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玄澈
  去尼玛的蛐蛐吵得我一晚上不...

  去尼玛的蛐蛐吵得我一晚上不得安生于是连忙爬起来吵吵小提

  去尼玛的蛐蛐吵得我一晚上不得安生于是连忙爬起来吵吵小提

充能2⃣️壁

  细化(乱涂乱画💦)之前的

  细化(乱涂乱画💦)之前的

迪迪的枭团

  超音速码了长条

  

  前有丽莎在工作单位磕cp,后有爱德琳在家里操心老爷未来婚事,迪凯这么多人磕真真阿贝多ptsd,再见了提瓦特,今晚我就要和阿贝多老师相聚

  超音速码了长条

  

  前有丽莎在工作单位磕cp,后有爱德琳在家里操心老爷未来婚事,迪凯这么多人磕真真阿贝多ptsd,再见了提瓦特,今晚我就要和阿贝多老师相聚

安舞冬
老爷:你很邢哦……    爷:...

老爷:你很邢哦……

  

爷: 请您将您家弟弟许配给我!(不惧强暴)

  

  

tag私心枭羽

老爷:你很邢哦……

  

爷: 请您将您家弟弟许配给我!(不惧强暴)

  

  

tag私心枭羽

袖翎

【剧情氵】我似乎发现了兄弟俩别扭的根源

  那就是——频道对不上号!

  

  迪卢克工作状态1:无情的暗夜英雄

  迪卢克工作状态2:想保护弟弟的无口酒庄老板(18岁之前大概一直是想保护弟弟的直球酒庄少爷)

  迪卢克私人状态3:想“疼爱”弟弟的傲娇猫猫

  

  凯亚工作状态1:高情商蒙德骑兵队长

  凯亚私人状态2:崇拜哥哥的天真可爱孩子王

  凯亚隐藏状态3:哥哥是唯一锚点的不想工作的emo古国间谍

  

  总之,在雨夜之前俩人一直是和谐的状态2对状态2,雨夜后有一段时间变成了状态1对状态3,迪卢克游历归来之后变成了状态3对状态1。

  后面海岛时,应该是凯亚率先发现了这个情况开始把自己调整成状态2试...

  那就是——频道对不上号!

  

  迪卢克工作状态1:无情的暗夜英雄

  迪卢克工作状态2:想保护弟弟的无口酒庄老板(18岁之前大概一直是想保护弟弟的直球酒庄少爷)

  迪卢克私人状态3:想“疼爱”弟弟的傲娇猫猫

  

  凯亚工作状态1:高情商蒙德骑兵队长

  凯亚私人状态2:崇拜哥哥的天真可爱孩子王

  凯亚隐藏状态3:哥哥是唯一锚点的不想工作的emo古国间谍

  

  总之,在雨夜之前俩人一直是和谐的状态2对状态2,雨夜后有一段时间变成了状态1对状态3,迪卢克游历归来之后变成了状态3对状态1。

  后面海岛时,应该是凯亚率先发现了这个情况开始把自己调整成状态2试图回到18岁以前,但是迪卢克已经开始在状态1和状态3之间反复横跳了,海岛剧情一开始迪卢克很明显是状态1的样子,但在凯亚一直持续的状态2影响下也逐渐开始变成状态2,所以海岛时他俩的的氛围奇特地和谐。

  海岛过后迪卢克老爷想进一步,变成了状态3,但是凯亚暂时还没有跟迪卢克的状态3对应的状态,于是被吓回了状态1,迪卢克见此情形傲娇发作也开始状态1。

  于是现在就变成了凯亚12横跳偶尔3,迪卢克13横跳偶尔2的类似跳舞时互相踩脚的状态。

  

狂暴吃饭组长
谁懂……这句话好涩晴🥺🥺

谁懂……这句话好涩晴🥺🥺

谁懂……这句话好涩晴🥺🥺

鱼鱼牧场
特殊的哄弟弟回家技巧

特殊的哄弟弟回家技巧

特殊的哄弟弟回家技巧

千狐斋
  是番茄边角料(被打)   ...

  是番茄边角料(被打)

  凯亚:迪卢克边角料好凶凶~

  是番茄边角料(被打)

  凯亚:迪卢克边角料好凶凶~

猫

  我去这个活动真的让磕cp的人狠狠快乐,凯亚回家跟姥爷一起吃饭,凯亚去的路上还走神他在想什么!还有姥爷的屑脸哈哈哈笑死了,姥爷嘴上说着关我什么事结果还是接下了,还问凯亚希望署他的名字吗,谁懂!太喜欢他们拌嘴了呜呜!果然还得官方发🍬最为致命哇

  我去这个活动真的让磕cp的人狠狠快乐,凯亚回家跟姥爷一起吃饭,凯亚去的路上还走神他在想什么!还有姥爷的屑脸哈哈哈笑死了,姥爷嘴上说着关我什么事结果还是接下了,还问凯亚希望署他的名字吗,谁懂!太喜欢他们拌嘴了呜呜!果然还得官方发🍬最为致命哇

谢孤愁

薪炎的轮回(2-2)

  “你好!"幽兰黛尔也是第一次见到薪炎,出于礼貌,她上前握住了薪炎的手。

  “我需要借黑渊白花一用,听奥托说现在它属于你,所以能请你带我去取一下吗?"

  幽兰黛尔闻言看向了奥托,奥托微微颔首。

  “好,请随我来吧。”

  “薪炎,我还有事情与奥托谈,随后我会去找你。"

一直沉默的符华出声了。

  “嗯?好吧。"薪炎不明白,在知道了自己被奥托一枪崩了之后,还有什么和他好谈的。

  “那么,我们先走...

  “你好!"幽兰黛尔也是第一次见到薪炎,出于礼貌,她上前握住了薪炎的手。

  “我需要借黑渊白花一用,听奥托说现在它属于你,所以能请你带我去取一下吗?"

  幽兰黛尔闻言看向了奥托,奥托微微颔首。

  “好,请随我来吧。”

  “薪炎,我还有事情与奥托谈,随后我会去找你。"

一直沉默的符华出声了。

  “嗯?好吧。"薪炎不明白,在知道了自己被奥托一枪崩了之后,还有什么和他好谈的。

  “那么,我们先走吧。"

  “嗯。”

。。。。。。

  “薪炎是什么时候加入天命的呢?"在幽兰黛尔的印象里面,天命从未有过这个人。突然冒出的s级女武神还是挺让她在意的。

  “我?估且也算是卡斯兰娜家族的吧。”自从被德丽莎“教诲”之后,她也认可了自己卡斯兰娜的身份,自然,她早已担上了卡斯兰娜的责任,名为“救世"的责任。

  “卡斯兰娜?原来如此。有兴趣和我比试一下吗。"

  “啊?也不是不行。。。”薪炎没想到幽兰黛尔竟直接向她发起了挑战。

  “我的房间靠着训练场,到时候取了黑渊白花之后,就去那里比试。"

  “好!"

主教办公室

  “怎么了,我的朋友,和我想谈些什么?"

  符华并没有说什么,直接上前一卷打在了奥托的脸上。

  “果然,真的很爽。”

  她回忆起小识暴揍奥托的场面,不知是为什么,她也想试一试。

“咳咳。。。你这是干什么,老朋友。"

  “闭嘴!我和你可不是朋友,奥托,你打的算盘我都清楚,接下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希望你能重视。”

“好吧,我的老朋友。"奥托扭曲的脸上露出了欠揍的笑容。

符华:。。。

天命-训练场休息室

  “唉?那不是幽兰黛尔大人吗?是有什么紧急任务吗?居然连月魄装甲都动用了。"

训练场周围的女武神不禁发出疑惑。

  幽兰黛尔并没有理会周围的人,直接找到了训练场的负责人,让他开启训练场的最高级的护罩。

  “最。。最。。最高级?!”

  要知道天命训练场的防护罩与天命总部的总防护罩是联通在一起的,这个级别可以抵挡曾经西琳的全力一击。不过也只是一击而已,但仍是非常高的防御力了,很少有人在训练场开启最高等级,上一次启用还是前任s级女武神德丽莎暴打帝王级崩坏兽时。

  “让所有女武神离开训练场。"

  “是!"

  很快,训练场中的女武神们都离开了,但都围着防护罩周围,毕竟,近距离观察幽兰黛尔对决的场面还是很少见的。

  “那个女武神是谁啊?居然敢挑战幽兰黛尔。”

  “不知道,可能是哪个支部来的吧,但幽兰黛尔居然用了月魄,看来实力还可以。”

。。。。。。

训练场内

“开始吧!"

  幽兰黛尔手握刚取的神之键黑渊白花,对于战斗,无论对手是谁,她都会用尽全力,她认为这是对于对手的尊重。

  薪炎并未直接开启律者形态,而是掏出了天火圣裁。她用着那不太标准的卡斯兰娜枪斗术,对看幽兰黛尔发起了进攻。

场外

  “不是吧,就这么连枪斗术都不标准的一个半吊子就挑战幽兰黛尔!"

  “呃。。。。”

场内

  幽兰黛尔轻松的躺开了,她知道薪炎是在试探她,她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因为她的对手往往都会直接用出最强的招式,这不标准的枪斗术也是让她有点崩不出了。

  “不要在进行无意的试探了,拿出自己真正的实力吧!"

  “唉,都怪臭老爸,连枪斗术都教不好。

  好吧,如你所愿。”

  “薪炎,拔剑!"

谢孤愁

薪炎的轮回(1-10)

  “渴望宝石?据我所知,它应该在天命大洋洲支部的A级女武神温蒂体内,我们无法知道从人体内取出已植入的律者核心会发生什么。”

  爱茵斯坦博士作为逆熵的原老,在天命安排几个眼线并不是很难,而且,律者核心作为月光王座的启动钥匙,一直被密切关注着。所以,西琳所留下的核心的下落一直都被逆熵所掌握,但可惜的是,他们无法从天命手中夺取,如今的薪炎主动联系他们,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从瓦尔特的口中,他们了解到薪炎如此已经拥有了三颗核心,加上芽衣的核心,已经达到了启动月光王座的条件了,这也意味着月光王座计划可以施行,但作为科学家的她们也十分想知道薪炎是如何同时掌...

  “渴望宝石?据我所知,它应该在天命大洋洲支部的A级女武神温蒂体内,我们无法知道从人体内取出已植入的律者核心会发生什么。”

  爱茵斯坦博士作为逆熵的原老,在天命安排几个眼线并不是很难,而且,律者核心作为月光王座的启动钥匙,一直被密切关注着。所以,西琳所留下的核心的下落一直都被逆熵所掌握,但可惜的是,他们无法从天命手中夺取,如今的薪炎主动联系他们,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从瓦尔特的口中,他们了解到薪炎如此已经拥有了三颗核心,加上芽衣的核心,已经达到了启动月光王座的条件了,这也意味着月光王座计划可以施行,但作为科学家的她们也十分想知道薪炎是如何同时掌握三颗核心的力量,眼下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商谈,所以她们也未纠结于这个问题。

  “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不知为何,薪炎的语气有些内疚。

  坐在角落的芽衣明白,薪炎是在为当时空之律者夺取征服宝石令她重伤的事而感到内疚。

  “我虽然拥有三颗核心,但目前我只能发挥出空之律者和炎之律者的力量,至于静谧宝石,似乎还处在待机状态,虽然它可以治愈我的伤势,但我无法运用自如,在前往大洋洲之前,我希望可以激活它。

  爱因斯坦博士,我知道你们对于律者核心研究地比较深,所以,这次来也是想与你们讨论此事。

  有了静谧宝石的力量,应该不会伤害到温蒂。”薪炎明白,温蒂是曾经是德丽莎的学生,她也不希望德丽莎为此感到难过。

  “什么!你居然想激活律者核心!你知不知道,这会引发大崩坏的!你确定再加上一颗核心,不会失控吗?以你现在的力量,一但失控,对人类来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一旁的特斯拉博士终于忍不住了。

  “我倒是有个办法。”符华的声音响起。

  “什么办法?”

  “黑渊白花”

(明天就是2-了,今天摸个鱼,下一篇章的地点将会是天命+太虚山)

谢孤愁

薪炎的轮回(1-7)

“发什么呆呢?可以和我说说吗?”芽衣出现在了薪炎的身后,双手抱住了她的腰,头靠在她微凉的后背上。

“芽衣?我以为你们已经睡着了。"薪炎也是被惊了一下,而且在记忆中芽衣从未像今天这般抱着她。

芽衣抱得很紧,仿佛是怕薪炎下一秒就消失了一般。

“我在等你回来。"

“等我,为什么?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对不起。。。"

“???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芽衣,你怎么了?”薪炎不免有些担心,她看到芽衣的眼眶泛红,似有水汽凝聚。

这几曰薪炎在世界各地到处跑,与她们待在一起的时间很短,以前芽衣与琪亚娜每天都待在一起,长时间的分离也让芽衣的思念愈发强烈,她回忆起薪炎为她...

“发什么呆呢?可以和我说说吗?”芽衣出现在了薪炎的身后,双手抱住了她的腰,头靠在她微凉的后背上。

“芽衣?我以为你们已经睡着了。"薪炎也是被惊了一下,而且在记忆中芽衣从未像今天这般抱着她。

芽衣抱得很紧,仿佛是怕薪炎下一秒就消失了一般。

“我在等你回来。"

“等我,为什么?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对不起。。。"

“???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芽衣,你怎么了?”薪炎不免有些担心,她看到芽衣的眼眶泛红,似有水汽凝聚。

这几曰薪炎在世界各地到处跑,与她们待在一起的时间很短,以前芽衣与琪亚娜每天都待在一起,长时间的分离也让芽衣的思念愈发强烈,她回忆起薪炎为她们所展示的记忆中,自己很绝情的离开了她,可以想象当时的琪亚娜内心是有多痛苦,一个人的日子一定十分地寂寞。

“未来的我,对你很不好,我。。。"芽衣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了,她的内心很纠结,她知道薪炎如今有很多事要做,她不该自私的完全占有她,但她还是忍不住地去想她。

“别哭,芽衣一直都对我很好呢,我怎么会怪芽衣呢?更何况,芽衣可是我最重要的人啊!"薪炎抬手抹去芽衣眼角的泪水,轻声地安慰她。

芽衣听到这如同告白般的话语,脸颊微红,她终究还是那个以前的芽衣,虽知晓了未来,却也只要作为一个旁观者,没有那么地刻骨铭心,但这仍不能掩盖芽衣对琪亚娜的眷恋,知晓了未来的她终于明白琪亚娜对她来说有多么地重要。这份心意不同于对待布洛妮亚,不同于符华,不同于学园长,是只属于琪亚娜的那一份独特的心意。

“好了,芽衣,已经很晚了,快去休息吧,这一次我不会再离开你了,放心吧!"

芽衣也有了些许倦意,薪炎的话语总是那么地令人安心,芽衣离开了。

“芽衣,对不起,这一次你身上的责任将由我来承担,毕竟,你可是我最重要的人啊!"薪炎望着芽衣离去的背影,眼神里充满了眷恋。

薪炎奔波了几天,也是累得不行,倒在床上很快就睡去了,但她的意识被牵引进了一片纯白的空间。

薪炎睁开眼睛,面前是一道纯白的人影,眼神空洞,但样貌竟与她一般无二。

薪炎警惕地环顾四周,除了面前的人影外空无一物。

“你是谁?”

(作者不会写感情戏啊,写的不好请多多见谅。)

谢孤愁

薪炎的轮回(1-4)

“啊,吃得好饱!好久没有吃到圣芙蕾雅大厨做的菜了!"

德丽莎望着桌上的十八个碗不禁感慨“侄女啊,我已经快养不起你了!"

“等等,你说好久?你不是天天吃吗?以前你还说什么‘食堂的菜没有芽衣做的万分之一好吃。’"

  这时符华正好从训练室结束训练过来,早上所发生的事奥托已告知于她,让她盯着琪亚娜更紧一点。

  “班长,你来的正好,快来!"薪炎对着符华挥手示意。

  “怎么了,琪亚娜同学,找我有什么事吗?"

  “班长,借羽渡尘一用。"...


“啊,吃得好饱!好久没有吃到圣芙蕾雅大厨做的菜了!"

德丽莎望着桌上的十八个碗不禁感慨“侄女啊,我已经快养不起你了!"

“等等,你说好久?你不是天天吃吗?以前你还说什么‘食堂的菜没有芽衣做的万分之一好吃。’"

  这时符华正好从训练室结束训练过来,早上所发生的事奥托已告知于她,让她盯着琪亚娜更紧一点。

  “班长,你来的正好,快来!"薪炎对着符华挥手示意。

  “怎么了,琪亚娜同学,找我有什么事吗?"

  “班长,借羽渡尘一用。"

  符华:?!!

  “你是如何知道我有羽渡尘的?"

  “先借我用用,等会儿你自然就知道了。"

  符华没有再说什么,手中符现了一根赤红色的羽毛。

  “我虽不知道你用来干什么,但我要提醒你,羽渡尘已经损坏,有些功能已经不能用了。”

“我知道了,班长,谢谢你”薪炎转头向德丽莎等人说道:“你们不是想要知道我的力量的来历吗?现在可以了。”

薪炎握住了羽渡尘,羽渡尘瞬间发出了淡淡的光茫。德丽莎等人只见一道白光,他们被拉入了羽度尘的幻境中。他们在幻境中见到了傻白甜的虫虫,见到了律化后的琪亚娜引发了大崩坏,见到了姬子燃尽生命唤醒了琪亚娜,见证了天穹市天空中划过的流星,雷鸣声中的离别,太虚山中的决斗,以及那永不熄灭的薪炎。

。。。。。。。。。。。。

  众人从幻境中醒来,沉默不语。大家都不知如何开口。

德丽莎擦了擦泛红的眼眶,拿起了身旁的犹大,向门口走去。

谢孤愁

薪炎的轮回(1-1)

打倒了千人律者,为姫子老师举办完葬礼,这一段的危机暂时解除。琪亚娜像往常一样回房休息,累了一天的她倒头就睡,将一切都抛于脑后。

迷迷糊糊中,她梦见了大家,梦见了姬子老师。回到了圣芙蕾雅的日子。有一个飘渺的声音在她脑子回荡:回去吧,去改变这个不完美的世界。

清晨,阳光从窗户洒向室内,琪亚娜迷糊的从床上坐起来,心想昨天真是一个好梦。

“琪亚娜,该起床了,早饭都要凉了。”

这是芽衣的声音,琪亚娜这才注意到自己房间的变化,不再是盐湖基地,而是圣芙蕾雅。她还未从震惊中缓过来,芽衣已经推开了房门。

“琪亚娜,起来了,再不起来。。。唉?你这么望着我做什么,昨晚没睡好吗?”

芽衣见琪亚娜一直盯着自...

打倒了千人律者,为姫子老师举办完葬礼,这一段的危机暂时解除。琪亚娜像往常一样回房休息,累了一天的她倒头就睡,将一切都抛于脑后。

迷迷糊糊中,她梦见了大家,梦见了姬子老师。回到了圣芙蕾雅的日子。有一个飘渺的声音在她脑子回荡:回去吧,去改变这个不完美的世界。

清晨,阳光从窗户洒向室内,琪亚娜迷糊的从床上坐起来,心想昨天真是一个好梦。

“琪亚娜,该起床了,早饭都要凉了。”

这是芽衣的声音,琪亚娜这才注意到自己房间的变化,不再是盐湖基地,而是圣芙蕾雅。她还未从震惊中缓过来,芽衣已经推开了房门。

“琪亚娜,起来了,再不起来。。。唉?你这么望着我做什么,昨晚没睡好吗?”

芽衣见琪亚娜一直盯着自己,不免关心的问道。

是在做梦吗?琪亚娜这样想。噢!疼。这不是梦,那么千人律者,空之律者,识之律者是梦还是...

不,疾疫宝石还在体内,琪亚娜可以感受到宝石的存在。

“芽衣,姬子老师呢!”琪亚娜迫不及待的问道。

“姬子老师?昨天老师又喝多了,到现在还在睡着,今天还有考试呢,赶紧起来吧。”

“太好了!姬子老师还活着。”

“琪亚娜,你说什么?快点吧,真的要迟到了。”

琪亚娜在解决完早饭后,与芽衣一同来到了训练场,今天会有一场实战考试,不过芽衣有些担心琪亚娜的状态,按照往常,琪亚娜一定会自信的说:“本小姐肯定是冠军!”但今天的她却沉默了许多,甚至没有了那种活力。

“琪亚娜,你今天怎么了?”

“没事啦,只是没有睡醒而已,不用担心。”

转眼间,来到了训练场。

“今天是实战考试,希望大家都能取得优异的成绩。”今天来代班的学园长如此宣布。

。。。。。。。

到了琪亚娜上场了,琪亚娜用自己熟练的枪斗术解决了崩坏兽。

“琪亚娜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战斗技巧已经和老牌A级女武神差不多了。”学园长充满了疑惑。

突然,警报声响起,训练场上出现一只巨型崩坏兽。

“不好,系统出故障了!”

琪亚娜上前对敌,不敌,被击飞出去,撞在地板上。芽衣她们想要帮忙,却被保护系统挡在了外面。

德丽莎召唤出犹大,攻击着保护膜,但当初她设计的太牢固了,短时间内无法击破。

“果然,不用律者的力量,无法打败它吗?”

接着,火光四起,琪亚娜动用了律者权能,薪炎之律者装甲附身。

周围芽衣等人见这样的琪亚娜,不禁停下了攻击。

“以此烈火,战无不断!”

崩坏兽的灰烬飘散在风中,火光中,她们见到了那个不一样的琪亚娜,身着白色装甲,头发高高束起,手持红色大剑,如火一般的披风飘在身后。

“这是,琪亚娜?”德丽莎问道。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唉?这个女武神是谁啊?”

听到声音,琪亚娜猛地转过头,看到了那个她以为再也见不到的身影。

茶隅煜煜
“抱歉,没能陪伴你迎接五万年的...

“抱歉,没能陪伴你迎接五万年的终幕。一直以来,辛苦你了,凯文”
画完刀子美美等黄金庭院动画撒糖咯… 

“抱歉,没能陪伴你迎接五万年的终幕。一直以来,辛苦你了,凯文”
画完刀子美美等黄金庭院动画撒糖咯… 

但凡有树脂我也不会画画!

  真蹭饭来了啊……草,笑死……昨天才写到你没钱了,我这是什么大预言家23333

  让我想想今天的剧情怎么改合适(你

  真蹭饭来了啊……草,笑死……昨天才写到你没钱了,我这是什么大预言家23333

  让我想想今天的剧情怎么改合适(你

白鸟Blue
看到德凯最终形态的情报的时候,...

看到德凯最终形态的情报的时候,我第一反应是:多看德凯,多看空我(?)不过这个脸还挺帅的hh德凯的眼睛有一点点棱角就显得特别俊

看到德凯最终形态的情报的时候,我第一反应是:多看德凯,多看空我(?)不过这个脸还挺帅的hh德凯的眼睛有一点点棱角就显得特别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