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citrusvert citrusvert 的喜欢 sylvieeh.lofter.com
asdfghsu
しゅごウィスキー! 日奈森琴酒...

しゅごウィスキー!

日奈森琴酒某天早晨醒来发现自己生了三个蛋……!!


封在家精神失常产物 守护威士忌

彩蛋是那个三缺一(狗头)

しゅごウィスキー!

日奈森琴酒某天早晨醒来发现自己生了三个蛋……!!


封在家精神失常产物 守护威士忌

彩蛋是那个三缺一(狗头)

乌鸟

【也青】饺子要何时蘸醋才好?

*1w完结。

*老王吃醋的故事。


————————————————


01. 


王也不太能吃醋,吃饺子从不蘸醋。他自认为在恋爱关系里亦是如此,前女友们有个什么蓝颜知己,他也不怒。大家都说他大度,他倒不觉得,他只是认为天命自有安排,如果自己比不上那些蓝颜知己,那就是命中注定他们没缘。  


金元元那一群人,从小和王也一个裤衩长大的,正宗的损友,也是正宗的好朋友。所以他们交了男女朋友,都会第一时间彼此知会。 


刘牧之,是为了帮他把关,怕他这个一心科研的国家未来栋梁...

*1w完结。

*老王吃醋的故事。


————————————————


 

01. 

 

 

王也不太能吃醋,吃饺子从不蘸醋。他自认为在恋爱关系里亦是如此,前女友们有个什么蓝颜知己,他也不怒。大家都说他大度,他倒不觉得,他只是认为天命自有安排,如果自己比不上那些蓝颜知己,那就是命中注定他们没缘。  

 

金元元那一群人,从小和王也一个裤衩长大的,正宗的损友,也是正宗的好朋友。所以他们交了男女朋友,都会第一时间彼此知会。 

 

刘牧之,是为了帮他把关,怕他这个一心科研的国家未来栋梁被哪家小姐骗了。小天,是为了挖他的苦头,谁让小天的狗血俗气爱情故事比电视剧还精彩。金元元,那当然是为了和她谈恋爱的另一方着想,在对方被金元元迫害之前,先一步传授一点自救心经。 

 

王也,和他们都不太一样。说他被骗,哪个姑娘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不是死心塌地的。说他的故事曲折离奇,他就没一次不是和平分手的。说他会害了对方,那更不会了,前女友分手后对他的风评一直良好。 

  

王也这人,有钱、有颜、有身材,还能文能武。长发是在清华的时候束的,他即使穿着简单,走在路上也像是从优衣库的广告版走下来似的。他要是手里端个板子,别人准以为他来自美术学院。 

 

王也从小在富贵人家长大,眼界不低,能和王也在一起的,能力品相都是拔尖。从高中到大学毕业,他就谈过三个。 

 

第一个,大学的时候跨国没顶住分了。 

 

第二个,过于女神,在一起的时候,狂蜂浪蝶不少,蓝颜知己天天对她虚寒送暖,无微不至得比王也还殷勤,女神很抱歉,但她还是转投了别人怀抱。 

 

第三个,知书达礼,两人一起的时候会主动和异性划清界线,金元元们对她更是夸不停口,可惜王也是要上山的,道不同不相为谋,妹子不理解,也没打算为了王也去理解,正如王也不会为了她留在山下。 

 

这么一看,三段恋情似乎都没有问题,但金元元她们是何人,要说理解王也其人的人,她们肯定在前十。所有的分手,都有一个致命原因,王也很会应付别人,也知道别人想什么,但如果要和他内心某样更重要的事情比较,他便会把别人划到下等。 

 

恋爱中的人,别说最高等了,起码和别的事情能来个平级吧。王也足够优秀,和很多人都能兼容,可要做到无缝契合就需要双方都为对方改变,很可惜王也没有那个打算。 

 

王也刚和诸葛青一起的时候,他也没避忌,直接就把诸葛青介绍给金元元他们认识了。他们一开始有点吃惊,然后一如既往地自来熟起来,一顿饭下去透了不少王也的老底,什么两岁的时候尿裤子,什么小学的时候脚滑掀了教导主任的假发,丑事一路从小数到大。 

 

当然也包括了王也这人不爱吃醋,无论是蘸饺子,还是谈恋爱。 

 

“我知道,上次在上海和他去吃饺子,他那碟醋一点都没动。”诸葛青闻言也只是随口答道。 

 

后来,王也和金元元他们某次小聚的时候。 

 

刘牧之说,这诸葛青礼礼貌貌,笑得如沐春风挺好相处的,就是性别一开始吓着了他,但这什么年代了,他能理解。小天说,这诸葛青和当年那小红还是小白总之是王也的第二任女友说不定是同一款,花枝招展,甚至更甚,那天他们坐了没多久,隔壁桌的女生就跑来要联系方式了,拒绝是拒绝了,但那留有三分余地的温柔态度根本断不了别人的想念。 

 

“小什么白,小白是青他弟,而且也不是小红。”正常来说,这里接下来应该要补充一下当年恋人的名字,可这一瞬间王也竟然想不起来,便作了罢。 

 

金元元难得没加入和小天的声讨,她喝了一口酒,细细品了品,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这诸葛青和王也,某个方面来看,说不定很像,都是那天上捉不住的白云,当然这只是她的直觉。 

 

金元元举起酒瓶往王也的茶杯靠过去:“老王,你这次得栽。” 

 

王也护着还装着普洱的茶杯,远离酒瓶:“不栽就不会在一起了。” 

 

金元元倒也不恼,反手给自己再添了一杯,举起酒杯和王也的茶杯干了干:“看你这小样的,到时哭鼻子了别找姐姐。” 

 

 

02. 

 

 

诸葛青这人百无禁忌,只要是无毒确定能作为食材的,他都敢往嘴里塞一口,不挑食得像个广东人。他的猪朋狗友比大家想象中的还多,里面有很多是玩回来的,当然更多是吃回来的。 

 

他以前还在娱乐圈的时候,虽然名气最后没有打出来,朋友倒是结交了不少,上至当年小透明现在已经大红的当红炸子鸡,下至给大家买奶茶的场务小助理。 

 

但诸葛青朋友多是多,像王也和金元元她们那样交心的却没几个。诸葛青不爱轻意在别人面前流露自己的情绪,除非心里的池水装不住,实在要满溢而出了,而恰好他身边又有同类人。 

 

傅蓉打趣过:“我们高傲的男孩,怎么就选在本姑娘面前哭了。” 

 

诸葛青一开始还是答得没心没肺:“因为我们的傅蓉姑娘长得貌美如花,沉鱼落雁,真的是见者落泪。” 

 

傅蓉双手抱胸:“喂,后面夸人的句子是不是用错了,我的声音有难听到闻者伤心吗?” 

 

诸葛青往傅蓉那边弯了弯腰,旁人看,像是要亲上去似的。 

 

“因为我们是同一类人。”诸葛青说出口的话却没了那份假正经。 

 

诸葛青虽然被傅蓉鄙视了一眼,但还是伸手去摸了摸傅蓉的头发,准一个八点档偶像剧的做派。 

 

“贱女配渣男嘛。”诸葛青状似无奈地感叹了一句。 

 

“停停停,渣的是你,我可……”傅蓉撇了撇嘴,贱骨头这点确实挺符合自己的,这个想法一出,她是真的伤心落泪了,自己怎么就这样呢! 

 

“我想我还是暗中给王道长通通气,免得他被你渣了,人家看着多根正苗红,你这祸水,不会把人家的根浇坏了吧。” 

 

诸葛青回想了一下王也的根在自己体内浇水的样子,那骗人的假正经,根哪有坏的样子,自己的腰要折坏了还差不多。 

 

“哪能呢,你说你不就爱渣男吗?当年您老要把我收了,现在不就祸及不到那根正又苗红的王道长吗?” 

 

诸葛青在傅蓉面前站得没正经,但放这大街上,和后面的路人甲乙丙丁一比,又水嫩嫩白净净得像根在泥土中冒出的青青小葱。傅蓉承认,诸葛青这皮相,是她这辈子面对面见过的人里面最好看的了,凡是个取向正常的女人,认识了诸葛青,要说没幻想幻想每天醒来能看到这张脸,那是不可能的。 

 

“渣男分品种,你这种我没有成就感。” 

 

傅蓉可没打算一直和诸葛青傻傻地站在路边,这次自己难得来一次上海,诸葛青作为东道主,怎么也得给她请一顿吧。于是她继续向前迈进,看上去不贵的,她绝对不会进。 

 

“傅蓉大师,看来对这个很有研究。”诸葛青跟了上去,和傅蓉肩并肩。 

 

“我那些前任前前任,你都是知道的,大家都称那种叫什么来着,对了,软饭男。”傅蓉说到这里还夸张地抽泣了两下,“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那你换老实人啊。” 

 

“我才不要老实人,老实人太闷不好玩。你别打断我说话,你看看那边看到了什么。”傅蓉拉住着诸葛青的手臂,指向了一边的书店。 

 

那间书店的窗户是仿古的彩色玻璃窗,正中间拼出了一个红色的十字。 

 

傅蓉自顾自地说了下去:“我享受的就是那拯救别人的感觉,别人的命牵挂在自己身上不觉得很棒吗?” 

 

傅蓉有充足的自我认知,她不叫玲珑,但自有独她一份的七窍玲珑心。 

 

“你这种人溺水了,也不要别人救的,和老实人一样不好玩。我还记得碧游村,王道长就是追着你来的吧,还有你那堆A啊B啊,那个朋友A就是他吧,我看王道长也挺悲天悯人的,说不定他也喜欢这种打救别人的感觉。” 

 

男孩也不是什么都能和女孩F说的。 

 

“他喜欢打水还差不多,老大爷天天出门还得揣着个水杯。” 

 

他们又走了一路,随意地说着些毫无营养的互相吐槽的话,傅蓉看到想吃的就拉着诸葛青问,诸葛青给她说完了,她又不想吃了,诸葛青怀疑傅蓉根本就不是饿,只是想拉着自己压马路。 

 

“哥哥!哥哥!”一个小女孩拿着个花篮来到了两人的跟前,中午的太阳正烈,蒸得小女孩脸蛋都红了,“要给你的女朋友买支花吗?” 

 

花篮内的是玫瑰,诸葛青拿起了一支,抵在鼻子下嗅了嗅,浓郁的花香飘散。诸葛青半蹲了下来,这下他看清了小女孩额角的汗珠。 

 

“小小姐,我和这位姐姐,不是那种关系。但你这花,我全买了。” 

 

“谢谢......谢谢大哥哥!” 

 

诸葛青他们走的时候,小女孩还在看他们。 

 

小女孩看到诸葛青转过了头,小女孩左顾右盼,最后也只是无措地挥了挥手。随着诸葛青的嘴角一勾,一股微凉的清风忽然向小女孩吹拂而来,吹散了她身周的闷热。 

 

 

03. 

 

 

窗外的风景渐渐从建筑变成了蓝天,再变成了白云。上次和金元元他们聚过后,王也就很想去见诸葛青。说不上来的感觉,他从小到大都没有过几回,好像这感觉就在和诸葛青在一起的时候出现过。第一次出现说不定是自己知道诸葛青被带到碧游村的时候,这种感觉大概可以称之为——急躁。 

 

从小王也就有一种超脱了世人之外的观世感,认定万物必有规律,命中总有注定,所以不急不躁,对待何事都是心平气和。 

 

一切在和诸葛轻一起之后发生了改变,有时候老王甚至产生了冲动去内景算一算自己和对方能不能走到最后。但老王从来不算自己的姻缘,一是如果答案牵扯为小,火球甚微,那自己和对方注定无缘,那时候感情未淡,终究会心疼。二是如果答案牵扯为大,火球甚巨,那自己和对方注定纠缠不清,只是这牵扯是好的方面还是差的方面,难以得出答案,最后不过徒增烦恼。  

 

人的内心有四景。初次体会到静,那是离生喜乐;静的感觉加强,那是定生喜乐;而到了在体会静的时候能获得快感,那是离喜妙乐;至于到了最后一景——舍念清净,那时候清静所带来的快感也不复存在了。 

 

曾经王也以为自己说不定有机会体悟到舍念清净的境界,可现在他才觉得自己太天真,对上诸葛青别说舍念清净了,就是离喜妙乐,他也再做不到。 

 

王也没去内景算自己和诸葛青的未来,当然是因为他知道即使不去算,只要有“诸葛青”这三个字出现,他的内景都必然会为之而烧起滔天大火。 

 

诸葛侯门,又不是湘西蛊毒,怎生自己就一副被下了蛊的模样。 

 

飞机穿梭在白云里,王也又想起了金元元对诸葛青的形容,说对方是捉不住的白云,可王也觉得更准确的形容是似云又似雾,让人捉摸不透。 

 

王也知道诸葛青窥探过风后奇门,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对方就放下了。 

 

在碧游村的时候,王也以为对方会对自己下手,结果却是对方想以自己的一命,换他的一命。 

 

甚至到现在,王也都不知道诸葛青是为了什么去的碧游村。 

 

还有一点,诸葛青喜欢自己什么,他也看不透。只是这份喜欢不作假,王也是能感受到的,无论是平日的细语中,还是在翻云覆雨时眼睛的蜜意里。 

 

表白的那方是诸葛青,那时候诸葛青隔三差五就往京城飞,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加入了哪都通,专门负责上海到北京这条线。 

 

“青,你真这么喜欢北京,不如直接在这里待长一点时间好了,你这样一个月来回转的不累吗?” 

 

北京的景点不少,但来得多了,也早就逛完了,这次他们已经无聊到坐在公园看大爷们耍太极剑。 

 

“倒是你,之前不是说做行者吗?怎么又天天待北京了。”诸葛青伸出手,接住了几缕透过树影照射下来的日光。 

 

其实不问也知道,不就和那张楚岚有关,甲申之乱那浊水把他们都搞进去了,而现在那件事的调查正陷入瓶颈。 

 

王也不同诸葛青以前天天在家,他之前几年天天在山上,和家人聚少离多。之前做行者,是为了不惹麻烦到家人身上。现在回家,是想多陪家人一点,甲申之乱那水太脏,根本看不清下面是不是泥沼,说不定前一秒踏进去,下一秒人就没了。 

 

“你除了跑来北京瞎玩,也天天在家,原因你懂我也懂。”王也抬头,刚好被树叶缝隙里的日光刺到了眼睛,眼睛条件反射咪了起来。 

 

王也觉得,说不定是因为甲申之乱的事情,诸葛青内心不安,而自己作为共同涉及那些事的好朋友,在自己身边可以安身一点,所以才经常跑来北京。 

 

诸葛青跑得勤,王也也接待得勤,反正诸葛青逢到必陪。再好朋友,大热天还愿意出来陪着游玩自己去过千百遍的地方,还不是一次两次,怎么也不寻常,王也知道自己不寻常。 

 

就是和诸葛青瞎坐在这树荫底下发呆,他都觉得要比金元元她们坐在空调房里吃下午茶来得有趣。 

 

王也又不是傻子,当然知道这是什么,但他想自己本就改了对方的命格,对方看着又是个喜欢异性的,自己没理由再去破坏对方的未来一次。至于什么同性世道艰难的,他反而没怎么去考虑,正如清华毕业上山做道士也为旁人不解,但他从没有犹豫过一样。 

 

“谁说我是瞎玩的。” 

 

诸葛青说这句的时候,王也的眼睛还没睁开,而恰好诸葛青睁眼了。此刻两人的表情像是互换了一样,但眯眼笑做在王也的脸上便带了几分滑稽,引得诸葛青忍俊不禁了起来。 

 

这笑不同于往日那三分温柔三分戏弄四分漫不经心的模样,不是固定的诸葛青招牌公式微笑,笑得随意,嘴角的弧度、眼尾的细纹极其生动地映进了王也的眼中。 

 

王也不清楚别人看过这样的诸葛青多少,他只知道自己看过不少,但无论怎么看都不厌。 

 

诸葛青把看到王也眯眼的那份好笑怪在王也的大鼻子上,至于只要对着王也,就是那树顶落叶都会变得有趣起来这件事,他是不会说出口的。 

 

“你不是来玩,是来做什么。”王也别过了眼睛,总是盯着别人的脸看也不好,拿起随身携带的水杯喝了一口水。 

 

诸葛青比划了一下拿杯子喝水的姿势,王也娴熟地把自己的水杯递了过去,诸葛青豪不犹豫就对着王也的杯子喝了起来,虽然他转了个边,可王也喝水位置都不怎么固定的,止不住那块地方王也也喝过。 

 

王也内心想,诸葛青这直男心也太大了,苦的可是身边那个思想不端正的。诸葛青还挺爱喝水的,又懒得拿杯子,来京的几次,每一次都是喝王也的水杯。王也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承受不住了,他现在早就不出家,也早就不戒色。 

 

王也瞟了一眼,诸葛青的嘴唇就压在水杯的边沿,诸葛青生得白,粉色的唇在他脸上都显得艳。等诸葛青把杯子放下,他的唇上还沾着湿意,七八月的天,王也楞是想起了春露,那滴滴落在自家窗台上的小盆栽叶子上的春露,那时候王也还住在武当山。 

 

王也记得那时候自己觉得好玩,于是压了压叶子,那水珠便顺着叶脉下滑至自己的指尖。可诸葛青不是自家的,嘴唇也不是叶子,王也碰不得。 

 

诸葛青将水杯往王也这边递,等王也的手也握到了水杯之上,诸葛青才开口说道: 

 

“那你每次都来见我,又是来做什么的。” 

 

王也的动作顿了顿,然后他的指尖感觉到了不同于水杯的温度,那来自于诸葛青的。 

 

“我当然不是瞎玩,我是来见你的。” 

 

树影间照下来的光斑有点晃眼,诸葛青的确玩的不是北京,王也觉得诸葛青玩的是自己。 

 

 

04. 

 

 

王也一到酒店,东西一拋,就躺到床上。闭上眼刚刚在来路看到的情景就会再次浮现,他这次来上海比较随意,也不想辛苦诸葛青来接自己,他本来打算等自己在酒店安顿好,再告诉对方。 

 

机场到酒店这么一段不算长的路,王也就遇到了诸葛青,王也甚至不知道要不要感叹一声缘份。王也的每段关系,都是对方先告的白,按道理这次也是诸葛青先告白的,可心境却大为不同。 

 

金元元说得没错,这次得栽。 

 

王也回答的时候也是认真的,不栽也就不会在一起了。 

 

告白是诸葛青来的,先越过界的是王也。无论是亲吻也好,还是水乳交融也罢,主动方都是王也。有时他甚至觉得自己对不起在武当山出家的那几年,无色无欲无求,耳根清净,这些都不复存在。不见诸葛青,他烦躁,刚刚见了,他更烦躁。 

 

谁让他看到的是诸葛青和傅蓉在一起的画面呢? 

 

王也不过问前女友们的蓝颜知己,但过问过诸葛青的这位红颜知己。王也努力说服自己,那是因为那些蓝颜知己一直就只是知己,而这位红颜知己,王也记得清清楚楚,在碧游村的时候他们在别人眼里就是蜜里调油的小情侣,那时候王也对诸葛青还没那龌龊的心思,对傅蓉的看法就是没什么看法,印象也只是诸葛青身边的一个女的、碧游村的上根器之一这种程度。 

 

后来王也心境发生改变的那一段时间,两人天天死里逃生的,哪有空想傅不傅蓉,诸葛青来北京找他,更是不会带上别人了。所以等两人正式在了一起,王也才想起诸葛青身边还有这么一位人。 

 

王也觉得直白地问傅蓉的事情有点丢人,所以从没有主动提起过傅蓉,一直等到甲申之乱的事情有了点眉目,张楚岚需要找帮手的时候,王也才旁敲侧问过一次。 

 

“还有一个人,傅蓉怎样?” 

 

王也用的不是“当年碧游村的那一个谁”,是因为傅蓉这名字经常会出现在诸葛青口中,王也想装记不清都不行。 

 

“她不太适合蹚这一程浑水。” 

 

王也内心想道,也不知道是傅蓉不适合,还是诸葛青不想。 

 

借着这番对话,王也才顺路问了下去:“你俩好像关系一直挺好的,碧游村的时候,我倒是没有怎么和她说过话。” 

 

“那是你那时候根本就没认真和碧游村的村名说过话。”诸葛青笑了笑,然后沉吟了一下,“至于关系好,傅蓉嘛,她是我掏过心窝子,过了命的朋友。” 

 

过了命不刺耳,那掏心窝子却扎耳得很。 

 

手机叮铃铃地响起,王也举起放在耳边的手机看了一眼,屏幕写着“诸葛狐狸”这四个大字。刚刚王也在酒店大厅等前台办理入住手续的时候,给诸葛青留了个言,简单地说了一下自己来了上海。 

 

王也从床上坐起,咳了一声,才接通了电话。 

 

[你怎么忽然就过来了?提前和我说一声,让我去接你啊。] 

 

“就……就是信息提醒飞上海的机票有特惠价,我想着挺划算的就来了。” 

 

王也下飞机后走了一路,后来又见着了诸葛青和傅蓉,一路都没顾得上喝水,此时喉咙干得厉害,说完这句他就走到桌子前,拿起自己的水杯,打开喝了一口。 

 

喝着水,王也就想起了诸葛青的恶行,那时候来北京,诸葛青天天问他找水喝,结果在一起后,王也才发现诸葛青这人其实根本不爱喝水,现在倒成了王也天天逼着他喝水。诸葛青爱喝带点味的,茶、可乐、雪碧都行,他那时候找王也要水杯喝水,真的就是为了间接接吻。正是王也知道这件事的那天,王也没忍住拉着诸葛青跨过了下一条线。 

 

[哦~没有其他吗?] 

 

诸葛青轻轻的笑声透过电话,隔着一层电波钻入了耳朵,王也感叹了一下文明科学的进步,除了没那股湿气,这感觉就和诸葛青平时贴着自己的耳朵说话一样。 

 

“那我想来吹海风,这个怎样?”要王也去说想你了,不太可能。主要是被他爹和他娘从小到大那无羞无燥的举动弄怕了,说起这些话来,王也总是不能直白说出口。 

 

[那五点,在你酒店楼下等?] 

 

现在离五点还有一个多小时,从诸葛青刚刚那条街来王也这酒店根本不用这么久,这其中的时间能用来做什么,不就只能是陪着傅蓉。 

 

王也进房间后没有开空调,出汗后,头发粘在脖子上不太舒服,王也走到镜子前,看到自己的马尾已经被睡得歪歪斜斜。王也摘下橡皮筋三两下重新扎好,在酒店等也是等,在外面等也是等,现在显然不是一个人待着的好时光。 

 

王也拿起一旁的鸭嘴帽戴好,把水杯挂裤子上,走出了房间。 

 

 

05. 

 

 

诸葛青看到王也信息的时候有点吃惊,王也从来不会忽然来上海,真要说起来,诸葛青飞北京的次数要比王也飞上海的多得多。这时候诸葛青刚结束了和傅蓉的一天陪玩,王也的酒店离他所在的地方不远,十几分钟的路程,但是诸葛青决定把见面的时间延后一点,他要先回家一趟。 

 

倒不是诸葛青不想见王也,而只是今天陪傅蓉左逛右逛出了满身的汗,诸葛青想把这汗臭味洗走再去见王也。诸葛青有时都会嫌弃自己面对王也的时候,像个小女生似的,但他只是想尽可能地将最好的一面展示给王也看。 

 

诸葛青可以在王也面前不戴笑着的面具,可还是不愿意流露自己狼狈的那面。 

 

就如王也问到傅蓉的问题时,诸葛青直白地回答了自己的想法。 

 

说别人和自己关系十分亲密,诸葛轻怎么可能不知道这话不应该对着自家恋人说,他只是不想隐瞒自己的真实想法,他不愿在老王面前依旧做那个永远挂着张笑脸的诸葛轻。  

 

可是狼狈的那面呢? 

 

诸葛青不敢也觉得不应,诸葛青所有的狼狈都来源于王也,展露而出后便像是自己低对方一等似的,而他想要的是平等的地位。 

 

和金元元她们一起吃饭的时候,诸葛青是羡慕的,那些他参与不进去的过往塑造了现在的王也,而现在的王也已经不会再轻易地被旁人所影响了,他就如一座大山,你可以去攀爬,可以去欣赏,却是不能让他为自己所转移。 

 

说诸葛青因此而伤感也没有,因为他自己也是半斤八两,傅蓉说的“说不定王道长也喜欢这种打救别人的感觉”,诸葛青当时逃避了回答,他想到了一开始王也之所以会和自己纠缠在一起,就是因为对方对自己有了愧疚,认为影响了自己的命格,想要补偿,想要——打救。 

 

最后诸葛青也没让王也打救,他是自救的。 

 

他们之后又经历了种种,或许是感情的变化,总之王也已经很久没有流露过因为亏欠,要对自己命格负责的想法了。 

 

只是王也现在的内心真的没有这样想过吗? 

 

傅蓉说自己这种人无趣,那王也会不会也这样认为? 

 

诸葛青摇了摇头,决定不再去思考。 

 

表白的是自己。 

 

那时候诸葛青借着喝水的由头向王也索要了水杯,他喜欢王也,他觉得自己是有机会的,不过他还是不敢直接说出来。 

 

别人是喝水止渴,诸葛青是借水止痒,止自己的心痒。 

 

水淹过自己的嘴唇,诸葛青在幻想王也的唇是不是也如这水般的清凉。诸葛青被人看习惯了,对别人的视线十分敏感,他能感觉到王也想看自己又不敢看自己,乱瞟的视线。 

 

诸葛青看了王也一眼,王也正低头看着地板,对方的头发一直扎得随意,鬓角的几根发丝下垂在脸旁,这发型要是其他人或许只能让人觉得邋遢,偏生放王也身上仙气就飘了起来。 

 

可王也这仙气却又不是一直缠身绕,只要王也说起话来,红尘味也就飞出来了。 

 

诸葛青自嘲,并非遥不可及的仙仙儿,哪能不惦记呢。 

 

王也的视线轻触在自己脸上,久久没有转移的时候,更是让诸葛青觉得两人接近,王也正走在红尘。 

 

诸葛青把水杯递向王也,他们的距离更近了。 

 

“那你每次都来见我,又是来做什么的。”王也这句提问,宛如一句引诱。 

 

乱花才会迷人眼,这夏日午后,别说乱花了,落叶也不多,有的只是嗡嗡作响的蝉鸣,嗡得人耳鸣,嗡得人心慌,嗡得人晕头转向。 

 

诸葛青不敢抬头,他知道王也在看着自己,接水杯不看水杯,看递水人,这很难不让诸葛青怀抱期望。 

 

同握在水杯上,他和王也只有一寸的距离。 

 

嗡嗡的声音仍未消停,就像是在催促着诸葛青更进一步。诸葛青感觉自己的呼吸都灼烧了起来,他的指尖向前伸了一寸,在触碰到王也指尖的瞬间,他没再犹豫,覆盖到其上。 

 

“我当然不是瞎玩,我是来见你的。” 

 

嗡嗡的蝉鸣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怦怦的心跳声。 

 

 

06. 

 

 

诸葛青去到酒店的时候,王也坐在酒店大堂的开放式咖啡厅里,面前有一杯喝光了的杯子,王也似乎已经在这里坐了很久。 

 

王也帽子压得很低,诸葛青看不清帽檐下王也的表情,只是王也一动不动,看着就像睡着了一样。诸葛青想起自己在碧游村是怎样叫醒王也的,不自觉便笑了起来。 

 

那时候诸葛青还不忿着风后奇门的事情,可又觉得王也这人有意思,于是他拿了根草去撩对方的鼻子。 

 

当时要是王也生气了,他也找好了借口,绝对只是朋友间的玩笑,而不是在打击报复。 

 

诸葛青放轻了脚步,绕到了一旁,想看看这次王也是不是又睡着了。结果他没走几步就被王也捉了个现行。 

 

“哎呀,被发现了。” 

 

诸葛青故意苦笑了一下,等着王也埋汰自己,可等来的只有王也平静的一句话。 

 

“你来了,那我们走吧。” 

 

很奇怪,诸葛青明显感觉到王也的心不在焉,见了面这么久,都没有叫一声自己。能见面本是乐事,现在倒是弄得他内心惶惶。 

 

诸葛青每次恋爱,都是别人顺着他来的,来得又容易,看着他这张脸,基本没人会拒绝。所以他从来没有因为恋爱这件事纠结过,有意见就直接说,散了也就散了。 

 

就是对着王也不行。 

 

诸葛青回忆了一下最近两人的相处,实在是想不通哪里出过问题。 

 

“得了,别走了,随便找个地方吃个饭就行了。” 

 

王也其实不饿,也没心情去什么高级餐厅,拉着诸葛轻就进去了手边的饺子店。  

 

晚饭的高峰时点,饺子店内颇为吵杂,王也和诸葛青面对面沉默地坐在窗边的双人桌,显得有点格格不入。 

 

点了单后,两人就静坐着。诸葛青忽然想埋怨傅蓉,都怪她今天说的那些,害他现在忐忑不安,连以玩笑的口吻主动去问怎么了也做不到。 

 

王也低着头,还在想。 

 

其实诸葛青和傅蓉再亲密,走在路上也一没牵手,二没搭肩。花是买了,只不过以王也对诸葛青的认知,他想诸葛青多半只是见小女孩可怜才买的花。可即使自己想得再明白,心中那股气就是不能消。 

 

诸葛青对王也不爱隐瞒,能直白地告诉王也傅蓉之于他是什么,王也何尝又不是。 

 

只是二十多年来,他都没因为这样的问题开过口,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要怎么说。他可是连“我想你了”也说不出口的人,更何况吃醋妒忌。 

 

王也思索久了,才发现诸葛青这一路也没怎么说话。王也都想用手捂脸了,除了自己不好的神色太外露,吓着了诸葛青,他根本想不到其他原因。 

  

比起丢人,他更不愿自己生的闷气影响到诸葛青。 

 

王也清了清嗓子:“我今天来的时候,经过了南京东路,那里有个卖花的小女孩…… ” 

  

无缘无故提卖花的小女孩,还是自己今天见过的,诸葛青不明白都不可能。原来问题出在这里!可是王也应该不在意这些事情才对,诸葛青内心雀跃,又不想空欢喜一场,于是拼命压抑着自己的期待。 

  

诸葛青轻声问道:“见到我和傅蓉了? ” 

 

服务员端了饺子过来,一下又打断了两人正在说的话。王也好不容易放下的脸皮,又被饺子飘着的雾气蒸回去了。 

 

王也拿起筷子,夹起饺子吃了一口,这家店的饺子做得皮薄料足,就是味道有点淡。王也看了一眼,诸葛青那边放着调料瓶,最常见的辣椒、酱油以及醋。 

  

其实王也只要伸手就能拿到,但他犹豫了一下,向诸葛轻的手边指了指。  

  

王也低声说着:“给我那个…… ” 

 

诸葛青不明白王也指的是哪一个:“什么? ” 

  

王也破罐子破摔,放大了音量:“我要醋。” 

  

诸葛青疑惑:“你不是不吃醋吗? ” 

  

王也一时不知道怎么继续往下说。 

 

王也的表情其实很好懂,所以诸葛青能看出刚见面的时候王也的不开心,也能看出王也现在的纠结。 

 

王也吃饺子从来不蘸醋,现在却要醋了。 

 

联想刚刚王也看到自己和傅蓉逛街的猜测,诸葛青怎么想都只有一个可能。 

 

山不可转移,遇到愚公亦可转。 

 

王也不可雕,谁又知道是不是因为以前还没遇到诸葛青。 

 

诸葛青拿起那罐醋,倒到一旁的小碟子上。从见面开始到现在这一路的局促不安都散了,只有溢上心头的点点甜。 

 

诸葛青嘴角噙着笑,把醋碟子推了过去:“王道长,想吃醋了?”  

  

王也沉默了一下,压了压自己戴着的鸭舌帽,最后叹了一口气。  

  

“是……” 

 

王也这声无奈,诸葛青内心却是敲锣又打鼓,要是脑海里的音乐能实体化,足够演一场龙凤大戏。王也那群发小也不用羡慕了,回家换衣服的自己似乎也显得傻傻的。 

 

王也说完,羞得无边了,夹着个饺子,醋一沾,就往嘴巴里塞。 

 

醋味在嘴巴里蔓延,王也依旧讨厌那酸味。 

 

只是饺子总是会在某天莫名蘸一下醋。 

 

饺子要何时蘸醋才好? 

 

心里酸溜溜的那一天。 

 

诸葛青的水杯就在醋碟子旁,王也这才发现今天诸葛青没去冰箱拿饮料,水杯里的不是茶,就是白开水,甚至那水已经被喝没了一半。 

 

王也抬眼瞄了瞄,诸葛青的眼里是藏不住的欢天喜地,嘴巴的酸味似乎回了甘,这醋味好像又不讨厌了,现在开始饺子蘸醋吃,也不坏。 

 

王也把饺子吞进肚子里,夹起了下一只。诸葛青见王也又要去蘸醋有点吃惊。 

 

诸葛青打趣着问王也:“你确定还要蘸醋吗?” 

 

王也将饺子沾满了醋:“人总有改变的那天。” 

 

那人要何时改变才好? 

 

爱上某个人的那一天。 

 

 

-end-

asdfghsu
橘夏子(已黑化)

橘夏子(已黑化)

橘夏子(已黑化)

asdfghsu
9月12日 3:00 虽然画的...

9月12日 3:00 

虽然画的是早晨 但时间没排上早晨


我妈:这画的不就是你的床吗 上面这么多玩偶

9月12日 3:00 

虽然画的是早晨 但时间没排上早晨


我妈:这画的不就是你的床吗 上面这么多玩偶

asdfghsu

一些备忘录指绘…

一些备忘录指绘…

掺酒水厂

【!!!预警!!!】

封面上标的很清楚了,cp为景零+赤安,景零前提赤安!请注意避雷,请善用黑名单功能,请善用tag屏蔽功能!极其不建议景零洁癖or赤安洁癖阅读!


21

刊名:夜明けの唄(黎明之歌)

cp:诸伏景光/降谷零+赤井秀一/安室透

作者:ぐさり

出版社:刺傷

汉化:掺酒水厂汉化组

图源、修图:@杜诺

翻译:@场外援助

嵌字: @霸道总裁瓜小瓜 

特别感谢瓜瓜太太的友情援助!!!www

严禁商用,请勿二传二改

无授权汉化 侵删致歉


*预警*

【上一篇】20(景零)(全年龄)

【下一篇】22(景零)(全年龄)


【!!!预警!!!】

封面上标的很清楚了,cp为景零+赤安,景零前提赤安!请注意避雷,请善用黑名单功能,请善用tag屏蔽功能!极其不建议景零洁癖or赤安洁癖阅读!


21

刊名:夜明けの唄(黎明之歌)

cp:诸伏景光/降谷零+赤井秀一/安室透

作者:ぐさり

出版社:刺傷

汉化:掺酒水厂汉化组

图源、修图:@杜诺

翻译:@场外援助

嵌字: @霸道总裁瓜小瓜 

特别感谢瓜瓜太太的友情援助!!!www

严禁商用,请勿二传二改

无授权汉化 侵删致歉


*预警*

【上一篇】20(景零)(全年龄)

【下一篇】22(景零)(全年龄)


asdfghsu
波本:拳头 苏格兰:话疗 莱伊...

波本:拳头

苏格兰:话疗

莱伊:一些手段

威士忌组面对内讧时的处理方式

波本:拳头

苏格兰:话疗

莱伊:一些手段

威士忌组面对内讧时的处理方式

asdfghsu

赤老师觉得摘了帽子很凉快

赤老师觉得摘了帽子很凉快

asdfghsu
给jljx搞的手机壳

给jljx搞的手机壳

给jljx搞的手机壳

🍃楚谓之聿🐧

吃我赤安安利!赤井秀一&安室透登场整理具体到几分几秒版

为了卖赤安的安利呕心沥血……整理了名侦探柯南里赤井秀一和安室透的登场情况的每集具体到几分几秒版……理这个初衷是拖了几个好基友进坑了方便她们补【简直给自己跪下了……】好基友让我干脆发出来得了233333

别看集数多但是!很多集就是只出来露个脸甚至就是被提到一下啊,哭出来!可能会有遗漏这个弄得太匆忙了QWQ


总之千言万语一句话……首页的朋友们,吃赤安安利吗?感受到了我的诚意了吗?


以下集数均为优酷版集数【即海外版集数】


=======


赤井秀一登场整理


249 神秘乘客 上【时间10:12登场,不过这集建议全看】

250 神秘乘客 ...



为了卖赤安的安利呕心沥血……整理了名侦探柯南里赤井秀一和安室透的登场情况的每集具体到几分几秒版……理这个初衷是拖了几个好基友进坑了方便她们补【简直给自己跪下了……】好基友让我干脆发出来得了233333

别看集数多但是!很多集就是只出来露个脸甚至就是被提到一下啊,哭出来!可能会有遗漏这个弄得太匆忙了QWQ


总之千言万语一句话……首页的朋友们,吃赤安安利吗?感受到了我的诚意了吗?


以下集数均为优酷版集数【即海外版集数】



=======


赤井秀一登场整理


249 神秘乘客 上【时间10:12登场,不过这集建议全看】

250 神秘乘客 下【建议全看吧……这集ed后面有彩蛋,23:34秒秀一又露脸并说话啦】


273 本厅刑事恋爱物语4(后篇)【9:23与小兰擦肩而过】


278 来自芝加哥的男子(后篇)【秀一的上司詹姆斯布莱克被绑架,他跟着行动露脸了一下,时间是7:38到7:50,14:33到14:48,16:58到17:16,20:55到21:11柯南提及,不过这集作画特别崩233333333【不准确来说tv组天天都在崩秀一】


289就是柯南回忆了一下秀一的脸不用看


292 犯罪的遗物(后篇)【是比较关键的主线剧情可以看看,秀一的话是在19:45秒柯南的脑补中露脸,以及ed后的彩蛋23:12本人露脸】


293 情急之下的应变之道(前篇)百科里写了但也就是在柯南的脑补里闪回了一下不用看


306 中华街的雨中幻影(前篇)

307 中华街的雨中幻影(后篇)【小兰想起秀一和贝尔摩德的事情,穿插得很分散干脆这两集都全看了吧】


308-310 工藤新一的纽约事件,秀一是310才登场但是建议全看毕竟涉及主线


333 遗留下来的无声证言(后篇)【ed后的彩蛋23:17秀一本人】


334-336 接触黑色组织【主线剧情最好补一下还是挺精彩的,只看秀一的话他是334集重放了上集彩蛋画面,以及336集23:04秀一本人】


361  东都现象所的秘密(下集)【23:25秒秀一本人】


363 四辆保时捷(前篇)【14:25到16:07】

364 四辆保时捷(后篇)【12:40到12:50,这集结尾的彩蛋是主线也看看吧】


371~375 与黑衣组织的直面对决 满月之夜的双重谜案 【这个主线全看吧】


459~463 黑色冲击!黑色组织魔爪伸来的瞬间【这个主线全看吧】


502 黑衣组织的影子 年幼的目击者【op前登场】


539-551 红与黑的碰撞篇全看了吧【551秀一假死,之后以冲矢昴的身份活动,并且不断出现在大家的回忆杀里,回忆杀就没太大必要看了,感兴趣可以按照百科统计的看看】



==========


冲矢昴和安室透同期登场,安室透一开始以伤疤赤井的形象活动


556 红白黄色与侦探团【透子被提及,冲矢昴比较多,就全看了吧不标具体时间了】

557 柯南VS双重暗号之谜【和上集连着的,冲矢昴比较多,就全看了吧不标具体时间了】


558 推理对决!新一vs冲矢昴【看标题就知道冲矢昴很多了看完吧23333ed后面有彩蛋哦喝波本的猫哥~】


563 怪盗基德的瞬间移动魔术(下)【11:50~11:54猫哥又在喝波本,如果对基德感兴趣就两562、563集都看~】


576 憎恨的蓝色火花(下)【21:09猫哥一闪而过深藏功与名……其实没啥必要看2333也就是可以开视频舔一下了】


587 百科有但是没必要看了毕竟是远景都不好舔


593-594 鱼儿消失的一角岩【猫哥戏份较多两集都看了吧,尤其594最后发飙真帅!记得别错过彩蛋,猫哥又在喝波本啦哈哈哈哈】


608只是提到了一下猫哥,小哀怀疑猫哥但柯南很放心,没必要看


614-615 侦探团vs强盗团【614赤井被回忆到,伤疤赤井两集均有出场,两集都看了吧。615有彩蛋】


622回忆里出现了一下没必要看


623 妖怪仓库的夺宝战争 下【6:24~7:18猫哥炒洋葱】


629 引发危机的红色前兆【16:05小朋友们提到了一下透子假扮的伤疤赤井和当初见到的秀一,16分之后的都看,涉及之后要看的集,猫哥和伤疤赤井都会出现】


630~632都看!猫哥伤疤赤井都有,且黑色组织登场涉及主线,注意632后面有彩蛋,是一口赤安糖~猫哥说在电视上看到透子了


674 紧急事件252 下【10:14猫哥接电话说了声moximoxi,18:01猫哥出现救场,】


675 依旧是小哀起疑心提到猫哥,柯南依旧放心没必要看


708 博士的影音网站 上【开头就是秀一的妹妹世良真纯在查阿笠博士,对赤井妹妹感兴趣可以多看看,5:40提到猫哥,6:02到6:07猫哥一闪而过,8:34到8:51猫哥跟踪小哀,10:29到10:34猫哥,15:01到15:10猫哥窃听】


719~720 婚礼前夕【透子以自己真面目登场,两集全看,720ed后有彩蛋】


724-726  侦探们的夜想曲【三集都看了吧,猫哥,透子,赤井妹妹的戏份都挺多】


727 一点都不能原谅 上【op前小哀柯南提到猫哥且闪回猫哥,赤井妹妹也来联系柯南,且赤井妹妹提到透子和小哀并表示出对新一的熟悉,反正这群人各种彼此调查套路太多,10:29到11:07赤井妹妹世良看到透子扮的伤疤赤井】


733-735 堵上性命的恋爱转播【这三集挺有意思的推荐看看可以吃狗粮,还穿插了很多透子好友伊达航的事情能从侧面了解透子,最好全看。如果只看透子的话是在733的7:20到8:30,755的6:23到7:05伊达航提到透子,以及755ed后的彩蛋透子去给伊达航扫墓】


736 泡沫、蒸汽和烟 上【4:40到5:45猫哥,8:49到9:40猫哥,ed后彩蛋猫哥】

737 泡沫、蒸汽和烟 下【8:11到9:05猫哥,ed后彩蛋猫哥】


742 工藤优作的未解决事件 上【戏份分散但又多,最好全看了,如果只想看相关人物那就9:15到10:18赤井妹妹世良撞见猫哥,13:58-14:00猫哥凹了个造型,19:11到20:17猫哥,ed后彩蛋也有猫哥不过也就是一秒钟凹了个造型想舔可以舔一下】

743 工藤优作的未解决事件 下【戏份分散但又多,最好全看了,如果只想看相关人物那就5:13猫哥是背景板,5:33到8:20猫哥,10:10到10:15猫哥看穿柯南身份,11:25到12:16猫哥】


751 迫近灰原秘密的黑影 上【op前的内容和主线有关看下,5:40到6:03有猫哥的闪回】

752 迫近灰原秘密的黑影 下【唔这集16分开始看下吧虽然没有赤安,但是和主线有关看起来更顺一点,然后ed后面透子和猫哥隔着网络互动嘿嘿,而且猫哥又在喝波本】


753-756  漆黑的神秘列车【这个篇章全看!大口吃糖!猫哥,透子,赤井妹妹世良,基德,柯南妈妈,贝尔摩德,琴酒,伏特加各方人马都汇聚一堂。顺便心疼透子,虽败犹荣,毕竟对面是,秀一+柯南+有希子+基德,而他这边只有贝尔摩德……透子:这不公平!】


757 密室里的柯南【透子戏份多,全看了吧~柯南被透子吓死了哈哈哈】


758 解谜的波本【透子戏份多,全看~柯南持续受到惊吓哈哈哈】


775 又甜又冰的宅急便 下【嗯干脆全看了吧这集,透子和猫哥都有~隔空对望萌萌萌】


786~787 茱蒂的追忆与赏花的陷阱【两集都看,涉及主线,透子和贝尔摩德戏份多,还有秀一和伤疤赤井的回忆可供舔~】


792没必要看


793 小兰也晕倒的浴室 上【op前,柯南意识到被透子和贝尔摩德套取了情报,与主线相关看一眼,透子露了下脸暗中观察】


804 招财三色猫事件 上【透子戏份多,全看】


823-824 气氛僵硬的茶会【透子戏份多且涉及主线,全看,透子又吓柯南哈哈哈哈】


时间线上在此是穿插了m18异次元的狙击手【猫哥戏份多,官方直接剧透猫哥就是秀一】


832-836 绯色篇【这几集都全看,透子和秀一的正面交锋,看得超刺激!】


839 太阁之恋的名人战 下【ed后面的彩蛋,秀一的弟弟羽田秀吉赢得名人战,秀一妈妈世良玛丽看到电视报道后很开心,猫哥在电脑前看到了很开心,还在喝波本!关于世良、玛丽、秀吉这赤井一大家子的事情可以观看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791745/  详细整理了,这位up主也详细整理了柯南的主线并进行了很多单人的人物介绍分析,可以参考】


868 悄悄靠近安室的暗影【透子多全看,且和m20纯黑的噩梦联动】


所以这里补一下m20啦~高糖!


891-892 关系不好的女子乐队【透子多全看,且有当年透子、秀一、苏格兰酒厂卧底的回忆杀】



此外还有特别篇名侦探柯南真第一集变小的名侦探,25::36到25:45琴酒和伏特加提到透子,透子一闪而过.86:45到87:40长发的秀一坐在车里~



之后都是被提及被回忆什么的就不整理了吐魂……宝宝尽力了……


asdfghsu

《没有西和橘夏老师最近爬了墙了,这是可以说的吗》

《没有西和橘夏老师最近爬了墙了,这是可以说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