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蘑菇炖茄子 蘑菇炖茄子 的喜欢 mogudunqiezi.lofter.com
陈二狗。
《一个敢教,一个敢学》 ❗️二...

《一个敢教,一个敢学》


❗️二传标明出处

《一个敢教,一个敢学》


❗️二传标明出处

萌萌lijian

我的两个宝永远相爱 永远热恋 !520快乐

我爱李简[520]



我的两个宝永远相爱 永远热恋 !520快乐

我爱李简[520]

_凌凌子_

【李简】爱情悖论(双李玉X简隋英)<18>

  19岁的李玉,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五年后他和简隋英的家中。

  于是两个李玉跨时空的相见了……


17>:戳这里


——————————


  18>

  

  李玄是过了中午的饭点儿才来的。

  小李玉跟简隋英出事儿,他又急又气。一个是他过去的弟弟,一个是他现在的弟媳,这灾祸一场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李玄昨晚忙得整整一宿都没合眼,快天亮了才趁着回家去帮李玉拿东西的功夫眯了一觉。

  

  肖家那边似乎也没想到齐路坤会做出这种事来。

  昨天李玄找上门的时候,肖家老二整个人都傻了。齐路坤只跟他说了会想办法来“解决”李玄这个麻烦,不用他担心。他却怎么也没有料...

  19岁的李玉,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五年后他和简隋英的家中。

  于是两个李玉跨时空的相见了……


17>:戳这里


——————————


  18>

  

  李玄是过了中午的饭点儿才来的。

  小李玉跟简隋英出事儿,他又急又气。一个是他过去的弟弟,一个是他现在的弟媳,这灾祸一场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李玄昨晚忙得整整一宿都没合眼,快天亮了才趁着回家去帮李玉拿东西的功夫眯了一觉。

  

  肖家那边似乎也没想到齐路坤会做出这种事来。

  昨天李玄找上门的时候,肖家老二整个人都傻了。齐路坤只跟他说了会想办法来“解决”李玄这个麻烦,不用他担心。他却怎么也没有料到,齐路坤所谓的解决办法,居然会是直接绑架。

  这回别说李玄了,就连肖老二也跟着心慌。

  真的说起来,这李家跟简家,他是哪个都得罪不起的。

  肖家跟齐路坤不一样,他齐路坤只是个商人,在哪儿赚钱都一样,只要上面有人罩着,他跟哪儿都能发财。但是他们肖家想要扎根在这北京城,想要费尽心力往上爬,就不能到处树敌。如今他家好不容易在这里打开了交际圈,却被齐路坤搞了这么一手。

  现在别说他那个没出息的姐夫捞不出来,估计就连他自己都得折到里头。

  后来,李玉打过来电话说已经找到简隋英跟小李玉的时候,李玄还在肖晟家里,挂上电话之后,李玄连招呼都不打,站起来就要走。

  肖晟吓了一跳,紧跟着要一齐出来。没成想李玄突然转过身一拳就砸了过来,给肖晟打得不轻。

  “我弟弟跟隋英要是没事也就罢了,但凡他们两个少了一根头发,我李家跟你们没完!”李玄几乎是低吼着说出了这句话,然后摔门离去。

  结果今天一大早,李玄刚回家,肖家老爷子的电话就打到了他这里。

  那会儿小李玉跟简隋英的情况都已经稳定下来了,只是还没醒。李玄说话也没客气,生冷的语气给肖家老爷子噎得好话赖话都说尽了也没讨到好。

  饶是这样,李玄也丝毫没有感觉到解气。他一想到昨天昏迷不醒的简隋英和高烧不退的小李玉,就恨不能把齐路坤和肖家那一帮混蛋都弄死。

  

  

  “哥,你来了。”

  李玄拎着特意带来的换洗衣服和一些日用品,刚走出电梯,就见李玉跟白新羽正站在病房门口。

  “怎么站在外头。”

  李玄把手上的东西递过去,跟白新羽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

  “那个……‘我’醒了,他想陪陪简哥。”李玉接过来袋子,他看了一眼简隋英的病房,轻声道,“简哥还睡着。”

  李玄点了点头,悬了一夜的心,算是将将放下了一半。

  小李玉跟简隋英受伤住院的事儿,他还没跟家里说。之前小李玉突然出现,李玉就要瞒着家里,如今变成了这样,李玄就更不敢告诉他爸妈了。

  李玉看了一眼时间,病房里的俩人单独待了也有十好几分钟了。李玉琢磨着应该也差不多了,拎着东西轻轻推开了门。

  于是三人果不其然看到了小李玉通红的一双眼。

  “哥……”小李玉看到跟在李玉身后的李玄,哑着嗓子叫了一声。

  李玄皱着眉,看着那个比自己小了有十几岁的弟弟,眼里全是心疼。

  “怎么样了?”

  “没事儿。”小李玉脸色还有些发白,人却看着精神了很多。

  他抬头对上李玉的目光,仍旧搭在简隋英手背上的手指颤动了一下,停留了数秒之后,有些不舍地慢慢收了回来。

  李玉淡然地移开视线,转身去收拾李玄带来的东西。

  李玄和白新羽根本没注意到两个人短暂的视线交锋,两人进屋都下意识放轻了脚步。病房里暖气很足,窗外的天仍旧有些阴霾,昨夜的落雪堆在窗沿上,留下厚厚的一层白。李玄拉过来把折叠椅坐在了小李玉的身边,看着自己弟弟手臂上的绷带,心里止不住的发酸。

  李玉这孩子,从小就没怎么让家里费过心。唯一一次犯浑,还闹了个大了,像是把过去二十年的叛逆和混账都攒在了一起,不仅当着全家人的面出了柜,还差点把自己的人生和前途都给毁了。

  在那段时间里,李玄时常会想,是不是他这个当大哥的太不称职,才让自己的弟弟发生了如此之大的变故,他都还后知后觉。

  如今看着这个懵然无知的小李玉,李玄就更加心有不忍了。

  他叹了口气,反复叮嘱着小李玉要好好休息,注意伤口。小李玉听话的一一应下,反而宽慰着李玄,让他不要担心。

  李玄待不了太久,这大过年的,李家亲戚多,李老爷子前几天也从海南回来了,家里还有一堆的事儿等着他去操办。

  他坐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被他妈打来的电话叫了回去。李玉下楼送他,回来时,正巧碰见护士过来,要给小李玉输消炎药。

  小李玉不肯回隔壁,非要待在这边等简隋英醒。李玉也没拦着,把放在陪床上的东西收了收,让他在旁边躺了下来。

  护士调好点滴速度,轻巧地推门出去了。小李玉扭头看着病床上的简隋英,不一会儿就昏昏欲睡起来。病房里安静地只有检测仪的滴答声,李玉坐在简隋英床边,手搭在他夹着检测器的掌背上,不敢握实,怕碰着拳锋上破皮结痂的伤口。

  他跟白新羽有一句没一句地轻声聊天,两个人昨天都是一宿没睡,这会儿一放松了下来,都露出满脸疲态。

  没过多一会儿,白新羽的手机就震动起来,他看了一眼,是他妈,赶紧起身去外面接听电话。

  简隋英出事儿的消息白新羽没敢跟家里说,这么大个事儿,要是让他爸妈知道了,还不得急死。他跟俞风城糊弄着家里说昨晚跟战友聚会喝多了,在外面住的酒店,一会儿有战友要走,他们还得去送一送。

  电话那头也没怎么怀疑,叮嘱了他一句下雪天小心开车就挂断了电话。

  白新羽回来之后,李玉让他去沙发上眯会儿。小李玉跟简隋英都还睡着,左右也不会有什么事儿,有他一个人盯着就够了。白新羽也没跟李玉客气,揉了揉脖子,歪在沙发上一会儿就睡着了。

  李玉独自坐在椅子上看着简隋英的睡颜,凑过去小心翼翼地在他干燥的嘴唇上落了个吻,满心的爱意都被酸涩的疼惜催化成了一声带着颤音的呢喃。

  “简哥,快点醒吧……”

  

  

  小李玉跟白新羽这一觉直接就睡到了傍晚,连中间护士过来拔针的时候,他俩都没能醒。

  天边擦黑的时候俞风城过来了,给医院守着的几个人打包了热乎乎的饭菜。他跟着霍乔跑了一天的警局,抓起来的那几个绑匪都是拿钱办事儿,就领头的那个知道些内情,还让李玉打掉了好几颗牙,满嘴漏风说不清楚。

  霍乔直接托朋友找了人,让在局子里“好好关照”一下这几个家伙。这事儿一定得查清,背后敢下黑手的哪个都跑不掉。

  白新羽气不过,嘴里骂骂咧咧的恨不能再进去把那群人打一顿。

  窗外阴沉着的天在黑透之后又飘飘摇摇落下了雪花,晚上九点多的时候,昏睡了二十多个小时的简隋英终于醒了。

  与清醒认知一齐恢复过来的还有席卷而来的疼痛。

  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像是要裂开了,从天灵盖一直开到下颌骨,那股子晕眩的劲头让他恶心反胃,相比较之下,身上的疼痛倒没那么难以忍受了。

  “简哥?简哥?”

  李玉第一个发现了简隋英的异动,他一下站了起来。小李玉面色一变,跟着跑到床边,两个人手紧张地握着床边护栏,眼神里是一样的急切和担忧。

  简隋英的睫毛抖动了几下,他眉心皱得很紧,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睁开眼。

  被大片白色灯光和墙壁模糊的视线里,李玉那张精致的面容格外引人注意。

  “……嘶。”简隋英张口想叫李玉的名字,还没出声,就先倒吸了一口凉气。

  真他妈疼啊,他活了三十多年,还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过。

  白新羽跟俞风城都在走廊里打电话,隔着门听见病房里有动静,急匆匆地跑了进来。看见简隋英终于转醒,白新羽的眼眶当时就红了。

  “哥、哥,哥——你感觉怎么样?”白新羽的声音里都带着哭腔。

  简隋英喘了半天的气儿才挨过来了那一阵令人目眩的疼痛,他闭着眼睛缓了缓,再睁开时,才从聚焦的视线里认出跟前挤着的一张张人脸来。

  “……老子没死呢,别哭。”简隋英的声音又涩又哑,他费力地吞咽了一下,太阳穴被抻得一抽一抽的疼,“……头疼。”

  简隋英抬起手想按住额角不停蹦迪似的抽搐的青筋,却被李玉一把拉住了。

  “简哥,你别动,你头上有伤,缝了针的。”

  俞风城赶紧去按铃叫了医生,小李玉始终跟在床边,没多说话浪费简隋英的精神,也没走。

  过了不到两分钟,主治医生带着两个护士就进来了。问了问简隋英的情况,又看了看他头上的伤口。最后说只要人醒了就没有大碍,恶心和头晕都是轻微脑震荡的后遗症,过两天就会好。

  李玉连声应了,追问了几句这两天的注意事项。他回到病床前,轻轻握住简隋英的手,一直悬着的心这会儿才终于踏实落了地。

  简隋英半阖着眼睛躺在床上,难受的直哼哼。虽然他不怎么说话,但是病房里的气氛却明显轻松了下来,一下子就没了上午的死气沉沉。

  白新羽拉住俞风城要出去给他哥买粥喝,就买他哥以前特爱的那家。然而俩人还没出门,就被简隋英用虚弱的声音叫住了。

  他这会儿头疼的厉害,喝了几口水都犯恶心,什么都吃不进去。

  李玉看着时间不早了,干脆让他俩先回去。白新羽还得替简隋英瞒着他家里,大过年的总这么一天天不着家的,也说不过去。

  最后好说歹说,算是把不情愿的白新羽劝动了。他连声说明天一大早就过来,他哥要是想吃什么,就随时吭声。最后腻腻歪歪的得了简隋英有气无力的一句骂,才屁颠屁颠的跟着俞风城走了。

  病房里再度安静了下来,李玉把天花板刺眼的大灯关了,就开了床头昏黄的一盏小夜灯。他看简隋英难受的厉害,问过医生之后,给他开了两粒镇痛安眠的药。

  简隋英就着水吞下,一边忍着头疼一边想着要仔细问问小李玉怎么样了。然而他到底还是刚刚清醒,精神不济,随着药效慢慢上来,不一会儿就又迷糊着了。

  小李玉一直在简隋英的病房待到查房的护士过来,他仗着自己现在是个病号,李玉不敢拿他怎么样,临走前突然脚跟一转,拐回病床前轻轻亲了简隋英一下。然后不等李玉反应过来,就捂着手臂开门溜出去了。

  李玉瞪大了眼,他阴着脸盯着缓慢关上的病房门,愤愤地骂了一句“混蛋”,伸手小心地擦了擦小李玉刚刚碰过的地方,然后低头凑过去,结结实实地印上一个吻。

  

  ——简哥是他的,就算是他自己也别想抢!


——————————


我来更新这篇啦_(:з」∠)_

咳,前两天鸡血开车,这边就稍微搁置了一哈……

大约还有两章左右就要完结了!估计全文下来七万多字吧w

下一更不预告了,五一期间活动有点多,时间不固定,抽空写完我就会来发的w

比心,感谢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