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小薇薇 小薇薇 的喜欢 xiaoweiwei480.lofter.com
雨尚溶川(集训失踪版)
 论一个成事不足 败事有余的辣...

 论一个成事不足 败事有余的辣鸡画手每天是怎么发疯的

 论一个成事不足 败事有余的辣鸡画手每天是怎么发疯的

七月流火

你最好别睡得太死

  趁着文还在审核的时候来挂人,挂谁?挂我亲爱的列表。

[图片]

[图片]

 第一位,重量级人物,兔子,跑团的时候告诉我有空可以帮我看文结果八点半发文十点半回我(撸袖子)期间这种对话发生不下五次。我感谢她的时间管理。

  由于最后看在态度诚恳,不艾特她了。

 下面这位,樱师傅

[图片]

[图片]

[图片]

早晨告诉我要写不完了结果晚上看同人。行,我不能让上火的只有我一个人,是吧@AKA 现杀(误) — 樱溪 

  趁着文还在审核的时候来挂人,挂谁?挂我亲爱的列表。

 第一位,重量级人物,兔子,跑团的时候告诉我有空可以帮我看文结果八点半发文十点半回我(撸袖子)期间这种对话发生不下五次。我感谢她的时间管理。

  由于最后看在态度诚恳,不艾特她了。

 下面这位,樱师傅

早晨告诉我要写不完了结果晚上看同人。行,我不能让上火的只有我一个人,是吧@AKA 现杀(误) — 樱溪 

陈sir(放假了回来更新了)
在人类的孤岛上 艺术与鲜花相伴...

在人类的孤岛上


艺术与鲜花相伴盛开


希望与现实相互交缠


白鸽衔来枝条


玫瑰攀墙而上


书页开始翻动


亿万时间线在此交汇


唱吧,在这孤独的岛上


跳吧,为了洪荒的美丽


星辰野草,造访无边的土地


人类孤岛,盘旋在银河尽头


告别沉寂的土地


举杯,为了此刻永恒


参加企划的老师

@賽徳勒斯 

@小薇薇 

@霖柚(找刀找虐找be中) 

@宰云 

@泽 

@叶墨白 

@plum-sparrow 

@劳斯座下最猛Alpha[QR.] 

@唐...

在人类的孤岛上


艺术与鲜花相伴盛开


希望与现实相互交缠


白鸽衔来枝条


玫瑰攀墙而上


书页开始翻动


亿万时间线在此交汇


唱吧,在这孤独的岛上


跳吧,为了洪荒的美丽


星辰野草,造访无边的土地


人类孤岛,盘旋在银河尽头


告别沉寂的土地


举杯,为了此刻永恒


参加企划的老师

@賽徳勒斯 

@小薇薇 

@霖柚(找刀找虐找be中) 

@宰云 

@泽 

@叶墨白 

@plum-sparrow 

@劳斯座下最猛Alpha[QR.] 

@唐幽洛 

@沈易木渝_syimuyu 

@任洛希 

@白募 

@冬日眠渡(开学失踪) 

@游 

@木子青柠(弃疗中) 

@棠溪 

@烨相 

@AKA 现杀(误) — 樱溪 

@陈sir(放假了回来更新了) 

@归舟.(开学死亡版) 

@花崎海 

@七月流火 

@出门好麻烦啊 

@春日青 



彩蛋

@妄自菲薄. 

@山晴 

@琰 


特别感谢文案@AKA 现杀(误) — 樱溪  


2.14敬请期待

plum-sparrow

【中太】港黑打工人日记——体检

港黑中*武侦宰

记一次例行体检

没什么脑子的沙雕小短篇


大家好,我是今年刚毕业的医学生。不,医学牲,更确切来说是护理专业,好不容易脱离大学生涯,就赶上就业季寒冬,以至于到现在离校半年了,才刚刚找到我的第一份工作。


本着再找不到工作就要饿死的原则,什么都可以了,医院还是社区诊所都不重要,先活下来要紧。很幸运,昨天面试了一个没太听说过的医院,好像隶属于森氏集团,当晚就收到了录取信息,通知我第二天来上班。


似乎是刚刚建成,整个风格黑色的建筑和之前面试过的那些医院都不一样,外墙玻璃干净到反光,一尘不染的模样都让我怀疑,是不是捡到了什么大便宜。不......

港黑中*武侦宰

记一次例行体检

没什么脑子的沙雕小短篇

 

大家好,我是今年刚毕业的医学生。不,医学牲,更确切来说是护理专业,好不容易脱离大学生涯,就赶上就业季寒冬,以至于到现在离校半年了,才刚刚找到我的第一份工作。

 

本着再找不到工作就要饿死的原则,什么都可以了,医院还是社区诊所都不重要,先活下来要紧。很幸运,昨天面试了一个没太听说过的医院,好像隶属于森氏集团,当晚就收到了录取信息,通知我第二天来上班。

 

似乎是刚刚建成,整个风格黑色的建筑和之前面试过的那些医院都不一样,外墙玻璃干净到反光,一尘不染的模样都让我怀疑,是不是捡到了什么大便宜。不是说细节决定成败嘛,这样有条不紊,管理有序的地方,一定就是我理想中的工作单位。

 

面试我的是一个穿黑色西装扎丸子头的金发姐姐,看起来年龄和我差不多大,就已经当上HR,看来我也得好好努力了!看到我一副干劲十足的样子,金发姐姐似乎欲言又止,瞥了一眼手边厚厚一摞的文件,还是没有说什么,叹了口气就让我走了。大概是工作比较辛苦吧,希望她今天也可以早点下班。

 

作为一个护士,我被分配到体检中心,负责填信息和抽血这种简单的工作,在校和实习期间已经练习过无数次,对我来说完全没什么技术上的难度。第一天的工作很清闲,除了偶尔有几个穿西装三件套的人来抽血化验,大多数时间是闲来无事的。

 

午休时间,同楼层的医生护士们聚在一起,吃着自己带来的便当,顺便聊聊当天的见闻。我插不上话,只得安静地听着。其实这样也挺好,毕竟从大家的聊天中,说不定能获取什么第一手的八卦,为这稍显无聊的日子,增添几分乐趣。

 

从前辈们口中得知,森氏集团属下员工专属福利,包括但不限于每年可以自选时间的全套免费体检,从基础检查,到查血,全身CT扫描应有尽有,齐全到不管是什么毛病,都能被第一时间注意到的程度。除此之外还有长达一个月的每年固定假期,其他旅游,聚餐之类的相比之下已经不值一提。这是什么神仙公司!

 

我直呼这辈子的梦想就是成为他们的一员!听到这话,周围前辈们露出了诡异的表情,像是在看什么不太聪明的东西?又是那种欲言又止的模样,看起来又好像透过我,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最后还是一个稍微年长一些的护士姐姐打破这令人窒息的沉默,笑着说:“没事,后面她会知道的,都是这么过来的。”

 

感觉好像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信息,一时间又抓不住线索,只是从他们的脸上似乎读出了同情的意味来。不会是被坑了吧?几乎是瞬间,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原因很简单,如果这里有什么问题,为什么她们都不走?

 

吃完便当,大家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体检中心的护理部又剩下我一个人。空荡荡的大厅里只能听见中央空调的嗡鸣,墙角的几棵绿植也显得有些无精打采,等候区一排排的金属长椅将阳光反射地斑驳。我不禁好奇,这里真的能盈利?难道老板已经转移资产准备跑路?不会刚刚入职,就要面临失业吧,想到这里我的情绪好像突然低落了些许。

 

那一天剩下的时间里,我和墙上的时钟干瞪眼,差不多数清楚护士站桌子上的那盆绿萝,究竟有几片叶子,千纸鹤不记得折了多少只。这样一份轻松又高新的工作,我是极为乐意的,当场就签下了一年的合同,最好能这样一直持续下去,让我继续无所事事吧。

 

在时针走向六的时候,步伐踢踏声中,有两个人走进了这间大厅,久违地打破了宁静。

 

和之前见到的所有人都不同,那是一个身穿沙色风衣的高个男人,奇怪的是他裸漏出来的皮肤表面都覆有一层绷带,是哪里受伤了吗?在他身旁是一个身高稍矮的橘发青年,头上带着顶款式复古的黑色礼帽,和今天见到的其他人一样,穿着全黑的西装。

 

那个黑发的高个子年轻人看起来很是爱笑,眉眼里尽是温柔,从始至终都没有将视线从同行之人的身上移开。如水般清澈的爱意完全不加掩饰,就这么从他举手投足间溢出,每一下似乎都恰到好处,不会让人无所适从,也不会平淡到无法察觉。像是个无形的壳,将他所爱之人包裹其中,不愿其受到哪怕一点伤害。

 

我很确信那是名为爱的情感,而不是其他的什么情愫。不需要什么特别的理由,当一个人的眼里只能装下对方,除了爱,已经没有其他可以承载起这份情意的载体罢了。

 

相比之下那个全身黑漆漆的橘发年轻人,似乎是早就习惯这种目光,倒是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显得有几分不悦,正催促着他的同伴上前。

 

与黑发青年的温和不同,橘发青年看着周身像是环绕着一种无形的压迫感,颇有些不近人情的意味。不得不承认,他的样貌是极美的,还带着些少年感的面容,嘴角带着一抹不太明显的笑,肆意,又不失稳重,好似我们这般普通的人,根本无法在他目光里停留片刻。那双深蓝色的眼眸好似看不见尽头的漩涡,只消对视上一眼,就能将人的魂魄抽离。

 

我是不敢和他对视的,不知是出于生物的本能,又或许是不太灵光的直觉难得发挥了次作用,只知道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逃离。此等强大而美丽的事物,绝不是其他随便什么人所能觊觎的,我在心里暗想。

 

从走进这道门开始,就能听见他们俩闹腾个不停,直到他们走近,我才能勉强听清他们在吵些什么。

 

”中也,好饿——“我听见那个黑发青年说道,那故意拉长的粘腻嗓音与其说是抱怨,可能撒娇还要多占几分。中也,很好听的名字,莫名的让我觉得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说过,一时怎么也想不起来。

 

“混蛋青花鱼,还不是因为你们武侦今天下班晚?”声音很是低沉,和他的外表形成巨大反差,可能是平日里抽烟的缘故,职业习惯让我下意识产生这样的想法。武侦?是武装侦探社吗,那个传说中由异能力者组成的机构,专职处理各种委托。听说是由一群年轻人组成,和黑白两道都有关系,神秘得像是都市传说一样的存在,没想到在这能见到真人。

 

突然想起上次闺蜜兴高采烈地和我分享的那篇帖子 ——《论港口黑手党和武装侦探社的三代情缘》。当时还嘲笑她从哪听来的离谱风声,这年头已经什么都可以扯cp了吗!现在看来,怕是我单纯了,姑且不论那个橘发年轻人的身份,他们俩明显是有些什么啊喂!

 

”快点过来,完事还要回家给你做饭。“ 虽然说话还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语气里带着明显到我都能听出来的宠溺。

 

说实话,刚听到做饭这个词的时候我还是有些吃惊的,怎么看他都不像是居家系男人的风格,比起围裙和菜刀,枪支与匕首可能和他更为相配吧,不知怎么的,脑海中下意识就会这样认为。可能是被他的气质吓到了,这种纯粹到极致的冷漠与危险与让我有些害怕,似乎是在无声的警告着不知名闯入者,和他们保持距离。

 

”都怪小矮子非要带我来做什么体检。“黑发年轻人一边乖巧的将手腕塞到对方掌心,一边还作势向后躲闪,颇有些不情愿的样子,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马上要发生什么“强抢民女”的戏码。

 

听到这句话,另一个人明显来了气,眉毛一挑:”你还好意思说?昨天是谁半夜肚子疼醒,折腾得我一宿没睡;前两天做的螃蟹,是谁刚吃两口就难受,最后一桌子菜都喂了垃圾桶;家里垃圾桶沾血的纸团,还能是我的?还有上周,工作时低血糖昏在办公桌前,你们侦探社的女医生都打电话告诉我了。不体检?下回我不在家怎么办?“

 

”昨天是晚餐吃撑了不消化,螃蟹那天只是胃口不好吃不下,秋天干燥流鼻血怎么了,低血糖是个意外!“被这么一说,他立刻表示不服气,还真对着每条挨个反驳起来。

 

“行行行,是我不舒服,是我久坐起来站不稳差点撞到桌角,是我痛得蜷成一团也不肯说,是我一到秋冬就手脚冰凉,还拒绝检查身体。”类似的对话像是重复过无数遍,甚至不需要思考的时间,橘发黑衣的人就已经随口罗列出对方各种不适。

 

有一说一,我也跟着前辈实习过不短时间,就没见过病人家属能这么熟练的,很多甚至连基本信息都说不全,更别说对他的身体情况到了如指掌的程度。这是怎样细致的观察和留意,才能注意到这么多细节,我忍不住佩服他的耐心。扪心自问,我承认,对于身边的人,我是断然做不到此般细心的。

 

“蛞蝓就是多管闲事。”

 

“你要是晚饭还想见到蟹肉,就听话点。”

 

“啊啊要不是小矮子做饭太好吃,我才不会这么容易妥协。”

 

“嗯?就这些?怎么没见你另一处嘴这么硬呢?”

 

??你们在说什么,是我想的那样吗?一时间我不知道该庆幸自己听懂了,还是应该对未来表示担忧。还没等我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就看着那个黑发青年眉眼弯弯的凑到他耳边说了些什么,刻意压低了声音。虽然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但是我很确信绝对是些我不该听的东西。橘发那位瞬间泛红的脸颊已经能说明一切。

 

那一瞬间我好像头顶亮了起来,如果还有其他人在的话,一定会发现我就是全场最亮的那颗灯泡。风儿是多么的喧嚣,窗外的阳光是那么刺眼,请你们继续,我还能多吃几口糖。有没有一种可能,我是说只是可能,您太宠他了——当然,这句话我是绝对不敢说出口的,我还不想上班第一天就失业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

 

本着一成的职业操守,外加剩下九成对于正点下班的渴望,毫不怀疑,如果继续下去,他们大概能吵到太阳下山,月亮上班,我顺便还能喜提”从零开始的加班生活“成就。

 

”您好,请您填写一下个人信息。“思来想去之后,我不得不收起嗑到神志不清的表情,换上职业笑容,很是识趣的将体检表递到了黑发年轻人面前。如果听到现在还不知道是谁要做体检,我大概已经可以原地辞职了。

 

他的字体很好看,放在男性里绝对算得上清秀,一笔一画,柔和又不失力道,笔尖飞舞间,一个个整齐的字符便跃然纸上。从那张薄薄的纸上,我得知,这个男人叫做太宰治。

 

这个名字我不陌生,在那篇帖子里,我还有印象,他在cp榜单上位置十分突出,如果没记错的话,另一位是名为中原中也的港口黑手党干部——

 

中也?中原中也?黑...黑手党?!

 

如果说前一秒还在快乐磕糖,现在的我已经开始担心自己的项上人头了。无法否认,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对于我吃的cp出现在眼前这件事,我还是不免有些小欣喜,很快不安和惶恐就无法避免的漫上心口。黑手党,据说是吃人不吐骨头,瑕疵必报的一群黑恶势力,惹了他们指定得遭殃。想到这里,我手上的动作都开始不自觉的僵硬起来。

 

“那个...接下来需要抽血化验。”我能听出来自己的声音在发抖,尽管强装镇定,生物趋利避害的本能还是驱使着我全身血液好像都冷了下来。头顶上苍白的灯光都似乎变得恍惚,为淡蓝色诊台,颜色各异的化验管和一旁盒子里的针头都蒙上一层朦胧。

 

太宰先生挽起一边袖子,露出沙色风衣下缠满绷带的手臂,即使隔着一层带着消毒水气味的布料,还是能看出来小臂流畅的线条。不像想象中那般消瘦,看得出来有经过精心调理,肌肉匀称。

 

还没等我出言提醒,站在他身侧的中原先生已经熟练地找到压在手腕下的布料末端,帮他拆下手臂那一截绷带。大概是长期不见阳光的缘故,那部分小臂皮肤显得有些不健康的苍白,青色血管蜿蜒薄薄的皮肉之下。

 

各色浅白色的疤痕横亘在手臂表面,有些已经只能隐约看见不甚分明的线条,更多是些样貌恐怖的伤痕,就算现在见到也能想象出当时会是怎样可怖的场景。更为陈旧的那些甚至看不出多少处理的痕迹,哪怕血肉模糊,可能都只是草草包扎了事,才会留下这样时间都抹不去的痕迹。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伤痕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就算是教学案例,也罕有如此。我无法想象,这个男人的笑容背后,曾经是怎样的生活,有多少个夜晚,或许在某个阴暗潮湿的角落,身上堆叠的旧伤,时时刻刻都会将他撕碎,击溃。

 

耳边依旧是他们喋喋不休的声音,比起刚才的玩闹,不知为何我竟听出了些许孤独的意味。无法擅自揣摩他们的过去,可能对于两个独特的灵魂来说,彼此依靠,才是长久以来走下去的支撑吧。又可能只有经历过失去,才会分外珍惜,眼下平静如水的生活,我的思绪飘向了远处,连带着身体都僵直在原地。

 

兴许是察觉到了我的不安和惊讶,太宰先生打住话头,侧过头望向这边,用眼神示意我继续,不必在意。直到这时我才意识到刚刚已经不知觉间,很是冒犯地盯着看了许久。没有人会喜欢伴侣被陌生人注视着,不敢抬头去看另一边几乎凝成实质的目光,我战战兢兢地取出抽血所需工具。

 

这是我穿上这件白大褂以来,第一次感觉到这么紧张。哪怕是当时第一次将空气打入实验兔子静脉,亲手扼杀一条生命,都没有像今天一样惊慌到双手发抖,重复过上百次的动作都变了形。

 

针尖扎入暗青色血管,在看到塑料软管没有血液回出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搞砸了。试图按照老师传授的方法,将针头退出少许,调整方位重新推入,也是无济于事——除了徒增疼痛,没有产生任何效果。

 

那条血管已经没办法再用了,拔出针尖,就算有棉签按压止血,右手肘静脉被扎入的地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青紫起来。很快在他白皙的皮肤表面,涂抹上一片扎眼的暗色。

 

“对不起对不起。”除了一遍又一遍重复这三字,我想不到还能为自己辩解些什么。好像被一盆冷水从头浇下,顾不得掌心发粘的冷汗和从刚刚开始就颤抖个不停的牙关,趁着还能喘气,我忙不迭地想要安排自己的后事。

 

忍不住悄悄抬头瞄了一眼,中原先生眼中的怒气已经满溢出来,铺天盖地的寒意几乎要将我淹没。再见了,妈妈,再见了,这份工作。上班第一天就惹到黑手党,我大概已经可以准备和这个世界告别了。

 

“让你一天天不吃饭,血管这么细,人家怎么抽。”中原先生用那只戴着皮质手套的手,敲了一下他毛茸茸的脑袋。在我以为下一秒就要听见责骂的时候,从中原先生口中冒出的这句话,让我一时间不知所措。

 

“中也——这怎么还赖我。”被这么一说,太宰扭头瞪了他一眼,满脸写着不开心。

 

“另一支手伸出来,这边我帮你按着。”在我目瞪口呆中,中原先生伸手捏了太宰先生气鼓鼓的脸颊,用空着的那只手帮他挽起左侧衣袖。

 

“不用在意,之前医生们也总是抽不出来血。你试试左手。”当事人对那块淤青视而不见,反而转过头来安慰这个罪魁祸首。

 

我明白他是在安慰我,以太宰先生那堪称教科书般标准的血管,在他比常人更显苍白的皮肤表面,就算换作初学者,都是很容易找准位置的。并没有想象中不近人情,可能黑手党不像传言中那样可怕?

 

第二针很顺利,看着暗红色的粘稠血液顺着透明软管流进玻璃管中,一直悬着的心终于了落到实处。目送他们俩走出大厅,几乎要跳出胸口的心脏,依旧久久不能恢复平静。岁月静好的一天,终于以一场惊心动魄结尾。

 

对不起,我收回前言,这份工作一点也不轻松。真要说的话,除了比较废人,大概也没什么不好。

 

我是森氏医院的一名普通小护士,希望下次还能有机会,活着和你们讲述我的所见所闻。

 

大家有缘再见——

 

2022年10月

 

---------------------------------------------------

碎碎念:彩蛋是太宰和中也回家以后。

 


这个星球已经容不下我的XP了

在经历和多位(就两位)列表的讨论后,于是决定先把脑洞放上来。


名侦探柯南乙女,反穿越。


妹有名字,叫何唯夏。

穿越的祖宗有八位,用转盘顺序决定的。(但总感觉这是转盘和他们商量好的结果)

警校组的两对幼驯染+四名无奖竞猜人士。(两位列表不许剧透)


(搞点不一样的)

妹是家里蹲,因为本职是房东小姐所以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因为我的恶趣味,所以妹是一位优秀的同人漫画作者,画的比较多的是限制级漫画。

(只是想看某公安初来乍到后翻妹的房间翻出一大堆本子。)


有一位不靠谱的通知系统,只负责通知各位你们穿越了然后小小的巴拉巴拉巴拉巴拉一下。

(并不会经常出现,就大概出现三...

在经历和多位(就两位)列表的讨论后,于是决定先把脑洞放上来。


名侦探柯南乙女,反穿越。


妹有名字,叫何唯夏。

穿越的祖宗有八位,用转盘顺序决定的。(但总感觉这是转盘和他们商量好的结果)

警校组的两对幼驯染+四名无奖竞猜人士。(两位列表不许剧透)


(搞点不一样的)

妹是家里蹲,因为本职是房东小姐所以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因为我的恶趣味,所以妹是一位优秀的同人漫画作者,画的比较多的是限制级漫画。

(只是想看某公安初来乍到后翻妹的房间翻出一大堆本子。)


有一位不靠谱的通知系统,只负责通知各位你们穿越了然后小小的巴拉巴拉巴拉巴拉一下。

(并不会经常出现,就大概出现三次,开头一次,特别情况一次,回家一次。


又双叒叕因为我的恶趣味,所以设定了,各位刚刚来这个世界有半年左右的缓冲期来适应这个世界。

(指刚刚到这个世界的半年时间之内,除了妹和同款反穿越人士之外没有人能看见各位。


各位的时间线大概就是,死者就是死亡前一两秒的时间。

活着的人就是某件重大事情结束之后。

(主要是想搞事,比如某公安头子是在组织毁灭之后,疯狂加班中途来的。


补充1.0:因为妹是家里蹲,看的漫画动漫也很多,所以看着看着就会了一些日语,用于日常交流是完全没问题的。但是一旦触及到专业术语之类的,就容易摸不着头脑。工作细胞里面的专业术语除外。


有情况再补充。

七月流火

【白昼已烬】2023国太元宵12h

 死线战士冲冲冲!

 第一次开头好紧张😰 

绀云暮合(高考缘更):

[图片]



感谢@小薇薇 老师提供的绝美文案!真的帮大忙了!♥️



何为理想


是生存,是飞蛾扑火亦要追求的温暖


是追求,是雄鹰折翅亦要翱翔的蓝天


是爱意,是记录笔记时想念你的时间



纵使日日相见


相别依旧分秒难耐


想你微卷的发,鸢色的眸


想你风衣掀起的衣摆,缠满绷带的手腕


想你嬉笑的模样,说话上翘的尾音



今夜万家灯火通明,烟花灼耀夜空


送你一纸......

 死线战士冲冲冲!

 第一次开头好紧张😰 

绀云暮合(高考缘更):




感谢@小薇薇 老师提供的绝美文案!真的帮大忙了!♥️




何为理想


是生存,是飞蛾扑火亦要追求的温暖


是追求,是雄鹰折翅亦要翱翔的蓝天


是爱意,是记录笔记时想念你的时间




纵使日日相见


相别依旧分秒难耐


想你微卷的发,鸢色的眸


想你风衣掀起的衣摆,缠满绷带的手腕


想你嬉笑的模样,说话上翘的尾音




今夜万家灯火通明,烟花灼耀夜空


送你一纸名为此生理想的和歌


还我一声爱的结语




此刻,万人相证




//




什么是爱?


风告诉我,是注视你身影的目光


花告诉我,是轻抚你衣摆的温暖


雨告诉我,是关注你点滴的声音




如果这就是爱


那我已然被爱环绕


隐藏在眼镜后的关切


掩盖在粗暴后的温柔


躲避在暴躁后的关心


全部的全部,都是我追求又害怕的爱




黑暗被万家灯火点亮,夜幕被花火灼烧


照亮这本为昏暗的世间


将名为理想却写满爱意的和歌握在手中


这一次,我不在逃避




将爱,启于唇齿




//




参企名单/时间表


0:00 @七月流火 


2:00 @唐幽洛 


4:00 @陈sir(放假了回来更新了) 


6:00 @AKA 现杀(误) — 樱溪 


8:00 @陈sir(放假了回来更新了) 


10:00 @庭阶兰 


12:00 @安杋 


14:00 @一个与世无争的小垃圾糖果球 


16:00 @烨相 


18:00 @陈sir(放假了回来更新了) 


20:00 @唐幽洛 


22:00 @七月流火 




2月5日,敬请期待。

yoga.
一个最近的有感而发

一个最近的有感而发

一个最近的有感而发

夭夭鹿
  动作参考速写班长   

  动作参考速写班长

  

  动作参考速写班长

  

丸77

新的一年大家都要发大财!!

新的一年大家都要发大财!!

宰右不逆哦~

画了,但是依旧不会背景(╥ω╥`)  

我是废材(确信)

注:后两张背景有参考

画了,但是依旧不会背景(╥ω╥`)  

我是废材(确信)

注:后两张背景有参考

达达鸭鸭呀

【中太】关于开学的小事

是关于这篇原来你不是女的呀 的一个小扩写,灵感来源于@归舟.(开学死亡版)老师, 依旧还是那么的oocQAQ


马上就要开学了,谈了一寒假恋爱的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两人才反应过来,作业没写


于是,中原中也家就出现了这样兵荒马乱的一幕


“中也你的论文写的怎么样了,给我借鉴一下”太宰治一边说,一边从书堆里拿出中原中也的本子


“青花鱼你在做什么,论文怎么能借鉴啊”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的动作,连忙抢回本子


太宰治又准备继续抢本子,说道:“反正我们两是一个实验组的,那次社会调查你又没喊上我自己去了,把数据借我抄下,快点,待会我把数学给你抄”


“谁要你的...

是关于这篇原来你不是女的呀 的一个小扩写,灵感来源于@归舟.(开学死亡版)老师, 依旧还是那么的oocQAQ



马上就要开学了,谈了一寒假恋爱的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两人才反应过来,作业没写


于是,中原中也家就出现了这样兵荒马乱的一幕


“中也你的论文写的怎么样了,给我借鉴一下”太宰治一边说,一边从书堆里拿出中原中也的本子


“青花鱼你在做什么,论文怎么能借鉴啊”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的动作,连忙抢回本子


太宰治又准备继续抢本子,说道:“反正我们两是一个实验组的,那次社会调查你又没喊上我自己去了,把数据借我抄下,快点,待会我把数学给你抄”


“谁要你的数学啊”闻言,中原中也还是把本子递给太宰治,并提出条件,“把你的外国语作业给我”


“你自己拿,小蛞蝓就是脑子小,连外国语都不会”


“那你有本事别抄我论文啊,混蛋!”


两人虽然吵的很凶,但手却一直没停。尾崎红叶端了一个果盘来看望奋笔疾书的两人,安慰到:“你们不要学习到太晚了,实在写不完,我和欧外殿明天跟你们老师解释一下就可以了”


“不行”少年和“少女”同时发声拒绝“我必须要比小矮子(青花鱼)先写完”


尾崎红叶不禁感叹:“你们的关系真是好呢”


时间回到几个小时前


中原中也原本准备让红叶大姐帮忙跟班主任解释一下,不写作业了,结果晚饭后,太宰治抱着作业来找他,跟他打赌,先写完的一方可以要求后写完的一方做任何事情,并且还说“中也如果弃权的话就做我的狗吧!”


恋爱中的男人那能受到这种挑衅,于是中原中也应下了赌约,于是就造成了这样的局面


又过了一个半小时,中原中也又合上了一本作业,看了看太宰治的剩余,和自己剩的差不多,才长吁了一口气,还是有胜利的机会,于是又投身到补作业的工作中去了


“中也,你还剩多少作业呀,我要写完了哟”突然,太宰治说起话来


中原中也看着还有小半本的作业,写字的速度不禁快了几分


“三,二,一”太宰治接着开始倒数“写完了,让我看看小蛞蝓写到哪里了!”


太宰治凑近中原中也,:“还有怎么多呢!按照约定中也就要听我的了呢!中也狗狗,主人要下令了哟”


“谁是你的狗啊”中原中也大喊,连作业都不管了


“就命令狗狗陪主人睡觉吧,好困啊”说着,太宰治就拉着中原中也躺上了中原中也的床上


很快,中原中也就抱着太宰治睡着了,至于作业嘛,美人在怀,管那么多干什么




马上就要开学的怨念凝成了这篇文,虽然我不用补作业,但我真的不想去上学……

彩蛋是关于太宰治为什么找中原中也一起写作业


















雨尚溶川(集训失踪版)
  呃啊啊啊啊画不完了嘞(悲)

  呃啊啊啊啊画不完了嘞(悲)

  呃啊啊啊啊画不完了嘞(悲)

付白白白白白
之前在看人类倒霉图鉴,一段录像...

之前在看人类倒霉图鉴,一段录像,一个人,掉进了下水道

旁白:哦他掉进去了,哈哈哈那可真倒霉

镜头一转,那个人就是他

太草了


*不要发无意义评论和蹲蹲表情包

之前在看人类倒霉图鉴,一段录像,一个人,掉进了下水道

旁白:哦他掉进去了,哈哈哈那可真倒霉

镜头一转,那个人就是他

太草了


*不要发无意义评论和蹲蹲表情包

吾皇的白茶
如何学好做饭?其实很简单……【吾皇巴扎黑】
如何学好做饭?其实很简单……【吾皇巴扎黑】
池中影

论一个章刻了整整一个星期……

论一个章刻了整整一个星期……

池中影

  你骄傲地飞远 我栖息的夏天……

  你骄傲地飞远 我栖息的夏天……

五面春幡

诚邀大家欣赏蛊王 累生宰真的好蛊

  

视频素材来源B站:

@一枪致命/@小型杯麵/@-SHIOU-

诚邀大家欣赏蛊王 累生宰真的好蛊

  

视频素材来源B站:

@一枪致命/@小型杯麵/@-SHIOU-

慕霜

【AlⅠ太】假如武侦和港黑一起看烟花

 ooc预警

  主中太,有宰穿浴衣情节

  

  在太宰“纳凉”的建议后侦探社集体去了河边

  中岛敦从孤儿院出来并不会穿浴衣,镜花正在从旁指导,此时太宰治走了出来,身上是月白色的长袍,尾部的莲花若隐若现。

  

  太宰伸手将碎发别到耳后,“哦呀,敦君不会穿浴衣吗?”

  “太宰先生,”中岛敦看愣了一会,“很适合你呢!”

  “毕竟我可是集智慧与美貌于一身的美男子。”太宰治说着帮中岛敦穿好,敦不禁想觉得这个男人好像什么都会。

  

  “太宰你个笨蛋,突然说什么纳凉。”国木田独步穿着蓝色的浴衣走来。

  “呐,国木田君也是很快就换上了浴衣呢!”

  “那是因为我以为...

 ooc预警

  主中太,有宰穿浴衣情节

  

  在太宰“纳凉”的建议后侦探社集体去了河边

  中岛敦从孤儿院出来并不会穿浴衣,镜花正在从旁指导,此时太宰治走了出来,身上是月白色的长袍,尾部的莲花若隐若现。

  

  太宰伸手将碎发别到耳后,“哦呀,敦君不会穿浴衣吗?”

  “太宰先生,”中岛敦看愣了一会,“很适合你呢!”

  “毕竟我可是集智慧与美貌于一身的美男子。”太宰治说着帮中岛敦穿好,敦不禁想觉得这个男人好像什么都会。

  

  “太宰你个笨蛋,突然说什么纳凉。”国木田独步穿着蓝色的浴衣走来。

  “呐,国木田君也是很快就换上了浴衣呢!”

  “那是因为我以为你这个笨蛋终于热疯了。”

  与谢野晶子也好了:“偶尔去看烟花也挺好的。”

  “我和老家的牛也经常去呢。”贤治说。

  “咦,烟花?”中岛敦发出疑问。

  “港口那边今晚会放烟花呢,就在河边。”太宰治问答他。

  

  港黑这边-----

  “嘛,偶尔也该给大家放个假呢,对吧爱丽丝酱~”森欧外说到。

  尾崎红叶:“是啊!”说不定还能看到镜花酱

  “只要不见到混蛋青花鱼,还是蛮好的。”中也叉着腰说。

  

  河边————

  港黑众人刚来,就看到了玩仙女棒的武装侦探社。

  “银狼阁下。”

  “医生。”

  “我还是希望在空余的时间,能和你们友好相处呢”森欧外笑着说。

  

  “啊,混蛋太宰!”中也一句话让太宰回头

  “那是什么在说话,哦!原来是粘糊糊的蛞蝓,不好意思,你实在是太小了,让我找找显微镜。”太宰故意在中也上方挥手。

  

  太宰治苍白的皮肤,蓬松的棕色头发,和没什么血色的嘴唇,风轻拂在他身上,掀起了他的衣角。

  中也在想他今天怎么穿的人模狗样的。

  

  “人虎,来决斗吧!”

  “好不容易穿了浴衣,我才不要!”

  

  此时,烟花从点点星光冲向月空,在黑暗的夜空中绽放出一朵朵花,一朵接一朵簇拥着,绚丽的晕染着天空。

  

  所有人的视线被烟去引去

  敦:“好美啊!”

  与谢野:“烟花易冷。”

  

  “如果我消散的时候,能和烟花一样绚丽就好了。”太宰治温柔的声音说着语调平缓的话。

  

  “太宰先生…”敦和芥川。

  

  太宰治就站在那里,却好像虚无缥缈一样,鸢色的眸子说不上温和。

  

  沉重的气氛被乱步打断:“太宰果然是个笨蛋。”

  “喂太宰,你说这话是想让明天的工作让谁来做啊?”国木田骂到。

  敦君:不不不,就算他在也不会做。

  

  “竟然这样果然还是入水最好了!”太宰治说着就跨过栏杆朝下面跳去。

  “太宰先生!”芥川和敦同时神经紧绷。

  

  太宰治被一双有力的手抓住了衣领,是站到离他最近的中也,“你这个家伙,不要一言不合就入水啊!”中也的手青筋暴起。

  

  “麻烦中原先生了。”国木田推了推眼镜,说道。

  “诶国木田君不知道吗?在这种天气入水是很好的降温方法哦”

  “是吗?!”

  “对啊对啊,快记下来。”

  在国木田记的时候,中也同情的看着他。

  “骗你的。”就这样,国木田又牺牲了一支钢笔。

  

  “那个中也,你可以把我放下来了吗?我快要窒息了。”太宰治指了指自己的衣服说。

  “那不是正如了你的愿?”中也将他放下。

  “我现在的愿望,可是和美丽的小姐殉情。”

  “是吗?那我就祝你长命百岁。”中也偶尔恶劣的说。

  “啊,这真是世界上最恶毒的诅咒!”

  

  中也牵着太宰的手,太宰治不安分的在他手心画圈。他们一起抬头看向天空,太宰治不会为了任何人活下去,他一直都知道。

  

  “刚刚在你手袖里差点掉出来的本子是什么?”

  太宰治掏出手袖里《本周不服输的中也》,上面的截止日期是今天早上,中也握紧了拳头。

  这家伙叛逃了,都不忘记连载。不过这么一想,他应该是早就知道了,自己会拉住他,早上刚写的书,太宰治不会让他湿掉。

  

  但是感觉更不爽,于是紧紧的回握住太宰治的手。吵杂的蝉鸣声却显得愉悦。

  

  他们在盛开的烟花下接吻,却并不显温情,他们之间好像总是这样,虽然感受着对方的温度,但是他却觉得太宰治也许就会这样被风吹走,什么都不会留下。

  

  

  ————————————

  烟花稍纵即逝,举起手机拍照的间隙,就已没入黑暗,但是每年都会有人放烟花,天空从不缺少渲染,这也象征着每年国泰民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