把我二弟藏哪里去了!!”

两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汇,似乎都想将花秋白藏在自己的地方。

  “到底,这个人才是小白的兄弟”。苏梦枕在心里自嘲道。

  “跟我来”。

  王小石见花秋白睡得似乎得了梦魇,立刻上前喊道:“秋白!!秋白!!”见人开始意识涣散。情急之下脱口而出:“大白菜!!快醒醒!!白愁飞!!”

  花秋白,不对,应该是白愁飞。他看见模模糊糊的人影,虚弱道:“小石头?”然后又坚定的否决:“不可能是小石头....是幻境...不是真的......”

  “唔......”

  王小石立刻把人扶起,刚准备运功治疗,就被人拉开来。

  “秋白,兄长带你回家。”花满楼熟练的把药丸喂给花秋白,再运功治疗下,人的脸色开始好转,些许发抖的身体也停了下来。

  见花满楼打算立刻带花秋白回去,王小石拦在他们身前。

  双方氛围凝重,王小石语气不足道:“他如今身体还不太稳定,花公子,不如......”

  花满楼心疼的看着自己怀里的弟弟,又想到这次是王小石救的人。不禁心软了这一次,松口道:“一日,明日我们启程回去。”

  苏梦枕立刻接话:“来人,带二位公子去休息。”

  夜幕降临

  花满楼站在窗边,出神想道:“本想着让秋白这一生都生活在花家,远离金风细雨楼,可没想到,还是见到了这群人。”

  不知他想到什么,眼眸中闪过一丝不属于这位温润如玉之人的狠戾之色。

       “兄长?”

  听见自家弟弟的疑惑声,花满楼坐在床边,摸了摸他的额头,然后松了一口气,突然抱住他。

  看着注重自身整洁的兄长,衣服都还是前日的,自责道:“兄长,对不起.....”

  花满楼摸了摸他的满头银发,温柔道:“没事,秋白没事就好~”

  “看着兄长的眼睛,告诉兄长,你还想和这楼里的人相认吗?”

  花秋白见眼前人一脸紧张,郑重道:“兄长,我只有你一个兄弟,我叫花秋白,白愁飞的心已经死了,命也还给了他们。”

  “好,那这辈子只做我花满楼的兄弟。”

  “嗯!”

  屋内的声音,坚定又决绝。

  屋外的三人,面色难看,心境难平。

  却似乎又不约而同达成共识——明日后,便不再去打扰他的生活。

  

圆滚滚的小六子

当债王讨债的时候.......(最近实在没有灵感,不知道剪什么,玩一段大家玩过的视频吧。)

UP最近脑袋是枯竭的............

有没有小伙伴给我贡献点子............

想看啥给我说。


当债王讨债的时候.......(最近实在没有灵感,不知道剪什么,玩一段大家玩过的视频吧。)

UP最近脑袋是枯竭的............

有没有小伙伴给我贡献点子............

想看啥给我说。


饭糊

救命!阿零的声音真的好酥!

救命!阿零的声音真的好酥!

一个小学渣

  图片来源:漫画派对《怪商一克拉》

  音乐:花儿乐队《穷开心》

  图片来源:漫画派对《怪商一克拉》

  音乐:花儿乐队《穷开心》

晰晰

【黑暗姐妹花】迷人,这个形容词不过分吧

昨天发的那个视频有点问题,今天重发一下

【黑暗姐妹花】迷人,这个形容词不过分吧

昨天发的那个视频有点问题,今天重发一下

Forever nine

但我并不快乐,成绩扰得我心烦😔

但我并不快乐,成绩扰得我心烦😔

毒舌娱乐
猫猫:你为什么会飞?我怎么摸不到你了😭
猫猫:你为什么会飞?我怎么摸不到你了😭
睿岑vvv

🇨🇳 

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旗帜 。

是青春之中国。

  

🎬:Dcy


🇨🇳 

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旗帜 。

是青春之中国。

  

🎬:Dcy


综艺大神
辩论赛的神级发言,李诞美术馆救猫辩论封神,席瑞为女性发言
辩论赛的神级发言,李诞美术馆救猫辩论封神,席瑞为女性发言
听阿暖讲

科学唯一盲区:雨神萧敬腾,让美国沙漠降雨,让科比打伞来见!

科学唯一盲区:雨神萧敬腾,让美国沙漠降雨,让科比打伞来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