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身上带点绿的都是小天使 身上带点绿的都是小天使 的喜欢 penny656.lofter.com
蓬莱不死之烟
一个迟到的520祝福! 今天的...

一个迟到的520祝福!

今天的佣兵团宿舍依旧很相亲相爱!

猎犬?猎犬!你拿着铲子准备去干嘛啊猎犬!(疑惑)

一个迟到的520祝福!

今天的佣兵团宿舍依旧很相亲相爱!

猎犬?猎犬!你拿着铲子准备去干嘛啊猎犬!(疑惑)

声名狼藉
(叹气)(背手)(转身离去)...

(叹气)(背手)(转身离去)

还有未出镜的卢笙老师(等等)

(叹气)(背手)(转身离去)

还有未出镜的卢笙老师(等等)

阿尼玛彩虹蛇皮几把九
《关于我两年田国玉生贺都没让他...

《关于我两年田国玉生贺都没让他本人出镜这件事》


2021 

《关于我两年田国玉生贺都没让他本人出镜这件事》


2021 

艾玛仕多德.沃世夏便德Dr.mf

*捏造剧情*

*真赞搭档三年前提*

*一点我流聪明人*

*接前篇漫画*


紫堂真:没什么想问的吗,趁着他现在休眠状态,醒后对未知不安的试探看他吃瘪会很解气。


安迷修:?!(那种眼神)


紫堂真:团队中存在的隔阂应该尽早处理才好。

安迷修:不了,没必要让他感到焦虑

紫堂真:有点明白他无法无天的性格怎么来的了(八成是惯的)

安迷修:我会当面问清所有的一切。

紫堂真:他如果蒙混过……

安迷修:前辈应该有和他一直共事吧。

紫堂真:……

安迷修:请前辈帮我挑出捏造出来的部分

紫堂真:……

安迷修:为了团结?

紫堂真:……(将视线移开面无表情

内心os:说不定...

*捏造剧情*

*真赞搭档三年前提*

*一点我流聪明人*

*接前篇漫画*



紫堂真:没什么想问的吗,趁着他现在休眠状态,醒后对未知不安的试探看他吃瘪会很解气。


安迷修:?!(那种眼神)


紫堂真:团队中存在的隔阂应该尽早处理才好。

安迷修:不了,没必要让他感到焦虑

紫堂真:有点明白他无法无天的性格怎么来的了(八成是惯的)

安迷修:我会当面问清所有的一切。

紫堂真:他如果蒙混过……

安迷修:前辈应该有和他一直共事吧。

紫堂真:……

安迷修:请前辈帮我挑出捏造出来的部分

紫堂真:……

安迷修:为了团结?

紫堂真:……(将视线移开面无表情

内心os:说不定是另一种行刑啊。搭档



距离赞德师兄公开庭审倒计时ing

圆椒bot

【山田家】

除草。写R的网站被干掉了,找到喜欢的地方之前只能整点不R的x

arb又在玩游戏了,所以是之前写的两个玩游戏的短打


 其一

【山田家】一种成熟


山田三郎觉得,如果今天晚上山田二郎再出现在他的房间门口,多少就有些恬不知耻了。

他还有更多词汇来形容不争气的二郎,但碍于二郎同样是哥哥山田一郎精心教育的成果,同样的教育方针培养出完全迥异的两个人,多少还是顾及一郎的面子。

上周是九点半,前天是九点,昨天飞跃到了八点,如果按照五点半到家,加上一个半小时的晚餐和餐后时间,二郎能用一个小时写完所有科目的作业这种事情三郎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

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回到一周...

除草。写R的网站被干掉了,找到喜欢的地方之前只能整点不R的x

arb又在玩游戏了,所以是之前写的两个玩游戏的短打

 

 其一

【山田家】一种成熟


山田三郎觉得,如果今天晚上山田二郎再出现在他的房间门口,多少就有些恬不知耻了。

他还有更多词汇来形容不争气的二郎,但碍于二郎同样是哥哥山田一郎精心教育的成果,同样的教育方针培养出完全迥异的两个人,多少还是顾及一郎的面子。

上周是九点半,前天是九点,昨天飞跃到了八点,如果按照五点半到家,加上一个半小时的晚餐和餐后时间,二郎能用一个小时写完所有科目的作业这种事情三郎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的。

如果可以的话他想回到一周前的傍晚,在二郎敲门问他借游戏机的时候果断拒绝,起码日后等二郎拿出一个吓人的成绩,自己的游戏机不会被当作一个借口。

但此时后悔明显已经晚了。

时钟跳到七点三十分,秒针稍稍前进了几步,敲门的声音就响了起来,比三郎的闹钟还要准时。

“喂,三郎,你在吗?游戏机今天可不可以也借我玩?”

阵阵敲门声和在三郎看来无必聒噪的大嗓门穿透门板和降噪耳机,似乎忽略了进入耳朵的过程就直接冲进三郎的大脑当中。

“我说啊……”三郎摘掉了耳机,一边去开门一边抱怨着,“你的作业真的有写完吗?”

“嗯?当然写完了啊。”门开得太急,二郎还保持着敲门的动作,悬在半空的手距离三郎的脑门只有一步之遥,“不是你说写完作业就可以借我的吗?”

“你不要因为想玩游戏就敷衍作业,等到期末的时候考出难看的成绩,你又要找什么借口?”

原本普通兄弟之间也会出现的对话在山田家似乎进行了长幼的翻转,面对三郎的质疑,二郎的不悦也很快聚集到了眉间,“又不会影响成绩,只是随便玩玩而已啊……”

“不会影响成绩是因为你的成绩已经没有可以被影响的余地了吧!”三郎毫不客气地吐槽着,“今天无论如何也不会再借给你玩了。”

“如果一天都在学习大脑会受不了的,三郎这么刻薄难道这就是读书读多了的结果吗?那我可不要这样。”

“那你就放心吧,就算刻薄是因为看书看多了,凭你的学力到老了之后都不一定有这样的阅读量。”

“三郎是小气鬼。”

“唯独不想被你这样说。”

“那我去借哥的游戏机。”

“一哥更不会让你玩。”

唇枪舌战在三郎的房间门口进行着,吵闹也是日常的一部分,但过分的吵闹会让沉睡的boss就此被吵醒,等到擦着头发的一郎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单纯的唇枪舌战已经演变成了rap battle,一郎站在走廊的尽头看着这场平均年龄15.5岁的battle,在思考自己什么时候应该出动,要么提高一下这边的平均年龄,要么就让这场战斗赶快终结。

思考之后一郎选择了第三个办法。二郎的随性与三郎的严谨,都是他很羡慕的地方,两个人日趋成熟,这样的争端也很少发生了,一郎甚至觉得自己受虐上瘾,有时候竟然会怀念在当中从中调停的感觉。

面对三郎刻薄的指责,二郎的反唇相讥相比之前有了很大水平的提高,这也是要在日常中编写歌词累积的结果吗,还有三郎也是,面对有这样程度成长的二郎也丝毫不落下风,不愧是我的弟弟们。

一郎现在只是觉得欣慰。

战争还在继续着,山田家没有麦克的battle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就算是还在观战的裁判也不记得四小节一段的rap进行了几个来回,一郎有了观众的烦恼,到最后要把票投给那一边呢?

但就算是锻炼,如果时间过长,嗓子也会受不了的。一郎现在还没有制止的打算,趁着两个人没注意到自己,悄悄下楼从冰箱里拿了梨子和水,等再回到战场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气喘吁吁,这场少年漫画感觉十足的战斗终于是以那两句“你很厉害嘛”和“你也不赖”而收场了。

“吃梨吗?”

这是最好出场的时机。一郎咬着手里的鸭梨,对二郎和三郎说。

 

 

 

——

“所以,二郎的作业真的写完了吗?”听取了两个人的诉求后,一郎坐在饭桌的另一边。

“我午休时候就在写了,最近因为朋友住院,觉得无聊才会一直泡在这个游戏里,我想晚上的时间如果可以陪那家伙玩一下,他也不会太郁闷了。”二郎翻着手机,给一郎看line上的照片。

照片中的男孩躺在白色的病床上,一条腿还被吊起来,但心情似乎看上去还不错,下面还写着一行“今天也一起玩吧。”

“而且,而且,我有严谨的时间规划。”手机上一个一郎没见过的app被二郎打开,忽略掉那个大大的“玩”,在三郎看来也是一份不错的规划,将打工,练习,学习和写歌词的时间划分成均等的区域。

一郎和三郎都深感division rap battle让二郎变得成熟的时候,二郎害羞地摸了摸脑后,“虽然也没有特别严谨地执行就是了。”

“如果认为二郎可以在一场battle之后就变得成熟,我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山田三郎拿出了自己的主张,“请看这里。”

三郎的平板上是二郎蹲在公园的场景,二郎的面前有一个沙堆,旁边甚至还有玩沙两件套。

“众所周知。”三郎扶了扶不存在的眼镜,“从我们很小的时候,二郎的爱好就是玩沙,经常弄到帽子,衣服和鞋子里给大家添麻烦,甚至有一次沙子还扬到了我的眼睛里,现如今十七岁的高中生在周末时候蹲在公园沙池里玩沙,真的可以当做成熟的表现吗?”

“我反对!”二郎举手,“首选小时候明明都是你缠着我玩,再者这种偷拍的照片真的可以作为证据吗?”

“呃……”这个问题有点超出了裁判山田一郎的知识水平,裁判长选择沉默。

“这不是偷拍。”已经想好对策的三郎指了指二郎头顶上的无人机,“我只是拍无人机而已,所以二郎,先解释一下你玩沙的问题吧。”

“如果是那个公园,我还有点印象,因为周围有空地,所以有时候我会在那里练球。但是关于玩沙的记忆,只有月初有个小朋友在那里丢了零花钱,问我能不能帮着找而已,我们是山田家的好男儿,有人遇到困难当然要挺身而出。”充满坚定的话语掷地有声,“沙桶和铲子都只是工具,虽然我确实还会在公园玩沙,但学校附近的沙坑明显手感更好。”

一郎觉得这是一个可以被接受的理由。

“玩沙也没什么不好吧。”一郎想起沙子从指尖流下去的手感,似乎三个人也很久没有一起出去玩了,此时裁判长选择发言,“我们找个机会去沙滩玩怎么样?”

“一哥,麻烦不要转移话题。”无论是一郎的题外话还是二郎狡辩的借口,三郎对此表达了不满。

“可是确实我们三人也很久没有一起出去了啊……”一郎的语气难得听出一点点委屈。

“如果是去台场的话,我觉得周末可以。”妥协的三郎打开了天气情况。

“虽然我也很想去就是了,但现在我面对着三郎认为我还不够成熟的控诉,在我洗清冤屈之前,希望大家可以严肃点。”二郎的手指敲了敲桌子,想唤回两人的注意力。

三郎咳了两声,重新正襟危坐。

“这一点被你含糊过去了,但是我这里还有着决定性的证据。”手机被扣在桌面,看来并是不照片一类的东西,三郎突然指向二郎手里的游戏卡带,“这就是新的证据!”

“诶?游戏吗?”二郎和一郎都有些诧异。

“等一下!”一郎打断了三郎的发言,“游戏的话我也有玩,而且三郎平时也会玩吧,把这个当证据实在是……”

“并不是这样的,一哥。从我们三个一起住开始,每月我和二郎的零花钱都是一样的,在二郎高中之后甚至还提高了额度,而且高中生才可以打工,平时我也见过二郎在家庭餐厅或者咖啡店打工来着,还有万事屋的委托也会有一定分成。但是”决定性的证据来了:“二郎到现在还没有游戏机!”

“啧!”被戳到痛处的二郎的心口一痛。

年初的时候二郎换了新的钱包,因为过去的钱包一定会吃掉零花,无论是一百元还是一千元只要装进去就会消失不见,他绝对不承认那些钱变成了负数是因为买了复数的漫画书用来阅读收藏和安利。

“也是啊……二郎的零花钱确实花很快。”一家之主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件事和自己也有一定的关系,虽然有些忧愁,但立场还是有一些动摇。“不过我相信二郎不会做坏事的。”

“呃……这一点,我确实没办法辩驳了。”二郎垂下头,“其实我也不是很喜欢打游戏就是了,只是和朋友一起玩的话确实很开心,而且最近在学校都会有人帮我学习,大家的关系因为游戏变得亲近,我觉得很好啊。”

“而且不止这样,要是能和哥哥和三郎一起玩,我觉得就更好了。”二郎的表情有些忧愁。

忏悔没有bgm,但三郎也有了些恻隐之心,他不是铁石心肠,一切的起点出于别扭的关心,但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事情好像有些偏离了他最初的意图。

“那个……如果二郎写完作业的话,游戏机其实不是不能暂时借给你……”三郎拿出放在身后的掌机,“但是如果成绩下滑的话,你就要自己承担后果。”

“啊啊,我都已经是个成熟的男人了,三郎你就放心吧。”多云转晴的二郎拍着胸脯保证,“只有这一段时间而已啦!”

“也是我没有考虑到二郎的感受。”一郎同样也在反省,“或许我应该给二郎买掌机机?当然也会给三郎买的。”

“这又是下一个议题了。那么就开始进行吧。”山田二郎和三郎似乎兴致还没有全消,将写着议题的题板推到了一郎面前。

只有朋友在傻傻等待着二郎的结局就这样达成了。

 

 

几天后,二郎拿着三郎的掌机,咬牙切齿地看着三郎怀里的最新型号,下一次敲响三郎的门,又会是在几天之后呢?

 

 

 

 

 其二

【山田家】消费陷阱

不要考,从arb几次活动中可以看出其实山田三郎才是山田家最大的氪金党x

 


“如果不觉得情人节只是商人促销的陷阱,那真是不懂资本。”

彼时山田三郎难得地歪着身子躺在三人沙发上,捧着的手机一直没有放下,不知道是对着手机说,还是对着坐在地毯上拆巧克力的二郎说。

二郎可以理解。情人节是收获的季节,但紧接着下月就面临了白色情人节的回礼,无疑是对二郎并不饱满的钱包来一次雪上加霜的打击。

“倒也不应该这么说。”同样拆着巧克力的一郎将剥好的巧克力放在玻璃碗中,“如果不是情人节,我也不会记得做咖喱时候放一点巧克力。而且二郎也收到了很多,找到食谱的话我们可以做巧克力蛋糕,自己烤蛋糕还是可以节约一点钱的。”

秉承着不浪费的原则,除了不知道会不会放进什么的手作巧克力之外,带有商品包装的巧克力都会被山田家进行二次加工。

三郎安静了片刻,直到他脸上一阵白光闪过,又继续对情人节发表了意见,“人们不觉得单方面赠与的巧克力很没有意义吗?还美其名曰那时义理巧克力,只是为了强迫对方给予回赠吧,简直厚颜无耻。”

“怪不得你没朋友。”

二郎的眼神多了些怜悯,在情人节期间对鞋柜和书桌严防死守的也就只有他这个弟弟,但三郎不接受这份心意,又会让多少人伤心呢?

“只是道德绑架罢了。”又一道白光从三郎的脸上划过,“夹杂着别人心意的东西太恐怖,特别是二郎的巧克力,里面真的不会有诅咒什么的吗?”

“当然不会啊,只有你会把事情想的这样阴暗。”

“啊……二郎的想法也不要太简单……”一郎皱着眉头,好像想起什么痛苦的事情,“我还上学时候收到了里面带着头发的巧克力,而且因为当时饿了,甚至还吃一半才发现……”

这就是他只是把手做巧克力当做心意而不是食物的理由了,一郎看着手中的巧克力,动作慢了下来。

“现实中竟然真的会有漫画的这种剧情?”二郎大惊失色,“一定是有人嫉妒哥哥!”

“也可能是混淆了爱意与恨意。”三郎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白光晃得他眯起了眼,“所以我是绝对不收巧克力的。”

“啊……这样一想……我觉得我以后可能都不太会想吃巧克力蛋糕了。”刚刚才看透人性复杂的二郎看着那些包装精美的手做巧克力,“可是别人的心意我也不想浪费掉,白情的时候我会选好一点的回礼还给她们,这样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我这边大多数是委托人匿名寄来的,所以回礼倒是不必,啊……这样就有一层风险,不会有人假装是我们的支持者然后在巧克力里下毒吧!”一郎看着巧克力的眼神也复杂了起来。

“所以我就说……啊啊啊啊啊啊终于出货了!情人节限定!”反射到三郎脸上的终于不是白色的光了,仿佛瞬间恢复活力一样,三郎从沙发上跳下来,跑回房间之前还记得抓一块已经拆开的巧克力吃掉。

一郎二郎面面相觑。

“如果不觉得情人节只是商人促销的陷阱,那真是不懂资本。”两人叹了口气。



ieri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之...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之类的..


()上一部看的还是zio...跳课康了revice..摸点怪的XD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之类的..


()上一部看的还是zio...跳课康了revice..摸点怪的XD

黔疆碧雪
饿了,整点() 背景乱糊的(。...

饿了,整点()

背景乱糊的(。)


饿了,整点()

背景乱糊的(。)


虾盐龙二
一年多前画的,居然没发过

一年多前画的,居然没发过

一年多前画的,居然没发过

艾玛仕多德.沃世夏便德Dr.mf

反正前篇都已经把人绑过来了,那么就魔改剧情爽到底。

浅整一点当你面掀你老底行为


补充设定:

紫堂真没有昏昏倒地的原因是他有石板补充能源!

反正前篇都已经把人绑过来了,那么就魔改剧情爽到底。

浅整一点当你面掀你老底行为


补充设定:

紫堂真没有昏昏倒地的原因是他有石板补充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