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错了环岛 错了环岛 的喜欢 zhijiayidiyeguodekuinaigai.lofter.com
堂堂孟良人

【孟鹤堂周九良】这段《小苹果》真的绝了!吉他配三弦绝了!

【孟鹤堂周九良】这段《小苹果》真的绝了!吉他配三弦绝了!

末擒

【堂良】衣不如新37

孟鹤堂看着眼前紧闭的门窗,多少觉得有些大事不妙。


到底是酒后思维和动作都钝了许多,爬窗的时候甚至还摔了一跤。


素来风流倜傥的孟大人龇牙咧嘴的拍了拍身上的土,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决定再接再厉。


这下总算是爬上去了。


他伸手推了推窗户,显然是被拴紧了,纹丝不动。


孟大人挂在窗台上,在冬夜的寒风里打了个喷嚏,破天荒的反省了一下,自己堂堂一个正三品大员,究竟是怎么落得半夜翻窗还进不去门的下场的。


大抵也能算我朝开天辟地第一人了。


眼下这个姿势,说“梁上君子”都已经是文雅的说法了,尤其在他“鬼鬼祟祟”的戳破窗户纸往里面看的时候。


里面的人似乎是已经睡了,...


孟鹤堂看着眼前紧闭的门窗,多少觉得有些大事不妙。


到底是酒后思维和动作都钝了许多,爬窗的时候甚至还摔了一跤。


素来风流倜傥的孟大人龇牙咧嘴的拍了拍身上的土,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决定再接再厉。


这下总算是爬上去了。


他伸手推了推窗户,显然是被拴紧了,纹丝不动。


孟大人挂在窗台上,在冬夜的寒风里打了个喷嚏,破天荒的反省了一下,自己堂堂一个正三品大员,究竟是怎么落得半夜翻窗还进不去门的下场的。


大抵也能算我朝开天辟地第一人了。


眼下这个姿势,说“梁上君子”都已经是文雅的说法了,尤其在他“鬼鬼祟祟”的戳破窗户纸往里面看的时候。


里面的人似乎是已经睡了,屋内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


孟大人仔细思考了一下破窗而入的可能结果,就气呼呼的又跳了下来,习惯性的从身上摸了个什么往窗户上扔:“周九良,你出来,我知道你在里面。”


房内一点动静也没有。


孟鹤堂:“……”


他又扔了颗什么过去:“再不出来治你大不敬。”


房内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


孟鹤堂:“……”


这回是摸了根金条出来:“不出来也可以,你让我进去。”


竟然还是没反应!


气急败坏的孟大人从袖子里摸出了颗夜明珠砸了过去:“你怎么这么小气,不就是点钱嘛?”


屋内当然没有人回应他。


孟鹤堂:“……”


折腾累了的孟大人气喘吁吁的蹲在地上,看起来有点垂头丧气:“行了,我错啦,你要多少,我赔你就是啦。”


他随手扯了自己的腰牌扔过去:“再不开我撞门了啊。”


正打算破罐子破摔破门而入,就听一个淡淡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没有了?”


又是翻窗甚至企图撞门的孟鹤堂:“……”


他僵硬的回过头去,果然便看见了坐在石阶上,一身青衣的周九良。


“你不在屋里?”


“幸好不在,否则怕是容易被孟大人的金锭砸死。”


他方才走进院子,看见的就是醉鬼发酒疯的大场面,干脆找了个地方坐下,看看他能扔出多少东西来。


孟鹤堂:“……”


孟大人振振有词:“还不是看不见我,担心你睡不着。”


周九良没理他发疯的醉话,倒是想起方才听见的,奇道:“什么花光我的钱?”


孟鹤堂:“……”


我可以解释。


周九良点了下头,那意思大约是,你说。


孟鹤堂:“……”


他走上前去,在这人身前蹲下,觉得今日简直没一件事是顺心的,咬牙自暴自弃道:“就是字面意思,吃饭把你的钱花光了。”


周九良看他神色,就大概知道什么情况了,便也懒得再追根究底,应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等他生气的孟鹤堂:“……”


“这,这就完了?”


周九良像是没什么力气与他争辩:“不然呢?”


“你不生气?”


“生气什么?”


本就是他让他作陪的。


他像是真的没有要生气的意思,孟鹤堂却连眉毛都纠结起来:“我和严蓁可是清白的。”


他打定主意,周九良要是说什么和他没关系,今晚就谁也别想睡了,谁知这人点了下头,算是知道了的意思。


“你真相信?”


“为什么不信?”


孟鹤堂是个怎么样的混账都好,但还真是从来不骗他的。


他看着这人满脸纠结的样子:“好吃吗?”


孟鹤堂:“……”


他哪知道好不好吃,光喝酒了。


“还说呢,说好要跟我去吃鱼”他伸手去抓这人的手,“你手怎么这么凉?”


周九良也懒得抽,任由他握着:“这个吃法,现在我可养不起你。”


奋发图强志向远大的孟大人立刻道:“正好,我养你。”


周九良看了眼滚了满地的金银珠宝:“用那些?”


孟鹤堂:“……”


“捡起来。”


孟大人终于后知后觉的觉得这些行径大抵不大符合他的气质,深沉道:“我可以叫别人捡吗?”


“不行,我丢不起这人。”


孟鹤堂:“……”


若换做平时,孟大人是断不可能做这种事的,但许是今晚的周九良实在有些奇怪,他竟也就真的照做了,默默的把那些东西又捡了回来。


他说要赔,还真是打算赔,拿个帕子一包,一股脑塞进了这人怀里。


那些金银珠宝便罢了,单说那颗夜明珠,只怕便是价值连城,但周九良只随意看了两眼,就放在了一旁。


孟鹤堂:“……”


行,这招不好使。


只是这一番折腾,酒意倒散去了大半,眼下借着月光,才注意道,这人脸色实在不好,唇色也很不好看,忍不住皱了下眉:“太累了?今日怎么这么晚?”


他碰了这人冰冷的脸:“这么冷,怎么不进房间?”


“看月亮。”


孟鹤堂抬头看了一眼,虽然不是满月,但今夜的月色倒确实极好的,凉月如眉,星辰点点。


只是……


他起身进了房间,拿了个什么,很快又折了出来。


是那件狐裘大氅。


周九良也没推辞,任由他仔仔细细的给自己系好。


孟鹤堂觉得他今夜实在是不对极了,他看那苍白的嘴唇实在不顺眼,忍不住把手放在他的颈后,而后慢慢贴近,将自己的唇覆了上去。


嘴唇竟然也是冰凉的。


对方微微垂着眼睛,似乎也没什么抵挡的意思,竟然少见的有几分听之任之的意味,他却没来由的有几分心慌,以至于非得借着这样亲密的唇舌交缠才能得到几分缓解。


呼吸渐渐便急促起来。


用空出来的手去抓这人的手,十指交缠,含着舌尖细细的吮,便将滚烫的气息和津液一同吞入了口中,从来万事都三分钟热度的人,竟也能轻易就想到诸如相濡以沫之类的词。


这人像是有点受不住,眼角都浮出些许红色来。


怎么可能冷静的下来呢,情到深处,终究是怎么也没法觉得满足,便只想抱到腿上来更细致的亲吻一番。


他想,怎么能有这么好的月色。


揽住这人后背的时候,却感觉他莫名缩了一下。


周九良皱了下眉头:“手往下面一点。”


——————————————————————


末.磨磨唧唧.擒

粥航

红掌拨清波~

说实话周哥承包了我这个节目的整个笑点

真给我吓傻了

红掌拨清波~

说实话周哥承包了我这个节目的整个笑点

真给我吓傻了

郁修【备考暂停更新】

【何尚】锋芒20

感谢@卿茶 的打赏

20

“笃笃笃”


病房的门被敲响,孙九芳探进一个脑袋来看他俩:“甜言蜜语说完了吗?我可以进来了吗?”


他顶着锡纸烫在门缝里晃来晃去,看上去像是被门挤了脑袋,对着病房里的两个人挤眉弄眼地使眼色,虽说是在部队,但是何九华很少在军容军纪这方面限制他们什么,都是在刀口上舔血,过了今天就不知道有没有明天的人,只有让他们更多的享受快乐才能更加有活下来的渴望。


“你眼睛抽了啊?楼下就是眼科,有病就去治。”何九华心里考虑的事很多,但是嘴上永远怼天怼地,谁的面子也不给。


很明显地翻了个白眼的孙九芳下一秒就把门大大的推开,任由他身后的人走了进来。


安...

感谢@卿茶 的打赏

20

“笃笃笃”


病房的门被敲响,孙九芳探进一个脑袋来看他俩:“甜言蜜语说完了吗?我可以进来了吗?”


他顶着锡纸烫在门缝里晃来晃去,看上去像是被门挤了脑袋,对着病房里的两个人挤眉弄眼地使眼色,虽说是在部队,但是何九华很少在军容军纪这方面限制他们什么,都是在刀口上舔血,过了今天就不知道有没有明天的人,只有让他们更多的享受快乐才能更加有活下来的渴望。


“你眼睛抽了啊?楼下就是眼科,有病就去治。”何九华心里考虑的事很多,但是嘴上永远怼天怼地,谁的面子也不给。


很明显地翻了个白眼的孙九芳下一秒就把门大大的推开,任由他身后的人走了进来。


安静的病房里响起来高跟鞋的声音,很多女孩子都专门学习过怎么穿着高跟鞋走得不让人听起来心烦,但是这个女人很明显做到了极致。


至少尚九熙见过那么多职场女强人又或者金融大鳄的娇娇女在宴会上走得摇曳生姿,都比不上这个人轻缓的脚步声让人下意识地留下一个好印象。


他抬眼看过去,看到孙九芳给他使的眼色,慢半拍的反应过来这个女人大概就是何九华的狂蜂浪蝶之一。


郭霄汉跟在她身后进来,站到孙九芳旁边,皱着眉拎着人的领子让他站直了,别站没站相走到哪里靠到哪里。


卷着栗色的大波浪,穿着纯色的连衣裙的女人款款走到何九华的床边停下,她唇边勾起来一个弧度笑得温柔而优雅,带着点嗔怪的意味。


“九华,如果不是我正好来医院看到了郭晗,你是不是根本不打算和我说你受伤了?”


她叫得是郭霄汉原来的名字郭晗,明明连名带姓的,却无端显出亲近来,就好像她比其他任何人都更贴近这些人的生活。


尚九熙的眉头微微皱起来,又很快地松开,像是水面上荡起来的涟漪。


何九华抬抬眼睛看她一眼,重新撇开视线去看尚九熙被自己握在手心里的手,尚九熙的手和他的相比显得格外的细嫩白皙,不像他的手上总是带着枪茧,于是他又轻轻放松了手上的力道,像是担心碰疼了尚九熙一样。


他没有回答李年的话,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多分给他,还不如轻蔑地问出来一句“和你有什么关系”,而不是这样轻飘飘地移开视线,就好像她甚至不值得自己看进眼里一样。


李年脸上的笑容有片刻的凝滞,随后又重新变得温柔妥帖,她又向前迈了两步,将自己手里的花束放到了何九华病床旁边的床头柜上,将刚才尚九熙拎来的纸袋往旁边放了放。


“我知道你受伤了心情不好,但是不要总是对自己要求这么高,你已经很棒啦,偶尔有一两次失误不会影响你的形象的。”她微微俯身拿起水壶来给何九华倒了杯温水,像是哄小孩子一样的语气,好像何九华没有理她是在生自己执行任务不利的闷气一样,被她温温柔柔地包容着。


病房里很安静,只有她放下花束挪动东西的时候发出的细碎声音,孙九芳低着头转手机,好像对他们三个毫不在意,郭霄汉凑在孙九芳旁边说了两句什么,就轻轻地带上门出去了。


尚九熙终于很明显地皱起眉来,他不知道李年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不喜欢李年说的话,何九华执行的任务是在刀刃上舔血九死一生的任务,什么叫偶尔一两次失误没什么?她知不知道哪怕再微小的一个失误,都有可能危及到何九华和他的战友们的生命?


他抬起头来,用一种自己明知道很不礼貌,而且平时也绝不会使用的目光反复扫视着李年,李年冲他微微笑了笑,一手给何九华递过去水杯,另一只手态度很自然地去翻看挂在何九华病床上的病历。


何九华好像并没有意识到尚九熙因为什么而不喜欢李年,他只是垂着头把被她挪到一边的纸袋拿回来拎在手里,放到自己的被子上,终于抬眼认认真真地将目光停留在李年的身上。


他皱着眉,没有伸手接李年递给他的水杯,带着很明显的反感:“谁允许你随便动我的东西?”


李年的笑容终于彻底僵在了脸上,愣了几秒钟才勉强撑住笑容道歉:“抱歉九华,我看这个袋子这么简单,以为是什么外卖的垃圾袋子,想要帮你清理掉,我觉得如果你能够闻到比较清新的花香的话会对你的心情和身体都好一些……”


“你说什么是垃圾?”何九华又重新透过刚刚撕开的那个小口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偷看里面是什么,透着光看清楚里面的东西以后很明显地愉悦起来。


他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撕开纸袋上的封口,把里面的东西显出来,圆滚滚的深绿色仙人球探头探脑地从褐色纸袋里露出来。


何九华把这只看起来呆呆的仙人球放到床头柜正中央,李年刚刚精心摆好的花束被他拿到一边去放到床头柜旁边的地上靠着墙站着,像是堆满垃圾的垃圾桶外被人扔掉的鲜花。


“我给它起名叫球球,你觉得可爱吗?”他带着笑看向尚九熙,指尖碰碰仙人球的叶肉上还不算坚硬的新刺。


他的问话把尚九熙的视线从李年身上转移回来,尚九熙看看他,又看看被摆在病房的床头柜上的小仙人球。


哪有带着仙人球作为礼物来探望病人的啊?这才不是让你摆在病房里的。


他无奈地觉得好笑,却也学着何九华的样子轻轻地碰了碰那颗仙人球,明明是坚韧又生命力顽强的植物,却被两个人像对待含羞草一样曲着手指轻轻地逗弄着。


“何球球。”他翘起来唇角说。


李年的笑容终于一点点消散在何九华没抑制住的笑声里。



郭霄汉出了病房以后径直坐电梯下了车库,黑色的越野车前轮调转,碾着路上细碎的尘土碎石向前驶去。


他一个人推开酒店大堂厚重而豪华的大门,两扇木门自中间缓缓打开,把外面的灯光和阳光都倾泻进来。


订婚宴的红地毯还没撤,从大门处一直平坦地连接向舞台,在舞台上摆着一张桌子,倒满香槟的酒杯像是金字塔一样摆放,澄澈的酒液在里面映射着水晶吊灯上的光闪动。


郭霄汉的眼神在扫过桌面的时候有片刻的凝滞,随即加快了脚步走向之前关押着尚怀仁一家的房间。


房间同样是厚重的木门,十分隔音,能够很好的保护房间里的隐私。


金丝眼镜下面的眉头缓缓皱了起来,他取下眼镜在西装口袋上挂好,半弯下身子拔出来绑在小腿上的军刀,向紧闭的房门一点点靠近。


他走之前在这里留了四个人看着,两个明哨两个暗哨,就算真的临时发生了什么紧急情况他们也会分出一半的人在房门口继续守着,不应该像现在这样空无一人。


手轻轻地握上门把手转动,他在手臂将门推开的一瞬间换了位置到门口另一边,在屏息确认里面没有可疑的动静之后缓慢地弓着腰闪进去。


尚怀仁已经死了。


郭霄汉甚至不用上去探一下他的脉搏,因为他的喉咙处有一道很明显的伤口,鲜血正从里面潺潺流出。


凶手很明显刚走没多久,因为桌上的烟灰缸上还放着一只燃了一半的烟,正袅袅的升起烟气来。


他是在这里确认尚怀仁死亡后才离开的。


早上尚怀仁在这里被郭霄汉和高筱贝连敲带打地审了一遍,十几个小时过去,窗外的太阳都还没完全落下去,这个曾经掌控尚家的男人的生命就已经走到了尽头。


那个人就坐在早上郭霄汉坐的位置上,悠闲的点了一支烟,像是欣赏话剧一样看着他捂着喉咙嘶哑着发不出任何声音来,最终意识模糊地倒在地上。


尚夫人和尚白同样倒在地上,身上没有明显伤口,郭霄汉蹲下身去摸了摸他们的颈侧,还有脉搏的跳动,应该只是晕过去了。


他站起身来,先给孙九芳发了个消息,然后给刚才留下的四人小队的队长打电话,电话那边等了一会才被接通,很明显主人正在剧烈的跑动之中,声音断断续续的:“汉哥,对不起,我们刚刚中计了……”


“安全最重要,先回来再说。”郭霄汉又重新走回到舞台上去看那张摆满了酒杯的桌子。


酒杯被摆成金字塔的形状高高的堆起来,在灯光下被照射得熠熠发亮。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它的最下面一层角落的一只酒杯被人抽了出来,抿了一口以后就随意地放在了桌子上,主人则不知去向。


熟悉部队明哨暗哨的布置点,能够用最刻不容缓的理由把他们全部引开,掌握最简洁的杀人方式,药物麻醉导致的昏迷……


如果不是内奸,就说明这个人同样来自部队,甚至可能和郭霄汉他们一样,经受过最顶级的训练模式。


而在郭霄汉随时有可能返回的房间点燃的烟,在酒店大堂像是玩抽积木游戏一样抽出来品尝了一口就被放下的酒杯,都是在挑衅。


郭霄汉忽然抬起头,对着大堂角落边的监控摄像头微微眯了眯眼。


子鹤.

封面好看吗(ノ∇︎〃 )

封面好看吗(ノ∇︎〃 )

嘉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要被梅梅直播笑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要被梅梅直播笑死了

切糕蘸白糖(在家摆烂ing)

《大型穿越剧😂😏》


一家三口~😂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就非常喜欢剪视频,而且是越长越好的😂


嘿嘿~不务正业ing😏


文章:

《一家三口》良堂秦ABO 

《大型穿越剧😂😏》


一家三口~😂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我就非常喜欢剪视频,而且是越长越好的😂


嘿嘿~不务正业ing😏


文章:

《一家三口》良堂秦ABO 

小哇

【堂良】多少人被这声“驸马”锤进了坑底

【堂良】多少人被这声“驸马”锤进了坑底

德云女孩楠楠

你以为的奶黄包,可实际上......

你以为的奶黄包,可实际上......

内蒙古的penguin🐧

【德云社周九良】经典著名名场面“头九戏三鹤”

【德云社周九良】经典著名名场面“头九戏三鹤”

末擒

【堂良】对头01

孟鹤堂进门的时候,被砰砰两声吓了一跳,跟着就被花花绿绿的礼炮崩了一头。


“suprise~”


孟鹤堂把头上的彩纸拿下来,笑骂了一声:“你们有病吧?”


“当了影帝就是膨胀啊”曹鹤阳搂着尚九熙的肩膀,啧了一声,“不是你那奖杯呢,给我们看看啊。”


“让助理带走了。”


烧饼把曹鹤阳扯回来:“瞧你那出息,不就奖杯,我家那一柜子我说啥了!”


孟鹤堂从桌上抓了一把瓜子:“对,他能把幼儿园得的小蜜蜂奖都给你扒拉出来……”


烧饼撸了撸并不存在的袖子:“孟鹤堂,你今天有点欠了啊!”


曹老师看热闹不嫌事大:“走一走看一看了啊,拳击冠军打人啦……”


尚九熙拿了...


孟鹤堂进门的时候,被砰砰两声吓了一跳,跟着就被花花绿绿的礼炮崩了一头。


“suprise~”


孟鹤堂把头上的彩纸拿下来,笑骂了一声:“你们有病吧?”


“当了影帝就是膨胀啊”曹鹤阳搂着尚九熙的肩膀,啧了一声,“不是你那奖杯呢,给我们看看啊。”


“让助理带走了。”


烧饼把曹鹤阳扯回来:“瞧你那出息,不就奖杯,我家那一柜子我说啥了!”


孟鹤堂从桌上抓了一把瓜子:“对,他能把幼儿园得的小蜜蜂奖都给你扒拉出来……”


烧饼撸了撸并不存在的袖子:“孟鹤堂,你今天有点欠了啊!”


曹老师看热闹不嫌事大:“走一走看一看了啊,拳击冠军打人啦……”


尚九熙拿了一块西瓜蹲在旁边,眼睛转的滴溜溜的:“咋还干起来了?要不你们先等会儿,我支个手机……”


鸡飞狗跳……


他们四个大学的时候是一个宿舍的,正儿八经的表演班,结果毕业以后,曹鹤阳转了幕后当了导演,尚九熙画画搞设计,烧饼最绝,打拳击去了。


最后真正走了演员这条路的,就只剩了一个孟鹤堂了。


他长得好,演戏又有灵气,还没毕业的时候就因为一部小成本网剧一炮而红。


只是红的太快,难免争议也多,再加上出了点乱七八糟的事,中间几乎有两三年都是完全没有戏拍的状态,只能演一些正脸都没有的龙套或者死尸,住在地下室,最困难的时候,也试过每天只吃白水煮面。


一路走来也不容易。


不过好在都熬过去了,今晚这个影帝也算实至名归。


尚九熙和曹鹤阳说要唱首歌庆祝他拿奖,十分油腻做作的来了个“对你爱爱爱不完”,得空还朝他飞了个电眼。


孟鹤堂被恶心的直yue,恨不得重金求一双没看过的眼睛。


烧饼笑着冲他摆摆手:“坐这儿来。”


孟鹤堂把包放下,依言坐过去:“来多久了你们?”


“有一会儿了”烧饼扯了扯他口袋上的链子,“你那颁奖不是早就结束了?怎么拖这么久?”


他穿的还是刚才颁奖时候的衣服,只是解了领结和最顶上的扣子,显然妆也还没卸。


“本来是早就结束了,被拖了几个采访”孟鹤堂按了按眉头,“烦死了。”


烧饼挑了下眉:“问啥你不爱提的了?”


孟鹤堂拿桌上的啤酒喝了一口:“陈年破事,也没点新鲜的。”


烧饼顿了一下:“又是你第一部戏那……”


烧饼说的第一部戏就是让孟鹤堂一炮而红的那部网剧,比较特别的是,这是一部相声题材的电视剧。


众所周知,对口相声,少不了搭档之间那点事,所以这其实是个双男主剧,因为题材原因,两个男主之间的对手戏,反倒比和女主之间的感情戏还要更出彩些。


明明并无刻意卖腐,反倒让一众观众嗑生磕死。


这剧当年的三个主角都是新人,年纪还小,又没什么包袱,天天搁剧组泡着,彼此间关系自然不错,因此宣发和花絮都十分有意思,互动时到处都是梗。


神奇的是任意挑出两个来都挺有cp感,三个人之间可以随意排列组合的磕。


所以某种程度上,这剧当年会火,跟他们三个人的关系也并非全无干系。


只是和大多数剧一样,剧一播完,少不得会面临cp解绑,粉丝提纯等问题,一言不合就会撕得妈都不认,能体面收场的少之又少。


最常见的结局就是一方被塑造成痴情种,而另一方是负心汉,一旦一方和其他人有亲密互动,另一方必然黯然神伤,cp粉认为xx你没有心,唯粉庆祝哥哥终于摆脱“脏东西”以及扶贫被蹭的命运。


cp粉人均wpg,唯粉人均dw。


这其中往往还夹杂着职粉引导、大粉带节奏、暗里插刀、工作室暗戳戳、正主内涵以及直接下场。


一出人性显露无疑的精彩好戏。


烧饼本身并不是圈子里的人,因此对当年他和周九良的事算不上清楚,好奇道:“你们真有仇?”


孟鹤堂嗤了一声,灌了口酒。


孟鹤堂本身并不是斤斤计较的人,他落难那几年,捧高踩低的不知见过多少,如今得势,也顶多懒得计较,但这个反应,烧饼在心里暗忖,都这么久了,那怕是过节不小。


就听孟鹤堂冷笑了一声:“夺妻之恨,你说算不算仇?”



——————————————————


做饭喂自己系列😂这是上次和痒痒子pk失败的~


还是,情况不对,一定要跑啊~

我是猫白啊

九辫/辫九推文3.0

1/《失手》 

@千金 

(玩咖辫儿&单纯郎,he)

他终于知道了杨九郎跟以往的人有什么不同,他问自己可不可以,是真的在问,如果可以,就颠颠地向自己跑过来,如果说不可以,就再也不会越过一步。


2/《他扒拉我》 

@TuA言十 

(九辫,校园,he)

狂拽酷的杨小爷经历退学,参赛,复学之路,年少的我们总是充满热情,以为需要自己做多大的牺牲来成全对方,殊不知彼此陪伴就是最好的结局。全文无虐点,配角的结局也很好


3/《相思传》 

@啭春风 

(退役特种兵九郎&舞蹈家辫,he)

势均力敌的爱情,张老师作为...



1/《失手》 

@千金 

(玩咖辫儿&单纯郎,he)

他终于知道了杨九郎跟以往的人有什么不同,他问自己可不可以,是真的在问,如果可以,就颠颠地向自己跑过来,如果说不可以,就再也不会越过一步。


2/《他扒拉我》 

@TuA言十 

(九辫,校园,he)

狂拽酷的杨小爷经历退学,参赛,复学之路,年少的我们总是充满热情,以为需要自己做多大的牺牲来成全对方,殊不知彼此陪伴就是最好的结局。全文无虐点,配角的结局也很好


3/《相思传》 

@啭春风 

(退役特种兵九郎&舞蹈家辫,he)

势均力敌的爱情,张老师作为坚强的军人家属,只有在仰杨面前才会委屈巴巴,娇娇滴滴,当遇到九郎有危险,瞬间智商满分在线!

小张爱的超级勇敢的,反倒是小杨因为年纪大,顾虑多


4/《金丝雀》 

@叶十二 

(九辫,民国,he)

虐少,甜多。全文没有提起名字,但看到小雀儿的第一眼就觉得是小辫儿,和隐忍有责任感的司令的故事。

写的很美


5/《分手》 

@故故 

(九辫,现实向,he)

又名,如何挽回我作丢的爱人。一点也不担心会be呀,九郎这辈子,下辈子,都栽在辫儿身上了。


6/《非为》 

@千金 

(九辫,he)

结尾有点措手不及,但又在情理之中。一个人哪有那么容易改变,我愿意在你眼里变成你喜欢的样子,就够了


7/《如愿》 

@千金 

(九辫,he)

爱情和物质到底哪个重要,谁也说不清楚,只是,选择了就不要后悔。

我从来都标榜物质,但在唯一一次选择机会里,我最终选择了爱情。


8/《分配男友》 

@千金 

(九辫,九郎是人造人,he)

甜虐文,人造人的记忆是会被清空的,但是九郎永远记得辫儿


9/《甩你一脸结婚证》 

@钟棠 

(九辫,先婚后爱,he)

小羊是从一而终吧,磊磊是先婚后爱,哈哈!看磊磊在情敌面前怎么拿下九郎!


10/《我的保镖大叔》 

@斿羽 

(九辫,艺人和保镖,he)

总体甜,写了很多关于私生的情节,私生确实有点吓人,保镖大叔了参考IU和她的保镖,总之甜啦!


人间烟火不如你。

玲珑公子戏九郎

清末民初(1933年)

那时的老北京的达官贵人们盛行听戏,老北京有一一曲艺班,叫德云社,班主名叫郭德纲,擅长相声快板,收了四百多弟子,分布各个省份,说书的,唱曲的,说相声的因有尽有。

而德云社下有个戏园,叫三庆园。位于老北京西城区大栅栏街,园内主要唱戏,其中有一名角儿,是郭老板的小舅子,从小随郭德纲学艺,小时候后脑勺留了根常命辫,人唤小辫儿,大名叫张磊,艺名名曰:张云雷。

这日,三庆园内正上演着一出《锁麟囊》。

“停停停!”台下一排雅座的杨九郎拍着桌子怒吼:“别唱了,别唱了,这唱得什么玩意儿!”

音乐戛然而停,台上的两个演员,手足无措的站着,周围看客纷纷议论这人的来历,竟敢在这闹事。

“这人谁啊?老北京谁...

清末民初(1933年)

那时的老北京的达官贵人们盛行听戏,老北京有一一曲艺班,叫德云社,班主名叫郭德纲,擅长相声快板,收了四百多弟子,分布各个省份,说书的,唱曲的,说相声的因有尽有。

而德云社下有个戏园,叫三庆园。位于老北京西城区大栅栏街,园内主要唱戏,其中有一名角儿,是郭老板的小舅子,从小随郭德纲学艺,小时候后脑勺留了根常命辫,人唤小辫儿,大名叫张磊,艺名名曰:张云雷。

这日,三庆园内正上演着一出《锁麟囊》。

“停停停!”台下一排雅座的杨九郎拍着桌子怒吼:“别唱了,别唱了,这唱得什么玩意儿!”

音乐戛然而停,台上的两个演员,手足无措的站着,周围看客纷纷议论这人的来历,竟敢在这闹事。

“这人谁啊?老北京谁不给郭老板面子,这人竟如此嚣张。”

“你可不知道,他是京城首富杨老爷的小儿子,一直养在外祖家,前日回城那炮仗,没听到吗?”

“杨老爷九个儿子就剩了这一个,心疼着呢。”

后台的阎鹤祥听到动静,慌忙从出来,走到杨九郎桌边,猫着腰讨好的笑着:“呦,爷,怎么了这是?”

杨九郎撇了他一眼:“你谁啊!”

阎鹤祥:“小的是这家戏园的掌柜的。”

“哦,掌柜的。”杨九郎往椅背上一靠,一副正宗财大气粗的样子:“来的正好,知道爷是谁不?”

阎鹤祥笑着:“诶呦,杨家小九爷,这谁不认识啊。”

杨九郎笑了笑,指着台上的两个演员说:“知道爷是谁,还那这玩意儿糊弄爷?”

“这…”阎鹤祥有些尴尬的赔笑道:“您要觉得他唱得不好,小的给您换一个。”

小二悄摸拽了拽阎鹤祥的袖子:“换谁啊。”

阎鹤祥有些为难得皱了皱眉,小声吩咐道:“请陶阳来。”

小二哭丧着脸:“掌柜的,这陶老板心气傲,他肯来吗?”

陶阳,艺名陶云圣,年纪虽小,却是个名角儿,可他心气儿高,最不屑这些土大款,可如今也没招了,阎鹤祥掏出郭德纲给的令牌,递给他:“拿这个叫他。”

小二拿着令牌慌忙去请,不一会儿,陶阳不情不愿的上了台,还没开始唱,杨九郎就叫了停。

“你叫来个小娃娃糊弄爷?”

“你别看他年纪小。”阎鹤祥朝他竖了大拇指:“唱得好。”

“哦。”杨九郎点了点头,指着台上的陶阳:“那给爷唱两句听听!”

陶阳实在忍不下去了,管他是谁呢,冷哼了一声,转身下了台。

杨九郎见他这么不给面,拍桌子站起来:“这他妈什么意思!”

刚外出办事回来的郭麒麟听到了动静慌忙从走过来询问:“这怎么了这是?”

阎鹤祥擦了把头上的汗:“少班主,您可算来了,这几位爷难伺候。”

郭麒麟看了一眼杨九郎,一看这样就知道是这几日传得沸沸扬扬的杨家小九爷,笑着微微作揖:“这位就是杨九爷吧,我是我们德云社的少班主,这三庆园归我管,您有什么不满意的,尽管跟我说,我替您安排。”

杨九郎有些不耐烦了:“你们这没一个能唱的,开什么戏园子!”

郭麒麟深吸了一口气,确实不是好伺候的主,阎鹤祥凑上去小声说:“这怎么办啊。”

郭麒麟叹了口气:“去把张老板请过来吧。”

“这…”阎鹤祥皱了皱眉,张老板比陶老板还难请。

“说我请的。”郭麒麟说。

阎鹤祥这才应了一声,慌忙派人去请。

过了一会,张云雷坐车来到三庆园,门口等候的小二,慌忙开门去扶。

阎鹤祥凑到郭麒麟身边:“张老板来了。”

张云雷让人搀着,慢悠悠的走过来,看客瞬间沸腾了。

“张老板!”

“张老板来了!”

郭麒麟看到张云雷,小跑着过去,从小二手里接过他:“诶哟!你还慢慢悠悠,我都快急死了!”

张云雷看了一眼郭麒麟这副着急的样子,叹了口气:“大林,就这几个人,我是真不想搭理。”

郭麒麟自然懂他脾气,劝到:“老舅,知道您不想给他们唱,可这杨九爷可怠慢不得,就当帮外甥一个忙,外甥给您作揖。”

“行了行了。”张云雷拦住他:“冲你这一声老舅,下不为例。”

郭麒麟这才松了口气,搀着他走到杨九郎桌前:“爷,我们张老板来了。”

杨九郎抬眼打量了面前这人一眼,身量高高瘦瘦的,长得也白净,这气质一看就知道是名角。

杨九郎很满意,笑得眼都没了:“长得还挺俊俏,他能唱?”

“爷,名角儿。”阎鹤祥兴奋的给他解释,指了指张云雷,炫耀着:“人家生旦净末丑,神仙老虎狗,样样精通!”

“是嘛。”杨九郎笑着:“给我们来一个老虎狗。”

话音一落,大堂内瞬间寂静,身后几人的偷笑声打破了宁静,张云雷一脸嫌弃的皱了皱眉,还以为什么人物,整个就一棒槌。

“这…”郭麒麟一时语塞:“这没有您这样的。”

郭麒麟看了一眼张云雷的情绪,回头对杨九郎说:“什么青衣,花旦,刀马旦,这咱能唱。”

阎鹤祥也慌忙附和:“对,这咱在行。”

杨九郎皱了皱眉,没弄明白:“刀马旦是什么意思?”

张云雷白了他一眼,给这人唱戏他也听不懂,还好意思挑三拣四!

郭麒麟慌忙给解释:“文武带打,翻跟头…”

“等会儿。”杨九郎打断他的话:“翻跟头也行啊?”

“都行。”

“喂!”杨九郎来了兴趣,像招呼自家小狗一样,招呼了张云雷一声。

郭麒麟被他这样,吓了一跳,退后了一步,小心翼翼的看张云雷的脸色。

“翻个跟头我瞧瞧。”杨九郎一副指点江山的样。

郭麒麟慌忙拉着张云雷的胳膊,怕他生气,张云雷似乎是觉得好笑,也没在意,不跟傻子计较,客客气气的摆了摆手:“我又不是猴儿,翻不了。”

“诶。”一旁的董九涵说:“我们花钱看。”

“花钱看?”张云雷冷冷一笑:“我也有钱,给我翻一个。”

杨九郎“啪”的一声拍案而起:“是不是给脸不要脸!”

说完朝高筱宝说:“翻一个!”

高筱宝立刻站起来,蹭蹭蹭,翻了三个跟头,阎鹤祥都看傻了眼了,小声嘀咕了句:“不是,谁给谁翻呢这是?”

高筱宝翻完还一脸骄傲的给在座的各位作了个揖,杨九郎看着高筱宝满意的点了点头,面对这个傻大少爷,张云雷是又气又笑,阎鹤祥给他们倒上酒:“您也别折腾了,让张老板伺候几位爷一段不完了吗。”

“唱唱唱。”杨九郎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阎鹤祥应了一声:“有请张老板伺候几位爷一段儿《锁麟囊》。”

后台音乐应声响起,郭麒麟拽了拽张云雷的胳膊:“来来来。”

张云雷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里的那些不情愿,挥开折扇唱到:

才是人生难预料,不想团圆在今朝。

 
 

回首繁华如梦渺,残生一线付惊涛。

 
 

莫在痴嗔休啼笑,教导器儿多勤劳。

 
 

今日相逢得此报,愧我当初赠木桃。

 
 

唱罢一段,全场掌声雷鸣,到底是名角儿,就是跟别人不一样,气息身段够稳。

今日这场看客可算是来着了,都知道张老板戏唱得好,扮相也漂亮,那唱起戏来,通身的气派更是一绝,可自从那年张老板去南京探友,回程的路上路过山腰,让一觅食的穿山甲惊了马,从那十几米高的山腰上摔了下来,九死一生捞回条命来,腿脚从此落下了病根,之后就鲜少上台,偶尔一两次,也是一票难求,这回拖了这杨家小九爷的福,还能听回张老板唱戏,真是值回票价了。

杨九郎看着张云雷潇洒的挥扇收场,伸手鼓了鼓掌,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唱得不错,虽然他也听不出好赖,可就是比别人唱得顺耳,那高贵又儒雅的样子,让他竟还有一瞬间着迷。

张云雷看了一眼杨九郎,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杨九郎这才回过神,伸手招呼阎鹤祥:“阎老板。”

阎鹤祥立刻迎上去:“您吩咐。”

杨九郎:“我们几个大老爷们喝酒,光听唱戏也不行啊。”

阎鹤祥听出他话里这味,笑道:“还用您说,我早就想到了,今日,我把那怡红楼的头牌罗月月小姐…”

“不用。”杨九郎伸手打断他,背着手慢慢悠悠走到张云雷身边,指了指他:“就他就行。”

“这!”阎鹤祥吓了一跳,慌忙拉开杨九郎:“九爷,这可使不得!”

张云雷这次是真的生气了,本以为他只是蠢,现在这下竟拿自己当伶人,绕是他身价再高,也不给他好脸色,张云雷瞪了他一眼挥袖离去。

“老舅!”郭麒麟喊了一声,无奈的摇了摇头。

“诶?”杨九郎看着他的背影,根本没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混蛋的话,一脸的诧异的指着他:“怎么走了?”

说着推开阎鹤祥就追了出去。

“张老板!”

张云雷腿脚不便,自是快不过他,听他叫自己,也就停了下来,回过头,冷冷的看着他,没好气的说:“戏唱完了,九爷还想怎样?”

正是寒冬腊月,戏园子和外边简直就是冰火两重天,杨九郎搓着手,傻笑着,嫣然一副流氓样:“戏唱完了,酒还没喝呢。”

张云雷冷笑了声:“我是唱戏的,不是妓女,杨老板找陪酒的,去隔壁怡红院。”

“不行!”杨九郎也没明白他的嘲讽,只听他说找别人,瞬间不乐意了,皱了皱眉,跟个小孩一样耍赖道:“我就要你!”

张云雷微微皱眉,不知道他是真傻还是装得,杨九郎冻得直搓手,又猛地见他只穿了一个长衫,袖子下撑着拐杖的手冻得通红,慌忙伸手扯下自己身上墨狐皮的斗篷,罩到他身上。

硕大的斗篷牢牢的裹住身量纤细的张云雷,瞬间不再感觉寒风刺骨,张云雷一愣,看着他说不出话来。

没有狐皮抗风,杨九郎里边也只是一条长衫,一个马褂,这下冻得直跳脚,还傻乎乎的看着张云雷嘿嘿地的笑:“暖和吧。”

张云雷叹了口气,这下真的相信他是真的傻了,看他冻得直跳脚,张云雷刚想扯下披风还给他,被杨九郎按住手:“不用,你这小身板,经不得风吹。”

感觉到他的手凉的像块冰疙瘩,又挣扎了一下,见他执意如此,张云雷只好作罢,朝他无奈的笑笑:“今日我累了,你若还想听我唱戏,三日后三庆园内,有一出我的压轴,倒时无需戏票,我会安排下去。”

“成!”杨九郎傻笑着应和。

张云雷点了点头:“天冷,你快回去吧。”

“诶诶。”杨九郎傻笑着,目送张云雷离去,看着他裹着厚狐皮,依旧纤细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街角,杨九郎猛地回过神:“我怎么回家啊!”

最后使用武力扒了董九涵的羊皮大衣给自己套上,这才没被冻死。




 

陈劲生.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意思是指我好心好意地对待你,你却无动于衷,毫不领情。自己真心付出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和尊重。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意思是指我好心好意地对待你,你却无动于衷,毫不领情。自己真心付出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和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