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AKA咸鱼茄子煲 AKA咸鱼茄子煲 的喜欢 xianyuyou015.lofter.com
极与地

注意看,这个男人叫小帅,这个女人叫小美

注意看,这个男人叫小帅,这个女人叫小美

AR

私设很多注意一下‼️


前几p都是吊车尾,总体时间线大概到10年以后,后面有精英队出没

中间有参考@忍乐 和@季更 老师,设定非常好使我大脑旋转(乐

米娜可以点图,但博主不一定画∠( ᐛ 」∠)_(好没素质)

私设很多注意一下‼️


前几p都是吊车尾,总体时间线大概到10年以后,后面有精英队出没

中间有参考@忍乐 和@季更 老师,设定非常好使我大脑旋转(乐

米娜可以点图,但博主不一定画∠( ᐛ 」∠)_(好没素质)

枕头枕头`´

哦不试一下标题党有点羞耻()

没有ps,用画世界画一下头发丝

画世界再就业😭

哦不试一下标题党有点羞耻()

没有ps,用画世界画一下头发丝

画世界再就业😭

合金装备布狼牙
好消息:有新的好看角色 坏消息...

好消息:有新的好看角色

坏消息:只有流萤还活着

好消息:有新的好看角色

坏消息:只有流萤还活着

Usagiccc

“又出来带娃啦,你家三个很辛苦呢”

“万幸我家三个都挺乖的,感觉你家那两个好像更淘气些?不过淘气的小孩都聪明呐”

“哪有,这两个小鬼每天闹的我头都大了呀,还是羡慕你多一些”

“没事啦,小孩子一转眼就长大了,要好好珍惜这个时光”

“是呀是呀,希望他们平安健康”

🤍By:gohanha118

“又出来带娃啦,你家三个很辛苦呢”

“万幸我家三个都挺乖的,感觉你家那两个好像更淘气些?不过淘气的小孩都聪明呐”

“哪有,这两个小鬼每天闹的我头都大了呀,还是羡慕你多一些”

“没事啦,小孩子一转眼就长大了,要好好珍惜这个时光”

“是呀是呀,希望他们平安健康”

🤍By:gohanha118

AKA咸鱼茄子煲

【帝饺】Our Story

感谢@进击的蛋黄酱 老师的约稿——

*帝饺cp向

*有饺女装元素

*饺私设有很多伤疤

*全文9000+一发完




  窗外是灼热的日光和潮湿的树林,即使还只是早上,雨林也闷热得惊人,所幸基地这次超乎寻常的大方,分配到的住所条件比以往好了不少。

  水珠顺着脸颊滑到了下巴,帝奇还有些半梦半醒,拿着毛巾随手一擦就走出了盥洗室,扭头便看到床上的人已经披着被子坐起来了,可他一对上自己的视线,就又转身趴回床上了。

  联想到对方昨天晚上的一番劳苦,帝奇还是没打算把他从被窝里掀起来。

  煮好...

感谢@进击的蛋黄酱 老师的约稿——

*帝饺cp向

*有饺女装元素

*饺私设有很多伤疤

*全文9000+一发完




  窗外是灼热的日光和潮湿的树林,即使还只是早上,雨林也闷热得惊人,所幸基地这次超乎寻常的大方,分配到的住所条件比以往好了不少。

  水珠顺着脸颊滑到了下巴,帝奇还有些半梦半醒,拿着毛巾随手一擦就走出了盥洗室,扭头便看到床上的人已经披着被子坐起来了,可他一对上自己的视线,就又转身趴回床上了。

  联想到对方昨天晚上的一番劳苦,帝奇还是没打算把他从被窝里掀起来。

  煮好的咖啡伴着浓郁微苦的香气,留着干练金色短发的女子心不在焉地接了一杯,正准备翻开报纸享用,就听见楼梯发出被人踩踏下楼的吱呀声。

  她打着哈欠回头看了一眼,个子偏矮的青年穿着便衣,领口处似乎被拉扯过,有些歪斜,赛琳娜自然地拿起了另一个空杯子和对方打起招呼:“早上好,喝咖啡吗?”

  他朝她点了点头,看着餐桌犹豫了一会儿才拉开椅子坐下。

  桌上七零八落,扔的不是昨天熬夜的速溶咖啡,就是梳理任务细节的草稿纸,有几页还上还夹杂着一些调侃式的批注,娟秀的连笔字,不用看内容他都知道是谁写的——肯定是某个现在还歪在床上哼哼,不想起来的人。

  一想到那个人,就想到昨晚的事…被藏在月色和蛙鸣下的气喘,纠缠的温热,半身覆盖乳白的月光,浅红色的伤疤在欲望之下,也像是催情的符咒。

  手掌贴合着身躯的起伏,自上而下抚过那些咒语,脸颊、脖颈、再到侧腰与小腹、一直到……

  帝奇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再回忆下去,要出事了。

  咖啡冒着热气,装在马克杯里被递到面前,帝奇往里头兑了点奶,刚刚喝一口就感觉到一道灼热的目光。

  “……大姐头,你有什么事要说。”

  “你觉得呢?”赛琳娜满脸尴尬地咧了下嘴,伸手点了点斜方肌的位置。

  帝奇怔了一下,旋即接过对方给的镜子一看——简直就是血淋淋的一道牙印,看得出来某人咬时的愤怒。

  “有这么痛吗……”

  帝奇回忆了一下昨晚的情景,没说什么,只是把衣服往上拉了些,还没装出无事发生就又迎来了下一个质问:

  “昨天晚上的撞墙声是你们弄出来的吧?”

  赛琳娜真诚的质问被帝奇用心虚的沉默回答了。

  他突然想到饺子早上趴下去时似乎捂着头顶。

  “饺子还没起来啊,你们,要不要控制点?”

  “他已经醒了,只是不想下起来而已。”听到对方终于把注意力从昨天晚上的各种异响上转移了,帝奇放心地开始享用咖啡。

  “啊,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赛琳娜放下手中的咖啡杯,边把桌上的资料全都划拉开边问:

  “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啊?”

  “这个啊……”


0.

  琉方大陆的五月还在梅雨季,雨水整日下个没完,惹得人心烦躁,如果这个时候还需要帮打扫藏着各种药品道具的东塔楼,那就更加烦躁了。

  “所以说啊……”饺子疲惫绝望的声音从狐狸面具下飘出来,浑身都卸了力气倚靠在手中的扫把上,“为什么四不像惹的祸要我们买单……”

  布布路不好意思地道歉,手上抬着五个箱子就往外搬,饺子见状,赶紧过去将顶上晃悠的那个拿了下来,边搬边摇头说:“它又不是那种会听主人话的怪物。”

  “与其抱怨还不如快点干活。”帝奇吐槽了一句,把手上的大叠过期资料往边上一放,赛琳娜顺手将其接过,依次按照日期归档,还不忘提醒了饺子把陈列的杂物清点一遍。

  饺子扔下扫把拿起表格,手上钩写的动作不停,眼睛不自觉打量起里头陈列着的东西。

  “草药,档案,实验仪器……”面具下的狐狸眼睛一件一件看过去,终于被一个蒙了一层灰的精致盒子吸引了注意。

  “登记表上没有这个,这是什么?”他自言自语了一句,其余三人闻言也凑了过来。

  “没有封条,也没有什么符文咒语,”饺子双手拿着,将盒子整个看了一遍,“连特殊的花纹都没有,要不要打开看看?”

  帝奇闻言皱眉思索了片刻:“最好不要,这东西来路不明。”

  “去问一下科娜洛导师吧。”


1.

  “你们居然找到这个东西了,”科娜洛导师从一排试管前探出头来,直接打开了盒子,里面俨然躺着一副巴掌大小,好似蒙了薄纱,只能照出轮廓的镜子,“这是好几年前,几个导师一起捣鼓出来的恶趣味道具,要配合着药剂一起使用。”

  语毕,她从办公室的架子上拿出了一管药水递给饺子,笑着说:

   “喝了这个之后,你可以朝它问问题试试,它会给你答案哦。”

  “为什么魔药学导师会做道具啊?”饺子拿着镜子一头雾水地吐槽道,回过神来发现三个人都已经退出五米远。

  大家都知道他平时最喜欢去科娜洛导师那里顺东西,有这么个机会,自然也是主动给他试毒。

  饺子在心里腹诽,虽然科娜洛导师刚刚的笑很耐人寻味,但总不至于害自己,好好的便宜不占白不占,他将药剂一饮而尽,郑重其事地向镜子说:

  “今天理论课课前测试的答案是什么?”

  镜子的纱面一瞬间变得好似起涟漪的水面,水纹从中心荡开几圈,居然当真显示出了一排排文字,饺子还来不及惊讶,最下方就出现了一串更加醒目的字符:

  “现在,请回答我一个问题。”


  2.

  吊车尾小队的三人站在饺子背后,只看到饺子问出问题后突然陷入了半分多钟的沉默,最后涩着嗓子,从牙缝里挤出了“我有”两个字。

  “有什么啊?”布布路马上好奇地靠过去,但饺子动作却更快些,一转身就把镜子藏到背后:“啊……没什么没什么,就是镜子问……问我问题了,哎呀问的可没意思了哈哈……”

  饺子顺手将镜子扣过来,直接把大家朝门外推,嘴里念叨着要上课了快回去吧,不容分说地催着走了。

  帝奇却朝他瞟了一眼,这人的耳朵不知道什么时候红了,对方似乎感受到他的视线,还在推人的手突然停顿了一下,及其不自在地把耳边的碎发别开了。

  奇怪。

  帝奇心里隐隐感觉不对,趁着几人往前走时插诨打科的空档溜回去了。

  他一直都感觉最近饺子很奇怪,总是有意无意的避开自己,但用卡卜林毛球通讯的频率又比之前高了很多,而且说的经常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以往都没听他聊过。

  前几次出任务时,也总是优先和自己一起行动,可路上却又不和以往那样闲扯,似乎是自己一个人在想什么。

  他遇上麻烦了?塔拉斯的事情?还是说是伊里布又卷土重来?帝奇被自己的猜测弄的惶恐不安,发觉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么记挂这个油嘴滑舌的人了。

  他似乎也变得奇怪了。

  他敲了敲门便径直走进去,科娜洛导师对他的到来似乎毫不意外,拿出了药剂和镜子。

  在得到饺子被问出的问题后,他愣了一下,只感觉胸腔被莫名复杂的情绪充盈了,涨得厉害,无数的猜测涌现。

  “表现风流的你,有没有想过要和‘某人’正式交往。”

  饺子说得没错,这是个无聊的问题,可问题的答案,似乎为他揭示了一个不一样的饺子。

  帝奇格外仔细,逐字分析,原来“花花公子”只是个伪装的皮囊、原来他对身边的某人有着向往、原来他同样期望一段禁得起考验的关系……

  他还没从繁琐的思绪中抽离,就又看到镜子提出的问题,镜面上明晃晃的字,毫不犹豫地戳穿了自己正小心经营的,对某个队友的暗恋,他咽了口唾沫,只能说出那句真话。

  科娜洛导师看戏般笑了,拍了拍帝奇的肩膀送他离开,直到他泛红的耳朵消失在走廊尽头,才捏着药瓶道:

  “没白浪费我的吐真剂。”

 

3

 杯中残留些咖啡的痕迹,青年讲完了故事,完全省略了自己红透的脸这一部分,倒了早上的第三杯牛奶——因为个中缘故,帝奇从小就习惯在早上喝大半瓶,一直到现在都没改。

  尤其是当他发现自己和饺子已经在一起几年了,他还是没有对方高之后。

 “原来这个故事在你眼里是这样的?”赛琳娜还没说什么,饺子披着外衣出现在楼梯上,他没带面具,嘴角还留着昨晚被折腾出来的痕迹,看得人脸上发烫。

  “是你先喜欢的我,不是吗?”帝奇起身给他倒了杯咖啡,饺子接过,磨磨唧唧地在桌前坐下,语调带着些得意地说:“我可不这么想。”

  “忘记回塔拉斯那次的事了吗?”


4

  “这里签字,还有这里。”黑鹭导师在请假条上指了几处,眼神狐疑地看向饺子:“你确定这次要一个人回去?”

  饺子少见地没有嬉皮笑脸,只是麻利地签了字,他低头看了一会儿请假栏上的“事假”二字,语气有些无奈和忧虑:“这是我自己的事,最好还是不要让大家一起了,不然真的太……”

  他的话头止在这里,没有继续往下说,只是把假条递给黑鹭导师,对方上下扫视了这个异常正经的青年,也只是妥协地接过,对折了一下:“既然你都这么决定了,那我也不多问,”他将假条裁成两份,一份给学生一份留档,“注意安全,别回不来……”


5

  突然被撞开的门打断了黑鹭的忠告,饺子心里暗感不妙,一顿一顿的转头看去。

  果然对上了熟悉的三双眼睛质问的目光。

  布布路背着棺材马上跑进来,眼睛里全是担忧:“饺子,你要回去吗?是很危险的事情?会回不来?为什么不叫上我们一起呢?!”

  饺子抹了下额头,想要解释却马上又被赛琳娜打断了:“你这家伙,不会又要一个人回去面对什么邪神吧?说了多少次了,我们是一个队伍的,互相是队友,有困难一起解决,别一个人死撑!”

  “不是啊……这次真的是我……黑鹭导师您也帮我解释一下啊!”他空摆着手,一想到这次的事情,就感觉难以启齿,而黑鹭导师正心痛地看着被踹掉下来的门,完全没有理会自己的求救。

  饺子攥着假条更加尴尬了,尤其是看到边上的帝奇时,对方还板着那张脸,似乎毫不在意自己要去做什么,可饺子能感觉到他的目光有些粘稠,始终挂在自己身上,甚至发现自己去办公室,还把另外两个人都叫来的就是他。

  帝奇那种格外偏执的眼神看得他舌头打结,大脑都有些空白,甚至不再执着于编造谎话,而是思考起对方为什么这样看着自己。

  “我说饺子啊,”黑鹭导师终于门板扶了起来,一脸烦闷地转过来,“他们想跟着你就跟着呗,你不就回趟家,处理点历史遗留问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

  饺子内心无声尖叫,他看着黑鹭导师把门板靠在一边,拿出了三张假条:“来你们几个,这里,还有这里,签字,反正都在放假,爱去哪去哪,别糟蹋我的门。”

  三人果断签了字,半小时后,饺子已经被拎上龙蚯了。


6

  龙蚯包厢上,饺子果不其然迎来了两人的轮番轰炸,毕竟他有前科,加上一张嘴忽悠人的功夫简直如火纯青,搞得现在大家也都养出了凡是饺子的事情,都得打破沙锅问到底的习惯。

  饺子已经擦了两次汗了,眼看打太极的话就要用完,帝奇突然起身,揪着饺子朝包厢外走。

  他被帝奇拉着手腕,一路穿过走廊,进了卫生间,帝奇锁好门把饺子推到坐下,居高临下地盯着他道:

  “你既然不想自己说,那就由我来问,你只要回答是或者不是,就好了。”

  饺子咽了口唾沫,那目光盯得他很不自在——比在办公室的时候似乎更渗人了,像是要把自己吃干抹净一样,对方逼近自己,他只能更往墙壁上靠。

  “这次你回去,是不是和伊里布有关系?”

  “是。”

  “是因为祂要回来了吗?”

  “不是……”

  

7

  几个问题下来,帝奇感觉自己几乎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问出来了,却还是不知道,为什么只是个巩固封印的常规典礼,饺子却偏要躲着大家一个人回去,从他的回答上看,这个典礼很正常,他也不需要再下到圣井中,难有什么风险。

  饺子被审问弄的口干舌燥,眼看自己的老底马上要被帝奇问干净了,他选择主动回答最后的疑问。

  “我不想你们来,是因为典礼礼仪很繁琐,大哥又说要给我铸像,还可能会唱各种吟诵我的诗歌……真的太尴尬了!至于回不来什么的,那是因为大哥肯定会试图强留我的!”

  一想起在信件中兴致勃勃的大哥和戈林,饺子的神色变得难堪起来,他的身上本就被审问逼得出了一层薄汗,逼仄的空间更叫他不适,他伸手拉住帝奇的手腕,声音也放轻放软了:“好啦,你该信我了吧,就是因为这个而已,没有其他的了。”

  被握住手后,帝奇明显放松了下来,虽然态度一如既往的严肃,但饺子能感觉到他目光变得平静了许多。

  “……以后别做冒险的事了,别让我…我们担心。”

  他一面拧开门把手,一面把饺子顺带着拉起走了出去,饺子却只把注意力放在了他刚刚的话上。

  “他是不是想说,‘别让他担心’?怪了,他原来这么关心我吗,还是说……”

  两人在走廊间穿梭,饺子想起了好几次早上他赖床后,被挂在门把手上的早饭,还有字迹工整的纸条。

  饺子突然感觉那笔迹很熟悉,尤其那种特殊的花体写法,熟悉的人里面,好像只有帝奇会写,他早年流浪落下来的,胃的毛病,虽然从未和同伴们说过,帝奇却总是随身带着对应的那几副药。

  长发青年的目光落在比自己矮些的少年的头顶,突然噗呲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啊?”

  “哈哈……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感觉,挺好玩的。”


8

  “你看吧大姐头,肯定就是他先喜欢我的!”饺子微抬下巴,一脸的大获全胜的喜悦,旁边已经身为男友的帝奇只能辩解说,他只是单纯担心队友罢了,配合这么久了他可不想面临换人的麻烦,饺子听到这里,突然又一个眼睛发亮,扭头朝还在消化刚才小故事的赛琳娜说:

  “大姐头,你想不想听他第一次跟我表白时候的故事?”

  赛琳娜奇怪地诶了一声:“那个我们也在啊,不是毕业那天吗?”

  饺子笑着将散在肩膀上的长发扎起来,晨光在窗外密林的遮蔽下漏进屋内,照在饺子半边脸上,他有些神秘兮兮地道:“其实那不是第一次表白,第一次是……”

  帝奇顿时想起了什么,马上炸了毛似的捂住饺子的嘴:“你别告诉她那个!”

  饺子的狐狸眼却对着他眨巴了两下,正在帝奇思考这又是什么暗号的时候,饺子亲了一下他的掌心。

  “!”帝奇心中没有防备直接松开了手,虽然他们交往也算得上久了,但饺子这种爱玩的性格还是让他有点琢磨不透,掌中里还残留着对方嘴唇的柔软,一时间有些恍惚,等他回神时,饺子已经换了位子坐到赛琳娜身边了。

  他知道自己拗不过这两人,只能捂着脸劝饺子不要添油加醋。

  

9

  吊车尾小队又一次因为出任务团聚在奇怪的地方了,这次是某位高门夫人硕大的衣帽间,饺子交叠着手撑在桌上,及其凝重地看着两件被赛琳娜拿在手里的女装。

  “……你们认真的吗……”他只感觉自己说话都在发颤,布布路从另一边冒出来,手上拿着两条项链,眼神清澈诚恳地看着他:“饺子,你牺牲一下吧。”

  “是啊,上次都让帝奇穿了,这次轮到你了。”赛琳娜拎着两件裙子,一条丝绸质感的,面料轻薄,腰部的绑带设计繁琐却有解构的美感,另一条则是宫廷风的复古礼裙,配有抹胸束腰和烫金的花纹。

  无论哪条都很漂亮,都出自大牌设计师的手笔,但是无论哪条饺子都不想穿!

  “我们就不能找个其他人什么的代替一下吗……”饺子手上已经拿着伪装用的人皮面具了,还试图做最后的挣扎,怎么偏偏发布任务的雇主就要出席宴会,又偏偏她被人掳走,四人为了找到她,最好的信息来源还就是那个宴会。

  而偏偏雇主的身高就和自己一样啊!

  饺子欲哭无泪,但大难临头,他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了,要带人进入会场需要嘉宾本人出席,持有相应的邀请函,而每位嘉宾能带入场的人数,刚好是三人。

  “时间不多了,快点选吧!”赛琳娜表现得格外急迫,却抑制不住脸上的笑意——她早就想这样玩一趟了!

  饺子歪在沙发上,终于承认自己敌不过要女装的天命,

  “既然要穿,还不如穿得好看些……”他嘟哝了几句,强行振作精神,选了那条绿色的长裙,又把布布路拿来的两条宝石项链都放了回去。

  “雇主的偏好上,比起宝石更喜欢珍珠,你看看有没有珍珠的首饰,和管家借一整副来。”

  “还有发饰,雇主喜欢用带有细腻花纹的簪子,避开颜色太过繁多的,如果有玉的最好。”

  他已经揭下了自己的狐狸面具,在赛琳娜欣喜的目光下拿着东西打算进更衣间,却突然停住了脚步问道:“帝奇呢?他好像自你我和他们两个碰面之后,就没出现过吧?”

  “应该是先去观察会场地形了,”赛琳娜略感奇怪地回道:“你们最近怎么了吗?他似乎有意无意的在躲你啊。”

  “……”饺子的眼睛往边上瞟了一下,自从上次自己回塔拉斯那次的事后,对方就一直有意无意的减少接触,也没再露出那种偏执的眼神,再加上自己之前对着那面镜子回答的问题,他心里莫名有点忐忑了。

  或许他对我没有好感,甚至其实,很不想被我喜欢吗?

  想到这里他就不免得失神,确实,对方是个职业的赏金猎人,不近人情和冷漠也算他的工作素养之一。

  平日里,他估摸着也对自己的个性没有多少好感,或许关心只是处于队友朋友之间,并不是爱恋,是他武断了。

  朋友之间,一旦越过了这一层关系,成为了恋人,如果往后两人在生活和未来上有矛盾,很多事情都会变得很难收场,饺子倒是很清楚这一点,或许帝奇也是这样想的吧。

  果然还是不该做那些多余的事。

  饺子想到两人这段时间的相处方式,先是自己没能想好,虽然总出任务总和帝奇一起,可一闲下来看到对方,他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有在见不到脸的情况下,他不用面对对方的眼睛时才感到轻松自如。

  而自己终于能习惯那种视线时,帝奇却又开始躲着他了。

  饺子一时半会儿想不明白,只能故作无所谓地朝赛琳娜耸耸肩:没有吧,最近什么事都没发生。”

  除了不停猜测对方到底喜不喜欢自己之外。


10

  拉好窗帘,头绳从顶上滑落,依次撩过他的肩膀手肘,最后被饺子捞住放在一旁,长发披在身后,少了头绳的约束,看着蓬松了不少,倒也想瀑布一样垂在脚踝边。

  接下来是衣服,将用铁环固定的披巾从身上摘下,再解开腰带脱下素色的袍子,饺子一边蹬掉了马靴,一边先将头发盘起,免得踩到。

  最后便是裤子了。饺子深深吸气,这条绿色对于腰胯的塑形,导致他不方便先套裙子再把裤子褪去。

  他给自己做了一会儿心里准备,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脱掉了长裤套上那条轻薄的绿裙,很意外的是,由于雇主体型较消瘦,这条裙子在饺子这种青少年身上也不会太奇怪,甚至很衬他柔和的五官。

  但饺子偏偏忽略了一个点,腰部的绑带没系好 而他此时已经把裙子穿上了,很难去处理背后的东西。

  “是要重新穿一次吗……嘶,不对。”他试着将裙子脱掉,可别扭的绑带却阻碍了这一招,就在饺子烦燥地看着镜子,处理侧面的绑带时,窗户被人打开,自外照进的光线突然一亮一暗,似乎有人停在了窗台上而且已经聊开窗帘进来了。


11

  帝奇从隔壁的宴会厅楼上翻下,本想着雇主更衣间没人,可以通过这里直接进到主卧,可刚撩开窗帘,眼前就是一片白皙的皮肤,虽然有几处伤疤,却被丝绸质感的露背长裙衬着,配合着纤细的肌肉线条,更是如同一件易碎的精美瓷器一样动人。

  “帝奇?”穿着长裙的人开口了,居然是熟悉的声音,那人回头看了一眼,确认是他后马上求助道:“来帮我一下,这背后的绑带我看不清,遮暇也上不到后面。”

  背后的人停顿了几秒才走上前,饺子能感觉到自己背后有人靠近,帝奇只是伸手拉起腰间零散的绸带,似乎就给光裸的背带来人的体温。

  拆结,捋平,再将绑带穿过金属材质的孔复位,打上漂亮的结,这途中他的手多有触碰到皮肉的时候,每刮到一次,身前人就不自觉发颤前倾,分明是条件反射,可却因为黄昏下越发暧昧的气氛变了味道。

  气血在不停地往脑门上涌,随着饺子的每一次躲避愈演愈烈,他又想到了那次自己心急如焚地审问饺子的场景。

  狭小的空间里挤进了两个人,对方被自己有些失控地推着坐下,接受居高临下的视线,那时的自己,心里就像烧着一场大火,不断想起饺子在面对威胁安危的事时,执意要一个人挡下的种种。

  他始终能感觉到对方不够信任自己。

  可自己却总被他吸引,圆滑的性子也好,隐瞒的习惯也罢,他开始对这个人越来越上心,在那次知道他又要一个人回去时,甚至产生了想把对方软禁的冲动。

  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帝奇心里更乱了,他不知道饺子对自己是什么看法,甚至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喜欢他——他还没有准备好应对拒绝,但是……

  低下头把绑带的顶端打好结,他抓着绸带,看着被裹在细腻柔软的墨绿色中的腰身。

  但是,他的脸颊和耳廓还是烫的要命。


  12

  饺子已经有些尴尬地把自己撑在梳妆台前了,他也不想这样一个劲地动,可就是管不住身子。

  背后的缎带发出摩擦声,他看不清帝奇脸上的神色,只能瞥见对方低着脑袋的模样。

  我是不是有些不妥当。他突然想到,毕竟两人最近的相处模式格外奇怪,让他来帮忙,是不是太越界了点。

  他一个人看着镜子胡思乱想,沉默直到腰隐隐有被收紧的感觉才被打破,他说了声可以了,但对方似乎没听清,将手放到了侧面尚凌乱的绑带上,饺子习惯性地伸手握住了对方,想告诉他已经可以了。

  才刚刚触碰到手背,手就已经主动抽开了。

  饺子不免皱了皱眉,转身看见帝奇已经朝自己走开几步远。

  他又靠近了一些,帝奇再次拉开了距离。


13

  “你对我有什么意见直接说吧,为什么要……”他少见地懊恼起来,两步拉住了对方凑上前一看,却愣住了,之后没忍住又笑出了声。

  他刚刚才认为的,一定不喜欢自己的,冷酷的专业赏金猎人,现在整张脸红得厉害,甚至连耳根都能看出红色。

  对方啧了一声转身不看他,但却掩盖不住自己被那一身长裙的人撩得心慌的模样。

  “怎么啦,帝奇?你不想见我?”饺子原先的顾虑全都烟消云散,手指冰凉贴上他发烫的耳垂。

   什么冷漠,什么友情,分明就是他闷着不说罢了!

  对方没有回他,饺子心情却更好了,他又主动些贴到少年的后背上,像是耳语一样说:“你这么讨厌我,我可以申请和换队伍的。”松开搂着的脖子,绕到对方面前,“你想让我走吗?我马上就可以打报告的。”

  狐狸的眼尾晕开喜悦的桃花,硬是让帝奇在心里打了磕巴。

  当然不想啊,他当然不想饺子换队伍,就和不想让他一个人去面对危险的事情一样。

  心里好多话,一句都说不出来,对方却失望地走开了,似乎有认为他默认了的意思。

  “我……!”他赶紧伸手拉住对方,通过皮肤下的血管,他也能感觉到对方异常快速的心跳,饺子面朝他,问出了那个困扰自己许久的问题:

  “帝奇,你喜欢我吗?”

  

14

  眼前的少年没有回答,脸上的慌乱却逐渐消失,饺子还垂眸看着等待他的答案,不成想被拉了过去。

  腰被手臂环着,夕阳,白鸽,窗外的阳光像是有人打翻了酒神满装琥珀色佳酿的酒杯,光芒只是撒在人身上就好似陷入了如梦一般的陶醉时刻。

  饺子从来没有这么近地看过那双蔚蓝色的眼睛,此刻不再承载混浊的执念,只有澄澈的爱意和热烈。

  他闭上眼,嘴唇上的触感已经代替话语回答了那个问题。


15

  五六分钟后,两人终于从缠绵不休的状态下脱离开,饺子吐了吐舌头,亲得他舌头都酸了,虽然浪漫是很浪漫,但是,还差一年才成年的少年的吻技,他实在不敢恭维。

  饺子灵巧地啄了一下他的嘴角,赶在对方摁住自己的脑袋前,将遮暇膏塞进他手里。

  “别玩了,先帮我遮一下,你要是这么喜欢的话,”他撩开刚刚散开,披在背后的长发,露出背部大片的肌肤,撑在梳妆台上,“等任务结束,我们再好好呆上几天,如何?”

  腰侧传来手心滚烫的温度,一股热气突然喷到他后背惹起一阵酥麻,他还没推开对方的头,腰上的伤疤就感受到了带着点湿润的柔软。

  “求之不得。”


16

  饺子将手上捏着的葡萄一口吞下,笑盈盈地看着因为回顾往事已经要消失在地缝里的男友,还有瞠目结舌的队友。

  “原来那天你在里面耽搁了那么久才出来是因为……!”赛琳娜差点拿不稳咖啡杯,脸上的既有惊喜又有赞美,“原来是这样吗?亏我还说你们毕业突然在一起很奇怪,原来那时候就开始了?”

  “是啊,我们一直不告诉大家的,也是一直想把这件事弄得正式些。”他伸了个懒腰站起来,“好了好了,聊得够久了,差不多要工作了……帝奇,我昨天写的那个资料呢?”

  “……这里。”他板起脸从文件堆中抽出一本,虽然很尴尬,但是他知道自己绝对拦不住饺子想讲,虽然拿他没办法,但也只能慢慢磨合。

  毕竟,以后还要过很多年。

群雨未至
图卡(Tuhka),和俄斯刻(...

图卡(Tuhka),和俄斯刻(Aske)一样意为梣木,生来感情功能缺失的先天出生圣体,本原神oc世界线中绝大多数悲剧的始作俑者。

从小就认为待在神支配的世界很无聊,待在人类的躯壳里也很无聊,她唯一感兴趣的只有“超越命运”这件事,为了满足这唯一的兴趣,她可以伪装出任何人性充沛的样子,最常用的形态是“人类本位的实用主义者”。一开始认为用武力征服地上的国度和打破天空岛制定的秩序即可实现超越,然而在误入深渊后,她的想法发生了一点变化……

在赤血王朝末期诞生的纯血坎瑞亚人,在误入深渊后接触了深渊的力量,变成了类深渊使徒生命体,在深渊教团成立后,一直在教团边缘游离。

长得像冥河水母

图卡258在提...

图卡(Tuhka),和俄斯刻(Aske)一样意为梣木,生来感情功能缺失的先天出生圣体,本原神oc世界线中绝大多数悲剧的始作俑者。

从小就认为待在神支配的世界很无聊,待在人类的躯壳里也很无聊,她唯一感兴趣的只有“超越命运”这件事,为了满足这唯一的兴趣,她可以伪装出任何人性充沛的样子,最常用的形态是“人类本位的实用主义者”。一开始认为用武力征服地上的国度和打破天空岛制定的秩序即可实现超越,然而在误入深渊后,她的想法发生了一点变化……

在赤血王朝末期诞生的纯血坎瑞亚人,在误入深渊后接触了深渊的力量,变成了类深渊使徒生命体,在深渊教团成立后,一直在教团边缘游离。

长得像冥河水母

图卡258在提瓦特干的100件坏事之一 

柚木子优
tv第一季画风,,私心tag致...

tv第一季画风,,私心tag致歉!

tv第一季画风,,私心tag致歉!

发生进行时
算了,,朱波花了一小时给自己干...

算了,,朱波花了一小时给自己干紫逼了

你雷欧叔叔最喜欢生难画的小孩让同人女紫逼🐒

还有雷欧幻像请无条件归还长安的立绘🙄别一天天一想起他写的全是提款机剧情

我每次看到16册都觉得长安是不是斯了😅不说我做cp解了 单说角色厨我也接受不了这件事

算了,,朱波花了一小时给自己干紫逼了

你雷欧叔叔最喜欢生难画的小孩让同人女紫逼🐒

还有雷欧幻像请无条件归还长安的立绘🙄别一天天一想起他写的全是提款机剧情

我每次看到16册都觉得长安是不是斯了😅不说我做cp解了 单说角色厨我也接受不了这件事

绝区零
过塑手账丨兄弟爆一下 「适当的...

过塑手账丨兄弟爆一下


「适当的放松可不是懦弱的表现。」

「度假可以对因长期工作而麻木的感官进行单点爆破!」

「这次爆破行动的搭档。兄弟,非你莫属!」


「解放双手,拥抱感动」

【点击解锁过塑尊享版,更多特权记录精彩瞬间】


「过塑手账」是一款搭载于移动设备上的AI手账应用,旨在为用户留下美好回忆。

*含应用内购买项目,请理性消费。


—— 欢迎来到新艾利都!——

《绝区零》将于7月4日开启全平台公测!

预约里程碑活动进行中,参与预约最高可领「原装母带*20」等奖励。

过塑手账丨兄弟爆一下


「适当的放松可不是懦弱的表现。」

「度假可以对因长期工作而麻木的感官进行单点爆破!」

「这次爆破行动的搭档。兄弟,非你莫属!」


「解放双手,拥抱感动」

【点击解锁过塑尊享版,更多特权记录精彩瞬间】


「过塑手账」是一款搭载于移动设备上的AI手账应用,旨在为用户留下美好回忆。

*含应用内购买项目,请理性消费。


—— 欢迎来到新艾利都!——

《绝区零》将于7月4日开启全平台公测!

预约里程碑活动进行中,参与预约最高可领「原装母带*20」等奖励。

海带本带(开学停更)

布布露:这裙子有点不方便

饺子:我去!什么情况?

帝琪:什么鬼?

布布露:这裙子有点不方便

饺子:我去!什么情况?

帝琪: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