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热心市民杨sir 热心市民杨sir 的喜欢 owo56348.lofter.com
鸔呔

【黑花】蒹葭


(系黑花同人文 在原作基础上的一点架空 是本人对于黑花的一些主观理解 第一次创作 文笔庸俗 还望海涵)

    全文9300➕

   *若oc致歉

 1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北京的秋天还是挺冷的。解雨臣拉了一下身上的大衣,缩在轿车的副驾驶座上。窗户反射出了一个忙碌的黑影子,正在车子和宅子之间来回周转。


一阵风从左边扑面而来。“都准备好了。”那人吸了吸鼻子,鼻梁上架着的那个墨镜,在进车之后起了薄薄一层霜。


“吴邪那小子,昨儿跟我说他承包了他院子后十里的那片芦苇荡,说喜来眠现在...


(系黑花同人文 在原作基础上的一点架空 是本人对于黑花的一些主观理解 第一次创作 文笔庸俗 还望海涵)

    全文9300➕

   *若oc致歉

 1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北京的秋天还是挺冷的。解雨臣拉了一下身上的大衣,缩在轿车的副驾驶座上。窗户反射出了一个忙碌的黑影子,正在车子和宅子之间来回周转。


一阵风从左边扑面而来。“都准备好了。”那人吸了吸鼻子,鼻梁上架着的那个墨镜,在进车之后起了薄薄一层霜。


“吴邪那小子,昨儿跟我说他承包了他院子后十里的那片芦苇荡,说喜来眠现在做的不小,可以搞搞景观做个旅游业,说不定还能捞上一笔。”墨镜男启动车子,“一把年纪了,还是那么爱折腾。”


车子启动,沙石飞起。院内原本没几片叶子的几棵老不溜秋的树,一下子更秃了,在萧瑟里显得有些滑稽。


解雨臣看向窗外,“这话你应该对自己说。”建筑快速后移,解雨臣分辨不出周边是什么绿植,之见其连成一条线。


黑瞎子扯扯嘴角,没说话,只是速度放慢了点。“看久了头晕。”


解雨臣转过头,深吸一口气,拢拢大衣。


“冷?”

解雨臣摇摇头

驾驶位的那个人腾出一只手,把暖气调高几度。


有些恍惚。解雨臣看着一块巨大的史努比广告牌,里面那个印有史努比的纸卷起了边,车子一过带着晃了晃。他突然觉得有些高兴。


车慢慢远离他熟悉的建筑,歪着头,哼出一小段不着调的。


“苏三离了洪桐县···”


“别哼唧了,歇着吧,二爷听见你现在哼的东西估计得立刻起尸。”黑瞎子一手扶方向盘,并扔了一张毛毯盖在解雨臣身上。被各种软乎乎东西包裹住的解当家把脸露出来,“啧,很难听吗?”


“差点儿。不如解语花,至少当时人家起范儿的时候身体健康。”


解雨臣眼睛眯了起来,像一只小猫。


“还有很久才到,睡一下吧。老毛病一范,前几个晚上都没怎么睡,别到时候头又疼。”


解雨臣这次很听话,他不再哼那个哆哆嗦嗦的苏三起解。可能是想到前几日的头疼,和同他一样没睡,忙前忙后照顾他的先生。


今儿可得睡个好觉了。也不知道是对谁说的,反正小花是这么想的。


“小花!”


解雨臣揉揉眼睛,“到了?”

一转头,就看见三个人朝他这边走过来,吴邪老远喊了一嗓子。黑瞎子停好车,拉开副驾驶车门,扶着解雨臣出来。


“嘿大花阿瞎,可算来了啊,今晚可得让你尝尝胖爷我新发明的菜,包的好吃!”


是有些时日未见了,但却感觉如同昨日。


解雨臣总觉得哪里有点奇怪,但是说不出。那是一种熟悉的怪异。


可能是年纪大了吧,脑子也不是很好用了。


雨村还是那个雨村,周围大妈四处张望着。这个地方随着近几年旅游开发人渐渐多了起来,不过像解当家这样排场的可不见得有多少。


安顿好之后,解雨臣坐到躺椅上。吴邪前去关大门,连同把各位大妈艳羡的目光一起阻挡在门外。


“不愧是资本家,来一趟整个雨村都要抖三抖。”吴邪摇着扇子,对着黑瞎子抬进来的那些不知名的高级货龇牙咧嘴。小花眼睛眨巴了一下。


“那你把那箱茅台还我。”


“架势真足,就要这样才配得上咱大老板的气魄···”吴邪话还没说完,就被一旁突然出现的黑瞎子弹了一个脑瓜崩。


解雨臣看了一眼黑瞎子,二人不约而同笑出声。


宅子后边,可以看见开发了一半的芦苇荡,黑瞎子走在田埂上,随手摘了一簇蒹葭,叼在嘴上。

黄昏了,金光顺着秋波飘飘然送到跟前,带着芦苇的绒絮,和那声“瞎子”。


黑瞎子一转头,解雨臣正准备朝这边走来。他摆摆手,指了一下脚下。


老板爱干净。


解雨臣无奈地笑了笑,脚步却没停。黑瞎子只好走过去接他。


他轻轻拿下黑瞎子嘴巴里的芦苇,然后含在了自己嘴巴里。身边那位挑挑眉,随即牵起解雨臣的手。


风摇摇,他顺着风晃了又晃。


吴邪钻出屋子,准备叫资本家吃晚饭。喊完之后,只见芦苇荡那头,太阳半吊着,温柔地描绘出一个剪影。那影子朝这边摆摆手,算是应了。


不出意外,晚上大家都贪杯了。


解雨臣迷迷糊糊中,只记得瞎子吐了。


他很少喝醉,或者在解雨臣的记忆里,他不曾醉过。


解雨臣扶着黑瞎子,走向他们的房间。黑眼睛身体滚烫,如火一般炽热。灯光很暗,瞎子摘了墨镜,轻轻靠在床头。


当灯完全熄灭,黑瞎子慢慢躺下,像一只进食的蛇,一点一点将解语花吞噬。他只觉得怀中人身体很凉,月光渗透在解雨臣脸上,让黑瞎子有一瞬间恍惚,小花是透明的。


肌肤紧贴,解雨臣似乎有点被束缚的难受,又或许是太烫了。不过也没推开,任由他紧紧固锁着。


他感觉,黑瞎子在抖。


总有一些不太对劲的地方,但是在哪呢。耳边是爱人温柔地鼻息,解雨臣反手摸了一下他的脸。


不想了,反正也想不起来。可能是年纪大了吧。


解雨臣累了,慢慢睡着了。终于睡了一个好觉。


2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


“游神知道吗,这福建每年都会举办这个活动,刚好到时候了。”胖子切了点水果,端到小圆木桌上。吴邪和解雨臣靠在躺椅上,黑瞎子在前院抽烟。


黑瞎子笑了笑,“不信也能得到庇佑吗?”


“哎哟,入乡随俗嘛,凑个热闹。”胖子一口吞了三块梨。


解雨臣抻了一下腰椎,发出嘎吱嘎吱的动静。看向黑瞎子,对方把烟掐灭,拍拍手,坐在了解雨臣旁边,然后非常自然地喂了一块梨给解雨臣。


“求个平安吧,或是当个念想,总归不会无聊。”


张灯结彩,锣鼓喧天。解雨臣似乎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了,眼前的喧嚣仿佛有些失真。


“赵世子来了!”胖子眼尖,拉着吴邪。“咱哥三儿好好过,世子保佑啊,岁岁平安。”


随后一通乱念,嘀嘀咕咕,拜了又拜。不过表情还是相当虔诚的。


又是噼里啪啦一阵响,解雨臣本能后退一步,一转头,发现胖子跑到一边,旁边站着孙大娘,唠地正欢。


他看见了黑瞎子,他双手合一,竟显露出一些虔诚。


那双漆黑的墨镜反射着眼前的五颜六色,但一点都不鲜活,黑暗吞噬着斑斓的光。以前都认为似乎是死的,不管再怎么热闹的锣鼓都无法打进这片汪洋。可是此刻却有一丝割裂般地恳求和动容。


他嘴巴张了张,可能人太多,太过喧闹,解雨臣什么都没听见。但其实他们近在咫尺。


解雨臣伸出了手,不出意外,两秒之后成功戳碰到熟悉的皮衣。而对方也意料之中地接住。


这两秒钟。


解雨臣嘴巴也张了张,然后他就得到一个,奇妙的招牌微笑。


随即就是稳稳地被接住了。


“你信这个?”


黑瞎子笑了笑。


“死马当活马医了,留个念想。”

又是一阵炸炮响。



“看过傩戏吗?”黑瞎子捏了一下解雨臣的手心。


密集的鼓声后是更响亮的喝彩,密密麻麻的人,像一盘散落的蚂蚁窝。解雨臣皱眉。

不多时,演员涌入场中央。精致的面具,独到的唱腔,琴瑟和鸣。解雨臣眼里多了几分意外。


“喜欢吗?”身旁那个人在耳边低语。


“确实不错,就是人多了些。”男人扯了扯领口。


黑瞎子笑了几声。“我还是觉得,解语花先生的唱腔更合我口味。”


解雨臣啧了一声,“又贫。”


“哪的话。”手向前,揽住眼前人的腰。


“没见你喜欢听我唱些什么。”


黑瞎子又笑了一下,“《青丝恨》?或是《窦娥冤》?”


“能不能挑个好一点的词。”


“那,《苏三起解》?”黑瞎子缓缓用带着薄茧的手在解雨臣手心里打着转儿,酥麻感顺着筋脉侵入解雨臣的心。“或是《蝶恋花》?”


“车上的时候不还嫌弃着吗?”有点热,解雨臣试图推了推,纹丝不动。


“诶哟,哪能啊。那不是没使气儿嘛,要把你往这台上那么一放,就咱解语花的调调,一起范儿,铁树都得开个花,咱二爷半夜也得飘出来道一声孺子可教···”


解雨臣成功被逗笑了,他放弃推搡。“之前就该把你挖到公司做hr,说不定能多挖几个能将。”


一曲终,鼓掌声如浪潮,他被牵着的那个手轻轻晃了晃。


“现在小年轻脾气大,你知道的,我可没什么耐心。”黑瞎子抿嘴笑着。


“解雨臣,你这样笑起来,比那个什么京城解语花还要好看个几倍。”


更比解当家好看。


还是好奇怪。

似乎只有瞎子的触感较为真切,也只是似乎。


可能真的是年纪大了。


3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

  


深秋了。那片芦苇荡却越来越茂盛,一眼望去,像无垠的云海,又像是白头的伊人。

解雨臣发现,黑瞎子老是喜欢往芦苇荡跑。


或许真的可以考虑跟吴邪进行这里旅游开发的项目。


不过不管如何,的的确确,这芦苇荡是极美的。解雨臣披了一件大衣,眼前是白茫茫一片。

拨开蒹葭,这时的土地不是那么湿软了,走起来也算是比较方便。他往前走,并且不出意外,西北角的那片芦苇,微微抖动。


“大早上的,不多睡会?”黑瞎子冒了出来,“是头疼吗?还是胃疼?”头发和脸上夹杂着几丝雪白毛茸茸的绒絮,有一簇刚好贴在嘴的右上方,显得十分滑稽。解雨臣又笑了。


然后打开手机拍了照片。


黑瞎子挑眉,“看来恢复得不错啊,能跑能跳了——拍的什么?”


解雨臣憋着笑,“没什么。”


“哟。”黑瞎子咧开嘴,想拿解雨臣手上的手机。当然是没抢到的,还被赏了一巴掌。


不轻不重,像小猫挠痒痒。


解雨臣把手伸过去,招招手。瞎子靠过去,顺从地低下头。


指尖轻触肌肤,是温凉的,带着一层朝露,一点薄茧,反复摩挲在墨镜之下。往上转移,屡屡那簇永远压不平的毛发,扫去残余的雪白,顺着绒絮飘落,又落回脸颊上。


随即,那双手上,又盖了一双更大,茧更多的手。拢着初升的暖阳,稳稳地握住。当炽热的感情汹涌澎湃时,解雨臣已然发现,唇齿相依,缱绻旖旎。


黑瞎子并不温柔,甚至可以说是粗暴,扫夺解雨臣仅剩无几的氧气。怀中人显然不甘示弱,极力迎合中几番试图争夺主导。


“操。”


银丝闪烁,在晨曦里拉得细长。分开的那一瞬,解雨臣像一只濒死的鱼,叫骂了一声,大口吞吐,眸里积满了水雾。


黑瞎子只是看着,是看何物。是周转于细泪的金光,或是那人绯红火热的俊脸,又也许是留挂在解雨臣嘴角的一串银丝。


芦苇摇晃了一下。这次黑瞎子吻的很轻,仅仅只是单纯的触碰着,如同秋波里的芦苇,轻柔浮在表面,自由且缠绵。

像是对待一件稀世珍宝。


太阳是彻底出来了。


突然黑瞎子猛地一推,解雨臣防不胜防,往后倒进了那片白色的海。


芦苇很茂盛,如棉被一样柔软。解雨臣被稳稳托住了。他像只受惊的小猫,嗔怒地站起来,却发现黑瞎子对着他按下快门。


恍然大悟之后,便是懊恼。啧,姜还是老的辣。解雨臣迅速整理自己身上的绒絮,气势汹汹地伸出手。


“丑死了,删了。”


黑瞎子当然把手机举高。不过解雨臣也没打算抢,毕竟俩分钟后某人的手机是会乖乖出现在手中的。


解雨臣扯扯嘴角,看了一下,还给了黑瞎子。


也不是很丑,竟还有点好玩。


想到这,解雨臣就笑了。


他总算知道哪有问题了。


下一刹那,似乎起风了。


“瞎子。”抬眼望去,看见远处吴邪四处张望的身影。


黑瞎子从后面轻轻搂住,头靠在解雨臣颈窝。鼻息温热,是实感的。


“瞎子!”是吴邪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绒絮纷飞,像鹅毛大雪。


黑瞎子紧紧抓着解雨臣,芦苇风中摇曳,茸毛张扬飞舞,似乎要将二人完全覆盖。


解雨臣朝吴邪挥挥手,算是应了。对岸的少年,意气风发。


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啊。解雨臣有些无奈。


“瞎子!”还是吴邪的声音。不过这次声音大了些,在黑瞎子耳朵里,它是真切的。

 声音大到,盖住了解雨臣原本的声音。只见他嘴巴张了几下。


黑瞎子突然全身瘫软。又要走了是吗。

漫天雪白。

却只有一尊银白的雕塑。


4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


黑瞎子坐了起来。

周围是一片旺盛的芦苇,风轻轻的,那端毛绒的絮子也只是抖了抖。

“瞎子!”

回头,是一位白发老人,脚步还是稳健,只是有些沧桑了。


黑瞎子从芦苇荡里站起来,丝毫不在乎自己身上东一块西一块的绒毛,缓缓走过去。


“你干嘛呢,天天往我这芦苇荡跑,怎么,有金子啊。”


还是老样子,黑瞎子轻笑。又后知后觉,为何会这么想。


黑瞎子摇摇脑袋。只记得漫天雪白,然后,然后呢。


他没抓住他。黑瞎子自嘲笑了一下,自顾自往前走。


“操!我说师傅,虽然你实际年龄比我大但是我现在是晚年,晚年!你踢我拐杖,小心告你谋杀啊。”


黑瞎子突然举起手,吴邪赶紧往后躲去。幸好我反应快,不然又要被弹脑瓜崩,吴邪暗想,我真他娘的佩服自己还是个灵活的老头。


黑瞎子只是举着,似笑非笑,随即又直直落下。


“欸,徒弟。”


吴邪回头,看着乱七八糟像是从鸡窝里爬出来的便宜师傅,本来是想笑的。可是瞎子的语气,明明是调侃,此时竟然在他脸上看出了忧伤。他想到了些什么,眼底暗了暗。


“大徒弟,头发白咯。”黑瞎子头上残留些许雪白的绒絮,夹杂在他乌黑凌乱的发丝里。


“你,没事吧?”


空气凝固了几秒。


“嗐。”瞎子笑了一下。


“可能是年纪大了㗑。”


黑瞎子脑子很混乱,这三年都如此。


“先回去了。”雨村门口,站着四个人。张起灵看着黑眼镜,对方朝他抬了一下下巴。


“保重。”


黑瞎子的车哆嗦地启动了,车载音响里断断续续叫唤着。


“苏三离了洪桐县···”


一只手招了招,然后缩成一个黑点。


5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北京这个时候已经很冷了,黑瞎子情不自禁地拢拢衣服。


他并没有回解家的四合院,而是去了很久以前居住的出租屋。


记得每次和解雨臣吵架,都要来这里冷静上一阵子,然后赶回去哄小孩。


屋内只有一张简单的军用铁架床,几只已经破裂的水桶,和一个小木桌。


很久没有在这里过夜了。


黑瞎子坐在铁架床上,一阵嘎吱响。


上一次睡在这里,什么时候啊。几十年前吗。黑瞎子摩挲着无名指上的银环。


“我都说了,别管我了。”黑瞎子烦躁地抓抓头。


解雨臣冷冷地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就直勾勾地看着他。


“没必要,解雨臣,你自己知道的。”黑瞎子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和缓,“解家人从来不做亏本买卖,到此为止吧。”


“不一样。”


黑瞎子对上那双倔强的眼睛。


“不值得,老板。”黑瞎子沉默了一下,深吸一口气,冷下来,“我们只是雇主关系,你没必要。”


沙发上的粉衣男人眼睛突然瞪大了,随后又想到了什么,颓然地低下头。


“只是雇主关系。”解雨臣突然笑了一下,眼眸里晦暗不明。


“你走吧,我不管你了。”


黑瞎子回到了出租屋内。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解雨臣的心思,可是这种赔钱赔时间,甚至有可能会把解当家的命栽进去的赌局,即使真的有极小概率去治好眼疾,他都不愿意再去尝试了。


黑瞎子偶尔也会在晚上偷偷溜到解宅,看看那个昼夜常亮的窗户。当解雨臣走过去朝外看时,灰色街道上空无一人。


他以为,这位道上的血色海棠会恨他,因此忘记,放弃。


因此他没有想到,再次见面的时候真的见到了血色海棠。


黑瞎子可能这辈子都没法忘记那个场景。这源于他在有时在眼睛状况好一些的时候,他并不愿意用解雨臣给他的银行卡,有时还是会去揽活。


不仅仅是捞钱,可能更是为自己找点事干。


不过幸好,他去了。


他以为已经很保密了。并且那个时候他觉得解雨臣已经放弃了。


那次过后,黑瞎子才知道,自己一直低估了解雨臣。任何意义上的。


他接了一个活,听道上说,这墓很有来头。


单主是一位性徐的先生,“此地凶险,敢问黑爷可否赏脸看看?”


“墓中藏品,除了那件我要的。你可以拿三成,先订金,后续出来补尾款。”


按照以前道上的价格。这确实是笔诱人的交易。


墓室中心,当黑瞎子摘下眼镜时,突然看向前方的狼藉。


有人比我们先来过。他朝后传递信息。


他很适应这个黑暗的环境,尸体横七竖八摆在前面。他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当眼前熟悉的装扮时,他身体突然僵化。这是解家手下的尸首。


黑瞎子脑子突然轰了一声,疯了一样冲过去,其他人懵了一下,也紧随其后。


不要看见他。他祈祷着,他希望他没有参与。他一个个地检查着,没事的,这只是解家人一场普通行动失误罢了。他心跳地特别快。


突然,黑瞎子停住了。徐先生气喘吁吁,“黑爷,怎么回事啊···”


“徐先生。”突然黑瞎子笑了一下,周围人突然觉得周身一冷。


“违约金多少,我回去打给你。”他紧紧抱着怀中之人,还好,有脉搏和呼吸,就是有点弱。


“黑瞎子!”徐先生气急败坏,“怎么回事!这才到哪啊!”他看不清,太黑了。


“有个傻子,把这里的机关都踩过了。只要你们原路返回,半个小时就能出去了。”黑瞎子没什么耐心,但还是笑了笑,“但是往里走我就不敢保证了,喜欢送死我也没办法。”


解雨臣醒来的第一眼,是熟悉的天花板。他思考了一下,艰难地转头,看见一个透明的输液瓶,傻呼呼地挂在架子上。突然他眼睛睁大了一下,床边有一个巨大的白色物体,软乎乎的,是一个巨大的史努比,上面挂着一个,他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的黑色墨镜。

他挣扎地想起来,然后被一个强有力的手按回去。


解雨臣是真的很想骂娘,但是他不知道用什么理由去质问和责怪黑瞎子。


四目相对时,解雨臣也确实哑然了。


那双压他躺下的手从头顶掠过,随后落到床头柜上的热水瓶把上,然后四十五度倾斜。


四目还是相对着。没有人说话。


见解雨臣一动不动,黑瞎子无奈地开口。“喝点水。”


没有反应。解雨臣别开眼睛,把头转向另一边。


黑瞎子叹口气,放在水杯,开了一瓶啤酒,灌下半罐,手里把玩着易拉罐的拉环。


很久很久。空气里只有时不时的吞咽声。


“解雨臣。”黑瞎子开了口,声音有些沙哑,“我真是服了你了。”


被子里的人缓慢转过来,露出了一双眼睛。


“我们只是雇主关系,你没必要。”解雨臣闷闷地说。


小家伙真记仇啊。黑瞎子无奈地笑了一下。


“好的老板。”黑瞎子慢慢拉起解雨臣那只没有插针的手,“那劳烦雇主解雨臣可否给瞎子一个机会,正式雇佣先生黑瞎子用来照顾解老板的起居生活和人生安全。”


解雨臣挑眉,“理由?”


“我不走了。”


被子里的那个人愣了一下。


“不走了。”他没再多说什么。


黑瞎子恶作剧似的把那个啤酒拉环戴在解雨臣的无名指上。被子里的人眼睛眨巴眨巴,随后露出一点嫌弃,看着手上的拉环。


“算理由吗,解老板。”黑瞎子看着眉眼其实带笑的解雨臣,也笑了一下。


“我哪敢管黑爷啊,哎哟,解某怕是受不起。”解雨臣嘴巴动了动。


黑瞎子握紧他的手,低低地笑着,吻了一下解雨臣的手。


“哪的话啊,解雨臣。”他把手贴在脸上,“荣幸之至。”


至少灾祸来临,还能看着些。


从此黑瞎子就一直待在解宅,解雨臣手上的那个啤酒拉环变成了一个银制的对戒。


窗外海棠花一年又一年,花开花落。那朵倔强血色海棠也在日渐衰败。

  


这是一年秋天。海棠花落,虽然知道它还会再开。


“去雨村吧。”半夜,黑瞎子搂着解雨臣。年纪大了,加上之前日益操劳,头疼得厉害。解雨臣不肯再去医院,他说老毛病了,治不好。


“去雨村。”解雨臣轻飘飘得哼唧。黑瞎子揉捏他的穴位,在他耳边应下。


这几天都如此。黑瞎子几乎没睡,怀里的人睡一阵子又醒了,额头全是细汗。


第二天黑瞎子推掉了解雨臣近期所有的工作。他确实应该好好休息一下,黑瞎子往车上塞着行李。


吴邪当时包了一片芦苇荡,兴致勃勃说这么美开发旅游业,说不定可以在寿终正寝之前还完债,不然做鬼都要被追。


到雨村后,解雨臣的状态似乎确实好转了些,至少晚上能睡着了。


黑瞎子却多时无法安眠,他经常感到害怕,以至于他抱着解雨臣睡觉的时候,竟微微发抖。


那片芦苇荡确实很美。黑瞎子经常会去那里面缓解自己一直紧绷的神经,解雨臣则认为黑瞎子是喜欢那片蒹葭。


“我倒是可以考虑入股你那个什么旅游业开发。”


在吴邪眼冒绿光感恩戴德满脸堆笑的神色里,他走入了那片芦苇荡。


这段时间又刚好是游神会,二人百无聊赖地观望。他们都不是信仰神明的,只是这个时候双方都带着一点敬畏。


回到那片芦苇荡后,解雨臣走在泥地上。


“你许了什么愿啊。”解雨臣拉着黑瞎子的手,转头看着他。


“不告诉你。说出来就不叫许愿了。”对方笑了一下。


风起之时,成熟的蒹葭絮沫化成满天飞雪,肆意缭绕,镇静了时间,溯洄了四季,掩盖了他们尚且乌黑的头发。


他朝若是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头。



6

宛在水中央。

  


海棠枯尽,他走了。尽管来年千花盛放,也不及那一朵西府海棠万分。


黑瞎子也不知道这日子怎么过的,一转眼三年就过去了。


他记得他握着那双失去光泽的手,如一段朽木,褶皱狠狠割进肉里。他整个人都是灰败的,除了无名指上剔透的银色对戒,以及那双依旧明亮的眼睛。


“瞎子。”解雨臣沙哑着嗓子,声音很微弱。黑瞎子握地更紧了些,俯下身。


“我在听。”


解雨臣嘴巴张了张,“什么?”黑瞎子颤抖着,他几乎感受不到他的呼吸。


“好好活···”


黑瞎子怔怔地看着那双眼睛逐渐失去光泽,那双手也跟着泄了力。

 他只记得自己那天蹲在解宅外边,内外忙乎一片,各种声音都有,唯独没有哭声。


也不知道这三年怎么过来的。除了每年小花祭日吴邪他们三人一起来北京,四个人一起喝喝酒吃吃饭,或者黑瞎子跑去雨村,打理芦苇荡和干农活。


他经常性地梦见解雨臣,那片蒹葭里,他忘不了那时少有清闲的解当家。


解雨臣笑起来真的很好看,比京城解语花还要好看,更比解当家好看。


今年的祭日就又到了。早上一开门就看到吴邪拖家带口颤颤巍巍地过来。


“阿瞎。”胖子咧这个嘴,肥肉把眼睛挤得跟脸上的皱纹连成一片。


黑瞎子也跟着扯了扯嘴角。


他自以为早已看透生老病死,仅仅只是存在于当下的快乐。没和解雨臣确定关系时,他觉得自己是一阵风,凌掠一切后,片叶不沾身。


很早以前,黑瞎子就低估了解雨臣。也高估了自己。在任何方面。


四个人聚在一家烧烤摊前,胖子和吴邪依旧拌嘴,黑瞎子也跟着笑骂。


他们很有默契,绝口不提解雨臣半句,好像以前就是他们四个人热闹。


酒过三巡,吴邪骂骂咧咧得嘟囔,胖子一句话都说不完整。张起灵把他们分别抬进车里,回头来找黑瞎子。他眼睛微微睁大。


黑瞎子扶着树,吐了一地。他酒量很好,而且很有自制力,不过和现在有些发抖的他有些不符。


张起灵面露担忧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黑瞎子回头,笑了一下。


来年三月,海棠依旧。黑瞎子把解宅里的海棠树,池子里不知道是第几代的小白,以及解雨臣的房间,里里外外都打理一遍。


风摩挲着枝干,海棠花瓣落下,滑过瞎子的脸颊,如同那几十年前的手,真真切切。


岁岁常相见,时时伴君旁。


“还是老样子,你说你这脾气什么时候改改。”黑瞎子扯扯嘴角,摸下那片花瓣,一手湿润。


听,树在呼吸。



正文end.



番外·不愿他朝伴君老 只想今朝寻蒹葭


“所以你就一直在这?”黑瞎子哭笑不得。


这是一个奇怪的房子,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构成,黑得有些透亮。


解雨臣笑着看着黑瞎子。“对啊,怎么了。”


“不无聊吗,没有手机。”


“还好吧,不过你实在太能活了。”


黑瞎子嘴角抽了一下。


“扣点工资,这么多年没有尽到作为被雇人的责任。”


“别啊,我这是受人之托。”


黑瞎子抱着这个透明的魂体,“那个人来这之前,告诉我,好好活。”


解雨臣垂眸。行吧,看来是真寿终了,还算听话。


远处站了一个面无表情长得奇形怪状的东西。


“人来了,现在可以去轮回了吗。”他对着解雨臣,僵硬地指了一下前方那个漆黑的洞口。


解雨臣看向黑瞎子,对方眼底浮现无尽复杂。


“你说过不让我一个人单独行动。”解雨臣扯了一下他的手,“幸好当年你们给我烧的东西多,每年又有新的,不然还没办法在这里等你。”


还要收房租,啧。黑瞎子看向那个奇怪的东西。


阎王真抠门儿。


“解雨臣,你这脾气什么时候能改改,”黑瞎子无奈地握住他的手。


“还是那么倔。”


“走咯。”解雨臣笑了一下,回握住,轻轻晃了晃。


十指相扣,银环的碰撞发出一阵脆响。


番外 end


全文完


鸔呔:大家好!非常感谢大家可以看到这里!黑花这对,其实在正传里面几乎没有,后续逐渐浮出水面。所以我认为他们的感情是含蓄,但羁绊是张扬的。解雨臣和黑瞎子在某种程度上其实很相似,我个人觉得他们是概念的,而把他们具体化的是我们读者本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理解,我在动笔之前就在思考,是写关系模糊的黑花,还是已是恋人的黑花。


我主观处理掉了一些瞎子对世态的冷漠,以及解雨臣的锋芒,为了贴合整个主线,因此说实话这也是全文我有一些遗憾的地方,不过处理过后还是合理的,毕竟三叔给的大多是概念的,换个角度也不是不行。总之我认为一成不变的是他们永远肆意的性张力和双强的结合体。传统意义的he可能无法饱满塑造我内心的他们,所以安了刀子(对不起🧎),因此补了一个番外,算是对理想世界的一个交代。


蒹葭这首诗,其实就是一个对于爱情的追求。也许他们也想白头偕老,但跨越不了时间的沟壑。用蒹葭取名,其实就是想表达,理想无法达到,爱人抓不住的意思。其他有些我写的很概念,大家可以有自己的理解。


愿伊人常在,岁岁平安。


承蒙厚爱。



不锈钢双闪
又到了一年一度看中土的季节,搞...

又到了一年一度看中土的季节,搞点大舅

又到了一年一度看中土的季节,搞点大舅

Redland
新年也该有点新干劲才好!最近大...

新年也该有点新干劲才好!最近大概搬点图来lofter(

新年也该有点新干劲才好!最近大概搬点图来lofter(

Krabat_
三周目了这才画一张呢?!?!

三周目了这才画一张呢?!?!

三周目了这才画一张呢?!?!

Krabat_
好美的一张脸,好狠的一颗心❤️...

好美的一张脸,好狠的一颗心❤️

  ✌🏻

好美的一张脸,好狠的一颗心❤️

  ✌🏻

柱_不给自印不给原图不授权
哪有刚见面就对人掏心窝子的啊(

哪有刚见面就对人掏心窝子的啊(

哪有刚见面就对人掏心窝子的啊(

神奇斯塔尔
这么见外啊那我给您补个三视图吧

这么见外啊那我给您补个三视图吧

这么见外啊那我给您补个三视图吧

神奇斯塔尔
上课无聊请喝翘课威龙

上课无聊请喝翘课威龙

上课无聊请喝翘课威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