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睡不着记得数羊羊 睡不着记得数羊羊 的喜欢 naigaicc.lofter.com
🌲名🌰

睡了,会有味道吗?

霍梅x刘云天


每天cp,我来啦!冲!


强调一下:本人早已写过Wendy和萧元漪的文车,,也在这合集里,自己去找吧~


正文


“睡了就是睡了,并不妨碍工作,刘总想说什么便说,”


……


“刘总不是最讨厌在车上留下味道的?怎么今天破戒了?”


“那也得分谁的味道,霍梅”


……


“霍梅,我还真拿你没办法……”


………………………


霍梅和刘云天睡了,酒后乱性,两人都是成年人,霍梅当然不会哭哭啼啼的找刘云天负责,刘云天对此也没什么表示,毕竟,都是成年人……


两人心照不宣的不提起这件事,两...


霍梅x刘云天


每天cp,我来啦!冲!


强调一下:本人早已写过Wendy和萧元漪的文车,,也在这合集里,自己去找吧~



正文




“睡了就是睡了,并不妨碍工作,刘总想说什么便说,”


……


“刘总不是最讨厌在车上留下味道的?怎么今天破戒了?”


“那也得分谁的味道,霍梅”


……


“霍梅,我还真拿你没办法……”







………………………






霍梅和刘云天睡了,酒后乱性,两人都是成年人,霍梅当然不会哭哭啼啼的找刘云天负责,刘云天对此也没什么表示,毕竟,都是成年人……


两人心照不宣的不提起这件事,两人的交流也与往常无异,但……在其他人眼里,却总是感觉怪怪的,是怎么回事?




小李:我是证人,这俩人绝对有事儿,我那天都在地下停车场看到……[被名名子一把捂住]


名名子:[尬笑]看文看文




……



刘云天转动着手中的钢笔,眉宇间清冷,没有一丝情绪,似乎是随意的问道

“跟路晓欧谈了吗?还是不愿意?”


整理文件的霍梅连头都没抬,说道

“我把您的意思原封不动的转达了过去,但结果您也知道,”


钢笔被放至桌子上,刘云天对上霍梅忙碌的身影,眼神中充满了不解

“那你觉得,我开什么条件,才能够……”


霍梅理好了文件,顺势抽出几个,一会儿留给刘总签字,剩下的在慢慢理好,分好类


听见刘云天的话,霍梅险些当着老板的面翻了个白眼,好在强行忍住了,就是嘴角处抽了几下,


“哓欧是不会来的,”


“为什么?如果是条件不够,我还可以……”


霍梅对上刘云天的眼,淡淡的说

“刘总,即使您留住了人,也留不住心,只困住躯体,意义又何在?”


刘云天眯了眯眼,钢笔再次被抓起

“你现在是已经开始教育我了吗?”


霍梅脸上没有表情变化,任何就是淡淡的语气

“不敢,文件已经给您摆放好了,没什么事,我就先去忙”


“你……”


没等刘云天说完,霍梅就已经转身,走向办公室的门口,气的刘云天用力的摔出钢笔,重重的朝霍梅的方向扔出


霍梅熟练的转身接住钢笔,还给刘云天扔了回去,语气生冷

“这只钢笔是姚总送给你的,合作在前,您还是不要乱丢为好,”


“……”


刘云天有些手忙脚乱的接住钢笔,他自己都震惊了,他压根儿就没想到霍梅能接住,本来只是想拿这只钢笔撒撒气而已,结果还让人教育了一番,刘云天眼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霍梅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

“您不用这么看我,上次您也是这么扔手机的,我接的也很好,”


刘云天眼里的不可思议逐渐的转变为恼怒

“霍梅,你是不是觉得……那晚之后……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霍梅敏锐的察觉到了刘云天的变化,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觉得自己睡了他就可以开始得意了?什么人啊?大尾巴狼一个!

“刘总,您也开始想当然了,在我看来睡了就是睡了,但并不妨碍工作,刘总想说什么便说,”


看着腰板笔直的霍梅,刘云天犹豫再三的问道

“你还是个女人吗?”


霍梅一愣,她还以为刘云天会问什么呢,居然只是这个,果然,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


霍梅正色道

“刘总,第一:我定时完成了你的任务;第二:您说的我都依旧照办,例如路晓欧这件事;第三:我没有跟您耍性子,我只是公事公办。最后,我不理解您说的女人是什么意思,”



听完三条,刘云天只觉得是自己自作多情了,霍梅是女人,更是工作上的好女人


“没什么,先去忙”


“好”



目光微淡,藏着高傲与不服,刘云天看见的就是这样的霍梅,与当初截然相反…


是啊,她不再是当初指着自己鼻子骂的那个哭哭啼啼的小白兔了,她长大了,



……


刘云天喝醉了


“刘总,刘总,这边,慢点儿,”


霍梅扶着烂醉如泥的刘云天,跌跌撞撞的往车的方向走,


霍梅虽长得高,但说实话,身上压根儿就没几块肉,就算是有了,也是长在该长的地方,所以说,霍梅能拖着刘云天走,不让他在地上躺着,就已经算是好的了


…………


霍梅送刘云天上车的过程中,发生了……意外?


霍梅被压倒在后排的车坐上,

刘云天心满意足的关上车门……



身下的霍梅像是早早预料到了这一切,平淡的说,

“刘云天,你没醉”


身上的刘云天就势低头,盯着那副自己给霍梅挑的眼眶,嗯……真磕碜,但霍梅好看,就足够了,

“你怎么知道我没醉?”


刘云天边说边伸手,去拿掉干瘪无神的眼眶


霍梅对上刘云天不断闪烁的眸子

“刘总,你这样,我会辞职的……”


霍梅看着刘云天,有些于心不忍,眼中有了动容,但还是咬咬牙,狠下心来,

“刘总,我会辞职!”


眼眶刚刚触碰到,手上的动作却顿住了……



“你敢辞职,我就封杀你,”


“刘云天!”


刘云天就是死鸭子嘴硬,明明是不想让对方逃走,关心的话到了嘴边,却总是变了味道,惹得霍梅生气……



第一次在霍梅的脸上看见了别的表情,这感觉怎么有些微妙,高兴还不对,惊奇也不是,反而像是窃喜,偷袭得逞的感觉在刘云天心里谋生,像只破土而出的嫩芽,正在疯狂的汲取水分


“还笑?刘云天你有毛病吧?!你…唔嗯!”


霍梅下意识的要反抗,刘云天反应更快,一只手一个,抓起手腕就往霍梅脑袋上送,牢牢的按住,近乎疯狂的汲取


“眼,眼镜!”


“不管了,”




情,这个东西,不知从何处来,更不知,它去向何方,但它的作用却不容小觑



……



“刘总您不是最讨厌在车上留下味道的?怎么今天破戒了?”


“那也得分谁的味道,霍梅”


霍梅浅笑道

“睡了,会有味道吗?”


刘云天眼中带火,要把霍梅烧个干净

“试试不就知道了,”



…………



女人被迫抬起的双腿,给了男人很大的进攻空间,事实证明,刘总的腰确实很好,反正,比霍梅强就对了


女人没有着力点,想抓住什么,可奈何垫子太滑,抓不住,下面的攻势又太猛,就像是大海上的一叶孤舟,海面上正在掀起狂风暴雨,孤舟要翻了,


好在,还有刘云天……


男人俯身亲吻女人,孤舟发现了希望,双手插进发丝之中,抓住了希望,任由男人在天鹅颈的胡作非为,因为现在也轮到女人汲取水分了……



……



第二天一早



小李毕恭毕敬的站在刘云天办公桌前,等待着老板发话,


“霍梅呢?”


“小梅姐她……”


刘云天抬头,不耐烦的说

“她怎么了?”


小李低下头,不敢直视,弱弱的说出实情

“嗯……旷工了,”


“知道了,下去吧,另外去财务部给霍梅发一下,这个月的奖金,”


“是,刘总,”


……


小李瞪大了双眼

“我去,刘总变性了?旷工还给发工资……啊,不对,还发奖金?!”


“真不知道谁有病?”



……



办公室内的刘云天看着微信,不禁笑了出来


霍梅

“刘总,我去刷车了,请假一上午,”


喃喃道

“霍梅,我还真拿你没办法……”









……






可可爱爱的小霍梅谁不爱呢?

像极了我们可爱的小园椅~






彩蛋解锁

车震



悄悄说一句:这个彩蛋很值

静离心殇

【帝后】恩爱两不疑【拾】

逆历史向,帝妃勿入

《清平乐》帝后X《两不疑》联动同人文。


第十章:行刺


于是当日,皇后曹氏自请禁足一事被传的沸沸扬扬,引起轩然大波。上至官员,下至百姓,都在夸赞皇后高风亮节,自然也从心底相信,皇后是清白的。眼下万众瞩目,只待诏狱的审讯结果。

不过最让曹丹姝头疼的是,那些被带到诏狱的宫女内侍,包括贾婆子,竟一夜之间俱咬舌自尽,眼下曹丹姝即便是想查,也无从下手。

赵祯被禁足于坤宁殿,曹丹姝无法光明正大地去找他商量此事,又担心下人为难于他,于是当晚,她只好乔装打扮,换了便衣从福宁殿后门溜出去,打算翻墙进坤宁殿。可坤宁殿的宫墙实在是太高,她不会轻功,只好找了根绳子,在一头系了一个绳......

逆历史向,帝妃勿入

《清平乐》帝后X《两不疑》联动同人文。


第十章:行刺


于是当日,皇后曹氏自请禁足一事被传的沸沸扬扬,引起轩然大波。上至官员,下至百姓,都在夸赞皇后高风亮节,自然也从心底相信,皇后是清白的。眼下万众瞩目,只待诏狱的审讯结果。

不过最让曹丹姝头疼的是,那些被带到诏狱的宫女内侍,包括贾婆子,竟一夜之间俱咬舌自尽,眼下曹丹姝即便是想查,也无从下手。

赵祯被禁足于坤宁殿,曹丹姝无法光明正大地去找他商量此事,又担心下人为难于他,于是当晚,她只好乔装打扮,换了便衣从福宁殿后门溜出去,打算翻墙进坤宁殿。可坤宁殿的宫墙实在是太高,她不会轻功,只好找了根绳子,在一头系了一个绳结,甩到城墙边的一个树杈口固定住,随和就着绳子爬上树,再纵身一跃跳上城墙。

虽然是上来了,但下去又成了问题,正当曹丹姝思考如何才能顺利越过城墙时,忽听宫内一声惊呼,正是她自己的声音。

“糟了,官家!”

曹丹姝来不及再思考,纵身一跃便跳下城墙,虽说落地时还是不免摔了个跟头,但她也顾不上身体的疼痛,以最快的速度翻窗进了殿内。

坤宁殿内,赵祯正手举剪刀,与一黑衣人对峙着。

“你究竟是谁!刺杀国母,你可知罪!”赵祯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许是因为派人来刺杀的人顾忌曹丹姝会武,所以派了一个武艺很高强的刺客前来。可此时顶着曹丹姝的脸的,是他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帝王,甚至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难不成今晚,他真的要命丧于此吗?

“国母?哈哈哈……你放心,等你死活,国母的位置自会有人代替你!”

刺客冷笑两声,随后眸光一厉,径直冲向赵祯,就在赵祯以为自己在劫难逃之时,忽地面前刮过一道劲风,刺客没有防备,被那道劲风撞倒在地。

“丹姝!你怎么来了?”赵祯定睛一看,竟是丹姝及时赶来,一脚踹倒了刺客。赵祯松口气之余,也不禁暗自觉得,自己的身子耍起武来,也是蛮帅的嘛!

刺客见势不妙,慌忙跳窗逃了出去。曹丹姝正欲唤人前来追赶,却被赵祯拦下了。

“不必,敢行刺的人都是死士,即便是追上了也毫无用处。况且你也是偷溜过来的,若是事情闹大了传将出去,明日早朝你怕是又要被那些大臣们唠叨的耳朵起茧子了。”

“还是官家想得周到,臣妾来迟了,官家没事吧?”

“我无碍,你这是怎么了?”赵祯上下打量曹丹姝时,忽地发现她的衣袖已经被刮开一道口子,胳膊上鲜血直流,不免心头一阵紧张。

“没事,刚才翻城墙时不小心摔了一下。”曹丹姝不甚在意,然而胳膊却被赵祯拉了过去。曹丹姝抬头,只见赵祯皱着眉头,眉眼间皆是心疼之色,他小心翼翼地替曹丹姝擦拭伤口,包扎。

“疼吗?”

“……不疼……没事的官家……”

“以后,万事要以自己为先,不能再这么莽撞了。”赵祯细心地包扎好后,蹙眉嗔怪道。

“知道了,臣妾今日前来,也是有事找官家商量。那些被抓进诏狱的宫女内侍皆已自尽,如今没了口供,臣妾不知接下来该如何做,所以特来找官家商量。”

“丹姝有何想法?”

“臣妾想,应先查明那金碗为何会在张娘子手中,所以……臣妾想从自己身边人查起。”

“丹姝既有想法,去做就是。”赵祯点了点头,丹姝与他果真是心有灵犀。

“可这样一来……外界便会认为,是官家真的怀疑到了臣妾,如今又出了行刺一事,届时官家在坤宁殿的日子……”

“这你不用担心,未免打草惊蛇,这几日应该不会有人再来行刺,况且幕后之人,无非是想看朕怀疑到你,一旦得逞,他们只会坐壁上观,不会在此时给自己留下把柄惹人诟病。反之得意之人一旦忘形,便很可能会露出马脚。”

“官家所言甚是,其实幕后之人算计的很是得当,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臣妾与官家灵魂互换,倒让他计谋败露了。”

“哦?难不成除了此事,还发生过别的什么事是朕不知道的?”赵祯好奇,含笑反问道。

“有件事一直没来得及跟官家说,前几日臣妾带范先生去酒楼,恰巧碰见一歌姬假意笑谈,言语间提及臣妾弟弟勾结大臣。事后臣妾下令捕了那歌姬,其已经招供,是受一神秘人指使,只是歌姬未曾看见那人的脸,所以线索便又断了。臣妾虽擅作主张,然曹家于朝廷忠心耿耿,官家若要责罚,还请只责罚臣妾一人。”曹丹姝说罢前因后果,正欲下跪,却被赵祯拦住了。

“丹姝何错之有,只是……丹姝以为,若你我二人没有灵魂互换,我便会信了小人的连番诡计……而怀疑你吗?”赵祯眼睫微垂,曹丹姝看不出他眼中情绪,也不理解赵祯此话何意,所以最终选择沉默以待。

“时候不早了,明日还要早朝,你又受了伤,还是快些回去休息吧。后门守着的人应该已经被刺客迷晕了,你从后门出去就好,别再翻墙了。”赵祯敛了敛神色,示意曹丹姝先行离开。曹丹姝虽然觉得此言在理,但却总有一种自己是被赶出去的错觉。好像……曾几何时,她也是这样找各种合理的借口送走赵祯的。

自那之后,曹丹姝便着手查起了坤宁殿的人,果真如赵祯所料,外界瞬间议论纷纷,都觉得官家此举,意欲废后,朝上也瞬间分成了两派,一派以范仲淹为首,力阻废后;一派则已夏竦为首,喊着要还张娘子公道。

虽说前朝纷乱,但曹丹姝仍能保持按兵不动,暗里调查,将那些被幕后人安排好的假口供假证据全都压下密不透风,转而去查金碗,最后,终于让她查到了一点苗头。

莫须有小姐

新短篇(1):拉扯

也许是我太纵容这个小妮子了,如今都敢当着许多人的面驳斥自己的爹爹。

我说她和曹评举止轻浮不合规矩,她反过来就问我是不是同她打球的是李玮我就开心了。

我确实属意李玮,也承认不想让徽柔和别的儿郎走的太近,可这叫什么话,谁又教她如此同长辈言语了?

“爹爹自己的后宫乱七八糟,到底哪里来的底气说别人多情轻浮?”

“你!”我气得扔了手里的杯盏,同徽柔一样全然不顾还有丹姝、心禾在场,“赵徽柔,你好大的胆子!”

谁知我的女儿也是倔脾气,一点也不屈服,句句扎我心:“哦,女儿竟然忘了,爹爹多专情啊,爹爹宠妾灭妻,只爱张娘子一人!”

“放肆!”

“官家息怒!”

丹姝见我要动手,便赶紧过来拉我,我却在......

也许是我太纵容这个小妮子了,如今都敢当着许多人的面驳斥自己的爹爹。

我说她和曹评举止轻浮不合规矩,她反过来就问我是不是同她打球的是李玮我就开心了。

我确实属意李玮,也承认不想让徽柔和别的儿郎走的太近,可这叫什么话,谁又教她如此同长辈言语了?

“爹爹自己的后宫乱七八糟,到底哪里来的底气说别人多情轻浮?”

“你!”我气得扔了手里的杯盏,同徽柔一样全然不顾还有丹姝、心禾在场,“赵徽柔,你好大的胆子!”

谁知我的女儿也是倔脾气,一点也不屈服,句句扎我心:“哦,女儿竟然忘了,爹爹多专情啊,爹爹宠妾灭妻,只爱张娘子一人!”

“放肆!”

“官家息怒!”

丹姝见我要动手,便赶紧过来拉我,我却在气头上,一把推开了她。

“官家,您怎么能推娘娘!”

“嬢嬢!秀娘,快去叫太医!”

丹姝扶着肚子一脸痛苦神色,浑身颤抖。

我便知道,我又闯祸了。

我总是发起脾气来不分对象不分场合……

“爹爹怎么不分对象?爹爹从来没有对张娘子发过脾气,却总是因为张娘子同嬢嬢各种置气。爹爹可会分对象了,分得可清楚了!”

我正在自言自语自省,徽柔又往我心窝子捅了一刀。太医还没出来,我心里急得很,再也没有心力发火闹脾气。那孩子要是有个万一,别说一切前功尽弃,丹姝怕是再也不会要我了。我这个可怜可恨之人,全靠这个从天而降的孩儿,才在妻子那里讨了些机会。而今日之前,我的努力好不容易有了大进展,破镜重圆本是指日可待,谁知,又被自己搞砸了。

我们的夫妻情分,我们盼了好久孩儿……天伦之乐,琴瑟和鸣,真的都完成了泡影吗?我想着想着,禾儿便领着太医到我面前。

刘太医扑通一下跪在我面前,我立刻伸手捞他起来,可是他偏要跪着说话。

我哪里是心疼他这副老骨头,我是怕。太医跪着说话大多是噩耗,我心里无比忐忑,不想面对,好像我拉他站起来,坏消息就能变成好消息。

“官家,娘娘已过花信,再不能如此了!”

这话,是说丹姝挺过来了吗?是丹姝和孩子还平安吗?我揪着他的官服质问。

“是是是,娘娘和皇嗣尚且无事。”

我心里的石头突然就落地了。

“之前娘娘都是小心养着的,官家也吩咐过,宫里最好的药物食材都要紧着坤宁殿,臣也是被勒令常驻宫中直至娘娘生产……可今日怎么会出如此大的纰漏啊……”

我吞吞吐吐也说不全句子,最后还是敷衍了过去。

“再不能出意外,经此一事,娘娘不要说摔倒,哪怕是小病小痛,心情郁闷,都不可以。否则,臣只能一死祭皇嗣了。”

我在坤宁殿守了一夜,也没见丹姝醒来,赶忙又去问太医。他却只说丹姝需要多休息,人已经无碍。

其实我也不知道,丹姝真的醒来,我该怎么面对。徽柔陪禾儿又过来了,看到我也是爱搭不理。突然就感觉被全天下抛弃了。

早朝我是一个字也听不下去,稀里糊涂应付了几句,便匆匆赶回去,路上才隐约想起司马光和我说什么妃子不能僭越中宫。

“虽然这件事都是朕的错,不关他人事,但朕一直以来偏爱翔鸾阁许多,如今稍作约束,皇后心里也是能舒坦些。”

“官家怎么想?”

“财政吃紧,朕与后宫也要节俭才好,不过,中宫有孕不能怠慢,就让别的娘子多省省吧。”

如此一来,翔鸾阁出行的排场与平时的吃穿用度必然大不如前,妣晗我懂得,让她过与旁人无二的生活,是很难的。

她确实闹了,见我收不回成命,又娇滴滴哭地梨花带雨,说什么不要这些也无妨,她就要我,要我独一份的爱。

我知道她一直求的便是这种特殊,金银珠宝都是表面罢了。

可是,在这宫里,只有丹姝才能特殊。

丹姝是我的妻,也是大宋的皇后。

午后我用完去火的茶水,丹姝恰好醒了,我快步走到她跟前,又让人赶紧请太医过来。

“官家好大的力气啊。”

“你不要开玩笑了,是朕错了,朕知错了。”

“如果,孩子真的没了,官家该如何自处呢?”

她还很虚弱,但嘴皮子不饶人,我自知理亏捂着脸不敢直视她,也不知回什么话。

太医把脉说已无大碍,吩咐卧床修养,我赏了些东西,又让秀娘去温药,看屋子里已经没有旁人,自己便放下架子,低声下气地求她。

“官家从来都不会好好心疼臣妾。”

“什么?”我有些疑惑,“丹姝,朕疼你的,昨晚,昨晚是冲动了…朕…向你赔罪。”

“官家先把砸坏的杯子赔给臣妾。”

我突然想起来,失手扔出去的茶盏好像是她最喜欢的那一套,是曹佾云游时在民间高人那儿求的。

我怕了,这大错没完又来了小错。我一抬头,见她委屈地嘟嘴,眼睛也红了。心里难受极了。

“丹姝,你说该怎么办?要朕怎么办,你才能消气?”我可能有些心急,语气重了些。

丹姝显然误解了,张口一句:“累了,想休息,官家回去吧。”

我也倔了,赖在床边:“朕不走,朕就算不陪你,也要陪自己的皇儿。”

“随你。”

见她艰难侧过身去,我自顾自脱了鞋袜,钻进了被子,抱住了她。

“那就随朕,你不许反抗。”

我知道她也没法反抗,只是微微叹了一口气。

“你也不哄哄我,我凭什么要原谅你,孩子又凭什么原谅你?”

“我在哄啊…”换我委屈了,“你从来不说要什么,你从来也没和我讨过什么……”

“哼!”

她又不理我了。

我让秀娘吧药放在桌上,我亲自取了来喂丹姝,却一把被她夺去。

“你慢些。”

“喝完了。”

真拿她没办法,也不知道我还应该做什么。

我每日坚持拿好文章读给她听,她挺乐意的。但听完了还是不理我。

“等孩儿出来了,朕给他办个风光的满月!”

“就满月?”

“还有百日,还有周岁,若是男孩,朕就立太子!嫡出中宫,没人会反对的。”

“切…”

徽柔想必在角落里偷听好久了,一进来就说我唠叨,说我吵死了,存心不让她嬢嬢好好休息。我真是有苦说不出,我在哄她嬢嬢啊,不张嘴不出声怎么哄?

“那些东西臣妾也不感兴趣,既然财政吃紧,就换成银子捐给灾民吧。”

我又凑上去:“那你喜欢什么?”

丹姝犹豫半天,才小声一句:“我想我娘了。”

“好好好,朕马上安排,朕让你家人都过来。”

我片刻不敢耽搁,亲自去打理一切。偶然间,我又突然意识到,要想让丹姝高兴,自己应该表现出不介怀,所以硬着头皮让曹评一起进宫。

见到那个孩子时,我咬着牙没啥好脸色。

“你就仗着你有个好姑母吧!”

烟花三月下扬州

花吐症之阿母吐花了12

 怎么还不亲亲急死了这俩人在等什么呢!!好吧就是该亲了,还差一个契机,还得诱惑诱惑萧某人

   安慰到“嫋嫋,对不起,我怕你讨厌我,不喜欢见到我,我不敢去见你,更不想让你知道了生病的消息,却不到你来探望,我受不了你不愿理我的落差。”感觉到程少商颤抖的肩头和自己肩膀处的湿润,萧元漪也是嗓子一哽,眼睛通红。

       “ 嫋嫋不怕,阿母在这里,阿母在这里陪着你,嫋嫋乖”,说话间在程少商额前轻吻。

过了一会也没见程少商出声,低头一看,怀里的人儿已经睡着了,看着眼底青色就知道她没有休息过,今天早晨到的,大概是连夜......

 怎么还不亲亲急死了这俩人在等什么呢!!好吧就是该亲了,还差一个契机,还得诱惑诱惑萧某人

   安慰到“嫋嫋,对不起,我怕你讨厌我,不喜欢见到我,我不敢去见你,更不想让你知道了生病的消息,却不到你来探望,我受不了你不愿理我的落差。”感觉到程少商颤抖的肩头和自己肩膀处的湿润,萧元漪也是嗓子一哽,眼睛通红。

       “ 嫋嫋不怕,阿母在这里,阿母在这里陪着你,嫋嫋乖”,说话间在程少商额前轻吻。

过了一会也没见程少商出声,低头一看,怀里的人儿已经睡着了,看着眼底青色就知道她没有休息过,今天早晨到的,大概是连夜赶来,片刻没有休息。

         萧元漪动作更加轻柔的抱着怀里的人,生怕动作大了吵醒她,用眼神描绘着程少商的脸庞,眉毛眼睛鼻子,嘴唇,看到嘴唇萧元漪不自觉的咽了口水,不知道亲上去是什么感觉呢。这天气真是有些热。

        她的眼神不自觉的透露出此刻的好心情,确实,萧元漪心情极好,她好像抱着了整个世界,任何话语都不足以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她很幸福,从内而我散发出幸福感让整个空间都变得格外温暖,这是之前从没有过的感觉。

       待程少商醒来,天色已晚,想到自己竟然睡了过去,程少商心中懊悔不已。

萧元漪仍然保持着抱着程少商,她一醒来便知道了。

       “嫋嫋,可要起来用膳”,

        “嗯,阿母,劳烦阿母陪了我一天,中午都池什么,晚上阿母一定要多吃一点。”说话间二人起身更衣,程少商心细,看到萧元漪胳膊不怎么动,稍一思考,心中感动,阿母应是就这一个姿势抱着我,胳膊太久没有动气血不通麻木了。心疼的伸出双手不由分说的萧元漪的胳膊细细按摩起来。

        “阿母真傻,不必为了我如此僵着不动,你要学着爱惜自己,把自己放在第一位”。

         萧元漪不由一愣,有多久了,父母离世以来这是第一次有人对萧元漪说让她要多加爱惜自己,自从家门突发变故,她一路护着她的家人朋友,可无一人让她告诉她要爱惜自己,就连程始都只对她说辛苦了难为你了。

    萧元漪对外一向要强从不肯低头服软,萧元漪是骄傲的,她永远倔强的守护着她在乎的人,无论多苦从不与外人说。都以为她人冷心冷,可只有走进她心里才知道,萧元漪并非如此,她也是一个需要呵护的女娘。

  程少商想给萧元漪做些她爱吃食物想法今天到底没有实现,只能晚饭间哄着萧元漪多吃了些。

夜间,风凉,程少商给萧元漪披上衣服,拉着她坐在庭院中欣赏天上的圆月。

        两人彼此依偎享受着静谧的夜晚,耳边传来阵阵蝉鸣,心上人就在身旁,没有什么比这更美好的事情。

kodakya

幸好听了评论的话又往后看了,真好看,老婆可以多穿两次病号服


《为爱坚守》秦雪梅

幸好听了评论的话又往后看了,真好看,老婆可以多穿两次病号服


《为爱坚守》秦雪梅

菠萝桂花甜酒酿

【延禧攻略】【帝后】浮云散(虐向)

乾隆*富察皇后(来自坚信渣龙是大猪蹄子而不情不愿打出的tag)

来吧朋友们张嘴吃刀(喂!) 自我感觉这种发刀子的文写着还挺带感(误) 此篇配合前一篇《殿前欢》食用更佳,因为带着一点点前篇的梗

前文指路:http://linchuanhuaishui.lofter.com/post/1f63c1f2_eedcc644

另外本篇出现的“浮云散”一阙词来自周璇的“月圆花好”民国的老歌了 有点穿越 这里引用一下特此说明

————————以下正文———————————

紫禁城的秋天无声无息的到了。

明玉看着长春宫的小太监忙忙碌碌的扫着院里的梧桐叶,又看了眼依旧紧闭的房门,犹豫了良久,终于还是推开门走...

乾隆*富察皇后(来自坚信渣龙是大猪蹄子而不情不愿打出的tag)

来吧朋友们张嘴吃刀(喂!) 自我感觉这种发刀子的文写着还挺带感(误) 此篇配合前一篇《殿前欢》食用更佳,因为带着一点点前篇的梗

前文指路:https://linchuanhuaishui.lofter.com/post/1f63c1f2_eedcc644

另外本篇出现的“浮云散”一阙词来自周璇的“月圆花好”民国的老歌了 有点穿越 这里引用一下特此说明

————————以下正文———————————

紫禁城的秋天无声无息的到了。

明玉看着长春宫的小太监忙忙碌碌的扫着院里的梧桐叶,又看了眼依旧紧闭的房门,犹豫了良久,终于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殿内燃着安神香,明玉看着博山炉里一缕轻烟缓慢的升上又散开,觉得暖香的功用也不大明显了,殿内的潮气和冷清都没法遮盖,无端端折了长春宫的意头。

不过也不妨事了,反正也没人在意了。明玉垂眸想着,手上却仔细给榻上卧着的容音掖好毯子,轻声禀报:“娘娘,璎珞又来求见了。”

容音并不答话,甚至连眼神都平静无波。

明玉明白她的意思,璎珞自从封了贵人后日日来求见,可容音从未见过她,今日也是一样。只是明玉瞧着,若说娘娘多气多恨璎珞,也是谈不上,得到消息时娘娘一脸平静,仿佛早就预料到一样。至于为什么不见璎珞,怕是只有容音自己清楚了。

她正打算退出殿外,没成想容音突然喊她:“她……还是站在宫外等吗?”

明玉知道说的是谁,很快点头:“是,虽说娘娘不见她,但她都会在宫门站小半个时辰,说是谨记娘娘的教诲,只当作听训了。”

明玉还等着下面的吩咐,可容音好像只是随便问问,满足好奇心后就轻阖上眼眸,直到她跨出殿门,都未听到容音再吩咐什么。

娘娘不怨璎珞的,明玉知道,可她不这么做,又该怨谁呢?皇上吗?

明玉看着梧桐叶打着旋儿落在脚边,幽幽的叹了口气,觉得紫禁城的秋天愈发冷了。


容音睁开眼睛,入目是天青色的帐幔,她就这么盯着头上的帐幔发了好大一会儿呆,仿佛上面的刺绣多繁复讲究值得研究一样。

是委屈的,也是难过的,可事到如今,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为什么悲哀:悲哀傅恒璎珞难成眷属,悲哀想保护好小丫头却终究食言,还是悲哀……她自己。

她一点儿也不怨璎珞,那个傻丫头多像当年的自己,论莽撞胡闹的本事没人能比的过她。她护着璎珞,就好像是能告诉一路走来经历那么多风雨的自己,你别怕啊也会有人护着你对你好,就好像自己吃过的苦受过的罪,终究能有别人安慰,不是孤孤单单一个人,再怎么难过也不可以回头。

容音其实很想有人像自己对璎珞一样,在自己难过无依时,也有人保护,也有长春宫可以庇护。

可是就像明玉想的,她如果不怨璎珞,该怨的……是弘历啊。

……其实很早就不是弘历了,那个站在棠梨花下穿碧色衣衫的少年,很早就只能停留在记忆深处了。

她记得少年献宝似的从怀里掏出的云片糕,记得他从琉璃厂搜刮来的小玩意儿还被她藏在梳妆匣深处。有了这些东西,至少还能提醒她,自己与弘历是不一样的,别人不会有和他一起偷溜出府的经历,也不会见到当年略笑得傻气的少年。

容音靠着记忆支撑了很久,可现在她发现,有些东西,并不是独一无二的。

就比如璎珞会有他冒雨给她扔伞的记忆,如果那把伞被好好收着,和她藏在梳妆匣里的琉璃珠子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再比如高贵妃给皇上跳过的舞,和她跳的惊鸿舞,想来对皇帝而言,也没什么区别吧。

没有什么东西是长长久久不会变的,尤其是自以为真的感情。

容音极轻极轻的叹了一口气。

弘历已经向前走了很远了,容音看起来也已经是大清端庄大方的完美的皇后娘娘了,可实际上,她把自己永远留在棠梨花下了。

她变了很多,其实两个人都变了很多。她在十几年里已经学会了放弃一些坚持,磨平一些性格,努力大方让自己拥有皇后的气度,让自己配得起雍正堪为妇的称赞,让自己能够端端正正的坐在弘历的身边。

只是千不该万不该,没有放弃那一点点,明明知道已经不可能回不去了,却偏偏不愿意这么死心的那一点点小期许。

她被迫成为一个完美的皇后,弘历怨她,其实也是应该的。他喜欢的是富察容音,是富察家的小姐,是他的青梅竹马,可容音已经不是容音了。

而且她喜欢的,是弘历,是雍王府的四公子,是四阿哥是宝亲王,却唯独不是皇帝了。

真要论起来,其实谁也不欠谁的,皇帝喜欢上魏璎珞,并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不应该这么难过的。

真的是不应该的。

容音想着,抬手捂住了眼睛,也捂住了眼里朦胧的水汽。

然后她闭上眼睛,用锦被捂住脸,呼出一口气,竭力压下可能随时会冲出口的呜咽。

所以说,她好像做皇后也不是很合格,有时候也没法这么大度。


容音想起来前些日子璎珞给她排的戏,一出讲花好月圆人美满的戏。璎珞拉着她去,看完之后拉她袖子同她说:“娘娘,您不夸我?”

她知道璎珞想让她和弘历好好的心思,还笑着打趣她:“哦?你什么时候也学会帮人说话了?”

璎珞难得别扭了一会儿才说:“我是不喜欢……但娘娘既然喜欢,那就还是……要让娘娘高兴。”一脸心不甘情不愿。

容音听完那阙“浮云散,明月照人来,团圆美满,今朝醉”的词,还问璎珞:这是你写的?”

璎珞呆滞了片刻:“呃……那个,您,您弟弟……嗯。”

容音笑着拍了下她的手臂:“哦?写的倒挺有意思,我竟不知道我这个弟弟,这对姑娘家的心思,倒也不算太差了。”


那时候命运还不是如今模样,总觉得岁月静好,可到底是往日种种不可追。

她轻哼起那首月圆花好,明明是这么欢喜的曲子,现在听着倒是有悲凉的意味了。

“浮云散,明月照人来,团圆美满今朝醉。清浅池塘,鸳鸯戏水,红裳翠盖,并蒂莲开。双双对对,恩恩爱爱,这园风儿向着好花吹,柔情蜜意满人间。”

不该信,不能信,还是不敢信?

浮云已散,明月依旧,只是不会照人来了。

她终于能彻底的放下所有的期许,终于能把所有的事情看得清楚明白,终于知道浮云散后,就不会再聚拢,也不会有棠梨花下的少年踏月色而来,唤她容音。

于是终于可以结束了。

没有执念也不再耽于回忆的结束,荣宝斋的云片糕再也没有什么稀奇的,反倒觉得吃多了有一点噎人。琉璃厂的珠子也不是什么真正的古玩,和皇后朝冠南海东珠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看多了宫里的戏,觉得大栅栏的马戏又粗糙又无趣,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年。

再也没有于自己特殊的地点或者东西了,于是这样也很好。

没有什么太值得留恋的,真的。

“弘历。”

“嗯?”

“棠梨花不会再开了,再也不会了。”

End

糖水如如
  自行脑补一部小说🍐🍐?...

  自行脑补一部小说🍐🍐🍐

  自行脑补一部小说🍐🍐🍐

kodakya

“妈,我挖煤回来了”

好喜欢脏脏甜黎

中秋快乐啊

“妈,我挖煤回来了”

好喜欢脏脏甜黎

中秋快乐啊

木南水巷08(挖坑不填版)

前尘––第一章

  

  

  当朝皇帝驾崩,太子庸懦无能,柔茹寡断,遂荣安太后垂帘听政,独揽大权。

  

  

  

  

  “程伯夫人,太后召您入宫觐见,请程伯夫人随下官进宫。”

  坐在草席上的萧元漪怔了一下,与萧元漪对面狱中的程少宫手脚并用爬起来抓着栏杆问道:

  “太后?阿母,太后召您进宫干嘛?可是有阿父的消息了?”

  “少宫,别急。”

  程颂拉住程少宫。来宣召的小黄门一言不发,躬着身子。萧元漪站起来,挺着脊背说:

  “我就这样去见太后,怕是不妥。”

  “程伯夫人且随下官去,自由人带着程伯夫人梳洗整理。”

  萧元漪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沉声道:

  “走吧,我...

  

  

  当朝皇帝驾崩,太子庸懦无能,柔茹寡断,遂荣安太后垂帘听政,独揽大权。

  

  

  

  

  “程伯夫人,太后召您入宫觐见,请程伯夫人随下官进宫。”

  坐在草席上的萧元漪怔了一下,与萧元漪对面狱中的程少宫手脚并用爬起来抓着栏杆问道:

  “太后?阿母,太后召您进宫干嘛?可是有阿父的消息了?”

  “少宫,别急。”

  程颂拉住程少宫。来宣召的小黄门一言不发,躬着身子。萧元漪站起来,挺着脊背说:

  “我就这样去见太后,怕是不妥。”

  “程伯夫人且随下官去,自由人带着程伯夫人梳洗整理。”

  萧元漪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沉声道:

  “走吧,我随你去。”

  她交代好姎姎照顾好程老夫人,嘱咐程颂和程少宫不要担心自己,便随着小黄门入宫去了。

  

  萧元漪坐着马车前往,她双手交叠放于膝上,慢慢收紧握拢。

  荣安太后召她进宫作甚,莫不是有了程始的消息。她蹙眉,心里突突的跳着,有种不太安稳的感觉。

  

  

  入宫之后,宫女便带着萧元漪去了偏殿。

  “……你们先出去吧”

  萧元漪看着围着站了一排的宫女,蹙眉将她们打发出去。

  她看着氤氲热气蒸腾的汤池,缓缓脱下衣衫,踩着有些微凉的地面,步入池中。

  温热的池水淹没肩头,萧元漪闭眼,长舒了一口气之后,睁眼望着屋内某处,神情恍惚。

  

  程始被诬陷投敌叛国,程家锒铛入狱,只剩下嫋嫋一人因是凌不疑新妇才逃过一劫,未曾入狱。她现在只希望嫋嫋和她阿父能够平安。

  

  “程伯夫人,我来为你更衣了。”

  宫女低眉顺眼地站在一旁,萧元漪回过神来,她不知泡了多久,但池水依旧温热,她的脸颊被热气蒸的嫣红,胸口有些许的发闷。

  “不用,我自己来便好,你出去吧。”

  宫女喏了一声,将手中的衣物放在一旁,便退了出去。萧元漪起身从汤池中走出,水珠滑落,还有些冷。

  萧元漪将身上的的水擦拭干净,套上宫女拿来的衣物。

  

  “程伯夫人,请随我来。”

  萧元漪走出偏殿,外面站着刚才那位宫女,她微颔,随着宫女去了长秋宫。

  

  “程伯夫人,太后在里面等你。”

  萧元漪跨过门槛,朝里望去,隔着一道屏风,影影绰绰可见里面那人娉婷的身姿,斜卧在床榻上。

  “太后。”

  萧元漪低着头跪下,双手交握行礼,宫女拿来一个软垫塞到萧元漪膝下,床榻上那人轻笑着开口:

  “元漪,许久不见,你怎么还是一副古板模样,见我还需这么拘束么?”

  萧元漪依然低着头,默不作声。

  “元漪,抬起头来看哀家。”

  卧在床榻上的赵荣安声音加重,不自觉带着威压,命令萧元漪。萧元漪抬头,神情淡漠看着她,眼中带着几分疏离。

  赵荣安微皱眉头,表情不满,但很快她就舒展了眉毛,说:

  “怎么,许久不见……便和哀家疏远了?”

  “回太后,臣妇,不敢。”

  萧元漪加重“臣妇”二字,神情自若。赵荣安微微翘起的唇角垮下来,眼眸一闪,起身走到萧元漪面前,睨着她,轻嘲道:

  “程伯夫人可真是守规矩啊……可惜,这程四娘子没有学到你半分”

  萧元漪身体一僵,眸中添上几分慌乱,她张嘴想要说话,赵荣安抢先一步。

  “那程始通敌叛国,本应诛九族的,可是哀家看在你的面子上,只是让你们下狱,容那程始回来狡辩一番。”

  “太后,将军他!”

  赵荣安轻飘飘的瞥了她一眼,打断她:

  “这程四娘子,原本也是要与你们程家一同入狱的,可是哀家看在她是子晟新妇的份上,赦免她,让她好好的在宫中待着。”

  赵荣安拉长语调,悠悠的说。萧元漪手抓着衣摆,神情紧张。

  “可是……”

  赵荣安语调一转,厉声说道:

  “她竟然无视宫中规矩,竟然私自出宫,想要逃走。”

  “太后……”

  萧元漪慌忙开口,又想要替程少商辩解,赵荣安无视她,说:

  “她既然不守规矩,那哀家只好将她抓回来,好好的教教她,什么……是规矩。”

  赵荣安看着失了淡定的萧元漪满意的翘起唇角。她慢慢蹲下,眯着眼朝萧元漪笑:

  “所以啊,元漪,你乖乖的,本宫就饶了你的嫋嫋,嗯?”

  赵荣安挑眉,尾音上扬,萧元漪垂眼,不轻不重的回应:

  “元漪……明白。”

  赵荣安轻笑着站起来,坐回榻上,下巴轻点,示意萧元漪过来。

  “元漪,过来。”

  萧元漪起身走过去,坐在赵荣安身旁,赵荣安眉眼带笑,轻拍着手道:

  “这才听话嘛。”

  萧元漪始终耷拉着眉眼。赵荣安拉过萧元漪的手,萧元漪一惊,下意识将手抽回。

  “太后,请自重。”

  赵荣安表情一冷,掐着萧元漪的手将她拽过来。

  “哀家是太后,万人之上!我的规矩就是规矩,我说什么便是什么,还不需要你,来教哀家什么是规矩!”

  萧元漪被她强制拽过去,惊诧的瞪着双眼,看着赵荣安。

  “如果你不想你的将军,和你亲爱的嫋嫋出事的话,就乖乖听我的话。”

  赵荣安扣着她的腰,贴在她的耳旁,话语中带着威胁的意味。萧元漪身体僵硬的被赵荣安压在怀中,她看着床头垂下的轻纱,神情哀默。

  赵荣安可没有管她是什么表情,翻身将她压在床榻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面无表情的萧元漪,手指划过萧元漪的脸颊,轻声说道:

  “元漪,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啊。”

木南水巷08(挖坑不填版)

前尘––第二章

  萧元漪不出声,被赵荣安压在身下,一双眼眸平静寂寥如一潭死水。

  赵荣安被萧元漪的眼神刺痛,偏头闭眼吸了一口气,再转头看着萧元漪,说:

  “萧元漪,你要记住,程始和程少商的命,都在我的手里,你若是不配合……那就,不要怪我不顾往日情谊了。”

  赵荣安黝黑的眼眸看着萧元漪,她一瞬间的慌乱,被赵荣安敏锐的捕捉到,她轻笑着,俯身去吻萧元漪。萧元漪没有反抗,也没有迎合,只是安静的任赵荣安摆弄。

  赵荣安伸手去解她的衣服,萧元漪就任由她去。赵荣安发狠的咬着她的唇瓣,萧元漪连眉头都不皱一下。赵荣安掐着萧元漪的脸颊,直视她的眼睛,企图从里面看出点不一样的情绪来。萧元漪也不躲闪,看着赵荣安,眼...

  萧元漪不出声,被赵荣安压在身下,一双眼眸平静寂寥如一潭死水。

  赵荣安被萧元漪的眼神刺痛,偏头闭眼吸了一口气,再转头看着萧元漪,说:

  “萧元漪,你要记住,程始和程少商的命,都在我的手里,你若是不配合……那就,不要怪我不顾往日情谊了。”

  赵荣安黝黑的眼眸看着萧元漪,她一瞬间的慌乱,被赵荣安敏锐的捕捉到,她轻笑着,俯身去吻萧元漪。萧元漪没有反抗,也没有迎合,只是安静的任赵荣安摆弄。

  赵荣安伸手去解她的衣服,萧元漪就任由她去。赵荣安发狠的咬着她的唇瓣,萧元漪连眉头都不皱一下。赵荣安掐着萧元漪的脸颊,直视她的眼睛,企图从里面看出点不一样的情绪来。萧元漪也不躲闪,看着赵荣安,眼里不带一点情绪。

  就如一块木板一样。

  赵荣安登时耐性全无,脸色徒然变得冷漠,讥讽道:

  “程伯夫人,在程将军身下,也是这般无趣么?”

  萧元漪瞳孔一缩,面上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

  赵荣安说罢,她将萧元漪丢在床榻上,蹙眉抚平自己的衣袍褶皱,看着萧元漪还是那般失神的躺在床榻上,心中堵了一口气。

  她走出长秋宫,对着一众宫女厉声喝道:

  “从今日起,没有我的命令,她萧元漪不得踏出长秋宫半步!如有违反包庇者……杖责五十!”

  赵荣安回头看向殿内,眯起眼睛似乎想起了什么,便又走了回去。

  萧元漪不知什么时候蜷在了角落里,缩的小小的一团。

  赵荣安心猛然收紧,刺痛了一下。她掐着手心,故作冷漠的说道:

  “萧元漪,乖乖待在长秋宫里,你也不要妄图寻死,你好好想一想,是你一人的性命重要,还是你们程家所有人的性命重要。”

  说罢,赵荣安甩了一下袍袖,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长秋宫。

  萧元漪望着赵荣安的背影,眼里蓄满泪水,慢慢拢过被子,将自己埋进被子里蜷起来。

  萧元漪回想着赵荣安看着自己时,冷漠的神情,莫名感觉有些喘不上气来。

  为什么她可以这样理直气壮的威胁自己,强迫自己留在宫中。

  明明当初是她赵荣安先丢下自己的,赵荣安现在利用程家所有人的性命来威胁自己,算是怎么一回事。

  萧元漪咬着牙,当初赵荣安弃她于不顾,就应该想到会是如今这般情形。

  她不会原谅赵荣安,她早就对赵荣安心死了,对她没有任何期待了。

大师兄(非猴非陈侠)

胡八一×夏冬青(许四九)

色链感谢 风屿茶吟

排版感谢 衍泽BIU

本来是想单纯84,结果49镜头不好用,没事,我能给你编回来

大学生夏冬青意外被人当成纸新娘献祭(理解为纸2你玩不走的下场),多年以后81进入了一个神秘的墓穴,听说那里供奉着纸新娘,遭遇了一系列危机,幸得墓主人纸新娘的魂魄指引才能逃脱,最后81为了让纸新娘的魂魄得到解脱,似是在幻境里变成了另一个人拉了纸新娘一把,最后终得救赎,不知道自己在幻境中所化之人是谁,但一定是纸新娘生前最重要的人。(这里时间线设定为赵吏走后)

胡八一×夏冬青(许四九)

色链感谢 风屿茶吟

排版感谢 衍泽BIU

本来是想单纯84,结果49镜头不好用,没事,我能给你编回来

大学生夏冬青意外被人当成纸新娘献祭(理解为纸2你玩不走的下场),多年以后81进入了一个神秘的墓穴,听说那里供奉着纸新娘,遭遇了一系列危机,幸得墓主人纸新娘的魂魄指引才能逃脱,最后81为了让纸新娘的魂魄得到解脱,似是在幻境里变成了另一个人拉了纸新娘一把,最后终得救赎,不知道自己在幻境中所化之人是谁,但一定是纸新娘生前最重要的人。(这里时间线设定为赵吏走后)

女书生

  哈哈哈 夏天是有点0😍

  哈哈哈 夏天是有点0😍

限量版舔狗

  超爱莲妃娘娘!!

  超爱莲妃娘娘!!

橘里橘气

家人们这不妥妥黑化逆袭女强复仇文

家人们这不妥妥黑化逆袭女强复仇文

过犹不及 、

东方大强养花日常,怎么一提到嘎人就兴奋

东方大强养花日常,怎么一提到嘎人就兴奋

涂山浅浅

  小圆椅也太太太可爱了

  小圆椅也太太太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