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沅有芷兮澧有兰 沅有芷兮澧有兰 的喜欢 yuanyouzhixiliyoulan749.lofter.com
云川漫步

第五十三&五十四章 珞凇,你输了

接下来几天,乌锐泽几乎成天都和乌恒璟呆在一起,热心地为他策划出国留学之事,主动帮他办妥各种手续。


乌恒璟也犹豫过要不要把这件事主动告诉珞凇。可是,怎么说呢?难道要和盘托出,说自己不小心欺辱了宣静芙,导致人家现在怀着他的孩子找上门来要跟他算账,他不得已躲去国外避祸?


这太丢脸了。乌恒璟是拒绝的。


更何况,他还在冷静期,上次他想解释,珞凇就要他噤默,他不敢再次打扰。


这一拖,便拖到了周五。


周五,是冷静期最后一天,也是乌恒璟离开苏国的日子。


乌锐泽替他找到一所位于澳大利亚的美术学院,并让祁煦陪同乌恒璟一起出国考察学校。他们告诉乌恒璟这一趟仅仅是考察,过几天便.........


接下来几天,乌锐泽几乎成天都和乌恒璟呆在一起,热心地为他策划出国留学之事,主动帮他办妥各种手续。


乌恒璟也犹豫过要不要把这件事主动告诉珞凇。可是,怎么说呢?难道要和盘托出,说自己不小心欺辱了宣静芙,导致人家现在怀着他的孩子找上门来要跟他算账,他不得已躲去国外避祸?


这太丢脸了。乌恒璟是拒绝的。


更何况,他还在冷静期,上次他想解释,珞凇就要他噤默,他不敢再次打扰。


这一拖,便拖到了周五。


周五,是冷静期最后一天,也是乌恒璟离开苏国的日子。


乌锐泽替他找到一所位于澳大利亚的美术学院,并让祁煦陪同乌恒璟一起出国考察学校。他们告诉乌恒璟这一趟仅仅是考察,过几天便回来,但乌锐泽和祁煦都明白,他们不会让乌恒璟回国。


他们此行,就打算让乌恒璟留在国外,直接念书。





周五一早,祁煦便协同乌至坚的另外两名下属,与乌恒璟一同前往机场。

而乌锐泽,有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要做。






周五,九点四十。


乌锐泽在秘书的带领下,踏入审计署办公室,他手拎一个手提包,镇静地坐到办公桌前,微笑道:“珞司长,久仰大名。”


没错,乌锐泽要去见珞凇。


股权转让一事,若是没有珞凇的签字,绝不可能成功,因此,珞凇必须被拿下。


这件事,能且只能乌锐泽自己去做。


珞凇静静看着面前坐着的少年。乌锐泽明明只比乌恒璟年长没几年,两人却给人截然不同的感觉,乌恒璟身上始终带着一股青涩的少年感,而乌锐泽,成熟得过了分。


珞凇淡道:“敢来见我,勇气可嘉。”


他话里藏刀,乌锐泽目光一闪,反唇相讥:“我为何不敢?对不起你的人,是璟弟,不是我。”


珞凇若无其事地问道:“小璟有何对不住我?”


“怎么,珞司长还不知道吗?”乌锐泽听到珞凇这话,心下满意,“我的好弟弟欺辱少女,被对方闹到公司来,此等天大的丑闻,足以令整个家族蒙羞。”


珞凇听完很平静:“哦,是吗?”


乌锐泽故意,夸大其词:“此事在整个北庐都传得沸沸扬扬,我们的大客户们全知道了,致诚因此受到众多女性客户的抵制。若是再继续听之任之,恐怕整个集团都要被他拖垮。”


珞凇不咸不淡地说道:“事情,也不是毫无解决办法。”


“当然不会没有解决办法,只不过——”乌锐泽目光锐利,意味深长,“我听说珞家家风极严,教出此等有伤风化之徒,我很想听听珞司长,是怎么想的?”


“我怎么想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解决——不然,你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不错!我来,就是来寻求解决的,”乌锐泽笑起来,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珞司长以为,此事当如何处理?”


珞凇淡出两个字:“简单。”


乌锐泽扬眉:“哦?”


“只需要解决最简单的问题,所有难题迎刃而解,”珞凇稳如泰山,又游刃有余,“比如,宣静芙没有怀孕。”

乌锐泽眉心一跳,却立刻撑住脸色不变。


不可能!


一闪而过的震惊之后,他迅速找回理智,珞凇不可能知道宣静芙根本没有怀孕的事。所以,他一定是在诈自己。


不能慌,更不能心虚。


乌锐泽撑住脸色,未变分毫。


珞凇看破他心中所想,说道:“怎么,你不相信?你觉得,我是在诈你。好,给你看看。”


珞凇拿出手机,拨通一个视频电话,电话很快被接通,珞凇按下扬声器,说道:“给我们的小客人看看,宣静芙现在身处何处。”


珞凇言罢,将手机屏幕推过去,推到乌锐泽面前。


只听视频那边说道:“没问题。”


乌锐泽看向手机屏幕,镜头那边似乎是一家医院,宣静芙低着头,被几名医生和护士围在中间,护士正在为她抽血。她的身旁,一左一右,赫然立着两位警察。


季蕴心的脑袋忽然占据半个屏幕,语气轻快:“小朋友,关于你撺掇宣静芙伪造怀孕和基因鉴定一事,宣静芙已经全招了。警察叔叔说,她可算自首,从轻发落哦。”


乌锐泽的脸色终于绷不住,他哗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这不可能!”


他千算万算,没有料到宣静芙会被找到。


珞凇挂断视频,语气遗憾:“如果我是你,起码怀孕应该做成真的。小璟曾和宣静芙独处整整一晚,有的是机会窃取他的[米青]液,再人工制造一个[月丕]胎,这才能算一个完整的故事。”


“可惜,你没有,这将成为你最愚蠢的错误,”珞凇淡然地站起来,“你费尽心机下这么大一盘棋,先是安排小璟对宣静芙英雄救美,让他对宣静芙产生怜爱之情,再安排他们意外酒醉,让宣静芙咬定是小璟强占了他。你安排宣静芙家里的亲戚闹事,杜撰出一个莫须有的孩子,再假意帮助小璟做亲子鉴定,伪造一份鉴定书。最妙的是,你还找到我的师兄制衡我,按师兄的性子,恐怕会直接一纸材料递至我的单位。虽然最终会证明我的清白,可漫长的调查期,足以牵制我无法行动。而你,会在这段时间内,拿走小璟的股权。”


“现在,小璟正在你的安排下,前往机场准备出国。让我猜猜你来找我做什么?”


珞凇勾起唇角:“想必,是想说服我,同意将小璟的股权转让给你。”


“你——”没有迂回,没有埋伏,珞凇直接命中红心,将乌锐泽这些日子以来所有谋划一字不差地和盘托出,乌锐泽下意识地产生一种被戳穿的耻辱,羞耻催生狂怒,滔天巨浪却在掀起的那一刻被他强行压下,他不能被他激怒,若是被珞凇激得失去理智,便中了他的计,乌锐泽阴冷地说道,“好,好啊,不愧是你!”


乌锐泽阴鸷地看向珞凇:“珞凇,你的故事编得很精妙,可惜,仅仅是编的。我从来不认识什么宣静芙,更没有撺掇过让她接近璟弟。是璟弟自己犯下无可挽回的过错,而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救他、救致诚!”


乌锐泽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个文件袋,文件袋里有几份文件,递过去:“不过有一点你说对了,我来这里,确实是为了让你同意将璟弟的股权转让给我。但是,不是说服你,而是通知你。因为,《股权转让协议》上面,璟弟已经签字了。”


小璟,签字了?


“怎么,不敢打开看?”乌锐泽敏锐地捕捉到珞凇一抹诧异,他找回节奏,重新开始进攻,“原来璟弟没有告诉过你,他已经签字同意了啊。我还以为,你们的关系很亲密,他很信任你。现在看来,不过尔尔嘛。”


乌锐泽拆开协议,得意地翻到最后一页,将乌恒璟的签名拍到珞凇面前。


珞凇只面无表情地扫过一眼,便道:“签名是伪造的。”


“哈哈哈哈——”乌锐泽像是听了一个极其荒诞的笑话,他朗声大笑,“伪造的?怎么,珞凇,你不敢面对璟弟的真实心意?你竟然不敢承认,直到今天,他还不相信你!哈哈哈!”


在差点被珞凇搅乱阵脚之后,乌锐泽迅速找到珞凇的弱点,这一回,他势在必得。


“有一件事情我一直很想告诉你。”


“璟弟从来没有信任过你。他一直怀疑,你是为了拿他的股权才同意做他的特殊监护人。他一直在暗中调查你。如果你觉得我在挑拨离间,那就看看自己的私人邮箱登录和邮件查看记录吧。”


“这次,换我来猜。”


“让我猜猜,璟弟是不是曾经借过你的电脑?他是不是从来没提过,他借你的电脑,是为了查你的邮件发件记录?他更加没有说过,他一直怀疑你想将致诚集团,贱卖给岑家!我猜,他甚至没有问过你,岑沐霖是谁,对吗?”


珞凇优良的记忆力,让他想起两周前,在他判乌恒璟静默期的那个周五,他从学校将乌恒璟接回家后,乌恒璟确实是向他结果电脑。


当时的乌恒璟是怎么说的?


乌恒璟说——“我的电脑坏了,但是急着要发邮件,方便借用一下您的电脑吗?”


珞凇不疑有他,将自己的电脑借给他使用。乌恒璟将电脑带进书房后,过了一会儿便归还他。


现在想来,当时借电脑的理由确实生硬;而且乌恒璟归还电脑之后的表情,也确实不太自然。


既然乌锐泽会知道这件事,那么就说明,乌恒璟查他电脑之事,多半是乌锐泽撺掇的。


珞凇快速分析过乌锐泽说的话,遗憾地意识到,乌锐泽说得事情大概率,是真的。




乌锐泽见珞凇没有回复,知道自己命中对方痛处,乘胜追击,大开大合地猛攻起来:“怎么样珞司长,还觉得我是一派胡言吗?还是说你根本不敢求证?你不敢面对乌恒璟根本不信任你这件事!你敢不敢现在,打开自己的私人邮箱,看看里面有没有我说的记录?!”




乌锐泽看着珞凇,一字一句地说道:“珞凇,你已经输了。”



“因为无论结局如何,乌恒璟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在你和我之间,他毫无悬念地选择我。他更信任的人,是我而不是你。”



“在乌恒璟被宣家刁难之际,在他最困难的时刻,他想到的是求助于我而不是你。”



“在需要转让股权之时,他想到的是转让给我,而不是给你。”



还有一句,乌锐泽没有明说,可是他知道,以珞凇的聪慧一定能想到。



珞凇一定知道是自己撺掇乌恒璟去查他的电脑,这就意味着——当珞凇告诉乌恒璟他不会背叛他,而乌锐泽告诉乌恒璟珞凇会背叛他时,乌恒璟选择了相信乌锐泽而不是珞凇。



这也正是乌锐泽毒辣的地方。



无论结果如何,哪怕最终查明珞凇没有发过任何邮件,只要乌恒璟去做了“查”这个动作,就已经代表,他对珞凇的信任土崩瓦解。



“多可笑?多讽刺!大名鼎鼎的珞秉寒,却连最基础的信任都得不到,这简直是——”乌锐泽勾起唇角,露出一抹夸张的冷笑,一字一顿,“奇耻大辱。”



珞凇静静地听他说完这些话。



乌锐泽说的没错——乌恒璟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在乌锐泽和珞凇之间,他选择的是乌锐泽。



然而珞凇始终面无表情,等到乌锐泽说完,才缓缓开口。



“谢谢你,送我一个真相,”珞凇的语气依然淡定,就好像他根本没有被攻击到,“礼尚往来,我还你一个真相。”



珞凇缓缓地,从办公桌后面踱步而出,绕过办公桌,走过去,说道:“……”



















————————————

感谢 @怜棠 、 @笙箫 、 @潇潇 、 @小虎 、 @韭妖妖 、 @枝词 、 @莔 、 @莔 、 @T'a mo 、 @水浮栊间 、 @7775318 、 @月亮打了烊 、 @无津 、 @顾希 、 @藏匿. 、 @卿彧 、 @冰焰燃天 、 @小废物 、 @雾霭 、 @Akiyo 等超过95位朋友在上一章请我吃甜品!


感谢 @米酒蛋泥 、 @枕眠 、 @怜棠 、 @莔 、 @莔 、 @笙箫墨迹 、 @一醉自救 在《珞凇与师门二三事》中请我吃甜品!


感谢大家的情话和所有投喂粮票的朋友们!


今天爆更8k+字的正文和彩蛋,把我累坏了。










在乌锐泽证明珞凇输了以后,珞凇反败为胜呢?

🎁隐藏结局见!



附赠彩蛋一枚。

记住这枚彩蛋的内容,几章后再品,会尝出一大颗糖来。




息樨

@云川漫步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其实看到竹子提这个问题我挺吃惊的,作为一个平时不怎么太发言的潜水党,我关注过竹子的一些直播和问答,能隐约感觉出你是一个事业心和上进心都很强的人,人生的意义大概就是不断升级打怪,是我非常佩服的、不感兴趣的工作也能做到优秀的那类人。


说回到这个问题本身的,从几年前开始工作之后我就一直在频繁地思考这个问题,其实从高中开始我就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想这些。说实话,我的人生目标是相当明确的,不论师长或者外界如何评价,我一直对于人生的意义有着自己的考量,可以说是一个相当有主见的人,但导致我工作还在思考的原因就是高考志愿的...

@云川漫步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其实看到竹子提这个问题我挺吃惊的,作为一个平时不怎么太发言的潜水党,我关注过竹子的一些直播和问答,能隐约感觉出你是一个事业心和上进心都很强的人,人生的意义大概就是不断升级打怪,是我非常佩服的、不感兴趣的工作也能做到优秀的那类人。

 

说回到这个问题本身的,从几年前开始工作之后我就一直在频繁地思考这个问题,其实从高中开始我就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想这些。说实话,我的人生目标是相当明确的,不论师长或者外界如何评价,我一直对于人生的意义有着自己的考量,可以说是一个相当有主见的人,但导致我工作还在思考的原因就是高考志愿的填报,我可以不顾老师的劝说,但是无法忽略父母的一些言辞恳切的建议,比如进入天坑专业可能会毕业即失业,虽然家里的条件足以支撑我去实现理想,但我害怕给家人带来困扰,或者说我一直以来都是乖乖女的心态,可以做一个叛逆的学生,但从没尝试过做一个叛逆的女儿,因为11岁就开始独立生活,亲情一直是我心里最深的羁绊。


基于以上种种,我填报了当时在大家心中最有“钱途”的专业,因为学校的原因,也完全没办法去接触自己喜欢的专业,就这样浑浑噩噩过了4年,毕业之后阴差阳错地找到了稳定且收入不错的工作,从表面看来也算是过得还不错了,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人生越来越没意义了,甚至经常在一个人的时候,想这些事情就抑制不住地流泪。这在很多人看来就是矫情、不懂得知足,包括我也和长辈聊过这些问题,他们告诉我人生本来就是没意义的,每个人都是生下来活下去,可是我真的不是这样认为呀,毕竟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我们能健康地来到世上真的不容易。三次的不顺让我时常沉迷于二次,当时也有被小说治愈,比如公子优的《志同道合》,“也许我终其一生也无法摸到人类认知的边界,但是我愿意做人类认知边界拓宽道路上的一颗瓦砾,纵使百年后零落粉碎,无人记起,也终将是一颗承载过历史车轮的瓦砾”,读到这段话的时候简直是震撼,因为这就是我一直以来的想法啊。

 

抱着各种想法,我在工作半年后开始三跨考研,第一年因为专业跨度太大了,在复试被老师劝退,第二年换了一个对我而言更加困难、但是专业容忍度比较高一些的专业上岸了,现在我也算是走到了自己所认可的有“意义”的方向上。或许未来的路会很艰难,或许现在会被比刚工作的时候辛苦很多,但是我想我已经想通了,人生的意义于我,不是做一个只听父母话乖乖女,不是金钱的累积,更不是稳定轻松的工作,而是做最真实的自己,了解自己真正想做的事然后一直往前,不在意外界的评判,只需要忠于自己的内心,同时自己承担一切的结果。

 

分享了好久自己的经历,其实就是想告诉竹子,如果累了就休息一会儿,试着抛开一些外在因素、听从自己的内心去做些决定或许会更好。希望我们都能在有且仅有一次的生命里添上自己的痕迹~~





天,写了好多啊,果然我本体是个话唠,希望竹子不要嫌弃(≧∇≦)

七勺月光
过了这么多天,终于缓过劲来依旧...

过了这么多天,终于缓过劲来依旧没缓过劲来(?我在说什么东西),他改善了人民生活无限∞脑中单句循环啊啊啊。


喜欢你们真的太好啦!!!

18年营业3天,

19年同框3秒,

21年二搭40s,合唱1句,路透合照🈶,官方mv同框🈶


别无他求,唯愿平安健康。

(不秀给我们看也可以哈哈哈哈哈,虽然我还是很想知道大哥二哥无数次同时笑得傻傻的究竟是在笑什么,啧啧啧,行吧,你们的小秘密。

(反正,我们就这样一起一直走下去吧!


      来自:演员朱一龙演员白宇的忠实观众朋友。

过了这么多天,终于缓过劲来依旧没缓过劲来(?我在说什么东西),他改善了人民生活无限∞脑中单句循环啊啊啊。


喜欢你们真的太好啦!!!

18年营业3天,

19年同框3秒,

21年二搭40s,合唱1句,路透合照🈶,官方mv同框🈶


别无他求,唯愿平安健康。

(不秀给我们看也可以哈哈哈哈哈,虽然我还是很想知道大哥二哥无数次同时笑得傻傻的究竟是在笑什么,啧啧啧,行吧,你们的小秘密。

(反正,我们就这样一起一直走下去吧!


      来自:演员朱一龙演员白宇的忠实观众朋友。

临风纵欢
这张图我要单独放出来

这张图我要单独放出来

这张图我要单独放出来

xy

“我无愧于我心,无愿相求,神佛也好,妖魔也好,谁敢评判我的是非对错?他们崇高伟大他们的,碍着我什么事了?”——《镇魂》


“我无愧于我心,无愿相求,神佛也好,妖魔也好,谁敢评判我的是非对错?他们崇高伟大他们的,碍着我什么事了?”——《镇魂》


临风纵欢

《风起陇西》是拍了十年了嘛?多冒冒泡啊!《乔家的儿女》定个档啊!《谢谢你医生》………🙂

😭😭😭

《风起陇西》是拍了十年了嘛?多冒冒泡啊!《乔家的儿女》定个档啊!《谢谢你医生》………🙂

😭😭😭

突然被啾了一口

我显巍镜上线了!

这个位置是镇魂里赵云澜办案时候把沈巍堵住抓回去审讯的地方。

也是叛逆者里面林楠笙偷偷藏身的地方,唯一的不同点是,林楠笙在包围下成功跑了,而沈巍没有。

我显巍镜上线了!

这个位置是镇魂里赵云澜办案时候把沈巍堵住抓回去审讯的地方。

也是叛逆者里面林楠笙偷偷藏身的地方,唯一的不同点是,林楠笙在包围下成功跑了,而沈巍没有。

韶华诗宇

那是一个怎样的人啊  是笑容里都藏着蜜糖吧!

继续这样笑下去吧!永远开心快乐!

那是一个怎样的人啊  是笑容里都藏着蜜糖吧!

继续这样笑下去吧!永远开心快乐!

小胡子和小辫子
粉这二位就是,不定什么时候,就...

粉这二位就是,不定什么时候,就感觉像是给你换了个老公的程度

∠( ᐛ 」∠)_

粉这二位就是,不定什么时候,就感觉像是给你换了个老公的程度

∠( ᐛ 」∠)_

花崎千春

【朱白】配一脸!这个站位绝了~


        这个站位,绝了~配一脸啊~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朱白】配一脸!这个站位绝了~


        这个站位,绝了~配一脸啊~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临风纵欢

???我那么大一个白菜呢

没图了 我滴哥,出来发个九宫格吧😭

我真的一滴都没有了(抽烟.jpg🚬)


图源印,侵删

???我那么大一个白菜呢

没图了 我滴哥,出来发个九宫格吧😭

我真的一滴都没有了(抽烟.jpg🚬)





图源印,侵删

天冥
《乔家的儿女》快来吧,想看看小...

《乔家的儿女》快来吧,想看看小白会带来怎样的精彩演绎

《乔家的儿女》快来吧,想看看小白会带来怎样的精彩演绎

天冥
帅气的脸庞在黑白的风格里尽放魅...

帅气的脸庞在黑白的风格里尽放魅力!

帅气的脸庞在黑白的风格里尽放魅力!

Leo

他们变了,他们没变,镇魂女孩,欢迎回家…请允许我,再一次以角色的名字称呼你们。去年初识,已是永恒

他们变了,他们没变,镇魂女孩,欢迎回家…请允许我,再一次以角色的名字称呼你们。去年初识,已是永恒

joujou7

同心筑梦 守正创新

和白宇哥哥一起 瞰见未来

同心筑梦 守正创新

和白宇哥哥一起 瞰见未来

小龙虾

大哥拍戏去了不在,偷菜!!!!组团!!!

大哥拍戏去了不在,偷菜!!!!组团!!!

王重行
和北宇嘎嘎比帅气的人简直是不自...

和北宇嘎嘎比帅气的人简直是不自量力

和北宇嘎嘎比帅气的人简直是不自量力

云川漫步

见翌思迁:第四十六章 因为你值得(2)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湛迁把整张脸都埋在胳膊里,看不见他的表情,湛翌君安抚性地抚摸着他的后背,语气温和:“我从未说过不管你。小迁儿,我知道你难过,可这也是惩罚的一部分。”


这也是惩罚的一部分。


惩罚的,一部分。


惩罚。


一直冷着他,就是刻意在惩罚他。


不,不接受!绝对不接受!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心狠?!”

湛迁的嗓子抖个不停,连带肩膀都在抖动。


“哭了?”

湛翌君问道,伸手想去把小崽子的脑袋抓起来,却被湛迁一爪子拍开。


湛翌君去摸虈他的脸,却被张牙舞爪的小...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湛迁把整张脸都埋在胳膊里,看不见他的表情,湛翌君安抚性地抚摸着他的后背,语气温和:“我从未说过不管你。小迁儿,我知道你难过,可这也是惩罚的一部分。”


这也是惩罚的一部分。


惩罚的,一部分。


惩罚。


一直冷着他,就是刻意在惩罚他。


不,不接受!绝对不接受!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心狠?!”

湛迁的嗓子抖个不停,连带肩膀都在抖动。


“哭了?”

湛翌君问道,伸手想去把小崽子的脑袋抓起来,却被湛迁一爪子拍开。


湛翌君去摸虈他的脸,却被张牙舞爪的小狼崽子龇牙低吼:“走开!”


“真哭了?”

湛翌君半蹲到床边,揉着小孩的肩膀。


“你才哭了!”


湛迁猛地把脑袋从手臂里抬起来,一双眼睛红红的,倒是确实没有眼泪,只是表情太过狰狞,小狼崽炸毛得彻底,离哭也不远了。


那副受伤的小兽的模样看得湛翌君心里一软,想安慰他,理智上又告诉他不能太放纵孩子,于是温和地说道:“好啦,你下次别做错事,我不就没有机会狠罚你,恩?我知道你最近很努力地改过,所以你看,我这不就是来哄你了吗?”


“哄?”湛迁哼哼,“刚才还说要掌我的嘴,这叫哄?”


“那不是没打么?”湛翌君捏了一下他的鼻子,“小家伙,挺记仇的。”


“就是记仇!”狼崽龇牙,“你现在欺负我,等我长大了,我、我……也要欺负你!”


湛迁想撂句狠话,可没有利爪的狼崽挥起胳膊来,实在没什么威慑力,奶凶奶凶的。


湛翌君比他高大、比他强壮、还比他聪明,湛迁怎么看都觉得,自己不可能有能力欺负得了他,不过,狠话还是要撂的——反正,撂狠话也不要钱。


“这怎么能算欺负你呢?”湛翌君无奈,“挨家法的时候还敢闹脾气,都惯你惯到这份儿上了,恩?”


湛迁继续哼哼唧唧。


这倒确实是。


这一次,湛翌君打他,和往日不同,与其说是罚他,不如说是借着惩罚破冰,把两个人足足冻了一个多月的坚冰一朝破除。


他现在越来越能理解,为什么一开始的时候湛翌君要说,“你趴着的时候,更容易说实话”。


确实是,他伏在床上,臀上悬着家法,他一身叛逆的尖刺好像都被这软虈绵绵的床铺压在身下,怎么也竖不起来。


湛翌君又哄了他几句,才站起身子,重新拿起戒尺,语气依旧温和,却透出一丝严肃:“调整好了?现在回归正题,什么时候开始玩手机游戏?”


湛迁咬了一下嘴唇,尽管他心里还是没底,对于湛翌君是否信任他这件事,他始终不敢确信,但是经过刚才那一番安抚,小崽子的心门已经打开,湛迁不再抵触,答道:“你看到的,是第一次。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破坏我们的约定,当时就是……”


“我明白,”见他哽住,湛翌君说道,主动接过话头,“你不必有疑虑,你是我徒弟,我相信你。只要你说,我就会信。小迁儿,也希望你珍惜这份信任,不要辜负了师父对你的信任。”


他顿了一下,又说:“我知道小迁儿是个遵守约定的好孩子,既然跟我约定有每周的游戏时间,就不会故意破坏。你当时,也是还在赌气吧,想着我都不管你了,为什么还要遵守跟我的约定,恩?”


湛迁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


湛翌君没有深究,赌气这种小孩子毛病,点到为止,说多了崽子反而更容易眦毛,他淡道:“还是三下,下不为例。”




……

……

……

后文……






————————————


湛迁小声道:“那你愿意原谅我吗?”


小孩的语气太虔诚,虔诚得人都不忍心跟他生气,虔诚得——湛翌君忍不住又不想做人,板着脸说道:“你觉得断绝关系这样的大错,三十下就足够?”


湛迁没觉察出湛翌君在开他玩笑,还很认真地想了想,才答道:“我……周一还有检讨会,能不能,先欠着?周一晚上我一定还。我、我可以付利息。”


湛翌君一挑眉,一肚子坏水,面上却不露声色:“利息?那要不要付首付?”


湛迁脸都白了,磕磕绊绊地说道:“首付……首付要付多少?”


湛翌君故意说道:“今晚先打一半。”


“好吧,”湛迁咬唇答道,“但是事先说好,打完你就要忘掉今晚我说的话,不准再提。”



湛翌君淡淡一笑:“不准?小家伙,你这是在,命令我?”


————————

其实这个走向也挺A的。



虽然要跳转,但是大家不要忘记给我点赞和评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