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是西西呀~ 是西西呀~ 的喜欢 shixixiya09461.lofter.com
苜月的苜苜月的月

这个屑又在过度解读太阳光晕

什么叫唯一神啊(战术后仰),不把太阳光晕背下来的ka党只能度过一个相对失败的人生。


其实我至今还没搞懂青子是怎么晕过去的,虽然不是不能解释为下坠时吸入了催眠瓦斯,但无论怎么看还是【吓晕了】最为合理。[图片]按白马的推理,青子应该晕了两个小时左右。但青子上次被吓晕的【捉鬼游戏】里她顶多晕了半个小时……算了在二次元寻求现实感的人一定脑子有问题。[图片]附一张捉鬼游戏里乖乖给快斗递毛巾的青子。


我总算懂了什么叫“眼神能拉丝”。

[图片]

这个笑是快斗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对青子的担心甚至能盖过自身的痛觉,不愧是青子控啊。

都睡美人了为什么不吻醒她!


提问:快斗被青子掀了帽子,...

什么叫唯一神啊(战术后仰),不把太阳光晕背下来的ka党只能度过一个相对失败的人生。


其实我至今还没搞懂青子是怎么晕过去的,虽然不是不能解释为下坠时吸入了催眠瓦斯,但无论怎么看还是【吓晕了】最为合理。null按白马的推理,青子应该晕了两个小时左右。但青子上次被吓晕的【捉鬼游戏】里她顶多晕了半个小时……算了在二次元寻求现实感的人一定脑子有问题。null附一张捉鬼游戏里乖乖给快斗递毛巾的青子。


我总算懂了什么叫“眼神能拉丝”。

这个笑是快斗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对青子的担心甚至能盖过自身的痛觉,不愧是青子控啊。

都睡美人了为什么不吻醒她!


提问:快斗被青子掀了帽子,原因是?

A. 快斗的反侦查能力太差了

B. 快斗刚吃止痛药所以感知能力降低了

C. 青子隐蔽自己行动的能力很强

D. 快斗很习惯青子在身边的气息所以没有提防

E. 随便画的, “青山哪会想那么多”null虽然列了5个选项但个人还倾向于CD吧,毕竟这是大男主漫,直接贬低男主能力不太可能。总之这都是在抬青子抬KA,请青山会画多画。

顺带鉴赏一下我很喜欢的小细节:

快斗的表情变化真的好细致……开始推理前的半月眼→推理过程中的认真思索→得出结论时的自信一笑→意识到情况不对的大脑宕机,四格分镜足够我写个三百字分析了,比起单纯的神秘怪盗果然我还是喜欢这样立体的黑羽快斗。null快斗自言自语是在给自己打气吗……感觉更喜欢快斗的同时莫名有点心疼。

青子坐起身的这个过程应该没发出一点声音,虽然见到了怪盗基德但也只是在内心震惊。足以见得青子还是有一定的心理素质的。null妈妈他在发光……怎么会有这么又可爱又帅气的小表情啊(吸氧)

青子的小胖手好可爱(不是)


快斗是真慌了,直接脱口而出“不是”。在那一刻,快斗想的到底是【我不是黑羽快斗】还是【我不是怪盗基德】或者干脆就是【我不是在有意骗你】呢?null下一格快斗虽然还在慌好歹平静了点,起码只会在内心OS了。不过青子这说了半截的话真的很容易让人误解啊,“那种事青子早就预料到了,快斗你就是怪盗基德”,然后魔术快斗就可以完结撒鱼,大家散了吧


我想按头(认真)null快斗看起来好乖……青子的演绎能力真是不一般的强,虽然强过了头,直接给快斗整懵了。

话说离这么近你两都好平静啊,是平时习惯了吗


站一秒青快null快斗又慌了,但我的注意力全在快斗两手都握在青子的手腕上。果然你们就是平时打闹习惯了吧。null所以这句话是快斗保持着刚才握青子手腕的姿势说的,啧啧啧我说你们别太暧昧了。

恭喜中森青子成为青山宇宙里第一位 把怪盗基德吓出黑羽快斗本体背后灵 的角色。下一位是中森碧子,基德和中森家的女人犯冲没跑了


想起来M27的开头,果然帽子才是本体。null青子该不会是一脸嫌弃甩开基德的手的吧。但还是要感慨一下青子真是好说话,基德一句话就愿意暂时和他合作。要是青子执意学她爹去捏脸,魔快又可以全剧终了(不是)


青子进密室第一次脸红:被基德说出了自己的隐私null青子进密室第二次脸红:解谜有进展了很开心nullaoko是一个能体会到解谜乐趣的好宝宝null但下一格对基德,青子就又是一脸防备与敌意,青山在这些细节把控上是真的强。


青子进密室第三次脸红:依旧是解谜的开心null下一格看到基德身体不适,青子的表情变为担心。莫名觉得青子的正义感与月影岛的柯南差不多——虽然你是犯罪者,但我尊重你的生命,审判你是法庭的事,至少此刻我会救你。null其实这里也不是不能解释为“因为青子觉得基德是快斗”啦,但这对我而言就像把快斗给警部提供思路解释为“因为警部是青子的父亲”一样。CP糖再甜也不应该遮掩掉角色本身的闪光点,快斗和青子本身都是很善良的人。


《夫 妻 相》

青山我劝你识好歹赶紧给我画个思考中的红子。


快斗这孩子打小就爱插兜null青山我求你多给我画他两小时候,我要看黑羽快斗的少年冒险口牙null青子进密室第四次脸红:还是因为解谜有了思路。null无恶意,但我想青子可能真的就是青山宇宙里原著华生的最佳人选,这种乐趣青子本身就能领略到啊。


青子在快斗身上坐了5格,我宣布他们金婚了。null但即使是这样的亲密接触青子也没有丝毫脸红……果然在青子眼里基德就是个无性别的坏东西吧(不是)

青子进密室第五次脸红:又双叒叕是因为想到了解谜方法。null某些群体好好看看什么叫“比起恋爱更喜欢推理”

她都怀疑基德是快斗了她还是没脸红……不说青子不懂恋爱吧——至少她经常对快斗脸红——但青子真的可以说是相当迟钝的类型了。null另外快斗的汗这是滴到青子身上了吗,怪不得说汗味……这场面果然好涩啊。

因为你带着黄色眼镜所以才看什么都是黄色的


细节:快斗扮的青子有曲线。null青山在M27访谈里说的“快斗扮青子会垫所以比青子原本的尺寸要大”原来是早有预谋啊。null但青子是平胸真的省了不少麻烦(笑)null只有这种半月眼笑的青子让我觉得斗里斗气,其他表情都没什么违和感,果然小情侣平日的神态都差不多


null终于让我看见发糖的脸红了,流下老母亲的欣慰泪水,我们aoko不是木头。null果然我最喜欢的还是这一格呀,青子的灿烂笑容与快斗偷瞄她的温柔视线,快斗的眼睛是真的很漂亮啊。


太阳光晕是一卷常读常新的名著,或许几天后我还能继续挖分析吧(笑)

磕快青应该代入谁?当然是惠子了!前排看我CP发糖我TM吃吃吃吃null

羚羊

“她终于想起,自己能暂停他的容颜,却无法留住他的时间。”

补一点魔女梗,我流且潦草,BE注意!

“她终于想起,自己能暂停他的容颜,却无法留住他的时间。”

补一点魔女梗,我流且潦草,BE注意!

躲虎虎
我好像喜欢你很久很久了

我好像喜欢你很久很久了

我好像喜欢你很久很久了

陌桐

“当庄园向我发出第二封邀请信时,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进入,我见到奥菲了,可是我们就像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我知道这一切都是阴谋,但是没关系,只要见到奥菲,这就足够了。”

“当庄园向我发出第二封邀请信时,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进入,我见到奥菲了,可是我们就像陌生人一样擦肩而过。我知道这一切都是阴谋,但是没关系,只要见到奥菲,这就足够了。”

初之空
Glenn将萨菲罗斯装有妈妈照...

Glenn将萨菲罗斯装有妈妈照片的项链踢走时,我:

Glenn将萨菲罗斯装有妈妈照片的项链踢走时,我:

初之空

话说萨菲罗斯这个向后竖起刀尖的握刀方式……是猫的天线尾巴

话说萨菲罗斯这个向后竖起刀尖的握刀方式……是猫的天线尾巴

初之空
文森特这鞋……踢人一脚够呛

文森特这鞋……踢人一脚够呛

文森特这鞋……踢人一脚够呛

冷子阙
故人、旧梦、泡、影 依稀昨日,...

故人、旧梦、泡、影

依稀昨日,那人年少的样子

很久以前的一张约稿,是图马

故人、旧梦、泡、影

依稀昨日,那人年少的样子

很久以前的一张约稿,是图马

白烬
感谢@北云雁夜 约稿,棋局参考...

感谢@北云雁夜 约稿,棋局参考了阿尔法狗败给李世石的那一局


感谢@北云雁夜 约稿,棋局参考了阿尔法狗败给李世石的那一局


沧百鸠
  马老师只需要本色出演   ...

  马老师只需要本色出演

  大家就知道天天加班的怨灵长啥样了

  马老师只需要本色出演

  大家就知道天天加班的怨灵长啥样了

沧百鸠
   《逆子挨打图》《父慈子孝...


  《逆子挨打图》《父慈子孝图》

  性感550❤️,在线复活❤️❤️马老师

  

  —————————————

  ps:是和@东南喻(阳光大蟑螂版 的合绘!

  姿势有参考

  两个人一起搞同人,其实自推挺绝望的

  咱俩什么时候能放下弔图画张正经的东西

  亳神经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逆子挨打图》《父慈子孝图》

  性感550❤️,在线复活❤️❤️马老师

  

  —————————————

  ps:是和@东南喻(阳光大蟑螂版 的合绘!

  姿势有参考

  两个人一起搞同人,其实自推挺绝望的

  咱俩什么时候能放下弔图画张正经的东西

  亳神经病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禾火

【K青】同居碎片


*架空,怪盗×警察

大概剧情:

  

[图片]


fragment.01

生日礼物

  

快九点了,无边的夜色环绕着东京,从六点开始的生日聚会进入尾声。这场聚会的主角,中森青子,绕过两三个同事走出居酒屋的包房,向店员点了一份玉子烧和鸡块打包,算在今天的账单里。

  

聚会结束之时,打包的食物早已做好,见青子手里提着食物,有同事惊讶地问,今天晚上难道没有吃饱吗?

  

青子笑着摇头:“不是啦,是带回去给别人吃的。”


  

她说完这句话,同事都默认她指的是同她合租的室友。前不久一起出去逛街,她也打包了几份甜品回家,说是要带给别人吃。

  

虽然已经......


*架空,怪盗×警察

大概剧情:

  


fragment.01

生日礼物

  

快九点了,无边的夜色环绕着东京,从六点开始的生日聚会进入尾声。这场聚会的主角,中森青子,绕过两三个同事走出居酒屋的包房,向店员点了一份玉子烧和鸡块打包,算在今天的账单里。

  

聚会结束之时,打包的食物早已做好,见青子手里提着食物,有同事惊讶地问,今天晚上难道没有吃饱吗?

  

青子笑着摇头:“不是啦,是带回去给别人吃的。”


  

她说完这句话,同事都默认她指的是同她合租的室友。前不久一起出去逛街,她也打包了几份甜品回家,说是要带给别人吃。

  

虽然已经参加工作了几年,但青子给人感觉仍然像个孩子,说话爱用自称,爱看动画片。一课里有几个年轻警员都对她有过好感,但她在这方面都不怎么开窍,所以有人同她住在一起,同事连八卦她的心情都没有,都默认了会是女孩子。

  

更何况喜欢吃甜食,怎么听都像女孩子。

  

可是青子也不总是像个孩子。

  

她的业务能力很强,遇事冷静勇敢,心理素质极强,这样的人,也往往会越出常轨。

  

比如收留一个大盗。

  

  

青子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屋子里很黑,她本以为那家伙会给她什么惊喜,可是进屋之后才发现,家里真的没有人。

  

什么嘛。不是说好陪我过生日。不知道又跑到哪里去了。

  

青子把帮他打包的晚餐丢在茶几上,再砰地一声关上卧室门,去换衣服洗漱了。

  

温水流淌在身上,心里越想越气,他今天是没有下预告的,不然她的同事也没空陪她过这个生日。

  

可是洗完澡出来,那个大盗就坐在床沿上细细打量他手中的宝石,他的高礼帽和西装外套放在一旁,单片眼镜也摘了下来,最意外的是,他没有戴手套,徒手拿着宝石。

  

什么时候来的,一点声音都没有,青子一边擦着头发,一边从床的那头走过去。

  

“你什么时候下的预告?”

  

见她来了,基德看了她一眼,把宝石放回了盒子里,悠然地回答:“我拿的宝石就一定得是偷的吗?”

  

“我可不会送女生赃物。”

  

青子在他身旁坐下,撇头去看电视上正在播放的新闻,一位法国的珠宝商人买走了一颗名为blue birthday的蓝宝石。

  

青子小心翼翼地接过他递来的宝石,随口问道:“听你这话,你送给过很多女生?”

  

基德后仰倒在床上,双手叠在头下,盯着天花板懒散地回答她:“我可没这么有钱。”

  

中森青子再细细看了宝石几眼,将它放回床头柜上的盒子里,再躺下去趴到他的胸前:“谢谢,”

  

他低头望去,看见她正一脸好奇地望着他,她的睫毛忽闪了两下,上面还带着水珠。

  

“你很懂宝石,跟我说说,这颗宝石有什么特点。”


  

基德用手搭上她的腰:“我没有很懂这些,只是听到这颗宝石叫blue birthday,又恰好在你的生日,觉得很巧而已。”

  

“说你不懂宝石,谁信啊?”

青子不依不饶地问。

  

见她这样好奇,基德只好开口:“就我的审美来说,什么净度,切工,处理,产地,都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这是大自然的馈赠。能自然生长出这么美丽的东西,不就已经很珍贵了吗?”

  

基德是宝石大盗,可他并不会以人类社会后天定义的价值去定义一颗宝石,他从不为哪颗宝石的价格而心动,他只是纯粹地欣赏宝石的美而已。

  

“就像青子一样。”


他没由头地说了一句:“青子也是,不经后天打磨的,更好的蓝宝石。”


  

  

fragment.02

吃醋1.0

  

怪盗基德出了名的独来独往,他或许有助手,但没有犯罪团队,也不会和别的盗贼为伍。他偷了东西都会还回去,因此也不需要销赃,黑道上对他也一无所知。

  

中森青子眼里的怪盗基德,有普通人的一面。

  

比如他会在她家里换上家居服,陪她吃饭,陪她打游戏,帮她打扫屋子,他们就像最普通的情侣。

  

比如他也会像普通人一样使用手机,浏览新闻,进行社交。

  

他最近就总在魔术爱好者论坛里聊天。

  

青子瞥见过好几次他的手机屏幕界面,但她都没有多问什么,对她来说,也没什么好问的。直到有一次睡前无聊,青子看到他在和一个网友私聊,别人问到他的名字,他回了个:土井塔克树。

  

“为什么不说自己的真名?”

青子突然来了句。

  

基德继续打字,淡淡开口:“没有必要。”

  

“那干嘛用这个名字?”

  

“你把文字重新排列再来读呢?”


  

青子思索片刻,很快得出答案:“怪盗基德。”


  

猜到她可以拼出来,基德没什么反应,青子自然地凑了过来,和他一起看他们论坛里的聊天记录,隔了一会儿,青子得出答案:“这个’魔法使者的弟子’是女孩子吧,不像她自称的那样,是个大叔。”

  

“还有呢?”

  

青子嗯了一声,用手抬着下巴:“‘消失的帕尼’像男人,虽然他很努力地在装是个女生。”

  

这个答案在基德的意料之外:“你就这个反应?”

  

青子丝毫没听出他的深意,继续答非所问:“我说的不对吗?你竟然怀疑我的专业能力?”

  

她似乎还想继续说“消失的帕尼”是个男生的证据,就被基德打断:“如果’魔法使者的弟子’是个女孩子,你不觉得她对我很好奇吗?”


  

为什么她的注意力永远在别的地方?

  

“女孩子对你很好奇,不是很正常吗?”


青子理所当然地开口:“我就是因为她对你那么好奇才推理出她是女孩子的。”

  

基德感到头疼,但又被她怼得哑口无言。

  

算了,是自己非要喜欢她的。

  

  

fragment.03.

不靠谱的人

  

惠子和青子逛完街,在咖啡店坐着休息,她们坐在落地窗前,可以望着商业中心楼下往来的人群,屋子里弥漫着浓郁的咖啡气息,青子啜饮着吸管,好几次拿起手机来看,但每次都很快就放下了。

  

惠子一眼看出了她在想什么,只是有点不敢相信,在她第四次做完这样的动作之后,终于忍不住问了句:“你不会谈恋爱了吧?”

  

“你怎么知道?”
青子没有否认。

  


惠子感慨道:“天啊,你终于开窍了!”


  

“你什么意思?”

  

惠子无视了这个问题,连忙问道:“是谁让你开窍了,我认识吗?我能见见这位神奇的人物吗?”

  

“不行。”

青子又看了一眼手机,又摁黑了屏幕:“他最近在纽约。”


  

“难怪你一直看手机!”


惠子恍然大悟,但很快接着问:“他去纽约干嘛?”

  

青子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于是惠子开始乱猜:“留学生?”

  

青子摇摇头。

  

“那是去出差的?听上去事业有成。”


  

青子又摇摇头,但愣了一下:“好像,也可以说是去出差的?”

  

“那你还联系不上他,”

惠子突然变了一个表情:“你们认识也没多久吧?”

  

见她这副呆呆的样子,惠子不由得联想到事业有成的成熟男性欺骗单纯少女的画面,毕竟她太了解青子了,从小到大,高智商都用到别的地方了,在感情方面根本不开窍,那些男的一定觉得她很好骗。

  

“出差的时候联系不上,也太像出轨了吧。”


  

“不是,”

青子摇摇手:“他的工作性质,不太方便看手机。”


  

这你也信,惠子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那你干嘛不主动联系他?”


  

“太危险了,我怕。”

青子吞吞吐吐。

  

“危险?难道他也是警察。”


  

“警察的对立面。”

青子本来只是在心里吐槽,却条件反射地说出了声,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惠子已经听到了。

  

她以为惠子会有怎样震撼的反应,可是震撼又慌乱的人仅仅是她自己。惠子撑着脸,一脸黑线,像早就猜到地询问:“他不会说自己是怪盗基德吧?”

  

青子更震撼了,她捂了捂嘴:“你怎么知道。”


  

惠子快把白眼翻上天了:“我说你真的好骗,你但凡把你那智商用半点在这方面呢?”

  

“这你也信啊?他怎么不说自己是多啦A梦?”

  

谁知青子还在自顾自地想道:“我第一次看到魔术师的口袋也震撼了,简直就是多啦A梦。”


  

“……你真是没救了。”

  

  

fragment.04.

生病

  

基德一个人在家百无聊赖地玩游戏的时候,青子回来了。

  

才下午两点,离她的下班时间还早,他走上前去,看见她湿漉漉的样子,头发黏在青白色的脸上,被打湿的便装外面套了一个警服外套。

  

“怎么了?”

  

青子走进卧室就开始脱自己身上的湿衣服,时间久了,衣服变得又重又凉,快斗为她倒了一杯热水,端到卧室里来。

  

“追小偷的时候掉进河里了,真倒霉。”


  

话完,青子打了一个喷嚏,她去拿衣柜里的衣服,而没有穿基德为她递过来的睡衣。

  

“你还要出去?”


  

“我只是路过上来换个衣服,笔录还没录完呢。”

刚说完这句,她又打了个喷嚏。

  

基德站了起身,拉着她坐到床沿边上,用手去摸她的额头:“你发烧了,不要去了。”



  

青子闭了闭眼,似乎是有些天旋地转,但她还是坚定的回答:“不行,我得去完成工作。”


  

这个答案在他的预料之中,她总是这个样子。

  

“又不是只有你才可以录,别的警察不可以吗?”

他把她拉到床上坐下,并替她盖好被子:“你工作负责是一回事,但没必要为了工作折磨自己的身体。”

  

青子突然搭上他的手,笑了笑:“如果你对你自己也能这么想就好了。”

  

这句话,出乎他的意料,又直击他的内心:“我说青子啊,这个时候就不要关心别人了吧。”


  

青子闭了闭眼,咳嗽了几声:“能帮我去拿退烧药吗?”

  

基德走了出去,再拿药进来的时候,对她说:“如果你实在放心不下,我假装是你去一趟警局吧。”

  

青子吃过药,无力地笑了一下:“要基德为了我去警局,真是难为你了。”


  

基德也想让她放松,漫不经心地自嘲道:”我穿警服的次数可能还不比你少。”


  

青子把手搭在额头上:“你真是不要脸。”

  

话完,基德就进行了简单的变装,待他装扮结束,青子已经睡着了,脸颊因体温升高而发红,他替她掖了一下被角,再在她的额上留下一个吻。

  

得快点结束工作呢,一会儿青子醒了会想吃东西的。

  

  

fragment.05.


传染

  

似乎身体越好的人生病起来就越严重,青子已经病了三天了,虽然不再发烧,但总是头晕,也因此,很难进行连续的思考,也就很难再投入工作。

  

为了不被扣奖金,基德已经变装帮她工作了三天,完成那些工作对他来说小事一桩,假扮青子也是,而青子那些同事,也勉强算得上他的同事,已经见过太多次了。

  

第三天下班之后,快斗去附近的餐厅打包了晚餐回家,刚走进玄关,青子突然跳到他的身上吻他。

  

她真是百分百信任他可以接住她,不然她差点把他扑倒在地上。

  

基德抱着她的双腿一头雾水,他没走几步就到沙发上坐下,用手搂住她的背,和她保持着距离:“想做什么?你还在生病。”


  

她依然双腿跨坐在他身上,歪头问道:“这几天我们一直待在一起,为什么你没有被传染呢?”

  

这个答案令基德哭笑不得:“长得这么可爱,为什么心肠这么狠毒。”

  

青子抬起一条腿,整个人滑到一边,蜷着腿在他的身旁坐下,然后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真麻烦,我还是头晕。”


  

“还是不能去工作。”

  

“第一次看见有人这么想上班。”

基德淡淡地吐槽。

  

青子没有回答他,只是若有所思地问:“你真的没有不舒服吗?”

  

“没有,”

基德回答得很快:“我的身体素质很好,你不是知道吗?”


  

“变/态。”

  

  

fragment.06.

吃醋2.0

  

联合二课,警视厅破了一个时间跨度极长的大案,为了庆祝这件事,一课二课难得地一起聚了次餐。

  

回家的时候已经不早了,二课的田中以顺路为由送了青子回家,并一直送到了门口。

  

二课的工作比一课更繁琐,也更细碎,唯一一个持续时间长且高频率发生的事件就是与怪盗基德交手,再加上以为女生都对那个大盗的事情会感兴趣,田中就同她聊了一路。

  

“中森,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我可以邀请你去看逮捕怪盗基德。”

  

青子尴尬地笑了笑:“那个,已经到了,麻烦你送我回来。”


  

田中正想说什么,门却突然开了,青子也被吓了一跳,里面走出来个二十几岁的男子,他穿着随意的家居服,手里拎着一包垃圾。

  

“青子,回来了。”


他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没有再多说什么,径直走到楼道里去倒垃圾。

  

田中有些没回过神来,指着那个方向问道:“那是你哥哥?或者弟弟?”


  

青子手指挠了挠脸,尴尬地眨眨眼,硬着头皮说道:“男朋友。”

  

为了缓和尴尬的气氛,两人还站在原地聊了些有的没的,青子再开门的时候,那位小偷插着手,坐在鞋柜上等她。

  

“你是不是故意的?”

青子无视他,径直走进屋里。

  

虽然是一个问句,但她的语气里没有疑问的意味。

  

基德从鞋柜上跳下来,跟着她走进去:“田中是吧,下次我就打晕他,用他的身份混进去。”


  

“你不要胡闹。”


青子转过去警告他。

  

“我本来没什么感觉的,但他想请你去看逮捕基德,太好笑了。”

  

一边说,一边配合了几声冷笑:“那家伙完全把我当他把妹的工具,”

  

“还是勾引的我女朋友。”

  

“……你好幼稚啊。”

青子闭眼感叹道。

  

谁知道基德继续不屑地说道:“我是KID嘛,当然可以幼稚了。”

  

(不定期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