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nijiabaobeilaiye nijiabaobeilaiye 的喜欢 nijiabaobeilaiye.lofter.com
哭酱
“…最近发现我…好像…喜欢女人...

“…最近发现我…好像…喜欢女人…”

“…早知道了”

“…最近发现我…好像…喜欢女人…”

“…早知道了”

五悠恋爱相谈所

※五悠猫化

作者Twi:真🌷 @ makoto_juju0

授权图见p2⚠️禁止二次上传/二改使用or商用 

请勿发表攻击角色或拆CP言论

※五悠猫化

作者Twi:真🌷 @ makoto_juju0

授权图见p2⚠️禁止二次上传/二改使用or商用 

请勿发表攻击角色或拆CP言论

绕城绘夏

①五悠双性转无料文本

②五悠盲抽方形吧唧

领取条件写宣图上啦!镜老师只去day1,欢迎大家去五悠街抓捕她(?)

①五悠双性转无料文本

②五悠盲抽方形吧唧

领取条件写宣图上啦!镜老师只去day1,欢迎大家去五悠街抓捕她(?)

AS嗝茨

【all虎】最理想的宠物

宿虎/伏虎/五悠

虎杖是咒灵方的诅咒师设定,后期大概率全员疯批,he

⚠️有漫画剧透⚠️私设如山⚠️ooc注意


【一】


虎杖悠仁最近想养一只宠物,以便解决一些个人需求。

他想要那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却又忠心耿耿的“宠物”。


忘记说了,虎杖悠仁是同,并且还是下面那个。


其实虎杖在这圈子里还蛮受欢迎的,长着一副耐看的好皮囊,橘粉色的短发配上少年感十足的五官,再加上体脂率个位数的绝佳身材。虽然是诅咒师,性格却意外地不错,在烂透了的咒灵圈里坚持着自己的一套原则。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光就变得更加显眼。而对于在黑暗里生活的人们来说,他们对光只有两种想法。一是摧毁...

宿虎/伏虎/五悠

虎杖是咒灵方的诅咒师设定,后期大概率全员疯批,he

⚠️有漫画剧透⚠️私设如山⚠️ooc注意



【一】


虎杖悠仁最近想养一只宠物,以便解决一些个人需求。

他想要那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却又忠心耿耿的“宠物”。


忘记说了,虎杖悠仁是同,并且还是下面那个。


其实虎杖在这圈子里还蛮受欢迎的,长着一副耐看的好皮囊,橘粉色的短发配上少年感十足的五官,再加上体脂率个位数的绝佳身材。虽然是诅咒师,性格却意外地不错,在烂透了的咒灵圈里坚持着自己的一套原则。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光就变得更加显眼。而对于在黑暗里生活的人们来说,他们对光只有两种想法。一是摧毁他,二是占有他。



显然,两面宿傩属于第一类人。





虎杖悠仁不是生来就是诅咒师的。

他曾经也是非常普通的高中生,每天过着不咸不淡的学生生活,有一个上了年纪在医院住院的爷爷和一对完全没有印象已经不知所踪的父母。


他曾以为这种平淡的日子会永远持续下去。直到养育他长大的爷爷去世的那天,虎杖见到了那个额头上有缝合疤的人。

那个人穿着黑色的袈裟,黑色及肩的长发扎着丸子头,笑吟吟地在不远处朝虎杖挥手。

虎杖皱了皱眉,总觉得对方的笑不怀好意。他能看到对方周围匍匐着的几只咒灵,纵使心中有不好的预感,虎杖最后还是朝那人走了过去。



就这样,他被这个叫羂索的男人拖入了更大的阴谋。

后来虎杖被迫吞下宿傩的手指,被迫成为容器,被迫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他知道了自己的出生都是被设计好的,知道了羂索通过转移大脑不断转换宿主从而得到几乎永生的身体,知道了这个羂索甚至算得上是他的母亲,知道了许多残酷又无法改变的真相。


知道了自己吞下手指后意味着什么。

羂索想要利用他来复活千年前的诅咒之王——两面宿傩,而也正如羂索所预计的一样,虎杖在吞下宿傩手指后没有任何排斥反应,就这样,虎杖悠仁成功地成为了宿傩的容器,甚至比宿傩更牢地掌握了身体的控制权。


曾经虎杖也试过逃跑或者反抗,但都以失败告终。羂索断了他的所有后路,而这一切又那么恰巧地发生在爷爷去世和他高中毕业的时候。虎杖没有其他亲人,甚至没有特别特别亲近的朋友,没有人会注意到他的消失。


虎杖深知这一切都是错误的,却无力改变。

他开始不再抗拒吞下手指,却也从来不做羂索交给他的其他任务,就这样以一个半诅咒的身份在咒灵圈里成为了一个什么都不做却无人敢惹的诅咒师。


羂索对此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虎杖不跑不逃,乖乖吞下送到跟前的宿傩手指,就算他再搞什么幺蛾子都无所谓。



于是又回到了最开始的话题上。

虎杖悠仁想养一只“宠物”,一只忠心且随叫随到的“宠物”。而对此,两面宿傩表现得相当不屑。


“小鬼,收起你心里打的算盘,你的小宠物可救不了你。”两面宿傩在虎杖的手背上咧开嘴,语气里带着讽刺和嘲笑。

“……”虎杖没有回话,继续默不作声地收拾着自己的背包。他并不怕宿傩看穿自己的心思,他怕的是结局被宿傩说中,到最后自己竹篮打水一场空。


确实,虎杖想找一只理想的“宠物”,并不单单是消遣这么肤浅的目的。一只足够忠心且有能力护主的“宠物”,如果能帮助自己逃跑就再好不过了,即使没法逃脱现在的困境,让自己的身心得到一点慰藉也是不错的。




于是虎杖悠仁开始了自己的寻宠之旅,他的第一个目标是咒术高专。



虽说是去寻求帮助和庇护,虎杖却也不能光明正大地去勾搭咒术高专的教师或学生。他不确定自己身边有没有羂索的眼线,也不清楚咒术师会怎样对待“宿傩的容器”。

若是贸然与咒术师接触,最差的结局无非两种。一是被羂索发现然后限制自由,二是自己的身份被咒术师上报高层然后就地处决。无论哪一个,都会让一切功亏一篑。


无计可施的虎杖只好每天在东京的大街小巷里晃悠,在每一个咒灵频繁出现的场所等待着与猎物相遇。



终于在某个傍晚,虎杖在一台自动贩卖机旁偶遇了单独执行完任务的伏黑惠。


虎杖正好准备买罐可乐,而伏黑惠在他身后等着买水。虎杖从自动贩卖机的玻璃板反光上看到了身后穿着咒术高专制服的人,于是他改变主意买了两罐桃子汽水,将其中一罐递给了身后的黑发少年。


伏黑惠看着眼前这个桃粉色短发的少年递过来的桃子味汽水,一时有些困惑。

现在月牙已经悬在天边,四周寂静无比,只有他们两个人。伏黑惠皱起眉头,不解地看看虎杖,又看看汽水,在脑内回想了好几遍自己认识或见过的面庞,都无法得出他认识虎杖的结论。


或许是僵持了太久伏黑惠都没有接过汽水,虎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过于突兀了,他挠了挠后脑勺,朝伏黑惠尴尬地笑了笑:“你也是要买饮料吧,我不小心按错买多了,这瓶你拿去吧。”


可伏黑惠仍旧站在原地不动,只是疑惑地盯着虎杖。就在虎杖以为对方不打算接下汽水准备放弃时,伏黑惠却意外地收下了桃子汽水。


“多少钱。”伏黑惠问道。

“没事的,不用拿啦。”虎杖摆摆手,又朝对方笑了笑。


伏黑惠听后没再坚持,看了一眼虎杖,然后打开汽水喝了起来。

虎杖见对方没有起疑,试探地问道:“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这么晚在这里遇到真的好巧。”


“……伏黑惠。”伏黑又看了一眼虎杖,犹豫了一会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对方看起来应该是个普通人,这么晚了却在这种咒灵容易出没的地方无所事事地闲逛,实在有些奇怪。


“你呢。这么晚怎么还待在外面。”

“我叫虎杖悠仁。”虎杖没想到伏黑惠居然会问起他,“就随便走走,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去。”


伏黑惠皱着眉看了看附近,夜深了,有很多低级咒灵潜伏在四处,一个普通人总归是不太安全,于是他思索片刻后说道:“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虎杖实在没想到伏黑惠会对素未谋面的人这么热心,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他在外面四处闲逛就是为了偶遇咒术高专的人,却万万没想到对方上来就要送他回家。虎杖傻了,如果带着伏黑回咒灵的老窝,那羂索不得把伏黑生吞活剥了。于是他在伏黑惠的注视下,磕磕巴巴开始撒谎。


“我,我没有地方可以去,爷爷去世了,我没有其他亲人。”这也不完全算是撒谎,虎杖想道,这些话还是有相当的可信度的。

“那你晚上住哪。”

“嗯…就在外面随便凑合凑合。”虎杖低着头,不敢看伏黑惠的表情。“伏黑你不用管我,你先回家吧。”


伏黑惠没有搭话,他掏出手机打下几行字,点击发送后才将目光投向虎杖。

“我们学校宿舍好像还有空着的位置,你先来住吧。”

“哎?!”


面无表情说出这种爆炸性发言的伏黑惠波澜不惊,在一旁听着的虎杖却被吓的不轻。他只是想勾搭一个咒术师,而不是想深夜单枪匹马硬闯敌方大本营。


这个人比他表面上看起来热心肠太多了吧。面对伏黑惠的邀约,虎杖欲哭无泪。天知道宿傩的容器跑到咒术师学校去会怎么样,自己是不是有可能还没进门就被处决了。


拒绝的话到了嘴边,虎杖却说不出口。

伏黑惠的邀请有些令人吃惊,但也算是情理之中,自己撒的谎本就漏洞百出,要是现在再使劲推脱,反而容易让对方生疑。

于是可怜的虎杖就这样打肿脸充胖子,跟着伏黑惠回到了咒术高专。



好在虎杖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因为到高专时已经接近凌晨,他们没有遇到其他任何的教师或者学生,而这里的安保系统在虎杖经过时也没有任何反应。


虽然自己已经吞下了好多根宿傩的手指,但毕竟本体还是人类,所以才能逃过结界和安保系统吧,虎杖想着,心里一直浮着的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在经过简单的收拾以后,虎杖在伏黑惠隔壁房间的床上躺下了。


他躺在床上,听到外面传来风吹过植物树叶发出的沙沙声,听到夏季夜晚特有的虫鸣。这里有舒适的被子和床,有一间属于他的小屋。


这种感觉过于奇妙,甚至让虎杖一时半会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这里学习生活的学生,还是只是在此借宿一晚的“宿傩的容器”。


说起来,今天宿傩那家伙怎么这么安静。虎杖盯着天花板,不一会儿就经不住困意的侵袭陷入了梦乡。




第二天虎杖起了个大早,急匆匆跟还没睡醒的伏黑道了谢,趁着天刚刚蒙蒙亮,脚底抹油般跑了。是非之地不可久留,虎杖生怕再多待一秒,自己的身份就会暴露。


当然,虎杖并不知道,昨天晚上伏黑惠悄悄把式神放进了他的影子里。从现在开始,无论他去哪里,伏黑惠都能知道。



————————————

先试试,看的人少的话就写成小短篇😝

赞100+更新

安鹅子
昨天看的一个本,emmmmm,...

昨天看的一个本,emmmmm,害行?

昨天看的一个本,emmmmm,害行?

安南君

【all武道】失语之人125

950耶!


—————————————————

125.

黑川伊佐那顿了顿却并不回答,只是伸出的拳头突然松开,转而捏住了Mikey的下巴:“Mikey,告诉你我的秘密吧。”

“真一郎没有成为我‘理想的哥哥’,还被你的部下弄成了现在这副样子,所以我那个时候就决定……”

他满眼的疯狂几乎就要向外溢出来了:“我要让你化‘灰’,把你变成‘真一郎’!!”

“但也就只是‘那个时候’啊!!”他突然松开手,在Mikey反应过来之前绕开了他,一眨眼就跃到了花垣武道身前,一把推开拦在前面的橘日向。

“现在已经有比你更加完美的替代品了!!!”

他嘴角咧开弧度,虎口死死锁住了女孩的脖颈,微微向上抬...

950耶!


—————————————————

125.

黑川伊佐那顿了顿却并不回答,只是伸出的拳头突然松开,转而捏住了Mikey的下巴:“Mikey,告诉你我的秘密吧。”

“真一郎没有成为我‘理想的哥哥’,还被你的部下弄成了现在这副样子,所以我那个时候就决定……”

他满眼的疯狂几乎就要向外溢出来了:“我要让你化‘灰’,把你变成‘真一郎’!!”

“但也就只是‘那个时候’啊!!”他突然松开手,在Mikey反应过来之前绕开了他,一眨眼就跃到了花垣武道身前,一把推开拦在前面的橘日向。

“现在已经有比你更加完美的替代品了!!!”

他嘴角咧开弧度,虎口死死锁住了女孩的脖颈,微微向上抬起了一点。毫不在意手中人的挣扎转头威胁想要上前的其他人:“都给我退下!!”

待所有人都定在原地不敢动作后,他又转过头凑到女孩憋红了的脸前:“太像了……真的太像了!!”

“伊佐那!!!”

鹤蝶实在是忍不下去了,但他清楚黑川伊佐那的为人,自然是不敢上前,生怕他会突然发疯对女孩做些什么:“住手啊伊佐那!!不是说好不会把她牵扯进来的吗?!”

“有前提的吧。”黑川伊佐那嗤笑一声,“当时确实有说‘不会让你喜欢的那个人被卷进来’,可是你看,她现在可是自己送上门了的啊!!”

“但她与大哥无关!!”Mikey捏紧了拳头却无可奈何。

“无关?!”黑川伊佐那却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话一般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连眼泪都要流下来了,“你说她与大哥无关?!开什么玩笑!!”

感受到女孩的挣扎有些减弱,他“切”了一声却还是松了松手上的劲,随后却说出了让在场众人都惊讶到无以复加的话语。

“难道你就没有这么想吗?!”

欸?

“我才没有啊!!”Mikey怒火中烧,恨不得立刻就将黑川伊佐那揍一顿。

“没有?”黑川伊佐那却成竹在胸,“明明就是这样,为什么不承认呢?”

开玩笑的吧……

花垣意识已经有些恍惚,却隐隐约约看到了Draken悄悄比出的手势。她下意识就强忍着痛苦扯住黑川伊佐那的手,将身体用力一翻转然后狠狠踢上了黑川伊佐那的颈侧。女孩的力道较小,更何况还是这么一个别扭的姿势,黑川伊佐那就算没想到她这么大胆也不会收受到什么实际的伤害。但默契这种东西就是那么的神奇,在黑川伊佐那因为突如其来的攻击而无意识一松手的那个瞬间,Mikey的踢击就迎面而来。

“才不会这样!!!”

黑川伊佐那没有防备,直接被踢中口鼻放倒在地。

花垣武道膝盖差点就磕在坑坑洼洼的水泥地上,被Draken一把抓住后领提起。

“咳咳……”

“抱歉了武小道。”

花垣武道连忙挥挥手表示无事,但被卡脖子的痛苦还是残存在神经末梢。脖颈前的一圈已经有些发紫,也难怪会难受。

黑川伊佐那在一次又一次毫无保留的出招中失去了大量精力,而现在正是Mikey反击的机会。黑川伊佐那的动作明显比之前慢了很多,出拳的力道也小了不少。在Mikey的反击中,他终于是不堪重负。但他怎么可能就这么心甘情愿地放弃?白发的少年一把从呆愣的稀咲铁太手中夺过短径枪,直指Mikey。

“要是连打架都输了,”他满眼都是疯狂,“那岂不是一无所有了?!”

“伊佐那……”


—————————————————

开始了开始了,这算不算你们要的伊佐那武


—————————————————

抓人结果已出! @迷雾🐟 @彻尾 @圣洁美少女王大钢 请尽早决定要不要加入哦~

take💢❌❗

  twi:BAGU__GGG

  侵权致歉 すみませんすみません(இдஇ; )

  twi:BAGU__GGG

  侵权致歉 すみませんすみません(இдஇ; )

Evanka-Enbuis

#五悠中元节十二时辰#

子时◆子不语

『除去坏蛋,就成了有一点善良的傻瓜;除去傻瓜,就变成了愤世嫉俗,嘴皮子伤人的坏蛋。对你我当傻瓜好了。』

(*元气少女元结神梗

  前面还有10页,在合集

#五悠中元节十二时辰#

子时◆子不语

『除去坏蛋,就成了有一点善良的傻瓜;除去傻瓜,就变成了愤世嫉俗,嘴皮子伤人的坏蛋。对你我当傻瓜好了。』

(*元气少女元结神梗

  前面还有10页,在合集

JellyRelly

趁过节(?)发点儿童鬼故事

趁过节(?)发点儿童鬼故事

魚仔

《如果博士与法斯共度岁月》


法斯 x 博士。


欢乐向(?)。


安定的法斯中心。

《如果博士与法斯共度岁月》


法斯 x 博士。


欢乐向(?)。


安定的法斯中心。

一只肥猫跳大神

翔阳又捡到小动物啦——!!

是一只美人鱼🐟还有一只小螃蟹🦀

都长得好漂亮好可爱噢😩💗💓

不知道带回家会不会掀起一场海鲜大战——


翔阳又捡到小动物啦——!!

是一只美人鱼🐟还有一只小螃蟹🦀

都长得好漂亮好可爱噢😩💗💓

不知道带回家会不会掀起一场海鲜大战——


一乾

纯情章鱼恶魔在线碎碎念

吉田x章鱼,没有过激画面∠( ᐛ 」∠)_


纯情章鱼恶魔在线碎碎念

吉田x章鱼,没有过激画面∠( ᐛ 」∠)_


aRTey(别叫我私发)
想吃榴莲了 悠仁品种榴莲一定很...

想吃榴莲了

悠仁品种榴莲一定很香很甜很多肉

想吃榴莲了

悠仁品种榴莲一定很香很甜很多肉

兔卜鼠

  是假装乖乖男骗取老婆的1/2间

  前三张是我的辣眼简单上色,后三张纯享版(?

  依旧是以@木俞 🐟饱饱的口嗨作为灵感的产物desu👉🏻👈🏻说到抢婚就让人联想的良家妇男呢(点头(毫不相干)

  最近真的很想看一些被小武驯服变成良家妇男的半间(愤怒提笔,产出垃圾)

  是假装乖乖男骗取老婆的1/2间

  前三张是我的辣眼简单上色,后三张纯享版(?

  依旧是以@木俞 🐟饱饱的口嗨作为灵感的产物desu👉🏻👈🏻说到抢婚就让人联想的良家妇男呢(点头(毫不相干)

  最近真的很想看一些被小武驯服变成良家妇男的半间(愤怒提笔,产出垃圾)

谷莠
午夜的钟声敲响,翅膀展开,天使...

午夜的钟声敲响,翅膀展开,天使降落,你将找回自己。

午夜的钟声敲响,翅膀展开,天使降落,你将找回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