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湖泊色月牙 湖泊色月牙 的喜欢 qiqi294440.lofter.com
绝望佣公666
主播绘画水平有待提高

主播绘画水平有待提高

主播绘画水平有待提高

云水飘飘

【佣占】河海无声

一些不太长的刺审,来点不一样的

后续会放这对车吧...不出意外的话在七夕接龙活动里

————————

刺客觉得审判者是深水,一湖深水。

那时候审判者站在蔷薇花丛后面,奈布看不清他的神色。他想象一湖深水,他的审判者、他的伊莱。

审判者的眼藏在目遮后面。他眼睛的颜色透彻如雨珠往下,悄无声息落在湖泊里。奈布会想起床第间的纠缠,那双大雾降至的双眸神情里抹不开的戏谑和悲悯。

“谁?”他问。

审判者总是善用沉默,他把公私如同河流两岸般分得清清楚楚。奈布时常觉得自己是站在河对岸看流水的人,他纵身一跃而下,审判者坐岸观火。

审判者总是这样。

审判者转身把档案袋递到奈布手上,只是深深望了他一眼......

一些不太长的刺审,来点不一样的

后续会放这对车吧...不出意外的话在七夕接龙活动里

————————

刺客觉得审判者是深水,一湖深水。

那时候审判者站在蔷薇花丛后面,奈布看不清他的神色。他想象一湖深水,他的审判者、他的伊莱。

审判者的眼藏在目遮后面。他眼睛的颜色透彻如雨珠往下,悄无声息落在湖泊里。奈布会想起床第间的纠缠,那双大雾降至的双眸神情里抹不开的戏谑和悲悯。

“谁?”他问。

审判者总是善用沉默,他把公私如同河流两岸般分得清清楚楚。奈布时常觉得自己是站在河对岸看流水的人,他纵身一跃而下,审判者坐岸观火。

审判者总是这样。

审判者转身把档案袋递到奈布手上,只是深深望了他一眼。

一个爱人、一笔交易。奈布知道他的意思,那些亲昵的、逾矩的温情只能留在任务后头,审判者精通权衡利弊,他厘清因果,度量罪恶,他是教廷最年轻的审判者。

刺客将档案揣入怀中,转身步入夜里。

他一脚踏破雾气,踏破四散支离的露水,从午后踏入夜里,弯刀如新月锐利,刺破晕蓝的一角。

只可惜今夜的主题是背叛。

他带着那把刀回到殿中的时候审判者一定没有怀疑过。

“奖励?”审判者笑笑、笑意里却又饱含戏谑。刺客半跪下来抬头望他的时候,审判者轻轻弯下、指尖拂过他面颊,轻柔如水却从来不含情。

“我当然会奖励你。”审判者说。

他没有像往常一样毕恭毕敬地偏过头去贴合审判者的手背,狼伪装成犬,露出獠牙的那一刻当然难以发觉。

接吻让审判者没能叫出声来,当审判者发觉异样的时候一切都已经迟了。护卫被里应外合地放倒,惯常的交易让审判者习惯性的将他人遣远。

“和我走吧。”刺客低声说。

再往后、随着刺客半强迫的躲藏日子,审判者在药物作用浑噩度日间,偶尔也会想起曾经。

刺客爱自己吗?审判者不知道。

纠缠接吻的时候刺客会一遍又一遍重复他的名字。审判者能在他眼睛里望见渴慕、望见悲戚。恶劣的背叛,审判者终究没能把这样的举动与爱联系在一起。

审判者在刺客身上留下咬痕、结束时他平躺在床上阖着眼依旧一言不发。刺客想要凑近吻审判者的时候,审判者问他:“这样也能算是爱吗?”

私自剥夺走一切,让自己活得如他想象中一般,这样也是爱吗?

刺客不说话,轻轻别过脸去。半晌却又凑近俯下身来吻了吻审判者的脸颊。

“我爱你。“刺客说。

汪汪流星锤
吃饭吃到逆家了,慌忙之下直接按...

吃饭吃到逆家了,慌忙之下直接按锁屏了,吓鼠我了…怎么让我家0️⃣上我家1️⃣,顺便放一张刚刚勾出来的线糕,欢迎品尝

吃饭吃到逆家了,慌忙之下直接按锁屏了,吓鼠我了…怎么让我家0️⃣上我家1️⃣,顺便放一张刚刚勾出来的线糕,欢迎品尝

我日别草我家1
牧羊人身上全是奈布的气味了

牧羊人身上全是奈布的气味了

牧羊人身上全是奈布的气味了

TurningT

和你共度的时间。

做了下之前那张约稿的l2d🤲🏻靠勇战酱复建一下

和你共度的时间。

做了下之前那张约稿的l2d🤲🏻靠勇战酱复建一下

陈家元夕

【佣占】末路狂旅(3)

☆世界末日pa,雇佣兵佣x实验体占,年龄差8岁,双幸存者在丧尸末日里结伴同行,互相救赎的逃亡故事。


☆第三节5100+,爱吃请留下红心蓝手,评论交流摩多摩多


☆受不了了,我写的好像一个迟钝的联通啤x情窦初开投怀送抱的小平板。受不了了。但是请相信我他俩目前为止还没有那个意思!!!!!!


☆欢迎食用,感谢喜欢



3.

  惨白的太阳病恹恹地挂在塞尼河据点的天空,像放干了血的死人的脸,摸着冰凉。六月的太阳竟然不能使人感受到一点活着的温度,整座据点就浸泡在发白、发灰的天里,木板、铁皮、砖瓦搭建的破烂的安全屋,被泥水与少量人类体液淹没过半的道路,没有一处不脱皮掉渣,和居住在里......

☆世界末日pa,雇佣兵佣x实验体占,年龄差8岁,双幸存者在丧尸末日里结伴同行,互相救赎的逃亡故事。


☆第三节5100+,爱吃请留下红心蓝手,评论交流摩多摩多


☆受不了了,我写的好像一个迟钝的联通啤x情窦初开投怀送抱的小平板。受不了了。但是请相信我他俩目前为止还没有那个意思!!!!!!


☆欢迎食用,感谢喜欢



3.

  惨白的太阳病恹恹地挂在塞尼河据点的天空,像放干了血的死人的脸,摸着冰凉。六月的太阳竟然不能使人感受到一点活着的温度,整座据点就浸泡在发白、发灰的天里,木板、铁皮、砖瓦搭建的破烂的安全屋,被泥水与少量人类体液淹没过半的道路,没有一处不脱皮掉渣,和居住在里面的幸存者一样勉强活在末日里;挤挤挨挨地、紧密拼接在一起,凑成的凹凸不平、鳞次栉比的贫民窟城寨,就在这样的空气中被泡褪了色。

  这让伊莱想起久远的记忆:封闭的实验室,同样灰白的光线,浸泡在福尔马林中的、实验水舱里的实验体遗骸。什么衣物遮挡都没有,被细细的丝线绑着,吊挂在散发着酸涩刺鼻的气味的液体里,有些崭新如生,只是孩子们能敏锐地感受到那没有活气儿,有些腐旧发烂,嘴唇、皮肤泡褪了一层膜一样的皮。伊莱不喜欢那个名为标本室的地方,被非人对待的同类尸体让他非常不适,即使他从未接受过生命教育,对同类也没有任何情感,但被刻在基因里的与生俱来的恐惧,无论亲身经历多少次人体实验都无法消除,只会无限放大。

  伊莱踩着垫在泥水中的木板,轻快地跳了过去,不让它们弄脏自己的鞋子——这双鞋是一年前,奈布送给他的十六岁生日礼物。在这物资极度匮乏的末日,奈布不知要花多长时间、多少努力,才能给他弄到一双半新的帆布鞋,他珍惜得不得了,每晚都要仔细地擦一遍上面粘的灰,这才过去半年,布料就已经被擦得有些发白了。

  道路一侧传来激烈的咒骂与打斗的声音,伊莱很识趣地没有转头去看,而是直奔目的地:塞尼河第三救济所。也许过十分钟,他们又会少两个邻居、多一些新邻居,但谁在乎呢?五年里,在塞尼河据点停留的幸存者换了一批又一批,每一处安全屋都在不断地易主,他早记不得三个月前街对面的邻居的脸,但他也并不在乎。

  那不重要。只要他和奈布一直生活在塞尼叶勒街第十七号,其他人都不重要。他绕开街上的秽物,跳跃的脚步踩着年轻的鞋子,“总算像个小孩子了”——这是奈布说的。

  “在我那个年代,中学生之间最流行的就是这种鞋子。”十六岁生日那天,他坐在餐桌旁快乐地欣赏着奈布给他定制的生日蛋糕——听说第二收留所的老厨子被人打了一顿,谁知道呢——巴掌大一块,上面用苹果酱细细地挑出了“伊莱·克拉克生日快乐”的字样。奈布蹲在地上,握着他的脚,给他穿上帆布鞋:“我当时总是梦想着能长大,跟他们一起。”

  他看着奈布帮自己系好鞋带。

  “好啦。”奈布拍了拍他的脚踝,“别每天横着一张脸,好吗?你这个年纪应该多笑笑。”

  “我已经不是孩子了,”伊莱不满地用半新的帆布鞋踩他的膝盖。“而且,我都是跟你学的。”

  伊莱摸了摸奈布在他外套里面缝起来的物资卡。奈布这次给了他五张,能够换来两个人一周的饭食。他现在的心情非常不错,甚至哼起了奈布教他唱过的歌儿:毕竟,这可是他打出生以来第一次独自出门!十二岁以前,被关在博德公司的日子自然不用解释,十二岁以后倒是拥有了新生活,只是奈布总不放心,怕他一个人出去太危险,不允许他自己去兑换物资、不允许他自己去透气,甚至还在他提出“跟奈布一起当雇佣兵”的要求时大发雷霆。

  “你疯了?”奈布对他大吼大叫道,“你到底知不知道有多危险!”

  当时伊莱长大了几岁,刚刚进入青春期,正是叛逆的年龄,所以他也第一次用相同的方式吼了回去:“我当然知道,我看不知道的人是你!”

  “三年了,你一直都是这样!总说着为我好为我好,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你回不来了我怎么办!”处于青春期的少年的声音清亮又尖锐,刺向他的话语句句针锋相对,一摸上去,刀尖却是向外的,像一把磨得发亮、却只是用来切蛋糕的点心刀,“我不管,我就要跟你一起去!你不回来我也不回来,你死在哪里我就死在哪里!”

  伊莱不服输地仰头瞪着他,他稍微一低头就看得到那双倔强得和自己如出一辙的蓝眼睛。那时,他才终于意识到:伊莱·克拉克,这个自己亲手从枪林弹雨中救出来,在末日里相依三年,用一张一张命换来的物资卡喂养的孩子已经长大,在这个举步维艰的世界里,与他血脉相连。

  他举起双手,闭上眼睛。

  “我明白了。”他平静地说,“请原谅我只考虑你的成长,却忽略你的心这件事。”

  从那之后,雇佣兵奈布·萨贝达再也没有接过时长超过两天的任务,一次都没有。



  伊莱给袋口打了个结,毫不留恋地向家的方向走去。破烂的贫民窟没什么好看的,而奈布特意警告过他,换完物资一定要立刻回家——天黑后外面的世界太危险,黑暗是罪恶最好的掩护,尤其是手里拿着物资的情况下,更何况末日的罪恶无需掩护。

  灰秃秃的塞尼河据点上蒙着一层浅薄的夕阳,淡得像泡了三天后又冲一遍的橘子皮水,然而就是这么一杯寡淡无味的橘子皮水饮料,都能卖0.3张物资卡。他在塞尼河见到的天一向如此,自从和奈布在大漠荒城绝地逃亡后,他便再没有见过那样满天泼血般壮烈的晚霞了。他小跑着回到塞尼叶勒街第十七号,敲门声音两短间隔三短——这是他们之间特定的暗号——第一遍刚结束,门便迅速打开了,迎接他的奈布露出松了口气的表情。

  “有什么意外没有?”

  “当然,无事发生。”他把手中的袋子递给奈布,“我还没看,都有什么?”

  奈布拨了拨物资,简略扫了一眼:“土豆……还是那些,不多也不少。”

  “无聊。”伊莱脱下鞋子,像往常一样认真地擦干净,再放到门旁摆好,他的鞋挨着奈布的鞋,“没有新东西也就算了……连中奖也没有过,上次莉莉换来的物资里可是多了一小包盐呢。”

  “你也说了,那是中奖,”奈布从袋子里取出两个土豆,“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好了,放轻松,伊莱……我煮的土豆也很好吃的。”

  没有人回答他。

  “伊莱?”他猛地抬起头,站在门旁的瘦弱的少年晃了晃,闭着眼睛,毫无征兆地倒了下去。



  “伊莱?伊莱……醒醒,伊莱。你听得见吗?”

  意识夹杂着阵痛在他的脑海中涌动。

  “别吓我……你这次比上一次多晕了十分钟。”

  他哼了两声。

  “伊莱。”他听到奈布低低地呼唤他的声音,艰难地挣脱出来,睁开眼睛:一小截客厅的旧沙发上方的天花板,还有奈布俯在他身上而垂下来的深棕色长发。

  “我没事……我……我想我需要洗个澡,清醒一下。”

  “可是我觉得你更需要直接睡觉,休息。伊莱,你最近晕倒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

  “没关系。”伊莱抬起一只胳膊,挡住客厅唯一的光源散发出的微弱灯光。他才想起来,他们昨天才给吊灯的灯罩擦过灰,这东西今天变得更亮了。“我了解自己,奈布,没关系。我想洗澡。我们还有水吗?”

  “知道了。”奈布沉默了一会儿,回答道,“你在这里等我。”

  他转动了一下还在疼痛、没有完全从晕厥中缓过来的脑袋,疲惫地拉下一半拉链,好像耗费了仅存的力气,不再动了。也许奈布说得对,他更应该去休息。

  他的身体有一种查不出原因的病症:会毫无征兆、毫无原因地突然晕倒,失去意识。在之前,他晕倒的频率并不高,奈布强硬地带他去街边诊所时,他还觉得奈布大惊小怪;但自从最近半年开始,发作的趋势越演越烈,甚至到了每周三四次的程度。奈布也带他见过不少医生,但都不知病因——医生和奈布问他,之前有没有相关的生病的记忆时,他的脑子里第一时间浮现的只有博德科技的标志。

  一个实验室里培育出的、尚不完全的生命体,有晕厥情况,是再正常不过了的事了,甚至可以说目前为止只有这一种情况,是不幸中的万幸。他认为奈布不应该再在求医方面继续花钱,这些野门来的医生,不可能比博德科技的研究员了解他更透彻,更何况大约两次问诊的数额,就至少要奈布出一次危险的任务,他不愿意;但是话虽如此,他们还是会在这件事上产生不可妥协的分歧。

  他慢慢脱掉身上的外套。

  “还是没有力气?”奈布走过来,蹲在他身边,“别勉强自己。”

  “我知道。”他翻开左手,掌心向上,示意奈布帮忙;奈布叹了口气,抱着他的肩膀帮他坐起来,把他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下。

  “疼吗?”

  “不疼。”

  “别隐瞒你的事。”

  “没有,真的不疼。”他配合地张开双臂,揽住弯下腰来接他的奈布的脖子。奈布把他整个人抱起来,小心地放进浴缸:末日里,热水淋浴是只有很少一部分人才能享用的特权,但奈布总有办法,他耐心地等待了两个月时间,从垃圾场里捡回一个水泵,彻底清洁干净,再买一些零件,就是一个手动出水的洗澡装置。

  水像天一样发灰发白。现在的世界里,干净的饮用水已经很少见了,其实从博德科技成功出逃后,伊莱就从没见过给人喝的清澈的水。伊莱凝视着一圈圈抖开的水面,捏了捏自己的脸:和奈布长得完全不一样,他想。他的脸上没什么肉,瘦瘦的,但每一处转折的弧线都柔和,除了那双较劲的、不服输的蓝色眼睛以外,他和风里来雨里去的雇佣兵刀削般硬朗的面庞完全不同。

  “怎么了?”奈布一手按压着水泵,一手摘下花洒,冲着他的头一顿浇:“你脸痒痒?”

  “噗……”他愤怒地抹着脸,“停下!才没有!”

  “那你怎么了?”

  他背靠着浴缸壁,慢慢滑进浅浅的水里。虽然已经快要十七岁,但是因为营养不良、少见日光等缘故,他看起来只比十二岁时高了一点,被奈布喂养得稍微胖了一点,看起来不至于弱不禁风,但包着骨头的肉还是薄得可怜。身体也是……他伸手去摸自己的身体,从上到下,然而即使是本该最柔软厚实的大腿,也没什么肉,明明马上就要成年了,可还是……

  “你到底怎么了?”见他一直不说话,奈布不耐烦继续等,干脆直接伸手进水里去摸:“你没事干嘛摸这摸那的?”

  伊莱尖叫一声,从浴缸里跳起来,水滴子泼了一地。

  奈布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两只手都是——水停了。

  “干什么?”

  奈布被他逗笑了:“只准你摸,不准我摸?”

  ……

  “你看,完全好了,都能跳起来了。”

  他不答应,闷着一肚子气重新坐进水里。

  “不疼了吧?”

  ……

  奈布也不继续烦他,扯过毛巾搭在他头上:“赶紧把衣服换好。”

  他看了奈布一眼,翻到奈布所站的浴缸一侧的对面,胡乱把自己擦干,头也不回地走向卧室。等奈布洗好澡回到房间,就看到一个孩子脾气的伊莱伸开四肢,摆出一个“大”字占满了他们的床。

  “那我去别的房间睡?虽然全是灰,但扫扫也能用。”

  伊莱向靠墙的床边挪了挪,最后在墙边蜷缩成一团。

  “明天我去一趟蓝鲸码头。有什么想要的?”

  “没有。”

  “听说蓝鲸航贸昨天带来了一批新鲜玩意儿。五十毫米榴弹炮,想不想玩?”

  “不想。”伊莱仍然背对着他,“你连枪都不教我用。”

  “好吧,那我就只买需要的物资了。”

  ……

  奈布侧过头,看着黑暗中伊莱的背影,小小的,消瘦的,和五年前并无太大的差别……他突然想起带走伊莱的第一个夜晚,同时也是伊莱第一次展现实验体的特殊能力并将他救下,两人一起在大漠废弃的别墅里借宿,他在水泥地上点起篝火,火光中,伊莱也是这样背对着他入睡,留给他一个干枯得骨架都凸出来的背脊。

  当时他还担心,这么瘦弱的孩子能否撑到被他带往南部的博德科技总部,从未想过有一天,伊莱会被他留下,甚至和他在末日中互相依靠了五年,在此之前,他接触过最长时间的搭档也不过才四个月,一个季节多一些。他下意识地伸出手,摸了摸伊莱的后背:有点软,有点厚度了,不再是硬得硌手。伊莱颤抖了一下,他却沉浸在自己的念头里没有察觉。

  当年,他为了保护伊莱杀死约翰三兄弟,搬进塞尼叶勒街第十七号的第一天晚上,他本来收拾出了两个紧挨着的房间,想了想,不太妥当,便从另一个房间里拖出一张小床垫,搭在自己的床铺下面:“你晚上就住这儿。”

  伊莱点了点头,坐在他指着的地方。他很满意这个哑巴孩子逐渐的顺从,打了个哈欠钻进被窝,正昏昏欲睡的时候,小床垫上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他警觉地在黑暗中睁开眼睛,左手偷偷握住枕边放着的手枪柄,伊莱的身影爬上他的床,努力不发出声音惊扰他,面对着他小心地侧躺下来,轻浅的呼吸拂过他的脖颈。

  他不知道,他为了伊莱眼中已经解除的“契约关系”,对着三兄弟开的那两枪和一刀,打破了他们之间紧锁的第一扇窗:从此之后的每一晚,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近,伊莱对他的意义,也逐渐不只是一个“人体红外报警器”。那天晚上,他收拾房间到心烦意乱,指使伊莱清扫和看家,没好气地说房子不是白住的,得用能力给他干活,伊莱沉默地点点头;但他其实并没有告诉伊莱,幸存者据点内没有感染者。他以为自己只是抱着未来某天,他还可以用伊莱和博德科技换取赏金的希望,顺便利用伊莱而已,直到他看着薄得像纸一样的伊莱坐在他对面,他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往伊莱的盘子里分了两块自己盘里的肉;直到他经过蓝鲸航贸市场,对着新奇物品的摊子左看右看,最后咬牙花三张物资卡换了一个儿童玩具;直到伊莱晕倒在客厅,而他抱着伊莱狂奔向几公里外的亚麦尼人诊所,伊莱一睁开眼,看到的是他焦急的脸……

  于是在三个月后的一天晚上,他照旧睡在床的一侧时,他听到光脚踩在地板上的声音;随后身上的被子被犹犹豫豫地掀开一角,一团温热的身体踌躇地贴上了他的后背。自那一刻起,习惯了一个人血雨腥风地生存的雇佣兵,终于和伊莱·克拉克一起,组成了一个在末世中相拥依靠的家。





啥啊

【佣占】异乡人(3)

Summary:深受战/争后遗症折磨的雇佣兵没有来到庄园,却成为了一名酗酒的猎手;在伤寒的幻觉中,他跌落进神秘的部落,用旧jun章买来了一位先知。

Warning:①本章含有很可能引起感/官/不/适的描写:笔力不足版克/系/恐/怖。 ②和合集里可见的前两章一样过不了婶,哈哈可恶。某红白网站搜索同名标题,或搜索作者ID:FiredTail。没有梯子的宝请搜索企鹅6/6/3/6/0/5/2/91相册。


......布洛黛薇?一种微弱的声音在脑中回响,先知用颤抖的手摸了摸喉咙,首次意识到人在过于惊恐的时候是发不出声音的。他跪在地上,长袍下的膝磨出嘶哑的淤青,就在这种惊/悸和局促的谵...

Summary:深受战/争后遗症折磨的雇佣兵没有来到庄园,却成为了一名酗酒的猎手;在伤寒的幻觉中,他跌落进神秘的部落,用旧jun章买来了一位先知。

Warning:①本章含有很可能引起感/官/不/适的描写:笔力不足版克/系/恐/怖。 ②和合集里可见的前两章一样过不了婶,哈哈可恶。某红白网站搜索同名标题,或搜索作者ID:FiredTail。没有梯子的宝请搜索企鹅6/6/3/6/0/5/2/91相册。


......布洛黛薇?一种微弱的声音在脑中回响,先知用颤抖的手摸了摸喉咙,首次意识到人在过于惊恐的时候是发不出声音的。他跪在地上,长袍下的膝磨出嘶哑的淤青,就在这种惊/悸和局促的谵/妄里,双手捧起昔日伙伴孤零零的脑/袋。他始终拒绝相信发生了什么,长时间给予温和指引的、脑中的声音已经消失了,化作他掌心里干涸多时的黑/xie,就这样流下他的眼眶。

同性相吸_糯溪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在玩热...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在玩热度梗没有针对任何真实个人的意思,我只是一个画画的同人女,看到喜欢的角色们的热度现状有感而发而作,没有任何引战的意思,纯娱乐向,还请看看笑笑而过😭😭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只是在玩热度梗没有针对任何真实个人的意思,我只是一个画画的同人女,看到喜欢的角色们的热度现状有感而发而作,没有任何引战的意思,纯娱乐向,还请看看笑笑而过😭😭

兔子
Immortality「不朽系...

Immortality「不朽系列」


我们跌跌撞撞支离破碎


却又一次获得新生


Immortality「不朽系列」


我们跌跌撞撞支离破碎


却又一次获得新生





领导夹菜我转桌
一东亚少爷居然让西洋老爷包养多...

一东亚少爷居然让西洋老爷包养多年(并不)

一东亚少爷居然让西洋老爷包养多年(并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