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巧克力吐司切邊 巧克力吐司切邊 的喜欢 xiaozhouzhou0127.lofter.com
🐠魚🌸

歌仔戏李靖斩龙丨李靖丨孙翠凤


属于是,女人帅起来哪儿还有男人什么事.jpg了( ​​​

歌仔戏李靖斩龙丨李靖丨孙翠凤


属于是,女人帅起来哪儿还有男人什么事.jpg了( ​​​

司仉
突然翻到之前的摸 是上个月磕了...

突然翻到之前的摸


是上个月磕了几天庆骁,但摸完老陈就把糊忘在身后了


老陈攻的绿宇,太香了

突然翻到之前的摸


是上个月磕了几天庆骁,但摸完老陈就把糊忘在身后了


老陈攻的绿宇,太香了

辞岁
雷嗔电怒 是写生的白蛇传&mi...

雷嗔电怒


是写生的白蛇传·情的小青♬︎*(๑ºั╰︎╯︎ºั๑)♡︎

板绘开始就没画过这种很真人的风格了,结果就是毫无进步。

雷嗔电怒



是写生的白蛇传·情的小青♬︎*(๑ºั╰︎╯︎ºั๑)♡︎

板绘开始就没画过这种很真人的风格了,结果就是毫无进步。

妈妈说名字太长会有傻子跟着念
绝了这描述 红兴二锅头: 这个...

绝了这描述

红兴二锅头:

这个镜头真的很涩,以至于我曾跟朋友看图说话

盖布这很明显是对boss以身色诱,准备在对方精♂神♂放♂松时干掉他,正被人按在办公桌上这样那样下一刻就要动手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不敢发在微博,保留我最后一点形象底线


绝了这描述

红兴二锅头:

这个镜头真的很涩,以至于我曾跟朋友看图说话

盖布这很明显是对boss以身色诱,准备在对方精♂神♂放♂松时干掉他,正被人按在办公桌上这样那样下一刻就要动手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不敢发在微博,保留我最后一点形象底线



树枝
画了就是做了(真做了(。

画了就是做了(真做了(。

画了就是做了(真做了(。

树枝
嗯……偷偷爽一下

嗯……偷偷爽一下

嗯……偷偷爽一下

方寸万一
超级喜欢孙老师扮的李玄| •ω...

超级喜欢孙老师扮的李玄| •ω•)

超级喜欢孙老师扮的李玄| •ω•)

🐠魚🌸

你掉的是这个素还真还是那个那个素还真

你掉的是这个素还真还是那个那个素还真

🐠魚🌸

高糊画质也挡不住的孙翠凤的娇俏美丽


这造型真滴太好看了,美死我了

高糊画质也挡不住的孙翠凤的娇俏美丽


这造型真滴太好看了,美死我了

🐠魚🌸
湾湾地震义演,大概是921地震...

湾湾地震义演,大概是921地震,孙姐演的史艳文


孙翠凤,一款布袋戏真人的代餐

湾湾地震义演,大概是921地震,孙姐演的史艳文


孙翠凤,一款布袋戏真人的代餐

嘎哈捏
摸了一页韩湘子里有点坏坏的蓝采...

摸了一页韩湘子里有点坏坏的蓝采和。。。他实在是太可爱了🤤

摸了一页韩湘子里有点坏坏的蓝采和。。。他实在是太可爱了🤤

天意

【玉帝悟空】关于换季

帝空向

沙雕ooc


《石猴也会掉毛吗》

——————————————


“猴,侯也,灵长类,无臀好动,见人设食伏机,则凭高四望,善于侯者也。”一人端坐手执书卷如是对身侧念道。


而他口中极具代表性的那位正踩在一旁座椅的织锦软垫上,言语落耳抚掌而笑,摆摆手自椅上跃下翘着腿,毫无正形指着三界至尊手里那卷书籍。


“我说老倌儿,你近日不看道法不听曲儿,怎的看起这些来了?”


被指着的三界之主闻声转头看去,眉梢微动,忽略那无视帝王威严兀自笑的嚣张的猴子,大殿中迎光可见几根灿灿金毛迎风飘舞,分外醒目。


天府不分四季,树木长青,花果常在,虽不乏仙人有各自喜好,将仙府布置春日...

帝空向

沙雕ooc


《石猴也会掉毛吗》

——————————————


“猴,侯也,灵长类,无臀好动,见人设食伏机,则凭高四望,善于侯者也。”一人端坐手执书卷如是对身侧念道。


而他口中极具代表性的那位正踩在一旁座椅的织锦软垫上,言语落耳抚掌而笑,摆摆手自椅上跃下翘着腿,毫无正形指着三界至尊手里那卷书籍。


“我说老倌儿,你近日不看道法不听曲儿,怎的看起这些来了?”


被指着的三界之主闻声转头看去,眉梢微动,忽略那无视帝王威严兀自笑的嚣张的猴子,大殿中迎光可见几根灿灿金毛迎风飘舞,分外醒目。


天府不分四季,树木长青,花果常在,虽不乏仙人有各自喜好,将仙府布置春日冬雪,亦或者四季更迭,但或凡人飞升,或生灵化形,修作人身后便再不受凡俗之限,可辟五谷,可免俗事,动植物化形更能不受生灵本体之困。除了——


换季掉毛。


说到底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毕竟仙操劳过度也一样掉头发,不值一提,不足为虑。


这是先前嫦娥专程来抱怨月宫捣药的玉兔们集体换季,要求天庭增加对月宫定期环境清理预算的时候,玉帝对此的回应。


做出如此回应的本人如今正斜倚宝座,对着眼前漫天灿金纷飞的景象陷入深刻自我反省,是该同意这笔开支的。


众所周知,动物会在冬天为了御寒生出更为浓密细软的毛发,而在春日褪去过于旺盛的绒毛迎夏,石猴也是猴,不能幸免。


玉帝和这猴子在一处已非一日,总在一处的时日却并不长久,大半时间各自东西忙碌,偶尔相见,所谓小别胜新婚,自不会太过在意一些细枝末节,只会觉怀中人手感经常有微妙不同,从未细想。


事情在孙悟空取经交差归来后发生了变化。


天上众仙皆知齐天大圣加封斗战胜佛后并未在西方停留太久,而是大张旗鼓回到天庭重开大圣府,世事变迁,那大圣本身结朋交友,人缘极好,从前之事早已因果了断,谈不上芥蒂,何况上头那位正主儿都与他和和气气,大圣更将那通明殿当做自己寝宫一般来去自如,众仙自也乐意与他混在一处,饮酒作乐,四方游览,毕竟谁能不喜欢这本领通天又心性至纯讨喜的猴儿呢?


在齐天大圣刚回天的半年,大抵是从凡间到天宫的时差尚未调节完全,猴属特征仍按人间季节更替变化,他又不爱幻化人形,天上半月,地上一年,每月褪毛两次,一次半个月,毛绒讨喜的猴子变成了一只行走的大型蒲公英,迎风摇曳,毛飞千里。龙袍枕榻,无衣生还。


第一个意识到不太对劲的人是张天师。


那天玉帝照常上朝议事,张天师与往日一般随侍左右陪同群仙朝拜议政,由于站的近,礼毕起身时眼尖瞧见陛下明黄朝服上沾了不少颜色相近的……毛?


由于色泽实在过于接近龙袍故而一时难以瞧见,张天师陷入了沉思。


没听说陛下最近豢养宠物啊?


这个问题在当天下朝时得到解答,效率之快,据当事人事后评价:悔不当初。陛下养的不是宠物,是一只杀伤性极强的天庭未来主母。


汇报事务恰巧远远望见一向凶残可爱的大圣在玉帝身上蹭来蹭去这一幕着实过于具有冲击力。张天师当即离开远远的,才痛痛快快打了几个喷嚏,空气中猴毛成分过高。


那二人多高的修为?自然知晓不远处这一小插曲,不甚在意,玉帝抬手在那戴着紫金冠的绒绒猴头上摸了一把,而猴儿半眯着眼把头凑将过去,冠上两根翎毛便也跟着晃了晃,对面那人指缝与衣袖间顷刻沾了薄薄一层绒毛。


批奏折时那大圣便在一旁或蹲或坐,或跳或跑,只有尊位上那人端着一盏香茶盯着茶水上漂浮的几根金毛额角一跳。


忙完政务回到通明殿预备更衣的玉帝在看到自己衣柜中探出的那颗毛绒小脑袋时终于忍无可忍的开口:“孙悟空,你能给朕留件穿的出去的衣服吗?”


猴子嘿嘿笑了几声,从衣柜里跳出来,脚下还踩着一件纯白里衣:“我说玉帝老爷子,别这么小家子气,何况这衣裳好好儿的如何穿不出去?”


那边的人不答话,只抬手从广袖上捻了撮猴毛递到他眼前晃晃,大圣便又笑起来,带了点心虚,又理直气壮嚷着仙法清理便是,大不了让织女再做上几身。得了长者一声叹息:“悟空啊……你现脚下踩的那件,便是昨日新送来的。”


猴儿便似烫着般从上跳开,拎起那件衣物拍拍灰胡乱塞回去关了柜门,玉帝也不恼,只无奈摇头轻叹,引着他行至一旁软榻坐下,纡尊降贵抬手去了那顶紫金冠与他梳理那身绒毛。猴毛细软,用不得梳,便把手一伸变出个白玉篦子,与他从头细细梳理。


这于猴儿而言无疑是顶舒服的享受,只片刻便由坐着转为枕在他腿上,腿搭在榻边晃悠,金眸眯起偶然低哼几声,是极高兴的表现,也渐就这般放任着睡去,梦中似有轻羽落于额间,得一场美梦。


半年后,总算能彻底穿着整洁的玉帝端坐尊位,停下翻阅奏折的动作看向待在一旁上蹿下跳的猴儿,哭笑不得。


大圣见他搁笔忙晃晃手中篦子迭声催促:“老哥哥,你倒是快些,最近人间又换季,俺老孙可等着呢。”




一个躲债用小号
非CP向 但想看他俩出唱片(?...

非CP向

但想看他俩出唱片(?)我会打CALL

非CP向

但想看他俩出唱片(?)我会打CALL

失 珲

这冷cp磕的我


泰香了

真的只有我一个人看女巡按吗

这冷cp磕的我


泰香了

真的只有我一个人看女巡按吗

海老牛蒡卷

最近的作业bgm是女巡按 设定好好磕

最近的作业bgm是女巡按 设定好好磕

saaa

咱就是说秀秀女装真的太好看了叭!!!

咱就是说秀秀女装真的太好看了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