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头孢兑酒 头孢兑酒 的喜欢 toubaoduijiu.lofter.com
东野吧唧子™
虽然感觉不太礼貌但是还是忍不住...

虽然感觉不太礼貌但是还是忍不住浅改了下(左边是改的右边是预告里的

主要是眉毛和上眼皮距离太大所以显得次子太乖了……虽然改了之后还是很乖,没有远藤大仔画的那种欠揍感(比划

虽然感觉不太礼貌但是还是忍不住浅改了下(左边是改的右边是预告里的

主要是眉毛和上眼皮距离太大所以显得次子太乖了……虽然改了之后还是很乖,没有远藤大仔画的那种欠揍感(比划

段段云

和我妈说换头像,我妈拒绝我!!!呜呜呜

和我妈说换头像,我妈拒绝我!!!呜呜呜

Catastrophe

谈判期间相当傲慢的384

之后有好好扮演好执事这个角色呢🥴🥴

谈判期间相当傲慢的384

之后有好好扮演好执事这个角色呢🥴🥴

lll谪九lll

【锤基】复仇/双Alpha·保镖锤x大佬基《狂犬》(7)结局+预告

关键词:腺体移植,强po,双恶人,主仆

简介:Thor在s亡的边缘醒来,却发现Loki并不在身边。他历经千辛找到了对方,却发现Tobey依然黏着Loki…随后就是吃飞醋和撒糖的情节了,依旧是happy ending~(结尾有新坑预告)

—————————————————

期待心心和评论❤️


再等等,反正他们还有漫长的余生可以挥霍。


【正文】


      Thor在醒过来的那一刻,宁愿自己已经死了。

  

  从后颈到整龘根脊椎都仿佛被碾碎般剧痛,他张了张嘴,干裂的唇角便冒出龘血珠,只能发出嘶嘶的气...

关键词:腺体移植,强po,双恶人,主仆

简介:Thor在s亡的边缘醒来,却发现Loki并不在身边。他历经千辛找到了对方,却发现Tobey依然黏着Loki…随后就是吃飞醋和撒糖的情节了,依旧是happy ending~(结尾有新坑预告)

—————————————————

期待心心和评论❤️


再等等,反正他们还有漫长的余生可以挥霍。


【正文】


      Thor在醒过来的那一刻,宁愿自己已经死了。

  

  从后颈到整龘根脊椎都仿佛被碾碎般剧痛,他张了张嘴,干裂的唇角便冒出龘血珠,只能发出嘶嘶的气音。

  

  在适应了最猛烈的那阵晕眩后,Thor发现背后的触感不太对劲,长期以来让他无法平躺的金属腺体不翼而飞,难道——

  

  “病人,不要走动!”披着病号服的高大男人起身时带着周遭的仪器都一起位移,Thor仓皇地把呼吸面罩和输液针拽掉,跌跌撞撞地扶着门框往外走。

  

  他还活着,他居然靠自己的腺体活了下来,那Loki怎么办?!

  

  Thor的病号服在逃跑中扯得破烂,但他生长于这座城市的阴暗处,只要离开医院所在的繁华街区,就能找到同类。

  

  地龘下钱龘庄里存着Thor打黑拳的奖金,且自有一套验证身份的方式,他在店员看疯龘子的目光中草草拿了套衣服换上,就赶往Loki的庄园。

  

  市中心离那里太远,Thor趁着夜色抵达时,发现门口的安保人员全是陌生的面孔,并且更加精锐警惕,全都荷枪实弹,在他犹豫停留的那一瞬便快速围剿过来。

  

  “哪儿来的丧家犬,找不到主人了?”

  

  庄园的新主人是一名和Loki面容相似的女Alpha,虽然同样是尊贵的Laufeyson,Thor却从她身上嗅到了同类的气息。

  

  看来,这位就是Loki离家多年的长姐Hela,令人不齿的出身,却偏偏是天生的S级alpha。

  

  “我记得你。”Hela挑龘起Thor的下巴,狭长上挑的眼睛眯起,“拳场上的雄狮,从未让我下的注输过,除了……最后一次。”

  

  保龘镖在Hela的示意下把他摁在地上,后颈裹龘着纱布的伤口一览无余,已经在挣扎中渗出龘血迹。

  

  “我弟龘弟的眼光不赖,”Hela愉悦地笑起来,终于将眼前目露凶光的alpha和Loki甘愿放弃一切也要拯救的情人串联起来,“有这样的人型武龘器在身边,他居然没有派你来杀我?”

  

  “他了解我。”Thor缓声回答,观察着周遭的防御破绽,为了不被Hela当作人质威胁Loki,胜算再小也必须动手,“我不为权龘贵卖命,除非……”

  

  谁也没料到这个魁梧的男人能有如此迅捷灵活的身手,保龘镖纷纷拔枪,却被鬼魅般穿梭在枪林弹雨中的alpha击倒。

  

  除非,他有了想要以命相护的人。

  

  然而下一刻,Hela毫不犹豫地释放信息素,丝毫不顾及爆发惨叫的手下。

  

  刚移植的腺体还不适应,连Thor都差点被同级的alpha压龘迫得跪倒在地,鼻腔和咽喉里涌上血龘腥味,而他强撑着一步一步,走到Hela面前。

  

  “咔哒。”

  

  女alpha拉开龘枪栓,抵在Thor绑着绷带的胸膛上,怜悯又傲慢:“你选错了主人,puppy。”

  

  Thor冷笑一声,抬手握拳挥向Hela,后者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却只有空响。

  

  呼啸而来的拳头停在Hela的太阳穴旁,然后缓缓松开,不只何时被卸下的子弹一颗颗掉落:“告诉我Loki在哪儿。”

  

  如果那一拳打实,Hela可能连抢救的机会都没有,而Thor想要的,居然只是回到她的手下败将身边?

  

  “你真是……真是……”Hela难以置信地重复,随后大笑起来,“Loki如果知道他有机会反败为胜,却被你这个蝼蚁浪费——”

  

  “他会恨不得杀了我,他这么想已经很久了。”Thor不耐烦地打断Hela,“赶紧给我地址,如果你想让今天的局面重演,就尽管去找Loki的麻烦!”

  

  Hela当然不会在蝼蚁身上浪费时间,更何况Loki身边还栓了这么条疯龘狗,也幸好这还是一条有原则的狂犬。

  

  Loki虽然夺龘权失败,但也依然姓Laufeyson,若他落魄到流落街头,丢的可是家族的脸。

  

  Hela施舍般给了他一栋小楼和足以安度余生的分红,这种毫无希望的安逸生活对Loki而言却有如凌迟。

  

  他失去了部下,失去了目标,也失去了……面对Thor的底气。

  

  Loki盛气凌人了二十几年,想要什么就直接掠夺和掌控,对Thor也不例外。

  

  他根本不懂怎么去平等地爱一个人。

  

  “主人,”Tobey端着餐盘出现,有些小心翼翼的怯懦,“该吃午饭了。”

  

  他擅自藏匿了那颗本该销毁的D级腺体,原本只是为了满足自己扭曲的爱慕之心,却阴差阳错地救了Loki一命。

  

  虽然以这人的傲骨,应该宁愿一死了之。

  

  “放着吧。”Loki坐在落地窗前的摇椅上,被午后的日光晒得昏昏欲睡。Tobey不情不愿磨磨蹭蹭地走了,他才懒洋洋地开口:“出来,我都闻到了。”

  

  Thor从厚重的窗帘后走出来,他一路风尘仆仆,浑身都可以用糟糕来形容。Loki困惑又精亮的绿眼睛像一只小猫头鹰,毛毯就是暖和的羽翼。

  

  “流浪狗都比你干净,邋遢的大块头。”

  

  “为了找到你,我还特意去问了你的姐姐。”Thor早就习惯了这张厉害的嘴巴,走过去摩挲alpha苍白的脸颊,那里几乎要瘦得凹陷下去,“如果我知道你在和这种人为敌……”

  

  “哪种?从贫民窟爬出来的野兽,就像你一样?”Loki的语气因为激动开始颤龘抖,“该死,你们全都是我的克星,我此生的败绩都是因为你们这些蝼蚁!”

  

  啧,连骂人都像是亲姐弟。

  

  Thor把气得咕咕叫的小猫头鹰抱进了怀里,Loki以一个别扭的姿龘势被箍龘住,挤得眼睛都眯了起来:“你干什么?”

  

  “冷静点,你看上去比我更需要静养。”Thor埋在alpha的颈窝里深吸了一口气,干净清爽的荔枝香,并不过分甜腻,像刚缀在枝头的青果,“这个味道才对……真好闻。”

  

  “你可一点都不好闻,简直就是块破抹布。”Loki推不开这条粘人的大狗,愤愤地在Thor背上用龘力拍了一下,“滚开,别弄脏我的纯羊毛毯!”

  

  “嘶……”Thor背后还留着剔除金属脊椎的伤口,而他怀里的小猫头鹰正扑腾着翅膀,“很痛。”

  

  Loki的挣扎一下子就停了,相拥的两人谁也没说话,几个月前还是恨龘之龘入龘骨的仇敌,此刻却甘愿困于彼此的怀抱。

  

  “我去洗个澡,”Thor低声打破了沉默,“你先把Tobey端来的餐吃了。”

  

  Loki“嗯”了一声,低头喝了口茶,红茶的香气熨贴鼻腔,他却想起了alpha那声沙哑的喟叹,真好闻。

  

  有人追随他的财富,有人拜服S级的腺体,有人痴迷于俊美的皮相。唯有ThorOdinson,从一开始就只认定那缕埋藏最深的荔枝香。

  

  青年的耳廓微微红了一些,很快又恢复正常。他听见身后传来门锁响动的声音,Tobey红着眼眶,满是即将被抛弃的惶恐:“主人,这里没有我的位置了,对不对?”

  

  Thor擦着头发出来时,便看见这个不算小只的alpha正委委屈屈地趴在Loki腿上撒娇,而后者无奈地撑着额头,虽然神情寡淡,但显然并非毫无波动。

  

  很好,他才是多余的那个。

  

  Loki看见另一只大型犬在不远处垮着脸,长叹了口气:“我的人脉不比从前,给Tobey找合适的新主人需要时间。”

  

  “他就非得要个主人才能活?”Thor完全不理解,自龘由对alpha而言堪称生命。

  

  “有人专门搜集孤儿,培养成温顺的宠物。”Loki解释道,“Tobey和那些后天被驯化的猎犬不一样,他没有在人类社龘会生存的能力。”

  

  每句话都是为这只吉娃娃说话,Thor的脸色越来越差,就在爆发的边缘时,而Loki的下一句话让两个互不顺眼的alpha都陷入了沉默:“既然Tobey不肯走,就也要认Thor当主人。”

  

  Thor愉悦地哼一声,连腰杆都挺龘直了些,丝毫没意识到自己活像一只被顺毛的大狗。

  

  “主人……”Tobey不甘心地看着黑发青年,但作为亲自送Loki进手术室挖腺体的“人”,他知道Thor的地位远高于宠物。

  

  “握手言和吧,guys。”Loki又开始头疼了,哪怕是自己的腺体,被反复移植也会闹脾气,“这屋子比以前小多了,不许在室内打架。”

  

  “没听见吗?握手。”Thor把Tobey从Loki腿上拎起来,把对方的手捏出骨节错位的声响,“要听话啊,乖狗狗。”

  

  Loki的脑袋埋得更深了,要是倒退几个月,他绝对不相信,自己会容忍两个alpha为他争风吃醋。

  

  Thor把龇牙的吉娃娃赶出卧室,心满意足地把荔枝味的漂亮alpha据为己有。

  

  Laufeyson少爷别扭冷淡的模样也很招人,行动派的Thor直接把人摁在椅子上亲了一阵,过足了瘾才慢条斯理地说:“哦,忘了你还虚弱,下次会忍着点。”

  

  Loki连话都不想说了,被龘逼得泛红的绿眼睛里满是说不清的嗔怒:“你别以为——”

  

  “别以为什么?”Thor拉起alpha修龘长冰凉的手,搭在自己满是疤痕的后颈,蓝眼睛深邃得摄人心魄,“我真的是在自作多龘情吗,Loki?”

  

  “我只是不想欠你……”Loki嘟囔着偏过头,却又被捏着下巴拧回来,重新对上那双眼睛。

  

  “现在想撇清关系是不是太晚了?”Thor弹了一下Laufeyson少爷的额头,在对方发龘怒前连忙说,“那是我单方面喜欢你,好不好?”

  

  Loki呆了呆,目光变得有些飘忽:“……好。”

  

  “那是我单方面要粘着你,赖在这里不走,好不好?”

  

  “……好。”

  

  Thor终于笑出了声,侧着头凑近脸色越来越红的alpha:“那我想单方面地亲你一下,好不好?”

  

  “……好。”

  

  一定是因为腺体,Loki晕乎乎地想着。真不愧是S级的腺体,居然让这个混帐变得如此有魅力。

  

  几个月后的一个清晨,Thor把横在胸膛上的胳膊轻轻拿开,懒洋洋地去卫生间洗漱。

  

  镜面正对着门外的床,alpha垂眼就能看见在被褥外的一截肩膀,在清晨的阳光下泛着暖白的色泽。

  

  谁能想到睡相这么乖龘巧的人,能挠得他都没法穿上衣,脊背火龘辣辣的痛。

  

  “我可算是找到你了,惊爆点男主。”一道许久不见的嗓音突然从闹钟里响起,接着是电视、触屏冰箱、手龘机……所有电子设备都被攻陷,形成了声势浩大的共鸣,“Wow……你在家养了只花豹?”

  

  “别开摄像头,Stark。”Thor虽然抱怨着,但显然是见到老朋友的欣喜,“小声点,还有人在睡觉。”

  

  “我来为我的金属腺体做客户回访。”Tony拖长了语调,显然另有所指,“那可不便宜,希望你物尽其用了。”

  

  Thor抹着胡须上的泡沫,假装没空开口说话,谁能料到他居然用维系生命的设备来给仇敌挡枪呢。

  

  “多少钱,我买了。”Loki显然不是聋子,顶着起床气沙哑开口,“ThorOdinson,滚回来给我当枕头。”

  

  Tony精明有神的眼睛盯得Thor浑身不自在,他还记得自己当初从地狱爬回来时有多恨,此刻却“没骨气”地投靠了敌营:“唔,他确实几乎失去了一切,我的复仇也算完成……”

  

  “让你的金主三天内打钱过来,”Tony没耐心地退出了所有的电子设备,他可不想观赏臭情龘侣的晨间运龘动,“一分都不能少,我不给傻龘子做慈善。”

  

  Thor叹了口气,擦干净下巴回到床边。Loki睡得有些懵,像只趴在窝里的猫科动物,眯着眼慢吞吞的伸懒腰。

  

  Thor把四肢舒展的青年团了团塞回怀里,俩人又变成和昨夜入睡前一样的姿龘势,准备睡个回笼觉。

  

  突然,Loki的肚子“咕噜”了一声,Thor低声问他要不要先吃些早餐,黑发alpha打了个哈欠,往恋人的怀里钻了钻,闷闷回答:“等我睡醒……”

  

  再等等,反正他们还有漫长的余生可以挥霍。

  

  -THE END-

  

  Loki:财大气粗,贪睡粘人。  

  Thor:人形枕头,毫无原则。


【预告】双锤一基《乘虚而入》

关键词:哥嫂双锤,p腿,破镜重圆,无三观

简介:Loki回国投靠决裂多年的哥哥Thor,来机场接他的却是Thor的丈夫Odinson。他一边因为私心讨厌这个“嫂子”,又在被Thor多次拒绝后,愈发依恋来自Odinson的温暖……



鹿鹿鱼鱼
喜欢一些惨兮兮的开司酱就是,私...

喜欢一些惨兮兮的开司酱就是,私心先打个赤开有好多想画的赤开图没时间画呜呜呜

喜欢一些惨兮兮的开司酱就是,私心先打个赤开有好多想画的赤开图没时间画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