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小薇薇 小薇薇 的喜欢 xiaoweiwei480.lofter.com
雨尚溶川(集训失踪版)
  既然都有乌乌宰了,就再来一...

  既然都有乌乌宰了,就再来一个章章中吧!

  (和亲友搞得五分钟摸鱼挑战,啊叭啊叭,时间还是不够呃啊啊好的细节没处理)

  既然都有乌乌宰了,就再来一个章章中吧!

  (和亲友搞得五分钟摸鱼挑战,啊叭啊叭,时间还是不够呃啊啊好的细节没处理)

陈sir(放假了回来更新了)

暴躁国妈在线卷猫


宰喵在听了在听了


五连催更大招


彩蛋原图

暴躁国妈在线卷猫



宰喵在听了在听了



五连催更大招



彩蛋原图

陈sir(放假了回来更新了)

软乎乎糯叽叽的太宰汤圆贩售中


10元一碗童叟无欺  好吃滴很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彩蛋原图


元宵节快乐🥰🥰🥰

软乎乎糯叽叽的太宰汤圆贩售中


10元一碗童叟无欺  好吃滴很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彩蛋原图


元宵节快乐🥰🥰🥰

陈sir(放假了回来更新了)

想象着为了完成委托的宰穿上和服当男花魁然后……🥵🥵🥵如果被我碰到了咱们直接倾家荡产。


迟到的900福利  奔月就明天吧让我偷下懒


顺便告诉我一下喜欢那一张图(打算做到1000的福利抽奖)

想象着为了完成委托的宰穿上和服当男花魁然后……🥵🥵🥵如果被我碰到了咱们直接倾家荡产。



迟到的900福利  奔月就明天吧让我偷下懒



顺便告诉我一下喜欢那一张图(打算做到1000的福利抽奖)

LOFTER创作小管家
「灯月之下,以爱入馅,正月十五...

「灯月之下,以爱入馅,正月十五,心愿团圆」

🥣一个元宵福利:

红心+蓝手+评论,2月10日将抽5位幸运er送出老福特周边~


「灯月之下,以爱入馅,正月十五,心愿团圆」

🥣一个元宵福利:

红心+蓝手+评论,2月10日将抽5位幸运er送出老福特周边~


七月流火

你最好别睡得太死

  趁着文还在审核的时候来挂人,挂谁?挂我亲爱的列表。

[图片]

[图片]

 第一位,重量级人物,兔子,跑团的时候告诉我有空可以帮我看文结果八点半发文十点半回我(撸袖子)期间这种对话发生不下五次。我感谢她的时间管理。

  由于最后看在态度诚恳,不艾特她了。

 下面这位,樱师傅

[图片]

[图片]

[图片]

早晨告诉我要写不完了结果晚上看同人。行,我不能让上火的只有我一个人,是吧@AKA 现杀(误) — 樱溪 

  趁着文还在审核的时候来挂人,挂谁?挂我亲爱的列表。

 第一位,重量级人物,兔子,跑团的时候告诉我有空可以帮我看文结果八点半发文十点半回我(撸袖子)期间这种对话发生不下五次。我感谢她的时间管理。

  由于最后看在态度诚恳,不艾特她了。

 下面这位,樱师傅

早晨告诉我要写不完了结果晚上看同人。行,我不能让上火的只有我一个人,是吧@AKA 现杀(误) — 樱溪 

陈sir(放假了回来更新了)
在人类的孤岛上 艺术与鲜花相伴...

在人类的孤岛上


艺术与鲜花相伴盛开


希望与现实相互交缠


白鸽衔来枝条


玫瑰攀墙而上


书页开始翻动


亿万时间线在此交汇


唱吧,在这孤独的岛上


跳吧,为了洪荒的美丽


星辰野草,造访无边的土地


人类孤岛,盘旋在银河尽头


告别沉寂的土地


举杯,为了此刻永恒


参加企划的老师

@賽徳勒斯 

@小薇薇 

@霖柚(找刀找虐找be中) 

@宰云 

@泽 

@叶墨白 

@plum-sparrow 

@劳斯座下最猛Alpha[QR.] 

@唐...

在人类的孤岛上


艺术与鲜花相伴盛开


希望与现实相互交缠


白鸽衔来枝条


玫瑰攀墙而上


书页开始翻动


亿万时间线在此交汇


唱吧,在这孤独的岛上


跳吧,为了洪荒的美丽


星辰野草,造访无边的土地


人类孤岛,盘旋在银河尽头


告别沉寂的土地


举杯,为了此刻永恒


参加企划的老师

@賽徳勒斯 

@小薇薇 

@霖柚(找刀找虐找be中) 

@宰云 

@泽 

@叶墨白 

@plum-sparrow 

@劳斯座下最猛Alpha[QR.] 

@唐幽洛 

@沈易木渝_syimuyu 

@任洛希 

@白募 

@冬日眠渡(开学失踪) 

@游 

@木子青柠(弃疗中) 

@棠溪 

@烨相 

@AKA 现杀(误) — 樱溪 

@陈sir(放假了回来更新了) 

@归舟.(开学死亡版) 

@花崎海 

@七月流火 

@出门好麻烦啊 

@春日青 



彩蛋

@妄自菲薄. 

@山晴 

@琰 


特别感谢文案@AKA 现杀(误) — 樱溪  


2.14敬请期待

plum-sparrow

【中太】港黑打工人日记——体检

港黑中*武侦宰

记一次例行体检

没什么脑子的沙雕小短篇


大家好,我是今年刚毕业的医学生。不,医学牲,更确切来说是护理专业,好不容易脱离大学生涯,就赶上就业季寒冬,以至于到现在离校半年了,才刚刚找到我的第一份工作。


本着再找不到工作就要饿死的原则,什么都可以了,医院还是社区诊所都不重要,先活下来要紧。很幸运,昨天面试了一个没太听说过的医院,好像隶属于森氏集团,当晚就收到了录取信息,通知我第二天来上班。


似乎是刚刚建成,整个风格黑色的建筑和之前面试过的那些医院都不一样,外墙玻璃干净到反光,一尘不染的模样都让我怀疑,是不是捡到了什么大便宜。不......

港黑中*武侦宰

记一次例行体检

没什么脑子的沙雕小短篇

 

大家好,我是今年刚毕业的医学生。不,医学牲,更确切来说是护理专业,好不容易脱离大学生涯,就赶上就业季寒冬,以至于到现在离校半年了,才刚刚找到我的第一份工作。

 

本着再找不到工作就要饿死的原则,什么都可以了,医院还是社区诊所都不重要,先活下来要紧。很幸运,昨天面试了一个没太听说过的医院,好像隶属于森氏集团,当晚就收到了录取信息,通知我第二天来上班。

 

似乎是刚刚建成,整个风格黑色的建筑和之前面试过的那些医院都不一样,外墙玻璃干净到反光,一尘不染的模样都让我怀疑,是不是捡到了什么大便宜。不是说细节决定成败嘛,这样有条不紊,管理有序的地方,一定就是我理想中的工作单位。

 

面试我的是一个穿黑色西装扎丸子头的金发姐姐,看起来年龄和我差不多大,就已经当上HR,看来我也得好好努力了!看到我一副干劲十足的样子,金发姐姐似乎欲言又止,瞥了一眼手边厚厚一摞的文件,还是没有说什么,叹了口气就让我走了。大概是工作比较辛苦吧,希望她今天也可以早点下班。

 

作为一个护士,我被分配到体检中心,负责填信息和抽血这种简单的工作,在校和实习期间已经练习过无数次,对我来说完全没什么技术上的难度。第一天的工作很清闲,除了偶尔有几个穿西装三件套的人来抽血化验,大多数时间是闲来无事的。

 

午休时间,同楼层的医生护士们聚在一起,吃着自己带来的便当,顺便聊聊当天的见闻。我插不上话,只得安静地听着。其实这样也挺好,毕竟从大家的聊天中,说不定能获取什么第一手的八卦,为这稍显无聊的日子,增添几分乐趣。

 

从前辈们口中得知,森氏集团属下员工专属福利,包括但不限于每年可以自选时间的全套免费体检,从基础检查,到查血,全身CT扫描应有尽有,齐全到不管是什么毛病,都能被第一时间注意到的程度。除此之外还有长达一个月的每年固定假期,其他旅游,聚餐之类的相比之下已经不值一提。这是什么神仙公司!

 

我直呼这辈子的梦想就是成为他们的一员!听到这话,周围前辈们露出了诡异的表情,像是在看什么不太聪明的东西?又是那种欲言又止的模样,看起来又好像透过我,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最后还是一个稍微年长一些的护士姐姐打破这令人窒息的沉默,笑着说:“没事,后面她会知道的,都是这么过来的。”

 

感觉好像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信息,一时间又抓不住线索,只是从他们的脸上似乎读出了同情的意味来。不会是被坑了吧?几乎是瞬间,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原因很简单,如果这里有什么问题,为什么她们都不走?

 

吃完便当,大家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体检中心的护理部又剩下我一个人。空荡荡的大厅里只能听见中央空调的嗡鸣,墙角的几棵绿植也显得有些无精打采,等候区一排排的金属长椅将阳光反射地斑驳。我不禁好奇,这里真的能盈利?难道老板已经转移资产准备跑路?不会刚刚入职,就要面临失业吧,想到这里我的情绪好像突然低落了些许。

 

那一天剩下的时间里,我和墙上的时钟干瞪眼,差不多数清楚护士站桌子上的那盆绿萝,究竟有几片叶子,千纸鹤不记得折了多少只。这样一份轻松又高新的工作,我是极为乐意的,当场就签下了一年的合同,最好能这样一直持续下去,让我继续无所事事吧。

 

在时针走向六的时候,步伐踢踏声中,有两个人走进了这间大厅,久违地打破了宁静。

 

和之前见到的所有人都不同,那是一个身穿沙色风衣的高个男人,奇怪的是他裸漏出来的皮肤表面都覆有一层绷带,是哪里受伤了吗?在他身旁是一个身高稍矮的橘发青年,头上带着顶款式复古的黑色礼帽,和今天见到的其他人一样,穿着全黑的西装。

 

那个黑发的高个子年轻人看起来很是爱笑,眉眼里尽是温柔,从始至终都没有将视线从同行之人的身上移开。如水般清澈的爱意完全不加掩饰,就这么从他举手投足间溢出,每一下似乎都恰到好处,不会让人无所适从,也不会平淡到无法察觉。像是个无形的壳,将他所爱之人包裹其中,不愿其受到哪怕一点伤害。

 

我很确信那是名为爱的情感,而不是其他的什么情愫。不需要什么特别的理由,当一个人的眼里只能装下对方,除了爱,已经没有其他可以承载起这份情意的载体罢了。

 

相比之下那个全身黑漆漆的橘发年轻人,似乎是早就习惯这种目光,倒是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显得有几分不悦,正催促着他的同伴上前。

 

与黑发青年的温和不同,橘发青年看着周身像是环绕着一种无形的压迫感,颇有些不近人情的意味。不得不承认,他的样貌是极美的,还带着些少年感的面容,嘴角带着一抹不太明显的笑,肆意,又不失稳重,好似我们这般普通的人,根本无法在他目光里停留片刻。那双深蓝色的眼眸好似看不见尽头的漩涡,只消对视上一眼,就能将人的魂魄抽离。

 

我是不敢和他对视的,不知是出于生物的本能,又或许是不太灵光的直觉难得发挥了次作用,只知道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逃离。此等强大而美丽的事物,绝不是其他随便什么人所能觊觎的,我在心里暗想。

 

从走进这道门开始,就能听见他们俩闹腾个不停,直到他们走近,我才能勉强听清他们在吵些什么。

 

”中也,好饿——“我听见那个黑发青年说道,那故意拉长的粘腻嗓音与其说是抱怨,可能撒娇还要多占几分。中也,很好听的名字,莫名的让我觉得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说过,一时怎么也想不起来。

 

“混蛋青花鱼,还不是因为你们武侦今天下班晚?”声音很是低沉,和他的外表形成巨大反差,可能是平日里抽烟的缘故,职业习惯让我下意识产生这样的想法。武侦?是武装侦探社吗,那个传说中由异能力者组成的机构,专职处理各种委托。听说是由一群年轻人组成,和黑白两道都有关系,神秘得像是都市传说一样的存在,没想到在这能见到真人。

 

突然想起上次闺蜜兴高采烈地和我分享的那篇帖子 ——《论港口黑手党和武装侦探社的三代情缘》。当时还嘲笑她从哪听来的离谱风声,这年头已经什么都可以扯cp了吗!现在看来,怕是我单纯了,姑且不论那个橘发年轻人的身份,他们俩明显是有些什么啊喂!

 

”快点过来,完事还要回家给你做饭。“ 虽然说话还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语气里带着明显到我都能听出来的宠溺。

 

说实话,刚听到做饭这个词的时候我还是有些吃惊的,怎么看他都不像是居家系男人的风格,比起围裙和菜刀,枪支与匕首可能和他更为相配吧,不知怎么的,脑海中下意识就会这样认为。可能是被他的气质吓到了,这种纯粹到极致的冷漠与危险与让我有些害怕,似乎是在无声的警告着不知名闯入者,和他们保持距离。

 

”都怪小矮子非要带我来做什么体检。“黑发年轻人一边乖巧的将手腕塞到对方掌心,一边还作势向后躲闪,颇有些不情愿的样子,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马上要发生什么“强抢民女”的戏码。

 

听到这句话,另一个人明显来了气,眉毛一挑:”你还好意思说?昨天是谁半夜肚子疼醒,折腾得我一宿没睡;前两天做的螃蟹,是谁刚吃两口就难受,最后一桌子菜都喂了垃圾桶;家里垃圾桶沾血的纸团,还能是我的?还有上周,工作时低血糖昏在办公桌前,你们侦探社的女医生都打电话告诉我了。不体检?下回我不在家怎么办?“

 

”昨天是晚餐吃撑了不消化,螃蟹那天只是胃口不好吃不下,秋天干燥流鼻血怎么了,低血糖是个意外!“被这么一说,他立刻表示不服气,还真对着每条挨个反驳起来。

 

“行行行,是我不舒服,是我久坐起来站不稳差点撞到桌角,是我痛得蜷成一团也不肯说,是我一到秋冬就手脚冰凉,还拒绝检查身体。”类似的对话像是重复过无数遍,甚至不需要思考的时间,橘发黑衣的人就已经随口罗列出对方各种不适。

 

有一说一,我也跟着前辈实习过不短时间,就没见过病人家属能这么熟练的,很多甚至连基本信息都说不全,更别说对他的身体情况到了如指掌的程度。这是怎样细致的观察和留意,才能注意到这么多细节,我忍不住佩服他的耐心。扪心自问,我承认,对于身边的人,我是断然做不到此般细心的。

 

“蛞蝓就是多管闲事。”

 

“你要是晚饭还想见到蟹肉,就听话点。”

 

“啊啊要不是小矮子做饭太好吃,我才不会这么容易妥协。”

 

“嗯?就这些?怎么没见你另一处嘴这么硬呢?”

 

??你们在说什么,是我想的那样吗?一时间我不知道该庆幸自己听懂了,还是应该对未来表示担忧。还没等我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就看着那个黑发青年眉眼弯弯的凑到他耳边说了些什么,刻意压低了声音。虽然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但是我很确信绝对是些我不该听的东西。橘发那位瞬间泛红的脸颊已经能说明一切。

 

那一瞬间我好像头顶亮了起来,如果还有其他人在的话,一定会发现我就是全场最亮的那颗灯泡。风儿是多么的喧嚣,窗外的阳光是那么刺眼,请你们继续,我还能多吃几口糖。有没有一种可能,我是说只是可能,您太宠他了——当然,这句话我是绝对不敢说出口的,我还不想上班第一天就失业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

 

本着一成的职业操守,外加剩下九成对于正点下班的渴望,毫不怀疑,如果继续下去,他们大概能吵到太阳下山,月亮上班,我顺便还能喜提”从零开始的加班生活“成就。

 

”您好,请您填写一下个人信息。“思来想去之后,我不得不收起嗑到神志不清的表情,换上职业笑容,很是识趣的将体检表递到了黑发年轻人面前。如果听到现在还不知道是谁要做体检,我大概已经可以原地辞职了。

 

他的字体很好看,放在男性里绝对算得上清秀,一笔一画,柔和又不失力道,笔尖飞舞间,一个个整齐的字符便跃然纸上。从那张薄薄的纸上,我得知,这个男人叫做太宰治。

 

这个名字我不陌生,在那篇帖子里,我还有印象,他在cp榜单上位置十分突出,如果没记错的话,另一位是名为中原中也的港口黑手党干部——

 

中也?中原中也?黑...黑手党?!

 

如果说前一秒还在快乐磕糖,现在的我已经开始担心自己的项上人头了。无法否认,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对于我吃的cp出现在眼前这件事,我还是不免有些小欣喜,很快不安和惶恐就无法避免的漫上心口。黑手党,据说是吃人不吐骨头,瑕疵必报的一群黑恶势力,惹了他们指定得遭殃。想到这里,我手上的动作都开始不自觉的僵硬起来。

 

“那个...接下来需要抽血化验。”我能听出来自己的声音在发抖,尽管强装镇定,生物趋利避害的本能还是驱使着我全身血液好像都冷了下来。头顶上苍白的灯光都似乎变得恍惚,为淡蓝色诊台,颜色各异的化验管和一旁盒子里的针头都蒙上一层朦胧。

 

太宰先生挽起一边袖子,露出沙色风衣下缠满绷带的手臂,即使隔着一层带着消毒水气味的布料,还是能看出来小臂流畅的线条。不像想象中那般消瘦,看得出来有经过精心调理,肌肉匀称。

 

还没等我出言提醒,站在他身侧的中原先生已经熟练地找到压在手腕下的布料末端,帮他拆下手臂那一截绷带。大概是长期不见阳光的缘故,那部分小臂皮肤显得有些不健康的苍白,青色血管蜿蜒薄薄的皮肉之下。

 

各色浅白色的疤痕横亘在手臂表面,有些已经只能隐约看见不甚分明的线条,更多是些样貌恐怖的伤痕,就算现在见到也能想象出当时会是怎样可怖的场景。更为陈旧的那些甚至看不出多少处理的痕迹,哪怕血肉模糊,可能都只是草草包扎了事,才会留下这样时间都抹不去的痕迹。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伤痕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就算是教学案例,也罕有如此。我无法想象,这个男人的笑容背后,曾经是怎样的生活,有多少个夜晚,或许在某个阴暗潮湿的角落,身上堆叠的旧伤,时时刻刻都会将他撕碎,击溃。

 

耳边依旧是他们喋喋不休的声音,比起刚才的玩闹,不知为何我竟听出了些许孤独的意味。无法擅自揣摩他们的过去,可能对于两个独特的灵魂来说,彼此依靠,才是长久以来走下去的支撑吧。又可能只有经历过失去,才会分外珍惜,眼下平静如水的生活,我的思绪飘向了远处,连带着身体都僵直在原地。

 

兴许是察觉到了我的不安和惊讶,太宰先生打住话头,侧过头望向这边,用眼神示意我继续,不必在意。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刚刚已经不知觉间,很是冒犯地盯着看了许久。没有人会喜欢伴侣被陌生人注视着,不敢抬头去看另一边几乎凝成实质的目光,我战战兢兢地取出抽血所需工具。

 

这是我穿上这件白大褂以来,第一次感觉到这么紧张。哪怕是当时第一次将空气打入实验兔子静脉,亲手扼杀一条生命,都没有像今天一样惊慌到双手发抖,重复过上百次的动作都变了形。

 

针尖扎入暗青色血管,在看到塑料软管没有血液回出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搞砸了。试图按照老师传授的方法,将针头退出少许,调整方位重新推入,也是无济于事——除了徒增疼痛,没有产生任何效果。

 

那条血管已经没办法再用了,拔出针尖,就算有棉签按压止血,右手肘静脉被扎入的地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青紫起来。很快在他白皙的皮肤表面,涂抹上一片扎眼的暗色。

 

“对不起对不起。”除了一遍又一遍重复这三字,我想不到还能为自己辩解些什么。好像被一盆冷水从头浇下,顾不得掌心发粘的冷汗和从刚刚开始就颤抖个不停的牙关,趁着还能喘气,我忙不迭地想要安排自己的后事。

 

忍不住悄悄抬头瞄了一眼,中原先生眼中的怒气已经满溢出来,铺天盖地的寒意几乎要将我淹没。再见了,妈妈,再见了,这份工作。上班第一天就惹到黑手党,我大概已经可以准备和这个世界告别了。

 

“让你一天天不吃饭,血管这么细,人家怎么抽。”中原先生用那只戴着皮质手套的手,敲了一下他毛茸茸的脑袋。在我以为下一秒就要听见责骂的时候,从中原先生口中冒出的这句话,让我一时间不知所措。

 

“中也——这怎么还赖我。”被这么一说,太宰扭头瞪了他一眼,满脸写着不开心。

 

“另一支手伸出来,这边我帮你按着。”在我目瞪口呆中,中原先生伸手捏了太宰先生气鼓鼓的脸颊,用空着的那只手帮他挽起左侧衣袖。

 

“不用在意,之前医生们也总是抽不出来血。你试试左手。”当事人对那块淤青视而不见,反而转过头来安慰这个罪魁祸首。

 

我明白他是在安慰我,以太宰先生那堪称教科书般标准的血管,在他比常人更显苍白的皮肤表面,就算换作初学者,都是很容易找准位置的。并没有想象中不近人情,可能黑手党不像传言中那样可怕?

 

第二针很顺利,看着暗红色的粘稠血液顺着透明软管流进玻璃管中,一直悬着的心终于了落到实处。目送他们俩走出大厅,几乎要跳出胸口的心脏,依旧久久不能恢复平静。岁月静好的一天,终于以一场惊心动魄结尾。

 

对不起,我收回前言,这份工作一点也不轻松。真要说的话,除了比较废人,大概也没什么不好。

 

我是森氏医院的一名普通小护士,希望下次还能有机会,活着和你们讲述我的所见所闻。

 

大家有缘再见——

 

2022年10月

 

---------------------------------------------------

碎碎念:彩蛋是太宰和中也回家以后。

 


这个星球已经容不下我的XP了

在经历和多位(就两位)列表的讨论后,于是决定先把脑洞放上来。


名侦探柯南乙女,反穿越。


妹有名字,叫何唯夏。

穿越的祖宗有八位,用转盘顺序决定的。(但总感觉这是转盘和他们商量好的结果)

警校组的两对幼驯染+四名无奖竞猜人士。(两位列表不许剧透)


(搞点不一样的)

妹是家里蹲,因为本职是房东小姐所以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因为我的恶趣味,所以妹是一位优秀的同人漫画作者,画的比较多的是限制级漫画。

(只是想看某公安初来乍到后翻妹的房间翻出一大堆本子。)


有一位不靠谱的通知系统,只负责通知各位你们穿越了然后小小的巴拉巴拉巴拉巴拉一下。

(并不会经常出现,就大概出现三...

在经历和多位(就两位)列表的讨论后,于是决定先把脑洞放上来。


名侦探柯南乙女,反穿越。


妹有名字,叫何唯夏。

穿越的祖宗有八位,用转盘顺序决定的。(但总感觉这是转盘和他们商量好的结果)

警校组的两对幼驯染+四名无奖竞猜人士。(两位列表不许剧透)


(搞点不一样的)

妹是家里蹲,因为本职是房东小姐所以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因为我的恶趣味,所以妹是一位优秀的同人漫画作者,画的比较多的是限制级漫画。

(只是想看某公安初来乍到后翻妹的房间翻出一大堆本子。)


有一位不靠谱的通知系统,只负责通知各位你们穿越了然后小小的巴拉巴拉巴拉巴拉一下。

(并不会经常出现,就大概出现三次,开头一次,特别情况一次,回家一次。


又双叒叕因为我的恶趣味,所以设定了,各位刚刚来这个世界有半年左右的缓冲期来适应这个世界。

(指刚刚到这个世界的半年时间之内,除了妹和同款反穿越人士之外没有人能看见各位。


各位的时间线大概就是,死者就是死亡前一两秒的时间。

活着的人就是某件重大事情结束之后。

(主要是想搞事,比如某公安头子是在组织毁灭之后,疯狂加班中途来的。


补充1.0:因为妹是家里蹲,看的漫画动漫也很多,所以看着看着就会了一些日语,用于日常交流是完全没问题的。但是一旦触及到专业术语之类的,就容易摸不着头脑。工作细胞里面的专业术语除外。


补充2.0:

并不是所有人都是cp向,有个别是友情向。

反穿越来的各位会随机掉在妹的身边或身上。


有情况再补充。

七月流火

【白昼已烬】2023国太元宵12h

 死线战士冲冲冲!

 第一次开头好紧张😰 

绀云暮合(高考缘更):

[图片]



感谢@小薇薇 老师提供的绝美文案!真的帮大忙了!♥️



何为理想


是生存,是飞蛾扑火亦要追求的温暖


是追求,是雄鹰折翅亦要翱翔的蓝天


是爱意,是记录笔记时想念你的时间



纵使日日相见


相别依旧分秒难耐


想你微卷的发,鸢色的眸


想你风衣掀起的衣摆,缠满绷带的手腕


想你嬉笑的模样,说话上翘的尾音



今夜万家灯火通明,烟花灼耀夜空


送你一纸......

 死线战士冲冲冲!

 第一次开头好紧张😰 

绀云暮合(高考缘更):




感谢@小薇薇 老师提供的绝美文案!真的帮大忙了!♥️




何为理想


是生存,是飞蛾扑火亦要追求的温暖


是追求,是雄鹰折翅亦要翱翔的蓝天


是爱意,是记录笔记时想念你的时间




纵使日日相见


相别依旧分秒难耐


想你微卷的发,鸢色的眸


想你风衣掀起的衣摆,缠满绷带的手腕


想你嬉笑的模样,说话上翘的尾音




今夜万家灯火通明,烟花灼耀夜空


送你一纸名为此生理想的和歌


还我一声爱的结语




此刻,万人相证




//




什么是爱?


风告诉我,是注视你身影的目光


花告诉我,是轻抚你衣摆的温暖


雨告诉我,是关注你点滴的声音




如果这就是爱


那我已然被爱环绕


隐藏在眼镜后的关切


掩盖在粗暴后的温柔


躲避在暴躁后的关心


全部的全部,都是我追求又害怕的爱




黑暗被万家灯火点亮,夜幕被花火灼烧


照亮这本为昏暗的世间


将名为理想却写满爱意的和歌握在手中


这一次,我不在逃避




将爱,启于唇齿




//




参企名单/时间表


0:00 @七月流火 


2:00 @唐幽洛 


4:00 @陈sir(放假了回来更新了) 


6:00 @AKA 现杀(误) — 樱溪 


8:00 @陈sir(放假了回来更新了) 


10:00 @庭阶兰 


12:00 @安杋 


14:00 @一个与世无争的小垃圾糖果球 


16:00 @烨相 


18:00 @陈sir(放假了回来更新了) 


20:00 @唐幽洛 


22:00 @七月流火 




2月5日,敬请期待。

yoga.
一个最近的有感而发

一个最近的有感而发

一个最近的有感而发

夭夭鹿
  动作参考速写班长   

  动作参考速写班长

  

  动作参考速写班长

  

丸77

新的一年大家都要发大财!!

新的一年大家都要发大财!!

宰右不逆哦~

画了,但是依旧不会背景(╥ω╥`)  

我是废材(确信)

注:后两张背景有参考

画了,但是依旧不会背景(╥ω╥`)  

我是废材(确信)

注:后两张背景有参考

达达鸭鸭呀

【中太】关于开学的小事

是关于这篇原来你不是女的呀 的一个小扩写,灵感来源于@归舟.(开学死亡版)老师, 依旧还是那么的oocQAQ


马上就要开学了,谈了一寒假恋爱的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两人才反应过来,作业没写


于是,中原中也家就出现了这样兵荒马乱的一幕


“中也你的论文写的怎么样了,给我借鉴一下”太宰治一边说,一边从书堆里拿出中原中也的本子


“青花鱼你在做什么,论文怎么能借鉴啊”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的动作,连忙抢回本子


太宰治又准备继续抢本子,说道:“反正我们两是一个实验组的,那次社会调查你又没喊上我自己去了,把数据借我抄下,快点,待会我把数学给你抄”


“谁要你的...

是关于这篇原来你不是女的呀 的一个小扩写,灵感来源于@归舟.(开学死亡版)老师, 依旧还是那么的oocQAQ



马上就要开学了,谈了一寒假恋爱的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两人才反应过来,作业没写


于是,中原中也家就出现了这样兵荒马乱的一幕


“中也你的论文写的怎么样了,给我借鉴一下”太宰治一边说,一边从书堆里拿出中原中也的本子


“青花鱼你在做什么,论文怎么能借鉴啊”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的动作,连忙抢回本子


太宰治又准备继续抢本子,说道:“反正我们两是一个实验组的,那次社会调查你又没喊上我自己去了,把数据借我抄下,快点,待会我把数学给你抄”


“谁要你的数学啊”闻言,中原中也还是把本子递给太宰治,并提出条件,“把你的外国语作业给我”


“你自己拿,小蛞蝓就是脑子小,连外国语都不会”


“那你有本事别抄我论文啊,混蛋!”


两人虽然吵的很凶,但手却一直没停。尾崎红叶端了一个果盘来看望奋笔疾书的两人,安慰到:“你们不要学习到太晚了,实在写不完,我和欧外殿明天跟你们老师解释一下就可以了”


“不行”少年和“少女”同时发声拒绝“我必须要比小矮子(青花鱼)先写完”


尾崎红叶不禁感叹:“你们的关系真是好呢”


时间回到几个小时前


中原中也原本准备让红叶大姐帮忙跟班主任解释一下,不写作业了,结果晚饭后,太宰治抱着作业来找他,跟他打赌,先写完的一方可以要求后写完的一方做任何事情,并且还说“中也如果弃权的话就做我的狗吧!”


恋爱中的男人那能受到这种挑衅,于是中原中也应下了赌约,于是就造成了这样的局面


又过了一个半小时,中原中也又合上了一本作业,看了看太宰治的剩余,和自己剩的差不多,才长吁了一口气,还是有胜利的机会,于是又投身到补作业的工作中去了


“中也,你还剩多少作业呀,我要写完了哟”突然,太宰治说起话来


中原中也看着还有小半本的作业,写字的速度不禁快了几分


“三,二,一”太宰治接着开始倒数“写完了,让我看看小蛞蝓写到哪里了!”


太宰治凑近中原中也,:“还有怎么多呢!按照约定中也就要听我的了呢!中也狗狗,主人要下令了哟”


“谁是你的狗啊”中原中也大喊,连作业都不管了


“就命令狗狗陪主人睡觉吧,好困啊”说着,太宰治就拉着中原中也躺上了中原中也的床上


很快,中原中也就抱着太宰治睡着了,至于作业嘛,美人在怀,管那么多干什么




马上就要开学的怨念凝成了这篇文,虽然我不用补作业,但我真的不想去上学……

彩蛋是关于太宰治为什么找中原中也一起写作业


















雨尚溶川(集训失踪版)
  呃啊啊啊啊画不完了嘞(悲)

  呃啊啊啊啊画不完了嘞(悲)

  呃啊啊啊啊画不完了嘞(悲)

付白白白白白
之前在看人类倒霉图鉴,一段录像...

之前在看人类倒霉图鉴,一段录像,一个人,掉进了下水道

旁白:哦他掉进去了,哈哈哈那可真倒霉

镜头一转,那个人就是他

太草了


*不要发无意义评论和蹲蹲表情包

之前在看人类倒霉图鉴,一段录像,一个人,掉进了下水道

旁白:哦他掉进去了,哈哈哈那可真倒霉

镜头一转,那个人就是他

太草了


*不要发无意义评论和蹲蹲表情包

吾皇的白茶
如何学好做饭?其实很简单……【吾皇巴扎黑】
如何学好做饭?其实很简单……【吾皇巴扎黑】
林渊vein

论一个章刻了整整一个星期……

论一个章刻了整整一个星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