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与鱼

后续还有,有人想看的话再私发

后续还有,有人想看的话再私发

云销雨霁

【卓娅x女局】关于军团长自首这件事

上文后续。

依旧我流女局,卡关了没事干瞎写的。

ooc归我,老婆是大家的。

文笔稀烂。全文2k+

  

  其实你和卓娅有段时间没见了。

  

  从解决了BR-004黑环,她被白逸带走后,这是你们首次见面。

  你设想过无数次重逢的画面,最大的可能性是在辛迪加常年混乱的街头,各种纷扰的声音争先恐后拥入你的耳中,一片聒噪,而她的声音混在其中会显得格外清晰,也许她会叫你的名字,又也许会叫你局长。

  

  你不知道你们会在什么时候再次相遇,几个月之后,亦或者是几年之后?那时候她的短发应该会长长些,比起之前可能还会更瘦一点,你好歹救了她的命,她大抵是不会再用从前那种令人不爽的语...

上文后续。

依旧我流女局,卡关了没事干瞎写的。

ooc归我,老婆是大家的。

文笔稀烂。全文2k+

  

  其实你和卓娅有段时间没见了。

  

  从解决了BR-004黑环,她被白逸带走后,这是你们首次见面。

  你设想过无数次重逢的画面,最大的可能性是在辛迪加常年混乱的街头,各种纷扰的声音争先恐后拥入你的耳中,一片聒噪,而她的声音混在其中会显得格外清晰,也许她会叫你的名字,又也许会叫你局长。

  

  你不知道你们会在什么时候再次相遇,几个月之后,亦或者是几年之后?那时候她的短发应该会长长些,比起之前可能还会更瘦一点,你好歹救了她的命,她大抵是不会再用从前那种令人不爽的语气嘲讽你无用了——虽然你知道这不过是她的玩笑话。

  

  在医院修养的时间,在短暂的假期,在忙碌的工作日,你一直都期待着你们的再会。

  

  但你唯独没有想过她会来自首。

  

  “你怎么愁眉苦脸的,”缀在你身后那人看见你这张囧字脸,反倒露出个笑来,一如既往的张狂,“怎么,不想见到我?”

  卓娅的步子始终不紧不慢,甚至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四周,如同什么野兽在巡视自己的领地,比你更像MBCC的局长。

  

  她是天生的领导者。

  

  你搓把脸,也对她笑,“见到你很高兴。”

  

  她看着你波澜无惊的眼眸,嘴角扬起的45度角职业微笑,说,“别难为自己,局长,你笑得挺难看。”

  你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要理智要保持好对外靠谱的局长形象。

  

  不过你确实有些话想对她说。

  

  “好久不见。”

  卓娅那双漂亮的深蓝色眸子注视着你,其中夹带着些诧异,似乎没想到你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问,“我们多久没见了,一年?”

  

  “不,应该是十一个月零六天 。”你下意识接她的话,之后才反应过来上当了。

  果不其然,下一秒你就听见她的调侃声,“记得挺清楚嘛,局长。”

  老实说,其实你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你会记得这么清楚。

  不过看见卓娅眼里流露出来的十分明显的愉悦之后,你选择了闭嘴而不是为自己辩解。

  

  你淋了雨,由于身体太差光荣感冒。卓娅的审讯在夜莺的强烈要求之下往后推了三天,你获得了一个短的不能再短的假。

  当事人卓娅则轻飘飘看了你一眼,你硬是从这平常的一眼里品出些“不会吧真有人身体差到这个地步淋点小雨就感冒啊”的意味。

  

  夜莺监督着你吃完药之后,要求你好好休息。你乐得清闲,躺在柔软的被褥之间,任由自己陷入昏昏沉沉的梦境。

  近段时间你很少做梦,毕竟能挨到枕头的时间都没有多少。往前一段,却到了几乎天天做梦的程度。

  在那些光怪陆离的梦境之中,你唯一清楚记得的,居然是那位军团老大。

  可惜了,她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入过你的梦了。

  

  但是今天,久违的,你在梦里看见她了。

  

  是在黑环里见过的、16岁的、尚还有些稚嫩的她,眉宇间都带着几分青涩,比起现在少了点锋利,连背影都更单薄。

  你们站在辛迪加随便哪栋楼楼顶,天边大片的橘色和红色交织在一起,云彩也被染上颜色,不再是单调的白,几颗星星寥落的挂在天上,描绘出你见过最美的晚霞。

  卓娅背对着你,眺望着远方的火烧云。

  你学着她的样子看过去,看见辛迪加的一切建筑物都被渡上层金光。你心想,果然是梦,在辛迪加可看不见这么漂亮的落日。

  你看见天上的夕阳逐渐暗下去,残阳的色彩逐渐褪下去。

  看见卓娅转过身来,晚风习习,撩起她半长不短的银发。

  看见她蓝眸眼底似乎倒映着晚霞,好看的不真实,温柔的不可思议。

  有那么一瞬间,你在她身上寻不见半分未来军团长的影子。

  

  “未来的辛迪加会变得更好吗?”她这样问你,就像是在同一位老友攀谈那样随意。

  你回答不出来。只怔怔望着她,目光一寸一寸描摹着她称得上是清俊的脸庞,像是在端详整个世界。

  你心里隐隐有种预感,往后很多很多年,眼前的画面会一直刻在你心底,直到你死亡。

  

  你干脆上前一步,伸手抱住了她。

  卓娅16岁的时候已经比你高上不少,你只堪堪到她的锁骨处。双手环住她腰身的一瞬间,你明显感受到了她一瞬间的僵硬。

  你把头埋在她的颈脖间,闷闷道,“我怎么知道未来的辛迪加会不会变得更好。”

  “你要是想知道,自己亲眼去看看啊。”

  “我们一起。”

  

  卓娅轻轻回抱住了你。

  

  你抬头,看见不可一世的军团长正在对你微笑。

  那笑容是从未在她脸上出现过的。

  她微微俯首,在你额头落下一吻。

  你感受着额头温软的触感,不太敢看她。明明是这么冷硬一个人,嘴唇怎么能这么柔软。

  

  梦境的结尾,她似乎还说了什么,但你没听清。

  

  夜莺来叫你起床时,你还有些恍惚。

  

  你忽然就很想见到卓娅,没有任何理由。于是,审讯提前。

  

  你还给她带了花。顶着夜莺复杂的眼神,你面不改色走入审讯室。

  卓娅坐在审讯椅上,手铐之类用来束缚她的东西早就被她挣开,地上躺着它们的尸体。她听见声音,抬头最先看见的却是一小束紫蓝色的鸢尾花。

  

  你不是很自然的撇过头,“礼物。”

  

  “哟,还真是麻烦局长了。”卓娅接过花,你和她都心照不宣的没有提过一句关于手铐的事情。

  说是审讯,其实你压根不知道该对她说些什么。

  

  直到她扯住你的衣角,漫不经心问道,“哎,昨晚你说的话算数吗?”

  你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同时意识到那可能不止一个梦那么简单。

  或许你沉默的时间有些长了,卓娅的脸色不怎么好看,“怎么,后悔了?”

  她半眯起眼睛看着你,极具压迫感。

  你笑笑,“我从不撒谎。”

  

  谁都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会发生什么。纵然如此,你也愿意陪伴她一同走下去,直到有一天,世界迎来终结。

  再高傲的头狼,也会愿意为爱人低下头颅的。

  

  ——

  

  补充。

  鸢尾爱丽丝(紫蓝色的鸢尾)花语:好消息、使者、想念你。

  

云销雨霁

【卓娅x女局】关于军团老大自首这件事

我流女局。

ooc算我的,老婆是大家的。

自割腿肉产物,文笔稀烂。可能会有后续。

有好心太太画了图!大家快去看!戳这里 

  

  你是MBCC的局长,你最近遇到个大麻烦。

  

  那天天气不好,飘着雨丝。你趴在办公桌上为明天需要上交的报告书愁秃了脑袋,入秋天气转凉,你思维跳跃着又想到该让夜莺把管理局内的空调温度调高一点了。

  挺冷的。

  

  “您需要休息。”夜莺送进来第五杯咖啡时,这样对你说道。

  她饱含担忧的目光落在你眼睛下两个青灰色的黑眼圈上。你也想休息,毕竟你已经几乎两天没合眼了,如果明天的新闻头条是MBCC现任局长猝死在办公桌上那就真的有够社...

我流女局。

ooc算我的,老婆是大家的。

自割腿肉产物,文笔稀烂。可能会有后续。

有好心太太画了图!大家快去看!戳这里 

  

  你是MBCC的局长,你最近遇到个大麻烦。

  

  那天天气不好,飘着雨丝。你趴在办公桌上为明天需要上交的报告书愁秃了脑袋,入秋天气转凉,你思维跳跃着又想到该让夜莺把管理局内的空调温度调高一点了。

  挺冷的。

  

  “您需要休息。”夜莺送进来第五杯咖啡时,这样对你说道。

  她饱含担忧的目光落在你眼睛下两个青灰色的黑眼圈上。你也想休息,毕竟你已经几乎两天没合眼了,如果明天的新闻头条是MBCC现任局长猝死在办公桌上那就真的有够社死。

  但是看着刚写了一个开头的报告,你迟疑了,“你说的对,夜莺,我写完这份报告就去睡觉...”

  迎上副官逐渐犀利的目光,你有些心虚,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我向你保证。”

  

  夜莺最终叹了一口气,退出去了,她无权干涉你的决定,但你莫名就是很怕她冷脸的样子。

  

  然而你高估了自己的耐力。

  

  夜莺刚出去不久,你便觉得眼睛干涩难忍,急需闭眼歇歇。你在心里告诉自己只是闭眼假寐,决不能睡着。

  你闭上眼睛,你昏昏欲睡。

  

  在你即将睡死过去一头栽在桌面上时,管理局内部的警报声及时将你吓醒。你捂住狂跳不止的心脏,看见副官带着少有的慌张走进来。

  

  她说,禁闭者卓娅在管理局大门外边站着,已经打趴三个警卫了,说要自首。

  

  你脑子还不太清醒,很随意的打了个哈欠摆摆手,反应过来又突然愣住。

  卓娅,哪个卓娅,军团老大?

  她,自首?

  

  你端起咖啡猛灌一口,被苦出了痛苦面具,同时也清醒了几分,用不是很赞同的目光盯着副官,副官难得幽默,但是开的玩笑却有些过了。

  

  直到你被拉来了管理局大门口。

  

  军团长站在阶梯之下,一如你们初见时的打扮,她将外套随意搭在肩上,露出肩膀上紫色的纹身。

  雨势有些转大,四周泛起了与天空如出一辙的灰色雨雾,连空气也一同被润湿,你站在MBCC那几阶不算高的阶梯之上,身后跟着夜莺和警卫队。

  

  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近视了,此刻完全看不清卓娅那张完全符合你心意的脸。

  

  顿时便觉得兴致缺缺。

  

  “你来这里干什么?”你听见自己问。

  

  卓娅暂时没有回答,但你明显感到她的目光正落在你身上,如有实质,就像那次在辛迪加,她站在高处俯视着你一样。

  那是你们第一次见面。

  

  你还在想,随即听到一声轻笑,“我来自首啊,局长。”

  

  瞥了一眼倒在她脚边捂着肚子痛苦呻吟的警卫大哥,你揉了揉太阳穴,为这月支出又多了一笔医药费而痛心。

  

  “你就是这么来自首的?”

  

  “不然?”

  

  你懒得同她玩你反问我我反问你的游戏。

  

  既然是自首,你挥挥手,示意身后的警卫给这位难缠的主拷上手铐。

  卓娅似笑非笑,一把捏碎了那副银制手铐。

  

  警卫此时进退两难。

  

  你掀起眼皮子看她一眼,糊在一坨根本看不清什么,但你猜也能猜到,她此时的表情必然是带着点嘲讽与不爽的笑。

  没办法,你顶着夜莺担忧的目光从警卫手里接过另一副手铐,亲自给她拷上。

  

  近了些,你便能看清她较寻常女性更为深邃且棱角分明的五官,充满攻击性与侵略性,像不可能被驯服的高傲的头狼。

  

  她这回没整什么幺蛾子,但你知道,这副手铐困不住她,只要她想,没有任何人能困得住她。

  

  雨点胡乱往人脸上拍,你随便抓了一把湿漉漉的头发,“走吧,军团长。”

  

正三角
-“你就是这么来自首的?” -...

-“你就是这么来自首的?”

-“不然?”

因为原文太香了所以激情绘画

原文指路 

(暴露了不会画成女😑)

-“你就是这么来自首的?”

-“不然?”

因为原文太香了所以激情绘画

原文指路 

(暴露了不会画成女😑)

一池

all女局 当局长抽烟被发现(一)

艾恩×局长×安篇  

ooc!私设如山!


     你原本是不抽烟的,失忆了的人也不记得自己会不会抽烟。可是枷锁带来的反噬和上层明里暗里的施压让你的精神状况越来越差,你也就学着辛迪加大多数的人模样,想看看抽烟是什么感觉。


     头一次倒是被呛得直咳嗽,不过习惯了也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


     在局里你也不常抽,只是有时候心情实在是烦闷时出去抽一根两根,还要等烟味全部散掉才回来...

艾恩×局长×安篇  

ooc!私设如山!


     你原本是不抽烟的,失忆了的人也不记得自己会不会抽烟。可是枷锁带来的反噬和上层明里暗里的施压让你的精神状况越来越差,你也就学着辛迪加大多数的人模样,想看看抽烟是什么感觉。


     头一次倒是被呛得直咳嗽,不过习惯了也是为数不多的放松方式。


     在局里你也不常抽,只是有时候心情实在是烦闷时出去抽一根两根,还要等烟味全部散掉才回来。这也使得你成功的瞒住了禁闭者们。


     夜深,噩梦中的窒息感深深把你包围,你仿佛是溺水的人无法呼救。惊醒,又想到高层的咄咄逼人的态度,你抓了抓自己毛躁的发质,向外走去。


     烟雾弥漫在你身边,尼古丁的味道充斥在鼻腔,让你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不少,甚至放松到了有一个禁闭者接近了你,你都没有发觉。


    艾恩在管理局的门外找到了你,不得不承认她在看见你的第一眼有些呆住了。深蓝的头发被烟雾环住,窈窕的身形就那样靠在墙上,眼中是平时没有的脆弱和迷茫,这样消瘦的人,仿佛一撒手就会消失不见。


     艾恩眼中的神色暗了暗,快步走向你。


     没有嘲笑,没有责怪,她只是拉着你的手走向医务室,可你还是能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她那在爆发边缘的愤怒。


     医务室,你站在床边像犯了错挨训的小孩子,抿着嘴不知道说什么。尼古丁的味道淡淡的萦绕着医务室,向安宣告着你做了什么。


     你看着艾恩眼中的愤怒和安没有丝毫笑意的笑脸,急切的想要为自己解释,语速又快又急:“我只是最近精神比较紧张,需要放松一下,我没有上瘾,只有在很烦躁的时候才会抽,我平时不抽的,有在好好爱护身体,没有伤害自己”你看着她们渐渐没有了底气:“我不会再抽了,对不起。”


     “让我看看,我们大名鼎鼎的局长竟然背着我们抽烟?你要不要看看你的体检报告单,看看你的各项指数有多不健康,还抽烟,你要是这么想死,下次出任务别来找我治!”艾恩疾言厉色,一面气你不爱护自己的身体,一面气你都已经到需要抽烟缓解压力焦虑的地步,平时也表现的一如既往。


     软软的手指抚上你的脸,你想往后退一步却不小心失去平衡,向后倒去,坐在了医务室的床上。


     “局长,不乖的小朋友要接受惩罚,你说对吗?”一直没有说话的安开口了。你刚想反驳“我已经……”微凉的唇便触碰上你的嘴,吞没了剩下的字音,灵活的软舌滑入口中,索取着每一个角落。


     吻毕,你面色潮红,望着安和艾恩,你绝对不知道,你这副可怜巴巴的模样有多么诱人。

 

     皮革微凉的质感触碰到手腕,还没等你反应过来,双手就被束缚在背后,你惊恐的望着艾恩。好像是感应到你的视线,她抬头说:“坏孩子要接受惩罚,不是么?”


     没等你进一步动作,医用绷带夺去了你的视力。双手被束缚,视力被夺走,失去了其他感官的你触觉变得格外敏感。


     你清楚的感觉到身前的艾恩,在你的嘴里舞动着,抢夺着你的空气,身后的安抚上那娇嫩的樱桃,安的动作还是那么温柔,酥麻的快感夹杂着痒意,你的身子软了下来……


     大家都不知道那晚的医务室发生了什么,只是在那之后,夜莺再也没有看见局长晚上出去了。

阝击

有职权骚扰啊!

  

  

  

  

  

  

  和思考自己是否真的需要这份工作的局长

有职权骚扰啊!

  

  

  

  

  

  

  和思考自己是否真的需要这份工作的局长

门斯安

镜头给到我们的事故主角卓娅以及她旁边的切尔西伯爵和我的小老攻

粉色猫猫头:😯→😏

赫罗卓娅激推:笑什么!卓娅老大难道不漂亮嘛!!!

卓娅:别说了,让我去死。

前篇点这里 


镜头给到我们的事故主角卓娅以及她旁边的切尔西伯爵和我的小老攻

粉色猫猫头:😯→😏

赫罗卓娅激推:笑什么!卓娅老大难道不漂亮嘛!!!

卓娅:别说了,让我去死。

前篇点这里 


 

门斯安

🍊:各位听我狡辩……啊不……解释……

兰利:……

伊琳娜:……

夜莺:……

卓娅:草……

切尔西:……

九十九:?

白逸:……

哈梅尔:……

赫罗:……

海拉:谁拉那个笨比进来的!?

后续 → 

点此看死不悔改的小🍊→ 


🍊:各位听我狡辩……啊不……解释……

兰利:……

伊琳娜:……

夜莺:……

卓娅:草……

切尔西:……

九十九:?

白逸:……

哈梅尔:……

赫罗:……

海拉:谁拉那个笨比进来的!?

后续 → 

点此看死不悔改的小🍊→ 




门斯安

【all局】

发现不对马上采取行动私发了美丽照片的人:兰利,伊琳娜

后知后觉,刚打算采取行动人:白逸(急着赚钱没想起来),切尔西(只顾着笑话军团长的傻猫猫)

想要采取行动不好意思的人:赫卡蒂,海拉,哈梅尔,艾恩

卓-受益但不自知-娅:别管,上过😏

前篇回顾: , 


【all局】

发现不对马上采取行动私发了美丽照片的人:兰利,伊琳娜

后知后觉,刚打算采取行动人:白逸(急着赚钱没想起来),切尔西(只顾着笑话军团长的傻猫猫)

想要采取行动不好意思的人:赫卡蒂,海拉,哈梅尔,艾恩

卓-受益但不自知-娅:别管,上过😏

前篇回顾: , 



赛斯

「all女局all」当局长意外骨折后

*我流女局

*ooc预警提前致歉

出场:夜莺 切尔西伯爵 海拉&九十九 兰利 卓娅  赫卡蒂


  1

  

  “左腿意外骨折?”


  对于意外这两个字你觉得你有必要持怀疑态度,毕竟自己每天在战场出生入死,没有意外死亡已经算是奇迹了。


  甚至觉得只是一条腿骨折运气好像还不错?你不禁被自己的乐观逗笑。


  夜莺副官正在你身旁一再强调骨折并不是一件小事,需要停职修养几天,听见你这一笑把眉头皱的更紧了。


  于是你为了安抚副官同时又不耽误工作,莫名其妙的就同意了坐轮椅上班的这个提案。


 ...

*我流女局

*ooc预警提前致歉

出场:夜莺 切尔西伯爵 海拉&九十九 兰利 卓娅  赫卡蒂


  1

  

  “左腿意外骨折?”


  对于意外这两个字你觉得你有必要持怀疑态度,毕竟自己每天在战场出生入死,没有意外死亡已经算是奇迹了。


  甚至觉得只是一条腿骨折运气好像还不错?你不禁被自己的乐观逗笑。


  夜莺副官正在你身旁一再强调骨折并不是一件小事,需要停职修养几天,听见你这一笑把眉头皱的更紧了。


  于是你为了安抚副官同时又不耽误工作,莫名其妙的就同意了坐轮椅上班的这个提案。


  “这会不会太夸张了?”在上班前你在心里想到,早知道昨天就一定要坚决的拒绝夜莺,可是她担心的神情又总是在心头盘旋。


  哎,自己总是拿她没办法,如果可以让她好好放心那就听她的好了。


  

  2


  什么拿她没办法!再来一次就是把眼睛闭上也要拒绝夜莺的提议!


  看着办公室门口的两辆被不同颜色宝石镶嵌满的轮椅,你的呐喊似乎都显得毫无分量。


  “局长,还喜欢吗?”切尔西慵懒的声音在耳后响起,“那些劣质的又毫无优雅气质的废铁可配不上你。”


  “我....”,你想说出些什么却发现自己的语言系统大概是被震惊的失灵了,只能视死如归的坐上座椅,保持着最后一丝冷静。


  “局长,你还是再考虑一下,接受我的包养吧,下次再受伤我可是会心疼的。”


  “下次吧。”你面无表情的自己操控轮椅往前移动。


  “看来有人不买账呢,不过谁让我喜欢你呢,只要你想,随时欢迎你来当伯爵府的主人。”


   3


  轮椅的速度自然是比不上人的正常行走速度,去办公室的这条走廊也被拉的很长。


  “局长,你这是怎么了?”海拉和九十九迎面走过来,看见你这样,两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担心。


  “放心吧,我就是腿骨折了,没什么大事。”


  “都**这样了你还说没什么大事,你骗谁呢!谁害的你,我叫九十九帮你揍他。”

  

  一旁的九十九虽然没有说话,但也提起刀一幅要去砍人的架势。


  总之不管你怎么辩驳她们都不相信你没事,最后只能像左右护法一样推着轮椅把你护送到办公室门口。


  也不知道她们有没有被轮椅背后那颗最亮的宝石闪到眼睛。


  

  4

  


  午休过后当你再次回到办公室,发现桌子上多了好几样小零食,甚至还有几盒止痛药和几本看起来很可爱的图书。


  在这一刻瞬间觉得自己像是在过教师节,心也被这群“孩子们”赤诚又直接的爱填满。


  你小心翼翼的收好这些可爱的礼物,连带着心情也明媚起来。


  “噔噔蹬——”


  刚准备翻开文件时门口就响起几声手杖敲击地面的声音。


  “稀客呀。”你头也不抬的说道,毕竟这个声音你再熟悉不过。


  “听说我的下属执行任务时受伤了,我当然要过来探望。”


  她的眼神扫了一眼占满桌子一角的礼物,最后停留在旁边厚厚的文件上。


  “你的小朋友们把你照顾的很好,看来是我多虑了。”她的语气和往常一样,带着淡淡的调侃。“受伤了就少看点报告吧,你这报告堆的可比我那厚多了。”


  “哪有上司会跟下属说这种话啊。”你笑着小声吐槽道。


  “你不一样,你可是我最喜欢的下属。我有义务保护你的健康。”


  她说的很认真,连带着表情似乎也变得柔和。这大概就是安全感的来源吧,你在心里想到。


   5

  

 

    “你就应该听我的跟着军团多多锻炼,或者直接来军团算了,别当你那个公务员了。”卓娅坐在你对面说到。


  “我可是很忙的。”这是实话,毕竟一个星期里你有一半时间都在加班。“再说了这次受伤纯属意外,下次肯定不会啦。”


  “这都是你的借口,等你痊愈了我负责每天接送监督你锻炼。”


  她今天似乎格外在意这件事,这不像往日的她。你不禁有点疑惑。


  “你今天怎么啦,这么在意这件事。”


  “因为不想再看你受更严重的伤了。”她似乎还在盯着你的腿发呆。“既然你不能时刻待在我身边,就一定要学会保护自己。”


  “不然我会很担心。”


  一直被她盯着的腿开始发烫,牵连着跳动的心,把脸烧的通红。


  

  6


  “很抱歉,是我没有保护好局长。”这是今天赫卡蒂的第三次道歉了。


  “这不是你的责任,你已经保护了我很多次了。”你安慰到。但你知道不管你怎么说,她一定会一直自责下去。


  必须想个办法让她开心点,你拿起了赫卡蒂最喜欢的书。


  “想听我给你读故事吗?”


  “好....”


  读完第一章后,旁边的人就睡着了。她的手还搭在床外,你轻轻拉起来放进被子里,小心地操控着轮椅往外走。


  “睡个好觉。”

  

  _________

  彩蛋是关于禁闭者送的礼物来源,还有海拉和九十九小剧场,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南瓜侦探
  规则大概就是双方用kiss...

  规则大概就是双方用kiss的动作夹住掉落的纸片💦

  

  ps:后续是白老板飞起一脚

  规则大概就是双方用kiss的动作夹住掉落的纸片💦

  

  ps:后续是白老板飞起一脚

酉告耳可

给上文的彼岸医师卑微吃泡面整了一个后续~

给上文的彼岸医师卑微吃泡面整了一个后续~

速冻水狗
  赫罗很可爱…想听她对我说卓...

  赫罗很可爱…想听她对我说卓娅,说军团,说路边的小猫,悄悄告诉我哪家玩偶店上新,附在我耳边偷偷和我说最喜欢哪套可爱的裙子,然后再跳开嚷嚷叫我不要告诉别人…

很喜欢赫罗,很想和她说说话……

  是我流局赫罗,请吃(合掌)

  赫罗很可爱…想听她对我说卓娅,说军团,说路边的小猫,悄悄告诉我哪家玩偶店上新,附在我耳边偷偷和我说最喜欢哪套可爱的裙子,然后再跳开嚷嚷叫我不要告诉别人…

很喜欢赫罗,很想和她说说话……

  是我流局赫罗,请吃(合掌)

仓小
   *卓女局 皮一下军团长的...

  

*卓女局

皮一下军团长的墨水计量监管事件

是xql的调皮日常~

  

  

  

*卓女局

皮一下军团长的墨水计量监管事件

是xql的调皮日常~

  

  

Luna

  "Why am I falling?"

  

  *有的人喝醉了就想以下犯上,是谁我不说(?)

  "Why am I falling?"

  

  *有的人喝醉了就想以下犯上,是谁我不说(?)

言五
女❤️仆❤️艾❤️恩❤️ 明天...

女❤️仆❤️艾❤️恩❤️

明天可能画正常色版本的

女❤️仆❤️艾❤️恩❤️

明天可能画正常色版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