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织宰双厨 织宰双厨 的喜欢 zhizaishuangchu.lofter.com
BungApatma
摸了一个盖茨比AU的OLD M...

摸了一个盖茨比AU的OLD MONEY拽,

请搭配1W年前画的小少爷哈食用 :)

 @横竖横 这位老师,您懂滴


(有照片参考)

摸了一个盖茨比AU的OLD MONEY拽,

请搭配1W年前画的小少爷哈食用 :)

 @横竖横 这位老师,您懂滴



(有照片参考)

贝贝壳

【鹊桥相会24h/5:00】共犯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俩人三观不正预警,犯罪预警,私设预警

不要太代入现实,谢谢! 

上一棒 @麟宇学习中|ω・) 

下一棒 @梅遥知 


1

【昨日,有一处废弃工厂被人工炸药所炸毁,据警方统计,这已经是近几个月以来,本市所发生的第八起废弃场所爆炸案了。虽然至今为止无一人伤亡,但……!】 


地铁上,主持人播报新闻的声音被一片嘈杂的人声所打断了: 


“快要到站了。” 

“快准备一下!” 

“东西拿好!” 


与这片人声一同响起的,是不少人在发觉...

 他们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俩人三观不正预警,犯罪预警,私设预警

不要太代入现实,谢谢! 

上一棒 @麟宇学习中|ω・) 

下一棒 @梅遥知 


1

【昨日,有一处废弃工厂被人工炸药所炸毁,据警方统计,这已经是近几个月以来,本市所发生的第八起废弃场所爆炸案了。虽然至今为止无一人伤亡,但……!】 


地铁上,主持人播报新闻的声音被一片嘈杂的人声所打断了: 


“快要到站了。” 

“快准备一下!” 

“东西拿好!” 


与这片人声一同响起的,是不少人在发觉地铁即将到达站点时,纷纷起身准备出站的衣衫摩擦声。 


那些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也成功地让因为坐在电视对面而距离电视有一定距离的喜羊羊无法听到主持人的后续播报了。 


从进站开始就一直紧盯着电视看的少年忍不住叹了口气,掏出了现有电量即将漂红的手机,正打算去搜索新闻的相关报导时,他的身旁来了个人坐下了。


 这很奇怪。 少年低着头想着,拿着手机的手在半空中停顿了。


 目前的座位很空,有几处的座椅上甚至没有坐人,一般来讲,很多人都属于不希望被陌生人打扰的类型。 换言之,现在很少会出现这种放弃一个人潇潇洒洒的霸占整个座椅,转而选择去和一位陌生人挨着坐的情况。 


想到这里,喜羊羊把手机放回了兜里,用余光细细地打量起身旁的人来: 


白大褂,乱发,脸上好像有疤? ……难道是医生? 


在他还来不及对身旁那人的身份产生一个定论时,那人嘴里念叨的话吸引了他的注意: 


“上上一次是青青大学附近,上一次是绵羊小区附近,这一次是草原公园附近……依次是东方,西方和南方……”


 听到了这些话后,喜羊羊自然而然地进入了眼前这人的思维漩涡。 


『居然有方向的规律吗……?』


 思考中,他自然而然地把手又放回了兜里打算掏手机,由于他刚才对坐在身旁那人有些警惕,所以他把手机放进了兜里的暗格了。 因此现在掏兜就比刚才比起来要费劲了不少。


 此刻,他进入了自己思维,将身旁这人很可疑这件事瞬间忘得干净了。


 正当他的手拉开暗格拉链,成功地触碰到手机的那一刻,耳边突然出现的响指声把他的魂都快吓飞了,而原本还握在手里的手机也因为主人被惊吓的原因被甩出了兜外。 


“啪!”


 是少年将手机给甩到地上的声音,紧跟着,喜羊羊几近呆滞的意识里又出现了一道沙哑的低笑声。等到对方笑完以后,喜羊羊也从受到惊吓的状态里剥离开来了。 


他正想说些什么,就发现对方已经举着手机站在他身前道歉了: 


“不好意思,没想到你刚才会想得那么入迷。”


 如果是平常的话,喜羊羊面对这种情况,一般在心里暗骂一句有病也就算了。


 但现在…… 在他定定地看着眼前这位不修边幅的男人时,少年的内心平白生出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于是他有些慌乱地起身,接过男人手中的手机就打算拎着包离开,却被对方突然搂着肩膀,以一副哥俩好的举动给按回了座椅上: 


“还没到站呢,你起身干什么?”


 “你找我有什么事?”


 从被对方按回座椅的那一刻,喜羊羊就已经把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他想着自己一个学生,在学校里也鲜少与同学交恶,所以这人来找自己的原因应该不是因为仇恨。


 并且这人的体型也不是很强壮的类型,所以他等会只要在地铁到站的一瞬间发力,应该就可以脱离这种被人压制的局面了。 


“这不是见你好像很好奇那起连环爆破案的样子吗?所以就想和你谈谈这案子。”


 男人说着,脸上浮现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他伸出手继续说道: 


“你好,初次见面,我叫灰太狼,是这起连环爆破案的嫌疑人。” 


“呃……你好?” 


或许是灰太狼这话说得太过轻松,让喜羊羊的神经在无形之中松懈了不少。他就好像被男人蛊惑了一般伸出了手,如果不是一道地铁即将到站的播报声响起,他刚才恐怕就已经和对方的手交叠在一起了。 


伴随着地铁行驶的速度逐渐趋于缓慢,灰太狼的脸上浮现了一丝细汗。他突然放下手不顾喜羊羊抗拒的神色,靠近了对方的耳边说了什么。 


距离拉开后,灰太狼立马收获了喜羊羊的一记白眼,他只能陪笑着小声说了些什么。 


最终,喜羊羊只能无奈地打开包说道:


 “刚好我包里带了你想要的东西。”  


2

从地铁站出来以后,喜羊羊看着面前那位比起刚才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的人,心里不由得产生了一丝悔意: 


刚才就应该直接把这人交给警察! 


几分钟前,灰太狼突然靠近了他耳边说他现在其实正在被警察追杀,为了他能够躲过警方的搜查,所以他现在需要喜羊羊的帮助。 


一开始,喜羊羊压根不打算管他,但在灰太狼向他保证,只要能够帮助他逃过追捕并暂时性收留他一段时间,他就会带喜羊羊一起去查明真相。 


在思考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可能性以后,喜羊羊还是妥协了。 


于是灰太狼趁着地铁停靠的间隙脱下了白大褂,套上了喜羊羊包里那套他最喜欢的衣服。穿好了以后又觉得不够保险,把喜羊羊头顶上的棒球帽拿走,戴在了他自己头上后,才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骗过了地铁口那群便衣警察。


 尽管喜羊羊有些后悔,但他既然已经迈出了罪恶的第一步,就只能前进不能后退了。他有些不自在地看了眼戴上了他的帽子的灰太狼,忍不住开口问道: 


“你不会是从拘留所里面逃出来的吧?” 


“当然不是!最近几起案件发生时,我都还在牢狱里呢!直到最近,我才洗脱了嫌疑,被释放出来了。所以我是清白的!” 


“真的吗?” 


喜羊羊有些怀疑地看着灰太狼那副不修边幅的模样,继续问道: 


“那你为什么要躲着那些警察?”


“那个啊……哈哈……” 


见喜羊羊没有放过这个事的意思,灰太狼只能打着哈哈将事实说了出来: 


“因为我在出狱那天看到了那只天天在牢里折磨我的兔子!忍不住趁他不注意揍了他一顿……”

 “……我错了。” 


说到这里,灰太狼的声音越来越小,他小心地看了眼喜羊羊的脸,最终还是认错了。 


“果然我还是把你交给警察吧!”


 少年有些生气地抓起灰太狼的手腕,就打算把他送回去,青年有些焦急地把手放入兜里慌乱地说道: 


“等等等……我身上有那场案件的细节——”


 说着,灰太狼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折叠成信封的纸,他有些困惑地看着那张纸,正打算打开,就被喜羊羊夺走了。 


而原本有些好奇的灰太狼在看到喜羊羊脸上那有些窘迫的红晕后,突然揶揄地笑道: 


“哦~我知道了。”


 听到这话,喜羊羊有些慌乱地将纸塞进内兜里,强装镇定地问道:


 “你知道什么?” 

“不就是那个吗!很正常的,叔叔我年轻时也经常收到。” 


尽管喜羊羊听着觉得有些不对,但他还是小心地问道: 

“什,什么?” 

“不就是情书吗?”

 “……”

 “怎么了?难道不对吗?” 

“有病!” 


通过这一通折腾,喜羊羊也没有了要把灰太狼交回警方的心思,他看着灰太狼那身打扮,有些嫌弃地说道:


 “在我们去调查以前,你最好先换身行头。” 


3

“怎么样?” 


剪了头发以后的灰太狼有些拘束地穿着喜羊羊所选的新衣服,从试衣间里出来了。 


“你为什么不穿外套?” 


见灰太狼将外套搭在了胳膊上,喜羊羊有些奇怪地问道。


 “呃……穿上有些紧……” 


显然,眼前这位青年太久没有和社会所交流过了,对现在的时尚穿搭有些脱节,所以少年只是见怪不怪地走近对方身边说道: 


“穿上再说……”


 话音未落,喜羊羊就看到了灰太狼手臂上的奇怪东西,他有些奇怪地拿起他的胳膊用手指轻轻抹了一下,发现那根本抹不掉以后,才意识到那是一道被刻进皮肤的印刷体。


 “哦,这是我在监狱的编号……” 


灰太狼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喜羊羊突如其来的动作打断了,等到灰太狼反应过来打算继续说时,他发现喜羊羊此刻正在用双臂将他锁进了试衣间的墙壁上。


 少年小心地掀开帘子去确认营业员此刻的距离听不到这边的话以后,才用那对亮得惊人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青年说道: 


“你再说一遍,这是什么?” 

“如你所见,这是我在监狱里的编号:No.080208。”


 说着,灰太狼将他手臂上的编号显露出来,方便喜羊羊可以看得更清楚。 昏暗的更衣室里,喜羊羊冷冷地看着灰太狼手臂上那道象征着在监狱里服过刑的印刷体,只觉得那东西扎眼得让他烦躁。


 尽管他的内心很烦躁,但他到底是清楚两人现在所处的环境。 所以他只能忍着气,故作淡定地将那件他所看中的外套披在了灰太狼的肩上,轻声说道: 


“穿好了出去。” 


在灰太狼有些呆呆地将外套穿上后,在拉开帘子时,听到了营业员那开心的声音。 


从服装店里面出来后,喜羊羊就一直冷着脸不去搭理站在身旁的那个人。 


“你……没事吧?从你看到我手臂上的印记以后表情就一直不对劲……难道你很介意这个吗?”


 听到灰太狼的问话以后,少年的脸色更臭了,他猛地拉住了青年的手,用着几近可以捏碎骨头的力气将人给带到了一处因为位置偏僻而很少有人去的洗手间里面。在里面没人以后,刷地拉开了灰太狼的衣袖,用专注的目光观察起了那道恶意满满的印刷体。


 “你突然这是干什么?” 


显然,即使是头脑转得飞快的混邪科学家,在此刻,也无法通过眼前这位少年奇怪的举措而准确地分析出对方那跳脱无比的思维。 但喜羊羊依旧没有答话的意思,他细细地端详了好一会那道印刷体,在脑海中模拟了好几种去掉这东西的方案。在得出了“可行”的结果以后,才放开灰太狼的手臂,小心地用衣袖盖住了那道印刷体。 


等这一系列操作做完以后,喜羊羊才抱着手臂,用腿将人困在了墙角冷声问道:


 “你为什么会被当做嫌疑人抓进去?” 


“弄了半天你是要问这个啊!其实我什么事都没做,那会就是被冤枉了。” 


原本不打算提太多那段晦气经历的灰太狼,在看到眼前那人不依不饶的眼神以后,只能叹了口气细说:


 “因为我刚好连续好几次都在案发现场附近做一些不太好的事,所以警方一查就查到我这里了,刚好我那会做的事也确实是不符合青青草原法的,所以在警察问我认不认罪时,我自然就理直气壮地说认了。毕竟我那会做的事其实也就是需要罚款的小事,谁知道就因为这么一个乌龙,我就成了这场爆炸案的替罪羊,直到最近因为这场案件的案发地点和我所在的空中监狱距离太过于远了以后才被释放了。” 

“你当时在附近做的什么事?”


 见灰太狼的眼神又开始飘忽了,喜羊羊瞪了一下眼说道: 


“快说!” 

“呃……大概就……随地大小便,乱丢垃圾这种事……”


 话说到这里,灰太狼的头已经快抬不起来了,好在喜羊羊并没有说一些鄙视的话,他只是定定地看着灰太狼那块已经被衣袖所遮挡的部分,良久,才问道: 


“在空中监狱里……过得很不好吧……” 


“那是当然了!你是不知道那个死兔子天天只知道啃萝卜,我们也只能跟着吃萝卜,我现在看到萝卜就想吐!!!好在我离开以前打了他一顿哈哈哈!” 


青年打着哈哈的话语被少年突然用手覆上嘴的动作所打断,他有些不解地看向这位不诸人事的大学生,却发现对方的眼底,被满满的悲伤所装满了:


 “灰太狼先生,如果实在是不想说,就别说了。”  


4

“哇,没想到你的学校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大肥羊学校!” 


青年有些惊叹地扭头看着青青大学门口的那座绵羊雕塑,被喜羊羊面无表情地用手将脑袋拨回了正面: 


“你不是来观光的,美羊羊马上就要来了,你现在最好看起来像个正常人。” 


“我怎么就不正常了?” 


灰太狼有些不满地看着喜羊羊,正打算和他理论一番,就被一道甜美的声音所打断了动作: 


“喜羊羊,找我有什么事?” 


只见一位长相清丽可人的姑娘站到了他们面前,灰太狼一见她的长相就揶揄地在喜羊羊耳边问道: 


“是不是给她的啊?” 


喜羊羊没有搭理灰太狼,他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双方的身份以后,就指着附近的餐厅说道: 


“我们去那边一边吃一边聊吧。”


 吃完饭以后,喜羊羊用目光示意灰太狼先开口问,接着他起身说道:


 “我去趟洗手间。” 


等喜羊羊的身影完全看不到以后,灰太狼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 


“美羊羊,你就是五年前那场爆炸案的唯一受害人吗?”


 听到灰太狼的话,美羊羊紧张地抓皱了原本被整理得整整齐齐的裙角,她有些慌乱地说道: 


“你是谁?你来干什么的?”


 “我是当年被当做替罪羊的人,我觉得我有权知道当年的真相。” 


原本还打算挣扎一下的美羊羊在听到了灰太狼的话语以后,只能脸色苍白地将当年的真相断断续续地吐露出来了。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说出来是不是好多了?”

 “灰太狼先生,你可不可以……放过他……”


 望着泪眼朦胧的少女,灰太狼有些心痛,但他还是一边摇了摇头一边起身说道:  


“对不起。” 


“美羊羊刚才为什么会哭?” 


现在,两人正站在被拉了黄黑线的案发现场,喜羊羊见灰太狼有些沉默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问道。


 “哈哈哈,没什么,她只是再次回忆起当年的事,所以有些被吓到了。” 

“那她刚才为什么要我离你远一点?”


 听到喜羊羊的话后,灰太狼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灰太狼先生,虽然现在有些不合时宜,但我还是想要说,其实我很感谢你今天能出现在我身边。” 


“什么?”


 灰太狼有些奇怪地看着喜羊羊,却发现对方的脸上露出了释然的笑容。 接着,灰太狼听到了一道他不想听到的话: 


“我现在去自首。” 

“什么?” 


灰太狼似乎是有些不明白哪里出了问题,所以他有些惊讶地拉住了喜羊羊的手,却被他甩开了。


 “灰太狼先生的反侦查工作,果然比较逊啊。” 


说着,喜羊羊捏住了灰太狼的衣角,从那里拿出了一个窃听器。 


5

“你都听到了?”

 “谢谢你帮我问出了我一直以来想知道的事。”


 喜羊羊笑着,将窃听器放入了他的口袋。


 “等等!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的目的的?” 

“一开始。” 


少年打开了他的手机,将截图放大给灰太狼看: 

“你的脸太具有辨识度了,即使被模糊了,我也依然查出了你的身份。” 

“所以你现在要去自首吗?你是不是傻啊!这是自投罗网!” 


灰发青年有些急切地拉住了喜羊羊的衣袖,向来头脑清晰的他,头一次开始试图用歪理去堵嘴。


 如果是往常,少年听到了这句话以后,一定会吐槽说他这是歪理。但这一次,他既也没有反驳,也没有答话,他只是轻轻地动了下胳膊,就把灰太狼那原本也没怎么用太大力气的手指给甩开了。 看着那只被他轻易甩开的手,喜羊羊转过了头。 


虽然少年没有任何同意他的意思,但至少目前看着没有要走的动作了,灰太狼想着。看了眼少年沉迷不语的模样,觉得还是继续劝比较好。 毕竟他不劝喜羊羊也要去自首,他劝了,说不定就把对方说动了心思,而放弃了这类想法了呢? 


想到这里,灰太狼放软了语气轻声说道:


 “喜羊羊,其实我一开始也打算将你送进去,但和你相处以后,我改变了想法,其实你犯梦游症的主要原因是压力过大,所以你以后只要解压一下,就不会再犯案了。”


 听着这话,喜羊羊低下了头:


 “是这样吗?” 


『说不定有戏!』 


见喜羊羊似乎有放弃的意思,灰太狼连忙趁热打铁: 


“你看如果现在你去自首,就算不会蹲几年,但出来以后呢?出狱以后,你的梦想怎么办?未来又怎么办?那些为了你而隐瞒一切的队友又会有多内疚?出来以后你就是有案底的人了,就算你以后不去做运动员,做别的工作也会有影响啊!” 


听到这里,喜羊羊抬起了头,他呆呆地盯着灰太狼脸上的刀疤,忍不住笑了: 


“你这什么三观不正的发言,你这一次出狱不就是为了将我绳之以法吗?我都在你原本的衣服里找到了你和警方合作的信封,怎么我现在要自首了,你反倒还不希望我去了?”


 “因为……我听了美羊羊的话以后,发现你并不是主观意愿想要犯案的……”


 “灰太狼先生,你没必要因为一时的怜悯之心而选择放过我。”


 见灰太狼因为自己的这句话而找不到话反驳的话时,喜羊羊有些悲哀地笑道: 


“没关系,这不丢人。”


 说罢,他转身离开了案发现场。 


这一次,灰太狼没有阻拦他。 


6

“姓名。” 

“喜羊羊。”

 “性别。”

 “男。” 

“年龄。” 

“18岁。”

 “为什么时隔这么五年以后,会再次犯案?”


 听到这个问题,少年落寞地笑了: 


“最近,因为我的发挥失常,而导致了我们学校的败北。” 


问询人似乎有些奇怪: 


“可是据我所知,不管是你的同伴还是老师,都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警察先生,有的时候,就是因为原谅,才会越发自责。” 

“五年前,你是因为什么而犯案?” 

“因为,太过于孤独。”

 “你那个时候的朋友不是都陪你到现在了吗?”

 “家里,太孤独了。”


 了解过喜羊羊的家庭情况的问询人没有再继续追问了。


 “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有可能是嫌疑人的?”

 “三天前。” 

“那不是……你们那场比赛结束以后吗?” 

“输了比赛以后,我失魂落魄地回到家,发现了家里的地下室,看到那些隐藏的炸弹以后,我产生了恐慌感。”

 “你那个时候为什么不选择自首?” 

“因为害怕,所以我在思考了几天以后,打算在今天去自杀。” 

 “什么?” 

“你看,这是遗书。” 


说着,喜羊羊从内兜里掏出了那张被折成信封的纸。 问询人仔细地看完遗书以后,将纸交给了其他工作人员,再细细地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少年后,问道: 


“那你是因为什么而选择了放弃?” 


话讲到这里,喜羊羊的嘴角轻轻地牵动了一下,他笑着说道: 


“因为,我遇上一个演技拙劣的麻烦。” 


一番问询以后,问询人看着喜羊羊那副麻木的模样,最后问道: 


“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那就帮我对灰太狼转告一句话吧。” 

“出来以后,我的造型就由你来打理了。”


 话说到这里,喜羊羊的眼睛似乎有了一丝神采,不再像刚才那样呆滞了。 


“没有了?” 


少年点了点头。 


“你还是遗漏了一件事吧?那就是包庇你的人。” 


听到这话,喜羊羊心头一凉,显然他立即想到了那些帮他隐瞒的朋友和老师。他艰难地问道: 


“难道受害者也要因为包庇而接受惩罚吗?” 

“那不然呢?”


 接着,问询室的门被打开了,然后,灰太狼出现在喜羊羊面前,就和他白天的出现一样突然。


7


“为什么要回来?” 


彼时的喜羊羊已经习惯了每天的劳作工作,他一边干活一边问道。


 “因为我想向你证明,我没有因为你的家庭而怜悯你。” 

“所以你就为了证明这个,而选择了继续搭上一段光阴?”

 “不然呢?难道还能是因为喜欢你?” 


听到灰太狼的话后,喜羊羊虽然嘴上说着幼稚,脸上却露出了比阳光还明媚的笑容。 


『那就,为我搭上一辈子吧。』


  END

今天的楚辞依旧在等白术

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

​一个尾巴挑染一个刘海挑染真有你们的

(私心tag)

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好涩

​一个尾巴挑染一个刘海挑染真有你们的

(私心tag)

你干嘛呢( ̄o ̄) . z Z

   看完后感觉是真的写的太好了,可以说把他们之间的感情表现的淋漓尽致了。

    不管是爱情向还是友情向,只要他们待在一起,就永远都是互相的守护者。以及我真的想给这回的编剧磕头,这刀子刀的太狠毒了,再加上四个编剧都姓刘,还都是立刀旁,原谅我不厚道的笑了。只希望往后能发展的越来越好。以及,喜灰和小朋友牵手的那一段好可爱,让我梦回羊守一友谊链的那段剧情

   看完后感觉是真的写的太好了,可以说把他们之间的感情表现的淋漓尽致了。

    不管是爱情向还是友情向,只要他们待在一起,就永远都是互相的守护者。以及我真的想给这回的编剧磕头,这刀子刀的太狠毒了,再加上四个编剧都姓刘,还都是立刀旁,原谅我不厚道的笑了。只希望往后能发展的越来越好。以及,喜灰和小朋友牵手的那一段好可爱,让我梦回羊守一友谊链的那段剧情

てんてん~♪

风虽大,都绕过我灵魂

  *原作背景,喜视角单箭头灰,BE预警

  *喜灰/灰喜无差CP向,仅针对羊守5结局的有感而发,CP滤镜MAX

  *很自我片面的解读,道德观很差,请自行避雷

  

  狼和羊的故事,是一篇爱而不得却又足够圆满的童话。

  那一句「我们的感情早就超越了种族」,只有喜羊羊明白,那究竟是一份怎样的感情。

  

  不知是谁的眼泪滴落在灰太狼的鼻尖,他微微动了动鼻翼,睁开了眼睛。他看到他身旁的红红、儿子,还有……喜羊羊。

  “太好了…你能平安回来真是太好了…”

  红太狼扑上来抱住他,埋在他的颈间抽抽搭搭地哭,眼泪沾湿了他脖子上的黄方巾。他不由地露出温柔的神情,回应妻子的担忧。......

  *原作背景,喜视角单箭头灰,BE预警

  *喜灰/灰喜无差CP向,仅针对羊守5结局的有感而发,CP滤镜MAX

  *很自我片面的解读,道德观很差,请自行避雷

  

  狼和羊的故事,是一篇爱而不得却又足够圆满的童话。

  那一句「我们的感情早就超越了种族」,只有喜羊羊明白,那究竟是一份怎样的感情。

  

  不知是谁的眼泪滴落在灰太狼的鼻尖,他微微动了动鼻翼,睁开了眼睛。他看到他身旁的红红、儿子,还有……喜羊羊。

  “太好了…你能平安回来真是太好了…”

  红太狼扑上来抱住他,埋在他的颈间抽抽搭搭地哭,眼泪沾湿了他脖子上的黄方巾。他不由地露出温柔的神情,回应妻子的担忧。

  “灰太狼。”

  灰太狼应声抬头,是喜羊羊在叫他的名字。对方伸出手,把他那顶打了黄补丁的帽子递上前去,笑着说道:“守护大家怎么可能少得了你呢?”

  他的脸上露出的分明比太阳还要耀眼的笑容,发红的眼角却还噙着泪水。灰太狼有一瞬的晃神,不过他仍然坚定地接过了喜羊羊递过来的帽子。

  他摸了摸湿润的鼻尖,那滴泪,究竟是谁的呢?

  

  喜羊羊第一次知道他的自控力如此差劲,明明他连在体内的肆虐横行的黑暗能量都能遏制住,却在眼睁睁地看着灰太狼消失在自己的怀抱里时控制不住地哭喊对方的名字。

  他们在咬着牙对视的时刻便已知晓对方的决定——用永恒的孤独成全这个世界。有那么一瞬间,一个自私的念头从喜羊羊的脑海中闪过,如果他和灰太狼一同被永远封印在这里,好像也不错。

  令他始料未及的是,灰太狼主动扑开了他。那是一个极其炽热的拥抱,灰太狼轻声呢喃着他的名字。

  “以后守护大家…就交给你了。”

  喜羊羊知道,这是他替他们做出的决定。可如果注定有一个人要承受无边的孤独,那么他宁愿那个人是自己,而不是灰太狼。

  他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大滴大滴地顺着脸颊往下流着,即使他知道答案,仍然控制不住带着哭腔质问他,灰太狼,你为什么?!

  “我希望,在红红和儿子的心中,我依然是那个他们崇拜的英雄…”

  灰太狼笑着,眼神却是悲伤的。那是喜羊羊从未见过的,温柔又缱绻,深情而留恋。——但并不是对他,而是对他那尚未见到最后一面的妻儿。

  喜羊羊下意识伸手去灰太狼的手,只捉到了即将消失殆尽的金光,空空落落的手心里什么也没有,只有风从指缝里钻出,消散在金光之中。

  但他听见了他最后的声音。

  他说,我很高兴认识你这个朋友。

  

  喜羊羊相信他一定会回来的,正如他从前在空中化作流星时怒喊的几千次那样。他拼命地挖着脚下的泥土,希望下一秒这家伙就脏兮兮地爬出来,大笑着指着他的鼻子说:“喜羊羊,你可真是个笨蛋,本大王哪儿有那么容易死啊!”

  可是没有,什么都没有。喜羊羊的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滴落下来,润湿了一大片泥土。他——难道就这样失去他了吗?

  不知道挖了多久,直到红太狼夫人握住他布满伤痕的双手,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他才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灰…太狼…灰太狼……”

  他从来没有这么泣不成声过。

  

  当灰太狼再次出现土坑时,他的惊喜程度并不比红太狼夫人的少。只是……他没有一个正当的名分,能够在他醒来的第一时间就紧紧抱住他,用这样亲密的接触表达自己的担忧和欣喜。因此他也只能呼唤他的名字,将他那顶打了黄补丁的帽子递过去。

  “守护大家怎么可能少得了你呢?”

  喜羊羊发自内心地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眼角挂着的泪水掩藏着不知名为何物的复杂情感,其中有那么一小半,是因为遗憾。明明他的情感浓烈到几乎可以在对方身上灼出洞来,但他也只能克制着这份几欲宣之于口的情感,颤抖着声音喊一声灰太狼。

  “风是无相无形,可聚可散,又无处不在的。”

  他想起他曾对艾美将军说的那句话。

  他通过了风的试炼,驾驭了风之剑。然而灰太狼却是一缕他永远也抓不住的风。

  他是抓不住风的。

  

  是什么时候对灰太狼滋生出这样的情愫的呢?是第一次发觉和他像是棋逢对手,斗了个你死我活的时候?还是第一次携手合作,意外发现两个人的默契程度相当高的时候?亦或者,是走到穷途末路,互相倾诉彼此从未对家人朋友说过的真心话的时候?喜羊羊不知道,也不愿意去想清楚这个问题。在这么久的相处碰撞之后,再去追寻它的起源已经不重要了。

  灰太狼是一位完美的丈夫,负责的父亲。对红太狼而言是前者,对小灰灰而言是后者,对喜羊羊而言,更像是这双重身份的微妙融合。

  尽管灰太狼从未对喜羊羊尽到这两者的职责,不过造物弄人的是,每次处于危急关头,他都始终陪伴在喜羊羊的身边,和他一同并肩作战。无论是出自内心的选择还是迫于命运的安排,喜羊羊都感激他的这份陪伴。因为哪怕是再勇敢坚强再无畏牺牲的孩子,也不希望自己的人生孤零零地走向终结。

  幸好有他的存在,一缕本该孤独地奔赴深渊的灵魂,却被另一缕灵魂死死拉住,冲破了黑暗,重返光明之下。

  他那悲悯的个人英雄主义,只有灰太狼制止了他。

  

  没有人比喜羊羊更清楚,灰太狼的家庭对他本人而言意味着什么。他无数次甘愿负重前行的动力,就是源自他的家庭,他那称不上有多温柔的妻子,和有时也不那么听话的儿子。但是爱能包容一切,爱也能撑起一切。

  ……那么对自己,又算得了什么呢?

  喜羊羊很想亲口问问灰太狼,你爱我吗?你会爱我吗?但是他同样清楚问题的答案只会是沉默。这样幼稚又矫情的话甚至只会被对方取笑,所以他永远都不会问他,也永远都不会奢求那个答案。

  能得到灰太狼一声朋友的肯定,就足够了。

  只是令喜羊羊深感遗憾的是,他可以在他难过失意的时候借给他一个勉强可以依靠的肩膀,给他一个极尽温柔的拥抱,却永远都不能伸手去抚平他皱起的眉头、心口的疤。

——————————————————

  「Meeting someone doesn’t necessarily have to end well. But it most certainly means a lot to me. 」

  「When I tried to follow the steps of the moon.Once showered in the moonlight. 」

  ——那不是我的月亮,但确实有一刻月光照在了我的身上。

梧桐树下的萱♡

你是第几张沦陷与喜总美貌的呢(*'▽'*)♪

为什么只能放十张,还有好多照片没有放上去T_T

我喜灰,喜美,喜懒....都磕😄,你们呢(●—●)

彩蛋是一些喜灰图

你是第几张沦陷与喜总美貌的呢(*'▽'*)♪

为什么只能放十张,还有好多照片没有放上去T_T

我喜灰,喜美,喜懒....都磕😄,你们呢(●—●)

彩蛋是一些喜灰图

星月

这两只也太可爱了!果然主角组是坠吊的!!!

(ps.只有我觉得灰叔的铠甲很帅吗?比黑化国王好看好多)

这两只也太可爱了!果然主角组是坠吊的!!!

(ps.只有我觉得灰叔的铠甲很帅吗?比黑化国王好看好多)

yyy
“太好了,你没事” 《当我觉得...

“太好了,你没事”


《当我觉得我可以而我的马克笔给予我痛击》

“太好了,你没事”




《当我觉得我可以而我的马克笔给予我痛击》

每天都要好好吃饭
我的cp是真的!!!!!!!!...

我的cp是真的!!!!!!!!!!🤧🤧🤧🤧🤧😭😭😭

我的cp是真的!!!!!!!!!!🤧🤧🤧🤧🤧😭😭😭

宁夏

姐妹们!喜灰是真的!!!

呜呜呜,这是什么神仙对话!这不磕能行!!


喜羊羊:“灰太狼!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灰太狼:喜羊羊,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啊?

喜羊羊:过几天我们就能再见面了!

灰太狼:那我们约好了,一起王宫见!(伸拳)

喜羊羊:嗯!王宫见!(碰拳)】


“多久了,我们终于见面了——”


小声逼逼:没多久,也就39集没见吧🌚

姐妹们!喜灰是真的!!!

呜呜呜,这是什么神仙对话!这不磕能行!!


喜羊羊:“灰太狼!你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灰太狼:喜羊羊,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啊?

喜羊羊:过几天我们就能再见面了!

灰太狼:那我们约好了,一起王宫见!(伸拳)

喜羊羊:嗯!王宫见!(碰拳)】


“多久了,我们终于见面了——”



小声逼逼:没多久,也就39集没见吧🌚

星星宝贝er

破了个大防啊啊啊啊啊啊啊

果然喜灰是能让我哭得最纯粹的片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无数次为他们五千多集的感情哭泣啊啊啊啊啊

破了个大防啊啊啊啊啊啊啊

果然喜灰是能让我哭得最纯粹的片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无数次为他们五千多集的感情哭泣啊啊啊啊啊

0525

我就站一秒,真的我就站一秒

(一般情况下我是绝对不可能磕他俩的,除非真的太好磕了)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我就站一秒,真的我就站一秒

(一般情况下我是绝对不可能磕他俩的,除非真的太好磕了)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天使小猫99

我超家人们!!!

猫猫终于集体亮相辣!

(p3甚至猫喜和灰叔贴贴,我好了)(爆哭😭)

我超家人们!!!

猫猫终于集体亮相辣!

(p3甚至猫喜和灰叔贴贴,我好了)(爆哭😭)

赓青今晚放毒了吗

吐槽一下喜灰圈里的下头事件占tag致歉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兴起了在有关灰tag(除了灰红)底下bb灰红的应激人。

  lof也有不少说实话,最近我搁其他平台刷到个粮,好家伙那评论区。

  “提醒一下,灰红原配,没必要嗑。”

  “次元规定,不允许拆原配。”

  “灰红是官配。”

  妈了个几但凡看过喜羊羊的都知道灰红是夫妻有个娃叫小灰灰,你跑别人tag底下bb尼玛呢,看别人嗑点腐的cp就

  “腐癌。”

  我腐癌尼玛我鲨尼全+

  我嗑点cp还要看你脸色???

  怎么着了怎么就喜灰圈有这b事,我也没看见常年打架的名柯圈里柯哀tag下面有人bb“提醒一下,新兰原配,没必要嗑。”顶多是互骂一下也没让别人不许嗑啊...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兴起了在有关灰tag(除了灰红)底下bb灰红的应激人。

  lof也有不少说实话,最近我搁其他平台刷到个粮,好家伙那评论区。

  “提醒一下,灰红原配,没必要嗑。”

  “次元规定,不允许拆原配。”

  “灰红是官配。”

  妈了个几但凡看过喜羊羊的都知道灰红是夫妻有个娃叫小灰灰,你跑别人tag底下bb尼玛呢,看别人嗑点腐的cp就

  “腐癌。”

  我腐癌尼玛我鲨尼全+

  我嗑点cp还要看你脸色???

  怎么着了怎么就喜灰圈有这b事,我也没看见常年打架的名柯圈里柯哀tag下面有人bb“提醒一下,新兰原配,没必要嗑。”顶多是互骂一下也没让别人不许嗑啊草。

  有时候真的怀疑是喜灰受众年龄的问题,一些网络小警察(xxs)就开始整优越感刷存在恶心死我了。

  当一个官配需要用官配的身份去压同人的时候,这个官配的生命力也就那样了。

  你要不ky,搞cp自己最快乐。

  本身嗑cp就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我还吃过新一他爹和快斗他爹呢,吃你点灰喜灰, 胜灰怎么了。

  恶心死老子了嗑cp这么快乐让鲨比们搞得吐了。

  草我本来脾气就不好,嗑个cp还要看你妈鼻的脸色。

  


  

  

  

九九加一九
等一下,我发现了什么,这命中注...

等一下,我发现了什么,这命中注定

等一下,我发现了什么,这命中注定

帮我一下,蟹蟹

灰喜就是灰喜!!

我想说我磕什么是我自己的事,我就是喜欢灰喜你管我?!我的磕点不是因为他们有多么“爱情”好吧,我十几年喜灰粉我还不知道他有个官配???🙃🙃🙃

你明明就是想磕灰红非要跑来灰喜tag里面踩雷,很招人雷耶!!!!下回我的作品里面再出现这种,见一个删一个。


就不打灰红了,怕挨骂😅😅😅

我想说我磕什么是我自己的事,我就是喜欢灰喜你管我?!我的磕点不是因为他们有多么“爱情”好吧,我十几年喜灰粉我还不知道他有个官配???🙃🙃🙃

你明明就是想磕灰红非要跑来灰喜tag里面踩雷,很招人雷耶!!!!下回我的作品里面再出现这种,见一个删一个。


就不打灰红了,怕挨骂😅😅😅

帮我一下,蟹蟹
害嗨嗨,老婆战损妆真的很好看,...

害嗨嗨,老婆战损妆真的很好看,再变一次猫猫呗,不然黑个化和灰叔一起吧😋😋😋

害嗨嗨,老婆战损妆真的很好看,再变一次猫猫呗,不然黑个化和灰叔一起吧😋😋😋

帮我一下,蟹蟹
“他的眼里也有星辰大海。” “...

“他的眼里也有星辰大海。”

“他照映了他的眼。”

“他星辰大海里的彩,是他表露的爱意。”

对不起,小学生文笔我有病

“他的眼里也有星辰大海。”

“他照映了他的眼。”

“他星辰大海里的彩,是他表露的爱意。”

对不起,小学生文笔我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