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樱白甫 樱白甫 的喜欢 weifengbeilai.lofter.com
喵呜呜

第二章 柳皇后

       柳皇后是平平无奇的恶俗穿越人士,比别的穿越人士更悲催的是柳皇后是不折不扣的文科生,而且毕业多年除了自己从事的工作相关的知识以外,其余一概都忘记了。而偏偏她的工作在古代是最发挥不出作用的——儿童教育。

       众所周知,古代自有其专门的一套教育体系。而古代教育体系与现代教育体系最为突出的且为大众所熟知的矛盾便是对棍棒教育的态度。古代信奉不打不成器,棍棒底下出孝子。然而这个观念,柳依依却不敢苟同。她并非全然的反对用强制的方式纠正孩子成长中...

       柳皇后是平平无奇的恶俗穿越人士,比别的穿越人士更悲催的是柳皇后是不折不扣的文科生,而且毕业多年除了自己从事的工作相关的知识以外,其余一概都忘记了。而偏偏她的工作在古代是最发挥不出作用的——儿童教育。

       众所周知,古代自有其专门的一套教育体系。而古代教育体系与现代教育体系最为突出的且为大众所熟知的矛盾便是对棍棒教育的态度。古代信奉不打不成器,棍棒底下出孝子。然而这个观念,柳依依却不敢苟同。她并非全然的反对用强制的方式纠正孩子成长中的错误。但却每每在想到,古代父亲母亲对子女的训诫权可以达到掌控子女生命时就不寒而栗,庆幸自己生活在现代。然而这样的她却偏偏魂穿到了古代一位文官家的小姐身上!

       所幸,这位古代的父亲并不是柳依依想象中的老古板,而是一位实实在在的风流妙人。柳依依作为官宦人家的掌珠,在父亲母亲以及大哥爱的滋润下生活过的美滋滋,还顺手拯救了患有幼年家庭心理创伤的透明皇子的幼小心灵,成为皇子妃。并成功在四年藩王混战中帮助丈夫登上帝位。天启三年,生下其与丈夫启帝的独子。除了天启十年就薨逝外,柳依依觉得自己的这一世堪称完美。

       其实从天启三年柳依依早产难产艰难产子后。她便已经感知自己身体不好,不知自己何时会去世。对于死亡,她这样一个穿越人士并不害怕。但是面对年幼的儿子,老母亲的心总是担不完的。虽然与丈夫近30年的相知相识让她有信心,丈夫即使身处帝位也不会改变为父慈心。但总忍不住会担心儿子的教育问题。她自己的儿子自己最为了解——真真是一个“恶魔”宝宝。从儿子刚生下来哄睡开始,她便知道儿子天生脾气坏,不好养:那么大点的婴儿,睡时从来不肯在床上或摇篮里,必得要大人抱着,不停地走着哄,一刻也不能放下,不然便嚎啕大哭,若是不理会他,哭到抽搐也不停。这其实也没什么,养皇子,别的不够人手总是充足的。但难就难在这么小的婴儿竟然认人,除了他爹爹娘亲,别的再多乳娘都难以将他哄入睡。这天下最尊贵的一对夫妻,忙的像陀螺一样。尤其是启帝,柳皇后生产后身体虚弱,启帝哪里忍心让妻子整夜不寐抱着儿子哄睡?只得自己亲自抱哄。柳皇后有时候就想直接狠狠心,不管儿子哭闹,将儿子放进摇篮里,让乳娘去哄。这孩子性格倔强,哭的嗓子都哑了,小脸通红,身子都抽抽了也不愿意妥协入睡。最终往往是启帝心疼,看不下去,抱着儿子哄。就从这儿,柳皇后就看出来了,儿子这是把他老子吃的死死的,半点脾气都没有。

       其实也不能怪启帝对这个儿子如此上心。启帝三十三岁,才有这一个独子,焉能不宠?他并非身体有问题,但是世事弄人,前面两子一女皆各种原因早殇。到他三十岁平定全国叛乱登极时,膝下子女皆凋零,此时有一个孩子安定王朝必不可少,然而帝后盼了三年,才得此一子。且孩子早产难产,刚出生便十分孱弱。启帝忧心不已,为其亲赐乳名“长生”,并以皇族族谱为序,令上下皆称其为“九殿下”,取长长久久之意。

       九殿下是启帝的眼珠子肺叶子心尖子,柳皇后一点都不担心启帝会如古代帝王一样苛责儿子,倒是真的怕启帝太过溺爱,惯子如杀子,何况帝王家!柳皇后在时,便与启帝明言儿子教育问题,由她来把握。虽说在在这个架空的朝代,女子的地位比古代中国高很多,但是男尊女卑仍然存在,尤其启帝是帝王。但启帝幼年生活不幸,先帝忽视他,甚至记不清有这样一个儿子。他的母后也不待见他,一心只扑在他的太子大哥身上,抢了小儿子未来启帝的长子给大儿子太子做养子以稳固太子地位。后面甚至意图杀了启帝,自己称孤道寡。在启帝这样的生活下,柳皇后这样在幸福人家长大的孩子成了他生活中唯一的光和亮,甚至启帝在心里学觉得柳皇后才是他最大的支撑。故此,柳皇后要主导儿子的教育,启帝觉得再合适不过。

       对儿子六年多的教育。一直是柳皇后唱白脸,启帝来唱红脸。而自从天启十年,柳皇后过世。启帝愈发怜惜自己儿子年幼丧母,呵护宠爱,真真是要什么给什么。作为帝王以及柳皇后多年的未雨绸缪言传身教启帝并非不知道面对自己的这个儿子,一定好好把握底线教育。但是他私心总想儿子能够成为国朝最快乐的少年,也算是弥补自己抑郁的幼年时光。“未涉国政时,宠着总也无大碍。”这是一位作为帝王父亲,能在君主与慈父之间找到的最先平衡点——先为慈父,等着大了,入了朝堂,再慢慢约束也不迟。当帝王原本就不能恣意妄为,束缚已然很重,启帝想把这些约束最晚给予儿子。

       就像击鞠,虽然有些危险。但启帝知道儿子是今后将在长空搏击的雄鹰,而非家养的鸟雀。就仅仅嘱咐他注意安全,便不再过问。至于请宋指挥来教儿子,启帝只觉得自己的教育方法再正确不过。

       想到这儿,启帝宠溺地摸了摸自己儿子的头发:“宋指挥不是夸了你有进步吗?还有两个月学习,到时候学习结束了,爹爹亲自去看我的乖乖儿和宋指挥比赛。咱们一定能胜他。来,先用膳,特地嘱咐御膳房做了你爱吃的。”

       九殿下玩了一下午,酣畅淋漓。心情好,故此也没在意他爹爹称呼他“乖乖儿”——他渐渐大了,少年人总也不愿意爹爹如小时一般称呼他。


————————————————————————

这两章走背景介绍,主要介绍为什么在古代宫廷中启帝会是一个儿控?有点无聊ớ ₃ờ

要等小殿下挨打早着呢~

小殿下(叉腰):“你敢!”

启帝(拿着板子):“你看我敢不敢?”

       

       

一曲骇死枝头鹊

 若后世史官留情,你我也合该配得上一段才子佳人 

 若后世史官留情,你我也合该配得上一段才子佳人 

匆匆心

怎么办怎么办,嗑不嗑嗑不嗑,疯狂心动,我管不住自己这双手啊

推荐图1老师微博,水印ID

还是我们二刺螈香啊

怎么办怎么办,嗑不嗑嗑不嗑,疯狂心动,我管不住自己这双手啊

推荐图1老师微博,水印ID

还是我们二刺螈香啊

雪映冬蔷(授权看置顶
整活而已,我也会(果咩啊马老师...

整活而已,我也会(果咩啊马老师


二编:家人们真的有戏啊!笑死了,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

整活而已,我也会(果咩啊马老师


二编:家人们真的有戏啊!笑死了,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

带木条的小火星
  再搞一个万张👻👻

  再搞一个万张👻👻

  再搞一个万张👻👻

KleinA

如果马兆被mob

  马兆 中年社畜beta 看起来应该没有家人了 情感淡漠 也许会养只和他一样不太理人的猫

  冷静脑性男 智性恋天堂 活也不是很想活 死也不是很想死 最讨厌被做成电子宠物 一心科研 二心小图 除此之外 再无牵挂

  适合在某个加班到凌晨回家的夜晚被拖进巷子里mob

  路人也好图恒宇也罢 他都可以不在乎

  戴tao了就行

  ———————

  如果没有戴呢

  先去拿阻断药然后lets 分支

  1️⃣图恒宇 第二天还是准时...

  马兆 中年社畜beta 看起来应该没有家人了 情感淡漠 也许会养只和他一样不太理人的猫

  冷静脑性男 智性恋天堂 活也不是很想活 死也不是很想死 最讨厌被做成电子宠物 一心科研 二心小图 除此之外 再无牵挂

  适合在某个加班到凌晨回家的夜晚被拖进巷子里mob

  路人也好图恒宇也罢 他都可以不在乎

  戴tao了就行

  ———————

  如果没有戴呢

  先去拿阻断药然后lets 分支

  1️⃣图恒宇 第二天还是准时上班 图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继续喊马老师 马兆一社畜beta每天本来就一副不想干的苦相 谁也看不出他有什么不同 只有图某天翻到了马的阻断药发大疯 马兆拒绝年轻alpha 但是告诫他以后记得戴

  2️⃣路人 马兆装作若无其事 但会在包里备两个tao

  2.1他会继续被mob 留下不同alpha的气味 研究所里对他议论纷纷碍于情面没有人敢当着他说难听的话 做不做对他来说都没影响 只要不妨碍工作 回去了还得喂猫

  2.2没有继续被mob 图发现了 质问他是不是自甘堕落 与其这样不如给他一个人⬆️ 马兆无所谓啊 图会动真感情 他又不会

  ——————————

  鉴于🍋🍐老师有tattoo耳钉 马兆这个角色更涩上一层楼

  

明烛天南

【马图】候鸟停留(上)

 本篇3k5,私设属于我。欢迎评论/点梗。

  

  

  

   再见图恒宇时他戴上眼镜了。听说近视六百度。

  成年后度数还能这么不要命的涨,看来没注意过用眼卫生。马兆想起自己最得意的小学生刚入职的时候,每天跟在学长屁股后面问问题,一个数据算出三个答案,两人争执整个下午,就是不来找他。原因无他,是学长说马老师知道他们讨论这么简单的问题会发火,图恒宇这小子傻,信了。

  他的学生们怎么总互相把对方往沟里拐。

  那时马兆近视七百度,摘了眼镜除去光源位置什么都看不见;图恒宇还没戴眼镜,他眼睛很亮,笑起来有点学生气,是数字生命计划中唯一没戴眼镜的研究员,很受前辈们喜欢。

  项目......

 本篇3k5,私设属于我。欢迎评论/点梗。

  

  

  

   再见图恒宇时他戴上眼镜了。听说近视六百度。

  成年后度数还能这么不要命的涨,看来没注意过用眼卫生。马兆想起自己最得意的小学生刚入职的时候,每天跟在学长屁股后面问问题,一个数据算出三个答案,两人争执整个下午,就是不来找他。原因无他,是学长说马老师知道他们讨论这么简单的问题会发火,图恒宇这小子傻,信了。

  他的学生们怎么总互相把对方往沟里拐。

  那时马兆近视七百度,摘了眼镜除去光源位置什么都看不见;图恒宇还没戴眼镜,他眼睛很亮,笑起来有点学生气,是数字生命计划中唯一没戴眼镜的研究员,很受前辈们喜欢。

  项目很有前景,人生大有可为,人人如此坚信,终有一天,每个人的灵魂都会在硅基宇宙触及永恒。

  但好景不长,后来项目搁置了。政策落得严

  关停研究所并封存档案只一晚上的事儿。

  那之后他就没见过图恒宇。

  他们这群人在项目终止后风流云散,散伙饭都没吃上。马兆作为项目负责人应该牵头,但他被调去参与550系列的研发,时间紧任务重,学数学的人哪有功夫谈分离,聚会不了了之。数字生命研究所彻底停用的晚上,北京下了大雨,图恒宇打着黑伞,站在门口,看老师走出来——丫丫走之后,他那把红伞再没打过。

  马兆没多看一眼,撑开伞就走了。混着风声雨声,男人好像隐隐约约地听见有人在喊“马老师”,但天气太冷,他呼出的热气在围巾和眼镜之间结成雾,回过头顺着声音可疑的来源看过去,也只有一片白,并不清楚。

  所以马兆没有停留。


  再见面是在月亮上。传说里缱绻又美好的月宫被踩在脚下,也就一堆土。马兆此前知道图恒宇已经被启用到月球计算机技术组,但没有多问。直到自己带着550C也上了月亮,才又见他。

  图恒宇不像印象里年轻了。他老了一点,面颊凹陷了一点,黑了、瘦了一大圈,过分宽松的休眠服罩在身上,像上了锈。他不说话,不像其他人一样扇风,也不坐椅子,只是窝在角落,用骨节突出的手抓着肩,一动不动。马兆注意到他低着头,看人都是抬起眼睛往上看的,不透过眼镜,也不知道能不能看清楚。

  他有瞬间的错愕,这三年对图恒宇有点太久。但马兆很快平静下来:戴眼镜对于研究院的人而言该像吃饭喝水一样自然,况且镜片厚点儿还能防止太阳风灾害时设备短路溅出的火星子打到眼睛,不全是坏处。

  图恒宇跟我一组。

  他回过头,看向昔日的学生。


  运输车上只剩两人的时候,话匣子开了一个缝。马兆把刻着图恒宇名字的电子生命卡递到对方手上,语调没有波澜:“留的话签字,不留我就当着你的面销毁。”图恒宇听到声音有了点反应,但握着笔,迟迟不签,只是抬头看他,踟蹰着开口:“马老师,你留了吗。”连问问题时,尾音都是向下的。

  马老师。

  图恒宇还是这么喊他,但变得很怯懦。其实研究所所有人都叫马兆马老师,出于尊重。但这称呼对图恒宇来说不一样,他无父无母,进研究所之后就一直被马兆带着,从十九岁到三十一岁。整整十二年。

  这两字对他而言太沉重。

  “没有。”马兆坐在驾驶位,背对着他,“我希望有一天能够真正地死去,不要被人拿去当电子宠物养。”

  电子宠物的说法刺痛了图恒宇。马兆回头,这次眼镜没有起雾。他看到自己三十出头的学生低下头,弓起身子,深深呼吸,最后下定决心似的,在电子屏上一笔一划地写。

  突然间,马兆对图恒宇感到陌生。他难以将面前这个虚弱、瘦削、灰败的研究员和当年那个学生气的、相信“马老师会发火”传言的、打着红伞穿过雨中的研究员联系起来。

  时间和他们开了个大玩笑 。

  才三年而已。他难得有些不快。

  才三年而已。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他警告般开口,“之后三个月,都得夜以继日地干活。试点燃不成功,都得死。”

  实际上,马兆不确定图恒宇还有没有生的意志。但他并没有夸大其词——最坏的可能是直接死在月亮上。

  图恒宇恹恹地低下头,没有回答。


  马兆很快适应了月球上的工作。无非是吃饭睡觉麻烦一点、身体轻了一点,无伤大雅。他四十七岁,经历了太阳还年轻的二十几年,身体素质不差,又吃得了苦。况且此人向来不把生活和工作分得很开,吃饭睡觉也无非是一种为了身体机能照常运转的工作。按照这种理解,图恒宇对自己健康的保护工作可谓做得十足差劲。

  不及格。

  马兆打开防震罩,开始检查550C的外部零件。


  图恒宇带他去了那个窗帘都不拉开的设备间。550A还摆在桌面上,马兆开始检查其他硬件和环境损耗,他习惯这样,到新环境里先认真查看一圈,把情况印在脑子里。

  记忆让数字工程师们有掌控感。

  图恒宇倾着身体,半趴在桌子上,对面摆着550A,里面放着马兆也听过几次的图丫丫的声音。“爸爸,这道题怎么解呀。”和以往没有一点区别。图恒宇语气难得软下来,有了点人样,倒是睁眼说瞎话:“这道题很难,爸爸不会。”

  4*4的数独而已,马兆沉默。有时他觉得图恒宇对过去的过分执着像吸了电子鸦片,连对身体的破坏上,二者都如出一辙。十几年过去也没学聪明……按他们那时的技术手段,能留下来的数字生命得不到完整演替。说难听话,不过是一段录像而已。

  “马伯伯?爸爸,你和马伯伯在一起呀?”

  马兆睁大眼睛。

  “自主意识是从第几代产生的?”


  怪不得图恒宇想要把丫丫导入550C。如果说此前的数字生命导入550C不过是延长一段可重复的交互式录像,自主意识的产生才是数字生命的真正希望。但这是行不通的,项目已经被彻底终止了,550A此后也要回收。他无法给予图恒宇不存在的希冀。况且把图丫丫留给他,情况并没有得到改善……图恒宇已经彻底衰败了,凋零不是缓慢增长的,它发生在车祸的一瞬间。活在记忆里出不来,只会害了他。

  “别得寸进尺。”马兆记得自己这样说。

  晚上他们在一间屋子里睡觉,隔着几米。他们的睡觉房间挨着设备室,以防突然的太阳风暴和电路故障。马兆坚持睡在门口——以防图恒宇半夜不睡觉又跑出去看图丫丫。

  至少他应该好好睡一觉。

  马兆没见过图恒宇睡觉,研究所的日子几乎不会考虑工作以外的事。睡觉时间在下班以后。不过马兆也不是完全不通人情——最开始几次,图恒宇为赶进度几天没睡,还被批评教育一番。虽说身为老师的人也经常熬夜,但科研工作者总不能在废寝忘食上给学生打坏榜样。

  他是这次才知道的:图恒宇睡觉时喜欢侧躺,蜷着身体,护住心口的位置。他睡觉爱说梦话。几天内一直如此。梦话内容简单而重复,无非是游乐园、图丫丫、妈妈、你们救救她。马兆睡得浅,听到就醒转了,但他不介意,上了年纪后也不太需要很长时间的睡眠。于是听图恒宇的梦话内容成为他最近消磨时间的方法。虽然如果可以,他希望图恒宇一夜无梦,什么话也不要有。

  直到最近一次,他听到图恒宇喊自己。

  马老师,求求你。

  马兆在夜里睁开眼睛,窗帘缝隙里投下很淡的白光。求我什么?他坐起来,戴上眼镜,往自己学生的方向看。对方还在喃喃。

  求求你。

  记性太好,有时是件坏事。马兆想起四一年图丫丫出车祸的下午,实验室操作台上,图恒宇握着女儿的手,额头还带血。他伤的也重,然而全没有休息。那时图恒宇穿过窄门上玻璃看着他的眼睛,像要枯萎一样。他没有开口,可分明在说。马老师,求求你。

  图恒宇,你梦见以前了吗?

  马兆借着昏暗的光,慢慢靠近他。图恒宇侧身卧着,脸侧正好叠上莹莹的光,做老师的看到自己学生在睡梦中也露出悲哀神色的面庞,右眼上还有一块车祸留下的、没化开的疤。

  图恒宇眼角有点闪烁,马兆不确定那是不是泪。

  明天早起,睡这么不安稳,有些人要起不来床。

  马兆叹了口气,抓着被子往里挪挪,在图恒宇身边躺下来。他伸出手,把手盖在对方嶙峋的手上,热度一点点散开。马兆终于不确定那眼角的闪烁是不是泪,也没有给他擦。


  第二天早饭,图恒宇忽然问他。马老师,我昨天说梦话了吗?

  马兆把嘴里的饭咽下去,“没有。”

  那就好……图恒宇缩缩肩膀,把混着胡萝卜丁的饭往嘴里送。

  如今月球条件能无土栽培,上来的科考人员就发挥种花家传统美德,种些容易储存的菜,工作条件也跟着大幅改善。图恒宇十几岁时本不吃胡萝卜,是马兆告诉他胡萝卜又叫小人参,那之后他才开始吃。

  当天晚上,硬件工程师以自己觉得冷为由,把睡觉的位置向学生的方向挪了两米。两人隔着的距离正好足够翻身,足够图恒宇噩梦时马兆把手递过去。

  总之,马兆的所为宗旨,是为了提高工作效率。

  接下来几个月,二人当真如马兆所言夜以继日地工作。谁也不提试点燃后。550A被回收仿佛被忘了。连轴转的让年轻人暂时忘记痛苦,他竟稍微胖了点——也可能是因为马兆说过吃不完饭谁也不许碰键盘。总之,无论如何,这是好事情。

  图恒宇还是会在休息时间间或地去看看丫丫,每次父女俩的对话都差不多。他装傻装得很没水平,说“这道题很难”的样子恐怕连自己都骗不过。马兆没有戳穿他,只是在图丫丫问他“那马伯伯会不会呀”的时候摇摇头,说,确实有点难。然后在图恒宇讶异的目光中走到摄像头视线范围外,开始计算工作所需的剩余时间。

  4*4的数独而已。

虫

图恒鸥:谢谢马老师给我上了最后一课,我记住了😭😭😭——(刻进DNA)

二编:再加一个版本

     以及好令人误会的老福特提醒

    

被洗脑后看什么鸟都是马主任,在赶稿间隙摸个

彩蛋是老福鸽马兆 

图恒鸥:谢谢马老师给我上了最后一课,我记住了😭😭😭——(刻进DNA)

二编:再加一个版本

     以及好令人误会的老福特提醒

    

被洗脑后看什么鸟都是马主任,在赶稿间隙摸个

彩蛋是老福鸽马兆 

咖啡充气奶糖

刘德华你每天都在嗑什么啊!

到底用的哪家运营商的网络啊!怎么这么快啊!

刘德华你每天都在嗑什么啊!

到底用的哪家运营商的网络啊!怎么这么快啊!

饼子掉渣
  属于啥呢,画别的角色的时候...

  属于啥呢,画别的角色的时候心里想的是:哎呀怎么衬衣胳膊上还有条皮带啊这个老头穿的好会啊猫猫嘴海鸥眼镜儿小老头啊什么斯文老狐狸,画一下

并且担心了一下发量和发际线,感觉像蒲公英,风一吹头发就散了

到李丰田的时候:社/会/主义/he心/价/值观

然后就梦见和李丰田去剪头了(真的)

  不喜欢宁理老师的人都有难了

  属于啥呢,画别的角色的时候心里想的是:哎呀怎么衬衣胳膊上还有条皮带啊这个老头穿的好会啊猫猫嘴海鸥眼镜儿小老头啊什么斯文老狐狸,画一下

并且担心了一下发量和发际线,感觉像蒲公英,风一吹头发就散了

到李丰田的时候:社/会/主义/he心/价/值观

然后就梦见和李丰田去剪头了(真的)

  不喜欢宁理老师的人都有难了

不知春
我要看马主任呜呜呜呜呜呜

我要看马主任呜呜呜呜呜呜

我要看马主任呜呜呜呜呜呜

萌萌龘的学霸
  微博上刷到的   咋恁缺德...

  微博上刷到的

  咋恁缺德啊哈哈哈哈哈哈

  (弥补了我二刷破球再次看马老师牺牲片段的悲伤

  微博上刷到的

  咋恁缺德啊哈哈哈哈哈哈

  (弥补了我二刷破球再次看马老师牺牲片段的悲伤

終正遗迹

《李系不系七了图恒宇》

《李系不系七了图恒宇》

鹿桥
“欢迎进入三体世界,系统已根据...

“欢迎进入三体世界,系统已根据您的属性自动为您匹配了适合的游戏形象。”

“自动给我匹配了个……什么?”

“欢迎进入三体世界,系统已根据您的属性自动为您匹配了适合的游戏形象。”

“自动给我匹配了个……什么?”

唐域梁🧸(互动前请看置顶)
“五、四、三、二、一。” 画了...

“五、四、三、二、一。”


画了moss面试刘这里,哎呀小苔藓说话真气人好喜欢💅🏼

“五、四、三、二、一。”


画了moss面试刘这里,哎呀小苔藓说话真气人好喜欢💅🏼

杜九日
京哥这个梗我好喜欢!狠狠地画了...

京哥这个梗我好喜欢!狠狠地画了🥵🥵🥵🥵

京哥这个梗我好喜欢!狠狠地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