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Mekyo_ Mekyo_ 的喜欢 mumingxu.lofter.com
人形自走雷09式【暫停接稿】

在ISS(國際空間站)上工作的春待組①
閲讀了一些相關的東西零零碎碎地揉合起來當梗

在ISS(國際空間站)上工作的春待組①
閲讀了一些相關的東西零零碎碎地揉合起來當梗

踮起脚尖的那个吻

想做所缘到底怎么样会亲亲就画了这样一个IQ3的短篇

我IQ3导致我cp也跟着一起IQ3了🤤🤤

(前面是中文后面是日文

想做所缘到底怎么样会亲亲就画了这样一个IQ3的短篇

我IQ3导致我cp也跟着一起IQ3了🤤🤤

(前面是中文后面是日文

2550276

梦野幻太郎🦊→梦幻嘭嘭狸🦝→梦幻大野狼🐺→梦幻咻咻猫🐱

梦野幻太郎🦊→梦幻嘭嘭狸🦝→梦幻大野狼🐺→梦幻咻咻猫🐱

音無澈羽。
二編:我真服了,每次我耗費好多...

二編:我真服了,每次我耗費好多腦細胞想的靈感費勁拍的圖畫的畫都沒人看,隨手摸個魚 擦個邊都給流量。我真的是夠崩潰的

二編:我真服了,每次我耗費好多腦細胞想的靈感費勁拍的圖畫的畫都沒人看,隨手摸個魚 擦個邊都給流量。我真的是夠崩潰的

泪骸

首先是火花带爆炸

(然后新套卡刷屏了)

首先是火花带爆炸

(然后新套卡刷屏了)

小豆奶
  魔女的考验+真珠美人鱼  ...

  魔女的考验+真珠美人鱼

  五月场次认亲卡的说

  魔女的考验+真珠美人鱼

  五月场次认亲卡的说

mặt trăng

这个教授不一般 

酒后缠绵                                  米伽酒店1134号房间里拉上的窗帘,和床下破碎的衣服,就可知昨夜有多激烈了

从窗帘缝隙透过一缕阳光直直的照射在顾训的脸,顾之川被阳光晃的眯了眯眼,坐起后...

这个教授不一般 

酒后缠绵                                  米伽酒店1134号房间里拉上的窗帘,和床下破碎的衣服,就可知昨夜有多激烈了

从窗帘缝隙透过一缕阳光直直的照射在顾训的脸,顾之川被阳光晃的眯了眯眼,坐起后,醉酒后的头痛感直击大脑。痛过劲后,昨夜的记忆也接踵而来。他和朋友一起聚餐,餐桌上朋友们都要他喝一杯,一杯过后,自己就已经晕晕乎的,他感觉自己的发情期要来了他还没带阻隔剂,就朋友们说。自己有事先回去了。在从自己的包间里出来后快速的前跑去,没想到发情期来的如此之快,野玫瑰味的信息感素已经向外冒去,腺体肿胀的疼和别的 Alpha的信息素,让他的腿软的站不住,于是他就靠墙缓缓蹲了下去,有一群醉酒像后的Alpha像他围来,大量的信息素向他扑面而来浓厚的让他,几乎喘不过气,就在他以为今天要完的时候,有一个超帅的Alpha冲了过来他还带来酒店安保。安保员把这群Alpha带走后、那Alpha把他扶到了1134房间,然后就是自己缠着人家不要走,那个Alpha给自己放了半宿的安抚信息素。但自己还不老实,最后就干出了昨夜的事,回忆到过这里时,顾之川摇了摇头,像是要把这段记忆甩出脑袋。顾划看了一眼手机发机现已经7:20分,顾之川打算生下床去洗个澡,然后就去上班刚下床的时候,腿因为为昨夜的缠绵变的无力,一下子就坐到了地上顾之川骂了一句“妈的”缓了很久才缓过来劲,站起来时现已经8.05了,他加速的洗了澡,叫了酒店服务送来一套西装,穿好衣服后,酒店的早餐也送到了。顾之川说自己没有订早餐。酒店服务说:是另一个男人订的还给你留一只张纸条,顾之川自己把早餐端进房间后,坐在椅孔看着那帅Alpha留下的纸条,上面写:昨夜的事属实抱歉,这事是我的不要对,你腺体上的标记是临时的,今天过去就会下去,我是锦江大学

医学系的苏凌溪在下面就他的电话明号了,早餐他只喝了一杯咖啡这是北美留学时养成的惯。

喝完咖啡后就去酒店大堂退房去了,退完房后就直接去了酒店的地下车库,准备去公司。去公司的路,同事王琎给他发了2条息、说自己临时有事不能去锦大开讲坐了,想让顾之川去帮他一下,这个王琎平时,对顾划也挺好的,在加上在公司和王琎等级也没有一样的,全都都是一级到卞级的讲师,只他是满多级的讲师,王琎呢是8级,讲师除了他以外也没有别人能帮他了,相比较到时候这个讲座被安排到自己头上还不如卖王琎的一个人情呢?在者他还有一个私心想去锦大看看能不能遇到苏凌溪。每于是就同意了王琎的请求,王琎把锦的大讲座的资料发过来后,顾划就后悔答应了,王琎的讲座是锦大经济系的,而苏凌溪是锦大医学系。不过答应都答应只能去讲了。

下午5:20分,顾之川从家出发去了锦江大学,大学门口有一堆都校领导们在等着他,他快步走了我过去,这些校领导们,也是才知道不久、以前总来他们学校开讲做的王讲师今天有是事来不了了。本来挺失望的,因为那王讲师也是学校花了大价钱请过来的,结果人家、说不来就不来了。后可来王讲师说他可以问问他们公司的顾讲师.愿不愿意替他,学校问一句是那个顾讲师,王进师说是顾之川,十五分钟后,王讲师说顾讲师同意了。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一大群校领导围着顾之川说话

苏凌溪,在早上起床后,就来到学校趴在桌子上补觉,昨天晚上前是放了半宿的安地抚伴信息素,后又缠绵了一宿,就算睡了一觉也还是是感觉很疲倦。他一觉睡到了中午吃饭,他是去食常堂的路上,跑过来几个旁本校学生。一边跑一边说快点快点去晚顾讲师的讲座位子都没了快点快点。苏凌溪在旁边问旁边的胖子

顾讲师是那个讲师,旁边胖了说:总在咱学校讲座那个王讲师,今天有事所以找顾讲师来讲一次,听说咱学档校这次可捡了一人大便宜刘讲师一次讲座才18万以上,这个顾讲师一次就50万上呢!诶,不过溪哥你问这个干嘛呀,难不戍你要去听。说话他们已经走到了讲堂门口,外面挂的画像已经从王琎的换成顾之川的了、苏凌溪着着讲堂在门口的画像。头里,突然想到昨夜的画面,一个长像清冷的长着猫耳的Omega,含着泪缠着他不过他走,一走就哭,一走就哭、软乎乎的和画像的上清冷的人,一点都不一样。                                          第一次写文,不喜勿喷。长文

耳语时钟

懒得打翻译了

不知道是谁的翻我以前“角色获得”那块找

懒得打翻译了

不知道是谁的翻我以前“角色获得”那块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