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樱白甫 樱白甫 的喜欢 weifengbeilai.lofter.com
暖春centle(为挚爱的化学倾尽所有!)
  画完发现眼间距太宽了,改了...

  画完发现眼间距太宽了,改了一下

  是画给朋友的jeff

  

  画完发现眼间距太宽了,改了一下

  是画给朋友的jeff

  

北堂
【刘卫清明36h-day 2 ...

【刘卫清明36h-day 2 10:00】

【刘卫清明36h-day 2 10:00】

带明第一炼金师

所谓“清方之士”的真面目

        大清明的,发点阴间内容。

  端午是老张的农历生日,但最令人崩溃的是,张府被抄恰巧就在那天。

  谁抄的?万历抄的。谁执行的?丘橓。

  丘橓,字茂实,诸城人,于慎行同乡。丘橓其人,“强直好搏击”(《明史·丘橓传》),长期在野,养成了和久居深宫的朱翊钧一样的霉好品德:心理扭曲且喜欢阴暗爬行。

  《人物事迹:查抄张府》:他这辈子干过的最有名的事情:抄张居正家

  很不幸的是,老张竟和这样的两个家伙先后结下了梁子。

   方在告时,有荐之江陵者,江陵曰:“此君怪行,非经德也。...

        大清明的,发点阴间内容。

  端午是老张的农历生日,但最令人崩溃的是,张府被抄恰巧就在那天。

  谁抄的?万历抄的。谁执行的?丘橓。

  丘橓,字茂实,诸城人,于慎行同乡。丘橓其人,“强直好搏击”(《明史·丘橓传》),长期在野,养成了和久居深宫的朱翊钧一样的霉好品德:心理扭曲且喜欢阴暗爬行。

  《人物事迹:查抄张府》:他这辈子干过的最有名的事情:抄张居正家

  很不幸的是,老张竟和这样的两个家伙先后结下了梁子。

   方在告时,有荐之江陵者,江陵曰:“此君怪行,非经德也。”终不肯起。江陵没,召为侍郎,往籍江陵,大宗伯于公慎行深规之。未几,丘之子云肇中进士,宦亦不达。(朱国桢《涌幢小品》)

  “神宗立,言官交荐。张居正恶之,不召。”(《明史》)

  之前有人向老张推荐丘橓,他没有理会,并且很厌恶地说了句,“此君怪行,非经德也。” 

  怪行?有多怪?

  这位兄台曾经也算中规中矩。他的确两袖清风,家产唯“敝衣一箧,图书一束”,任职刑科给事中期间,他站出来弹劾严嵩“权臣不宜独任,朝纲不能久驰”并慷慨陈词士风六大不堪,一切看上去还是那么的正常。于是这也成为了某些直男哥最爱说道的一点:他连严嵩都敢整了,怎么可能冤枉张家和诬告敬修,所以这是正义的行为,替天行道。

  严惟中(深憾之):WTF我是什么计量标准吗?? ?

  沈德符说他“有清望而性褊戾”,性格决定命运,自命清高的他也许是阴暗爬行太久,逐渐扭曲成了二向箔的形状。

  丘司寇橓,本清方之士。然其胸次浅隘,好为名高,不近人情。其在省中,时湖广抚臣方廉馈之五金,疏发其事,方以此去,人颇不直之,遂谢病归里。其后居乡,力却上官馈遗,而多负国税。有县令恶其矫,积所却馈遗数百十金,请于两台,以抵其逋税,丘大惭。

  嘉靖四十一年,湖广巡抚方廉私赠丘橓五两银子,作为生活用度。

  考虑时代背景是明朝中晚期,银子不多(不过如果九族是批发的,敢在重八兄眼皮子底下搞这种事当我没说),大家也都心照不宣,算是一种不合理但合情的正常官场来往和人情交游。

  可丘橓向嘉靖上奏,说方廉贿赂他,要求严惩。

  方廉:不是哥们你……

  本是约定俗成的事情,但是既然被公然捅到明面上,就颇有一种“道德绑架”的意味。嘉靖就算再忙着修仙也不得不管了,最终方廉丢了乌纱帽,回老家种田去了。

  方廉为人清鲠,在担任江西南康推官时对各式积案、疑案无不尽心尽力。后吏部以“卓异”召:即花一点银子就可任给事御史,他婉言谢绝。后徐阶担任礼部尚书,深为家乡忧虑,便保荐他出任松江府知府,抗击经常长驱直入的倭寇。他也没辜负徐老师的信任,兢兢业业整顿吏治与民生息,十分受百姓爱戴。倭寇入侵时,他率领军民坚守松江,力战十七日,直至敌寇弹尽粮绝,大获胜利。

  故上海城始建于此,“元建县后二百六十余年犹无城,故前明倭寇数躏焉。嘉靖三十二年,邑人顾从礼疏请建城,方廉始筑之。”(《上海县志》)

  而这样一个文武双全的优秀官员,却因为五两银子被罢了官,大家都觉得丘橓有毛病,包括嘉靖。

  同僚:我不是够了,我是够够的了

  嘉靖:不要操控我的人生

  于是官员们开始弹劾丘橓,嘉靖也受不了,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但又苦于没有特别正当的机会把人扫地出门。当然,机会总会留给有准备的人(bushi),嘉靖四十二年,蒙古人入侵通州,总督杨选以失职罪、抵抗不力被治罪处斩,丘橓负责本案善后事宜。嘉靖竟然马后炮:你怎么不早点弹劾杨选,赶紧滚吧。最终的结果是:廷杖六十,削职为民,赶回老家。

  明代有免除赋税徭役的“优免”制度,可是丘大人被削了籍,和黔首布衣如出一辙,没有特权,得交税。他穷啊,哪来的钱缴税呢?别人以各种名义给他送钱,概不接受,也不努力挣钱。别人有别人的阳关道,他一个人独木桥穷到黑。

  苦一苦官府 ,美名丘大人来担。欠的钱是越来越多,直至“数百十金”,他自然是“两袖清风”了,但不纳税当然不行,突然蹦出个老赖,县令可要抓狂了。这位县令也是个大聪明,两眼一闭直接奏报朝廷:皇上,请问能不能用丘橓拒绝的钱来抵他所拖欠的税啊?

  丘大人丢大脸,人也傻了,从此悟明白一个道理:依义务纳税,人人有责。

  不过,他的福气终归还是来了。一如秦桧遇见他的赵构,朱祁镇邂逅他的王振,知音相会一见如故,他碰上了野心勃勃跃跃欲试想要彻底翻覆自己老师的朱翊钧。

  阴暗爬行的丘大人:我丘汉三又爬回来了!

  老张溘然长逝。秉着“张居正认可的都要赶走,与张居正有仇的都是好汉”的原则,丘橓旋转跳跃着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朝廷。

  让我们把时间线拉回万历朝。当时很多朝臣都不愿接下赴荆抄没张家的任务,万历刚扳倒冯保,马上便有人荐丘橓,皇帝当即将丘橓召回,并授左副都御史,没过多久又加封刑部右侍郎。丘大人正好大放光彩,借机弹劾几个大臣依附冯保“得罪名教”,心思也慢慢迁到了首辅身上。两个人一拍即合,发出了桀桀的反派笑声。

  万历十二年三月,他对当下要务条陈三款,每款都直指老张。同月,弹劾前湖广巡抚朱琏“认冯保为义父,结游七为义兄。今父充净军,兄拟斩罪为子弟者乃止罢官?况拶剔(一种酷刑)湖广一省之脂膏,半辇载于张、王二家。”(《神宗实录》)

  湖广一省之脂膏,被邪恶的朱琏用严刑峻法搜刮到了张王二家。丘大人这是在无声地告诉皇帝:看,你老师好有钱,这么多钱等着你来采撷呐。

  在老张病中想着给师相建小亭子,诚心祈祷的朱同学,自是毫不例外成了倒张行动的祭品。

  陈礼荣老师描述得非常生动形象:“此前一直困厄于山东诸城荒郊乡野中的丘橓一下便获得皇帝的恩宠,不由激动得血脉贲张。此时,他像被打了鸡血似的猛地亢奋起来,一道又一道地连上奏疏,开始以十倍的疯狂、百倍的狠毒来宣泄自己对张居正的不满。紧接着他就利用职务之便,积极着手开始清洗张居正曾经信任过的人。”

  万历十二年四月初九,也就是诬告老张“侵夺王坟府第”的辽妃王氏将奏章呈送朝廷的当天,早就对老张家财垂涎欲滴的万历下令让司礼监太监张诚和刑部右侍郎丘橓查抄张府。

  人人都知道老张与丘大人有深仇大恨,万历此举实属恶毒万分。

  故,丘橓与张诚、锦衣卫指挥贾应魁等人一道前往荆州。没过几天,籍没老张家产的谕旨经兵部派发,五百里加急驿递传至湖北。(知道他们很急,但是请先别急)湖广巡抚任养心立即和荆州知府郝如松一起,带领衙役兵卒奔赴张府。

  农历五月初五,不仅是端午节,也是老张的冥寿,假若不是抄家诸事,今日张家应会好好纪念一番。星夜兼程,紧赶慢赶,丘大人最终挑了个如此特殊的日子向九泉之下的老张癫狂地宣战,也的的确确让小修们对父亲的这个生日终身难忘了。

  抄家前,他先来了个下马威,给小修们文书一封:

  “皇上此举,不忍罪旧臣之婴孺,而但姑示薄罚,以罄竭汝家之背產。诸公子想皆震摄于圣怒之严重,或尚未知感激於圣恩之浩荡也。”(丘橓《五月初三日入城手示张宅席藁诸公子》)

  姑示薄罚,感激圣恩浩荡。

  瞧,你还得谢谢咱皇上呢。

  “其妇女自赵太夫人而下,始出宅门时,监搜者至揣及亵衣脐腹以下,如金人靖康间搜宫掖事,其婴稚皆扃钥之,悉见啖于饥犬,太惨毒矣。”(沈德符《万历野获编》)

  “刑部侍郎丘橓等至荆,方酷暑,暴诸子烈日中,掠治惨烈,因讽以评所不快,且旁摭荆大姓。”(《荆州府志》)

  他们把重枷锁身的小修们曝晒日中,严刑拷打。将张府翻了个底朝天,也没忘对张家的女眷们伸出咸猪手。

  封门,断补给,老哀少怯,阖家震惧 。唯一的生活来源是乡邻与仆人的亲友,靠着他们绵薄的接济,艰难度日,以至数十口人饿毙,野犬啃尸。

  王世贞说,这些饿死的人“皆为犬所残食而尽”。

  黄金万两,白银十余万两,是江陵张家整整三代人的合法积蓄。所籍不及额之半,于是株累其姻友,以至无辜,俱严刑赔补。刚正清明的丘大人,抄不出所谓的“足量家产”,而万历又派了宦官前来侦查,此时完成指标的欲望已经到了极限。自然要找一个突破口,钱肯定是不会飞的,所以他给敬修上刑,逼迫敬修承认张家的钱财已经转移到了曾省吾、傅作舟和王篆处。

  且又要诬扳曾确庵寄银十五万,王少方寄银十万,傅大川寄银五万,云“从则已,不从则奉天命行事!”恐吓之言,令人胆落。

  然而丘橓那边是怎么写的?

  乃招敬修者来,而委曲晓譬之,渠亦慨然欲各罄其所有,以為自全之计。问其所有,则抵家未久,即节次寄藏,又念三省檄奉旨封门,而前期十七日,已先得两僕之报。是以检查数日,存者无几,而出首者纷如也。且有中使来密侦焉。乃会同拘审,而张居易及家人辈坚执称无,亦间以刑加之。敬修自首独多,且言动循循。举坐属目,咸温言以慰论之而其应对益加凄婉,入夜则敬修就缢以死矣。此盖见财之不多,因鞫问以夺气,虑家之难保,致忧惧以捐生。(《望京楼遗稿》)

  “咸温言以慰论之”,好一个“温言以慰论之”!

  丘橓:钱是贪了的,财是转了的,而我们好说歹说,用了点小刑想要张敬修说实话,没想到他却崩溃了,自觉张家罪恶滔天难以挽回,到了晚上就死了呢。

  他自始至终都认为,是张家人在他来之前便得到消息转移了财产,所以抄不出该有的数额,甚至比老张在京的遗产还少。

  敬修狱中报橓书有“先人在国数十年,赏赉之外无私入,赐第之外无别椽。刚介之节,海内共知”等语。橓得书愈怒,考掠愈急。敬修乃咋血为书,报诸乡人,决计一死,以快怨者之心。(《荆州府志》)

  咬着牙挺过暗无天日毫无尽头的审讯,敬修用自己的生命发出了最后一声泣血的呐喊,“邱侍郎、任抚按、活阎王!你也有父母妻子之念,奉天命而来,如得其情,则哀矜勿喜可也,何忍陷人如此酷烈!三尺童子亦皆知而怜之,今不得已,以死明心。”

  张家惨状本就令人不忍,现在甚至闹出了人命,实实在在的“破家沉族”,舆论导向已不知不觉偏向了张家。朝中不少大臣为老张求情,觉得此案太过(如潘季驯),而申时行许国先后上书,请求至少要保全老张年过八十风烛残年的老母亲(早干嘛去了,非得出人命了才行动吗),又写信给丘橓,非常不满他的极端行为。

  不是那一点点可怜的怜悯,也不是想到了先生昔日对自己的谆谆教诲,更不是感念先生数十年来为国为民呕心沥血。万历受到了舆情影响,有意结束这场荒谬之举。下旨:“居正大负恩眷,遗祸及亲,既伊母垂弊失所,诚为可惘。其以空房一所、田地十顷,资瞻养。”

  臣等欲先死战,陛下何故先降?

  丘橓自觉不妙,主动向大臣们写信申辩:“谬居敕首,乃不善处人危疑之际,使待罪之遗孤,竟不难於一死,变生意外,保护欠周,大有负於简任,且大有负於享讳之面命矣。昔人有言:“求其生而不得,则死者与我皆无恨也。”于此良有余恨焉。即使从此处置,事事得宜,而死者不可复生,将何以赎伯仁由我之罪哉?

  是啊,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保护欠周,太欠周了,欠周到把人逼死了。

  “从此处置,事事得宜”。陛下您做得对,我们自然要紧跟路线。

  于是他“安抚”小修们:

  “诸公子寒灰其复然乎?汝知有天恩,不日旨下矣。吾衔命而来,不能使敬修之不死。伯仁由我,能无两恨耶?噫,敬修一死,无论庶僚,即三相九卿,无不陨涕,乃今连疏申救,皇心亦為之侧然。汝兄不难於一决,以一身之不幸,而成汝一家之幸。追念憺怀,何能已已!日盛暑锢门,有同犴狴(监狱),待哺有司,得无缺乏。尚有临行一节,俟招汝来面议,以定汝百口将来之计。汝祖汝母宜善事之。吾言不再。”

  他甚至还在画大饼pua已经快崩溃的张家人:汝知有天恩,不日旨下矣。

  第一轮抄家结束后,丘橓写信给小修们,说“宽心度日,俛首听天,焉用愁哭?”你兄长反正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

  好好的一个家被整成人间炼狱一般,此时竟然连哭泣的权利也没有了么?

  万历自是抄红了眼,在他的推动下,已在返京路上的丘橓和张诚即刻返荆,对张家进行了“二轮追赃”:追查几家的寄赃,再一次搜查张府。

  曾省吾,王篆,傅作舟,之前被要求诬扳的三位。然而重刑之下自是毫无所获,这几位铁板钉钉的心腹张党尽散家财,还是凑不够丘橓一纸判书上的数字。

  “曾省吾、王篆如丧魂魄,惟垂首以听谴,傅作舟卧病经时,奄奄待毙。”

  绝望,彻底的绝望。

  到荆州府后,丘橓立刻会同巡抚李江、巡按任养心提问嗣修、张府家仆张舒和曾省吾、王篆父子,并“加刑尽法,覆究严追”

  万历此前派文书官宋坤到内阁传旨,要各衙门论张居正罪状及复辽事。申时行建议搁置复辽之事,但都察院承帝旨查办。对于“侵占辽府宝藏”一节,嗣修说“彼时年幼读书,委实不知下落”,而辽妃王氏只有一家之言,并无证据,最后不了了之。

  此次追抄,仍在逼供,仍在用刑。

  以吾观汝诸公子,虽死不悟,亦宁死不改,吾亦不欲对聋夫而饶舌矣!当为汝乞怜于某公,姑免汝明白之刑耳。虽然,汝辈欠债者,而犹不听吾言;某公追债者也,而敢必其肯听吾言乎?与其求我,又转求某公,孰若汝反而自求,又转求汝一家之骨肉,人人同心,视财为祸,财不尽则祸不去,财不藏则祸不留,释重累而返清贫,定不为沟中之瘠也。痴人前说梦,识者未必不笑吾之愚,而又何暇笑汝辈之愚!(丘橓《九月初三日答张宅诸公子书》

  最搞笑的是,丘大人的很多行动都是亲笔记录下来的,并非他人空口污蔑,故而为自己留下了确凿的证据。所谓的海瑞莫逆之交 ,所谓的“北丘南海”,所谓的“清方之士”,蛇鼠一窝,在万历皇帝的纵容和默许下制造了这样的人间惨案。

  丘大人只有两个儿子,次子早早夭折,因而子嗣绵薄,仅剩一独子云章。这位独子学习不错,后来竟是中了进士,可好日子不长,一朝登第,旋即病死。云章死后,丘橓便认了个族侄云肇为子。

  丘橓死于1585年,赠太子太保,谥号简肃,万历钦赐御葬,海瑞亲自主祭。

  “江陵没后,丘乘败覆之甚惨。未几,丘之子、进士君旋没,而丘亦遂殂,竟至乏嗣。人以为,天道好还之报。”(徐树丕《识小录》)

  绝嗣了。有人说这是报应,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他乘人之危,疯狂报复这位不愿意启用他的首辅,一捶起来就发狠了,忘情了,没命了,所以遭此下场。

  然就算是报应,那又怎样?谁来为遭苦遭难的张家鸣一声冤屈,又有什么才可以略略宽慰张家人饱受摧残的身心呢?好为名高,不近人情,他和君主一起,用他的“刚直”“清风亮节”毁灭了最善良的一家人。

  而如今,仍有不少文章在称颂着这位高官嫉恶如仇的事迹,将那段饱浸血泪的心酸往事无尽美化成他勇斗权贵的战绩,久思久叹。

  

  

独有鱼山树

太和十九年岁次乙亥二月廿二日辛酉,侍中、都督中外诸军事、司徒公领车骑大将军、太子太师、驸马、长乐郡开国公冯君诞,字思正,春秋廿有九,侍征道病,薨于淮南钟离之故城。——《冯诞墓志》

今天是农历二月廿二日,距宏诞泣诀、元宏放弃饮马长江涉险赶回钟离,已经过去1529年,事去千年犹恨促,谨以此图遥为纪。

《魏书》载“高祖亲北度,恸哭极哀”,因疑“北度”为招魂之义(分析戳这里 ),故以此为梗约稿,只有元宏能够唤回冯诞的魂魄,一如生前长陪伴,清光纵死也相随。

太和十九年岁次乙亥二月廿二日辛酉,侍中、都督中外诸军事、司徒公领车骑大将军、太子太师、驸马、长乐郡开国公冯君诞,字思正,春秋廿有九,侍征道病,薨于淮南钟离之故城。——《冯诞墓志》

今天是农历二月廿二日,距宏诞泣诀、元宏放弃饮马长江涉险赶回钟离,已经过去1529年,事去千年犹恨促,谨以此图遥为纪。

《魏书》载“高祖亲北度,恸哭极哀”,因疑“北度”为招魂之义(分析戳这里 ),故以此为梗约稿,只有元宏能够唤回冯诞的魂魄,一如生前长陪伴,清光纵死也相随。

良民本民

“梦里,妻子是我许久不曾见过的年轻模样。

缎练般直直披垂的长发,窈窕的身姿,月白裙裾垂曳得优雅无比

她幽幽立在那儿,始终背对着我

无论我如何呼喊着,向她伸出手

她都没有回头。

我怔怔然看着那片月光之影逐渐暗淡,消失。

一次 也没有。”



咱也是厨力大爆发

做上饭了🫶🥺❤️

“梦里,妻子是我许久不曾见过的年轻模样。

缎练般直直披垂的长发,窈窕的身姿,月白裙裾垂曳得优雅无比

她幽幽立在那儿,始终背对着我

无论我如何呼喊着,向她伸出手

她都没有回头。

我怔怔然看着那片月光之影逐渐暗淡,消失。

一次 也没有。”



咱也是厨力大爆发

做上饭了🫶🥺❤️

三水沐

在她眼里,远处的乌云都像一只深灰的绵羊,正欢快地向她奔来

在她眼里,远处的乌云都像一只深灰的绵羊,正欢快地向她奔来

Different World
“怨女三千放出宫”是说,太宗曾...

“怨女三千放出宫”是说,太宗曾对他的侍臣说:“妇人幽闭深宫,情实可愍,今将出之,任求伉俪。”他觉得深宫之中的宫女非常可怜,没人疼爱,得不到家庭的温暖,故特赦三千名宫女,让他们重新获得自由身,寻求自身的幸福婚姻。

“死囚四百来归狱”说的是在贞观六年年末(公元632年),当太宗亲自审查复核死刑案件时,看到近四百个死囚,动了恻隐之心,就下了一道圣旨,恩准他们与家人团聚。但规定要在一年之后的秋天再来京城执行死刑。

“怨女三千放出宫”是说,太宗曾对他的侍臣说:“妇人幽闭深宫,情实可愍,今将出之,任求伉俪。”他觉得深宫之中的宫女非常可怜,没人疼爱,得不到家庭的温暖,故特赦三千名宫女,让他们重新获得自由身,寻求自身的幸福婚姻。

“死囚四百来归狱”说的是在贞观六年年末(公元632年),当太宗亲自审查复核死刑案件时,看到近四百个死囚,动了恻隐之心,就下了一道圣旨,恩准他们与家人团聚。但规定要在一年之后的秋天再来京城执行死刑。

一千个粉刷匠的降压类药物

太和元年,侍寝的妃子睡醒发现龙床空了,爬下去的时候,自己的衣服不见了。一晃眼发现旁边坐着个人,穿着自己的衣服。本来以为是胆大包天的婢女,她提着衣裙怒气冲冲地走过去才发现是皇帝,吓得一身冷汗地跪下,半天没声音,才发现是曹叡对着铜镜,凝望着自己的脸发呆

太和元年,侍寝的妃子睡醒发现龙床空了,爬下去的时候,自己的衣服不见了。一晃眼发现旁边坐着个人,穿着自己的衣服。本来以为是胆大包天的婢女,她提着衣裙怒气冲冲地走过去才发现是皇帝,吓得一身冷汗地跪下,半天没声音,才发现是曹叡对着铜镜,凝望着自己的脸发呆

日炫银子三万两
“生” 生字不太明显,,总之老...

“生”


生字不太明显,,总之老严生日快乐!

“生”


生字不太明显,,总之老严生日快乐!

相見歡

在梅边柳边,偏不在身边。

在梅边柳边,偏不在身边。

棠炅
是@Dear.狄 老师约的凤征...

@Dear.狄 老师约的凤征稿

二凤的服饰参考于《贞观之治》

创作灵感来源于老师的作品旧梦 

感兴趣的各位可以去看看

@Dear.狄 老师约的凤征稿

二凤的服饰参考于《贞观之治》

创作灵感来源于老师的作品旧梦 

感兴趣的各位可以去看看

bug夏

百家争鸣,是棋逢对手,是惺惺相惜,是高堂阔论,是后世所望。

百家争鸣,是棋逢对手,是惺惺相惜,是高堂阔论,是后世所望。

知退
中有仙龛虚一室,多传此待乐天来...

中有仙龛虚一室,多传此待乐天来。



文案来自热心网友,太喜欢了,这边就用这个吧。

换了新的署名章,✌️

中有仙龛虚一室,多传此待乐天来。



文案来自热心网友,太喜欢了,这边就用这个吧。

换了新的署名章,✌️

姜小虹

狐嫁

郭文韬×张超

*混乱的时间线,别管了!



郭文韬还记得那天的天气,是一个下了雨的艳阳天。

这天气对于北京来说也是十分罕见的,黄子弘凡十分忧愁地说:"这下怎么办?玩不了飞盘了呜呜,韬韬,要不我叫张超别来了?"

"没事儿,"郭文韬抬头看看天,"万一一会儿雨停了呢。"

曹恩齐从不远处走过来,拿起两人旁边的水喝了一口,笑道:"文韬,你得让黄子说这句话才有用。"

 

郭文韬很多时候都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幸运的人。

黄子弘凡第一次在飞盘局把张超介绍给他们这群人的时候偏偏只有郭文韬缺席,因...

郭文韬×张超

*混乱的时间线,别管了!



郭文韬还记得那天的天气,是一个下了雨的艳阳天。

这天气对于北京来说也是十分罕见的,黄子弘凡十分忧愁地说:"这下怎么办?玩不了飞盘了呜呜,韬韬,要不我叫张超别来了?"

"没事儿,"郭文韬抬头看看天,"万一一会儿雨停了呢。"

曹恩齐从不远处走过来,拿起两人旁边的水喝了一口,笑道:"文韬,你得让黄子说这句话才有用。"

 

郭文韬很多时候都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幸运的人。

黄子弘凡第一次在飞盘局把张超介绍给他们这群人的时候偏偏只有郭文韬缺席,因为要送自家的小猫咪去洗澡。这就导致了下一次黄子弘凡和张超洪之光玩密室缺一个人的时候一拍脑袋就摇来了自己。

没人跟他说过这是一个分组密室。

黄子弘凡被洪之光顺手牵羊拉走,走之前余音绕梁地留下一句"张超他胆小!",就见左边的门缓缓关上。

剩下的两个人面面相觑,同步认命地走进了右边的通道,一边走张超一边义正辞严地说:"我胆子其实不小。"

郭文韬正想回点什么,身后的门关上,前方的灯也突然熄灭,一片漆黑里一双手猛地抓住了他的手臂,衣料摩擦,他闻到一股淡淡的木香。

还怪好闻的,之前怎么没闻到。郭文韬忍不住笑了一声。

张超显然把这声笑理解成了嘲笑,有些尴尬地松开手,又补了一句:"我胆子真不小,是刚才那一下太突然了……"

"你的香水很好闻。"郭文韬直截了当地解释。

"……啊?"

 

于是一个月后郭文韬生日,张超给他寄了一瓶香水。

"张超有钱,没事儿,香水都拿来泡澡的;而且这是他品牌的新品,给我也送了。"——黄子弘凡如是说。

那能一样吗,这小孩。郭文韬有些头痛。你哥怎么不给齐思钧和蒲熠星送呢,不也是4月生日?

他打开香水盖子闻了闻,也是木质香,但和那天闻到的有些不同,带了点若有若无的海水味道。

 

郭文韬琢磨了好几天,想到张超家里也一样养猫,灵机一动买了个放在购物车里正等着自己家的那个用旧就换新的猫爬架,带星球杯还自带逗猫棒,问了黄子弘凡张超家的地址和手机号,就有样学样直接寄了过去。

北京本地发货,成功赶在张超生日之前送到。

不知道是不是黄子弘凡这个漏勺漏了些什么,张超给郭文韬发来消息:谢谢韬哥的礼物,家里猫都很喜欢[玫瑰]

并附上一段猫猫玩耍的视频,30秒,一只缅因猫在地上伸爪子玩逗猫棒尾端的小球,一只布偶猫团在星球杯里睡觉,一只阿比西尼亚猫从不知道什么地方一跃跳了上来,喵呜叫了一声。

郭文韬忍俊不禁,回道:好可爱。

张超的名字变成了"对方正在输入中",闪了几下,发过来一句话:哪天来我家跟它们玩玩吗?

并附上一张大白鹅歪头表情包。

太热情好客了吧。郭文韬想。怪说他跟黄子弘凡玩得好……

 

但是这句邀约最终没能落实,因为一周之后张超就飞去了上海排练他的新音乐剧——说是新,倒也不太妥当,其实是去年上演过的那部剧的二轮。

而郭文韬也在忙着搬家的事宜,搬去杭州一事是他提前一年就计划好了的。

五月他新家落户,久违地发了一条朋友圈,是从新家客厅的大落地窗往外望出去的晚霞,定位在杭州。张超第一个给他点了赞。

杭州和上海的距离是北京和上海的六分之一。

所以郭文韬拿到了一张音乐剧门票,并在六月中旬如期而至出现在上音歌剧院。

他好像很少来看这种演出,上一次还是已经不知道多久以前的黄子弘凡在北京的《唐朝诡事录》。

当大幕拉开演员就位的时候,郭文韬捕捉到了坐在人堆里的张超,倒有几分平时和大家一起投屏看曹恩齐演戏的好笑感觉。

但张超一开口,灯光打在他脸上的瞬间,这种感觉立刻就消失了。

演至后半程,是男主角的一首独唱。

张超往前走了两步,微微低下头,忽然精准地与坐在前排中间的郭文韬对视上。

他唱到:"在他眼中/在他心中/我究竟是谁"

郭文韬忽然意识到这一刻在自己生命中的分量。这一刻,当台上的人专注地望着他的眼睛,这一刻是独属于他和张超的时刻。

而他那时并不会想到,此后经年他与张超之间如这样的时刻还有许多。

 

正如此刻。

回北京录节目的他们一群人聚在一起,等待着张超飞机落地后就赶来,八月的天气炎热,但小雨依然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

"诶,韬韬,你听没听说过一种说法,"黄子弘凡再次打开话匣子,"传说下太阳雨的时候是狐狸要出嫁,所以在日本,太阳雨这个词就和狐嫁有关。"

郭文韬正欲开口,背后忽然让人轻轻拍了一下,一回头,撞进一双笑眯眯的狐狸眼。

张超说:"我来晚了,不好意思啊。"

雨停了。他身后是灿烂的太阳。

万有颖力
好有宿命感的回眸 图源水印

好有宿命感的回眸

图源水印

好有宿命感的回眸

图源水印

51.233S

…大部分人了!

自己凭借对院人的印象填了一下(p2是原表格)。没有带小齐是因为我感觉他比较靠谱,不会出那么多差错(齐妈属性实锤bushi)

…大部分人了!

自己凭借对院人的印象填了一下(p2是原表格)。没有带小齐是因为我感觉他比较靠谱,不会出那么多差错(齐妈属性实锤bushi)

PHOL
余从负薪塞宣房,悲瓠子之诗而作...

余从负薪塞宣房,悲瓠子之诗而作河渠书

劳动最光荣,小伙特别好!!

余从负薪塞宣房,悲瓠子之诗而作河渠书

劳动最光荣,小伙特别好!!

UnderPink
好想看老朱被后世气的歪七扭八的...

好想看老朱被后世气的歪七扭八的样子(???dbq)

好想看老朱被后世气的歪七扭八的样子(???db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