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圣歌团团员 圣歌团团员 的喜欢 shenggetuantuanyuan.lofter.com
Kashing Hot
坠落 新星一有一篇小说,写地...

                                坠落




       新星一有一篇小说,写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坑,扔进去的东西从来没有听到过到底的声音。久而久之人们习惯了并且扔进去了各种东西。

      有一天楼顶上的建筑工人被空中落下的螺丝钉砸了一下脑袋。他望向空中,什么也看不见。

      我尤其喜欢这种戛然...

                                坠落




       新星一有一篇小说,写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坑,扔进去的东西从来没有听到过到底的声音。久而久之人们习惯了并且扔进去了各种东西。

      有一天楼顶上的建筑工人被空中落下的螺丝钉砸了一下脑袋。他望向空中,什么也看不见。

      我尤其喜欢这种戛然而止的结尾。那个工人抬头的时候我也忍不住抬头,即将到来的结局仿佛末世的前兆,让人恐惧又期待。







文:吴三醒
图:吴三醒
编辑:吴三醒


编后记:最近卡文卡成狗,几乎失去了超过一条微博的写作能力。在恢复前,仅让我以几条微博的长度聊表心意吧。

时闻折竹声.

又联动了?:一段时间没上微博,前几天打开才发现联动了,搞什么?

刀子山和刀子人?

是不是想让我去ICU陪光光啊😭

我现在就属于,联不联动无所谓了,第二季搞快点吧,一边期待第二季,一边又怕第二季更刀😭😭😭

又联动了?:一段时间没上微博,前几天打开才发现联动了,搞什么?

刀子山和刀子人?

是不是想让我去ICU陪光光啊😭

我现在就属于,联不联动无所谓了,第二季搞快点吧,一边期待第二季,一边又怕第二季更刀😭😭😭

Taquine
Tag避雷 新衣服哎 (画雷狮...

Tag避雷


新衣服哎


(画雷狮还是太为难本萌妹画手了……

(二编一下,tag怎么没了

Tag避雷


新衣服哎


(画雷狮还是太为难本萌妹画手了……

(二编一下,tag怎么没了

暦菌_
拼命赶出来了,不过还是迟了两天...

拼命赶出来了,不过还是迟了两天(;´༎ຶД༎ຶ`)……就当做是生日周吧!是无技术仿亲妈流!

🐾祝陆光10.24生日快乐~🎉

✘商✘二改二转✘去水印

拼命赶出来了,不过还是迟了两天(;´༎ຶД༎ຶ`)……就当做是生日周吧!是无技术仿亲妈流!

🐾祝陆光10.24生日快乐~🎉

✘商✘二改二转✘去水印

吃纸

什么!你要讲武汉话!?

(我抽我抽)

另外画的时候才发现大哥那个外套的拉链我看了一百遍都没看懂😂😂

什么!你要讲武汉话!?

(我抽我抽)

另外画的时候才发现大哥那个外套的拉链我看了一百遍都没看懂😂😂

花橙
……博士,请不要走神。

……博士,请不要走神。

……博士,请不要走神。

沙耶香比我更重要吗
INTJ   岩蔷薇的魔女...

       INTJ

  岩蔷薇的魔女

  性质是自燃

  

  你眼中所见为何?

  

  *岩蔷薇生长在摩洛哥,它在西班牙中部山区的岩石上比较常见。表面平静而温顺,它生长环境极其恶劣,不含任何毒素,对人畜都无害,但会以自燃这种极端方式来阐述植物与命运抗争的惨烈。

  它自燃的目的十分明确,就是在自己燃烧的同时还将周围的植物全部点燃让其化为灰烬,为自己的种子“后代”们赢得更加广阔和肥沃的生存空间。

  

  岩蔷薇花语:明天我将死去

  

  

       INTJ

  岩蔷薇的魔女

  性质是自燃

  

  你眼中所见为何?

  

  *岩蔷薇生长在摩洛哥,它在西班牙中部山区的岩石上比较常见。表面平静而温顺,它生长环境极其恶劣,不含任何毒素,对人畜都无害,但会以自燃这种极端方式来阐述植物与命运抗争的惨烈。

  它自燃的目的十分明确,就是在自己燃烧的同时还将周围的植物全部点燃让其化为灰烬,为自己的种子“后代”们赢得更加广阔和肥沃的生存空间。

  

  岩蔷薇花语:明天我将死去

  

  

夏杪十八

  哦莫哦莫好奶fufu的陆光~

  哦莫哦莫好奶fufu的陆光~

怎么做人
死神拿金币盖眼睛那幕帅飞了!!...

死神拿金币盖眼睛那幕帅飞了!!可恶为什么我不会画福瑞,进行一个草摸

死神拿金币盖眼睛那幕帅飞了!!可恶为什么我不会画福瑞,进行一个草摸

赛博幽灵不做梦

【鲤氏亲情向】毕业典礼前夜

平常爽朗的小姑娘却不知怎的扭捏起来,自晚饭起就拧着眉毛,脸色颇有些阴沉,时不时瞟上老鲤一眼,又迅速收回视线。虽说槐琥尽量敛着自己零碎的情绪,但吽和阿这顿饭吃的还是不太自在。吽只是加了速一心扒着饭,权当饭桌上的暗潮汹涌、光怪陆离,都跟自己远得很——他多少知道点内情。阿却知道的少些,嘀嘀咕咕几次要开口问,都被槐琥的忽低的气压给按了回去,于是不免添了点带着怨怼的别扭关怀,心不在焉地吃几口也就作罢。老鲤倒是最淡定的一个,平平常常吃着饭,像一切都没发生,还不忘点评今天的菜做得略咸。


晚饭难得在一片萧条中度过,就算电视机上调出了近些日子最有趣的节目,也没能挽救紧急下跌的气氛。等阿和吽都各回房间后,槐...

平常爽朗的小姑娘却不知怎的扭捏起来,自晚饭起就拧着眉毛,脸色颇有些阴沉,时不时瞟上老鲤一眼,又迅速收回视线。虽说槐琥尽量敛着自己零碎的情绪,但吽和阿这顿饭吃的还是不太自在。吽只是加了速一心扒着饭,权当饭桌上的暗潮汹涌、光怪陆离,都跟自己远得很——他多少知道点内情。阿却知道的少些,嘀嘀咕咕几次要开口问,都被槐琥的忽低的气压给按了回去,于是不免添了点带着怨怼的别扭关怀,心不在焉地吃几口也就作罢。老鲤倒是最淡定的一个,平平常常吃着饭,像一切都没发生,还不忘点评今天的菜做得略咸。


晚饭难得在一片萧条中度过,就算电视机上调出了近些日子最有趣的节目,也没能挽救紧急下跌的气氛。等阿和吽都各回房间后,槐琥便开始拿着张纸在屋子里来回转圈圈,脚步声听得人头直发晕。老鲤难得没立刻回房,坐在客厅,给自己斟了杯新泡的热茶。他知道她在犹豫些什么,毕业典礼的消息传到耳朵里,可比她亲自开口讲要快得多。小姑娘总是格外成熟地想着,自己总得独自担起些什么,但很多事又偏偏离不开他人的扶持帮助,便大多时候带着万分的愧疚拜托老鲤——曾经基本都是这样。


现在会好得多,起码能理所应当地接受我这种半吊子长辈的馈赠啦。这是老鲤语。


看她终于一副决心赴死的模样,三两步跨过来,还没等讲上几句,老鲤就先伸手把那张薄薄的纸抽走,嘀嘀咕咕地应着。

“毕业典礼是吧,让我看看哪天,应该没有委托吧,就算有也……”


他刻意顿了顿,把尾音压得越发低,直至扫进沉默。纸上的内容并不多,也几乎都知道得透彻,但老鲤眼见槐琥的紧张,便刻意地推推眼镜,眯起眼表现出一副极认真的样子去读。可她倒是先笑开了,被老鲤这完全算是生硬的假装,逗着挤出点因紧张而有些干巴巴的笑,吐着舌念叨两句这也太假的玩笑,看起来恢复了不少灵气,却又很快逃一样冲出去,说是嘱咐吽和阿有委托让他们解决,不需要担心。老鲤最后也没放下那张纸,仍然是捏在手里,目送那个风风火火的背影,又很快听见显然宽下心的吵闹,才扶额摇着头叹息,年轻人啊。


老鲤偶尔失眠,偶尔也不,大多数时间都是能睡则睡,今夜估计算是例外。时间过得快,指针转着圈就要走到明天。月光清亮,平日花花绿绿的窗外此刻灯也少,偶尔有人声和羽兽的叽喳声。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心事都不少,老鲤想,虽然坚强但也绝非无懈可击。太厚重的夜会勾起不快的往事,连带着偷走人的睡眠。他只是静静坐在客厅,听热水壶的闷响,感受睡意被逐渐抽离,困倦也多少是有点,不过无伤大雅。他仍然是偏过脑袋去看月色,半晌才念叨出声。


但是小姑娘家家的嘛,总还是想着明天的朝阳比较好,毕竟事在人为。


槐琥的屋门半掩着,但往常基本都扣得紧,此刻能瞧见有几缕极暗的光从门缝钻出来,是台灯。老鲤在门前站定,视线随着那束光晕开,一时有些飘忽,突然想感慨时间过得太快,又觉得貌似有些过于矫情了,便伸手轻轻叩响门,站在月光与灯光无法涉足的阴影处,看女孩那双晶亮且毫无睡意的眼,困倦、不算疲惫,这是好事。出于缓解气氛,老鲤随口轻轻调笑两句。


“都这么大的人了,不能还需要我来帮忙掖被子吧?”


但也没等她反驳便走近,把貌似没刻意藏起的、手中热腾腾的软饮递上前。

不是特别甜的口味,起码有那么点安神作用,该睡觉啦。


Jiannnnn_笺

请大家吃一些我珍藏的双狼代餐(都是动物bot存的,侵删啊小声bb)

请大家吃一些我珍藏的双狼代餐(都是动物bot存的,侵删啊小声bb)

卖苦茶的

  不知道哪一版更好就都发了

  不知道哪一版更好就都发了

Lokey
狼真是又帅,声音又好听

狼真是又帅,声音又好听

狼真是又帅,声音又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