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唐冬雨霍梦儿 唐冬雨霍梦儿 的喜欢 tangdongyuhuomenger.lofter.com
云烟

十一 杜林

【古国黑日落,明珠失其光。黄金失其色,白绸染昏黄

五百年前,黑日王朝覆灭,被称为“黄金”的炼金术士堕落成罪人,孕育的大量漆黑的魔兽以及魔龙——杜林,这是我们已经熟知的提瓦特历史,所有记载这段历史的文字,几乎都体现了杜林带来的绝望和恐惧,但我们换个角度来看:这是一个初生的婴儿,面对世界时所遭遇……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无法获准诞生的生命、无法实现的愿望、

彷徨在漆黑宇宙中的,悲哀的未果之梦,

就借由我的身躯,降生在「现世」中吧。

然后,我可爱的孩子们啊,

就像雨水流向溪流,草木向阳光伸展那样,

到美好的地方去,骄傲展现自己的美丽吧。

这是名为杜林的孩子,对「母亲」的回忆…...

【古国黑日落,明珠失其光。黄金失其色,白绸染昏黄

五百年前,黑日王朝覆灭,被称为“黄金”的炼金术士堕落成罪人,孕育的大量漆黑的魔兽以及魔龙——杜林,这是我们已经熟知的提瓦特历史,所有记载这段历史的文字,几乎都体现了杜林带来的绝望和恐惧,但我们换个角度来看:这是一个初生的婴儿,面对世界时所遭遇……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

无法获准诞生的生命、无法实现的愿望、

彷徨在漆黑宇宙中的,悲哀的未果之梦,

就借由我的身躯,降生在「现世」中吧。

然后,我可爱的孩子们啊,

就像雨水流向溪流,草木向阳光伸展那样,

到美好的地方去,骄傲展现自己的美丽吧。

这是名为杜林的孩子,对「母亲」的回忆…

「妈妈,谢谢你,妈妈」

「给了我翱翔的翅膀,给了我健壮的身躯」

「我啊,想到有美好歌声的地方去,妈妈」

「告诉他们,大家的事情,和妈妈的事情」

「告诉他们,我出身的地方,有多么美丽」

黄金所孕育的生命是不存在这个世界的力量,它们流淌着与此世不同的黑血,在大陆上践踏众生、破坏一切,它们的生命是变质的,由世界之外的力量赐予的。坎瑞亚覆灭,魔物遍布大地,生灵涂炭

黄金孕育杜林时,让他去美好的地方展现自己的美丽,杜林也认为,要到有美好歌声的地方去

风龙诞生时,刚来到世界却被人恐惧,最后是风神用琴与歌声吸引了他

而杜林要去有美好歌声的地方,自然是——蒙德

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见他与大家走了很远、很远的路,

来到了歌声飘舞,绿草芬芳的土地。

梦见他与这里善良的人们一同欢歌,

与宝石一般美丽的巨龙在空中舞蹈。

睁开眼时,是风雪嘶吼的山岳上空。

翠绿恬静的大地已经被火与血染红,

而苍色诗人的琴声几乎被咆哮淹没。

而那宝石般美丽的巨龙如同爱人般,

将利齿没入他的脖颈。

「再见了,妈妈,我的旅途结束了」

「沉睡在白银般闪耀的雪中也不错」

「再见了,美丽的诗人、美丽的龙」

「如果我们能在不同的时间、地点」

「相遇、欢唱、共舞,那该有多好」

垂死的他由衷地想。

「在我的血管当中鼓动的深刻祝福」

「我所诞生的漆黑宇宙的美丽图景」

「就由你们继承吧」

风龙咽下他带着执念的血,蜷缩在如今被称作风龙废墟的地方沉眠

杜林腐朽于灰白的雪山,留下一地血液和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这一切都只是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发生的一件错事。但或许,那棵现在才开始焕发生机的忍冬古树会将这一切,写入地脉之中 】

〔杜林不应该存在于提瓦特大陆,自诞生便是错误〕

〔他本是善良的,只是出现在了不该出现的时代〕

〔蒙德卖唱的唱歌真的好听〕

〔我也被琴吸引了(doge)〕

〔在过去,是颤动的琴声使魔龙停止了攻击〕

〔好家伙你们一个两个龙都是巴巴托斯的毒唯吗〕

〔睁开眼时,是风雪嘶吼的山岳上空〕

〔再见了,美丽的诗人,美丽的龙·〕

〔如果我们能在不同的时间、地点〕

〔在过去,在战斗的最后,是颤动的琴声让魔龙停止了攻击〕

〔???特瓦林喜欢杜林?〕

〔是杜林喜欢特瓦林啦,而且是孩子的喜欢〕

………………一片沉默,杜林的确单纯的孩子,但他只给人民带来了灾难,注定不会被人接受


特瓦林现在十分想念温迪,他想他现在需要巴巴托斯,他不知道杜林的血最终有没有让他铸成大错,虽然巴巴托斯已经回来了,但是他怕,他不想成为第二个杜林,他不想被人讨厌,不想回到那被人恐惧的从前,他不想像杜林那般死去

他会不会真的就被他过去所守护的人民杀掉,会不会被那些愚人众杀掉虽然他们不一定打得过他,但是万一呢?巴巴托斯该怎么办?他所守护的人民与陪伴千年的挚友争斗,他会不会疯?

特瓦林湛蓝的发的发尾变成了黑色,身上也在散发着不详的气息,逐渐引起众人注意


“怎么了?”

没事,杜林的毒血还在他身上,我单独开个房间让他休息一会就好,看了怎么久,你们也休息一下,吃点东西。每人一个房间,可以串门

“那特瓦林大人怎么办?”琴

我现在把你们各自传到房间里去,你们走了之后由巴巴托斯负责,放在这里不会出事,出事了让巴巴托斯赔

某根本赔不起的巴巴托斯:好过分啊!

不过,0916这么着急忙慌的让他们走,那就说明这位风神他们所有人都见过,甚至就在他们之中,有的人心中有了猜测





————————————

我越来越短了

呱呱不寡

【岩魈】当帝君仙逝后魈鸟会成为未亡人吗

  ------

  半HE不HE

  两人已经表明心意确定关系

  5k字左右 一篇完

  ooc致歉

  切勿上升原剧情

  ------


  引言——

  总有情思千挑万缕,总有故人藕断丝连, 意谓

“千丝”


  正文----------

  佛法有云:“因即是果,果即是因。”

  是也,因之因,果之果。

  

  创世为种因,灭世为结果。但又如凤凰涅槃,毁灭即新生。


  当自由的风再次吹向这片被战火侵害的土地,一切回归原点。

  

  周而复始,永世轮回。

  

  就像

  “衔尾的蛇”


  『...


  ------

  半HE不HE

  两人已经表明心意确定关系

  5k字左右 一篇完

  ooc致歉

  切勿上升原剧情

  ------


  引言——

  总有情思千挑万缕,总有故人藕断丝连, 意谓

“千丝”



  正文----------

  佛法有云:“因即是果,果即是因。”

  是也,因之因,果之果。

  

  创世为种因,灭世为结果。但又如凤凰涅槃,毁灭即新生。


  当自由的风再次吹向这片被战火侵害的土地,一切回归原点。

  

  周而复始,永世轮回。

  

  就像

  “衔尾的蛇”



  『1』

  

  天空岛一战终于结束,旅行者与亲人得以团聚。七魔神均陨落星河之中,用肉身和神格解除了提瓦特大陆千年来的束缚。

  

  从此

  独属于人的时代正式拉开帷幕。

  

  这场跨世纪的浩劫给世间带来了不可磨灭的重创。

  

  群玉阁再次坠毁,碎片洋洋洒洒铺满了整个港口的海面,打捞工作如火如荼。

  

  万民堂炊烟袅袅不断,香菱和卯师傅交替掌厨外加一个控制火候的锅巴。

  

  往生堂迎来事业高峰,现任堂主胡桃严肃而又庄重地给逝者送上最后的祝福。


  数百年间,来去无影的少年仙人首次踏足自己守护的这一方小小天地。

没有万家灯火,没有歌舞升平。


  “魈,代我回去看看吧。”


  回去

  无处可去。


  看看

  无景可赏。


  他满身血污,浑浑噩噩地走在断壁残垣间,人们敬他也怕他,只瑟缩在角落目送他前行。



  神血液的鎏金色泽醒目惊心,业障幻化的亡魂竭力嘶吼,巨大的冲击撕扯着他的理智。


  恍惚间:

  “魈一字代表历经诸多磨难的鬼怪,与你甚至相符。”


  “此枪名为和璞鸢,乃吾亲手所铸,曾直入深海斩杀妖邪。现赐予你,日后便随吾一同修习枪法。”


  “前刺,右腿上一步。横斩,左腿上一步,枪向右划出半圈。”


  “招式因人而异,万不可死板。结合自身,改良出最为合适的才算学有所成。”


  …


  “魈,连理镇心散可还有?”


  “魈,莫要冲动行事。”

  

  “魈,莫要强忍伤痛。”


  “魈,静心凝神。”


  “魈,此程艰险。”


  “魈,我在。”


  “魈。”


  “魈”


  …

  

  “就普遍理性而言,如今我已是凡人,应有七情六欲。故,心悦与你。”


  “以此玉指环为媒,天地为鉴,我钟离与魈结为发夫。生生世世,不离不弃,同甘共苦。契约已成,食言者当受食岩之罚。”


  …


  “魈…回去…去看看…”




  “仙人哥哥!”

  稚嫩的童声叫住了他。

  只见一粉雕玉琢的小娃娃手捧花环被伙伴簇拥着推过来。


  “仙人哥哥,这是我们自己做的花环!送给你!”


  魈一时愣住了:

  “为何?”


  “娘亲说了,人要知恩图报。所以谢谢你保护了我们!”


  少年唇齿微动却发不出声。


  我?

  挺讽刺的。

  守不住满城欢笑,守不住楼阁橱窗,守不住物产土地。到头来什么都没护住!

  什么都没有!

钟离大人,对不起。是魈无能,未能履行和您的契约。属下会自行请罪,您等等我。

  魈马上就去找您了。


  “仙人哥哥真好看!”

  见少年迟迟不答,那孩子急得垫脚将花环直接戴到了魈的发顶又拿出帕子替他擦了擦面颊上干涸的血污,做完这些后细细的看了看魈,赞美道。


  “可惜现在的土都是黑漆漆的,长不出东西来。甘雨姐姐跑遍了山间也没找到新鲜的清心花,只能用干花代替,希望仙人哥哥不要嫌弃!”


  这一举动将他从混沌的思绪中抽离出来,犹豫了半晌硬是将道歉的话憋了回去,干巴巴的说了句:

  “谢谢。”


  “这是应该的!您的恩情我们没齿难忘!”


  多像啊,

  千年前的自己。


  萍姥姥缓步走过来,轻轻摸了摸幼童的头随后说道:

  “因一旦种下,果就注定了,任谁都无法改变。如今的璃月百废待兴,留下来看一看吧,替逝去的仙神和生灵。帝君大人也一定是这样希望的。”


  “是呀仙人哥哥!大家一定会把这里再次建得漂漂亮亮,你肯定会喜欢的!而且我还学会了做杏仁豆腐,可以做给你吃!”

  小孩说得眉飞色舞,拍着胸脯保证。


  钟离大人…也希望我…?


  “好。”



  耳边呼啸着风声,魈飞驰在熟悉的土地上。


  只是

  荻花洲没了芦苇荡

  绿华池没了莲蓬摇

  峭壁上没了琉璃袋

  山巅处没了清心香。



『2』



  魈虽然留了下来,但在晚间执意前往层岩巨渊的石珀块上歇息。


  周身纯净的岩元素力将他裹挟,少年蜷缩着,小小的一团。久违的温暖,就像曾经数个除完魔的后半夜与爱人相拥而眠。


  夜叉是仙神,本不需要通过睡眠恢复体力,但哪怕是直挺挺地躺一夜,他也想在那个怀抱里久一点,再久一点。


  “钟离大人…”

  清冷的声线颤抖着,喃喃的低语无意识从唇齿间流露出来。


  魈翻身仰躺,手掌遮住了双眼。


  当人抑制不住情绪而崩溃时,眸中一定会有一只蝴蝶。它在最脆弱的神经上轻轻扇动翅膀,只需一下就足以引起浩大的雪崩。


  仙神也会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自魈与钟离在一起后,他便有了凡间的爱欲。沾染红尘的小鸟被情折断了双翼,再也无法回归高天之上。


  世间情字本就无解,更何况是带着尖刺,深入骨髓,刻入灵魂的呢?


  风中一阵清苦的花香打断了魈的思念,他起身查看:

  只见手边不知何时冒出来一朵清心,带着浓厚的岩元素力。


  “这…?”


  无数的可能在少年脑海里浮现,他想起来了一直以来自己忽略的事实。


  摩拉克斯当时虽已是凡人之躯,力量受到极大的削弱,但他——年岁最为悠久的坚毅盤岩,一人便可抵挡千军万马的岩王帝君,就算舍弃神位也依旧强大如他的钟离。


  魔神不会真的消亡,就算肉身化为尘埃,其强大的执念也会永存于世间。


  “钟离…大人?”

  魈跪坐在花前,指尖在触碰到花瓣时又迅速收回。他怕,怕这是业障用来动摇他心智的幻影怕自己染脏了这抹纯白怕轻轻一碰花就散了。


  清心无风自动,似是回应。


  这莫大的惊喜冲击着小小少年,脸颊划过凉意,魈哭了但也笑着。


  这一夜,一花一人月下相视无言。

  

  『3』

  

  魈与一孩子约好今日去尝尝他的手艺,但直到天色大亮都迟迟未动。

  

  清心了然,默默地将花蕊转向璃月暗示着。

  

  少年仍呆坐着,目光涣散,显然在走神。

  

  岩元素力在花瓣间凝聚出实体的琼浆,一点点地反复调试变形。魈猛然回神后看着手心以清心作为花雕的簪子很是诧异:

  “大人这是何意?”

  

  他明白的,没有人能回答自己,甚至可能连这点寄托都是臆想。

  

  少年的长发很久没有修剪了,稍长的一部分已经及腰,稍短的也已过肩。岩元素幻化的晶蝶带起青丝,轻柔地为魈束好了发,戴上了簪后便消散在空中。

  

  他抬手摸了摸清心花雕,浅浅地笑了一瞬。

  

  不得不说,璃月人民的工作效率非常迅速,短短数日就已经重新修建好了破损的楼阁,清理干净了周边的海域,并且年轻力壮的男士正为开荒做着准备。

  

  由于经济生产系统全面瘫痪,时至今日的璃月倒退回了百年之前,过上了男耕女织的日子。

  

  “快看快看!那是哪家的俊俏小郎君呀!”

  “好看是好看,但他戴的簪子是女款吧?应该已经有夫人了。”

  “到底有没有问过了才知道嘛!”

  “小哥儿!有空来帮姐姐个忙吗?”

  

  魈闻声看去,只见一身着旗袍的妙龄女子正冲自己招手。

  

  “何事?”

  他快步走了过去却见那姑娘忸怩地递过来一根衣带。

  

  “这是小女子亲手为未来夫君做的束衣带子,能否请小郎君先代为试试?”

  

  “如你所见,此物于我而言,无用。”

  魈不明所以,指了指自己为方便活动的劲装后也不深究,迈步继续找着小孩。姑娘家面皮薄,听了这话羞得脸都红了,转身跑走。

  

  发间的簪子从他说完那句话后就持续微微颤着,是的,某位魔神大人憋笑憋出内伤。

  

  魈自是不清楚的,抬手摸了几下簪身以示安慰,没曾想它抖得更厉害了。

  

  “仙人哥哥!我在这!”

  声音是从杂货店旁的小炉灶传出来的,一张被煤灰熏黑的小脸正冲着绝美少年露出傻笑。

  

  魈走过去轻轻替他抹了抹赃污:

  “怎的弄成了这副样子?”

  

  “嘿嘿,我还不太会生火,刚才琢磨的时候没注意就出了点意外。不过没关系!再试试一定可以的!”

  

  少年轻叹一声,接过小朋友手里的火柴,在墙面上一划,擦出火花又立即丢进炉子。风元素力在指尖聚集,随他的意念驱使控制火候。

  

  “哇!仙人哥哥好厉害!火能再大一点嘛!”

  

  那孩子确实是会做杏仁豆腐,但也仅仅是会,比起望舒客栈所做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在幼童一脸期待的强烈目光下,魈将最后一点送入口中,不冷不淡地评价:

  “不错。”

  

  “呜…看来还需要努力啊…”

  

  告别了那孩子,魈来到茶摊。

  田铁嘴摇着折扇说书,虽慷慨激昂但收效甚微。他的故事于少年仙人而言不是胡编乱造就是过分夸张,魈无法理解也欣赏不了。

  

  他不明白为什么钟离大人会喜欢,大人这样做一定是有什么深意吧。

  不知不觉已听了半日的书,时至傍晚,应动身回层岩巨渊了。

  

  魈取下发簪放在心口,又是一夜无眠。

  

  『4』

  

  清晨,岩晶蝶刚为少年束好发便有人匆匆做了过来:

  “降魔大圣!您在这啊,很抱歉这么早来打扰您,恕我唐突,但现下真的有很紧急的事情需要您处理!”

  

  “何事?”

  

  “为了鼓舞大家一起有希望有力量地共建新的家园,璃月七星决定在近日举办一次海灯节作为新时代的开端。如今帝君已然仙逝,留云借风真君几人又身受重伤尚在闭关修养,只有您能代表仙神致词了。”

  

  “既是为了宣布世上再无神明统治,就更不应该请我出面了。”

  魈毫不犹豫的回绝了。

  

  “您说得也有道理…啊那这样吧,就算不以夜叉的身份出席,我们也诚挚地邀请您来参加这次宴会,作为普通人。”

  甘雨告知完后匆匆道别,转身化作原型疾驰而走,再次见到她时已是海灯节当晚。

  

  魈本是不愿来的,但他感觉出簪子很想去便也妥协前往。当他到时就看到甘雨与其他几位七星秘书正摆弄着白蜡烛。

  

  天色渐暗,香菱指挥着锅巴一一点亮火光。整个璃月港没有一家点灯,只有在风中不断跳动的烛火。

  

  “这是在为逝者引路,民间有这种以香火为媒介接回故人灵魂的说法。但演变至今,这只是为了表达对哀悼和祝福。”

  

  胡桃在蜡烛尽头双手结印,口中念念有词,甘雨则站在魈的身侧为他解释。

  

  “大圣,其实眼下还有一件更为棘手的事。”

没等魈回答她就继续说了下去,“因那场大战的侵蚀,无数土地和水源均受到严重污染无法使用,种不出庄稼也养不了鱼虾。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我们分别派了很多队经验丰富的青年前去研究,但大部分人也被感染且无法医治。”

  

  魈蹙眉:

  “带路。”

  

  两人一路奔走来到城外的一处集中营地,撩开帐帘看去,哀嚎遍野。那些人身上缠绕的黑气魈再熟悉不过了,是业障。

  

  可是业障为何会主动找上凡人?

  来不及多想,为了救人魈决定铤而走险,将这里所有人的业障全都揽到自己身上。

  

  过程无疑是无比痛苦的,数以万计的怨灵不断冲击魈的识海,似是要直接硬生生给他撕出道口子来。

  

  天边燃起火光,无数的孔明灯飘上夜空,霎时间亮如白昼。

  “已经开始放灯了啊…大圣!你还好?!”

  

  魈已经听不到了,冷,很冷,如坠冰窟。他只能尽力稳住心神不被侵蚀得更深。

  

  孔明灯越来越多,慢慢地汇聚靠拢,前所未有的温暖席卷了所有人。魈也感受到了,他抬头望向夜空,在强光中好像有一抹熟悉的剪影。

  

  “帝…君…?”

  不知何时,少年的发冠已经散开,那只簪子也不知所踪。

  

  所有的烛光汇聚到一起,随着时间的推进渐渐燃尽。或许凡人看不到,但耳聪目明的仙人魈看清楚了:

  所有融化的蜡皆是鎏金的色泽,饱含纯粹的岩元素力,落入土壤,溶于水流。大地不再是焦黑的,川水不再是肮脏的,整片璃月的土地在这一时间被全部净化。

  

  魈挣扎着起身,一路跌跌撞撞来到荻花粥的湖边。太好了,澄澈的水中倒影着朝思暮想的身影,他的爱人。

  

  【钟离大人,如果再次回到那个海灯节,我想我一定会和您共同体会市井的热闹和喜悦。我爱您所珍视的国度并非因为您在乎它,它对我而言也同样重要。人很复杂,我接触他们的时间太短仍旧无法完全理解,但我是爱人的。我代您看过全新的璃月了,这里很好,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相见了。】

  魈如是想。

  

  水中的人仿佛对他张开了怀抱,少年毫不犹豫地纵身一跃,水花四溅。

  慢慢沉溺,慢慢迎接这场情劫的终结。

  

  魈最后看到的真的是钟离吗?

  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可能是业障趁虚而入也可能是臆想,但都无所谓了。

  只要面前是那个人,他爱的人,纵使前方荆棘遍野,他也甘之如饴。

  

  有情人被情所困犹如桑蚕抽丝,所有的生命力都将被一点点吞噬,直至彻底坠入万丈深渊。

  

  此为

  “千丝劫”。

  ------全文完

颗粒渣子
假如角色能抽旅行者?-心海篇2

假如角色能抽旅行者?-心海篇2

假如角色能抽旅行者?-心海篇2

鱼仔不是鱼仔
兄弟们须弥这个位置帮你们找到了赶紧换上你喜欢的角色
兄弟们须弥这个位置帮你们找到了赶紧换上你喜欢的角色
勿威勿微

【穿书指南】听说,火系都是好人???

【穿书指南】听说,火系都是好人???

鄂木斯克花

你看一个日落果都比看我深情jpg.

你看一个日落果都比看我深情jpg.

名唤御

过万叶秘境的时候,有一段黑白的剧情……不知道有没有人跟我一样,一下想起来了荧妹……

过万叶秘境的时候,有一段黑白的剧情……不知道有没有人跟我一样,一下想起来了荧妹……

墨渝/.

....先是钟离又是可莉现在是凌华

什么时候才能完啊无语死了😓

....先是钟离又是可莉现在是凌华

什么时候才能完啊无语死了😓

小鱼点-原神

成男团喜迎新成员!这下压力来到了风雷这边…

成男团喜迎新成员!这下压力来到了风雷这边…

小橘猫与垂耳兔

『无能的风神啊,

        把鲁斯坦还给我』

请!!往!!下!!看!!拜!!托!!

<没有引战!!!理智观看!!打女士tag是因为画面是女士,音频也是女士,我是按音频剪辑视频,其它视频网站上也有相关音频的视频,各位看官老爷们,视频没有贬低任何一人的意思!>


『无能的风神啊,

        把鲁斯坦还给我』

请!!往!!下!!看!!拜!!托!!

<没有引战!!!理智观看!!打女士tag是因为画面是女士,音频也是女士,我是按音频剪辑视频,其它视频网站上也有相关音频的视频,各位看官老爷们,视频没有贬低任何一人的意思!>



Long sleep.

好久都没剪了有点手生,感觉画质调的有点怪怪的,但又说不出来哪里怪⊙ω⊙

P1是@邱蘅 老师的图,P2是@果果锅锅果果 老师的图

yc是ks的@柳 请 嫁 给 我

好久都没剪了有点手生,感觉画质调的有点怪怪的,但又说不出来哪里怪⊙ω⊙

P1是@邱蘅 老师的图,P2是@果果锅锅果果 老师的图

yc是ks的@柳 请 嫁 给 我

250g金帆船
再也不敢叫称其为魈宝了!!!...

再也不敢叫称其为"魈宝"了!!!

在2.7剧情末尾,魈和爷站在铜雀庙附近,魈向我们讲述了这次途中的内心感受。他说的那些话,我也不敢说完全看懂了(虽然没看懂,但我大受震撼)。我只能说说自己的一点感受,未必是魈想告诉咱的,仅仅是我自己的一点想法。

本次剧情,与以往最大的不同在于展现了魈个人的私欲,对旅行者而言,也意味着我们能更加了解这个人。

魈在铜雀庙前絮絮叨叨的说了些关于夜叉的事,这样的表现,就像是一个很久没回到家乡的人,重返家乡后,勾起了许多过去的回忆,想找人倾诉一样,魈自己也说“有重回过去的错觉”,“看到了浮舍的记忆,便是最大的收获”,也如他自己说的那样“今天说了很...

再也不敢叫称其为"魈宝"了!!!

在2.7剧情末尾,魈和爷站在铜雀庙附近,魈向我们讲述了这次途中的内心感受。他说的那些话,我也不敢说完全看懂了(虽然没看懂,但我大受震撼)。我只能说说自己的一点感受,未必是魈想告诉咱的,仅仅是我自己的一点想法。

本次剧情,与以往最大的不同在于展现了魈个人的私欲,对旅行者而言,也意味着我们能更加了解这个人。

魈在铜雀庙前絮絮叨叨的说了些关于夜叉的事,这样的表现,就像是一个很久没回到家乡的人,重返家乡后,勾起了许多过去的回忆,想找人倾诉一样,魈自己也说“有重回过去的错觉”,“看到了浮舍的记忆,便是最大的收获”,也如他自己说的那样“今天说了很多话”。在我看来,这些情绪的终点,便是“寻找归宿”,浮舍的归宿,夜叉的归宿,魈的归宿。

于魈而言,这次的行程大概是让他有了种找到归宿的感觉,有了一种重新和夜叉族群并肩奋战,重拾过去心中向往的感觉。


而我们,排除掉那些乙女的整活,我们和魈的关系在我看来,也应同钟离的“备份”类似,魈希望我们能见证夜叉存在过的故事,终有一天,魈也会在故事中离去,铜雀庙也会荒芜消失,但他希望旅行者能记得这些曾经发生过的事,曾经有一片土地在千百年的岁月中不断从废墟中振作,曾经有一群英勇无惧的人为了这片土地而付出生命,曾经有一个名叫夜叉的族群即使到了最后一刻也会信守契约,忠心不渝,不惧生死,不惧孤寂。

king雪千
  起因其实是拉着妈妈看魔圆的...

  起因其实是拉着妈妈看魔圆的解说,然后讲到“圆神”的时候....

  我妈:“这就是你玩的游戏啊”

  我:“?”


————————分割线————————

         感觉原神的刀还算收敛(对比魔圆和崩坏),魔圆的刀是直穿心脏还要在结局让你不得不说“此乃HE”的那种刀

         崩坏则属于那种温暖的刀,刀完之后虽然会哭很久但是会很感动很暖心,有一种被编剧拿捏的感觉。。。

  起因其实是拉着妈妈看魔圆的解说,然后讲到“圆神”的时候....

  我妈:“这就是你玩的游戏啊”

  我:“?”


————————分割线————————

         感觉原神的刀还算收敛(对比魔圆和崩坏),魔圆的刀是直穿心脏还要在结局让你不得不说“此乃HE”的那种刀

         崩坏则属于那种温暖的刀,刀完之后虽然会哭很久但是会很感动很暖心,有一种被编剧拿捏的感觉。。。

相伴QAQ(看置顶)

【原神x名柯】犯罪率超高世界的暗夜英雄25

无cp

剧情

慢热

————————

明明是轻松的话语,看凯亚的表情没有看出任何一丝一毫的沉重,却震得这座小咖啡厅没有了任何的声响。

安室透呆滞在原地愣愣的看着凯亚和迪卢克。

“不行…”安室透嘴唇翕动只能说出这无力的拒绝话语。

但这已经被剧透的剧情应该结束了,迪卢克看着安室透轻笑一声,好似不屑:“所以呢,你又能做什么,用你软弱的身体阻止我的行动吗?”

这当然不可能,安室透毫不怀疑自己在迪卢克手下撑不过十秒钟,这小小的咖啡厅近乎被凝固,就连呼吸都如此的困难,短短的几句话便是对安室透信念和人命的重击,他的大脑疯狂运转,最终也只不过是叹了一口气,好像是妥协一般,紧绷的身体松懈,既然无...

无cp

剧情

慢热

————————

明明是轻松的话语,看凯亚的表情没有看出任何一丝一毫的沉重,却震得这座小咖啡厅没有了任何的声响。

安室透呆滞在原地愣愣的看着凯亚和迪卢克。

“不行…”安室透嘴唇翕动只能说出这无力的拒绝话语。

但这已经被剧透的剧情应该结束了,迪卢克看着安室透轻笑一声,好似不屑:“所以呢,你又能做什么,用你软弱的身体阻止我的行动吗?”

这当然不可能,安室透毫不怀疑自己在迪卢克手下撑不过十秒钟,这小小的咖啡厅近乎被凝固,就连呼吸都如此的困难,短短的几句话便是对安室透信念和人命的重击,他的大脑疯狂运转,最终也只不过是叹了一口气,好像是妥协一般,紧绷的身体松懈,既然无法阻止那起码在自己的目光之下行动,若是有危险,有一个算一个,能救一个是一个。

这话可能在他们听起来很自大妄为,区区一个个普通人又怎么跟拥有璀璨火焰燃烧的人类所抗衡?但唯独信念,他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一个人。

“那请你同意让我跟着一起去。”安室透深深吸了一口气,缓下了心神,对着不远处的两个人笑了一下,显得洒脱随意,好像是人生中最后的一个分叉口有了决定一般的释然。

迪卢克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邮轮?枪械?”凯亚靠坐在窗沿含笑说着,一只手轻轻的转着弯,语气不屑,神情嘲讽,他仰着头有些得意的看向迪卢克说:“你觉得这种东西我会在意吗?”

夜晚之中,他们早早熄了灯,大概是看出迪卢克对自己任务还有疑问便借着清冷月色说话。

恬静而又柔和的月光之下诉说着来自于凯亚所想的目的,带着丝丝的恶意和狂裂的疯狂,好像要将这夜色撞的破碎才好。

“迪卢克,我的目的跟那个公安或者那个小鬼没有一点关系,这场行动中他们唯一的作用只有一个,引起公安和fbi的注意力,并且让他们的注意力转移到我和你的身上。”

“这艘邮轮不就是一个特别好的点子吗?当然了就算没有这件事我也可以接触到他们,不过有现成,最快的理由为什么不用呢?不管最后任务是否成功你和我都能活下来,我相信你和我有这个实力,而我也会正大光明,不会被人怀疑的进入公安和fbi的视线范围。”凯亚点到为止,见公安和fbi的原因他并没有说,好像在酝酿着什么阴谋般,等着所有人发现的那一刻才能夸张的笑起来对着所有人说你们不过是我手底下的提线木偶一般恶劣狂妄。

迪卢克静静听着,没有怀疑凯亚刚刚说的话。

“之前那个善良的公安好像认为你的力量是通过跟魔鬼的交易用生命换来的。”凯亚说,“那你说炸毁一艘邮轮需要的力量要用多少生命才能满足魔鬼呢?所以安室透想必会让你我一起上船。”说着,想到了什么,低声哼笑了两声:“说不定还能得到来自于他的歉意和不安,你说借着这些我们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真是令人期待啊。”说着挑衅般的看了眼迪卢克,带着点傲气。

“是吗,随你。”迪卢克轻笑一声,没有接着对方的挑衅往下走,凯亚的打算他已经差不多知道了,安室透那边还并未展现的另一重身份想来就是凯亚现在所在组织一员,如此庞然大物就算是凯亚也不得不借助这个世界上官方力量。至于安室透,事后在想办法补偿吧。

迪卢克回忆完昨晚的一切,觉得眼前的戏剧太过于可悲。什么都不知道安室透被凯亚玩的团团转。全部顺着凯亚的话走,短短几分钟内,他们已经确定了之后见面的时间和地点。

其实陪着凯亚演戏的迪卢克完全不知道那所谓的邮轮在哪个海湾,编号又是什么。

大抵是觉得将他们也陷入这场危难之中,安室透心里有着歉意,抬头跟他们说话的时候能看出明显的悲意,好像这次行动便是所有人的葬身之所。

而小梓再一次回到咖啡厅时却已经看见所有人不见,只留下空荡荡的屋子还有吧台上的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们突然想起有事先走了。”连接口都懒的找,敷衍的情绪扑面而来,这张纸上面的笔锋凌厉,用劲极大,差点穿破纸张,而上面的字体凌乱,看的出主人当时焦急的状态。

“真是的。”小梓略显生气的叉腰说了一句,不过随后被担忧所打破望着窗外。

“柯南…在你家商量这件事可以吗。”安室透和迪卢克还有凯亚三个人跟着柯南一起来到工藤住宅。

眼前宽阔的门庭,不远处的楼梯扶手上闪着暗黄光芒,脚下铺着厚重红毯处处精致,甚至算的上华贵,像是中世纪城堡般,但也空荡不已,清冷孤寂泛着空冷感。迪卢克和凯亚在进门的那一刻下意识的看了一眼二楼的台面,只是一扫,又很快的扭转了目光,好像并不在意。

“嗯,这件事除了你们公安的力量还需要fbi。”柯南知道自己身后这长着一张纯良而温柔的脸的人跟fbi的家伙一直看不惯,直到到了地方才说出自己的目的。

“...就算没有那个家伙,我也可以完成任务。”果不其然,安室透的脸色沉了几分,语气不善,这倒是第一次展露自己的负面情绪,让迪卢克和凯亚多看了几眼。

这两个人靠着短短几句话便得到了安室透的信任,随着他们一起来商量之后的任务。不过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不过是可有可无可以打法时间的讨论罢了,算不上多么上心,迪卢克更是垂着眼眸看着有些懒散。

“欢迎。”这空荡荡的屋子在高处传来一道低沉的声音,但在此之前没有人听见脚步声或者呼吸声,如果对方不出声他们大概都无法发现。这当然除了迪卢克和凯亚,只不过两人对此并无兴趣。

高处的男人留着一直到了腰部的黑发,很直看着很顺滑,一手摸着楼梯扶手悄无声息,带着一顶针织帽遮掩了额头,那小半张脸上还有着无法隐藏的伤疤,穿着一身黑衣居高临下的看过来,眼神在看见陌生的迪卢克和凯亚后顿了一下,最后将视线定格在安室透的身上。

不,应该说降谷零。

“fbi…”安室透看见来人的那一刻浑身的戾气无法遮掩,眉眼阴翳,如果不是顾及在场还有其他人在大概已经掏枪射击,或者翻身上楼发泄自己的怒火,用摆动腰身全力一击的拳头。

“接下来的事情我们去里面说。”那人对着降谷零点点头,随后侧头歪了一下,对着二楼的书房扬起脖子点了点后转身先走。

安室透一时没有动作,看着好像在压抑什么。

“走吧,难道你们商量这种事情还要选择一个良辰吉日吗。”迪卢克一点也没有来他人家做客的拘谨,率先上楼,还留下一句嘲讽。凯亚闷声笑了会对着两人挥挥手跟着迪卢克上去。

“...抱歉,我刚刚没有控制住。”安室透咬着口腔壁,直到感受到一股血腥味在嘴里荡开才重重的吐气,好像要把心中的郁结都吐出去。

待凯亚和迪卢克走进书房后,赤井秀一回手关住门,没有给他人任何反应的机会骤然出手!

赤井秀一的力量几乎是人类能够达到的极限!

悄无声息在出手前竟然没有显露出一丝杀意,从腰间拔出匕首狠狠插下!

迪卢克还是那副懒散的模样,可脚尖轻动,这速度完全没有比赤井秀一差到哪里,甚至在人顺着惯性冲向前方时交换抬腿冲人的后背踹去。

赤井秀一察觉到后面传来的风力双手向下撑地后空翻起身,堪堪躲过迪卢克的一踢。

凯亚吹了一声口哨,双手抱胸靠在门上,歪着头看着远处两人的打斗。

可这试探结束后,赤井秀一也并未再出手。

出色的身体素质,反应能力,敏锐力,短短几秒的接触到结束,此人不骄不躁,情绪没有一丝波动,甚至算的上懒散,不把他放在眼里。远处的蓝发男子更是噙着笑,好像已经断定他们之间的胜负。

迪卢克的实力,藏的很深,若是他想,今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会活着踏出书房。

赤井秀一并不认为自己的实力便是顶尖,但遇见有着如此强力之人也不免有些凝重,拧着眉看着迪卢克,没有开口。

“这就打完了?”凯亚看两人不开口,等了两秒后,无辜的一摊手问道。

“你想接着打,自己上。”迪卢克回神,走到沙发边寻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下,单手撑着下颌,眉目淡然的望着不远处的人。

“算了,我还是不去凑热闹了,毕竟如果看武力我确实不如你,我亲爱的哥哥。”凯亚也不知道什么毛病,在外人面前总是强调哥哥这个词。

迪卢克顿了一下,不去看这让人头疼的小混蛋。

“抱歉抱歉,我们来迟了。”柯南打开门,略显歉意的说道。

“没事,不过在商量对策前,我们是否先要来个自我介绍。”赤井秀一眼睛转向坐在沙发一角的两人说。

 ——————————————

这过度章确实不好写,嘶。

一切全在凯亚的算计中。

保底歪就吊逝在老米门口

我不理解抽卡歪明明了是游戏机制的问题,和角色有什么关系。

我不理解抽卡歪明明了是游戏机制的问题,和角色有什么关系。

阿鱼

【岩魈】囚

ooc预警!!


魈轻颤着眼睫,惊醒过来的时候,便看见他最敬爱的帝君站在身前,细长的手指一点点地抚摸过他的脸厐,再停顿在那抹红眼影上,继而轻柔地摩擦。

摩拉克斯神情冰冷地望着他,眼底却是一片幽深,那其中长久以来所压抑的情感让魈的身上发冷,他无言地想远离危险但他不想远离摩拉克斯,魈身体僵硬的等待着摩拉克斯下一步,摩拉克斯看着身体紧绷的魈无言的笑了下,转而走到魈身后,手指描绘着魈背后的蝴蝶背,到那处镂空时摩拉克斯恶趣味地将手指伸到魈衣服里,魈的身体抖了下带着脖子上的岩链叮当响,但还是任由摩拉克斯胡来。

这无疑取悦了摩拉克斯,摩拉克斯从后伸手抱住了魈在他耳边说“魈 ......

ooc预警!!






魈轻颤着眼睫,惊醒过来的时候,便看见他最敬爱的帝君站在身前,细长的手指一点点地抚摸过他的脸厐,再停顿在那抹红眼影上,继而轻柔地摩擦。

摩拉克斯神情冰冷地望着他,眼底却是一片幽深,那其中长久以来所压抑的情感让魈的身上发冷,他无言地想远离危险但他不想远离摩拉克斯,魈身体僵硬的等待着摩拉克斯下一步,摩拉克斯看着身体紧绷的魈无言的笑了下,转而走到魈身后,手指描绘着魈背后的蝴蝶背,到那处镂空时摩拉克斯恶趣味地将手指伸到魈衣服里,魈的身体抖了下带着脖子上的岩链叮当响,但还是任由摩拉克斯胡来。

这无疑取悦了摩拉克斯,摩拉克斯从后伸手抱住了魈在他耳边说“魈 你就那么害怕我吗”说罢还张嘴在魈的肩头上留下一个牙印,摩拉克斯抬头看着自己的杰作眼睛却不自觉的飘向那处镂空,然后抬手在镂空里印下一个岩印,而魈因为自己小腹上的岩印和后背上的岩印共鸣了被无名的快感软了腿跪坐在地上。

摩拉克斯自然知道魈为何软了腿,他把魈抱在怀里去看小金鹏羞红的脸蛋微微含着泪的金色双眸,摩拉克斯低头吻去小金鹏眼角的泪,他抚摸着小金鹏的脸

说“魈 你永远是我的对吗” 魈吻了下摩拉克斯的手心作为回应

摩拉克斯低下头,如获珍宝地捧住魈的脸,细细地轻啄亲吻他的眉眼,哀哀地唤着对方的名字。

   --我的魈,我的小金鹏









从那天摩拉克斯发疯后,魈长久的被关在这片洞天,虽然外面已经有了十几层防护,但这对于发疯的龙可不够,他害怕他的小鸟他的珍宝逃跑,所以魈的脖子上又多了一根岩链。

可摩拉克斯不知道的是他的珍宝从未想过逃跑,甚至愿意自己画地为牢成为他的所有物。

不要碰我家小清心!

八点档烂剧《决战孤云阁之巅》 第6集  

枫空线之原来真的剧啊!

来了,国产剧十大离谱结尾之一“我在看剧中人看剧”......连着上一篇看效果更佳.....没事,只要甜就行了😂

已经开始分两条线走啦,另外一条线之后会更新,一碗水肯定要会端平的~


八点档烂剧《决战孤云阁之巅》 第6集  

枫空线之原来真的剧啊!

来了,国产剧十大离谱结尾之一“我在看剧中人看剧”......连着上一篇看效果更佳.....没事,只要甜就行了😂

已经开始分两条线走啦,另外一条线之后会更新,一碗水肯定要会端平的~



挽朝瑶光

  第一张是小保底没歪的原神

  第二张是小保底歪了的原神

  是不是很真实

  第一张是小保底没歪的原神

  第二张是小保底歪了的原神

  是不是很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