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夔北铜 2020-08-10

文/夔北铜


“在我说‘可以了’之前,你都要乖乖地呆在这里,一步也不要动,听懂了吗?”

“嗯。”

“千万别出声,嘘。”


“如果我说话好使的话,三杯之前这家伙就该被我按住了。”长星擦干桌面上洒落的酒液,把滚在酒里银币全部扫进手帕,一颗颗仔细擦拭。灰狼面前睡着的牛小声嘟囔着梦话,隔几句就带字儿,而且只有那几个脏字儿格外清晰,别的都跟酒后的舌头一样肿胀又迟钝。

“不过说实话,卡恩睡着的时候比他醒着可爱多了。”灰狼把视线从卡恩翕张的口鼻挪开,转回面前的酒杯和正把银币蹭得锃亮的龙,“至少他睡着的时候只是说说脏话,从来没砸过东西。”

长星头也不抬地接腔:“他就是不睡着也只会安安静静坐着,有些人就不一样了。”

灰狼把吻埋进酒杯:“我只打坏过两个烛台……”

“你要是还嫌少就买几盏寄放在我这儿,那就随你砸。卡恩还有三个碗存着,要不你现在买下来?”

“长星大人恕罪。”

“嘿嘿……恕罪……”卡恩气若游丝地学舌,晃晃脑袋。

灰狼看见他的双眼迷迷蒙蒙地眨了眨,两眼连开合的程度都不一样。他又挣扎了两下,没有把自己从台面上撑起来,于是挪了挪头的位置,给压麻的手臂一点点空间,就彻底倒了下去。灰狼试着推了推卡恩的胳膊,没推动。

长星一脸满足地把擦干净的银币收进兜里,站起身探过柜台,拍了拍卡恩的肩膀:“诶,醒醒,别在这儿睡一宿,让罗曼给你送回去。”

灰狼试图表示抗议,一抬头直接与面露凶光的长星对上眼,立马向一边瞟去。

卡恩仍然沉浸在酒精带来的眩晕中,熟悉的梦话几秒钟就咕哝哝地传来。

长星直起腰板,活动活动肩膀:“看来刚才他动那几下其实根本就没醒。罗曼,搭把手,给他弄上头空房间去。”

这头牛的重量和他的厚实的外表十分相称。罗曼绕到卡恩背后,两手穿过他的腋下抱着向后使劲拉扯,拉到一半又急忙后撤步停下,整个身体抵着牛摇摇欲坠的脊背,两脚混乱地交踏,试着寻找平衡的位点。长星在一旁抱着膀子等了半天,终于忍不下去,从正面拉回卡恩的身体,转身前倾,一把背起了完全瘫软的卡恩——即便是平日都在锻炼的龙,起步也打了几个趔趄。罗曼连忙过去摆好卡恩的四肢,从后面托着一部分重量,再端了一杯水上楼。

“……妈的,吃草怎么吃成这么重,平常闹着玩都没感觉——”长星咬牙切齿,脚步沉重地爬上二楼,“钥匙在我腰上挂着,拐角这个屋,最左边一把就是。”

罗曼连忙提前几步把房门推开。长星骂骂咧咧地进屋,慢慢半蹲把睡意正酣的卡恩放在床上,起身就使劲伸展着肩背。

他把翅膀的束带解松一扣,捶着自己的后腰:“行了,你给他归置归置关门下楼就行了,我先下去收拾台面准备打烊。这给我折腾的……”

长星叹着气在楼梯上踩出咚咚的滚雷。

牛已经开始打起了呼噜,鼾声不大,更像是气流在鼻腔里吹出细小的笛声。罗曼看着摊满一床的卡恩,一言不发地站了好一阵,终于决定先把牛的靴子拽下去。动作再次陷入停滞。他从上到下扫视着牛,目光最终定格在他脖子上挂着的蓝色吊坠。

罗曼拿起吊坠的挂绳,尝试从卡恩的头顶把它摘下。他的手刚刚感到牵扯,卡恩就发出了抗议般的哼鸣,眉头绞在一起,睡梦中一脸深海世仇。灰狼又试了几次,最终还是放下了吊坠,把毯子直接扯上卡恩的身体,吹熄蜡烛准备关门。

“……你可回来了……”卡恩含混地嘟囔。

罗曼扭头看看卡恩,几秒的寂静之后,含混的梦话带着笑声再次响起。灰狼小心翼翼关上房门,下了楼。


卡恩醒了。

他站在小镇的路中央。集市刚散。小商贩们推着平板车和剩余的少量货物缓缓步行,有人来问就直接停下。平板车上挑着小小的幡子,写着自己在卖的货。其中最多的是蔬菜和水果,其次是日用品;偶尔还有手工艺品的摊主,他们的货物总是不多,一个包裹背在身上就走了。卡恩正低头看着平板车上切好的肥皂,后面一辆马车喀哒喀哒驶来,他迈步从路中间让开。车夫穿着合身的服饰,笔挺地坐在车厢前座上;棕色的车厢是木头本色,铜铆钉光洁如新,反射着不再刺眼的夕阳;笑声和交谈声从车厢中传来,大概是一男一女,不知道上面还有没有沉默的旅伴。卡恩目送马车驶远。镇中心的小店也开始逐渐关门,店里的村民三三两两走出来,从卡恩身边经过。他们拎着刚刚买来的食物和日用品,朝平板车离开的方向走去。

“嘿,你不回家的吗?都好晚了!”

卡恩回过头四下寻找,却找不到声音的来源,四周的人都忙着自己手头的事,没有一个眼神与卡恩交接。

卡恩无声地张了张嘴,没头没脑地回了一句“马上。”

那声音也回话了:“那走吧,一起。”

“嗯。”

卡恩漫无目的地挪动双腿。散场的平板车已经走远了,叫卖的声音早就没了,感觉再走几步就能到家。

“你买了什么?”

卡恩低头,自己左手拎着一大袋东西。他把袋子拉到胸前——这袋子颇有分量,卡恩双手合力才拉得起来——里面是水果、新上的野菜、香辛料和几支蜡烛。

“我就买了一点水果,你爸妈怎么让你带这么多东西啊。”

少年的声音从卡恩右边传来。卡恩往右边看去,没有人。

“我力气大嘛,这么点儿东西不是问题。”

“真好啊,我也希望自己力气能大一点。”

“其实也没什么好的……我爸妈觉得还是你比较好一点。”卡恩喃喃自语,右边的影子稍稍走快了一点。

“我有什么好的,又瘦又小,买东西多了都抬不动,胆子也小,动不动就要你陪着……”

“我爸妈老是说我屋子乱,要我学学你。”

“屋子乱也不是什么问题啊,大不了以后,我帮你收拾屋子,你就……做饭给我吃怎么样!上次你做的那个炖菜真的好棒,说不定以后可以当厨师呢!”

“啊,好啊,想吃什么的话就叫我好了。”

“嘿嘿,感觉我一点也不吃亏啊。”

“我也没觉得吃亏。”

卡恩与影子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村上的小道又长又直,卡恩的步伐越来越慢,影子却时不时地加快几步,催着卡恩往前。

“卡恩,你还有力气吗?”

“有,怎么了?”

“我等会儿再跟你解释,听我说三二一就跑,三、二、一——跑!”

影子说完,一溜烟地冲了出去。卡恩双手抱着装满东西的布袋,把开口拉紧,也追着向前冲刺。呼吸急促,心跳加快,卡恩喉咙里的水分开始消失,但他没有停下,始终紧紧追着影子。卡恩不擅长冲刺,影子显然更为娴熟。袋子里的东西左摇右晃,身体很难保持平衡,在几个拐弯的位置卡恩都险些摔倒。每次过了转角,影子都稍稍放慢自己的速度,等着卡恩跟上就全力冲向下一个转角,直到跑进一间靠近路边开着门的仓库。

卡恩气喘吁吁地钻进仓库。库房很大,比从外面看起来要大得多。仓库里分了上下两层,靠几架木梯连通。影子站在门口等着卡恩,他长出了纤细的手臂,拉着卡恩跑上木梯,在最边角的草垛背后停下。仓库里为了防火没有蜡烛,夕阳也快褪尽,卡恩就着窗户渗进来的光只能看见影子的一点点轮廓。

“你还好吗?”影子的声音又细又轻,带着呼吸的起伏,但远没有卡恩那样猛烈。

“嗯。”卡恩在换气的间隔挤出一个鼻音。

“听着,从出集市我就发现了,后面有三个人跟着咱们,跟了一路了,我走快他们就走快,我慢他们就慢。估计是想抢钱的,盯着买东西的小孩儿下手。”

“……嗯。”

“我一开始跑,他们也开始追了,扭头的时候我看见他们拿着刀子——还好刚才跑得快,能甩开一点点。不过我估计你快没劲儿了,就先躲到这儿吧。”

“嗯。”

“所以,卡恩——”

影子的两只手臂都有了颜色,它们从漆黑中伸出来,捧住卡恩的脸,黄色的眼睛在反光中隐隐显现。

“我现在要去楼下门口藏着,他们如果真的追过来了,我去把他们引走,你就好好地躲在这里。”

卡恩脸上写满了错愕:“可是——”

“在我说‘可以了’之前,你都要乖乖地呆在这里,一步也不要动,听懂了吗?”

卡恩没有时间想出更好的解决方案。

“嗯。”

“千万别出声,嘘。”

影子从草垛后面撤出,灰褐色的身影飞速下楼,噔噔的脚步在仓库里回响,马上又归于静寂。卡恩把布袋放在胸前抱紧,试图平静自己的呼吸。在仓库的黑暗里,即使睁开眼,也像是睡前闭眼一样,四周的声音被放到最大,最细微的空气流动都能被捕捉到。

脚步声。三种不同的脚步声,踢跶踢跶。他们往前走了,一步,两步,三步,五步,十步。

哐的一声,应该是大门发出来的。紧接着是响亮刺耳的咒骂。

“操他妈的小崽子,追!”

一阵尖锐的脚步声,随后渐行渐远。

卡恩紧张地听着这些声音消失,整个仓库回归寂静,呼吸的声音都格外响亮,血液随着心跳在耳朵里震出击鼓般的回声。时间开始重新流动,如同堵在瓶口黏稠的蜂蜜,卡恩刚刚还在集市上看着小贩把蜂巢挖开,把一块一块的蜜卖给客人,他们带着罐子、瓶子,蜜从蜂蜡上缓慢流下,好像永远也流不到瓶底。


卡恩醒了。

胡萝卜炖菜吃了一半放在桌上,他的口水滴得满桌都是。长星正一脸不悦地盯着他。

卡恩一把抓过台面上的抹布,把面前的狼藉擦拭干净,端起碗囫囵咽下剩下的炖菜,一块大的胡萝卜梗了一下喉咙,他硬是使劲地吞,愣给送了下去,又急忙顺了几大口酒。

“噢喂喂喂喂喂那是我的酒!!”旁边的兔子面对这一套演出反应不及,眼看着表演者把自己的酒喝了快底朝天才提出质疑。

“我快噎死了,你人生中难得有救人一命的机会。”卡恩把自己的酒倒进兔子的酒杯一半,递还给他。

“老实讲我还是更喜欢酒。”兔子接过,顺手直接喝了起来。

“真狠心啊,彼得大人。”

“我可不是大人,你想造反别带上我。”

“我怎么敢造反,我连工作都没了。”

“那不是正好吗?”

卡恩拍了兔子后背一下:“拉倒吧,还是好好赚钱活着比较重要。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赚一笔大的。”

彼得摇了摇耳朵:“等你不摔盘子,在哪个餐厅里把名声做起来就有了。我说的不是现在这样脾气差得来的名声。”

卡恩笑了笑:“承蒙谬赞,承蒙谬赞。”

“我这可不是夸你……”彼得喝完杯里剩下的一半,伸手掏自己的钱袋,“不过卡恩,我记得小时候你不这样啊,什么时候开始这么耐不住性子了?”

卡恩被这问题打了个措手不及,怔怔地看着摆了空碗杯的台面,口型开了又合,反反复复。彼得等了一会儿,把钱递给长星,从椅子上跳下。

“想不起来就不要想啦,你现在这样也挺好的,以后小心点就行了。新工作好运——”

彼得关上门,酒馆门口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


卡恩醒了。

餐厅老板走进后厨,趴在桌子上的牛厨师站起身,掸直自己的围裙。其他厨师一言不发,远远地在仓库旁边看着牛厨师与老板的对峙。

“卡恩,这是第几次了?”

“……第三次。”

“我是不是说过再摔一次东西就让你走人?”

“是。”

“你不希望我硬把你赶走吧?”

“……我知道了。”

卡恩摘下围裙,折好放在桌子上。

“卡恩,”老板把手搭在卡恩肩上,四指越抓越紧,卡恩开始微微皱起眉头,“我告诉过你很多次,你做饭没有问题,什么时候能改了你这个摔东西的毛病你就出息了。你怎么就是改不了呢?我不就是让你等等吗?你急什么啊?”

“……老板,我……”

“我已经不是你老板了,我现在就是想告诉你,辞了你我也有损失,多少客人奔着你的炖菜来的——但我实在雇不起你了,我真的害怕哪天我一回来,你连店都给我拆了——听我的,改改你的暴脾气,去找个别的饭店吧。加油。再见。”

老板一口气说完,松开双手,头也不回地走出后厨。卡恩一把抓起折好的围裙举过头顶,顿了一顿,又轻轻放回桌面,整理好边角。他扭身对自己瑟瑟发抖的前同事鞠了一躬,随后大步流星走出后厨。


卡恩醒了。

胸前的袋子已经被攥得皱成一团。卡恩伸手进去,里头的蔬果被体温捂得温热。仓库里一片死寂,光全都没了,在完全的黑暗里,背后的草垛成了最坚实的支撑。

喀啦。

卡恩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他屏住呼吸,听着那声音的动向。

喀啦。喀啦。喀啦。

脚步声,往里来了,踏上了木梯。卡恩在黑暗中微微颤抖,他的身体缩成一团,腿彻底僵在地上,动弹不得,豆大的汗珠飞速滴落,润湿了胸前的布袋。

他停住了,脚步声停了,就在梯子口。卡恩紧紧闭上自己的眼睛。

“卡恩?你还好吗?已经可以了。”

卡恩听到了棉线崩断的声音,汗水在身上一瞬间晕开,浸透了所有衣服。他突然就丧失了力气,长舒一口气,拖着布袋,摸索着往前探,直到摸到同样在摸索的一双手,终于哭了出来。

“我等了你好久——我以为你不会来找我了——”

影子的双臂环绕卡恩,紧紧地抱着受惊的小牛:“怎么会呢……我跑了好久把他们甩开,还引到了离这里很远的地方,确定安全了才敢回来,我一步都没有停就回来找你了,我知道你还在这里等我的……”

“可是我真的好怕!我怕你再也不回来了!下次哪怕是被抓我也要跟你一起!”卡恩使劲把眼泪蹭在影子的身上。

“……最好还是没有下次了吧。”影子挠挠头,把卡恩从地上拉起。

卡恩揉了揉眼睛,打开自己的布袋,从里面掏出两个吊坠,递了一个给影子。影子看不出表情,但迟疑一会儿,还是接下了吊坠。

“送你的。”卡恩抽抽鼻子,“我今天在集市上买的,可漂亮了。咱俩一人一条。原本想过几天你过生日再送你,但是我想现在就给你。我妈妈说,如果送朋友成对的东西,不管天涯海角都会一直在一起,我以后绝对不要再跟你分开了。”

卡恩说完,把吊坠戴上脖子,用胳膊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痕。影子也跟着戴上,他脖子上的毛发被汗水黏成一绺一绺。

“很晚了,我们快回家吧。”影子提议。

卡恩点点头,抓紧影子的手,提上布袋下楼。

快走出门口的时候,影子开口:“不过,这可就不能算生日礼物了啊,哈哈。”

月光从仓库外照进来,影子一脚踏进月光里,修长的腿覆盖细密的灰褐色毛发,短裤贴得很紧,已经被汗水浸透了。

“好啊你——你贪心不足——”

巨大的蜂鸣四起,月光漫上胸腔和脖子。


卡恩醒了。

窗外天已经亮了。灰色的天花板单调乏味,一看就是白星酒馆的房间。长星总是不愿意重新粉刷,上次喝酒的时候他说这样的配置挺好,简约。卡恩回嘴说他就是图省事儿,分明长了那么大一对翅膀。

剧烈头痛伴随闷锤般的饥饿感袭来,昨晚喝了太多酒,自己是怎么进的房间,怎么爬上的床,卡恩都记不得了。彼得喝完酒出了门,自己又要了一杯,长星说不行,但是不知道怎么又喝了起来。吊坠在下巴上挂着,鞋散在床边,桌上放着一杯水。长星这个天色大概醒了,借用一下厨房肯定是可以的,肯付钱还能自己动手的客人那头龙一向欢迎得很。

昨晚这一觉好像没睡一样,脑中警铃大作,身体的每一处关节都在尖叫。卡恩把胸前的吊坠放在手心握了握。今天还要去找新的工作,这应该是第八份了吧。不知道怎么,很想吃胡萝卜炖菜,不吃饱可没法面试。

卡恩整整自己的衣服,穿上鞋,喝完水,推开房门下楼。


推荐文章
评论(0)
联系我们|招贤纳士|移动客户端|风格模板|官方博客|侵权投诉 Reporting Infringements|未成年人有害信息举报 0571-89852053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22  浙公网安备 33010802010186号 浙ICP备16011220号-1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60599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浙网文[2019]3904-370号自营经营者信息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网站12318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分享到
转载我的主页